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春芸和秋揚只能站在一旁,看著時聚和他們對抗,秋揚擔心的說道:「這樣打下去也不是辦法,時聚雖然近戰很強,也不可能長時間跟他們耗下去,我們逃跑也許能引開一些人。」

2020 年 11 月 12 日

「只能這樣了,出去之後你就能恢復通玄境界,到時候摧毀這裡的禁制,我們就能逃跑了。」

秋揚和朱春芸迅速的向大門飛去,可是陳佳林已經擋在那裡,兩個女子拚命的向陳佳林衝去,只有秋揚衝出大門才有逃跑的可能。

很快兩個女子都敗下陣來,佳林說道:「一個是我妻子,一個是我曾經愛過的女人,我不會殺你們的,不過那個時聚哥我殺定了。」

陳佳林一道光射向時聚,秋揚大聲喊道:「小心。」

可是時聚根本沒來得及反應,那道光瞬間通過時聚的身體,佳林笑道:「這個法陣確實好用,看你這次還能不能站起來。」

這時那些基因人已經站到陳佳林的身後,秋揚抱過時聚的身體,眼淚瞬間流下。

佳林道:「蛛蛛,還不過來,跟著他們你的後果和他一樣。」

秋揚看了看朱春芸,朱春芸同樣眼裡含有淚水,雖然她是蜘蛛精,但時聚確實是來救自己和佳林。

朱春芸說道:「秋揚妹子,是我對不起你們。」

佳林笑著說道:「不要說對不起,秋揚以後也是你的妹子,我要娶她,你是大的,她是小的。」

陳佳林還在笑,朱春芸使出全部修身境界的力氣,一把將藍秋揚和時聚推出大門外。

自己則擋在了大門口,陳佳林憤怒的命令手下:「趕緊把藍秋揚給我追回來。」

朱春芸癱坐在大門口,陳佳林並沒有對她動手,也許因為她是自己的妻子,或者留著她還能讓女兒回到自己身邊,他需要更多的血基因,女兒就是他的力量。

而此刻秋揚已經恢復境界,帶著時聚瞬間回到基地,而基地剛剛發生過一次戰鬥,戰神隊的將軍帶領數百基因人來闖神兵隊,開始的神兵小隊損失很大,後來夏琳的機甲隊才趕走了那些基因人。

時聚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秋揚、天鳳、青幕婉用靈力也沒喚醒他,幾個仙尊美女只能默默掉淚。

突然,時聚的身體靈光一閃,一朵冰蓮出現了,天鳳說道:「雪念,是你嗎?」

「天鳳美女,是我,我現在很虛弱,已經沒有靈力保持身體,時聚同樣如此,秋揚只有你能救時聚,不過……」

雪念沒有說下去,秋揚追問道:「不過什麼,只要能救時聚什麼都可以。」

雪念說道:「將你的晶淚給我,從此你就不是通玄境界的仙人了,而且你也會失去仙資。」

秋揚搽了搽眼淚,道:「好,我這就將晶淚給你。」

秋揚立刻施法幻出體內的晶淚,按照雪念的提示,秋揚將晶淚放到了冰蓮上。

瞬間房間內光華無限,冰蓮在時聚的身體上旋轉了一周,時聚盤坐了起來,而且時隱時現的出現了雪念的身影。

半個時辰后,時聚站了起來,而雪念已經躺在了床上,美麗的容顏透著淡淡的微笑,秋揚問道:「她怎麼了?」

時聚回道:「她耗盡神力,已經沒有知覺了。」

秋揚哭泣著,婉兒也趴到天鳳的肩膀上哭了起來,天鳳雖然傷心,卻保持著清醒,她問道:「時聚,你的身體怎麼樣?」

時聚釋放了全部靈力,天鳳知道他已經恢復了真靈之體,時聚說道:「鐵妖穿透了我的心臟,本已經沒有生命,雪念用神力幫我修復好心臟,又用靈力將我的血液激活,現在我和你一樣流著兩種血液。」

天鳳點了點頭,道:「父親和我說過你會付出很多感情,讓我不要喜歡上你,雖然我不知道這是為什麼?但聽我一句勸,不要辜負任何一個愛你的女人。」

時聚看了看床上的雪念,如果不是愛,她能捨身救自己嗎?

