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黛凝隨著賀尋進入手術室,揪緊了一群人的心。約摸過了四個小時,賀尋才走了出來,看樣子手術是成功的,柳黛凝這會應該剛剛睡下。

2020 年 11 月 12 日

比原劇里晚了一個小時,蘇眉挑了挑眉,沒等賀尋說話,就隨著柳黛妮一起去看柳黛凝。

換了心的那個人已經被安撫好了,接下來也沒有什麼事,一群人浩浩蕩蕩才從醫院離開。

「你留下。」蘇眉給了森一個眼神,森先是愣了愣,后才反應過來。作為一個認真負責的帥氣助理,他自然是蘇總說什麼,他就做什麼。

「是。」森推了推眼睛,看起來就是斯文敗類……呸! 錯吻霸權總裁 極具文藝氣息的大好青年。

他知道蘇總讓他留下是做什麼,雖然不太明白蘇總的用意,但他依舊會認真完成任務的!

賀尋也還沒走,聽到蘇眉這麼安排,也是不解,走到蘇眉這邊來才要問出口,梁睿就移動了一個身子擋在蘇眉和他之間。

「賀先生,還有什麼事嗎?」

「呃……沒什麼事。」被梁睿這麼一擋,賀尋就不知如何開口詢問,只能訕訕離開了。

……

清晨,九月的早上微寒,就連太陽也是沒有溫度的懶懶灑在草叢上。露珠晶瑩,映在一雙清澈的眼眸中。

柳黛凝看著那露珠發獃,一手撫上心口失神,才睡醒微微凌亂的頭髮,看起來異樣的柔軟可愛。

一陣敲門聲喚回她的神采,大清早的,該是來查房的護士吧?

「請進。」柳黛凝才從窗口移開視線,進來的人卻不是查房的護士。

「你是……」柳黛凝只覺得有些眼熟,一轉眼便想起來,這是昨天來看過她的男人之一!

森推了推眼睛,提著手裡買來的東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為誰而準備的。

「才動完手術,先喝些粥吧。」

「謝謝……」柳黛凝張了張嘴,淺淺一笑,還帶著一絲羞怯。

「你為什麼……」不回去?柳黛凝接過粥仍然有些疑慮。不是她多心,只是她從來沒有被人這樣悉心照顧過,心中總有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因為你比較需要我的照顧。」森說的這話還是考慮之後開口的。柳黛妮昨天才睡下,今天估計要下午才能來。而蘇總早在梁少將打動的時候,就沒有森的事了。若不是森還兼任秘書類,估計蘇眉早把他調走了。而相比照顧蘇眉,對於森來說,只是換了一個照顧的對象。而柳黛凝卻不這麼想。

因為森的這句話,柳黛凝的臉很沒有骨氣的紅了。

【不行了,要困死了,明天早上起來估計沒有更新了,要到晚上下班才可以碼字】 「我怕我不能夠時時刻刻照顧到你。」森抿著唇,有些不確定,「這樣的話,你還願意和我在一起嗎?」

柳黛凝眨眨眼,一時間沒有想到森會說這樣的話,恍如巨大的驚喜向她砸過來,「願意!」

說罷,柳黛凝才發覺自己太不知羞,索性放開來,捧著森的臉,雙眸對著森的眼睛,一字一句對他說:「我是願意的。」

兩人的關係彷彿一下子拉近許多,告別之後,森又回到蘇氏集團工作,只是與以往不同,森的生活里多了一個目標,多了一分牽挂。

對此,蘇眉是知道的,自某一天她看到柳黛凝和森不正常的親密舉動之後,她也才鬆了一口氣。

大概是因為蘇眉的主動,不知覺之間,她和唐姍、柳黛妮與柳黛凝之間的關係也親近起來,時常幾個人一起逛街玩耍。

或許是因為女主聚集的緣故,偶遇賀尋的次數也很是頻繁。

「賀先生,又見面了。」蘇眉才走出服裝店,就看到正要進來的賀尋,也不知是不是最近偶遇次數過多,就連賀尋本身也是有些無奈又不好意思。

「呵呵、幾位好啊……」賀尋乾笑了幾聲,最近不知怎麼,似乎自己隨意走到哪裡都會遇上蘇眉幾人,也不知這幾個佳人會怎麼想他呢。

柳黛妮看是沒看一眼賀尋,柳黛凝只是微微一笑,要說對賀尋還有這麼一點感覺的,莫屬於唐姍了。只是最近實在巧遇太多,也不得不讓人聯想到跟蹤之類……連帶著唐姍對賀尋的印象也變差了許多。

