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你怎麼不說話,你怎麼不理藝兒……」

2020 年 11 月 14 日

她不明白這麼回事,只知道娘不理她了,她傷心極了,梨花帶雨般,淚水一滴滴落在血泊中。

穆絕冷眼視之,心中沒有憐憫,只有如萬年寒冰般的冷漠。

「噗嗤!」

穆絕微揚刀刃,鮮血飛濺,哭鬧聲停了。

再也聽不到哭鬧聲。

「爾敢!」

一個臉黑如墨的大漢,見到這一幕,目眥欲裂,心中大恨。

何時有人敢闖入林府,何時敢有人如此猖狂殺林府之人。

何其殘忍,竟如此對待一個剛剛牙牙學語的孩童。

大漢環視四周,望著倒在血泊中的林家下人,臉上猙獰的可怕,心頭不由發寒,怒氣上涌。

「你們到底是誰,怎可對一介普通人行此等殘忍行徑,不怕遭天譴嗎?」大漢緊攥拳頭,怒喝道。

此等行徑與是不是在林府發生無關,這簡直就是畜生行徑。

武者向來惜名,又有大秦鎮壓當世,一般武者不會對普通人出手。

不然,不僅會被朝廷通緝,也會被武林排斥,甚至有江湖豪俠替天行道,行俠仗義。

除非魔道,不擇手段殘忍血腥,深入人心。

一般遇到這種事,第一想到絕對是魔道。 單清凜饒有興趣地看著驚魂未定的時亦,咔嚓,最後一口吃掉手中的蘋果,把果核丟掉。然後,又不知從哪掏出一瓶水,開始……洗手。

洗完了手,單清凜看了看還趴在自己雙腿上啃著蘋果的皮鬼妖精。

此時的皮鬼妖精也差不多啃完了雙爪子抱著的蘋果。咔嚓咔嚓咔嚓,待皮鬼妖精啃完了雙爪子抱著的蘋果。單清凜拿起果核扔掉。然後,一臉嚴肅,「把爪子伸出來。」

吱吱吱?干、幹什麼?皮鬼妖精疑惑地看著單清凜,不明白這貨突然這麼嚴肅幹嘛!雖然很疑惑但皮鬼妖精還是聽話地伸出了雙爪。

「走到我的膝蓋上,把手伸出去。」

???

皮鬼妖精滿臉疑惑,這到底要幹嘛?難道……要把自己踢下去?可是……應該也許不會……吧!好吧!我也很不確定。畢竟,這貨什麼都幹得出來,沒錯,就算是只認識了這麼一會兒,但皮鬼妖精就是這麼肯定。因為,這貨就是這麼的陰睛不定。

雖然很疑惑,但皮鬼妖精還是聽話地走到了單清凜的膝蓋上站著,然後把爪子伸了出去。

單清凜眼裡閃過一絲滿意。然後,倒水在皮鬼妖精的雙爪子上。

皮鬼妖怪精的表情是這樣的⊙_⊙呃,什麼情況?

單清凜看著呆愣的皮鬼妖精,眼裡閃過一絲好笑,但臉上卻一臉的嫌棄,嘴上同樣嫌棄道:「臟死了,吃完蘋果了要記得洗手,懂沒?不然有細菌,以後都是,不然小心我不要你了,聽到了沒?」

皮鬼妖精聽到單清凜的話下意識地點了點頭。吱吱吱,知道了。雖然這貨的話哪裡怪怪的,可是先應了再說,不然,會很慘的吧!雖然這貨在笑著,可是,他可沒忘了,這貨有多麼的陰睛不定。

單清凜看著點頭的皮鬼妖精,以為對方是同意了跟在自己身邊。於是滿意地點了點頭,嘴角同樣勾起了一個滿意的弧度。

皮鬼妖精看著嘴角掛著滿意笑容的單清凜,莫名地打了個寒戰,呃!他為什麼有一個不好的預感?錯覺嗎?

