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銀光果然只是個擺設,眾人也跟著穿了過去。

2020 年 11 月 12 日

「好暖和!」林曉曉發現,當碰觸銀光的時候,感覺全身都被溫暖了。

「好像是挺暖和的,婪夢,這銀光是什麼做的啊?」雲熙子將雙手在銀光里穿來穿去,感受著銀光傳來的溫暖觸感。

「額,應該是那位仙子收集的太陽光,然後給它們染了下顏色。」婪夢猜測道。

「還能收集太陽光?好神奇啊!」王磊忍不住感嘆道,神仙果然比科學家更牛逼。

宮殿外面種著許多在凡間看不到的植被和樹木,它們散發著芬芳,將原本冷清的廣寒宮增

添了少許的溫情來。

沿著雕花石樓,就走上了露台,也就是嫦娥跳舞,玉兔搗葯的地方。

不過,當眾人走上露台後,就被一股粑粑味給噁心到了,那股濃厚的粑粑味已經完全遮蓋住了殿外那些植物散發出來的芳香味了。

「嘔!哪裡有垃圾桶?我想吐!」林曉曉捂著嘴巴,打著乾嘔。

只見,有籃球場大的露台上,滿地都散布著粑粑,有些已經幹了,黏在了地面上,而有些還是濕潤的,似乎才被倒出來不久。

「我好像來到了夢中的場景。」雲熙子捂著嘴,說道。

「我也是。」熊萌萌隨即附和道。

「我們也是!」熙熙和呵呵同時點頭道。

「你確定這是神仙住的地方,而不是屎殼郎住的地方?」孫挺看向婪夢,皺眉道。

「額..應該,好像,貌似是吧。」看到原本潔白的露台上布滿了大小各異的「黃金」,連婪夢自己也忍不住開始懷疑是否走錯地方了。

「小兔子乖乖,把馬桶端來,端來端來快端來,嫦娥要拉屎,快把它端來…」就在眾人各種感嘆時,一陣歡快的歌聲從宮殿裡面傳了出來。

伴隨歌聲而來的,是一陣陣新鮮的粑粑味。

只見,一隻巨型白兔子正抱著一個在凡間隨處可見的沖水馬桶蹦了出來,並且隨著它的蹦,馬桶里的粑粑就跟著濺了出來。

粑粑濺得滿地都是,也濺了兔子一身,不過,卻絲毫不影響兔子那歡愉的心情。

「玉兔,你在幹嘛?」婪夢大喝道,感覺玉兔這副模樣簡直是有損神仙那不食煙火,清風傲骨的形象。

「咦..二夢?」玉兔停下了腳步,扭頭看向婪夢。

「我是二夢的哥哥婪夢,你這是在幹嘛?玩粑粑嗎?」婪夢凝眉道,語氣帶著質問和責怪。

「哼!我就是在玩粑粑,咋滴?你來咬我啊!」玉兔朝婪夢做了一個鬼臉,就繼續抱著馬桶朝露台走來。

「把馬桶放下!」婪夢再次大喝,並做出了要上前的架勢。

「好呀。」玉兔露出了一個邪惡的笑容。

看著玉兔這副模樣,眾人均生出了一種不祥(翔)的預感。

「食屎吧!」玉兔將馬桶朝婪夢扔來,隨後就扭著肥屁屁往宮殿大門跑去。

看著朝自己飛速襲來的馬桶,以及從馬桶里飛濺而出的粑粑,婪夢迅速喚出了白霧,躲閃開來。

婪夢倒是躲開了粑粑襲擊,可站在婪夢身後的陳瀟就遭殃了。

「婪夢,我恨你!」陳瀟大喊道,並試圖朝旁邊躲去。

眼見著就要被一大波粑粑給襲擊了,陳瀟咬牙閉上了雙眼。

就在這時,雲熙子急忙將右手幻化成了桃樹枝,並朝著陳瀟席捲而去,將陳瀟捲起后,就迅速拉了回來。

「砰!」

陳瀟摔倒了雲熙子的腳邊,險險躲過了那波粑粑的襲擊。

「砰..嘩啦!」

隨後,馬桶落地,粑粑流了一地,讓原本惡臭的露台變得越發喪心病狂的惡臭起來。

「抱歉抱歉,一時情急,忘了你正站在身後。」看到躲過粑粑攻勢了,婪夢趕緊跑來將陳瀟扶起。

「這是第二次了啊,地宮那次是第一次,如果再有第三次,我們就友盡!」陳瀟怒火中燒地看向婪夢,憤憤道。

「好好!不會有第三次,我發誓。」婪夢急忙說道。

「那隻兔子跑了,好大一隻

啊,玉兔不是應該嬌小可愛嗎?」熊萌萌指著被玉兔關上的宮殿大門,說道。