時聚幻出那朵冰蓮,將雪念的身體收了起來,他沒有起死回生的能力,但他相信自己還會強大,雪念能救活自己,終有一天他也能救活雪念。

「天鳳,你和婉兒幫我照顧好時尚和冬夏,我要閉關一段時間。」

「放心吧!婉兒我們走了。」

天鳳拉著婉兒離開了房間,時聚來到秋揚身邊,說道:「秋揚,都是我不好害你沒有了靈力。」

秋揚已經恢復清醒,回道:「我本來就是一個普通人,你是我老公,這點事算什麼,只是幾十年後我就會……」

秋揚還沒說完,時聚就堵住了她的嘴,道:「不要說下去,我要改變一切,你好好休息,我要去修練了。」

秋揚點了點頭,時聚則去了一間密室,他是五行體質,通玄之後是冰封之力,但玄脈心法和游水之說中只記載了真靈境界,而真靈境界的提升已經沒有了功法。

雪念家族是隱藏的神族,雪念的功法正好適合時聚,冰蓮中正好記載了雪念家族的功法,這也是時聚在秘境中帶回的禮物,雪念全部融合在冰蓮之中。

時聚按照冰蓮中記載的功法很快便進入修睡狀態,一把白色冰箭出現在時聚腦海里,這正是當時雪念用的那把。

一個時辰后,時聚從修睡狀態中醒來,暗道:「雪念,謝謝你,遠距離攻擊,這把箭正好適合真靈之體。」

時聚又幻出自己的玄靈劍,這正是那把器靈,他一直沒有祭煉,玄靈有著水瑤的樣貌和記憶,這次他仍然沒有祭煉。

他很快就收起了玄靈,接著七彩流雲出現在眼前,在時聚的操控下,七彩流雲瞬息萬變,像風雨、像雷電、像海洋、像冰川,一會變成一把巨劍,一會變成一群鳳凰,似金光、似焰火……

又是一個時辰,時聚念道:「嚴兒,相信你的功法又進步了,叔叔會保留你的火靈力,將來有一天在歸還你,這可是你的本命法寶。」 第177章移動基地

時聚又將女妖王送給自己的吊墜仔細的看了一下,當初這個吊墜差點能讓凝光境界的猴王爆體。

時聚研究了一會,覺得這個吊墜很特別,於是他試著注入靈力,吊墜居然閃著雷電之力,而且這雷電之力比自己通玄境界時要強大。

時聚接著注入真靈之力,吊墜居然發生了變化,片刻吊墜居然變成了鼎的形狀,和水瑤留給他的金色小鼎差不多,只是顏色有些詫異,這個鼎是黑色的。

金色小鼎時聚用來煉過丹、鑄過劍,特別是鼎中的焰火,威力十分強大,玲月當時就是靠鼎中火,練成紫雷劍陣,當初時聚都敗下陣來,也不知月穎怎麼樣了,金色小鼎已經送給了月穎。

而這個黑色的小鼎,周圍冒著雷電之力,時聚試著控制裡面的雷電,雷電就像活了一樣,任由他操控,和七彩流雲一樣,但這單純的雷電之力,比仙域聖尊的瓏月劍雷、魔域聖主的紫雷劍陣、還有時聚自己的天雷之力都強大多了。

幾個時辰過去了,時聚已經掌握了這個雷鼎,他現在遠戰有雪念留下的冰弓,近戰有玄靈劍,雷電之力更是提高了很多,接下來他要修練雪念的冰術心法,畢竟那是神族功法,而且自己通玄后是冰封之力,玄脈心法雖然是碧水女神留下的,但只適合真靈境界以下。

時聚用意念感受著冰蓮中的信息,很快就進入修練狀態,一個星期後,時聚從修練中醒來,真靈虛體他已經穩固,看上去比之前還要強大。

他很快的找到秋揚,而此刻秋揚正在研究冬夏的血液,一份份分析報告堆滿了書桌。

秋揚見到時聚打了聲招呼接著看文件,而時聚則從背後摟起了秋揚,道:「一個星期不見,我想你了。」

秋揚放下手中的文件,道:「我可是每天都去看你,只是你都在修練。」

「不要看了,陪陪我。」

時聚用命令的語氣說完,接著抱起秋揚向床邊走去,秋揚無力的說道:「這大白天的,讓人看見多不好,我還有好多工作沒完成了。」

時聚略施玄法,房間瞬間暗了下來,外人根本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而且就算通玄境界的天鳳和青幕婉也不能進來。

