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怎麼可!」李潔說不下去了,並且滿是疑惑,希爾瓦娜斯生前由於其本身實力的強大和善良的心性被稱為光明遊俠將軍,這樣的人即使死了也不可能被亡靈天災軍給玷污轉化了的,而李潔確定即使自己沒親眼看到希爾瓦娜斯的戰死,但當時已經抱了死志的希爾瓦娜斯迎向潮水般的亡靈大軍卻是不假的,那種情況下,神都難逃一死更何況已經受了不輕的傷的希爾瓦娜斯!?這怎麼回事!?

2020 年 11 月 15 日

「我姐姐我姐姐成了亡靈。」嬌弱凄苦的溫蕾薩一句話就解釋了李潔的疑問。

「可是那怎麼可能,誰有那個能力能轉化她!?」

活著的時候實力越強信仰越堅定就越難以被轉化,這在烏瑟爾身上就是很好的體現,隨著新地圖的重新開放,玩家們也找到了烏瑟爾的墳墓和了解了他的事迹並由此也得知了當時阿爾薩斯殺死自己的老師后不是不想轉化他為己所用,而是知道轉化不了所以沒白白的浪費力氣,希爾瓦娜斯可是不比烏瑟爾弱多少!

「當時我的姐姐是被阿爾薩斯親自殺死的,然後阿爾薩斯利用太陽之井的力量和霜之哀傷的力量強行轉化了我的姐姐,現在現在我的姐姐成了一名特殊的女妖了!」

李潔默然了一會:「那個什麼被遺忘者不會就是你姐姐組織的吧!?」

溫蕾薩擦了擦眼睛,抬起了小腦袋,美麗的大眼睛中露出些堅毅之色來:「是的,我的姐姐現在就是女妖之王、黑暗之王、被遺忘者的女王,但我不管我的姐姐現在成了什麼樣子,世人又是怎麼看她的,我都承認她是我的姐姐,一直都疼我愛我的姐姐!」

「你的選擇沒有錯,但我還是要問一句,你說你見過你的姐姐了,她她現在什麼樣子!?我是說她對你的態度,她還還記得你嗎?」

「姐姐的樣子樣子有些改變,態度也很冷漠,甚至不許我靠近她,眼中也全是冷酷無情,但是我還是在她眼中看到了她對我的那一絲痛愛憐惜之情!姐姐她她都那樣子了,卻還在擔心著我嗚嗚嗚嗚嗚嗚!為什麼這樣!我姐姐那麼的善良,為什麼要遭遇那樣的命運!?我清楚的感受到姐姐每時每刻都在忍受著的無盡而痛苦的折磨!為什麼!?」

溫蕾薩嚎啕大哭起來,李潔也是黯然不已,默默的抽著煙,寂靜的議政大廳里全是溫蕾薩撕心裂肺的哭泣聲。

良久之後,溫蕾薩哭聲小了些后。

「你姐姐找你是為了和達拉然聯繫上吧?」達拉然廢墟目前已經被重重魔法屏障保護了起來,相信已經開始了重建,這一項工程是由羅寧號召並實施的,而羅寧能夠實施他的重建計劃是因為被遺忘者和提瑞法斯林地內的亡靈天災士兵開戰並引開了他們的注意力,而暴風王國也開始和加林王子聯繫后出兵試圖收復阿拉希高地,蜂擁的玩家也重新進入了災難過後的新地圖殺亡靈練級,大環境的好轉讓羅寧得以重返位於提瑞法斯林地南部的達拉然魔法之城的廢墟,但這個大環境的轉變可是不包括被遺忘者一族,相反被遺忘者一族的處境更加的險惡,費儘力氣擊敗了提瑞法斯林地殘存的亡靈天災士兵后,等著他們的就是潮水般的更多的敵人,形勢那是不妙之至了!為此希爾瓦娜斯想要讓被遺忘者一族生存的話,先就要和達拉然城取得默契,最起碼雙方不要有大的衝突,這也是有天然的先決條件的,達拉然現在實際上的領就是自己的妹婿,自己最疼愛的小妹也在達拉然城,這樣想一想后也就沒什麼難猜的了,並且羅寧也不得不妥協,重建達拉然時要是和離的並不遠的幽暗城生了大的衝突,那他也別想好過,儘管希爾瓦娜斯的小妹就是他的老婆,但這親情和一個新種族的未來相比相信希爾瓦娜斯還是不用做什麼艱難的選擇的,大不了宰了羅寧給妹妹再換個更帥的丈夫就完事了!合則兩利,羅寧敢不識相嗎!?

♂♂ ?更新時間:2o13o417

溫蕾薩擦了擦眼淚后說。【無彈窗.】

「是的,我姐姐讓我告訴我的丈夫,雙方都克制一些就可以共存,別的我姐姐叫我不必為難什麼,某些不識相的法師們我姐姐說正好殺了他們以利於我丈夫對達拉然未來的領導,我姐姐自然自然還是為了我好的,但她說以後以後不會在和我見面了,也不讓我去找她了嗚嗚嗚嗚。」

李潔一陣的無奈,這溫蕾薩,都結了婚了不說,一點都不像她兩個姐姐那樣的英明果決。

這次李潔不讓溫蕾薩哭太久了,直接問:「那你來找我是因為什麼?你姐姐還和你說什麼了?」

李潔雖然在問著溫蕾薩,但心中已經有了明悟,希爾瓦娜斯這是找同盟來了!

果然溫蕾薩回答:「我姐姐想想和部落達成同盟,以利於生存壯大並向巫妖王和阿爾薩斯復仇,為那些在亡靈瘟疫災難中死去的人們報仇,所以我我來這裡請求大領主的幫助,幫助我的姐姐和部落達成協議,並且要快,否則否則我的姐姐也是獨木難支!」

李潔抽著雪茄沉默了良久,最終在溫蕾薩期盼的目光中開口:「你姐姐的處境我了解,經歷了無數的苦難她十分的渴望復仇我也理解,不過,這事想在短期內達成怕是很難,部落的酋長薩爾並不怎麼相信亡靈,更不會相信剛從天災軍團中脫離出來的被遺忘者,並且你姐姐的動機,這個先不說,現在的東部王國大6北部就是個大火坑,部落也不會不為他們自己的利益考慮的,接收了被遺忘者加盟后,部落就必須興師動眾的去幫助被遺忘者,以免自己的盟友被消滅掉,這將投入多少人力物力!?並且部落剛剛和暗夜精靈達成了停戰協議並在海加爾山大敗了一次,元氣未復不說,被遺忘者可是和所有種族為敵的,這可能破壞部落和暗夜精靈達成的停戰協議,而部落恐怕這時候不會想和暗夜精靈們立刻重新開戰的,先撕毀停戰協議的一方名聲不好停不說,部落此時也沒準備好再和聯盟全面開戰,通盤考慮之下,即使我和部落的關係還過的去,但是現在就去給你姐姐說項怕是也沒什麼結果的。」

溫蕾薩還沒聽完就滿臉的失落和悲苦了,聽完后立刻就拿起小手絹要接著哭,李潔算是怕了溫蕾薩了,立刻抬手阻止了溫蕾薩的哭泣,李潔算是多少也明白了些,就某些方面來說,溫蕾薩也是個人才,表現的嬌嬌弱弱的還眼淚流不完,極能獲得別人的同情!

