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飛劍!千影!」

2020 年 11 月 15 日

噌!噌!噌!

長劍旋轉著,發出金鐵交鳴般的清脆響聲。隨後,一柄柄飛劍臨空,遠遠望去,密密麻麻,好似一條流龍。

「去!」辛格提食指中指一併,一柄柄飛劍吹響了進攻的號角,破空襲來!

重裝防禦!

墨達克毫不遲疑的下令道,堅盾木偶微微彎曲身子,一層金屬似的裝甲開始快速覆蓋,散發出油潤的光澤。

「重鎮之守!」

昂!

咚!

能量實化,堅盾木偶的大盾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域場,將墨達克與艾瑪牢牢守護在中央。

叮叮噹噹!

每一柄飛劍都附著了規則的意志,辛格提臉色陰沉的看著鐵烏龜似得堅盾木偶,顯得很是抓狂。 沉默寡言的堅盾木偶奉獻著自己,縱使飛劍穿梭如雨,也無法再前進一步。

「千影合一!飛閃劍!」辛格提怒吼一聲,閃耀著淡淡紅光的幻影飛劍層層疊疊,最終千分化一,大劍橫空於通道頂端,充斥著暴虐的氣息。

「影子木偶!」墨達克悄然解下又一個嬌小的木偶,伴隨著一陣黑光之後,那木偶消失了。

「疾!」辛格提向前狂奔著,頭頂懸著的大劍悶猛然墜落,紅光照耀著整片通道區域,映襯出一張張虛幻的猙獰面孔。

「重力強化!域場疊加!」墨達克毫不遲疑的下令道。

堅盾木偶忠實的執行著主人的命令,利用重力強化鞏固自身防禦位置,前方的大盾都像是憑空多出了十幾厘米厚度。

這是劍與盾最直接的對抗!

轟隆隆!

音若雷鳴炸響,幻影飛劍直直的刺入到大盾之中,蜘蛛網似的皸裂紋路不斷擴散。

咔咔!

堅盾木偶遭受到了巨大的攻擊,胸前的一塊附著鐵板深深凹陷下去。

「就是這樣!風暴之錘!風暴降臨!」辛格提乘勝追擊。左手的風暴之錘高高舉起,頓時一震電閃雷鳴,狂風呼嘯而來!

強勁的氣流吞沒了一切,一道道風刃環繞在了辛格提的身邊。此刻的辛格提更像是風暴之王!

「最大輪!疊心盾!」

噌!噌!

重生后成了我家大人的掌中花 金光猛然大作,看似陷入下風的堅盾木偶再次雄起,他散發出柔和的金光,大盾之上多出了一層又一層的金色防禦帶。

「就是現在!」墨達克突兀的咆哮一聲。

辛格提心中一咯噔,下意識的環視四周,突然發現右側閃過一道光芒。

強悍的戰鬥意識讓辛格提身子微微一扭,那道光便一下子劃過了其脖頸處的堅硬肌膚。

海賊世界的火影 噗嗤!

輕微的響聲飄來,細密的血珠開始凝聚,將辛格提的衣衫浸潤。

噌!

當他回頭之時,才發現角落裡一個身材矮小瘦削的黑衣木偶,他手中有兩把匕首,倒映著寒光,刀刃處的血液尚且溫熱。

「又一個!」辛格提一咬牙,這個木偶看起來一點都不比堅盾木偶差,兩個木偶所代表的職稱也各不相同。

可一個刺客型木偶加上一個肉盾型木偶所帶來的組合威力足以讓辛格提心中一緊,更別提那大塊頭後面還有兩個目標人物虎視眈眈了。

「古怪的職稱。」辛格提很快判斷出來墨達克詭異力量的來源,這絕非是根源,那麼剩下的除卻血脈就只能是職稱了。

「既然你們想玩,我就陪你們好好玩玩。」辛格提玩味一笑,他並不著急,自己的人已經在以最快的速度趕過來,相信五分鐘內就能到達現場。他現在要做的並不是擊敗墨達克兩人,而是拖延時間。這份工作對於辛格提來說可不要太簡單!

「帥妞,你先撤。」墨達克淡淡道。

「讓我先走?不走!」艾瑪一挑眉頭,英武的面孔上滿是怒氣。

「等一會人就來了,到時候一個都走不了。」墨達克眼睛提溜著,「至少我還有辦法脫身,你還是先走吧!」

艾瑪咬緊牙關,這種感覺讓她無力的同時也感到羞愧。明明是自己提議進入奴城的,沒想到最終卻要害了別人。

噠噠噠!噠噠噠!

輕微的腳步聲回蕩在通道口的後方,震動之感雖然不易察覺,但兩人又非庸手,自然心中有數。

「現在想走也走不了了。」艾瑪苦笑一聲,兩人後路這是被斷了呀。

「這麼快嗎?可惡!」墨達克將手放到了腰帶的最後一個木偶上,那木偶體型最小,帶著一層神秘的面紗。

啪嗒!

