十二月份的上海還不是太冷,白天最高氣溫接近二十度,不過早晨還是多少有些冷,氣溫只有五度,今天還有風,李潔哆嗦縮著肩膀下了樓來到了早點攤位要買早點時才現口袋裡空空如也,記得原本口袋裡還有幾百塊的,肯定是被蓮花拿走買零食吃了,李潔再次微微嘆氣,幸好摸遍了口袋后銀行卡還在,李潔也就沒上樓,蓮花可能把現錢也都花光了,於是找了附近的aTm機刷卡取錢,取錢時李潔查詢了一下卡上的數額,不由看著數字再次嘆氣,記得原本還有四五千的,現在卡上就剩下四百來塊了,自己的銀行卡老婆們都知道密碼,自然連問都不用問是被蓮花拿著亂刷卡給刷沒了,不過老婆花老公的錢天經地義的,李潔倒不是為這個嘆氣,而是為了遊戲里的事情,這次回來了又要忙活賺錢的事情了,否則老婆們都養活不起了,老婆們雖然都有她們自己的小金庫,但李潔自然不會去用她們的錢,另外就是李潔多少關注了一下論壇,也知道李大小姐可能已經完了,自己的麻煩也快來了,想起這個李潔立刻就有些憂慮和焦急了起來,急匆匆的取了四百塊買了早點和牛nai后回去隨便吃了點就上線。

2020 年 11 月 15 日

李潔已經回到火山城了,之所以回來的這麼快是因為去時的兩萬多人回來時不到一百人了,不到百人的小部隊可以直接花點路費飛回來,自然是快的,這次出去的收穫除了無形的以外就是議政大廳下方大廣場zhongyang的那一顆小樹苗,世界之樹爆炸並被毀去后,李潔也完成了任務,得到的獎勵就是一小段世界之樹還有生命力的一小段樹根,回來后李潔就把這段樹根種了下去,沒想到一夜過去就已經成了一棵小樹了,但李潔策馬走過大廣場時沒去看那顆神奇的小樹,那會讓李潔想起陣亡的士兵而黯然傷神!

先去看望了正在養傷的歌德和珍妮絲,又給溫德索爾和墨菲斯傳令,統計陣亡士兵的家屬並給補償后,李潔這才到了臨海郡的硫磺加工場,戈爾船長早就返回了,目前已經按照李潔的命令再次出海去拉硫磺礦了,不過只去了一條船,領地的收入維持rì常開銷基本夠了,映山紅那邊賺的錢也可以維持軍備的生產,這兩塊收入多多少少都能結餘一點,但想展這點結餘杯水車薪,並且治下人口多了后糧食的差額還差很多,欠的還有外債小玉的五十萬金幣,為應對神聖的麻煩也要招收大批的預備役士兵入伍,已經安頓下來的難民里也要挑選一些武裝起來,另外金克來信表示小口徑火炮研究已經取得了突破xìng進展,自己今天要去親自看下可以的話拿到了技術還要開建一座火炮工廠,仔細算算花費李潔都能直接暈菜掉,這些都要靠硫磺的收入來支持了!由不得李潔不cao心,目前地獄島上已經擴建了據點加大了開採量,基本上三天就是一船硫磺礦,李潔目前只能指望這個了。

到了硫磺加工廠,看著正在裝箱的一堆堆純凈的黃sè粉末,李潔這才心情好了不少,檢查了一番硫磺加工廠的生產流程后,早上七點多李潔帶著打包了硫磺的小黑親自飛去了加基森城去立拍賣行拍賣硫磺,早就知道硫磺貴,但是李潔也沒想到貴到如此離譜的程度,製造一顆小炮彈所需的硫磺最低起拍價都二十幾個金幣,這不由讓李潔多少高興了下,在立拍賣行呆了一個多小時才把小黑帶著的所有硫磺掛上了拍賣行,起拍價和別人的一樣,想買的加價就可以了,十二小時后價高者得,玩家們現在還不能自己製作火炮和炮彈,但是可以收購材料交給地jīng族來幫忙製作,加工費並不便宜,但是比起直接購買地jīng族的火炮和炮彈來說,已經是便宜的多了。

從拍賣行出來,李潔心情愉快的去找金克詢問他的火炮研究進展去了,按照李潔所設定的要求,小口徑五厘米火炮最少要能開四百炮炮管還能不出問題就算是成功了,金克來信告知李潔的消息就是雖然還達不到李潔的要求,但是也相差無幾了,這確實算是重大的突破了。

等李潔和金克在火炮試驗場一邊愉快的交談一邊看著地jīng工程師們做火炮試驗時,李大小姐一臉凝重的走進了加基森城,身後跟著的公會核心成員也是一個個滿臉的沮喪,包括小玉、紅玫瑰、詩詩、彩虹、大地等人,李大小姐到底還是沒保住紅葉城,昨晚在神聖忽然聯合了天堂和星月童話公會起的總攻再次徹底的敗北,激戰一夜后地基都沒建好的紅葉城被徹底的毀去!

暫時沒了落腳地的李大小姐不得不把加基森城作為公會的臨時聚集地,包括荒野雄獅在內的一大群人沉默的走進了椰子樹酒館,坐下后相對無言!

呆了好一會之後李大小姐重新振作了下,吩咐小玉在網上造勢聲討天堂公會和星月童話公會的無恥行為!小玉答應了但大家都知道這沒什麼用,只是無奈之下出氣的行為,罵又罵不掉人家的一塊肉去,但其他的和底下怎麼辦李大小姐都還沒想好,只能先這麼著了,然後李大小姐沉思了一會後就讓眾人離開,她要自己靜一靜好好想想以後怎麼辦,眾人此時也不想明知道總會長心情不好的還去觸霉頭,連著一個星期的戰事也讓人很是疲憊,所以沒多久椰子樹酒館人就散了去,李大小姐低著頭不知道想什麼,一會以後輕嘆一聲抬起頭打量了一下空蕩蕩的酒館后多少感覺到了一些孤寂,然後這才起身稍微振奮了一下jīng神慢慢的上了酒館二樓,該怎麼辦怎麼報復以及從那裡重新起步李大小姐還是有些沒頭緒。

二樓李大小姐直接推開一間客房的房門就進去了,裡面床上躺著的是昏迷的七海之主,七天的時間裡七海之主幾乎沒下過線,什麼事都是沖在最前面的和敵人激烈的拼殺著,死了多少次不知道,身上的裝備都幾乎掉光了,隨便找一件穿上後繼續沖在最前面,哪裡敵人最多哪裡就可以看到七海之主的身影,可以說為了李大小姐,七海之主連命都不要了,昨晚深夜戰鬥最激烈的時候,七海之主到底還是暈迷了過去,然後被李大小姐派人先把七海之主送到了這裡,在七海之主暈過去時李大小姐實際上就已經知道紅葉城完了。

現在看著躺在床上的七海之主憔悴而蒼白的面孔,李大小姐再次嘆氣,有些無力的坐在了床邊揉著自己的額頭開始想著以後的計劃,這事不能就這麼算了,自己也絕不能被失敗打倒!

還沒計劃一會呢李大小姐就感覺到了什麼,身子僵了下后側頭看下去,就看到七海之主已經醒了,滿是血絲疲憊以極的雙眼全是愛慕和渴求的看著自己。

氣氛多少有些詭異,李大小姐也覺自己就在躺著的七海之主身邊坐著也不怎麼合適,想站起來走開但看著七海之主的眼睛到底還是沒站起來,七海之主為自己做的夠多了,自己現在走開會不會讓他傷心?