「你也別急,我先告訴你這些並不是說就沒希望了,只是讓你清楚這裡面的難處,別因為希望過高到時候更難受罷了,相反的,我要說的是,被遺忘者種族加入部落只是個時間問題,例如,被遺忘者要是能頂住天災軍團的反攻並在聯盟的攻擊中支撐的住的話,部落並不介意獲得一個強大的盟友的,即使和聯盟有停戰協議但有我的關係在也不是不可能撕毀掉這個停戰協議的,畢竟不是和平協議不是嗎?早晚還是要一決勝負的,暗夜精靈們當時被迫代表聯盟簽署的這個停戰協議也不見得就是承認了部落也是這個世界的一員了,這是個問題但是並不大。」

「可是萬一要是我姐姐支撐不住呢!?」

「你要相信你姐姐的能力,她肯定有辦法的,並且想要快加入部落雖然不可能,但是獲得部落的支持還是可以的,怎麼做我這裡就不明說了,我會就此事和薩爾大酋長通信並幫助你的姐姐說話,你可以立刻給你的姐姐寫信,讓你的姐姐立即派出使者,不要去找獸人,獸人會把見到的每一個亡靈砍的粉碎,也不要去找巨魔,巨魔會很喜歡收集亡靈們的頭骨,去找牛頭人,也不要直接去見牛頭人的酋長凱恩,去找牛頭人薩滿領袖哈廖爾符文圖騰!」

重生第一狂妃 「為什麼?」

「先,只要你們派出了代表著和平的使者,牛頭人種族是個很善良忠厚的種族,他們最少會聽聽你們說些什麼而不會直接因為是亡靈而動刀子,讓使者去見哈廖爾大薩滿是因為我多少了解一些薩滿教的教義,牛頭人信封薩滿教教中的大地母親,認為地面上的一切生物都是大地母親賜予的,一切生命也都是大地母親的孩子,任何生命都不能被其他種族任意的迫害,如果這樣的事情生了,那麼牛頭人一族肯定會同情被迫害的種族並願意給予力所能及的幫助,這就夠了!」

「可可是亡靈也算是生命的一種!?」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我們之所以不認同只是我們偏激了,真像你所說的被遺忘者都如你姐姐那般的有思想,有意識的為什麼不被認為是生命?」

「那我這就去給我姐姐寫信。」溫蕾薩立刻就要起身,但李潔攔住了她。

「和牛頭人的大薩滿講明白了道理也還是不夠的,牛頭人們就算認同了這番道理但也不會立刻就接受被遺忘者,怎麼辦?讓你姐姐找點遭遇最悲慘的、最弱小的被遺忘者,嗯,你也別介意,最好找些像你這樣動不動眼淚就能流成河的,然後去找哈廖爾大薩滿哭訴自己的悲慘境遇去,這八成能成,然後大薩滿再去找凱恩酋長說和說和,凱恩酋長再去和薩爾大酋長商量商量,他兩的關係可是好的很,然後我在敲敲邊鼓用點手段也就差不多了。」

溫蕾薩不好意思了下然後還是為自己的姐姐很是擔心的立刻借用了李潔的書房去給希爾瓦娜斯寫信時,李潔想了一會後就在議政大廳開始寫信,第一封寫給哈廖爾大薩滿和凱恩酋長,說了被遺忘者的一些事情並說了自己很同情他們和對被遺忘者的一些看法等等,先給牛頭人們點心理準備並影響下牛牛們的看法,然後這才給薩爾大酋長寫信,不過在給薩爾的信中李潔只是提及了被遺忘者的事情而沒有詳談,著重提到的是在阿拉希高地枯須峽谷中流落的一支獸人部族來,這支獸人部族也是早就覺醒脫離了惡魔族控制的,但是卻不歸屬於部落,應該是在第一和第二次獸人戰爭中流落在外的,李潔也是看了聯盟玩家公布出來的阿拉希詳細地圖后得知這個獸人部族的存在的,有了這個做借口,薩爾肯定要試圖聯繫失散的同胞並試圖保護他們,阿拉希高地此刻那是聯盟玩家和聯盟三族的部隊眾多!薩爾想有所行動不和聯盟起衝突才算怪事,到時候那張停戰協議就是一張廢紙了!

李潔如此的為被遺忘者的事情費盡心力,除了和風行者三姐妹的交情外,另外就是為大局,為自己考慮了,被遺忘者里可是有一兩千萬亡靈族玩家的,並且新版本開了后同時開放了新玩家可以選擇的新種族被遺忘者,希爾瓦娜斯手中的實力可是不小並且日益壯大,他們加入到了部落的陣營里后就是自己的盟友了,這不管怎麼說都是一股助力不是嗎!