墨達克隨手將其扔到了地上,那木偶仿若活了過來,只消半會功夫便消失在了牆邊。

「往前突圍!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墨達克大吼一聲,吹響了反攻的號角。

躲藏在暗處的影子木偶再次被激活,他開始瘋狂的攻向辛格提,企圖給自己的主人製造一個逃脫的機會。

「掙扎吧!」辛格提手中戰錘再次舞動,風暴領域疊加!

這是一個偽領域,半徑範圍足有一百米,涵蓋了一整段的通道!

墨達克兩人遭受到了重要的考驗!他們想要逃命,就必須幹掉面前這頭攔路虎。

「給我···給我讓開···」艾瑪調動起全身的力量,試圖控制住風暴的侵襲。

但風暴的力量早已超出了她所能承受的範圍上限,控制徹底失敗!

「噗!」艾瑪吐出了一口鮮血,強行控制的下場便是身體的劇烈反制。

說到底,艾瑪只是被動的、單純的利用自己的天賦,而沒有進行系統的、更深層次的開發,使得控制力停留於最基礎的階段。

三星體術!暴風突襲!

辛格提眼前一亮,抓住了這個絕好的機會,手中的幻影飛劍再次變得虛幻起來。

「小心!」墨達克大喝一聲,然而下一秒,他遭受到了一重擊,眼前的場景頓時變黑,徹底暈死過去。

風暴瞬間消弭,地上只留下兩道昏死的身影,而在辛格提面前站著的則是兩名被黑衣包裹的男人。

「就是他們?」

「是的,大人。」辛格提畢恭畢敬道。 「好痛!」

當墨達克從黑暗中幽幽轉醒,只覺得腦殼的痛感如浪潮一般襲來,不停沖刷著他的神經。

他捂著腦袋慢慢掙扎著起身,努力睜大雙眼想要瞧清楚周圍的環境。

這是一片黑暗的空間,充斥著死寂與不安。墨達克心中一沉,回想起了昏死前的那一幕。

「該死的,竟然被人偷襲了。」他鬱悶道。

這是自己的警報裝置第幾次沒有發現人了?有空得升級一下了。

不得不說墨達克的心態還是挺好的,都成為了階下之囚,還想著升級裝置。

「帥妞?帥妞?你還在嗎?」墨達克迅速做出了判斷,這個地方應該是類似於牢獄的一個地方。

不過在他喊了十數聲后,背後才冷不丁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

「你在找她嗎?」

「誰!」墨達克目光轉而凌厲,這個陌生的聲音讓他的警惕心抬升到了最高點。

「別激動,和你一樣,只是被抓進來而已。」

黑暗之中,一身影緩緩現身。

啪!

墨達克瞥了一眼手指,上面的空間指環竟然還沒有被魔族拿走,見此他便直接掏出了照明燈,光亮瞬間驅散了部分黑暗。

此刻站在墨達克面前的是一名留著長鬍的中年男子,他饒有興趣的望著墨達克。艾瑪則是躺在一側,顯然還未從昏迷之中蘇醒。

「一起被抓進來?你是奴隸?」墨達克小心翼翼詢問道。

神級農場 「看來你還是對我很戒備呀。」中年男子隨意說道,直接扯開了衣服,露出胸前的一塊詭異圖案紋身。

那是代表奴隸的烙印,是任何一個種族,任何一個生物所恥辱的紋身!

「這是什麼地方?」墨達克神色稍緩,嘗試著問道。

「這裡?只是一個簡單的封印空間,封印寶盒聽過嗎?就是這玩意。」男子道。

「封印寶盒?」墨達克心中一沉。

封印寶盒是一種只有巴掌大小的正方體盒子,裡面由魔法規則構造成封印空間,可隨身攜帶,作用比同空間指環。但比空間指環更高級的是他還能關押活物,可以臨時充當一座移動牢獄。

封印寶盒屬於古代科技產物,只有在一些遺迹之中才遺留下部分,十分珍貴。

「看樣子你們不是奴城裡的人。」男子沉吟片刻后犀利問道,目光燃燒著一種不可名狀的火焰。

「我們是第一次來奴城,奴城已經被議會發現了。」墨達克迅速道,隨後雙眸緊盯著男子。

他之所以放出這樣一個重要的消息,就是為了判斷男子的身份,若是他屬於魔族一方,絕對會出現較為負面的情緒,而奴隸的話就不一樣。

全能名師系統 「已經知道了嗎?哎————」男子的表現讓墨達克迷茫了。

他既沒有高興,也沒有表現出應有的驚慌與陰沉,只是淡淡的嘆息了一聲,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不是好事嗎?」墨達克乘勝追擊。