這樣想著時李大小姐到底還是看著七海之主憔悴的面容沒動身子,七海之主從來沒和李大小姐如此的接近過,並且是獨處,聞著就在身邊的李大小姐身子上幽香的氣息,看著李大小姐絕世的容顏,七海之主感覺自己都要在次暈過去了,並且李大小姐還在溫和的看著自己並且沒有離開……。

短短的幾十秒七海之主感覺就像過了幾十年那麼的漫長,客房裡寧靜而莫名的氣氛讓七海之主心臟都快蹦出來了,李大小姐的幽香更是讓七海之主身體陶醉的同時也在生變化,這讓七海之主終於忍不住顫抖著抬起了手摸向李大小姐就扶在床邊的玉手。

李大小姐多少也被詭異的氛圍影響了一些,也看到了七海之主伸過來的手,玉手微微縮了下,但又念起七海之主的好來最終玉手還是沒徹底的縮回讓七海之主終於握到了,感受著七海之主大手的顫抖,感知著七海之主那激動以極的心,李大小姐微微暗嘆了口氣。

撫摸著李大小姐光滑雪膩的小手,七海之主顫抖的更厲害了,一分一毫的移動著自己的身體側了過來並蜷縮了下后,七海之主雙手顫抖著捧著李大小姐的小手微微拉近自己的頭部,乾裂的嘴唇哆嗦著親了上去。

李大小姐手被親吻時微微掙動了下,但是看著七海之主激動的眼神,到底還是沒收回手,這給了七海之主一些信心,親吻不一會就變成了李大小姐的手指被七海之主含到了嘴裡。

李大小姐微微皺眉,想抽回手,但此時七海之主不但咬住了不放,一隻手也已經伸進了李大小姐的袖子里握住了李大小姐的皓腕,李大小姐想用力抽回時身子就是一僵,她還在床邊坐著,高蹺的半月兒已經被七海之主側著身體的腰腹部接觸到了,那火熱和堅硬隨著七海之主顫抖的身體不斷的碰觸著自己的臀部……。

七海之主在李大小姐僵住時由於碰觸的感覺興奮的差點暈過去,即使還隔著衣服,但就這已經讓七海之主呼吸粗重而急促了起來,身體也下意識的更用力的碰觸著李大小姐的半月兒!

李大小姐身子僵了一下后立刻起身站起,但她之前的配合已經激起了七海之主的無限而強烈的yù望,身體的極度渴求讓七海之主瞬間忘掉了一切,李大小姐剛剛站起,七海之主拉著李大小姐的手腕猛的用力,在李大小姐的驚呼聲就把她直接拉上了床並餓狼般的撲上去壓住了有些慌亂的李大小姐。

李大小姐被七海之主猛拉之下撲倒在了床上,七海之主壓在李大小姐玉背和高蹺的半月上時,那感覺直接就讓七海之主成了野獸,朝思暮想的玉人就在身下,李大小姐的掙動更是讓上面的七海之主魂都要飛了,雙手按住李大小姐光滑圓潤的肩膀強行壓制李大小姐的掙扎時,身體已經不顧一切的蠕動起來,隔著衣服猛烈的撞擊著李大小姐的豐盈和高蹺。

受此羞辱李大小姐又氣又急之下臉上也是chao紅的一片,停止了掙扎深吸了一口氣使用了一些小技巧一舉頂開了背後的七海之主並趕緊翻身企圖坐起,但眼睛都紅了的七海之主已經又撲了過來,李大小姐貝齒一咬就想直接幹掉七海之主,可是就在瞬間李大小姐卻猶豫了,腦海里想著的是七海之主為了自己無怨無悔的衝鋒陷陣時的背影,李大小姐這一猶豫,七海之主就重新壓住了李大小姐。

李大小姐雙手推拒著七海之主並側頭避開了七海之主喘息著咬過來的嘴巴,不過避開了自己的櫻唇不讓七海之主咬到,臉上頸子上卻是躲不開的被激動的七海之主咬住了,渾身都是獸血沸騰的七海之主下嘴也不知道輕重,兩口都咬的很重,李大小姐悶哼了兩聲時,七海之主也終於強行撥開了李大小姐阻擋的一支手臂,一手重重的抓在了李大小姐高聳的山峰上並用力,這一下讓李大小姐到底沒忍住的叫了出來,身子都疼的扭曲顫抖了起來,李大小姐的叫聲讓七海之主更是興奮,抓的更用力了另一隻手也沒命的撕扯李大小姐的上衣,李大小姐到底還是沒忍住雙腿猛然曲起,給了一直亂撞自己小腹的七海之主一下狠的!

這一下讓七海之主疼的身體都劇烈的顫抖了起來,痛叫出聲放開了李大小姐的胸脯時也清醒了一些,身體停下了無謂的動作后七海之主也清楚李大小姐要是不願意配合的話自己不能得逞的,所以忍著痛制止了李大小姐試圖抽出的身子后滿是哀求的看著下方李大小姐美麗的丹鳳眼。

七海之主在告訴李大小姐讓她答應了自己,自己為她而死都甘心!

李大小姐看懂了七海之主的意思,但還是掙扎著要起來,七海之主就不放李大小姐起來,只是更深情和更是可憐的看著李大小姐。

李大小姐再次掙扎了幾下后看了眼已經全是絕望並已經打算放棄的七海之主,到底還是心裡不知道怎麼想的突然不忍心起來的停止了掙扎,輕出一口氣的把身子徹底的平躺在了床上!

七海之主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李大小姐似乎放棄了抵抗和掙扎的忽然就同意了!?為此呆了好一會的七海之主慢慢的試探著低下頭去親吻李大小姐,李大小姐還是不讓親,美麗的容顏側到了一邊,不過再無其他的動作了,七海之主親吻著李大小姐的耳朵和頸子時,李大小姐依然沒動,這讓七海之主再次興奮了起來,再次在李大小姐身子上蠕動了幾下后李大小姐還是沒動靜時七海之主就知道李大小姐是真的原意讓自己得逞了,多少個不眠的夜晚苦思著的美人兒就在自己的身下並放棄了抵抗原意讓自己為所yù為,在這個想法的刺激下七海之主感覺自己都要爆炸了!

七海之主急匆匆的脫掉了自己的所有衣服,興奮的滿臉都是赤紅的重新撲上去壓住李大小姐時,李大小姐依然側頭不讓七海之主親吻她的櫻唇,焦急的七海之主親不到也顧不上了,頭埋在李大小姐修長白皙的頸子里亂啃時雙手野蠻的撕扯著李大小姐的上衣,可能因為七海之主剛才抓的太狠了,李大小姐身子不動但雙臂還是護著自己的胸脯就是不放開,這讓七海之主雖然把李大小姐的上衣和胸衣都撕扯的稀爛,但還是無法親吻到和摸到李大小姐的整個胸脯,不過就這種刺激已經讓七海之主無法忍受了,下身劇烈的撞擊著李大小姐的小腹傳來的感覺讓七海之主已經無法忍受了,腦袋在李大小姐的胸腹啃咬時雙手下探,要扒下李大小姐的裙子,可是忙活了好一會卻在李大小姐腰間找不到下手的位置,卻已經是急的不行了,不得不把李大小姐的裙子往上撩起。

七海之主要撩起李大小姐裙子時,一直護著自己胸脯不動的李大小姐下意識的曲起自己的一雙長腿,不讓七海之主撩起自己的裙子,不過這動作意義不大,裙子很快就被七海之主撩起到了李大小姐光潔的大腿部位,七海之主大手用力的揉捏著李大小姐瓷器般光滑的大腿時,那刺激的感覺和一直撞擊帶來的興奮直接就讓七海之主泄了……。

