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干擾不分敵我,萬劍宗的人也一樣如此,很難動作。

2020 年 11 月 12 日

「默念朝宗青帝劍心法,可避免陣法干擾!」

許辰傳音。

這陣法布置的時候,他在核心中加入了朝宗青帝劍的氣息,氣息相同,可擺脫陣法之威。

萬劍宗的人,不論上下強弱,全部都要修鍊朝宗青帝劍這一功法打基礎,此刻聞言,紛紛念動心法,頓時間,萬劍宗的人恢復了過來,全部行動自如。

而反觀阻攔他們的敵人,目齜欲裂,難以動彈,連走動都不行了,更沒有能力阻攔萬劍宗,此刻只能不甘憤怒的注視和咆哮。

「哈哈,小師弟,你真是神人!」

萬劍宗全體上下露出喜色,萬萬沒想到,這次的絕境,許辰竟然能以一套陣法扭轉!

「不要浪費時間,快走,大陣牽扯太廣,只能支撐片刻!」

許辰催促,饒是他付出代價不小,並且以星辰布陣,但敵人仍舊太多了,一下子困住這麼多人,根本堅持不了多久。

「有這麼片刻就足夠了,所有人,隨我從中心貫穿,殺出去!」

劍無憾豪氣頓生,一馬當先,一往無前。 氣貫長虹,劍光寒照百萬里。

「殺!」

萬劍宗弟子勇猛激進,在宗主劍無憾的率領下,猶如塵封的寶劍出鞘,銳利不可擋,從無數敵人中心,撕裂、貫穿而去。

一路上,血與鐵的色彩在交織,踏著一片又一片屍體,萬劍宗整體衝破藩籬,貫入虛空。

「不好!」敵人嘶吼,眼睜睜看著萬劍宗離去,不甘而震怒。

「這該死的陣法!」

憤恨轉移到許辰身上,無數人目光盯向了許辰,殺機吞吐:「下一次,一定要先殺這個小子。」

「他叫許辰,盯緊他!」

各宗強者在陣法中掙扎,震怒后更多的是震驚,許辰一個人,布陣居然能困住千萬人,他的陣法造詣究竟有深?

這樣的人如果不除去,日後在征討萬劍宗時,一定還會帶來大阻力,巨大的阻力。

「他們已經不見了,!」

各宗強者更加激動,掙扎的也越發用力。

轟!

五顆綻放五行神光的星辰忽然爆炸,大陣在一瞬間破去。

「追!」

原地的人彷彿破困的野獸,嘶吼著追擊。

與此同時。

一片又一片的神光從四面八方傳來,伴隨著莫大的威壓。

當光芒降臨,無窮無盡的人影出現在視線中,是六大荒的頂級勢力,每一荒的六道仙君舉宗而來,每一方都有數百上千萬的強者,六方加起來人數絕對超過了五千萬之多,這是可怕的力量,能泯滅世上任何的敵人。