寫完了信件都郵寄出去后,李潔一直沉思著以後的局勢到天亮時溫蕾薩才紅著眼睛出了書房說信件寫好了,想來寫這信溫蕾薩也是亂哭了一大番,對此李潔就不說什麼了,女孩子家家的,就算是急事也是感情用事那也是正常的,所以讓溫蕾薩郵寄出了信件后就款待她吃早飯,但是溫蕾薩卻表示沒胃口,李潔也看出了她的疲憊,於是安排了房間給溫蕾薩休息后自己也下線補覺。

一月二號吃中午飯時李潔才起來,吃中飯時說起了回老家的計劃和娶走楊妞兒的打算,不出所料,蓮花立刻就鬧了起來大為不滿,這事蓮花早就知道了,並且蓮花當初溜走就是因為楊妞兒的事情,此刻肚子都這麼大了還敢這麼囂張,李潔當即就小心的捉住蓮花打了她一頓屁股,然後又說了再給蓮花買一套飾,雙管齊下之後蓮花這才算是雷聲大雨點小了,在李潔默認了蓮花都是老婆里最大的一個后蓮花也就得逞了的拿著李潔的銀行卡高興的去買飾去了,臨出門還威脅李潔三天不準上床,對此李潔無奈並且無所謂,反正上床了對著兩個孕婦李潔也做不出來什麼。

等李潔上線時溫蕾薩已經在等著他了,見了李潔就急切的告訴他她的姐姐已經同意了李潔的主意,使者已經上路並感謝了李潔的牽線搭橋,事後當有所回報,李潔表示無須客氣什麼后溫蕾薩就告別了李潔啟程返回達拉然廢墟了,她丈夫羅寧那邊也不是很清閑就是了。

送走了溫蕾薩,李潔查看了信件,哈廖爾大薩滿和凱恩酋長都回信表示願意和被遺忘者談一談,薩爾則不對被遺忘者的事情有什麼興趣,而是感謝了李潔通知他關於阿拉希高地上他的獸人同胞的消息,並已表示派人去聯繫了。

♂♂

更新時間:2o13o417

溫蕾薩擦了擦眼淚后說。【無彈窗.】

「是的,我姐姐讓我告訴我的丈夫,雙方都克制一些就可以共存,別的我姐姐叫我不必為難什麼,某些不識相的法師們我姐姐說正好殺了他們以利於我丈夫對達拉然未來的領導,我姐姐自然自然還是為了我好的,但她說以後以後不會在和我見面了,也不讓我去找她了嗚嗚嗚嗚。」

李潔一陣的無奈,這溫蕾薩,都結了婚了不說,一點都不像她兩個姐姐那樣的英明果決。

這次李潔不讓溫蕾薩哭太久了,直接問:「那你來找我是因為什麼?你姐姐還和你說什麼了?」

李潔雖然在問著溫蕾薩,但心中已經有了明悟,希爾瓦娜斯這是找同盟來了!

果然溫蕾薩回答:「我姐姐想想和部落達成同盟,以利於生存壯大並向巫妖王和阿爾薩斯復仇,為那些在亡靈瘟疫災難中死去的人們報仇,所以我我來這裡請求大領主的幫助,幫助我的姐姐和部落達成協議,並且要快,否則否則我的姐姐也是獨木難支!」

李潔抽著雪茄沉默了良久,最終在溫蕾薩期盼的目光中開口:「你姐姐的處境我了解,經歷了無數的苦難她十分的渴望復仇我也理解,不過,這事想在短期內達成怕是很難,部落的酋長薩爾並不怎麼相信亡靈,更不會相信剛從天災軍團中脫離出來的被遺忘者,並且你姐姐的動機,這個先不說,現在的東部王國大6北部就是個大火坑,部落也不會不為他們自己的利益考慮的,接收了被遺忘者加盟后,部落就必須興師動眾的去幫助被遺忘者,以免自己的盟友被消滅掉,這將投入多少人力物力!?並且部落剛剛和暗夜精靈達成了停戰協議並在海加爾山大敗了一次,元氣未復不說,被遺忘者可是和所有種族為敵的,這可能破壞部落和暗夜精靈達成的停戰協議,而部落恐怕這時候不會想和暗夜精靈們立刻重新開戰的,先撕毀停戰協議的一方名聲不好停不說,部落此時也沒準備好再和聯盟全面開戰,通盤考慮之下,即使我和部落的關係還過的去,但是現在就去給你姐姐說項怕是也沒什麼結果的。」

溫蕾薩還沒聽完就滿臉的失落和悲苦了,聽完后立刻就拿起小手絹要接著哭,李潔算是怕了溫蕾薩了,立刻抬手阻止了溫蕾薩的哭泣,李潔算是多少也明白了些,就某些方面來說,溫蕾薩也是個人才,表現的嬌嬌弱弱的還眼淚流不完,極能獲得別人的同情!

「你也別急,我先告訴你這些並不是說就沒希望了,只是讓你清楚這裡面的難處,別因為希望過高到時候更難受罷了,相反的,我要說的是,被遺忘者種族加入部落只是個時間問題,例如,被遺忘者要是能頂住天災軍團的反攻並在聯盟的攻擊中支撐的住的話,部落並不介意獲得一個強大的盟友的,即使和聯盟有停戰協議但有我的關係在也不是不可能撕毀掉這個停戰協議的,畢竟不是和平協議不是嗎?早晚還是要一決勝負的,暗夜精靈們當時被迫代表聯盟簽署的這個停戰協議也不見得就是承認了部落也是這個世界的一員了,這是個問題但是並不大。」

「可是萬一要是我姐姐支撐不住呢!?」

「你要相信你姐姐的能力,她肯定有辦法的,並且想要快加入部落雖然不可能,但是獲得部落的支持還是可以的,怎麼做我這裡就不明說了,我會就此事和薩爾大酋長通信並幫助你的姐姐說話,你可以立刻給你的姐姐寫信,讓你的姐姐立即派出使者,不要去找獸人,獸人會把見到的每一個亡靈砍的粉碎,也不要去找巨魔,巨魔會很喜歡收集亡靈們的頭骨,去找牛頭人,也不要直接去見牛頭人的酋長凱恩,去找牛頭人薩滿領袖哈廖爾符文圖騰!」

「為什麼?」

「先,只要你們派出了代表著和平的使者,牛頭人種族是個很善良忠厚的種族,他們最少會聽聽你們說些什麼而不會直接因為是亡靈而動刀子,讓使者去見哈廖爾大薩滿是因為我多少了解一些薩滿教的教義,牛頭人信封薩滿教教中的大地母親,認為地面上的一切生物都是大地母親賜予的,一切生命也都是大地母親的孩子,任何生命都不能被其他種族任意的迫害,如果這樣的事情生了,那麼牛頭人一族肯定會同情被迫害的種族並願意給予力所能及的幫助,這就夠了!」

「可可是亡靈也算是生命的一種!?」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我們之所以不認同只是我們偏激了,真像你所說的被遺忘者都如你姐姐那般的有思想,有意識的為什麼不被認為是生命?」