七海之主伏在李大小姐身上抽搐著泄了后,只是喘息了一下立刻就坐起身體來,坐在李大小姐的大腿上開始狂暴的撕扯李大小姐的裙子和內衣,裙子很快就撕扯的不成樣子,內衣卻因為李大小姐雙腿有力的閉合而很難撕扯開,焦躁的七海之主沒徹底撕下來就忍不住重新猛撲在李大小姐身上,一邊抽動瘋狂的抽動自己的身體,一邊用力的撕扯著,不一會後,李大小姐的內衣到底還是被七海之主徹底的撕爛並被拉下來扔到了一邊。

七海之主往下一摸確定徹底沒了障礙后,雙手抓住李大小姐的雙肩立刻瘋狂的動了起來,李大小姐依然側著頭,忍受著身子上七海之主的瘋狂,其實七海之主根本就沒進去,李大小姐依然緊閉雙腿,不過是在李大小姐光滑的腿間瘋狂的七海之主實在等不急了,控制不住的這樣亂來罷了,但李大小姐實在是極品,即使緊閉雙腿也無法阻止瘋狂的七海之主不斷的深入她的腿間,僅僅三分鐘,七海之主終於到了門口幾次碰觸后帶來的感覺就讓七海之主再次泄了……。

僅僅七八秒之後,抽搐完了的七海之主就繼續開始撞擊,連續不斷的撞擊和已經抵達了位置被無數次碰觸后,李大小姐依然不出一聲的側著頭,但身子也開始變軟並且緊閉的雙腿漸漸無力,十幾分鐘后,李大小姐輕出了一口氣,她在原意讓七海之主得逞的情況下還是選擇了緊閉雙腿,實際上是因為想到了自己的第一個男孩子並由此產生了一些羞恥感這才一直堅持著,可是在越來越難以堅持時,李大小姐想起李潔對自己的背叛、想起七海之主對自己的痴情后還是一聲微不可聞的輕嘆后雙腿慢慢的放鬆開來……。

不久之後,李大小姐美麗的大眼睛多少有些迷茫的緩緩閉上,同時雙腿徹底的放鬆,並任由七海之主野蠻的分開了自己的腿!

猛烈的撞擊了數十下后,七海之主就算已經分開了李大小姐的雙腿,可還是進不去,不得不伸手下去亂摸著找地方並扶著自己的炙熱再次撞擊,這次幾下后儘管李大小姐還是緊閉心裡也多少還是有些抵觸,可七海之主到底還是猛烈的撞了進去一些。

一直任憑擺布只是側頭抱胸靜躺的李大小姐有了些動靜,身體傳來的感覺讓李大小姐很清楚底下即將到來的是什麼,於是李大小姐急的長吸一口氣,頸子和胸脯微微揚起,甚至雙手都準備放開自己護著的胸脯要去抓床單迎接七海之主的徹底入侵時,七海之主卻在剛進去了一小部分后就被李大小姐體內收縮壓迫帶來的**感覺弄的再次泄了……。

李大小姐的準備徹底白搭了,做好了準備要迎接時結果對方反而軟了並被擠了出去,不管李大小姐怎麼想的心裡一下子都難免空落落的,但這也不能怪七海之主,他實在是太激動了,而李大小姐也過於極品的太要人命了。

如此絕世的尤物,七海之主也是年輕小夥子,三次泄了並不算什麼,這次十幾秒后七海之主就再次雄起並艱難的一段段的徹底的侵入了李大小姐的體內,不過這次李大小姐只是悶悶的哼了幾聲,然後再無動靜,最多喘氣的聲音急促了一些,而瘋狂的七海之主終於完全得到了絕世佳人,美夢成真!並且李大小姐過於極品了給他帶來的感覺除了亢奮就是**了,哪還管李大小姐什麼感受和反應,剩下的只是最原始的瘋狂了!

李大小姐一聲都不出的忍受著身子上七海之主的瘋狂,要說李大小姐也是旱的久了,雖說開始七海之主不爭氣的讓李大小姐難受了下,但是已經這樣了以李大小姐的身體素質和敏感的體質,她應該也很快能被調動和興奮的起來的享受和配合七海之主,不過別說什麼配合和享受了,李大小姐本身在強忍著讓七海之主泄的同時,心裡想到的卻是別的事情,做這種事情時女孩子卻在想別的,那就很有問題了。

李大小姐先想到的是,原來男孩子也是不一樣的,帶給自己的感覺也就完全不同,本來只是這點也沒什麼,以李大小姐的敏感,七海之主第一次得到美人兒也是幹勁十足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停下來,李大小姐早晚都會進入狀況,但李大小姐還想到了別的,她想到的第二件事情是李潔要是知道自己現在這樣子不知道會怎麼樣!?一定會很傷心和痛惜和後悔吧?想到這裡李大小姐多少有些報復的快感,這個想法也沒什麼,甚至李大小姐會因為報復的快感而更快的進入狀況,可是胡思亂想了一會後,李大小姐忽然就有種羞恥感和一種莫名的恐懼感,她想到的依然是第二個想法,李潔要是知道自己干出這種事情來了會怎麼想!?會怎麼看自己!?

這個念頭一出來李大小姐就感到自己有些莫名其妙了,早就完了還去想他幹什麼!?自己不要他了找個男朋友怎麼了!?為什麼要在乎李潔要是知道了會怎麼想怎麼看的事情!?怎麼還會怕他知道了會怎麼看待自己!?讓他去死吧!自己才不在乎也完全不必在乎!

於是李大小姐打算忘掉這個念頭,可是儘管李大小姐想要忘記,但這個念頭還是一直繚繞在李大小姐心頭說什麼都不退去,這嚴重的阻礙了李大小姐進入狀況,並因為這個李大小姐感覺著七海之主時,也想起了和李潔在一起時的感覺,更是由此引申出來兩個男孩子的差距來,有了比較,有了莫名的不退卻的奇怪念頭,李大小姐說什麼都進入不了狀況了,更因為那點羞恥的感覺和恐懼的感覺讓李大小姐開始期盼七海之主最好趕快結束……!這已經是李大小姐多少有點後悔的表現了,不過都已經這樣了李大小姐也不打算立刻停止,七海之主對自己夠痴情和忠心的了,就讓他滿足一回吧……!

但七海之主卻沒完沒了的瘋狂,甚至想死在李大小姐的肚皮上算了,一直忍受的李大小姐因為說什麼都興奮不起來整個過程也就越來越成了煎熬,多次想在七海之主結束了一次后推開他,但李大小姐卻又倔強的不想向心奇怪的念頭屈服,所以七海之主依然可以在李大小姐的嬌軀玉體上肆虐!甚至七海之主亢奮之下,在李大小姐大腿、腰間、半邊胸脯和頸子上留下了諸多的痕迹和青紫,李大小姐為了對抗心裡的念頭也都強忍了!

小客房裡奇怪的情況一直持續著,李大小姐身子只是在七海之主的撞擊下不斷的輕輕上下動著,其他再無聲音和動作,頭依然側著,抱著胸脯的手臂從未放下,剩下的就全是撞擊聲和七海之主劇烈的喘息和泄出來時忍不住的亢奮的叫聲。

狂亂的七海之主即使李大小姐不配合依然被刺激的找不著北的瘋狂泄著,李大小姐的夠極品也讓七海之主夠能撐,不過七海之主這時候怎麼都不會想到,做的越久,一直進入不了狀態的李大小姐就會越來越厭倦,任憑七海之主怎麼瘋狂李大小姐就是不擺正腦袋,不放開抱在胸前的手臂就是明證了,可惜七海之主此時哪裡會在乎這個!

