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正好站在過山車前,聽著上面驚心動魄的叫聲,夏淵也有些心動,雖然問題沒有得到回答,但是也不急於這一時,回家後有的是時間逼問。

2020 年 11 月 14 日

「那就它吧。」夏淵矜持的點頭。

———————————————

「啊~」

夏淵:「……」

葉靈:「……」

在前後都是尖叫聲中,夏淵何葉靈卻是全然的面無表情。

「好無聊。」夏淵手稱著腦袋,表情是全然的百無聊奈。

邪王輕點愛:梟寵醫妃 葉靈:「……」

「煩人。」葉靈到嘴邊的話被突如其來的監視給打斷了。

「你仇人?」夏淵也發現了,臉上的戾氣頓時浮現。

葉靈鎖定附近監視的人,立刻認出了這是天使協會的人,「天使協會的,來殺你的。」

葉靈說的平淡,但是心中卻是起了殺氣。

「殺我?」夏淵語氣玩味,立刻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朕倒是要看看他們有什麼本事來殺朕!」

將危險扼殺在搖籃里可是他最喜歡做的事,但是他們似乎沒學到一點。

那就是有些潛在的危險是可以被拉到己方的,而且有的人是他們完全不能惹的。

「菱寧。」葉靈在心中呼喚道。

不過是一秒鐘的時間,葉靈就收到了菱寧的回答,「天師協會的人分成了兩派,一派想要拉攏夏淵,一派想要除掉夏淵,幾個主戰派在遠處施法對付夏淵,弟子在近處埋伏。」

接下來不用菱寧說葉靈也知道那些人打的什麼主意了。

「毀了……」葉靈剛說完,又改口,「不,等他們施法,將那些都反噬到他們自己身上。」

「是。」

與菱寧交流完後過山車也快了到終點了。

葉靈:「下個項目你想玩什麼?」

夏淵認真的思考了會,指著跳樓機說道,「那個吧,看著還算有趣。」

兩人當即去玩了跳樓機,完全滅有吧有人暗殺這件事放在心上,夏淵甚至還有點期待。

就在兩人蹦極之時,一處隱秘的房間里三個正盤膝而坐的中老年人突然猛地噴了一口血。

「是誰?」 假戲婚寵 其中一人掙扎的站起來,滿臉的憤恨。

另外兩人的表情也是猙獰至極,更是憤恨至極,還有恐慌。

筋脈斷,一身的修為盡數毀了,怎麼能不憤恨,怎麼能不恐慌呢。

但是他們確實連兇手的影子都看不到,完全毫無所查。

「是那個皇帝,一定是他,我們剛出手就遭到了反噬,肯定是他!」 一直到到家裡,夏淵都沒有等到他期待的暗殺,還有些許的失望。

「不是說要殺我嗎?怎麼我都道家了還沒有動手,這一路上我給了他們很多機會的啊。」

葉靈還沒有見到過這麼期待被暗殺的人,一時間都不知道該用什麼情緒來反應。

「行了,安生點不好嗎。」

菱寧藐視的看著得了便宜還賣乖的人,感情他處理那些人還處理錯,如果不是主人,他才不會幫忙呢。

而另一邊的天師協會,那幾個天師隱瞞了是他們先對夏淵出手的事實,誣告夏淵無故傷天師。

「當真是他無故傷你們?」子觀真人嚴厲的看著那幾個人,這幾人都是主張除掉夏淵的人,如今他們負傷還真說不好是主動還是反擊的。

那幾人也知道事實如何根本掩蓋不了多久,但是他們的主要目的是讓天師協會的人給他們報仇。

「不管如何他們廢了我們的修為,斷了我們修鍊的路不假,這是赤裸裸的打天師協會的臉,這個仇不報日後他人如何看我們天師協會。」

這話一出果不其然,本來好些事不關己的人都表現出了要出手的想法。

「荒唐!」子觀真人驟然怒斥,「主動招惹人家還技不如人本就已經夠丟人了,現在我們再出手,不管是輸是贏,堂堂天師連道義都不講,都沒個好名聲。」

「不過一隻十惡不赦惡鬼,需要講什麼道義!除掉他才是我們該做的,這是天師的職責,為此我們義不容辭!」

見不少人都贊同這話,子觀說不出是失望多些還是悲哀多些。

他明白,這些人並不是因為降妖除魔的正義感而這般想要去除掉那才出來,安分守己的厲鬼,而是因為那厲鬼廢了他們,踐踏了天師的所謂尊嚴。

更因為除掉那厲鬼會給他們帶來的無限的虛榮心。

「啪!啪!」正在這時兩道鼓掌聲從門口傳來,一個窈窕的少女慢慢走進來,身邊還跟著一隻兔子。