此時的皮鬼妖精不知道,在他出現在單清凜的面前時,他正在往火坑的邊緣行走。本就走在火坑邊緣隨時都有掉下去的可能,當然了,也有回頭的希望。然而,就在他凝視著火坑時,也就是點頭時,他就徹底沒了回頭的希望。

而是從此以後和單清凜綁在了一起。本來,一生都平凡安穩和其他的皮鬼妖精一樣,只有七月十四才出來嚇人,而其它的時候都在族中安份地呆著。

然而,就在他點頭的那一刻起,他就註定了和那種生活說再見,而是過上了和那種生活截然相反的日子。一生都起起伏伏,驚險刺激。

這些此時的皮鬼妖精都不知道,如果知道了的話,說不定會不一樣。好吧!這種可能也是不存在的。 戀上替身小妻子 畢竟,從他用扭曲空間把時亦送到自己的幻境空間開始,從決定嚇時亦。再到出現在單清凜的面前,他的結局就註定了,會被單清凜拐跑。

單清凜幫皮鬼妖精把手洗了,又不知從哪掏出一條手帕,擦了擦手,又給皮鬼妖精擦了擦爪子,然後扔了。單清凜看了看時亦的方向,低頭沉思,自言自語道:「看來會很久,嗯……」單清凜摸了摸下巴,然後像是想到了什麼,猛地抬頭。「啊……有了。」說著,又不知從哪掏出了一堆零食,有泡椒鳳爪,瓜子,山楂片還有一小包一小包的麻辣牛肉還有薯片等等等等零食,擺了一大堆。

本來看著沉思的單清凜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猛地抬頭,然後說有了,皮鬼妖精還想問什麼有了?結果就看到了某人不知從哪掏出了一包鳳爪,然而,這還沒完,接下來,自己就見證了這貨像個哆啦a夢似的,不知從哪一個勁地掏出了一大堆零食。皮鬼妖精的表情是這樣的⊙▽⊙

皮鬼妖精覺得自己從小到現在,這麼多年加起來都沒有今天的驚訝多和懵逼多的。不,應該說這輩子加起來都不可能有今天的驚訝多和懵逼多的。此時的皮鬼妖精不知道,他註定了要被單清凜拐跑的,現在說這個為時尚早。以後,讓他驚訝和懵逼還有苦逼種種情緒多著呢!

終於,掏了一大堆零食,看著像個小山似的零食堆,單清凜皺了皺眉,自言自語道:「唔……應該差不多了……吧!這麼點應該夠吃到把戲看完了。」想著單清凜有些意猶未盡地終於不再掏零食了,而是拿出了一瓶罐裝啤酒和一瓶罐裝可樂。把可樂遞到皮鬼妖精跟前,「吶!喝吧!」

正在懵逼中的皮鬼妖精聞言愣愣地伸出雙爪子抱住了可樂。

單清凜看著愣愣地皮鬼妖精,眼裡閃過一絲笑意,嘿!小傢伙真可愛,哪怕自己不是個可愛控看著也感覺。要是,那丫頭看到了,估計會高興地跳起來吧!可是……像是想到了什麼。單清凜眼裡的笑意頓時消散,只剩下了滿眼的痛苦和苦澀。

不能再想了,因為……想這想都沒用的。單清凜閉了閉眼。再睜開時,又恢復了原先的樣子。

皮鬼妖精聽到單清凜的話,回過神來,接過可樂。然後,他身為妖精一族就敏銳地感受到了,從某人身上散發出一股強烈的絕望。但也只是一瞬間就消失了。快得皮鬼妖精都以為是不是自己感應錯了。

皮鬼妖精想問單清凜沒事吧!可是看著一臉面色如常看不出絲毫異樣的單清凜。皮鬼妖精忽然想起了族中之妖精所說的話,還默默地吞下了自己想問的話。

算了,人類,還是少管吧!他們的心總是陰睛不定的,還互相矛盾的很,還是少摻合進去吧!畢竟,他們也才剛認識,以後也不會見了,管它的呢!