「玉兔不是還應該仙氣飄飄嗎?現在人家可是臭氣飄飄。」熙熙用小短手捂著口鼻,瓮聲瓮氣地說道。

「走,去宮殿里,看看嫦娥都在幹嘛,怎麼對玉兔這種瘋癲的行為置之不理。」說著,婪夢就喚出了白霧,帶著眾人秒穿進了宮殿里。

雖然只隔了一扇門,但明顯宮殿里沒有那股粑粑味,甚至還隱約傳出了一陣陣果酒的味道。

「唔…這不是婪夢嗎?」就在眾人在宮殿里尋找玉兔的身影時,一個迷糊的女聲從一根圓柱的背後傳來。

「嫦娥?」婪夢回頭望去,並朝著那根圓柱走去。

只見,嫦娥抱著一個酒壺,倚靠在圓柱後背的牆壁上,醉眼朦濃地看向眼前的眾人。

「婪夢,帶朋友來廣寒宮玩啊,隨便坐啊,我讓小玉給你們做些月餅吃。」嫦娥扶著圓柱,想起身。

婪夢急忙直起身子,用虎爪將嫦娥扶起。

「是做屎月餅嗎?」熙熙站在後面,小聲地嘀咕道。

透過宮殿里的燈火,眾人才看清嫦娥的長相。

原本白皙的鵝蛋臉因為醉酒,而變得通紅腫脹,五官很精緻,可惜,卻已看不到半點仙氣,看起來就像酒吧里的陪酒女。

「嫦娥,你怎麼醉成這樣?」婪夢語帶責怪道。

「哦,我沒醉,我只是有些頭暈而已。」說著,嫦娥就滑了下去,還好婪夢即使攙扶住了她。

「看來醉得不輕,有水嗎?給她喝點水可能好些。」雲熙子建議道。

「我去找找。」說著,熙熙就甩著小短腿兒,在宮殿里四處找水了。

「宮殿挺漂亮的,可惜,住在這裡的不是醉鬼就是瘋癲兔。」林曉曉看了看周圍低調而奢華的裝飾,忍不住扶額感嘆道。

「水來啦!」熙熙抱著一個裝滿水的銀盆,就朝著眾人奔來。

只是,一邊跑,水一邊往外濺,跟玉兔抱著馬桶蹦的姿勢有得一拼。

「慢點,水都要灑完了。」孫挺急忙提醒道。

「噗!」

來到嫦娥面前後,熙熙一下就將剩下的大半盆水朝她的臉上潑去。

「啊!下雨啦?」嫦娥一個激靈,就立馬清醒過來。

「咳咳,嫦娥,你知道玉兔最近犯下了什麼大錯嗎?」婪夢急忙切入正題。

「小玉,它挺好的啊,每天都在那裡搗葯,可勤快啦!」嫦娥笑了笑,說道。

新郎舊夫 「是搗屎吧。」熙熙又在那裡小聲嘀咕著。

「額,你怎麼知道它每天都在搗葯?」婪夢看向嫦娥,問道。

「我怎麼會不知道呢,它每天都抱著藥罐去露台,每次出去的時候,藥罐都是滿滿的。」嫦娥揉了揉眉心,說道。

「盛滿的不是藥材,是粑粑啦!」熙熙繼續小聲地嘀咕著。

「嫦娥,你聽說我,玉兔它…」婪夢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嫦娥給阻止了。

「等等,我肚子又痛起來了,我先去如廁,你帶朋友先逛逛。」推開婪夢后,嫦娥急忙抓起墜地的裙擺,兩步並作三步地朝裡面跑去。

「那些粑粑不會是嫦娥拉出來的吧?」看著嫦娥飛奔如廁的身影,林曉曉嫌棄地說道。

「可是,怎麼會拉出那麼多粑粑呢?感覺都是十個二夢的粑粑量了。」熙熙用小短手摩挲著圓下巴,疑惑道。

眾人:這個問題問得好! 「還有一個問題,玉兔不是把馬桶扔在露台上了嗎?那嫦娥用什麼拉粑粑啊?」雲熙子看向眾人,問道。頂點

「額,這個問題也問得好。」熊萌萌說道。

「我去看看。」熙熙興奮地搓著小短手,隨後,甩著小短腿就朝嫦娥離去的方向奔去了。

「她這麼興奮幹嘛?」看著熙熙那歡快的背影,孫挺忍不住好奇道。

「女人的心思你別猜,洋娃娃的心思你更別猜。」熊萌萌揶揄道。

「嫦娥..嫦娥…」熙熙趴在門口,伸著個小腦袋往裡瞅著。

「嗯..bu…」嫦娥正在努力地糞斗著,完全沒有留意到趴在門邊偷瞄自己的熙熙。

「卧槽!哪兒來這麼多的馬桶?是雙十一搶購的嗎?」熙熙好奇道。

只見,差不多有二三十平大小的廁所里,放了有十多二十個馬桶,和周圍復古的宮廷裝修風格比起來,顯得分外違和。

