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葉鞘也是一臉的著急之色,對於葉鞘來說,這顯然不是自己最在乎的,自己最在乎的還是葉天吸收邪能這一點!

2020 年 11 月 12 日

然而,葉鞘也知道,葉天打定的注意,一般情況下也是很難改正,所以,此刻的他也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繼續說道:「如果你非要如此,那我便留在這裡!如果到時候你真的徹底失控了,我也不會離開你半步!」

葉天聞言,當即也是有些著急起來道:「你為何如此?你明知道我等會兒會完全變一個人,為何還要留在這裡等死?」

「只要你不回頭,我便和你一起走下去!」

葉鞘此刻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微微一笑說道。

聞言,葉天也是陷入了兩難的境地,葉天自己非常清楚,如果自己真的將那些邪能全部吸收了,自己絕對會失控,而到了那個時候,如果葉鞘還在自己身旁的話,自己到底會不會殺了葉鞘,自己完全不知道!

可是,面對葉鞘此時如此堅定的模樣,葉天也很是無奈,如果執意要堅持下去,那和親手殺了葉鞘有什麼區別?

「葉鞘,你必須活下去,回去之後告訴我父親,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也必須要告訴天池城的所有人,今天,莫之窟已經被再度封印了起來,以後都不會有危險了。」

葉天此時一臉著急的看著葉鞘如此說道。

而葉鞘聞言,卻是再度搖了搖頭,而後說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不需要我去說,天池城的所有人自然也會知道,我只需要知道,我今天選擇了自己認為正確的選擇就好!」

葉天一臉無奈的看著面前的葉鞘,一邊是自己必須要去做的事情,然而另一邊卻又是自己的弟弟,此時這兩難的選擇對於葉天,自己也分不清楚究竟孰對孰錯。

良久之後,葉天猛然聽到自己後方再度傳來了一陣響聲,當葉天看去的時候,便是發現,那股岩漿洪流,居然在此時已經是再度湧出!

形勢緊急,容不得葉天再有絲毫的遲疑,而這一刻的葉天也是對著葉鞘大喊道:「葉鞘,如果你非要留在這裡,等會我萬一有什麼異常的舉動,你必須要先殺了我,不然不僅僅是你有危險,甚至整個天池城都有危險!」

葉天此話不假,因為葉天自己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在那些漆黑岩石之內蘊含的邪能極為恐怖,如果全部被自己吸收的話,那自己的作戰能力可謂是不可同日而語!

葉天自己都無法想象,自己到時候會是個什麼樣子,而且,自己在失去理智的最後一刻,究竟能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去阻止那岩漿洪流,對於葉天來說也是一個未知之謎! 看到這一幕,沐靈夕心中不由得竊喜,看來自己的計策要再一次成功了。

就在那火精靈焦急的來回飛動,和沐靈夕夜元鈺兩人期待的眼神中,不過半刻時間,那片冰湖中心的黑洞中,果然爆發出了一陣陣光芒。

只見各種靈光糾結在一起,猶如火山噴發似得,直接從那漆黑的洞口沖了出來。

那一條條糾結的靈光,像是一條條脈絡似得,混合在一起,直到衝上半空中的位置后,這才開始向周圍開始蔓延。

一開始的時候,那些靈光像是樹枝似得開始舒展,最後,在形成一個巨大樹冠之後,那些靈光像是盛放一般,在那樹冠上綻放出一朵朵五顏六色的美麗花朵。

周圍四散的靈光,像是那株靈光大樹不時凋零的花瓣一般,紛紛揚揚的飄落。

那美麗的畫面,讓沐靈夕和夜元鈺兩人皆是震驚的張大嘴巴。

簡直太美了,現在要是有相機,沐靈夕簡直想要將這一幕記錄下來。

沒有人會相信,這些靈光居然能繪製出如此美麗的畫卷。

那火精靈在看到沐靈夕和夜元鈺那震驚的模樣之後,原本的焦躁瞬間消失了,臉上轉換成了一種被敬服的驕傲。

「怎麼樣!我沒騙你吧!這樣的美景,即使是我們火精靈都要驚嘆呢!」

沐靈夕嘴唇喃喃的蠕動,她此時簡直被這驚人的美景刺激的如墜夢中。

呢喃了半天,卻是什麼都說不出來。

那靈光形成的大樹,在樹上的花朵都凋零之後,樹榦也是漸漸的消失。

最終,那株美麗的大樹重新回歸到了那黑洞之中。

整個過程只是持續了不到盞茶時間,但是對於沐靈夕和夜元鈺的震驚,卻是久久都不能消散。

「長見識了吧!以後可千萬別說你的寶貝好看了,簡直要笑死靈了。」

那火精靈一臉囂張的嘲笑著,沐靈夕和夜元鈺那一臉沒見識的表情。

還好火精靈都沒有尾巴!