也不知道多久后,七海之主實在是不行了,到底多少次七海之主都不知道,不過即使很難再硬起來了,七海之主還是不放棄的劇烈的伏在李大小姐身子上喘著氣,下手去捏著自己有些軟的炙熱摩擦著李大小姐的身子企圖再來,他說什麼都捨不得放棄李大小姐帶給他的感覺,此時早就不耐煩的李大小姐掙扎著想推開七海之主,七海之主趕緊牢牢的壓住,並努力想使自己再次重振雄風,這次李大小姐的掙扎幫了他,一直不動的李大小姐動起來后七海之主再次勉強雄起並趕緊強行塞了進去,李大小姐被頂了幾下狠的之後還是所有的掙扎都被砸了回去,只得很是不耐煩的繼續忍受七海之主的瘋狂。

這一次倒是持久了不少時間,徹底繳清了存貨后七海之主伏在李大小姐身子上幾乎喘不上氣來,李大小姐依然沒動,但體內卻很快就把軟綿綿的七海之主給擠了出去,然後李大小姐倒是輕出了一口氣,這次總算該結束了吧!?

不過七海之主依然不放開她,並在休息了幾分鐘後繼續伸手下去想弄硬了繼續,他要是真的還能行李大小姐說不定也就繼續忍了,可是七海之主弄了半天還是進不去,可是他還是不放棄的堅持,這讓李大小姐徹底的厭倦了,輕吸了口氣后猛的一下頂掉了七海之主並迅坐起,七海之主想要拉住她,李大小姐拍開他的手,放下自己還圍在腰間被撕扯的稀爛的裙子,雙手整理著自己同樣稀爛的上衣下地就走,七海之主急的甚至連李大小姐的鞋襪都沒脫掉!

暫時不想和七海之主說什麼也不想和他在糾纏什麼的李大小姐快步走到房門並打開走了出去,此時有些手軟腳軟的七海之主才掙扎著追了出來。

走出客房的門李大小姐就猛然停住了,雙手還在拉扯自己的上衣試圖遮蓋自己更多胸脯的小手也僵住了!

椰子樹酒館的二樓客房一直都是沒人居住的,因為要花金幣並且很貴,知道這一點的李大小姐這才敢沒整理好衣物就走出來,過道上可以慢慢再整理,可是走出門李大小姐就迎面碰上了此刻最不想見到的人:李潔。

李潔十點多一點就驗完了火炮,由於技術互通協議以及和金克的關係,李潔沒一點障礙的就拿到了成型的小口徑火炮製作技術,本來就很是高興,相約和金克慶祝時又碰上了老熟人麥倫少將,於是三人不到十點半就聚到了加基森城最好的酒館椰子樹酒館里喝酒,和兩個地jīng亂碰杯子的李潔說什麼都不會想到,在他的頭頂,他往昔現在以及未來都最深愛的人兒正在和別的男孩子在床上任由他人在瘋狂的泄著!

兩個地jīng酒量都不怎麼樣,可能是體型小的問題,喝了一個多小時上午十一點多金克和麥倫少將就喝的爛醉的不行了,李潔趕著回去造火炮,就直接在椰子樹酒館開了個房間,然後一手一個提著兩個小地jīng要先安置他們,等他們醒來后讓他們自己走好了,上了樓還沒走幾步呢邊上的一間房門就被拉開,看著走出來的人兒李潔就也愣住了:李大小姐!

李大小姐呆掉時愣了下的李潔打算提著地jīng下意識的就要給李大小姐讓路,但是李潔多看了李大小姐一眼后徹底的呆掉了,此刻的李大小姐長散亂,上衣沒了袖子並被撕扯的一片片的露出了大片胸脯上的雪白,楊柳腰也露著,下身的裙子更是被撕扯的一條一條的還沒整理好,甚至從李大小姐腰胯上露出的縫隙可以看到李大小姐連內衣都沒穿,修長的大腿和頸子以及雪白的胸脯上全是紅印子和一道道的抓痕和青紫!

看著這樣子的李大小姐,一幅剛被不知道蹂躪了多少次的樣子,李潔還沒反應過來只是下意識的知道了些什麼而感覺呼吸都很艱難時,光著身體的七海之主沖了出來,一看外面有人這才猛然想起自己沒穿衣服,趕緊躲到門裡還伸出一隻手臂要拉李大小姐回房間!

這還有什麼不清楚的嗎!?這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嗎!?儘管李潔早就封存了李大小姐甚至封閉了自己的感情,可是在這一刻,李潔還是心疼的似乎被帶著鋸齒的刀子狠狠的切割著!窒息的感覺讓李潔喘不過氣來並且有些天旋地轉,雙手一松兩隻地jīng就摔在了地上時,李潔也趔趄著雙手扶著牆壁勉強讓自己不倒下,努力的想呼吸保持住個樣子不想讓李大小姐看到自己破碎的心,但喉嚨似乎被扼住了般的一絲氣息都抽不上來,李潔到底還是無力的慢慢軟倒在地……。

從李潔呆到鬆開手裡的地jīng再到倒下,前後短短七秒鐘,李大小姐很清楚的看到了李潔眼先是震驚,再是驚疑,再是心傷yù絕到最後全是絕望和心死的眼神變化過程,李大小姐下意識的有些慌亂的立刻就想解釋什麼,但隨即什麼都沒說,蓮足微移了幾厘米想拉起李潔也隨即就停住了腳步,最後反而是冷哼一聲然後順從的被七海之主拉進了房間,並重重甩上了門!

當然,就算進了房間七海之主也做不成什麼了,只是尷尬的試圖和李大小姐解釋什麼,李大小姐就站在客房裡慢慢的整理著衣服,根本就沒去聽七海之主都說了些什麼,只是心裡翻江倒海的胡思亂想著。

這下算是報復的夠徹底的了!看李潔絕望的眼神就知道他還是愛著自己的,看李潔那傷心的甚至心疼的面容都有些扭曲的臉李大小姐也知道李潔這次算是被自己傷的狠了!活該!

可是報復成功了的李大小姐此刻卻說什麼都愉快不起來,心裡空蕩蕩的迷茫時,擔心和恐懼卻慢慢的清晰了起來,甚至有了些羞愧的感覺,李大小姐儘管不想去探究這是因為什麼並想遺忘這些思緒,但下意識的李大小姐還是知道她在恐懼什麼,她害怕李潔真的對自己死心了!同時更擔心李潔會徹底的忘記她!會看不起她!可是這是為什麼!?怎麼會有這樣的念頭一直繚繞不去!?

李大小姐開始徹底的煩躁了起來,更因為七海之主的喋喋不休,幾分鐘后,等李大小姐整理好了自己的衣物重新拉開房門時,走廊上已經什麼都沒有了,李大小姐看著空無一物的走廊,猛然間覺得自己的心都沒了似的有些失魂落魄!

但回過神來的李大小姐倔強的不承認這種感覺,為此反身主動對七海之主說要他以後做自己的男朋友后,扔下欣喜若狂的七海之主李大小姐滿是煩躁和多少有些茫然的離去。 ?李大小姐進了房間並甩上門后,萎頓在地的李潔心碎了一地了無痕的絕望之下立刻就掙扎著顫抖著艱難的呼吸著並重新站了起來,李大小姐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來,但李潔現在決不想李大小姐再看到自己的狼狽!看到自己的心碎!繼而心喪若死但李潔死也絕不會不會死在李大小姐的門前!要死我自己一邊孤寂而寂寞的死去!!!

李潔絕望之下甚至想到了死亡!甚至想到了死亡並不是艱難的事情,而是很簡單的事情!不過看到地上躺著的兩個自己的朋友,儘管只是虛幻的,李潔依然不能棄之不顧,李潔到底還是頭腦多少清醒了一些的想起了自己肩膀上的責任!再想想都有孕在身的老婆,死是那麼容易的嗎!?那是可能的嗎!?