不過,這些馬桶並沒有被安裝,而是圍成圈擺在那裡,似乎被當成了夜壺在用。

熙熙發現,幾乎每個馬桶都被用過,有些被清洗過,有些則盛滿了粑粑,還沒來得及清洗。

嫦娥蹲坐在一個被清洗過的馬桶上,雙拳緊握,整張臉都皺成了一朵開殘的菊花,毫無半點仙女的模樣。

熙熙癟了癟嘴,就跑回去了,然後繪聲繪色地描述了嫦娥拉粑粑的全過程。

「快遞公司會把馬桶快遞到廣寒宮來嗎?」林曉曉疑惑道。

「她為什麼不把馬桶安裝起來呢?」王磊疑惑道。

「可就算安裝了,廣寒宮也沒有化糞池來化解掉粑粑啊!」孫挺說道。

「婪夢,你們在天界怎麼處理糞便那些的?」熊萌萌好奇道。

「我們神仙是不拉粑粑的,因為我們靠吸仙氣而活。」婪夢解釋道。

「那嫦娥怎麼會拉粑粑呢?而且貌似還拉了不少。」熙熙問道。

「額,也許是吃了凡間的食物吃壞肚子了吧。」婪夢猜測道。

「就像二夢一樣,上次吃了燒烤,拉了好幾天的肚子,把馬桶都堵了。」呵呵說道。

「難怪了…不過,嫦娥的事情先放一邊,還是先把玉兔找出來吧,我可不想我們前腳剛走,它後腳又開始搗粑粑了。」雲熙子說道。

眾人點了點頭,就分頭去找玉兔了。

「leftleftrightright,goturnaround,gogo,left…right…」

當眾人在廣寒宮的各個角落裡搜尋玉兔時,湖面上突然傳來了一陣歌聲。

「好像是玉兔在唱歌。」熙熙甩著小短腿兒,朝湖邊奔去。

「玉兔,你在洗澡嗎?」熙熙站在湖邊,看向正在湖裡撲騰的玉兔。

「跟你有關係嗎?」玉兔的口吻有些不善。

「你為什麼要把粑粑濺到凡間呢?」熙熙無視玉兔的不友好,繼續問道。

「ilikeihappy!」玉兔頗為得意道。

「你是因為不高興才那樣做的吧?你對嫦娥有怨言吧?」熙熙試探性地問道。

「哼!跟你有關係嗎?」玉兔皺了皺眉毛,不耐道。

「廁所里的馬桶都是你在洗吧?」熙熙問道。

霍少又在熱搜撒糖啦 「是有怎樣?不是又怎樣?」玉兔浮在湖面上,一副懶散的模樣。

「你

為什麼不跟嫦娥好好談談呢?家裡的清潔衛生需要大家一起分工做啊!」熙熙說道。

「哼!她就知道喝酒,一天到晚說沒人愛,好可憐,好寂寞!我才是沒人愛好嗎?」玉兔從湖裡站了起來,雙爪叉腰,滿臉憤怒。

「你們之間有矛盾,就要解決呀,畢竟你們是一家人。」熙熙語重心長道。

「呸!誰跟她是一家人,她去凡間玩都不帶我,說我個頭太大了,走在路上會被人圍觀。我願意長這麼大嗎?我這是過勞肥!」玉兔憤憤道。

「你想去凡間玩嗎?」熙熙問道。

「哼!不稀罕!」玉兔將頭調向了一邊。

「我有個朋友是訛獸,訛獸你知道吧?人頭兔子身,現在就住在凡間,你想不想去和她認識認識,畢竟,你們也算遠房親戚了。」熙熙搓著小短手,說道。

「哼!我去凡間了,誰給嫦娥洗馬桶?」玉兔看向熙熙,問道。

「讓她自己洗啊,自己拉的粑粑,就算再臭,也要自己吃掉,哦不,處理掉。」熙熙說道。

「哼!她四體不勤五穀不分,不要說洗馬桶了,連肚兜都不會洗,少了我,她就是個廢柴!」玉兔有些激動地說道。

「總要學嘛,不能老依賴你啊,對不對?」熙熙說道。

「嗯,你說得很有道理,這麼一看,你長得也沒那麼討厭了,雖然是個禿子。」玉兔點了點頭,說道。

熙熙:呵呵,我突然想給熙子炒盤尖椒兔丁了o( ̄ヘ ̄o#)

「你先出來吧,和嫦娥好好談談,然後我帶你去凡間玩玩。」熙熙忍住把玉兔摁在水裡,淹死它的衝動,擺出了和藹的笑容說道。

「嗯。」玉兔點了點頭,隨後就扭著肥屁屁,走向了岸邊。

「我懂製藥,可以給你研究一款長頭髮的葯,免得你繼續當禿子。」玉兔低頭看了看熙熙的頭頂,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