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眉:……

2020 年 11 月 12 日

你果然是覬覦本女王的絕色!

兩眼怒瞪,「休想!」

「如何休想呢,上次你在魔獸地宮陷害我的事兒我還沒算賬呢。」寒末哈哈笑了兩聲,上次這個女人的手段可是把他坑慘了,要不是他及時逃走,還真的差點兒就被十萬魔獸兵追殺了。

不過,魔獸地宮闖入巫師這事情也算是徹底傳開了。

「你可是欠我一個吻。」

「我拒絕。」蘇眉盯著他造孽的半張臉,「我可是注重外貌的精靈女王,才不會主動親你!」

「所以,你可以被動親?」捏著蘇眉的手突然放下,猛然一拉將蘇眉甩入懷中,「還是說,你想用賭注為自己贖身?」 蘇眉:……

「去死!」

她才不會這麼乾的!

扯著手有些發紅,發疼了,蘇眉皺起眉頭盯著自己的手腕,寒末才將她的手放開,雙手舉起來做了一個投降的姿勢,已經抓住了蘇眉的尾巴。表情十分鎮定,「不然,你會知道人魚宮殿里最珍貴的寶貝是什麼嗎?」

蘇眉:……

好有道理哦,她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

可是那這個威脅她,你還是個男人嗎?!

鼓起雙頰嘟起嘴吧,蘇眉生氣了,一手聚熱一手如水柔軟,兩手合在一起搓一搓,搓出好多濃烈的白色水蒸氣,熏的寒末睜不開眼睛。蘇眉已經匯聚好了兩種元素交合的能量,直接就往寒末身上打去。

嘩啦——

寒末從頭到腳被潑了一身熱水。

不至於燙傷皮膚,但是火熱的灼痛是有的。

他:……

流了一身的水懵逼著。

蘇眉倒退兩步,趁著這個男人還沒睜開眼睛就跑了。

這個男人太可惡,她懶得跟他周旋了。還不如自己想辦法來的快些。

也不知這個島上是在哪個方位,有沒有出口。

蘇眉其實心裡也沒底。

畢竟聽了霜煬講了一晚上的巫師神出鬼沒的事迹,她精靈族一向都是與世隔絕,有關巫師的傳聞都沒聽過。似乎所有的種族都被巫師拜訪過了,就除了他們活的安安靜靜的。

蘇眉只是在潛入魔獸地宮的時候見過一次寒末施法,隨後就再沒見過了。就連她被拍了頭暈的那會兒,都沒看清楚對方是怎麼出手的。

害怕怕。

如果巫師真如傳說中那樣殺人不見血……另一方面,蘇眉也藏著小心思一直在試探對方的底線到底在哪。

拜師八戒 然後……

好像什麼也沒有試探到,反而自己被佔了便宜。

這邊的寒末用手抹了一把臉,眼前的人已經消失了。他唇角彎彎,覺得這個精靈女王越來越大膽了。

嗅著空氣中絲絲水果香味過去,精靈的氣息就是水果的芳香,或許其他人察覺不出來,可他的鼻子要比一般人靈敏多了,很容易就能嗅出來。

否則又怎麼能根據她的氣味找過來呢。

這是一個小島,島上一眼望去就能看到頭。除了中間突起的山體有一個天然山洞以外,就沒別的特殊了。

她:……

再次被寒末追上。

寒末雙手交疊放於胸前一臉自信地看著她。

「怎樣?考慮我說的話嗎?若是你答應我,我不但告訴你人魚宮殿的寶貝有什麼,我還會帶你離開這座島。」

蘇眉:……

想了想,大概是在其中找到了相對有利於自己的條件,蘇眉弱弱點頭。

「過來。」寒末向她招手。

「等等!」蘇眉含著一個條件,「聽說你們巫師很厲害,我答應了你,那你能答應幫我稱王稱霸嗎?」

寒末挑了挑眉,沒想到喜愛和平的精靈一族女王竟然還是這樣一個擁有雄心壯志的人。

「有何不可。」他說。

蘇眉:……

「好吧。」蘇眉沒別的志向了。

寒末樂了,再次指著自己半張疙瘩的臉,「對著他,你再說一遍你答應我什麼了?」 「親你一口啊。」一個吻換一個世界,起碼她不虧啊!

寒末:……

這人還真是不拘小節。

「我說的是,你答應做我的人了。一輩子,懂嗎?」

蘇眉:……

巫師怎麼說也是個人類,能活得這麼長嗎?

心裡嘀咕著,蘇眉還是點頭,漫不經心,「嗯吶嗯吶,一輩子,我知道啦。」反正她脾氣可不好,到時候分不分手還不一定呢。

寒末一看對方就是不專心,腦子裡想的什麼主意他只是看一眼就明白了。不過這也沒關係,只要答應了他,就絕對不會給她說分手的機會。

小女孩一雙水汪汪的眸子里滿是鬼主意,鼓起雙頰嘟著嘴的時候尤為可愛,果然是這個世界上最美的種族,哪怕是再生氣,也顯得這麼可愛。

寒末笑意漸濃,長臂一拽再次抓住了蘇眉的手腕,剛才紅紅的地方還沒有消退,在訴說著這個女孩子脾氣不好還特倔強。

他輕輕的撫上手,揉捏揉捏,嘴裡便念叨著古老而神秘的咒語,不一會兒便有一股很舒服的力量蔓延至她的手腕處,再張開手時,已經一點紅色也沒有了。

蘇眉眯起眼睛瞅了瞅寒末,他的那半張臉還是一點變化都沒有。

奇怪。

不是說巫師會以自己身體為代價向自然借力嗎?為什麼寒末看起來,卻一點變化也沒有。

然後……

蘇眉盯得太入神,寒末反而有些僵硬,微微偏頭,不讓她看自己的半臉疙瘩。連忙轉移話題:

「不是說要去人魚宮殿偷東西嗎,既然你已經是我的人,就不必再比試了,我帶你去。」

欸?!