「能被發現當然是好事,可奴城的局勢不是這麼算的,若是此處的空間節點被切斷,整個奴五城都會被流放入空間的迷失域中。」男子擔憂道,「屆時,奴城恐怕永遠也不會現世了。」

「我們都已經準備好了一切,然而···功虧一簣呀,真希望首領他們能夠力挽狂瀾。」男子的情緒迅速低落下來,雙腿一盤,直接坐到了地上。

「弗拉米爾?」墨達克試探道。

「這個小姑娘就是小丑的想要找的人吧。」男子淡笑著,「之前我也聽說過,是我們幫助她逃出去的,沒想到她又折返回來了,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就是他把你,哦,應該是你們帶進來的吧。」

「你···你怎麼知道的?」墨達克頗感意外。

「逃脫的路線不是這一條,你們走錯了路,說明應該是和同伴失散了。現在正是魔族大掃蕩時期,一般人是不可能隨意走動的。不過你們的選擇實在是太差勁了,現在被抓了,可什麼都沒有了。」男子雙臂自然垂落,微微瞥了一眼墨達克。

「大叔,你又是誰?」

「非常抱歉,忘記自我介紹了,我叫農,別熱都喜歡叫我老農。」中年男子笑道。

「你一點都不擔心嗎?」墨達克也跟著盤坐起來,他感覺這個男人很奇怪,都被抓了,還能保持如此淡定的模樣,他是不知道他們以後的遭遇嗎?魔族不可能輕易放過他們的!

「憂者自憂,憂之無用,還是想想怎麼逃出去吧。」男子伸了個懶腰,竟躺在了地上。

墨達克一頭黑線,這是想辦法的姿勢嗎?怎麼看都是大叔你想睡覺了吧!

「嗯!不管怎麼說,得試試!」墨達克放出了幾個傀儡木偶,想要探尋一下此處空間,看看有沒有地方能逃出去。

「別白費氣力了,該看的我也都看過了,這裡可是古代最頂尖的科技,沒有出路的!只有他們把你們釋放出來!」男子瞧著二郎腿,平躺在地上休憩道。

墨達克沒有接話,他還是固執的利用木偶將整個監牢翻了個底朝天。

這地方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最多關個百十人還是沒問題的。

誠如農所說,這個四面都是牆壁的地方根本沒有留任何鑽空子的地方,他的想法也只能宣告失敗了。 嘗試許久之後墨達克終於打算放棄了,他回頭再望向老農之時,心中一動。

「大叔,你這麼淡定,是不是有什麼辦法出去?」

「我能出去的話還能在這裡等著?」老農的聲音幽幽傳來。

墨達克撇撇嘴,出不去你還這麼淡定,信你才是有鬼。

「呵呵,你不信?」老農翻身盤坐,嘴角上揚到了極致,抬起頭,這才露出那雙燃燒著火焰的眸子。

這時的墨達克才發現,這個男人的雙眸早就消失了,空洞深邃!而那燃燒的火焰更像是一種折磨,刑罰后的產物。

「大叔你···」

「我的眼睛很奇怪?」老農淡淡道,「這不奇怪,作為一名奴隸,在奴城受到什麼樣的折磨都是合理的,這只是那些傢伙玩樂之後留下的產物罷了。我還算是幸運的,只是失去了一雙眸子。不過無時無刻不在承受著火焰的灼燒,這倒是讓我頭疼一點。」

「傷害我也是要付出代價的,那些傢伙啊,最終還是被我幹掉了,嘻嘻。」老農咧嘴一笑,這笑容很是猙獰。

墨達克沉默著,他雖然也在地下世界中見過許多黑暗醜陋甚至是血腥的一面,卻還是無法形象奴城之中的齷齪。

「知道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嗎?僅僅只是好玩,他們想要看看炎魔神的火焰能否取代一個人的雙眼,或者從雙眼延伸,讓一個人徹底被燒為灰燼。」

「炎魔神的火焰嗎?」墨達克呢喃著。

炎魔神是魔族之中高等惡魔炎魔一族的異變種,炎魔神的實力比高等惡魔還要強大。他們的火焰因為異變產生了各種各樣的效果,同時他們組成的炎魔神小分隊也讓愛爾蘭若很是頭疼。

「我是一名體術師,我的體術技巧還不賴,但我最自豪的則是我們的心眼!我雖然看不見,但我能感知到很多東西的存在,這是我的天賦,也是我的努力。」

老農的身子忽然騰升起來,墨達克忽然感覺背後彷彿有一隻眼睛在盯著他看,令他感到毛骨悚然。

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切盡在老農掌握,他的弱點,他的能力,他的一切,毫無秘密可言。

心眼之真實領域!

老農的修鍊不靠根源,不靠特殊職稱,不靠兵術,也不靠魔法,只是純粹的體術,練至極深的體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