話說回來,這一次賀尋還真是很無辜。

「我聽說賀先生是要與萬小姐訂親了吧,到時候我會去瞧瞧。」蘇眉瞧著賀尋暗暗掃著她們幾人的眼神,不經意提起,就是要讓這幾位女主警惕起來,與賀尋保持距離。

果不其然,聽到這句話,幾位女主都各有反應。

柳黛妮與賀尋不熟,只是微微驚訝賀尋居然是萬清歡的未婚夫,柳黛凝則是好奇的看了幾眼,唐姍有些皺眉,若有所思般,隨後又是一笑,眼裡卻帶上了疏離,「恭喜賀先生呀。」

賀尋撓撓頭,不好意思地笑笑,才要說話,便看到前方一個剛毅男子拽著一個馬尾辮女生,那女生很是不情願的樣子。

賀尋眯了眯眼,不知怎的,他就看不慣這樣強迫一個女孩子的大男人!

蘇眉瞄到賀尋這樣的眼神,心中警惕,一手暗暗碰了碰唐姍,給她使了個眼色,沒想到唐姍一眼就認出了那個男人。

「沈丘豫?」唐姍不解,「他怎麼會在這裡?」

「賀先生認識?」蘇眉聽著唐姍的暗暗驚訝,一旁又笑著詢問賀尋,「看賀先生的樣子,是要過去那邊與人打招呼?」

「呃……」本想過去英雄救美的賀尋聽著蘇眉這麼一問,整個人都懵了,他過去幹嘛?以什麼身份?難道就像個中二晚期患者一樣爾康手大叫「住手」?

「沒、沒……」賀尋擺擺手,被蘇眉這麼一打亂,賀尋要是還過去,就像是故意等著要「英雄救美了。」

【那天手機突然壞了,30號才買…換了新手機之後,我的幾萬字存稿都沒有了!!!沒有了!!沒…有了…整個人都在崩潰中,好幾個世界的存稿啊啊啊哭死!!!】 賀尋才匆匆離開,唐姍又才說著,「沈丘豫和我一朋友是青梅竹馬,沒想到他居然會和別的女孩子有不清楚的關係……」唐姍皺著眉,那一邊沈丘豫似乎還總攔著那馬尾辮的女孩子,兩人之間的關係很是曖昧的樣子。

也許是看不下去,唐姍直徑走過去,啪嗒啪嗒地高跟鞋顯得她更高挑,唐姍二話不說,過去就是一巴掌,直接把還在推搡的二人打蒙了。

「唐姍?」沈丘豫受了一巴掌,看清來人後倒是有些驚訝,但仍然有些生氣唐姍竟然落了他的面子,語氣都是危險的陰沉:「你幹什麼?」

受了蘇眉許久熏陶的唐姍又哪裡會被嚇到,她瞧了瞧兩人親近過分的舉動,冷笑一聲:「沒什麼,打蒼蠅。」

「你!」沈丘豫快要爆發,卻想到唐姍與蘇眉關係不一般,他沈家還有好幾個項目沒著落,思忖這,沈丘豫又壓下怒氣,狠狠瞪了唐姍一眼,也不管了那女孩子,匆匆離去。

唐姍目送沈丘豫離開,隨意瞥了幾眼那馬尾辮的女孩子,長的倒是不錯,尤其是那雙倔強不服輸的眼睛,看起來分外吸引人。

察覺到唐姍在看她,那女孩子也沒有不好意思,微微一笑,「謝謝你!我叫庄雅歌。」

「不用謝我。」

「我會報答你的!」庄雅歌表情認真,「那個沈丘豫太討厭了,剛剛真是多謝你了!」

「你和他很熟嗎?」聽到女孩直呼沈丘豫名字,本不想答話的唐姍有些意外,看那女孩子提起沈丘豫時,雖是不高興和厭煩為多,但不經意之間,總是有那麼一些不同別人。

「他是我們老闆咯。」庄雅歌無奈狀攤著手,絲作嫌棄,卻有親近之意。

唐姍看在眼裡,心下瞭然,也不再做停留,隨意聊了幾句就打發了庄雅歌。

想來,那二人都是對彼此有那麼點意思。

蘇眉自然也看在眼裡,不同於唐姍,她心中已經翱翔到沈丘豫與兩個女孩之間不得不說的故事了……一句話概括,總裁文八點檔狗血劇啊!

幾個人被沈丘豫這麼一打擾,也興緻缺缺,告別眾人,唐姍這才臉色不佳對蘇眉道出沈丘豫的事。

與蘇眉猜想一樣,唐姍的那位朋友自小到大就一直喜歡著沈丘豫,奈何沈丘豫卻喜歡這個叫庄雅歌的女孩子,若不是她那朋友此時還在國外,估摸著沈丘豫就要跟她解除婚約了。

神馬身在國外的未婚妻,神馬總裁與員工,真是太經典了!蘇眉心中小人仰天狼笑,她忽然好想去破壞一下沈丘豫和庄雅歌的故事腫么破!