「那我這就去給我姐姐寫信。」溫蕾薩立刻就要起身,但李潔攔住了她。

「和牛頭人的大薩滿講明白了道理也還是不夠的,牛頭人們就算認同了這番道理但也不會立刻就接受被遺忘者,怎麼辦?讓你姐姐找點遭遇最悲慘的、最弱小的被遺忘者,嗯,你也別介意,最好找些像你這樣動不動眼淚就能流成河的,然後去找哈廖爾大薩滿哭訴自己的悲慘境遇去,這八成能成,然後大薩滿再去找凱恩酋長說和說和,凱恩酋長再去和薩爾大酋長商量商量,他兩的關係可是好的很,然後我在敲敲邊鼓用點手段也就差不多了。」

溫蕾薩不好意思了下然後還是為自己的姐姐很是擔心的立刻借用了李潔的書房去給希爾瓦娜斯寫信時,李潔想了一會後就在議政大廳開始寫信,第一封寫給哈廖爾大薩滿和凱恩酋長,說了被遺忘者的一些事情並說了自己很同情他們和對被遺忘者的一些看法等等,先給牛頭人們點心理準備並影響下牛牛們的看法,然後這才給薩爾大酋長寫信,不過在給薩爾的信中李潔只是提及了被遺忘者的事情而沒有詳談,著重提到的是在阿拉希高地枯須峽谷中流落的一支獸人部族來,這支獸人部族也是早就覺醒脫離了惡魔族控制的,但是卻不歸屬於部落,應該是在第一和第二次獸人戰爭中流落在外的,李潔也是看了聯盟玩家公布出來的阿拉希詳細地圖后得知這個獸人部族的存在的,有了這個做借口,薩爾肯定要試圖聯繫失散的同胞並試圖保護他們,阿拉希高地此刻那是聯盟玩家和聯盟三族的部隊眾多!薩爾想有所行動不和聯盟起衝突才算怪事,到時候那張停戰協議就是一張廢紙了!

李潔如此的為被遺忘者的事情費盡心力,除了和風行者三姐妹的交情外,另外就是為大局,為自己考慮了,被遺忘者里可是有一兩千萬亡靈族玩家的,並且新版本開了后同時開放了新玩家可以選擇的新種族被遺忘者,希爾瓦娜斯手中的實力可是不小並且日益壯大,他們加入到了部落的陣營里后就是自己的盟友了,這不管怎麼說都是一股助力不是嗎!

寫完了信件都郵寄出去后,李潔一直沉思著以後的局勢到天亮時溫蕾薩才紅著眼睛出了書房說信件寫好了,想來寫這信溫蕾薩也是亂哭了一大番,對此李潔就不說什麼了,女孩子家家的,就算是急事也是感情用事那也是正常的,所以讓溫蕾薩郵寄出了信件后就款待她吃早飯,但是溫蕾薩卻表示沒胃口,李潔也看出了她的疲憊,於是安排了房間給溫蕾薩休息后自己也下線補覺。

一月二號吃中午飯時李潔才起來,吃中飯時說起了回老家的計劃和娶走楊妞兒的打算,不出所料,蓮花立刻就鬧了起來大為不滿,這事蓮花早就知道了,並且蓮花當初溜走就是因為楊妞兒的事情,此刻肚子都這麼大了還敢這麼囂張,李潔當即就小心的捉住蓮花打了她一頓屁股,然後又說了再給蓮花買一套飾,雙管齊下之後蓮花這才算是雷聲大雨點小了,在李潔默認了蓮花都是老婆里最大的一個后蓮花也就得逞了的拿著李潔的銀行卡高興的去買飾去了,臨出門還威脅李潔三天不準上床,對此李潔無奈並且無所謂,反正上床了對著兩個孕婦李潔也做不出來什麼。

等李潔上線時溫蕾薩已經在等著他了,見了李潔就急切的告訴他她的姐姐已經同意了李潔的主意,使者已經上路並感謝了李潔的牽線搭橋,事後當有所回報,李潔表示無須客氣什麼后溫蕾薩就告別了李潔啟程返回達拉然廢墟了,她丈夫羅寧那邊也不是很清閑就是了。

送走了溫蕾薩,李潔查看了信件,哈廖爾大薩滿和凱恩酋長都回信表示願意和被遺忘者談一談,薩爾則不對被遺忘者的事情有什麼興趣,而是感謝了李潔通知他關於阿拉希高地上他的獸人同胞的消息,並已表示派人去聯繫了。

♂♂ ?更新時間:2o13-o4-18

這事自己急也急不成,到此地步只能是等消息了,於是李潔繼續自己的平淡而繁忙的日子,晚上十點多才下線睡覺,不過這晚李潔剛睡下不久就再次被緊急叫上線!

這次叫他的是遊戲設備呼叫器,亂滴滴,李潔是被蓮花不耐煩的踹醒的,醒來立刻就關了遊戲呼叫器,明白怎麼回事後看老婆們都又翻身睡去這才迷迷糊糊的上線。【全文字閱讀.】

叫他的是遊戲中的老婆辛德瑞拉,辛德瑞拉也不知道什麼事情,直說外面有人找,照例給李潔穿好了衣服,等李潔迷迷糊糊的走出了卧室到了自己的客廳后立刻就是一個激靈的清醒了過來,因為客廳了幾乎坐滿了手下的重要人物,人人都是一臉的凝重,這肯定是出什麼大事了!

「出了什麼事情!?」李潔愣了下后立刻問。

包括溫德索爾、馬克西姆、阿德拉等人都是無語,李潔就要再問時阿德拉給李潔打了個眼色,示意了下李潔的身後,李潔這才明白過來,立刻帶人出去到議政大廳再說事,倒不是要對辛德瑞拉隱瞞什麼,而是辛德瑞拉本身就膽子小,喜歡擔驚受怕的,將領們也都知道這一點,更知道大領主很是寵愛夫人,另外一群人待在辛德瑞拉卧房門外也不是個說事的地方,出來說倒是對的,不過李潔心也更涼了一些,肯定是出了什麼不妙的事情了!

但還沒走到議政大廳,路上馬克西姆大概介紹了下出了什麼事情了后李潔就不是心涼了,而是手腳都冰涼了起來!甚至立刻有變賣所有的東西退出遊戲去幹個什麼小生意養活老婆的心思都冒了出來!最後有些僵硬的李潔是被趕來的奧蘭多和莎朗斯通扶著這才坐上主位的!

