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2020 年 11 月 14 日

突然,有一道身形詭異的出現在周洛身後,一拳砸穿周洛的身體,那拳頭從周洛的胸膛處破出。 周洛的身軀一顫,俏臉蒼白,低頭望著洞穿她胸膛的拳頭,這拳頭蘊含強烈的殺戮力量,殺戮力量摧毀著她的生機。

周洛想要回頭看看,是誰偷襲了她,頭還沒轉過去,生機已經耗盡。

前方。

林溪重創了帝子周風,周風渾身顫抖,猛然暴涌可怕的力量震退林溪,隨後極速退後。

周風看到自己的妹妹被林塵偷襲至死,眼神暴涌強烈的仇恨。

「啊…我殺了你!」周風仰天怒號,燃燒血脈力量,踏出一步,殺向林塵。

林塵淡漠的使出吞天訣,狂暴的吸力將周風瞬間吸了過來,周風的力量轟出時,雖沒入進了林塵的體內,但並沒讓林塵受傷。

「死!」林塵拳頭猛然探出,直擊周風心臟,將周風心臟擊的震蕩!

哧啦!

忽然,一道鋒利的力量劃過周風的脖頸,周風的頭顱直接高高跳起。

「哥…」林溪的倩影至,望著林塵。

林塵輕點頭,隨後吞噬著周風跟周洛的修為,吞噬后,林塵的修為再次攀升,直接達到了三星武尊境界。

砰砰!

林塵抬手,恐怖的力量包裹周風跟周洛,將兩人的身軀硬生生碾碎成了一堆血霧。

「沒事吧?」林塵望著林溪,關心問道。

「沒事。」林溪搖頭說道。

「嗯。」林塵點頭,問道:「你看到傾月沒?」

「沒有。」林溪搖頭道。

林塵皺眉,希望夏傾月沒事吧。

「你找到黑色珠子沒?」林塵問道。

「兩個。」林溪攤出手,兩個很大的黑色珠子懸浮在面前。

「我一個。」林塵笑道。

「繼續去找。」林溪說道。

「嗯。」林塵點頭,兩人去尋找黑色珠子,一邊尋找夏傾月的身形。

如今安全區越來越小。

也更容易遇到別的帝子帝女。

「前面有東西墜落。」林溪指著南邊天際說道。

林塵目光望去,眉頭微挑,這天際掉落的不是黑色珠子,是一張黃皮紙。

讀心皇后,寵妻萬萬歲 黃皮紙被淡色光芒籠罩。

「等黃皮紙掉落吧。」林塵說道。

「嗯嗯。」林溪。

林塵警惕的望著周圍,防止有人。

過了片刻,黃皮紙掉落在地,那股能量才消失不見,林塵將黃皮紙拿了過來,看到黃皮紙上標緻著獨特空間的地圖。

一共分三十六塊區域,林塵按照自己所處地域的地形,得知這裡是英雄嶺區域。

亂流風暴肆掠,要不了多久就會席捲英雄嶺,亂流風暴是以圓形收縮。

林塵按照地圖的尺寸,精準知道了周圍哪些地域已經被亂流風暴席捲,哪些區域還是安全區。

「若是這麼算的話,還有二十六個安全區域。」林塵皺眉,這二十六個安全區域分佈很大,即便他現在是武尊,想走遍這二十六個區域,至少需要七天時間。

而這七天時間裡,夏傾月可能會到處溜達,想找到夏傾月完全看運氣,除非有人發現夏傾月,知道夏傾月所在的蹤跡。

「走。」林塵跟林溪在英雄嶺待著,英雄嶺是整個安全地域最高的山頭,山頭直立於雲霄間。

「這樣等到什麼時候才能等到黑色珠子?」林溪皺眉說道。

原本以為黑色珠子有很多,結果黑色珠子都是隨機從天際墜落,根本不知道黑色珠子會從哪個具體位置墜落。

「不急,這種環境下,別的帝子帝女會搶別人的黑色珠子,我們也可以搶。」

林塵說道。

「嗯。」林溪點頭。

這種搶人家收穫的感覺,好像挺爽。

「我倆埋伏起來。」林塵將自己跟林溪沒入進英雄嶺的石岩里,用黑暗領域遮掩兩人的氣息。

這樣就沒人能發現他們了,除非那個人的境界高,而且還擁有光屬性的領域。

不過…武尊境界的帝子帝女,還沒人能領悟出光屬性領域力量,所以,無人能發現兩人。

在石岩里。

元嘉草草by未晏齋 林塵跟林溪緊緊靠在一起。

林塵聞著林溪身上散發著的清香,尤其是塑造了純陰之體,舉手投足間散發的魅惑力量,忍不住心裡有了漣漪。

林溪心思玲瓏,觀察入微,立即察覺林塵的反應,林溪盯著林塵看了好一會兒,挑眉道:「這裡不合適吧。」

「嗯。」林塵扭過頭,心虛。

林溪笑笑沒說什麼。

沒過多久。

有兩道身形各自從南北方向飛掠,兩人見面,佇立在英雄嶺上。

林塵跟林溪知道這兩人。

一個是孫族的帝子孫軒,一個是劍族的帝女劍寸欣。

「軒哥。」劍寸心整理著孫軒的衣袍。

孫軒摟著劍寸心的細腰,一股男子氣息湧向劍寸心,劍寸心芳心亂顫。

「寸心,劍族是打算讓劍罡得到帝宮么?」孫軒柔聲問道。

「嗯。」劍寸心無奈道:「我畢竟是女兒身,父親要讓哥哥得帝宮證帝,我在這空間主要是收集黑色珠子,然後都給哥哥。」

「孫族只有我一個帝子,我也想證帝,可是憑我一人的力量,太難!」孫軒搖頭,頹然道。

劍寸心面露糾結之色,這時孫軒緊握著劍寸心兩旁的肩膀,柔聲道:「寸心,能將你收集的黑色珠子都給我嗎。」

「我…」劍寸心越發糾結,不知道該怎麼辦。

「若是我證帝,我就娶你!」孫軒保證道。

劍寸心渾身一顫,隨後苦笑搖頭:「爹爹已經將我許配給了周風,我們不可能了…」

「我們聯手殺了周風!」孫軒目露寒光,沉聲道。

「殺…」劍寸心愣了一下,殺帝子?