不過,話說這這這這怎麼喝啊?皮鬼妖怪疑惑地看著自己手中的可樂,有點欲哭無淚。這玩意兒,到底怎麼開來著?@_@皮鬼妖怪有點懵逼地看著自己手中的罐裝可樂。

單清凜看著抱著可樂,一臉懵逼地看著自己雙爪子的皮鬼妖精。笑了笑 「師兄當心,此人是先天境後期。」對於大漢的質問,季川沒有興趣回答,穆絕更加不會理會,低聲道。

穆絕點點頭,先天境又如何,他信手中之刀,能夠斬了他。

「天譴?」季川嗤笑一聲。

下一刻,穆絕動了,猩紅的刀鋒充斥森然血腥的寒意,就算隔著數丈之遠大漢也能感覺。

大漢也不是好相與的,數丈距離瞬息而至,一雙鐵拳以極快的速度朝著穆絕揮舞而去,殘影紛飛,很難覓其拳影蹤跡。

穆絕微皺眉頭,猩紅刀鋒揚起,紫血大法運轉起來,一股濃鬱血腥味撲面而來,讓大漢一陣心悸。

「何等恐怖的血腥,這是殺了多少人啊。」大漢心頭震撼,駭然般喃喃低語。

心中如此想著,揮舞的鐵拳卻不慢,不斷迫近穆絕面門,道道拳勁颳得穆絕麵皮生疼。

穆絕運轉紫血大法,直接凝聚丹田真氣,修鍊紫血大法的穆絕根基極為深厚,且早已達到先天境中期,完全不懼大漢。

穆絕不躲不閃,猩紅刀鋒微微揚起,攜著嗆鼻的血腥,悍然與大漢拳影相撞。

「噗!」

相撞那一刻,大漢感覺渾身血液沸騰,再也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瞬間臉白入紙。

諸天萬域爭霸 「不可能,你這是什麼功法。」大漢帶著濃濃的難以置信,大喝道。

他無法相信先天後期,竟然不是先天中期一合之敵,除了功法上的巨大差距,他想象不出還有什麼會造成這種結果。

而且,在那一瞬間,他感覺自身血液如油鍋炸裂般沸騰起來,竟有種爆體而亡之感。

不由駭然。

穆絕冷漠如初,對大漢的大喝無動於衷。

就在準備大漢準備起身之時,忽然,腦海一陣昏沉。

「師兄,快殺了他。」

季川陡然喝道,剛才也是他動的手。

因為,林家宗師來了。

大漢有那麼一絲恍惚,然而就是這麼一瞬間就已經足夠。

一抹猩紅瞬息而至,猛然落下,大漢還未回過神來就已經被穆絕砍下腦袋。

猩紅的刀鋒再度抹上一層滾燙的猩紅血液。

沒有耽擱,穆絕退到季川身旁,兩人並肩而立,凝視著前方。

其實,這一切說時慢,不過發生在瞬息之間。

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之間。

下一刻!

一位精神矍鑠的老者,狂奔而來,然而卻沒有發出任何響聲,地面連絲絲震顫都沒有。

此人,就是林家五長老,新晉宗師林東來。

「是誰!!!啊!!!」

慘死的下人,可憐身死的幼童,被砍下頭顱的教習……

現場的一幕幕,讓林東來雙目赤紅,不斷喘著粗氣,昭示著他的熊熊怒火。

旋即,林東來驀然抬起頭,眼睛赤紅盯著季川,說道:「是你們乾的?我林家如何得罪二位,以致二位如此屠戮我林家!」

季川前踏一步,冷笑一聲,精鋼鐵劍出鞘,一抹冷冽劍光乍現,晃的林東來眉頭直皺。

「呵,哪來那麼多廢話。」

說完,季川冷冷一笑,他可沒那麼多時間在這裡廢話。

城外如今卻是不知如何,他也無從判斷時局,畢竟這也是一次冒險,要是林正陽與秦青同仇敵愾,那他可就危險,跑都不一定跑的掉。

只能抓緊時間,以防被趕回來的林正陽包了餃子。

「哼!兩個區區先天境就敢如此猖狂,真是不知死活。」

林東來冷哼一聲,就算季川不說,他也能猜個大概,無非就是那幕後之人同夥。

先將家主引出去,然後再趁機偷襲林家,企圖覆滅林家。

沒想到竟然是兩個先天境,這是多瞧不起林家。

雖然林家聲譽一落千丈,但虎威猶在,區區先天也敢捋虎鬚,簡直不知死活。

林東來剛剛踏入宗師境,實力相對較弱,這也是此次家主沒讓他出城的緣故。

可是,對付兩名先天還是沒問題。

武道宗師,脫胎換骨!

一舉一動,威能莫測!