「萬劍宗的人呢!」

六大仙君掃視正在疾馳的各宗強者,言辭里充斥著慍怒。

「他們逃了,剛剛逃走!」有人回應。

六大仙君頓時震怒:「逃了!你們這麼多人連一刻都攔不住他們?」

「廢物!」

「別說了,追!」

各方匯聚,彷彿集合了整個仙界所有的強者,人數一時遠超了六千萬,甚至接近七千萬之多,這是舉天下之勢,有著氣吞星宇的凶威。

尤其其中的仙君級強者,一共加起來不知道有幾十個,是萬劍宗的數倍。

他們鋪天蓋地的一片,直線往前,所過之處,一切被踏平毀滅,就像是降臨的黑暗,沒有任何東西能阻攔。

前面。

萬劍宗飛馳,一刻也不敢停留。

成功逃離后他們的心情有一瞬激蕩,但很快這種情緒就消散了,未來面對的敵人會更多更強,他們會與天下為敵。

這是一種災難,比屍禍還讓人絕望,往後想一想,等待萬劍宗的似乎只有滅亡,哪怕回到宗門,恐怕也只是苟延殘喘。

但不管怎樣,還是要趕回去,哪怕死,也是死在自家門前。

「後面怎麼樣了。」

劍無憾沉著的在前面帶路,他就像一桿鐵槍,身軀永遠都是挺拔剛正,彷彿沒有任何東西能讓他彎腰。

旁邊有人傳遞消息,很快從後方的暗組中傳回消息。

「六大荒主降臨,幾乎也是傾巢而出,與天下匯聚,正在追擊。」

消息傳來的一瞬間,所有人都沉默了。

敵人來的這麼快,這樣下去,哪怕能趕回宗門,回去的第一時間也要血戰了,而且,那時候將再無退路。

「趕路!」

劍無憾沉聲喝道,速度更快了一分。

許辰在人群中穿行,沒有管不斷傳遞的消息,他一直在關注著四方,同時時不時會消失,遁入虛空中,或者潛入星辰上。

「小師弟,怎麼了?」

有人出聲詢問。

許辰看了他們一眼,笑了笑道:「在路上布置一些陷阱,好阻攔他們。」

「陷阱?是什麼陷阱。」

眾人眼睛放亮,在逃跑中問道。

許辰頓了頓道:「風火雷電,五行陰陽,都是一些攻擊性很強的陷阱,放在他們必經之路上,應該可以給他們造成一些傷亡,就算沒傷亡,也能讓他們速度減緩。」

「哈哈,就是要這樣,炸死他們!」

「你之前不斷消失就是去布置陷阱了?速度好快!」

「那當然,小師弟是妖孽,千古第一天才。」

有許辰的插手,萬劍宗本來沉重的氣氛,鬆開了一點。

後方。

天下勢力在追擊,一路上平安無事,而趕到深處,在闖過一片虛空的時候,忽然感覺撞在了蜘蛛絲上。

「這是什麼東西在攔路,給我破!」

有強者放肆揮刀,朝著虛空橫斬。

「轟!」

虛空中刀光璀璨,然而下一刻彷彿觸碰了機會,整片虛空爆炸,滔天的火焰傾盆而下,就彷彿打開了閥門,讓一片火海涌了進來,火光肆虐百萬里,無數人發出慘痛哀嚎。

「是虛空源火,怎麼會有這麼多!」

「救我!」

混亂誕生。

虛空之中有瀰漫的風火雷電,這些東西無根無憑,先天誕生,是源頭力量,可燒仙人。

「該死的,這一定是那個許辰搞的鬼!」

「他陣法造詣姬神,只有他能在短時間內聚集如此多的虛空源火!」

「先破解!」

六大荒的荒主沉喝,大手揮動,漫天強者合力,毀掉了陣法,除去了漫天的火焰,然而他們路程耽誤,人也在一瞬間死了十幾萬,只不過這麼點人在幾千萬的基數下顯得微不足道,無人關心。

「繼續趕路!」

隨後一段路,他們走的心驚膽顫。

這一路所過,有時候踏入虛空,莫名其妙就會降臨陰風、狂雷,有時候越過星辰,星辰又會莫名其妙的爆炸,造成巨大傷亡。

這一路,彷彿哪裡也是陷阱,虛空不敢走,星辰不敢踏,走的心驚肉跳,惴惴不安。

而這一趟走下來。

已經足足有數百萬人喪命在各種陷阱之下,哪怕有幾千萬人的基數,這個傷亡也非常可怕,引來了頂級強者的重視,路上開始小心,放慢腳步。

總不能,敵人還沒有看到,路上就莫名其妙全死光吧。

「這是什麼!」

有人看向前面。

只見前面有七顆星辰匯聚,每一顆星辰之間都連接著無數彩色光線,看起來就好像是一片彩色光網一樣,攔住了眾人的去路。

「哼,這小子越來越明目張胆了!」

「把陷阱這樣擺出來,是覺得我們破解不了嗎?」

「仙君之下後退,所有仙君聚集,我們一起合力,破了它!」

幾十個的仙君聚集到一起,用盡全力,站在遠處,給予無數彩色光線致命的一擊。

唰!

劍氣破空而至,碰觸到光線的時候,沒有引起任何的變化。 幾十個仙君一起發力,看起來像是星辰大陣的光紋沒有絲毫反應,破損更不曾有,天下強者頓時吃驚。

「這不可能!幾十個仙君的力量可破天神,他一個小小天仙布置的陣法,就算再強也不可能攔下,更不要說穩如磐石了!」

「但現在看起來這陣法沒有絲毫損毀,不知是什麼陣法。」

「前面的陷阱耽誤了我們太多時間,他們有了充裕時間,這個陣法可能就真的是花長時間和大代價布置的最強之陣。」

「要不要繞過去。」

數千萬人站在星辰大陣前面不敢動彈,看了看四周,咬牙搖頭:「不能饒,七顆星辰佔地極廣,我們這麼多人繞過去至少浪費半天時間,不如勇猛向前,破陣而出。」

「但怎麼破。」

有人上前揮刀,朝著無數的彩色光線攻擊,這些光線就像是虛幻的一樣,一點不受影響,一直是那樣地璀璨,好像只等著有人上前才會爆發其中的力量。

千億雙寶:爵少寵妻請克制 「毀掉這些星辰!」

「不可,萬一星辰毀掉后,將這個大陣威力完全爆發怎麼辦?」

「這樣,有沒有懂陣法的,上去看看。」

「我懂一點,但前面漫天的光線,不敢輕易去觸碰。」

亂語紛紛。

「簡單,找人試一下便好!」一個強者扭頭,在人群中掃視,大手一揮隨意抓來一個人,往前面無數的光線上扔去。

「不,不要,為什麼是我!我不要啊!」

被抓的人驚恐掙扎,但在仙君手中他脆弱的像是凡人,沒有任何迴旋的餘地,他被扔了出去,朝著大陣墜下。

所有人睜大眼睛朝前面看去。

「嗖!」

只見那人一路破空,很快穿過了無數的光線,沒有想象中的爆炸和毀滅,那人直接穿過眾多光線,平安的到了大陣另一側。

然後他站起身來,驚疑的拍打自己身體,全身上下檢查了一遍后興奮喊道:「沒事,哈哈,我沒事!」

戀上替身小妻子 「怎麼會沒事?」後面無數人皺眉。

「這陣法是不是要許多人靠近后才會爆發,還是有什麼隱藏的觸發條件?」

懂陣法的人握了握拳頭上前:「既然他沒事,我便上去瞧瞧。」

「立刻,你若遲疑,會遭到抹殺。」有六道仙君回頭,冷酷而無情。

「這就去。」那人心驚,連忙靠近大陣。

他沿著無數光線,近距離觀察,之後在遲疑中伸出手去觸碰,手掌碰觸到光線,沒有任何感覺,彷彿在觸摸虛空。

「好奇怪,沒有一絲力量氣息。」他放開了一些膽子,沿著光線飛上星辰,到了星辰上散發光線的源頭。

並非綏年 片刻后,此人瞪大眼睛,一臉震驚:「怎麼會這樣!」

「怎麼了?!」後面一群人緊張發問。

……

前方。

萬劍宗整體已經回到北荒範圍,前面就是宗門所在,他們馬上就要安全逃回。

路上一群弟子在驚嘆,時不時看向許辰:「小師弟,你的陣法造詣當真非凡,匯聚整個天下的敵人,竟然能被你的陣法拖延這麼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