讓李潔如此驚恐的甚至路都走不了的緣故是蟲子!沒錯就是蟲子,和我們平時見到的一般性昆蟲差不多,只是個頭大了不少,小牛犢般的無數的蟲子!

將領們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李潔怎麼會不清楚這些蟲子是誰!?那絕不是什麼無知的蟲子!而是一個帝國!古老的蟲族帝國亞基帝國和可怕的種族其拉蟲人!

一萬二千多年前,當時埃拉西亞大6最強盛的種族就是巨魔族,最強盛的帝國就是巨魔大帝國,其武裝戰士過千萬,其中精銳戰士過兩百萬,這一點李潔從歷史書中以及在和尤金的談話中得知的,儘管可能誇張了,但當時巨魔大帝國的輝煌也是可想而知的!結果巨魔大帝國碰上了他們宿命中的敵人:亞基帝國!

在隨後雙方經過了近千年殘酷的戰爭后,巨魔大帝國攻克了位於希利蘇斯北部的亞基帝國都安其拉,並幾乎殺死了亞基帝國的領克蘇恩,迫使其近乎永久的長眠后其拉蟲人也幾乎被消滅殆盡,然而為了這個勝利,巨魔大帝國幾乎都被掏空了,這才有了精靈族的崛起和萬年之間巨魔大帝國和精靈族的戰爭,如果不是巨魔大帝國在和其拉蟲人的較量中元氣大傷,反叛的精靈族早就被巨魔大帝國給幹掉了!在這之後,巨魔大帝國崩潰了,隨之而來的是以精靈族為的聯盟的崛起,然而此時其拉蟲人也已經積蓄好了力量準備再次爭奪埃拉西亞大6的控制權,以精靈族領導的流沙之戰也隨即展開,可是此次強盛的精靈族和聯盟卻擋不住無盡的蟲子,危急時刻三色守護巨龍應精靈族的請求參加了對其拉蟲人的戰爭,在精靈族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三色巨龍也是損失慘重的連數位龍王之子都永遠的長眠在了希利蘇斯后,這才勉強把整個其拉蟲人的都安其拉封印!試想知道這段歷史的李潔忽然聞之環形山地區塌陷了也不知道多少的巨坑,裡面據查全是大蟲子后怎麼能不手腳冰涼心底寒!

蟲子都從環形山地區冒出來了,那希利蘇斯的封印肯定已經完蛋了,其拉蟲人可是在被封印后也準備了不知道多少年了,這要是再出來了去那裡再找個強盛的巨魔大帝國出來消滅他們!?去那裡找個強大的精靈族來抵抗它們!?還去那裡找成群的巨龍打敗並封印它們!?歷經大難的埃拉西亞大6還有什麼大的抵抗力量嗎!?固然,這只是個遊戲,其拉蟲人沒什麼可能真的佔領全世界,可是恐怕希利蘇斯和環形山地區甚至臨近的大沙漠地區和低地荒野地區那是要遭殃定了的!自己拿什麼能和巨魔大帝國和精靈族和龍族的強大盟軍比!?這下完蛋了,這肯定是系統看自己礙眼了想拿掉自己!與其被打的什麼都沒了的退回地下世界重新開始還不如立刻退出!

這樣想著的李潔能走的動路就是怪事了!

良久,在將領們的注視下李潔多少恢復了一些,控制著顫抖的手哆哆嗦嗦的抽出根雪茄,奧蘭多給他點燃后李潔深深的吸了幾口穩固了一些自己的情緒后問下的將領們。

「蟲子到底有多少?現在什麼情況!?」

「無法預知蟲子的數目,但是預計不少,蟲子們應該是掏空了環形山的地下,並且掏空的過於厲害了這才大面積的坍塌了的,這絕不是一朝一夕之功,蟲子們數量也絕對不少才這樣的,否則我們還不知道原來我們的腳底下藏著這麼多的蟲子!」

馬克西姆解釋了一句。

阿德拉緊急和趕來的她的副官耳語了幾句後補充:「最大的一個洞口預計有十幾平方公里大,如此大面積的塌陷引起的地震才讓我們得以察覺,目前已經有了確切的消息,主要洞口的坍塌引起的震動也讓周邊地區某些薄弱的底層形成了小範圍的坍塌,總數約為十四個,最大的十幾平方公里那麼大,小的也有一平方公里差不多的樣子,洞口內目前已經有蟲子往外爬了,一些士兵正在和蟲子們交戰。」

其實不用將領說,李潔問完就罵自己的愚蠢,調出小地圖就清楚了,聽完了也打量完了后,李潔沉默了一會後:「走吧,去實地看看。」

李潔走出火山城大城堡時,火山城集結軍隊的號角聲也嘹亮的響起,當晚軍隊圍住了十四個洞口和不斷湧出的蟲子們激戰了數小時以阻止蟲子們蔓延出來,不過李潔算是看出來了,蟲子們是無數的,這樣打下去自己的軍隊早晚擋不住,乾脆賭一把,不行自己立刻就閃人!於是李潔下令軍隊散開,任由蟲子們衝出洞口並佔據洞口的周邊地區,而李潔的軍隊則按照李潔的命令不斷的向周圍退卻,近一個小時后李潔都絕望了的時候,鋪滿了這一塊塌陷區域被系統命名為恐怖之痕的蟲子們終於停止了前進!這讓賭對了的李潔悄悄的鬆了口氣,但也只是一點,同時李潔憂慮的看向環形山地區的西北角,那裡有通向希利蘇斯地區的通道,希利蘇斯地區到底怎麼了!?為什麼蟲子們會在這裡出現!?這預示著什麼!?自己到底是不是要面臨滅頂之災了!?