「可以讓她提前回來嗎?」蘇眉心中泛濫著濃郁的惡趣味,連帶著周邊發生的故事都忍不住想要插上一腳。

唐姍被蘇眉弄得一愣,隨即才反應過來,有些為難,「落雪知道這個消息,會不會難過?」

蘇眉一個眼神意味深長,唐姍頓時明悟,「眉眉是想到什麼主意了?」

一劍朝天 「試試。」蘇眉其實也不太有把握,只不過一想到要破壞既定劇情,她就忍不住了。

等等!她這是什麼時候出來的破毛病? 蘇眉這麼說了,唐姍也就這麼做了。隨即給落雪打去電話。

莫落雪接到唐姍的電話時,整個人都是懵的。

「你說什麼?沈……沈丘豫他喜歡誰?」

唐姍聽到好友顫抖的聲音,便有些不忍說下去了。或許是蘇眉看著唐姍的眼神太過鎮定,讓唐姍放心不少,唐姍這才定了定神,又把話說了一遍。

「我現在就回去!」

……

沈丘豫也只當那天不過是巧合,沒想到第二天來到他家的第一個人,竟然是他怎麼也想不到的莫落雪。

打開門,多年不見的莫落雪穿著雪白毛絨的毛織裙,披散的乖順捲髮垂在雙肩,大雪飄飛,映得她更似雪中精靈。

莫落雪的鼻子有些通紅,因為是才趕到的,她的臉色也是紅潤得可愛。她眼巴巴地看著沈丘豫,才見到他,就想要撲上去。

可一想到自己會出現在這的原因,莫落雪又一頓心碎。

「沈丘豫,你是不是、是不是喜歡上那個叫做莊雅歌的女孩子了?」莫落雪不要拐彎抹角,她不相信,可也懷疑。畢竟這麼多年,她從來沒聽過沈丘豫身旁有過其他女孩子,庄雅歌,是第一個能夠和沈丘豫有這般親密的人。

沈丘豫皺起眉頭,有些不喜一開門就被問到自己的私事。雖然驚訝莫落雪怎麼會回國,但他也不是多事的人。

「怎麼了?」沈丘豫的態度一直都是這麼冷冷淡淡,卻不知怎麼就是入了莫落雪的眼。

「你是不是……」

「不是。」聽到莫落雪這麼直白的問出口,沈丘豫立馬否認。畢竟此時他也只是對那庄雅歌感興趣,覺得那小女人還算好玩,還沒到達喜歡的地步。

若是按著經典劇情來,應當是沈丘豫和庄雅歌感情漸深,才剛剛在一起時,莫落雪就該回來做正常的惡毒女配該做的事情。但如今莫落雪提早回來,沈丘豫自然是還沒喜歡庄雅歌,也就不會承認兩人的關係曖昧了。

說罷,沈丘豫又覺得心中有些異樣的感覺,說不出來,有些酸澀,還有些想念,想念庄雅歌那個小女人。

假愛真吻:億萬總裁戀上我 「真的嗎?」莫落雪抬眼看著沈丘豫,有些高興,又有些意外。

「你很無聊嗎?」沈丘豫一點也不想繼續這個話題,直徑繞過了莫落雪就上車走人,不知為什麼,他竟然有些逃避這個話題。

血情末路 難道是因為自己喜歡庄雅歌那小女人?

沈丘豫不知道,他並不確定,但……感覺還算不錯?

心下想著,自己若是與庄雅歌那個女人在一起,生活也增色不少。庄雅歌那個女人,又倔強又嬌弱,還真是麻煩……

庄雅歌那個女人,竟敢拒絕於他,倒是個不錯的玩具……

庄雅歌那個女人……

庄雅歌那個女人……

沈丘豫不知怎的,就全是想起庄雅歌了,嘴邊還勾起一抹笑容,只是笑容還沒來得及綻放開來,前方的車子忽的傾斜而來,好似失控般,橫衝直撞!

嘎吱——

嘭!

沈丘豫嘴角的弧度僵硬在此。

【看到書評區有人問我多大,我想說……你猜猜捂嘴偷笑】 只在剎那間,一個影子撲到沈丘豫的車窗前,遮擋住了他的視線,隨即便是一聲槍響,沈丘豫不知道車內什麼時候已經被完全封閉住,等他反應過來時,車前已是一片血跡模糊。

血,滿是獻血噴洒在他的車窗!