李潔順而想著自己頭都已經花白了的老娘,老娘養大了自己可不是讓自己成為現在這樣子的!為了一給女孩子而要死要活的!?自己要是對自己不負責任的話那是在要自己老娘的命!生恩和二十多年來的養育之恩比不上一個水xìng楊花的女孩子!?何至於此!?怎麼能這樣!?不能這樣……!自己要是真選擇了不歸路對的起最愛自己的人嗎!?男孩子生來就是為難的,但不管在怎麼為難怎麼能為了自己而放棄自己應該背負的責任!?

雖然絕望的李潔心裡一直在找理由的開導著自己,可到底還是沒忍住的李潔舉起拳頭就狠命的砸向牆壁,幾下之後李潔的拳頭就已經血肉模糊,隨之帶來的劇痛也讓李潔到底大口的呼吸順暢了起來,人也隨即有了點生氣,最終李潔艱難的拖著金克和麥倫少將立刻離開了這裡,安置好了金克和麥倫少將后一刻都沒停留的李潔掙扎著離開了椰子樹酒館,短短的路程上全是李潔冰冷的淚水!

至此以後,李潔再也沒流過淚!

當天李潔下線很晚,但是卻什麼都沒幹,只是躲在自己的書房裡一直悶悶的抽煙,老婆辛德瑞拉來叫李潔都沒理會,一直到晚飯時間過了很久了蓮花不耐煩的叫了好幾遍后李潔才默然下線。【全文字閱讀.】

當晚李潔很是不耐煩蓮花的抱怨和嘮叨,但他也不能把蓮花怎麼樣,於是找了本書給蓮花看,這也算是胎教的一種,並且這種辦法十分的有效,本來訓李潔很jīng神的蓮花大美人兒還沒看幾行字呢就忍不住打瞌睡來,然後一頁書都沒看完就睡著了,真不知道蓮花是怎麼高畢業的,給蓮花蓋好了被子也低聲勸了打小毛衣打的奇形怪狀的和子也早點睡了后,李潔一個人繼續躲到陽台上抽煙,到了大半夜這才掐滅兩包煙最後的一根煙頭,長出了口氣似乎也徹底的放下了什麼后這才在兩個女孩子腳邊胡亂窩了半夜,天蒙蒙亮時李潔就被睡覺也不怎麼老實的蓮花給踹下了床,被壞的七暈八素的李潔爬起來后乾脆也不睡了,穿好了衣服洗漱了以後下樓去給女孩子們買早點,此時的李潔已經看不出任何的異樣了。

五號和號兩天李潔都在忙碌火炮工廠的事情,大規模徵兵以及訓練和復興郡的防禦工作也同時展開,不過李潔很清楚純防禦的話不管怎麼準備都還是漏洞百出,最好的辦法還是主動出擊,為此李潔派出了幽靈王監視大沙漠地區以防備和預測神聖的動向,上次海加爾山聖戰幽靈王也去了,不過燃燒軍團會火系魔法的太多,幽靈王卻最怕火系魔法,李潔就沒命令幽靈王出擊因此幽靈王和他的手下並沒有怎麼參戰並被消耗,儘管幽靈王很渴望徹底消亡掉的多次請戰李潔也沒同意的只是讓他們充當斥候的角sè,留下這支奇兵未嘗不是要給神聖個「驚喜」的。

號下午四點多,火炮鍛造廠生產出來了幾門樣炮試shè過後李潔確定批量成產,雖然達不到李潔的目標但2佰二十多炮前火炮炮管不出現任何的問題的成果李潔還是比較滿意的,並給映山紅通報了收購建造火炮所需材料的詳細消息后,李潔收了賣出的硫磺款項後有了錢馬上給凱恩酋長寫信表示想買一批糧食的事情並詢問價格,寫好了信件后李潔又策馬去了復興郡實地查看復興郡的防禦建設工程,只是看到復興郡大片大片的藥草田地后李潔還是多少心裡有些抽抽的刻意避開了,這些藥草田地都是李大小姐的……!

其實李潔現在倒是不用多想什麼了,因為就在同一時刻,還是在椰子樹的那間客房裡,還是七海之主和李大小姐兩個人,不過剛剛確立了戀愛關係才兩天,七海之主就得逞了那一次后食髓知味的又要求李大小姐和他獨處時,李大小姐倒是真的來了,不過進門后不是和七海之主同床共枕親熱的,而是進了門把門重重的甩上后,七海之主想上來抱住李大小姐為所yù為時,等待他的是李大小姐憤怒以極的臉sè和冰冷以極的眼神,七海之主不知道什麼情況的稍微呆住一下后,左右臉上已經重重的被李大小姐狠狠的抽了四個耳光!打完了李大小姐還是不解氣的停了下后又是一陣陣的怒氣和羞意上涌,惱羞成怒之下頓時就又是幾個耳光狠狠的抽了過去,直接把七海之主打的暈頭轉向並不明所以的捂著自己紅腫的臉吐出一口血絲來完全的不知所措和驚恐不已!

剛才在椰子樹酒館大廳和工會的核心成員及各分會會長開會討論以後怎麼辦后,七海之主在會後到底沒忍住的邀請李大小姐上樓「休息」下,那時候李大小姐還好好的,想了一會後讓七海之主先上去,意思是她隨後就到,明顯是同意了他的要求,為此七海之主上了樓後身體和思想都已經亢奮的做好了準備的要大幹一場了,並且要準備這次一定要把李大小姐扒的乾乾淨淨的好好欣賞滿足下,上次都沒看到李大小姐的胸脯到底什麼樣子,結果是暴怒的李大小姐上來就是十幾個耳光打的七海之主什麼興奮都沒影子了,這到底怎麼回事!?李大小姐甚至都在人前允許自己坐在她的身邊承認自己是她的男友了,也答應了親熱了,怎麼就自己先上來了幾分鐘李后大小姐就變成這樣子了!?倒地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會這樣!?七海之主自問的同時心裡也有了一絲的恐慌並想到了一種可能!

七海之主捂著臉陪著小心小聲的問李大小姐為什麼這樣做時?李大小姐臉上一陣chao紅閃過後一臉冰冷的問了七海之主一句話,這一句話就讓七海之主臉sè瞬間變的慘白!心裡無比的懊惱和懊悔時看著眼全是寒意的李大小姐身體顫抖著慢慢的跪倒在李大小姐面前並祈求李大小姐原諒他,可李大小姐看著七海之主的眼神全是最冰冷的寒意和無盡的怒火!沒有一絲平息的跡象並對七海之主的哀求一點都無動於衷!

前天還在床上親熱的男孩子,並且李大小姐親口承認了七海之主就是自己的男友了,李大小姐也絕不是不負責任亂說話的人,既然不管什麼原因的承認了七海之主就是自己的男朋友了,他自然有權利對自己做些什麼並擁有自己什麼,七海之主雖然在床上表現的一般般甚至讓李大小姐十分的失望,但李大小姐也自認不是yù望的奴隸,自己未來的伴侶更不是因為床上能讓自己滿意而結合的,真是那樣的話,李大小姐自己都無法忍受,李大小姐自己更不是隨便的人,和七海之主這樣的結果也決不是隨便的結果,而是李大小姐深思熟慮后的選擇,即使這是深思熟慮的結果是為了對抗李大小姐自己心莫名的奇怪思緒,並且七海之主做了自己的男友后表現的也相當的好,很是聽話的為李大小姐馬是瞻,李大小姐說什麼就是什麼,指東絕不往南,指北絕不往西的,這也讓李大小姐多少滿意了一些七海之主的行為,在今天七海之主今天提出親熱的要求后,李大小姐沒怎麼多想就答應了,甚至已經決定好好和七海之主敞開下心扉的維護好這段看起來不錯的戀情,自然的,這次李大小姐已經決定了七海之主可以得到她的一切,包括自己的嘴唇,並且李大小姐也決定不在遮掩自己的胸脯了,讓七海之主認識並完全的得到自己,下了這麼大的決心李大小姐沒別的,就是為了把李潔最喜歡自己的地方給別的男孩子佔據掉來徹底的忘記煩擾著自己的紛亂思緒!

