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燁將襯衫上的精緻袖扣解開,將袖口挽到小臂:「有什麼其他需要我幫忙的嗎?」

2020 年 11 月 14 日

傅芊芊想著用午餐的時間已經快到了,有人幫忙的話,速度會更快,便指著旁邊水池裡的菜:「你把那裡的菜都洗了。」

想到以前裴燁曾經干過的豐功偉績,傅芊芊特地交待:「小青菜只要把黃葉去掉,清洗乾淨,西紅柿把蒂去掉就行,至於四季豆,要掐頭撕背線,可以嗎?」

裴燁:「……」

傅芊芊這是有多不相信他呀。

雖然他過去是不太懂這些,而且,在有一次他進廚房的時候鬧了笑話,可那都是他小時候的事了,但是傅芊芊從老太太他們那裡聽到這些之後,就認為他是個只吃個豬肉沒見過豬跑的公子哥,什麼事情都不懂。

現在都那麼多年過去了,他怎麼可能還只停留在那個時候沒有一點兒進步呢?

對上傅芊芊詢問的眸子,他頗為無耐的點頭:「知道了!」

聽到了裴燁的回答,傅芊芊方滿意的繼續她手中的動作。

不一會兒,裴燁把洗好的東西,放在傅芊芊面前邀功:「裴太太來檢查一下,這些是不是過關?」

傅芊芊當真很仔細的看了一眼,確定裴燁並沒有故意將菜弄壞,小青菜不僅洗乾淨了,還把葉子一片一片的摘下來碼整齊放在那裡。

傅芊芊毫不吝嗇的點頭稱讚:「還不錯。」

「還有其他需要我做的?」

傅芊芊指著旁邊一個水桶中活蹦亂跳的野生石斑魚:「那你就殺魚吧!」

裴燁:「……」

看裴燁面無表情的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傅芊芊疑惑的看著他。

「你怎麼了?不是讓你殺魚嗎?」

裴燁面色略有些尷尬。

「芊芊啊。」

「嗯?」

「雖然你老公很多事情都會,幾乎是全能,但是……」

「但是什麼?」

「殺魚我是真不會!」他從小就不喜歡那種像蚯蚓一樣扭來扭去的物體。

傅芊芊:「……」 傅芊芊和裴燁倆人大眼瞪小眼。

末了,傅芊芊說:「我也不會!」

倆人:「……」

倆人都不會,那還做什麼魚嘛。

傅芊芊直接掏出手機:「喂,你會殺魚嗎?」

對方不知道說了什麼,接下來,傅芊芊報了裴園的地址,便把電話給掛了。

等傅芊芊掛斷電話之後,裴燁好奇的問了一句:「芊芊,你給誰打了電話?」

「哦,J區的一名黑鷹突擊隊成員,聽說,他的廚藝很好,讓他來給我們殺魚。」

裴燁:「……」

就為了殺條魚,特地把人從家裡叫過來,而且,對方還是黑鷹突擊隊成員,這是不是太大材小用了?

「呃,芊芊,如果你真的想吃魚,我可以直接打電話讓人送一條做好的!」

「不用,我們魚有現成的,不能浪費,更何況,他家離這裡不遠,很快的。」

裴燁:「……」

傅芊芊說對方很快,結果,真的很快,十來分鐘后,一輛J用黑色直升機停在了裴園的建筑前。

那架直升機上黑鷹突擊隊的標誌很明顯,飛行員又是黑鷹突擊隊的成員,裴家護衛隊的人一眼就認了出來,所以,他們並沒有因此戒備,只以為是傅芊芊讓黑鷹突擊隊成員緊急送什麼過來的吧?還特地叫了直升機過來。

但是,下一秒就看到黑鷹突擊隊成員個個全副武裝的從直升機上下來,然後神情緊張的朝裴園的別墅內走去,讓裴家護衛隊成員一個個愣住了。

他們這副樣子,明顯是別墅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嚴律立刻帶人走到吳名身側:「吳副隊長,發生什麼事了?」

吳名亦是一頭霧水:「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就是我們隊的胖子,說隊長給他打電話,說是讓他來殺魚,覺得事情不對勁,我們擔心隊長的安危,所以,就過來了。」

嚴律:「……」

一聽說傅芊芊可能有危險,他也緊張了起來,馬上傳令下去,讓裴家護衛隊的所有人跟著一起戒備。

然後,黑鷹突擊隊和裴家護衛隊的所有人配合十分默契的從別墅的四處突襲闖了進去,每走一步都十分警惕。

因為別墅沒有一個傭人,所以,他們一路上暢通無阻。

末了,從大門和大廳處窗子闖進別墅內的黑鷹突擊隊和裴家護衛隊成員,耳尖的聽到廚房裡有動靜,便齊齊舉著手裡的武器朝廚房處走去。

當嚴律走到廚房外,準備往前進時,驟然一隻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將他一下子扯了進去。