爆笑艦炮手 一個時辰后,秋揚躲在時聚懷裡,說道:「冬夏的血液太特別了,我的醫療團隊經過幾百次試驗也分析不出結果。」

「陳佳林搞了十幾年研究的成果,如果你一個星期就研究出,他也不能算基因學家了。」

「我也研究了好幾年了,製造基因人很容易,可是控制他們就難了,你看那些基因戰士,完全受佳林控制,而且是意念的控制。」

夜少的二婚新妻 時聚想了想,當時那些基因人的確如此,不過他也能控制仙師境界以下的人,需要用玄心讀術,而佳林卻靠藥物就能控制,的確值得研究。

秋揚看到時聚思考,問道:「喂,你想什麼呢?」

「改天我抓一個基因人來給你研究,一定能得到結論。」

傅先生,緣來是你 時聚和秋揚相對一笑,秋揚說道:「快起,本來約好了天鳳外出,她應該快到了。」

時聚一邊穿衣服,一邊問道:「你們幹什麼去?」

「藍氏集團被告上法庭,一定是陳佳林背後搞鬼,別人根本不知道藍氏集團和神兵隊的關係。」

「你打算怎麼辦?」

「他能控制軍隊,就能控制國家,他想要藍氏,我們也沒有辦法,現在還沒開庭,我們神兵隊需要錢維持,我想讓天鳳帶我把能收回的錢都帶回來,不然銀行凍結我們只能去搶了。」

時聚知道神兵隊已經被國家解散,而夏琳仍有五六百個隊員,這些隊員只能靠秋揚的藍氏集團資助,現在陳佳林想控制藍氏集團,就是想消滅神兵隊的發展。

時聚建議道:「秋揚,你們不能參加這場戰爭,也許這是陳佳林的圈套,不能去。」

「那神兵隊怎麼辦?現在願意跟著夏琳的一部分是靈類,而機甲隊都是普通的戰士,他們都有家人,如果被戰神隊知道這些戰士的存在,他們肯定會受到傷害,所以我們只能給他們大量的物質,讓他們安心的留在隊里,並且和家人斷掉聯繫。」

時聚解除了房間的禁制,天鳳已經在門口,道:「我等了半個小時了,你們好浪漫啊!」

「啊,對不起天鳳姐姐。」

時聚笑著說道:「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沒事,我老人家不在乎這些,既然你出關了,我就不用陪秋揚了吧。」

秋揚還沒說話,時聚說道:「當然用陪,你把婉兒他們都帶來,我有事要商量。」

天鳳點了點頭,消失了,秋揚問道:「商量什麼?」

「麻煩你把夏琳也叫來。」

秋揚只好照做,片刻時間他們都到齊了,時聚說道:「現在不是我們和戰神隊的較量,而是和鐵國妖君的較量,為了減免不必要的犧牲,我決定送你們去一個安全的地方。」

「什麼地方?」

這裡其他人都好說,夏琳可是神兵隊的隊長,手下有幾百號人,而且他們都有家人。

「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

「可,這是逃避嗎?」

夏琳眼睛有些濕潤,她知道這次面對的敵人,秋揚同樣如此,不過她能跟時聚在一起,已經滿足了。

「夏琳,我理解你的心情,我們一定會回來,只是時機還沒到。」

青幕婉什麼都無所謂,只要能跟時聚在一起就行,一旁的天鳳說道:「時聚說的對,現在我們沒有辦法戰勝妖魔合體,只能先躲起來,這裡雖然有大陣保護,但妖魔合體能夠監視這裡的一切,我們有行動他就能發現,這裡很不安全。」