不搞清這些問題李潔還那裡有心思睡覺,派人去試探希利蘇斯通道口的情況時,李潔就近去了臨海郡立刻給在希利蘇斯地區南風村的瑞雯公主寫了信件詢問消息。

寵妻成癮 寫完這封信李潔並沒有期盼瑞雯公主會立刻回信,大半夜的就算瑞雯公主只是個落難的公主,人家也沒可能爬起來立刻給自己回信,不過在凌晨近五點,瑞雯公主的回信還是在李潔的焦躁中出人意料的來了,李潔詫異的同時看了信也是無語的很,瑞雯公主在信件中表示希利蘇斯沒有任何事情生,李潔不必擔心她什麼,至於李潔在信中提到的蟲子也不用過於驚奇,安其拉雖然被封印,但是流落在外的蟲人也不是沒有,一隻蟲人只要給她時間就能繁育出不少的一個低級的蟲子群落來,消滅這些低級的蟲子和蟲洞里隱藏著的蟲人就可以了。

李潔拿著瑞雯公主的信件有些不知道該相信那個,但凌晨五點多,丹尼爾傳回信息,環形山至希利蘇斯的山路暢通無阻后,李潔身體立刻一僵:希利蘇斯肯定出事了!瑞雯公主沒道理騙自己,她這樣說只是安慰自己或者她根本就不知道,雖然她的父親是個暗夜精靈,但瑞雯公主在艾薩拉女王活著的時候都是跟著她母親艾薩拉女王的,瑞雯更多的被認為是高等精靈族的公主,而現在暗夜精靈族和高等精靈族關係還是很緊張,鎮守塞納里奧要塞的將軍可是個暗夜精靈,就算有什麼事情也不會去告訴瑞雯公主的!而現在,希利蘇斯地區道路通了標誌著已經開放了!這意味著什麼還有什麼不清楚的嗎!?

當晚李潔就帶人橫穿環形山地區,策馬趕往希利蘇斯地區,同時數千飛行生物和吸血鬼們被派出全面探索希利蘇斯地區!

更新時間:2o13-o4-18

這事自己急也急不成,到此地步只能是等消息了,於是李潔繼續自己的平淡而繁忙的日子,晚上十點多才下線睡覺,不過這晚李潔剛睡下不久就再次被緊急叫上線!

這次叫他的是遊戲設備呼叫器,亂滴滴,李潔是被蓮花不耐煩的踹醒的,醒來立刻就關了遊戲呼叫器,明白怎麼回事後看老婆們都又翻身睡去這才迷迷糊糊的上線。【全文字閱讀.】

叫他的是遊戲中的老婆辛德瑞拉,辛德瑞拉也不知道什麼事情,直說外面有人找,照例給李潔穿好了衣服,等李潔迷迷糊糊的走出了卧室到了自己的客廳后立刻就是一個激靈的清醒了過來,因為客廳了幾乎坐滿了手下的重要人物,人人都是一臉的凝重,這肯定是出什麼大事了!

「出了什麼事情!?」李潔愣了下后立刻問。

包括溫德索爾、馬克西姆、阿德拉等人都是無語,李潔就要再問時阿德拉給李潔打了個眼色,示意了下李潔的身後,李潔這才明白過來,立刻帶人出去到議政大廳再說事,倒不是要對辛德瑞拉隱瞞什麼,而是辛德瑞拉本身就膽子小,喜歡擔驚受怕的,將領們也都知道這一點,更知道大領主很是寵愛夫人,另外一群人待在辛德瑞拉卧房門外也不是個說事的地方,出來說倒是對的,不過李潔心也更涼了一些,肯定是出了什麼不妙的事情了!

但還沒走到議政大廳,路上馬克西姆大概介紹了下出了什麼事情了后李潔就不是心涼了,而是手腳都冰涼了起來!甚至立刻有變賣所有的東西退出遊戲去幹個什麼小生意養活老婆的心思都冒了出來!最後有些僵硬的李潔是被趕來的奧蘭多和莎朗斯通扶著這才坐上主位的!

讓李潔如此驚恐的甚至路都走不了的緣故是蟲子!沒錯就是蟲子,和我們平時見到的一般性昆蟲差不多,只是個頭大了不少,小牛犢般的無數的蟲子!

將領們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李潔怎麼會不清楚這些蟲子是誰!?那絕不是什麼無知的蟲子!而是一個帝國!古老的蟲族帝國亞基帝國和可怕的種族其拉蟲人!

一萬二千多年前,當時埃拉西亞大6最強盛的種族就是巨魔族,最強盛的帝國就是巨魔大帝國,其武裝戰士過千萬,其中精銳戰士過兩百萬,這一點李潔從歷史書中以及在和尤金的談話中得知的,儘管可能誇張了,但當時巨魔大帝國的輝煌也是可想而知的!結果巨魔大帝國碰上了他們宿命中的敵人:亞基帝國!

在隨後雙方經過了近千年殘酷的戰爭后,巨魔大帝國攻克了位於希利蘇斯北部的亞基帝國都安其拉,並幾乎殺死了亞基帝國的領克蘇恩,迫使其近乎永久的長眠后其拉蟲人也幾乎被消滅殆盡,然而為了這個勝利,巨魔大帝國幾乎都被掏空了,這才有了精靈族的崛起和萬年之間巨魔大帝國和精靈族的戰爭,如果不是巨魔大帝國在和其拉蟲人的較量中元氣大傷,反叛的精靈族早就被巨魔大帝國給幹掉了!在這之後,巨魔大帝國崩潰了,隨之而來的是以精靈族為的聯盟的崛起,然而此時其拉蟲人也已經積蓄好了力量準備再次爭奪埃拉西亞大6的控制權,以精靈族領導的流沙之戰也隨即展開,可是此次強盛的精靈族和聯盟卻擋不住無盡的蟲子,危急時刻三色守護巨龍應精靈族的請求參加了對其拉蟲人的戰爭,在精靈族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三色巨龍也是損失慘重的連數位龍王之子都永遠的長眠在了希利蘇斯后,這才勉強把整個其拉蟲人的都安其拉封印!試想知道這段歷史的李潔忽然聞之環形山地區塌陷了也不知道多少的巨坑,裡面據查全是大蟲子后怎麼能不手腳冰涼心底寒!

蟲子都從環形山地區冒出來了,那希利蘇斯的封印肯定已經完蛋了,其拉蟲人可是在被封印后也準備了不知道多少年了,這要是再出來了去那裡再找個強盛的巨魔大帝國出來消滅他們!?去那裡找個強大的精靈族來抵抗它們!?還去那裡找成群的巨龍打敗並封印它們!?歷經大難的埃拉西亞大6還有什麼大的抵抗力量嗎!?固然,這只是個遊戲,其拉蟲人沒什麼可能真的佔領全世界,可是恐怕希利蘇斯和環形山地區甚至臨近的大沙漠地區和低地荒野地區那是要遭殃定了的!自己拿什麼能和巨魔大帝國和精靈族和龍族的強大盟軍比!?這下完蛋了,這肯定是系統看自己礙眼了想拿掉自己!與其被打的什麼都沒了的退回地下世界重新開始還不如立刻退出!

這樣想著的李潔能走的動路就是怪事了!