「怎麼是你?」裴燁奇怪的看了一眼嚴律。

本來,他聽到了廚房外面有動靜,以為是傅芊芊叫的人來了,對方卻一直在門外面躊躇不進來,所以,他乾脆直接一把握住了對方的手腕,把他給扯了進來。

「少,少爺!」嚴律有些結結巴巴的喊著:「您怎麼在這裡,您沒事吧?」

裴燁皺眉:「我能有什麼事?」

嚴律:「……」

待他稍稍回過神來,仔細的打量了一眼廚房內的事情,突然覺得事情有點不太對勁,眼前的畫面也與想象中的不一樣。

現場,不該是傅芊芊和裴燁兩個人小心翼翼躲起來,或是被綁住等著他們來解救的樣子嗎?

大婚向晚 眼前的他們兩個人,不但不需要他們來解救,而且,他們的狀態非常好,甚至……

他又瞥了一眼傅芊芊身上可愛的圍裙,以及幾乎只是掛在脖子上,斜斜垮垮的圍裙,再加上裴燁的手裡還捏著一把芹菜,這怎麼看怎麼像是他們兩個在做菜,並不像是出現了什麼危險。

嚴律還沒來得及反應,隨後跟過來的兩名黑鷹突擊隊隊員也跟了進來,倆人舉著手裡的Q,直接對準了傅芊芊和裴燁倆人:「不許動!」

傅芊芊和裴燁:「……」

現場誰都沒有開口,一股寂靜的尷尬氣息在整個廚房裡流竄著。

而那兩名黑鷹突擊隊隊員也因為愣住,手裡的Q也沒有及時收回去。

這時,吳名也及時趕到,咋咋乎乎的喊著:「怎麼回事?捉到恐怖分子了嗎?」

當看到站在廚房裡的傅芊芊和裴燁:「咦,隊長還有隊長的男人,你們兩個沒事兒啊。」

看著全副武裝的自己手下,傅芊芊的臉有點黑。

「吳名,我想,你該解釋一下,你們這是怎麼一回事?」

吳名:「……呃,我們,我們這是來救隊長還有隊長的男人你們倆的呀,對了,歹徒呢?」

傅芊芊似笑非笑:「你覺得,以我的能力,能有什麼歹徒能束縛得住我?」

「這可不一定啊,誰知道這個世界上,是不是有比您更厲害的人。」

「那你覺得,如果這個世界上有比我更厲害的人出現,你們出現來救我,不是上門來送死?」

吳名摸了摸耳朵,尷尬一笑。

「那……那個,隊長啊,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是胖子,胖子他說你和裴總兩個人有危險,所以,我們就趕緊著過來了,就怕您有個三長兩短。」一眼看到了『胖子』,吳名一把將人給抓了過來:「胖子,你說,是不是你說隊長有危險,所以,讓我們儘快趕到裴園來營救的?」

看著面前正在做飯的裴燁和傅芊芊,『胖子』臉皺的都快變形了。

怎麼會這樣呢?

隊長給他打電話讓他過來殺魚,這樣明顯不太合常理的行為,難道不是另一番的求救信號嗎?

可看眼前的情形,似乎……真的只是叫他來殺魚。

面對隊長的質疑和隊友們幾乎殺人的目光,他的脖子縮了縮。

「呃,我……那個隊長給我打電話,說讓我過來殺魚,我不……不知道是真的讓我殺魚,我以為,隊長遇到了什麼危險,讓我們緊急趕過來,所以……所以,我不是故意的!」『胖子』解釋著。