估計現在它要是有條尾巴,估計都能上天了。

沐靈夕在火精靈那張狂的嘲笑中,迴轉過神來。

雖然她承認,那靈光形成的美景,是她這輩子見過的最美最宏大的了,但是現在她卻不能就這樣鬆口,否則她還怎麼忽悠這火精靈帶他們進去啊。

只見沐靈夕轉過頭,換上一副不服的神情說道。

「切!也許那個通道里的寶物,都是一些只會散發靈光的普通東西,哪有我手裡的這件寶貝來的實用,我的這個寶貝還是帶防禦屬性的裝飾品呢!」

夜元鈺在一邊,好笑的看著沐靈夕那一臉,像是小孩子比糖的傲嬌神情,一邊暗自想到,就憑這裝啥像啥的演技,沐靈夕都可以成就一代宗師了。

那火精靈見沐靈夕,根本就不信那通道中的寶貝有多麼的珍貴,簡直暴躁的不行。

明明那通道里就是有數不清的寶貝,但是它卻被沐靈夕隨手拿出的一件垃圾給鄙視了。

那心裡的憋屈感覺,簡直是它畢生都沒有經歷過的恥辱。 此時的葉天說完之後也是不敢有絲毫的遲疑,不管此時的葉鞘究竟是怎樣的表情或是怎樣的態度,對於葉天來說,已經沒有更多時間了!

當即,葉天也是迅速對著自己身旁的漆黑岩石猛然掠去!

之前,自己站在這漆黑岩石的面前,體內的那股狂暴能量便是自動破體而出,而這一次,葉天也依然是和之前一模一樣的站在那漆黑岩石的旁邊,等待著體內那股狂暴能量破體而出!

果不其然,就在片刻之後,葉天終於是感受到,自己體內的那股狂暴能量再度涌動而起,而與此同時,葉天也是發現,自己面前的岩石之上那些點點白光也是閃爍了起來。

當即,葉天不再有絲毫的遲疑,直接是凝聚出一股能量,而後對著那岩石釋放而去。

能量接觸到岩石的時候,依然是和之前一模一樣,沒有任何的變化,自己的能量也完全無法進入到岩石之內。

不過,就在片刻之後,體內的狂暴能量也是一涌而出,而後面前的漆黑岩石直接是再度碎裂而開!

和之前一模一樣的情況,也是讓得此時的葉天微微鬆了一口氣,當即便是再度閉上自己的眸子,而後等待著那岩石之中能量釋放而出!

此刻,葉天在自己的心中做了一個很大的心裡掙扎,在岩石之內的能量釋放而出之前,葉天一直都在做著這樣的心裡掙扎。

因為葉天不知道,自己此刻的這個決定,究竟會有怎樣的後果,如果自己到時候徹底失控,然而邪能又很是強大,沒有人拿自己有任何辦法又當如何?

可是,因為邪能的強大,自己強行用自己的靈力能量抵擋,而後再度遭到反噬,又會是什麼樣的後果?

對於此刻的葉天來說,這些顯然都是最為重要的問題,至於最後的結果究竟會如何,葉天則是沒有太過關注。

不管是因為受到反噬而亡,還是威脅到整個天池城的安危,那也都是后話,眼下最重要的,自然是吸收岩石之中的邪能,而後成功阻止面前的岩漿洪流!

此刻,岩漿洪流已經是再度從哪莫之窟的通道之內湧出,而葉天則依然在吸收著岩石之內的邪能。

良久過後,葉天終於是成功的吸收了一塊岩石之內的邪能,而這一次和之前有所不同的是,葉天並沒有立刻失去理智,反而是感覺這股邪能讓自己的身體充盈了許多!

此刻的葉天非常清楚,僅僅是這一點邪能,完全不足以讓自己徹底阻止岩漿洪流!

當即,葉天轉頭看了看自己身後那已經湧出的岩漿洪流,而後再度看了看遠處的葉鞘,旋即也是不敢浪費絲毫的時間,便是再度對著前方的另外一塊岩石飛掠而去!