良久,在將領們的注視下李潔多少恢復了一些,控制著顫抖的手哆哆嗦嗦的抽出根雪茄,奧蘭多給他點燃后李潔深深的吸了幾口穩固了一些自己的情緒后問下的將領們。

「蟲子到底有多少?現在什麼情況!?」

「無法預知蟲子的數目,但是預計不少,蟲子們應該是掏空了環形山的地下,並且掏空的過於厲害了這才大面積的坍塌了的,這絕不是一朝一夕之功,蟲子們數量也絕對不少才這樣的,否則我們還不知道原來我們的腳底下藏著這麼多的蟲子!」

馬克西姆解釋了一句。

阿德拉緊急和趕來的她的副官耳語了幾句後補充:「最大的一個洞口預計有十幾平方公里大,如此大面積的塌陷引起的地震才讓我們得以察覺,目前已經有了確切的消息,主要洞口的坍塌引起的震動也讓周邊地區某些薄弱的底層形成了小範圍的坍塌,總數約為十四個,最大的十幾平方公里那麼大,小的也有一平方公里差不多的樣子,洞口內目前已經有蟲子往外爬了,一些士兵正在和蟲子們交戰。」

其實不用將領說,李潔問完就罵自己的愚蠢,調出小地圖就清楚了,聽完了也打量完了后,李潔沉默了一會後:「走吧,去實地看看。」

李潔走出火山城大城堡時,火山城集結軍隊的號角聲也嘹亮的響起,當晚軍隊圍住了十四個洞口和不斷湧出的蟲子們激戰了數小時以阻止蟲子們蔓延出來,不過李潔算是看出來了,蟲子們是無數的,這樣打下去自己的軍隊早晚擋不住,乾脆賭一把,不行自己立刻就閃人!於是李潔下令軍隊散開,任由蟲子們衝出洞口並佔據洞口的周邊地區,而李潔的軍隊則按照李潔的命令不斷的向周圍退卻,近一個小時后李潔都絕望了的時候,鋪滿了這一塊塌陷區域被系統命名為恐怖之痕的蟲子們終於停止了前進!這讓賭對了的李潔悄悄的鬆了口氣,但也只是一點,同時李潔憂慮的看向環形山地區的西北角,那裡有通向希利蘇斯地區的通道,希利蘇斯地區到底怎麼了!?為什麼蟲子們會在這裡出現!?這預示著什麼!?自己到底是不是要面臨滅頂之災了!?

不搞清這些問題李潔還那裡有心思睡覺,派人去試探希利蘇斯通道口的情況時,李潔就近去了臨海郡立刻給在希利蘇斯地區南風村的瑞雯公主寫了信件詢問消息。

寫完這封信李潔並沒有期盼瑞雯公主會立刻回信,大半夜的就算瑞雯公主只是個落難的公主,人家也沒可能爬起來立刻給自己回信,不過在凌晨近五點,瑞雯公主的回信還是在李潔的焦躁中出人意料的來了,李潔詫異的同時看了信也是無語的很,瑞雯公主在信件中表示希利蘇斯沒有任何事情生,李潔不必擔心她什麼,至於李潔在信中提到的蟲子也不用過於驚奇,安其拉雖然被封印,但是流落在外的蟲人也不是沒有,一隻蟲人只要給她時間就能繁育出不少的一個低級的蟲子群落來,消滅這些低級的蟲子和蟲洞里隱藏著的蟲人就可以了。

李潔拿著瑞雯公主的信件有些不知道該相信那個,但凌晨五點多,丹尼爾傳回信息,環形山至希利蘇斯的山路暢通無阻后,李潔身體立刻一僵:希利蘇斯肯定出事了!瑞雯公主沒道理騙自己,她這樣說只是安慰自己或者她根本就不知道,雖然她的父親是個暗夜精靈,但瑞雯公主在艾薩拉女王活著的時候都是跟著她母親艾薩拉女王的,瑞雯更多的被認為是高等精靈族的公主,而現在暗夜精靈族和高等精靈族關係還是很緊張,鎮守塞納里奧要塞的將軍可是個暗夜精靈,就算有什麼事情也不會去告訴瑞雯公主的!而現在,希利蘇斯地區道路通了標誌著已經開放了!這意味著什麼還有什麼不清楚的嗎!?

當晚李潔就帶人橫穿環形山地區,策馬趕往希利蘇斯地區,同時數千飛行生物和吸血鬼們被派出全面探索希利蘇斯地區! ?更新時間:2o13-o4-19

李潔可是沒吸血鬼飛的快,直到上午九點多趕到了連接環形山地區和希利蘇斯地區的勇士之墓時,希利蘇斯地區此時已經被大概探索了一半,中午李潔趕到南風村地區時,希利蘇斯地區除北端甲蟲之牆后被封印的大片地區外,其他地區已經基本探索完畢,看到的景象讓李潔觸目驚心並有些不知所措!

希利蘇斯地區除北部大片被封印的地方外,剩餘的廣大地區一半荒漠一半森林,精靈族歷經千年建造的塞納里奧要塞就坐落在希利蘇斯地區正中間,龐大的要塞群組成的塞納里奧要塞同樣一半位於荒漠一半位於森林中,這種奇特的景象本就讓人驚訝了,可李潔關注的不是這個,而是荒漠區域內讓李潔幾乎呆掉的情況,三個加起來面積過三千平方公里的巨大蟲巢已經在黃沙中顯露了出來,從空中看去,無數擁擠著的大蟲子衝出了地表正在忙忙碌碌的吐出口器中的粘液加固著它們的巢穴!無數帶著翅膀的大黃蜂般猙獰的蟲子衝天而起,遮蔽了一大片一大片的天空並依然在持續向外蔓延著!

看著蟲子們如此的威勢,李潔獃獃的站在南風村村口道路上有些愣,直到出來迎接的瑞雯公主輕柔的叫著他,直到第三聲李潔才回過神來,可是還是多少有些恍然。【無彈窗.】

瑞雯公主並沒有因為李潔的失禮和失態怪罪他,甚至看起來沒一點的異樣,親自前方帶路迎接李潔進了南風村,並因為時間的關係款待了李潔中飯。

瑞雯公主的侍女送上兩碟子不知名的果實,兩小盤看起來很精美的糕點和兩杯清水,這就是瑞雯公主款待李潔的午餐了,瑞雯公主淡薄慣了,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侍女退下后瑞雯公主就請李潔用餐,不過李潔只是心不在焉的點了點頭,其實還是在查看小地圖上的偵查結果。

瑞雯公主注意到了李潔的異常,李潔有些呆的被自己帶進來坐下后整個人看起來都有些憂慮和黯然!