蘇眉一臉懵逼。

總裁,錯情蝕骨 「我不會水呀。」

寒末彎曲五指握起,突出彎曲中指關節,不輕不重的在她額頭上敲了一下。

「看著。」

蘇眉在這個時候才了解到巫師有多麼強大。

移山填海都不是問題啊卧槽!

海水都往兩邊移,硬生生的開出一條道路直通海底,這是怎麼做到的!好歹也是以自己身體為代價的巫術,為什麼寒末看起來一點兒變化也沒有!

「你……」

蘇眉的問題還沒有問出口,就被男人牽著手往海底走了。

我擦。

就算是老娘身懷水火木三種元素,都沒有這麼牛掰過。

大哥,請問你是神嗎?

海底城。

不知道寒末又念了什麼咒語,點在她的身上,她竟然就這麼輕易的能在水裡呼吸了。

蘇眉:……

果然還是她見識太淺短了嗎?

「寒末,巫師都是這樣的嗎?」

「嗯?」寒末想不太明白他什麼意思?眼裡有些疑惑,「你說哪方面?」

蘇眉:……

「enmm巫師不是以自身的條件和自然交換才能獲得魔法法術的嗎?可是你……你……」看起來好奇葩呀,怎麼會有這樣的巫師呢!

「誰跟你說的巫師是這樣的。」

蘇眉:……

「嗯?嗯???」她不明白了。

「如果不是這樣,那是什麼樣?」她被坑了?!

女孩子瞪大雙眼,輕咬下唇,秀氣挺拔的小鼻子微微通紅。尖尖的耳朵也因為腦子裡巨大信息量的沖毀一動一動的。 她的刀呢!

到底是誰給她誤傳情報的?

寒末笑了笑,「真正的巫師可不僅僅只是會借用自然的力量。而是要整個融入自然之中,代表自然的意志。懂了嗎?」

蘇眉:「……不懂。」

只是覺得聽起來很高端的樣子。

也許是此時的寒末很認真,或許是此時的他很神秘。蘇眉突然發現,他臉上變得更俊美了。

等等……

俊美。

如果巫師不是以自身為交換條件來使用自然的力量的話,那麼寒末也不應該出現,因為使用巫術而導致毀容的情況。

蘇眉雙眸一眯,唇瓣彎起,聲音都開始變得甜膩嬌俏起來。

「寒末……」小女孩的尾音,宛若黃鸝百靈鳥的動聽,原本就是絕色清純,再微微眨眨眼,嘟著嘴巴,這樣的誘惑怎麼能使人忍得住呢?

寒末心裡軟的一塌糊塗。

啊……實……實在是……太可愛………可愛死了!好想……想把她……裝到口袋裡……

蘇眉瞅准了對方轉過臉的一瞬間,上手直接就摁住一臉疙瘩的地方,嘟著嘴吧軟著嬌滴滴的聲音黏黏糊糊:「你這裡……是真的被毀容了嗎?」

寒末頓時鼻血就下來了。

腦子一頓發熱,當即就把真話說出來,「不是。」

蘇眉直接上手刷的一下,撕掉疙瘩臉。

就在這麼一瞬間。

寒末儘是半張臉的疼痛,又是捂著鼻子防止鼻血流的太多。

倒吸幾口冷氣,偏偏對著這麼個小東西又捨不得生氣。只能自己轉過臉去給自己施法。

「你……你太狠了……」寒末的語氣里有種悶悶的無奈,好不容易止住了鼻血,才轉過頭來。

那是一張何等絕美的容顏,竟然能跟身為精靈女王的蘇眉持平,各有千秋,說不上誰美誰丑。

蘇眉呼吸一緊,隨後即是上手去戳,「你是不是也是精靈族的? 快穿套路:逆襲BOSS反撩男神 為什麼長得這麼好看?」

除了精靈族,這個世界上還有其他長得也漂亮的種族嗎?

寒末抓住這一隻在自己臉上胡亂戳的爪子,「這下看到我的真容,你滿意了吧。」

蘇眉愣愣點頭,「滿意滿意,我滿意的不想提分手了。」

寒末:……

這個古靈精怪的丫頭,總有一天,他會讓她心甘情願的喜歡上自己。

雖然還不懂巫師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看寒末對她的態度,蘇眉還是感受得到這個男人是真的喜歡自己的。

其實吧……

跟他在一起也不錯。

蘇眉被對方牽著手,她沒有注意到路,而是時不時偷看著寒末的臉,心有萬般好奇,卻不知從何開口。

寒末只察覺自己的身邊有一道熱切的視線注視著自己,他不必移開目光也知道是這個女孩子被他吸引住。

雖然也不是很在乎外貌,可是被自己喜歡的女孩子盯著。他還是自心中升起一股自豪感,同時還帶著些許害羞。

「看路。」

寒末有些不自然了,「你再看著我的話,我怕我現在就忍不住將你……」

蘇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