「快走!」一個聲音喝住沈丘豫,他的副駕駛位子上居然多出了一個穿著普通的男子!

男子雖說穿的不怎麼樣,只是他渾身氣勢未收,隱隱發出的氣勢就震得沈丘豫一愣一愣,不知覺就聽從了那男子的話,開著車猛踩油門揚塵而去。

男子呼地長嘆一口氣,沈丘豫一邊開著車,才一邊發覺自己竟然身在郊區的公路上!

等等!自己上班時候,根本不可能來到郊區!意識到這一點,沈丘豫臉色有些不自然。他不敢想,不敢往壞處想,更不敢轉頭打量身旁坐著的男子。

賀尋氣喘吁吁,才擺脫了麻煩,他只覺得這無辜牽扯進來的男人有些熟悉,這會仔細一看,不正是那天在商場碰上的那個男人?!

賀尋一邊暗笑這世界真是小,另一邊又一個手撕開一件衣服給自己受了傷的手臂擦拭。

異能者。

劇情進行到這裡,賀尋已經接觸到不少異能者了,這一次算他馬有失蹄,差點也讓那些異能者剝了皮。

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卻不知自己已經被那些可以移動空間的異能者最後傳送到哪個山旮旯里!

受了傷的地方除了手臂上一個像是被刀割的傷疤,最重要的還是賀尋精神力和內力的損傷。所以現在最重要的,是他要去尋找某些藥材,製成恢復元氣的丹藥,還要以藥水調養身體,才能恢復以往巔峰。

原劇里的賀尋如今雖不算左擁右抱,但也是左右逢源,回到城市找來藥材並不難。但如今他命定的幾位女主都被蘇眉以各種拆法崩離得七七八八,至始至終的,也只有萬清歡那小妮子一個。

如今的賀尋,在沒有回到瀧州市之前,他就只能靠著自己了。

「停車。」賀尋一手捂著受傷的地方,做著樣子臉色不佳,甚至是有些兇悍。

沈丘豫不疑有他,當即岔了道路停在進入公路的其中一個小路口。

停好了車,沈丘豫才有的機會看自己手機定位,居然是在江楓市與瀧州市交接的郊區處!

回瀧州市,還是去江楓市,這算是給賀尋一個選擇的機會。

賀尋臉色難看,他受的傷可不輕,在外面待的越久,就越危險,還有他的傷,也得需要許多珍惜藥材才能發揮最好的功效。

往哪走,這點很重要。

可惜別人卻沒有給身為男主的賀尋選擇和思考的機會。

一輛漂亮的米色小車路過,並沒有離開,反而也開進了路口一些,停了下來。蘇眉自車上下來,踩著高跟鞋,似乎在這裡看到賀尋有些驚訝,看到這輛帶血的車更為驚奇。

「賀先生?」蘇眉一個挑眉,想要靠近又不過來地猶豫,實則她在心裡正糾結著該怎麼開口。

話說為什麼她看到男主被追殺成狗她如此開心?真是喪心病狂! 「蘇眉?」賀尋驚訝間直呼出蘇眉的名字,一旁的沈丘豫也才知曉,這個美麗高貴的女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商業女強人蘇總。

那天在商場,沈丘豫根本沒注意唐姍是什麼時候冒出來的,自然也就不知道蘇眉當時也在場,這會還是他第一次看到實體版的蘇眉!

「賀先生怎麼在這裡?」蘇眉好似沒看到沈丘豫滿車子血跡一般,鎮定自若,要是其他小女生,估計就先尖叫一聲,隨即暈倒,她果然是心理素質太強大了嗎?!

「這……」雖說蘇眉沒開口問血跡是怎麼回事,可是這個問題……根本就是和那個問題是一樣的啊!賀尋也不知該怎麼說,他總不能實話實說吧?

「你沒事吧?」蘇眉忽然冒出這麼一句話來,走近湊到賀尋跟前,一雙清澈的眸子挑眉瞧著他。

「沒、沒事……」賀尋被嚇了一跳,退開兩步,卻因為不小心碰到了傷口,裸露出來。

「沒事?」蘇眉懷疑的眼神盯著那手臂,不由賀尋分說,拉著賀尋就朝車子里走。

「跟上。」臨走時,蘇眉還不忘叫上沈丘豫。

沈丘豫摸了摸鼻子,心裡有些忐忑,想不到他與蘇眉的見面居然是這個樣子的。

搭乘著蘇眉的車,幾人回到江楓市。賀尋本是住在酒店裡,此時一身狼狽,還滿是血跡的他自然不能休酒店了,蘇眉二話不說,直接就把車子開到自己的別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