這當然可以理解,據李潔所知,塞納里奧要塞歸屬於塞納里奧議會治下,塞納里奧議會是個中立組織,這是因為流沙之戰後精靈族還是有那麼點自知之明的,本身精靈族也是很受傷,兩條加起來讓精靈族知道了以他們自己的力量萬一在多少年後其拉蟲人再次崛起的話他們是擋不住的,由此才創建了塞納里奧議會,號召所有的種族來貢獻自己的力量,牛頭人族是最先響應塞納里奧議會召喚的種族,然後聯盟的其他三族和一小部分巨魔族也加入了其中,算的上是個大雜燴了,力量也不小,不過在其拉蟲人暫時沒威脅的時候,各種族軍隊誰都沒功夫常駐在希利蘇斯地區的,塞納里奧要塞只是有些正式加入了塞納里奧議會的精靈們和牛牛們不到六千人的軍隊和一些居民常駐在這裡,現在就算是有事了請其他各族軍隊來駐紮塞納里奧要塞各族又還能抽的出來多少士兵!?更甚者他們還願意來嗎!?如此規模的蟲潮絕不是瑞雯公主說的什麼零散的蟲人!其拉蟲人的亞基帝國顯然已經準備好了並打算不惜顯露實力的要和埃拉西亞大6上的各種族再次爭霸了!而就其拉蟲人現在顯露出來的實力看,別的不敢說,滅了悴不及防的塞納里奧要塞,在佔據環形山地區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並且自己看到蟲子們的空軍數量后李潔沒一點的想法了!

瑞雯公主靜靜的看著桌子對面的李潔,無雙的容顏上無喜無悲,過了一會看到李潔還在低著頭沉默后伸出素手給李潔倒了一杯甘露水,水聲讓李潔從自己的思緒中稍稍清醒過來,抬頭看了眼對面的瑞雯公主,瑞雯公主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李潔一樣的表情,也多少有些尷尬的笑笑,感謝了瑞雯公主后,這才抽出些注意力打量著瑞雯公主有些簡陋的客廳。

「什麼事情讓你如此的憂慮?」瑞雯公主人是最美麗的,聲音也同樣是,滿是溫柔的時候不乏一些磁性的吸引和嗲的意味。

「南風村地處希利蘇斯地區南部,此刻塞納里奧要塞可能都沒得到消息,所以你可能不知道,希利蘇斯地區出事了,蟲子們蜂擁而出,據我偵查得知現在最起碼就有過數十萬的蟲子了,並且它們的數量還在不斷增長……!」

瑞雯公主聞言素手一抖,端著的木製水杯砰然落在了桌面,水珠四濺,隨後瑞雯公主呆了好一會後立刻起身離開,出門焦急的吩咐人去塞納里奧要塞確認消息去了,返回后瑞雯公主有些失魂落魄並滿是哀愁了起來,也陪著李潔呆坐,李潔此來只是親自來試驗看看玩家能不能到達希利蘇斯地區的,並看看能不能從瑞雯公主這裡得到一些消息,但看起來是白來了一趟了,只是知道了玩家能到達希利蘇斯地區了,也大致上確定了蟲子肯定是要耀武揚威一把了,環形山到底會不會遭殃卻還是不知道,於是陪著瑞雯公主坐了老半天,詞不達意的安慰了瑞雯公主幾句后,黃昏時李潔就離開了,此時塞納里奧要塞還沒消息傳來,不過有消息了瑞雯公主肯定告知自己,轉身離去的李潔沒注意到瑞雯公主焦慮之下看著他的背影時那一絲的依賴以及有些不安的情緒……。

離開了希利蘇斯地區后,李潔當晚返回了火山城后包括火山城在內以及臨海郡和復興郡全面戒備,沒有城牆掩護的復興郡李潔要求墨菲斯做好緊急撤退的計劃,並在三地挖深井試探腳下是否有蟲巢,一夜幾乎沒睡的李潔在凌晨四點多接到了瑞雯公主的信件,這才能夠多少安心些的睡去。

瑞雯公主在信中表示,和塞納里奧要塞指揮官瑪爾利斯聯繫后,已經證實了安其拉的封印並無異常,詳細的勘察已經開始,但可以確定,被封印的安其拉中沒有高級蟲人脫逃出來,希利蘇斯地區顯露出來的三個巨大的蟲子巢穴也已經大致勘察過,其中沒有高級蟲人的蹤跡,觀察蟲子們的動向後也支持這個論調,智慧高的蟲人應該都被封印了,留在外面的只是幾隻最低級的幾乎只有本能的母蟲,這些母蟲應該是得到了命令潛藏在希利蘇斯地區和其周圍暗中展勢力,並且母蟲之間可能互相有感應,綜合情報得知,在環形山地區的蟲巢意外暴露后,母蟲們可能感應到已經無法在躲藏下去了,這才紛紛走出地面,但它們這樣做的目的只是為了母蟲自己的安全考慮的,地下的岩石蟲子們也無法穿透,展了這麼多年想來蟲子們的數量早就讓蟲巢擁擠不堪了,意外暴露無法隱藏后乾脆走出地面騰出空間讓母蟲生產更多的兵蟲就是母蟲的本意了,兵蟲們走出蟲巢也是無組織的只是散布在蟲巢洞口附近保衛蟲巢也證實了這一點,目前塞納里奧要塞已經向各種族出了通報,希望可以集結起來大軍衝進蟲巢,如果能找到母蟲並消滅掉也就不用擔心什麼了。

看完了這封信,一直提心弔膽的李潔這才能多少放心的疲憊的睡去了。

一月四號李潔上線后又去在白天審視了一次恐怖之痕,看著六十四五級的滿地的蟲子們還是心煩不已,儘管已經肯定了暫時這些蟲子是對自己沒什麼威脅的,並且環形山蟲子的規模至少表面上看起來那是遠遠比不上希利蘇斯地區三個蟲巢的,但李潔還是心裡不舒服,於是歪主意就出來了!

地下世界領主們練兵要不就是讓士兵去打仗,要不就是在訓練場花錢訓練士兵,這兩種辦法都消耗不小,可這些無組織並且無盡的蟲子在邊緣讓軍隊獵殺一些會怎麼樣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