「你不想跟我在一起嗎?若是你想,就跟我一起殺了周風,你再給我黑色珠子,等我得到帝宮,我立即讓父親去你家提親。」孫軒沉聲說道。

「好..若是看到的話…就殺了。」劍寸心糾結了好一會兒,咬牙說道。

孫軒露出笑容,問道:「你有幾顆黑色珠子?」

「我…」劍寸心支支吾吾的,好像不想說。

孫軒溫暖笑著,隨手一揮,布置了隔絕屏障,然後解開劍寸心的衣衫。

「這裡不行…」劍寸行俏臉通紅,將孫軒的手拍了回去。

「天為被,地為床,沒什麼不行的。」

哧啦!

孫軒撕碎了衣衫。 兩人就處於石岩旁。

林塵跟林溪面露古怪之色的對視一眼,這是要親眼目睹一場活宮?

林溪聽著昂揚的聲音,心中煩躁,身體忍不住生起了異樣的感覺。

今年才二十,何時見過這樣的陣仗?

林塵密語傳音道:「別看了,臟眼睛。」

「就看。」林溪回應道,心裡也很好奇,不由盯著看著。

林塵無語,這要是讓孫軒跟劍寸心知道,怕是會被氣死吧?

林塵看的出來,這孫軒不是什麼好東西,言語間都在利用劍寸心,想得到劍寸心的黑色珠子。

片刻后,就在劍寸心達到巔峰,忘我時,那一刻正是心神最鬆懈的時候。

孫軒的眼神閃過了一絲殺意,握著劍寸心的喉嚨猛然用力,咔嚓一聲,劍寸心雙眸一瞪,眼睛不可置信的注視孫軒。

為什麼!為什麼要殺她!

這是劍寸心的第一個念頭,念頭消亡,已經沒有了氣息。

林溪看到這一幕,眼神畢露殺機!

轟!

林溪猛然從石岩里掠出,恐怖的力量震蕩,澎湃的轟向孫軒!

孫軒大驚失色,竟然有人埋伏!

他連忙還擊,但還是晚了一步,直接被狂暴的力量轟的狂噴口鮮血。

林塵見機,身形爆閃,凝拳,絕對力量化作掌力,猛然拍中孫軒的頭顱,孫軒的頭顱瞬間暴碎!

吞!

林塵吞噬著孫軒的修為,吞噬完后,看了一眼已經死透了的劍寸心,心中搖頭,人已經死了,不能浪費,做出最後的貢獻吧。

林塵吞噬了劍寸心的特殊體質跟修為,林塵的境界達到了三星巔峰,僅差一點就能夠衝擊四星武尊。

砰砰!

林塵拂袖一揮,劍寸心跟孫軒的屍體化成了虛無。

林溪輕嘆道:「沒想到孫軒會突然對劍寸心動手,不然我們還能救下劍寸心。」

「人已經死了。」林塵搖頭,將劍寸心跟孫軒的儲物戒指強行打開,發現孫軒有一顆黑色珠子,劍寸心有三顆黑色珠子。

林塵拿出兩顆給林溪,自己留兩顆。

「走吧,亂流風暴過來了。」林塵說道,亂流風暴估計會在半個時辰內完全覆蓋英雄嶺,這裡已經不適合再隱藏。

「嗯。」林溪。

林塵看了看得到的地圖,英雄嶺北邊的安全區域叫苦水鎮。

林塵帶著林溪極速掠去,足足掠了大半天的時間,終於抵達了苦水鎮。

苦水鎮是個很大的區域,這個區域里有不少兩層樓跟一層樓的房子,大部分都佇立在水裡,被水淹沒了一半。

林塵帶林溪隱藏在其中一個樓里,樓里有軟席跟卧榻,還有喝的東西,竟然連鍋都有。

林塵挑眉,諸帝共同開造的空間竟然是這個樣子的?

好奇怪的感覺。

「呼…歇歇…」林溪躺在床上輕吐口蘭香氣,高挑曲線完美的身姿畢露無疑,飽滿的酥胸很挺。

林塵望著林溪此時的樣子,心裡一陣躁動,已經成過親了,應該能隨便碰了吧?

林塵靠了過去,輕捋著林溪的秀髮,眼睛打量著林溪的俏臉,這是第一次仔細的打量,俏臉的五官無比精緻,組合在一起無比的完美。

「妹妹。」林塵輕叫道。

「幹嘛?」林溪望著林塵。

林塵的手攀上了林溪的腰間,將林溪的腰帶緩緩解開。

林溪俏臉緋紅,知道要發生什麼,不禁將眼睛閉上,沒想到第一次會在這裡。

得到林溪的默許,林塵更加大膽了起來。



快穿當炮灰拿到主角劇本 許久。

天色已黑。

武尊的體質遠超常人,恢復的速度也很快。

第二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