不得不說,李大小姐下的決心不可謂不大,甚至為了痛恨李潔而不惜把自己都賣了出去,這次要是李大小姐上樓時沒聽到的那一句私密的低語聲,上了樓后再次和七海之主徹底的親熱后一切就都會隨著時間而塵埃落定,李大小姐以七海之主對她的無比依戀最終也會名花有主,但是事實走到了相反的方向上!李大小姐的感情歸宿以無可阻擋之勢還是走向了命運早就確定了的軌跡!

出了什麼事呢!?李大小姐聽到了什麼!?事情還要從四號那個瘋狂的上午之後說起,從七海之主如夢似幻的走出房間說起!從李大小姐走後說起!當天七海之主就一直亢奮並且無法平息的一直傻笑著,這本來沒什麼,任誰得到了夢寐以求朝思暮想的東西都會表現的很是興奮,更別說李大小姐這樣的絕sè美人兒了,更是極品的極品的女孩子,沒進去就能讓七海之主泄了二次!七海之主慢慢的回味著和李大小姐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能讓他傻笑得意一整天的,更別提李大小姐帶給他的感覺讓七海之主覺的自己一輩子都別無所求了,因為這個即使他的鐵哥們唐宋元明清和唐宋元明清的老婆人面桃花來找他商量復仇工會以後怎麼辦的事情時,七海之主都一直亂走神的心不在焉並且完全不在意,這讓唐宋元明清很快就看出來七海之主的異樣了,問七海之主這是怎麼了時,七海之主也沒瞞著自己的好哥們,直接就說了已經是李大小姐男朋友的事情了!別的沒多說,但就是國人創世排行榜第一的大美人兒的男朋友這一點,這就值得七海之主驕傲並且感覺就像是夢幻般的感覺了!一直到現在依然如此!

這還是沒什麼,七海之主和李大小姐的戀愛關係李大小姐本人也不在意公開的,七海之主說給唐宋元明清自然也沒什麼,唐宋元明清聽了倒是很嫉妒,那可是遊戲和現實里雙料國人第一大美女呀!尤物的尤物,極品的極品女孩子了,更別提李大小姐的家財萬貫了,沒想到到底還是被七海之主勾上手了!唐宋元明清為此心情多少有些變化也很是正常的!聽到自己最好的哥們說最美麗的女孩子已經在了他的手心裡,不嫉妒那是不可能的!

這個事實讓唐宋元明清即使七海之主是他最好的哥們也是心裡很不是味,於是一番要命的對話就出來了,這場對話讓在場的三人一給都沒好受的了!

「七海,像李大小姐那種人千金大小姐就算答應你做你的女朋友了也是很難搞上手的吧,這種高貴的女孩子你可是要早點想辦法拿下,要不然不上床的話最後的結果就不一定,要不要兄弟我教你幾手!?這方面看你弟妹你就知道兄弟我可是老手的老手了,拿下女孩子那是萬無一失的,想來李大小姐也是有效的,將來喝你們喜酒時你可是要多敬我幾杯酒的!」

「不用了,那也沒什麼難的,已經上了床了!」七海之主全是幸福和得意的傻笑,此時他完全不介意和鐵哥們分享他的興奮和愉悅!

七海之主這樣說依然問題不大,既然不怕公開自己和男朋友的戀情,那麼和男朋友上床就沒什麼稀奇的,現在社會不就是這樣嗎!?自己這樣做沒什麼出奇的,李大小姐就算知道是七海之主宣揚出去了也不會生多大的氣,因為那本來就是理所應當的事實不是嗎,並且也被世人認同,自己不應該是特別的,但這確實不算什麼,就算李大小姐真的知道了也不算什麼,要命的在後面!

「不會吧!?已經上床了!?那怎麼可能!?在兄弟我面前你也不用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的!」唐宋元明清吹了聲口哨撇著七海之主,滿臉的不信!

「你們男人呀,就知道吹牛,就李大小姐裝出來的那副清高樣子,她要是和你上床了我孩子都一大堆了!就她那樣子也就是假惺惺的就會騙人勾搭人了!」

人面桃花也是滿臉的不屑的說著,人面桃花自從見了李大小姐的面,人面桃花就和李大小姐很是不對付,女孩子之間初次見面第一相互比較的就是相貌身材,然後比家世比身份,可以說男孩子之間初次見面還保持著最起碼的對彼此的尊重、更能不及身份的成為好哥們好兄弟的話,女孩子之間就是光亮亮的對比了,人面桃花身材沒李大小姐好,腿也沒李大小姐長,手腳雖然也都小,但是也沒李大小姐的可愛,其他的屁股沒李大小姐翹的高,胸脯也沒李大小姐的豐滿和聳立,皮膚雖然也細白但卻絕沒有李大小姐那能反shè光亮的細緻和那醉死人的彈xìng,除了這些身子上的差別外,人面桃花更是沒有李大小姐的家世和高貴,雖然人面桃花也很漂亮了,不漂亮也勾引不了第七天堂和唐宋元明清的魂,甚至讓兩給大公會為了她而徹底成仇的打了起來,至今都還是雙方的會員見面不死不休的,但是人面桃花就算心裡不承認李大小姐的優秀下意識的也知道李大小姐比自己強的太多太多了,這讓人面桃花很是沮喪,並且自己現任老公唐宋元明清見到李大小姐的表現和嘴臉人面桃花不知道嗎!?所以人面桃花對李大小姐這樣的仙女極有可能墜入凡間的消息極為的感興趣,甚至深恐七海之主說的是假的!

「這是真的!我騙你們幹什麼!?這和她才剛從房間出來沒多久呢!可是親熱了好幾個小時呢!」

七海之主連忙保證著,說句實話,七海之主現在都還是如夢似幻的,李大小姐帶給人的感覺太極品了,太讓人**了!急著解釋給唐宋元明清和人面桃花聽更像是七海之主自己要確定那都是真實生的事情,而不是自己以前每晚都做著的黃粱美夢,這無可厚非什麼,人之常情罷了,任誰猛然間得到夢寐以求的級極品大美人兒,都會有些做夢的感覺,這沒什麼出奇的地方!

「還幾小時!一聽就是你自己在做荒唐夢了!你行不行呀!?可能嗎!?」唐宋元明清滿面的嘲弄和不信的表情,其實唐宋元明清知道七海之主說話向來算話,畢竟相處的久了是鐵哥們了,七海之主這麼說那肯定是真的了!由此唐宋元明清心裡更是醋瓶子亂翻的全不是味了,全是嫉妒了,還是這麼說只是嫉妒心理作怪並好奇的想勾引下七海之主描述下和高貴絕美的李大小姐是和七海之主怎麼做的!做的時候什麼感覺等等!吃不著聽聽也行呀!

女孩子們在她們之間相互聊天時說的都是男孩子,男孩子在相互聊天時說的都是女孩子,這都正常到了天經地義的程度了,所以也絕沒有什麼稀奇的,也絕沒有什麼危險的地方,「jīng彩」的在下面!

「聽你說的還好像真的似的!嘖嘖,我還是不信,李大小姐可不是一般人,你以為你說說我們就信了呀!?就李大小姐那一臉正經的樣子,能會和你上床!?你要是真想要我相信你說的話,那你說說李大小姐身子什麼特徵,既然都親密無間了,你應該知道的吧,並且李大小姐這樣特別的女孩子總是要有些與眾不同的地方吧!?你要是真說的出來我就信你了!」

人面桃花也好奇的激了七海之主一句,致命的地方也來了!三人都不好受的結果也就徹底的種了下來!