「可是這裡的一切我們就這樣放棄嗎?」

夏琳好像忘記了這裡可是有著好幾個仙尊人物。

天鳳說道:「傻丫頭,我們都帶走。」

幾十歲的夏琳隊長居然被天鳳說成傻丫頭,要知道天鳳可是有著幾千歲的聖族。

時聚知道天鳳和自己想的一樣,說道:「夏琳你去做隊員的思想工作,明天我們就離開這裡。」

「叔叔,我爸、媽怎麼樣了?」

這是冬夏的聲音,時聚說道:「我把你們送到安全的地方之後就去他們。」

冬夏點了點頭,時聚問道:「秋揚,外面還有什麼要帶走的嗎?」

「那個,能不被鐵妖發現肯定是一個特殊的地方?那裡有電嗎?」

「我知道,你想把你的醫療團隊帶上,放心吧。」

秋揚笑了笑,道:「好,我就是要把那些儀器帶上,還有父母也要帶走,佳林如果知道你活著很有可能威脅你。」

「嗯,我知道。」

時聚瞬間來到綠靈所在的地方,綠靈說道:「你已經是真靈虛體了,看你氣色很不錯。」

惡狼殿下獨寵我 「可是秋揚已經沒有仙資了,我有問題想請教你。」

綠靈嘆了口氣,道:「時聚大哥,你比我厲害,有什麼請教的。」

「基地的法陣是你布下的,我想把法陣帶走,有沒有辦法?」

「有,我教你。」

綠靈一道綠光傳給時聚,時聚很快就領悟了。

「謝謝你。」

「不用謝,我們誰跟誰啊!」

「我們要走了,你跟著我們離開吧!」

「我不離開了,我已經和大地連脈,如果地球受到破壞,你們要去的地方同樣也不會存在,包括紫域也是如此,不過妖魔合體確實不能找到那裡,祝你們好運。」

時聚知道綠靈是神族,她連脈大地就是為了不讓地球受到破壞,兩個真靈之體打鬥,她能保護嗎?她自己說過根本不是妖魔合體的對手,她能做的就是保護大地不受破壞。

時聚正要離開,綠靈道:「時聚大哥,送給你。」

時聚接過禮物,正是那個自己還給她的葯靈命脈,綠靈說道:「我已經恢復了神力,命脈用不到了,還是那句話,命脈在我就在。」

「綠靈,放心吧,我一定能戰勝他。」

綠靈點了點頭,又道:「時聚大哥,我要修練了,你們快去做準備吧。」

時聚消失了,綠靈暗道:「我已經違背了天機,希望葯靈命脈可以幫助你。」

與此同時,夏琳已經和全體隊員談過話,那些靈類沒有任何意見,而那些機甲隊員有些猶豫,畢竟他們都有家人,雖然神兵隊的保密性很強。

夏琳沒有任何欺騙,直接跟隊員們表明,跟戰神隊作鬥爭,就是跟國家作對,如果現在退出,她可以保證這些隊員順利的回到地方。

經過一個小時的會議,那些機甲隊員都表明了立場,既然選擇了神兵隊,就要做到底,他們知道神兵對這些年為國家做的貢獻,相信國家會知道這一切都是戰神隊在背後搞鬼。

夏琳和時聚說明了一切情況,時聚立刻按照綠靈的方法啟動了基地移動法陣,整個基地全部懸了起來,而且在漸漸的變小,而此刻鐵國妖君已經知道了這裡的情況,瞬間出現在基地上空。

鐵國妖君暗道:「你們能跑到哪裡去?如果不啟動法陣我還不能短時間消滅你們,如果你們想逃跑那我就可以一網打盡了。」 第178章解散神兵隊

一道靈力掃過,這個基地出現了一次震動,時聚道:「不好,鐵妖出現了。」

「我們怎麼辦?」

夏琳和秋揚同時問道,她們只是修身的境界,一點主意也拿不出來。

時聚看了看婉兒和天鳳,玄靈劍出現在手中,道:「天鳳給你玄靈劍,你們去玄山之頂,婉兒你來控制基地法陣。」

婉兒說道:「你呢?」

時聚笑了笑,道:「我去纏住妖君。」

秋揚眼裡已經含著淚水,她根本不能改變什麼,心裡默念道:「時聚,你一定要小心。」

天鳳拿過玄靈劍,道:「放心我一定能打開空間裂縫。」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