「當真是振奮人心的發言,聽得吾都甚是心動。」

「你是誰?」

一眾人如臨大敵。

「葉靈。將你們口中十惡不赦的惡鬼帶出來的人。」

一眾人的臉色瞬間就變了,特別的難看。

「你身為人怎可去幫那惡鬼……啊!」

「聒噪!」

隨著葉靈的話,剛剛還義正言辭的人頓時捂住嘴,鮮血從指縫裡流出來。

「弱便是,恐懼強者便是恐懼強者,因為恐懼而要除掉強者也不過是人性中醜陋的本源,說得那般冠冕堂皇作甚。」

葉靈的話無疑是在這裡眾人的臉上打了一記響亮的耳光,當真是讓人又氣又惱,但是葉靈神秘莫測的實力卻讓眾人忌憚的不敢再莽撞。

葉靈在眾人的警惕中走到了子觀真人的面前。

「你要做什麼?」甘良擋在葉靈的面前,明顯是害怕的,但是也強硬的不退後一步,將他師傅擋得嚴嚴實實的。

「莫要無禮。」子觀真人將徒弟拉到一旁.

「這裡到還有一個明白人。」葉靈看著子觀真人,雖然語氣和表情都非常的清冷,但說出的話卻很是諷刺,「如今的天師界便是這般的墮落了么?」

子觀真人成功的被這句話噎住了,哪怕這是事實,但是被人這麼明確的說出來還是非常讓人羞愧的。

「小姐倒是耿直。」子觀真人依舊保持心平氣和,「天師協會做出的事我們必定會賠罪,不知小姐有何要求。」

一孕雙寶:總裁爹地好歡喜 哪怕是知道子觀真人一貫不贊同他們的做法,但也沒想要會這般輕易的就低頭道歉了。

「你看著便好,切莫求情了。」葉靈眼中泛著冷光看著那些想要發表意見的人。

「得罪了吾,吾必定會親自討教一番。」

葉靈的這番姿態讓那些對子觀真人態度有意見的人統統憋住了,死亡的陰影籠罩在他們的頭上。

終究是昔日的同伴,子觀真人無法真的徹底放著這些人不管,「小姐……」

「吾說了,切莫求情。」

才說出去的話被冷冷的堵了回來,子觀真人知道哦啊若是繼續求情,連他也逃不過,最終還是閉上了眼睛。

終究是他們自己做的孽,天師協會裡的這些老人早就不負初心了,常年的尊崇讓他們越發的自大,無法無天氣力啊,而這一次卻是踢到了鐵板,誰也惹不起的鐵板。

慘叫聲縈繞在耳邊,子觀真人控制自己不睜開眼睛,好似這樣這一切就都不存在,他知道這不過是他在自欺欺人罷了,但是他也只能這樣。

甘良卻是看不下去,想要阻止葉靈,但才動作就被他師父按下了,「師父……」

「這是命。」子觀真人的眼睛並沒有睜開,聲音透露著無盡的疲憊,無奈,「躲不過去的。」

甘良頓時想起師父最近兩年的狀態,開始時突然對協會異常的嚴格,但是漸漸的卻是開始不管事了,處於半退隱的狀態了,而且他常常見到師父嘆氣,那種無奈,悲哀的嘆氣,現在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呢。

師父早就算到了今天,想要挽救,但是卻沒有效果,最終失望的不管事了。

為了大王的斗羅歷險 看著受罪的一眾人,確定了葉靈沒想要這些人的性命之後也狠心的不看了。

外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天師聯盟廢了一批實力高的老天師,在場唯有子觀真人和他的徒弟安然無恙,都猜測是不是兩人廢了那些天師好掌控天師聯盟,但是兩人當天就退出了天師聯盟,不管別人怎麼打探都對那天的事守口如瓶。

玄術界最大的組織至此衰敗,新的勢力正在冉冉升起取代這個已經老化的組織。

——

「喂。」夏淵啜了戳葉靈,「是不是你做的?」

不等葉靈回答,夏淵就自己回答了這個問題,「肯定是你,之前的刺殺沒有發生是不是也是你做的。」

明明是竊喜的話語被夏淵說來就帶著股賞賜的意味,全是來自帝王的霸道。

「安分點,別惹事。」葉靈直接將某位帝王嘚瑟的頭拍下。

夏淵頓時跳起來指著葉靈,「還從來沒人敢碰朕的頭,你……」

剩下的話再葉靈平靜的眼神下銷聲匿跡,乖乖的坐回原處,又覺得沒面子,「這一次朕就饒了你,就當是給你幫朕這兩次的賞賜了。」

對於夏淵這彆扭的樣子葉靈覺得非常的有趣,笑著搙了他的頭髮一把,「謝陛下賞賜。」 夏淵憤怒的等著這個以下犯上的女人,氣的是他根本打不過這個女人,更氣的是他想不到該怎麼懲罰這個女人。