七海之主猶豫了一下想了一下後到底還是脫口而出:「我怎麼會不知道,她下面是個白虎……!」

七海之主猶豫了一下是因為也在懷疑自己這話該不該說,值得不值得!?但到底還是七海之主深恐自己都是在自己做美夢,並且對面是自己最好的兄弟,最鐵的哥們,急於證明什麼時更是想和兄弟分享自己的喜悅兼且自己給自己打氣確定剛才的那都不是夢境!那都是真實生的事情!包括李大小姐絕對出乎自己預料的親口要求自己做他的男朋友,李大小姐的這句話也讓七海之主多少有些膨脹,認為得到了李大小姐的身子后李大小姐想自己屈服了,種種緣故讓七海之主還是說了出來!

想了一下是因為李大小姐本身完美無瑕,沒有一點的瑕疵可循,通身雪白、光滑、柔膩、幽香陣陣並且全是彈xìng!這種彈xìng甚至讓男孩子在和李大小姐親熱時省了不知道多少的力氣,用力壓下李大小姐的身子時李大小姐就能把男孩子彈上去的再讓男孩子順勢壓下!除了這給外李大小姐體內的緊窄和下意識的收縮也讓男孩子即使李大小姐不配合的依然能夠**不已!這給即使七海之主知道的一清二楚,並且還不能確定剛才到底是自己做夢還是和李大小姐真的做了的有些夢幻,但是七海之主也知道這話不能和外人說!否則那樣的話自己就太那個了!那李大小姐的身子還有什麼出奇的地方呢!?

胸脯雄偉高聳的但是也不是就沒一個女孩子比的上的了,島國愛情動作片七海之主不是沒看過,裡面人造出來的可以比的上李大小姐天然的胸脯規模的不是沒有!長腿的話國女孩子里李大小姐確實是出類拔萃的了,可是就算這樣,老外女孩子們也不是沒有比不上李大小姐的,並且李大小姐修長的雙腿也無法遮掩,外人也不是不清楚的,至於李大小姐那絕世的容顏那更不用說什麼了,那是國玩家票選出來公認的!

這種情況下,七海之主不得不想了下李大小姐到底和別的女孩子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李大小姐和別的女孩子不一樣並且jīng彩的地方多了去了,可惜七海之主過於亢奮了並且過於急切了,根本就沒時間去欣賞什麼,只顧得上佔有和泄了,所以李大小姐到底和別的女孩子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七海之主必須要回想下,這一回想問題就大了,七海之主想起了他下手去摸了的時候的感覺……!

於是脫口而出后七海之主也就拜拜了!

底下三人在聊什麼都不重要了,聊天完商量完事情七海之主清醒了很多后還特意交代自己最好的兄弟和弟妹,叮囑他們這次的聊天內容可千萬不能說出去,其實這時候清醒過來的七海之主就已經後悔了,這種男女朋友間極為私密的事情自己心知肚明就可以了,實在是不該說給他人聽,就算是鐵哥們也是不行的,不過都已經說了,七海之主只能是盡量彌補了,其實這話不用七海之主交代,唐宋元明清就知道不能傳出去,要是普通的女孩子也就算了,李大小姐可是絕不普通,傳出去了還不知道什麼後果呢,唐宋元明清雖然嫉妒七海之主,但七海之主幫了他不少,為人也夠義氣,唐宋元明清為了這份友情也會為七海之主考慮的知道不能說出去,不過……聽到這話的不止唐宋元明清,還有人面桃花!

自己老公的異常人面桃花豈能看不出來,自從自己老公見到過李大小姐後人面桃花很清楚的感覺到了自己老公對李大小姐的欣賞和對自己態度的一些轉變,就因為這個,人面桃花怎麼看李大小姐怎麼不順眼那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了,現在手有了李大小姐的笑話和把柄,人面桃花豈能放過,當晚人面桃花和會幾個處的好的姐妹聊天時這個消息就被人面桃花當笑料的說了出去,七海之主隨即也就徹底完蛋了!

女孩子們聽了很自然的就告訴了她們的男友或者是姐妹,男友或者是姐妹再傳下去,五號到了晚上時,復仇工會的會員幾乎一半的人就都知道了此事,事情到了這時候,實際上七海之主就已經被李大小姐宣判了死刑了,只是早晚的事情,不過號當天七海之主邀請了李大小姐,李大小姐上樓時聽到了一句低聲的取笑的話語后,死刑被李大小姐立刻執行了罷了。

李大小姐聽到的取笑聲是這樣的:「看!白虎妹來了!」

說話的人很小聲,但卻是故意讓李大小姐聽到的,李大小姐一聽之下呆了好一會這才看向開完了會議還沒散去,樓梯邊上一桌子的復仇工會的主力會員們一眼,幾名男會員沒有迴避李大小姐的目光,而是直視著李大小姐,兩三個女孩子則低頭強忍著偷笑聲。

復仇工會的會員故意讓李大小姐聽到這句取笑聲不是沒有緣故的,緣故還不少,最主要的是自從七海之主迷上了李大小姐后,自己會內的副本活動根本無心組織,這讓復仇工會人心有些散並且讓很多人對七海之主很是失望,次要的是李大小姐和神聖同盟的戰事,七海之主完全為李大小姐考慮而沒有想到自己會員的感受,並且由於被李大小姐迷的失魂落魄的沒有時間去處理工會會員的補償問題,雖然七海之主並不缺錢,但處理的不及時還是讓會員們抱怨上了七海之主,很自然的也對讓七海之主變成現在這樣子的李大小姐有些怨氣,另外無足輕重的就是李大小姐這樣的美人要和會長談戀愛了,是個男孩子就會心裡不是味,正好說出去看下會不會有熱鬧可看,李大小姐要是因為這個和七海之主決裂了在會員們看來不管那方面而言都是好事,既滿足了自己得不到別人也不要想得到的心理,沒了李大小姐的誘惑后,會長七海之主能多cao心些工會的事情對大家也都有好處!

所以李大小姐很自然的聽到了那一句特意在她走過時的低語!

李大小姐當時聽到後頭都是一陣的眩暈,自己的事情以前除了她自己和李潔外,她的父母都不知道!李潔已經知道很久了,但從沒任何閑言碎語出來,就算前天傷李潔傷的狠了,可是以李潔的脾氣不可能如此下作的去宣揚什麼,而七海之主剛剛知道了自己的事情,現在他的會員就說出來了,這還有什麼可解釋的嗎!?

於是等李大小姐強忍著眩暈滿是怒火的冷哼了一聲上樓去找罪魁禍時就生了上面的情景,李大小姐冰冷的問了七海之主是不是他和人說起了自己的什麼事情了時,七海之主就大概知道怎麼回事了,李大小姐的事情還是被傳出去了並且被李大小姐知道了!

七海之主跪下苦苦的哀求李大小姐的原諒,並自己狠狠的扇自己的耳光和嘴巴,不過這些都無法平息李大小姐的憤怒了……!

最終李大小姐解除了紅葉聯盟和復仇工會的同盟關係並冷冷的丟下一句以後別讓自己在看到他的話後轉身離去,再也不看七海之主一眼!

此後的數天里七海之主一直試圖哀求李大小姐的原諒,可惜他連見都見不到李大小姐了,絕望之下的七海之主全是悲憤的去找了唐宋元明清要求解釋,唐宋元明清賭咒誓自己一個字都沒透露出去,否則天誅地滅,七海之主什麼都沒說,拉出了幾名會員當著唐宋元明清的面問他們知道什麼,答案讓唐宋元明清一下子就知道和清楚是誰說出去的了,七海之主肯定不會說出去,自己也沒有,那麼只能是自己的老婆說出去的了!