片刻之後,葉天便是再度用之前的方法,吸收起了另外一塊岩石的邪能。

半刻鐘之後,邪能終於是吸收完畢,而此時此刻,葉天也是再度注意到,自己身後的岩漿洪流比起之前已經是更加強大了一分。

葉天不敢有絲毫的停息,再度來到有一塊岩石之旁,就這樣,葉天接連吸收了四塊巨大岩石的邪能。

此時此刻的葉天也終於是感覺到自己的理智越來越模糊,而那股新歌也是在迅速嘗試著控制自己的身體舉動。

這個時候,葉天知道,自己已經是不得不動身了!

當即,葉天用自己最後一絲理智控制著自己的身體,再度湧入到那岩漿洪流之中!

感受著體內強大的邪能,此時的葉天也是不敢有絲毫的遲疑,葉天生怕自己晚一步,就會被那能控制了自己的思維,到了那個時候,不要說什麼阻止岩漿洪流,只怕是連自己的姓名都不敢保證!

心中非常清楚這一點的葉天自然不會浪費絲毫的時間,片刻之後,便是將自己體內的邪能釋放而出,而後在自己的面前形成了一面巨大的屏障!

此刻的葉天方才是發現,自己釋放而出的邪能竟然也是漆黑之色,和之前那些漆黑的岩石簡直是一模一樣的顏色!

這讓此時的葉天很是詫異,葉天完全想不到,能量這種東西,竟然還能以如此多的形式存在!

之前的葉天對於能量的認知很簡單,只要是能量,就只能是藍色的,只是暗淺程度不一罷了。

後來,隨著自己的靈力能量變成了青色,葉天心中也很是震撼和疑惑,但也僅僅如此罷了。

然而,現在的葉天看到自己再度釋放而出的邪能居然是漆黑之色的時候,也終於是知道了一件事:在天神大陸上,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只有自己還不知道的!

此時的葉天看著自己釋放而出的漆黑靈力屏障,再度看著那被擋在靈力屏障之後的岩漿洪流,葉天也終於是鬆了一口氣。

可僅僅只是如此,還不能讓葉天放心,畢竟那岩漿洪流是液體,自己的靈力屏障能阻擋得了一時,也總有漫出來的時候!

當即,葉天再度釋放劈風拳,雖然釋放而出的劈風拳能量已經變成了黑色,但此時的葉天卻是眼都不眨一下,因為葉天知道,屬於自己的時間越來越少,自己不能浪費一絲一毫!

果不其然,在葉天第三次釋放出劈風拳能量之後,理智便是即將徹底模糊,此時的葉天有些迷迷糊糊的看著自己面前那濺射到半空之中的岩漿洪流,也是漏出一抹微笑。

對於葉天來說,自己能做的,都已經做了,接下來,就聽天由命吧!

終於,葉天那雙漆黑的眸子猛然湧現出一股赤紅之色,看起來有些猙獰,而又很是駭人!

葉鞘自然也是發現了這一點,不過對於葉鞘來說,之前葉天釋放而出的劈風拳黑色能量,已經是讓此時的葉鞘徹底傻眼,他的表情也在此時徹底獃滯了下來!

葉鞘目光看著那濺射到半空之中的巨量岩漿,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就在方才那一瞬間,葉鞘不知道自己看到的葉天究竟是什麼樣的實力!

但是,從葉天釋放而出的能量威力來看,那顯然比一個魂覺境後期的強者都要震撼! 那心裡的憋屈感覺,簡直是畢生都沒有經歷過的恥辱。

火精靈是榮耀的種族,怎麼能被別人給鄙視呢?

想到這裡,那火精靈氣急之下大聲吼道。

「哼!你們要是不信,我可以帶你們進去看看!那裡有數不清的絕世珍寶,到時候看你還能說什麼!」

那火精靈一臉義憤填膺的說道。

它那火爆的脾氣一上來,根本就沒想到自己剛才所做的決定,簡直就是引狼入室。

但是這樣一來,卻是正中沐靈夕的圈套。

沐靈夕聽那火精靈說要帶他們進去之後,卻是直接一臉猶豫的說道。

「那些只會發光的普通東西有什麼好看的,我們還不如在這裡休息呢!反正我們又對它不感興趣,進去說不定還會有危險呢!」

那火精靈見沐靈夕不打算進去,頓時急了。

要是沐靈夕不進去,那它還怎麼證明那裡面有數不清的珍寶呢!還怎麼挽回自己的尊嚴呢!還怎麼洗刷自己被鄙視的恥辱呢!