空中傳來細微的顫動,菱寧立刻抬起腦袋,紅色的眼瞳更紅,「主人。」

「嗯。」葉靈站起來,面容上帶上了凌厲,「我有事出去一趟,你在家裡等著。」

葉靈說完面前就出現了一個黑色的裂縫,菱寧直接跳了進去。

「等等。」在葉靈踏進去之前,夏淵抓住了葉靈的手,「我和你一起去。」

什麼都沒有問,但是那眼中的堅定告訴葉靈,他是一定要跟著去的。

葉靈也沒有廢話,直接反握著夏淵的手走了進去。

短暫的黑暗之後迎來了些微的光明,但是這裡卻彷彿不在人間,而在地獄。

陰風怒號,暗沉的空間有影子隱隱綽綽,不知何處來的涼如影隨形,讓人懷疑已經不在人間,而是已經入了地府。

而事實上,這裡嚴格意義上來說的確不算是人間了。

正前方就是一處墓室的入口,徐毅的墓。

「當真是令兔厭惡的氣味。」菱寧厭惡的皺了皺鼻子,這股惡臭味可當真是讓兔子喜歡不來。

葉靈也是厭惡的,這東西雖然不怎麼厲害,但是卻很麻煩,不能徹底除掉,又到處惹事,還一個不注意就惹出大事。

而扶晏就是因為這些東西才在各個時空回不去的,現在輝夜也不知道在哪。

煩!

葉靈顯而易見的煩躁,就連夏淵都明智的不再出聲,只是乖乖的跟著往裡走。

越往裡走就越顯壓抑,漸漸可以看到黑氣四溢,那黑氣便是夏淵這個在墓里躺了千年的都感覺不詳,而且內心的慾望被隱隱放大,時間越長所受的影響越大。

得到她!

讓她離不開你。

讓她只能看到你,心中只有你。

夏淵眼睛失神,手朝著前面的葉靈伸過去。

「靜心。」

清越的聲音驟然將夏淵的神識拉回,同時手上附上了微涼的觸感。

夏淵狠狠的喘了口氣,「不會有下次了。」

夏淵冷著表情看著那黑霧,他剛剛居然一不小心中招了,這些東西還真是厲害。

葉靈沒有回話,只是繼續往前走,握著夏淵的手並沒有放開,菱寧難得的沒有嘲笑,這些東西的本領他是了解的。

這些東西的戰績可謂是非常的輝煌的,不知道毀掉了多少個位面,甚至有個高等位面也差點被毀。

而菱寧的家鄉就是被這些東西毀掉的,所以菱寧對這些可謂是厭惡憤恨至極。

兩人一兔來到主墓室,徐毅就在這裡,而那些黑霧的主體也在這裡,他們團團圍著徐毅和徐毅懷中的小嬰兒。

以鬼一嬰兒全靠徐毅的鬼氣保護才沒有被這些黑氣吞噬殆盡。

看到葉靈來,徐毅雖然沒有全然放鬆,但是也著實鬆了口氣,他雖然不知道葉靈的實力到底有多強,但是如果也她也沒有辦法,那麼他們也只能等死了,最多在死之前儘力多掙扎斷時間罷了。

葉靈看到這一幕之後,二話不說,手中的冰藍色的霧氣組成的蓮花快速的凝實,冰藍色的光芒流轉,就好像那最晶瑩透剔的冰一樣,非常的符合葉靈。

在葉靈走進之時蓮花也徹底凝實,瞬間飛向徐毅,以徐毅為中心綻放開來,將那些黑氣全數凝聚在蓮花花瓣中,整個蓮花為了花心處依舊晶瑩剔透。

而花瓣中的黑氣像是碰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一樣,瞬間躁動起來,四處亂串試圖衝破蓮花,但是最終卻只能越來越淡,直至最後一絲黑氣也消失,那蓮花才像最初一樣,化為霧氣散去。

整個過程不到半分鐘。

這令位面毀滅的黑氣就這麼被除掉了。

只是菱寧和葉靈卻沒有任何的放鬆,因為……

「這一次的比以往所見的要多。」

葉靈微微點頭,「聯繫輝夜,和其他人,這一次是這些魔氣是有預謀的。」

「是。」菱寧應聲之後就撕裂時空離開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