唐宋元明清倒是也光棍,清楚了怎麼回事後把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了,自己老婆犯的錯自己私下再找她說,明面上自己得給老婆擔著,為此怒yù狂的七海之主抽出長劍就向唐宋元明清砍去,對此唐宋元明清連眉頭都沒皺一下,站著讓七海之主砍,被砍死了主動找到七海之主繼續讓他出氣,七海之主卻不去理會他什麼了,當場割袍斷義后黯然離去,當晚下線後唐宋元明清抓住自己女友人面桃花就是一頓暴打就不再多說什麼了。

李潔卻不知道生的這些事情,依然淡淡的忙著自己的事情,七號晚上才從老婆蓮花哪裡得知了李大小姐又重回鐵石高原的消息了,對此李潔已經事不關己的高高掛起了。

蓮花說起這件事的緣故是為了向李潔炫耀她輕輕鬆鬆的賺了七百多個金幣的偉大成就!這些金幣一小部分是水果工會分給蓮花照看了工會駐地的傭金,大部分則是李大小姐重回鐵石高原後由於水果工會佔據了鐵石高原的一小點而高價收購水果工會的駐地,當然,還有拉攏的意思在內,水果工會的會長暴躁的榴槤也是個女孩子,很是看不起老外們欺負李大小姐的事情,願意被雇傭就是因為這個,現在李大小姐落難后試圖重整旗鼓,暴躁的榴槤也很是同情的願意幫忙,何況李大小姐出了大價錢,於是水果工會公投后加入了紅葉聯盟,李大小姐給的金幣除了一部分留作工會公共基金外,大部分都均分給了會員后蓮花也就算是了一筆橫財了!

七百多個金幣就是四千多塊錢吧,雖然金幣還是難賺,並且大公會的花費也是巨大,但還是擋不住國人打錢工作室的暴多和努力,無數人都是以打金幣為生的情況下,創世的金幣價格還是一點點的往下掉,目前塊多錢一個,金幣的增多也導致遊戲內物價上漲,這其的起落到底什麼關係和影響李潔沒學過經濟的也算不清楚這筆賬,不過蓮花賺來的七百來個金幣李潔卻還是看不上眼的。

對此蓮花大為不滿,抱怨李潔卡里都沒錢給她亂花了,還害的當老婆的親自辛苦的去賺錢,這是李潔的嚴重失職!當初自己怎麼瞎了眼的跟了李潔了云云!

對此李潔很是尷尬,急忙誇了蓮花很是能幹厲害並保證立刻往銀行卡了續錢這才安撫住大蓮花的小小怨氣,並為了防止蓮花繼續她的嘮叨而找了本書給蓮花看,蓮花書本一沾手立刻就打起瞌睡來了,等蓮花睡著了李潔看著不學打毛衣了開始學做小衣服的和子暗嘆蓮花要是像和子那樣省心該多好呀!

李潔晚上安睡時,李大小姐卻怎麼都睡不著,在自己的秀床上翻來覆去的數綿羊都沒用,重新回到了鐵石高原上的李大小姐無奈而又感覺到一些委屈,她也是實在沒辦法了,工會被神聖同盟兩次大敗,敵人的勢力還空前的強大,多rì的激戰也影響到了會員們的遊戲體驗,並不是所有會員都喜歡pk的,更多的人想安安靜靜的打副本,可是在神聖的sao擾下卻不可能,並且沒了工會駐地也很是不方便並且會員們也有了抬不起頭來的感覺,種種原因讓會員們士氣低落,雖然自己補償即時而到位,但人心還是散了,特別是李大小姐不做任何說明的把一直最忠誠的同盟工會復仇工會給開革了出去后,紅葉聯盟更是動蕩不安並有些會員直接選擇了退會,這種情況不能持續下去了,否則工會就完了並且怎麼都談不上和神聖算賬的事情了!

怎麼辦!?當務之急就是弄個工會駐地穩定人心,可是再在別的地方買塊地皮神聖就不會再來了嗎?並且打手更多的神聖自己不可能守住什麼都沒有的新工會駐地的,思來想去也就鐵石高原是最合適的地方了,李大小姐自己購買的地jīng火炮可是不少,有火炮的幫助守住鐵石高原的隘口還是沒多少把握,但最起碼有了一搏之力了,但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環形山地區有李潔在!

即使自己傷李潔傷的狠了,李潔就算知道幫自己對付神聖其實是在幫他自己他也可能不願意來了,不過只要火山城還存在,神聖就不得不抽出很大一部分力量來防備李潔,這樣自己守住鐵石高原的隘口就多了些機會,為此鐵石高原成了李大小姐無奈之下的唯一選擇,也因為這個選擇李大小姐感到一些委屈和羞愧,委屈是因為自己的無奈,羞愧則是剛剛傷的李潔心死,現在卻又不得不借了他的光!

另外就是神聖的事情了,打平了紅葉城,神聖聯繫了小玉並得意洋洋的要小玉轉告李大小姐,他們之間可以捐棄前嫌「攜手」共進!為此李大小姐再次見識了男人的醜惡嘴臉並噁心的想吐,她根本就沒理會神聖,倒是想起了李潔平平淡淡的好來,並次把李潔和其他男人不計出身的公平比較了一下后不得不承認李潔還是優秀的,並由此進而想起了和李潔在一起時的感覺來,想到深處甚至李大小姐不得不絞緊了自己修長的雙腿來!這才是李大小姐睡不著的根本原因!

不過李大小姐對此更是羞愧,進而心裡又大罵了李潔一通並把李潔的身影趕走,然後也不知道數了多少綿羊的到底還是睡著了,但隨後的夢全是粉sè的一片……!

李潔忍著無言的心痛繼續為自己的責任而忙碌並徹底忘卻時,李潔怎麼都不會想到,李大小姐正在因為他而夜不能寐!

李大小姐進了房間並甩上門后,萎頓在地的李潔心碎了一地了無痕的絕望之下立刻就掙扎著顫抖著艱難的呼吸著並重新站了起來,李大小姐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來,但李潔現在決不想李大小姐再看到自己的狼狽!看到自己的心碎!繼而心喪若死但李潔死也絕不會不會死在李大小姐的門前!要死我自己一邊孤寂而寂寞的死去!!!

李潔絕望之下甚至想到了死亡!甚至想到了死亡並不是艱難的事情,而是很簡單的事情!不過看到地上躺著的兩個自己的朋友,儘管只是虛幻的,李潔依然不能棄之不顧,李潔到底還是頭腦多少清醒了一些的想起了自己肩膀上的責任!再想想都有孕在身的老婆,死是那麼容易的嗎!?那是可能的嗎!?

李潔順而想著自己頭都已經花白了的老娘,老娘養大了自己可不是讓自己成為現在這樣子的!為了一給女孩子而要死要活的!?自己要是對自己不負責任的話那是在要自己老娘的命!生恩和二十多年來的養育之恩比不上一個水xìng楊花的女孩子!?何至於此!?怎麼能這樣!?不能這樣……!自己要是真選擇了不歸路對的起最愛自己的人嗎!?男孩子生來就是為難的,但不管在怎麼為難怎麼能為了自己而放棄自己應該背負的責任!?

雖然絕望的李潔心裡一直在找理由的開導著自己,可到底還是沒忍住的李潔舉起拳頭就狠命的砸向牆壁,幾下之後李潔的拳頭就已經血肉模糊,隨之帶來的劇痛也讓李潔到底大口的呼吸順暢了起來,人也隨即有了點生氣,最終李潔艱難的拖著金克和麥倫少將立刻離開了這裡,安置好了金克和麥倫少將后一刻都沒停留的李潔掙扎著離開了椰子樹酒館,短短的路程上全是李潔冰冷的淚水!

至此以後,李潔再也沒流過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