這便是林東來的自信由來,武道宗師與先天有著本質的區別。

季川冷笑不語,是不是不知死活,拭目以待。

穆絕揚起猩紅刀鋒,瘋狂運轉功法,紫血大法是能改變氣質的功法。如此一來,穆絕無論修鍊什麼武技都能無往不利。

因此,穆絕信心十足,哪怕宗師境,他也有一戰的勇氣。

元嘉草草by未晏齋 而且,如此千載難逢的機會,他不會放棄,亦不會逃走。

哪怕是死!

他的仇恨不允許他後退,一步也不行。

穆絕不管不顧,猩紅刀鋒朝著林東來急掠而下,疾馳而來的刀氣,凌厲無比。

林東來不屑一笑,對於穆絕的刀法不屑一顧,因為他也是用刀的,穆絕的刀法毫無章法,簡直不堪入目。

「小子,讓老夫教你如何用刀,你還差的遠,我要讓你為今日所為付出代價,那就是死。」

林東來開山刀脫鞘而出,一抹寒光伴隨著澎湃的真氣洶湧而出,巨大的刀鋒如同靈蛇般靈活,輕易穿過穆絕的刀氣,直掠穆絕咽喉要害之處。

季川瞳孔一縮,宗師果然沒那麼好對付,正準備施展元神之力,擾亂林東來精神力。

然而,就在這時穆絕猛踏地面,揚起一陣煙塵,猛然扭動身體,空蕩蕩的衣袖在風中飄蕩,恰好錯過林東來的刀鋒。

「嗯?」

林東來眉頭一皺,有些不可思議,沒想到如此輕易就被躲過去了,看來有兩把刷子。

穆絕在錯身一剎那,猩紅刀鋒瞬息之間朝著林東來側面落下。

「轟!」

林東來自然反應不慢,兩刀相交,劇烈的震顫聲響徹不休,穆絕嘴角溢出鮮血,身體不住地往後退。

反觀林東來連身體連晃都沒晃一下,立在原地,冷笑的看著穆絕。

緊接著,林東來得理不饒人,刀尖下垂,一招狂風刀法猶如狂風驟雨般,朝著穆絕瘋狂襲來。

「鐺,鐺,鐺……」

劍器交加的鏗鏘聲,響徹不休,穆絕不會什麼刀法招式,被這股巨力震的手臂發麻。

他的刀,只是快,快到不可思議。

所以,儘管林東來的刀猶如狂風驟雨般,但穆絕總能勉強接下來。

不過,細看之下,穆絕手臂衣袖泛起紫紅之色。 然後拿過可樂,拍答,打開,接著,不知從哪掏出了一根吸管,插進去,再接著,放到皮鬼妖精剛好能喝到的高度,鬆手。

只見那可樂就那麼懸在了單清凜放著的位置上。「好了。」單清凜示意皮鬼妖精可以喝了。

皮鬼妖精一愣,然後點了點頭,因為還沒成年,還不會說話,所以皮鬼妖精學著人類的樣子做了個輯,以示感謝。

單清凜看著明明長得萌萌噠的皮鬼妖精卻學著人類做輯,那樣子真是怎麼看怎麼萌萌噠。怎麼看怎麼……想笑「噗,不用謝不用謝。」單清凜掩面擺了擺手,「噗哈哈哈!」好好笑啊!

皮鬼妖精有些不解地看著笑得眼淚都出來了的單清凜,這貨忽然這樣是怎麼了?有什麼好笑的?莫名其妙。好吧!這貨一直都是這樣的莫名其妙的,習慣了就好了。

想著皮鬼妖精不再看單清凜而是看著自己面前放著的可樂。吸了一口,嗯……好、好喝,皮鬼妖精眼睛發亮地看著那瓶可樂。然後,又猛地吸了幾口。露出一臉享受的表情。

單清凜:「……」要不要這麼誇張啊?不就是個可樂嗎?至於一臉吃山珍海味的樣子嗎?

邪帝寵妻無雙:天才召喚師 如果讓皮鬼妖精知道單清凜的想法肯定會說,至於,從沒喝過,第一次喝,真的好好喝好喜歡啊!看到這你會說,妖精之域不是和現世一樣嗎?現世有的妖精之域也都有,為什麼他沒喝過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