耿直的火精靈,就是這麼執著的一根筋。

夜元鈺在一邊聽著,眼中那崇拜的神色,簡直就差一步衝上去,叫沐靈夕一聲女王大人了。

剛開始他們還發愁怎麼進去通道呢!

現在看那火精靈的架勢,若是他們不進去,它抬也要將他們抬進去了。

雖然夜元鈺的想法有些誇張,但是那火精靈的做法卻也是差不多了。

只見那火精靈在焦躁了一陣之後,終於出聲說道。

「我帶你們進去是不會有危險的,反正你們今天不進也得進,要是不進的話,就是毀壞我們火精靈的榮譽,我們火精靈全族都會向你發出榮譽挑戰。」

那火精靈將手中的冰杖朝沐靈夕一指,那一臉嚴肅的神情,看的沐靈夕心裡竊笑不已。

看來她還真是盛情難卻了呢!

那還想什麼?當然是走起嘍!!

只見沐靈夕勉為其難的說道。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還是去吧!總不能破壞你們火精靈的榮譽啊!我們一向是愛好和平的人,但是你一定要保證我們的安全啊!我們實力很弱的!」

夜元鈺一臉認同的朝那火精靈點了點頭。

這通道好!不僅可以去參觀,還有保鏢,簡直不要太美好哦!

那火精靈聞言,確實堅挺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膛,然後說道。

「沒問題,我會保證你們安全的,但是你們到時候一定要聽我的指揮,不要亂跑哦!否則被那冰瀑風暴捲走了,我也無能為力呢!」

沐靈夕和夜元鈺見狀,皆是認真的答應了下來。

只要讓他們看看裡面有沒有他們需要的東西就行,若是有的話,沐靈夕有的是辦法,讓這個可愛的火精靈幫他們拿出來。

說到這裡,兩人一精靈說了一些進入通道的注意事項,最終朝那通道的方向開始進發。

走在那一片白茫茫的冰原上,沐靈夕四處的觀察著,這裡似乎除了這一個火精靈之外,再沒有其他的火精靈了。

「你們火精靈不是生活在這裡的嗎?」 那麼多麼恐怖的存在?此時的葉鞘不由得有了一個很是大膽的想法:如果葉天有一天能夠控制體內這股邪能的話,那該是多麼恐怖的一件事?

然而,片刻之後,葉鞘便是取消了自己心中的這個想法,葉鞘也知道,葉天現在整個人的理智和舉動都會被那股邪能控制,雖然說以後可能會有一天,葉天可以反過來控制它們,可是,現在呢?

對呀!眼下來說,這才是最為嚴重的問題,葉鞘知道,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那不管到了什麼時候,都不要想著控制那股邪能!

可與此同時,葉天的眸子已然全部赤紅了起來,雖然說他之前已經成功的將那岩漿洪流控制而下,可此時此刻的葉天也徹底失去了理智,接下來,他會做些什麼,葉鞘也是一無所知!

片刻之後,葉鞘便是發現,此時的葉天再度對著他飛掠而來!

葉天的整個身體在此時猶如一道黑影一般,那飛掠而過的身形看起來就像是一頭黑色的惡魔!

然而,面對這一幕,葉鞘卻是紋絲不動,反而嘴角還掛著一抹釋然的微笑,他此時的舉動,和自己之前所說的話,的確沒有絲毫的出入!

不過讓葉鞘有些意外的卻是,葉天此次並不是沖著他來的,而是從自己的身旁飛掠而過,沒有絲毫的停留!

此刻緩緩睜開自己眸子的葉鞘看著從自己身旁疾馳而過的葉天,也是不由得緊皺眉頭,片刻之後,便是發現,葉天此時已經是消失不見!

速度的恐怖讓此時的葉鞘完全不知道葉天究竟要去向何方。

可是,就在某一刻,葉鞘的眸子猛然一縮,而後臉龐之上湧現出一股驚駭之色!

如果此時的葉天是去往天池城的話……

葉鞘不敢再繼續想下去,之前的葉天已經對他叮囑過這件事,然而自己現在非但沒有阻止,反而是眼睜睜的看著葉天就這樣從自己的身旁疾馳而過,這對於葉鞘來說,又何嘗不是另一種折磨呢?

當即,葉鞘也是不敢有絲毫的遲疑,身形也是對著天池城的方向疾馳而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