緊接著,黑鷹突擊隊的成員便把『胖子』給圍了起來,不一會兒,『胖子』的嘴裡便不停的發出一陣陣的哀嚎聲。

傅芊芊適時開口:「打的時候,手別傷著,一會兒還要殺魚用!」 傅芊芊的話落之後,『胖子』哀嚎的聲音更大了幾分。

『胖子』:「隊長,不只手,臉也不能打啊,臉被打腫了,眼睛看不到魚怎麼殺魚?還有,腰和肚子也不能打,我站不起來怎麼殺魚?啊啊啊!」

慘叫聲在廚房外面不絕於耳。

等到結束的時候,『胖子』一張臉幾乎被打成了豬頭,雙眼哀怨的看了一眼站在旁邊的傅芊芊等人,利索的處理著手裡的魚。

他在處理魚的時候,身體感覺不到任何不適,可是,只要稍稍轉換一下姿勢,身體就痛的好像散架了般。

不得不說,他的那些同撩們下手也忒狠了點。

因為都是J人,受過專業的訓練,知道哪裡打了會疼但是又不會致命,像這種皮外傷,休息一晚上,明天就能沒事,繼續上戰場拼殺。

太過分了,他們把他打成這個了,他還得苦逼哈哈的在這裡殺魚,他真是太慘了。

其實,這件事也不能全怪他呀,誰讓傅芊芊在打電話的時候不說清楚,導致他臆想太多,以為傅芊芊要出意外,才會緊張的讓大家一起過來救人,誰知道看到的會是傅芊芊和裴燁兩個人在廚房裡一起膩歪。

新婚難眠,總裁意猶味盡 人沒救成也就罷了,他還輪為漁夫在這裡殺魚,而且,還是被無數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殺魚。

殺到一半,他有點受不了了:「你們能背過身去,不要看我嗎?」

艾瑪,他們這麼多要盯著他,他對魚開膛破肚都下不去手了。

「你殺你的魚,我們盯我們的!」吳名說。

「可是你們盯的老子殺不下去了呀!」

吳名:「你給敵人開膛破肚的時候都下得去手,怎麼對一條魚就下不去手了?要我說,你到底會不會殺魚?你以前說你廚藝絕佳,這都是吹噓的吧?」

『胖子』:「吳名你這個單身狗,你一天不損我兩句,心裡不痛快是不是?」

「握草,我單身狗怎麼了?我單身我快樂!而且,我憑實力單身,你憑什麼對我人身攻擊!」

在場的眾人:「……」

嗯,確實是憑實力單身。

不過,他憑實力單身他還驕傲上了?還第一次看到這種人。

「是是是,你厲害,給你點兩個贊,但是,拜託你們不要睜著我了好不好?你們不在的時候,我怎麼殺都行,但我對別人盯著我做事有陰影。」

「就這麼點破事,你還陰影上了,你說你陰影,老子還非要站在這裡瞅著了。」

『胖子』:「……」

最終,在傅芊芊等黑鷹突擊隊及裴燁領導的裴家護衛隊的眾目睽睽之下,『胖子』艱難的把魚給殺好了。

殺完魚之後,『胖子』哭喪著一張臉:「我以後再也不會說我的廚藝好了。」

這年頭,一句話也不能說了。

以前只是想誇口,誰知道今天會因為那句話受到這樣的待遇,簡直是身心受創啊。

在『胖子』把魚殺好后,裴家護衛隊的人便撤了,至於黑鷹突擊隊的人,被裴燁邀請在裴家吃午餐,他們慣了與傅芊芊在一起用餐的日子,當聽到裴燁客氣邀請他們留在裴園用餐之後,一個個居然當真留了下來。

當裴燁看到吳名等人都已經走到門口了,在聽到他客氣邀請他們留下來吃午餐之後,一個個全都欣然答應,然後往回走進了大廳里。

看到這一幕,裴燁當時真想拿個掃帚把他們全部都趕出門。

但是,他們都是傅芊芊手下的人,而且,開口邀請他們的人確實是自己,趕人是絕對不行的。

他深切的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客氣的問了那麼一句,導致自己受罪。

明明該是他和傅芊芊兩個人在一起來個雙人甜蜜午餐,結果,這午餐一下子就多了這麼多電燈泡,還是一個比一個更加不自覺的大男人。

因為傅芊芊是他們隊長,平時大家有東西分享慣了,到了裴園之後,他們直接向裴燁問了一樓裴園的結構,便一個個脫下了身上的裝備,該喝水的去開水間,該去洗手間的去洗手間,該在裴園裡參觀的參觀。

看到人突然都進來的時候,傅芊芊還詫異的朝裴燁問了一句。

「他們不是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裴燁:「……」

他現在想給自己的嘴巴抽一巴掌,都是這張臭嘴。

裴燁嘆了口氣:「如果我說,是我邀請他們留下來的,你信嗎?」

傅芊芊:「……」

「呃,這菜不夠啊。」

裴燁:「這些菜,我們兩個吃,至於其他人,我剛剛已經給酒店那邊打電話,一會兒酒店會派人送餐過來。」

傅芊芊鬆了口氣:「那就好。」

裴燁有些哀怨的看著傅芊芊。

傅芊芊看著裴燁如同小哈巴狗求愛撫時的評模樣,下意識的抬手摸了摸他的頭。

因為她的這一摸頭,裴燁的情緒恢復了不少。

結果,傅芊芊下一句話,又將他的好情緒重新打散:「不過,你怎麼會突然邀請他們留下來用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