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罪魁禍首的神教當然是聯盟軍團所記恨著的,但最讓他們生氣的,卻還是黑使者的背叛,讓他們覺得非常憋屈和難受。

2020 年 11 月 12 日

黑使者作為聯盟身份軍團長時,是一個非常溫柔且對下屬都很好的人,深受他手下們的愛戴,如果不是證據確鑿,他們是絕對不會相信自己的長官居然是聯盟叛徒,神教卧底這件事。

但現在屍體就呈現在他們的面前,也由不得他們不承認。

那麼作為讓黑使者身份身旁曝光的人,青木,在這幫聯盟軍團的人眼中,能夠得到多少友好就可想而知。

雖然不至於記恨青木,想要給他難堪,但總之不會有好臉色就對了。

所以讓青木去找他們尋找幫助,最後還不知道會被提出什麼樣的要求。

而且對於這批人,青木也是沒有多少好感,正如很多人所想的那樣,既然一個軍團長能夠是神教的卧底,那有沒有可能其他軍團長也是卧底,或者說其餘的成員中也有卧底?

當然了,既然現在這些軍團還在,那就說明聯盟是經過了嚴密的調查審核的,否則作為聯盟最大的武力機構之一,其中有統帥是敵人的卧底,那還要不要玩了,乾脆撞牆好了。

事實是一回事,各自的看法和偏見就又是另一回事。

聽說因為黑使者的事,讓聯盟都決定對幾大軍團都要消減開支。

所以說,青木就不用想得到什麼好臉色。

告別了柳生剛和魁婆婆后,青木就直接前往了白銀山內部的入口處,這裡就有聯盟的一個軍團駐紮,專門審核每個進入白銀山內部人的實力。

青木乘坐著暴飛龍抵達這裡。

暴飛龍這種精靈,作為準神,還是比較少見的,雖然不能代表青木的身份,卻能夠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來人實力。

在呼嘯的沙塵中,青木落在了地上,收起暴飛龍,大步朝著入口處走去。

這裡的人還是有不少的,看到青木這麼霸氣的降臨方式,以及聯盟內不允許飛行但他卻依然乘坐暴飛龍就知道身份不凡。

青木也沒有可以隱藏身份,穿著豐緣聯盟給他定製的天王服裝,以及胸口別著的,沙暴天王的專屬勳章。

他的身份不言而喻,周圍的人竊竊私語起來。

其中有幾個士兵在看到了青木的身份后,立刻朝著他們所駐紮的營地跑去。

很快,青木倒入口處時,不遠處也正有幾個人快步走來,看為首那人的穿著就知道他是這裡駐紮軍團的負責人,或者說軍團長。

「青木天王請稍等。」來人臉上帶著笑容,大聲喊道,距離很遠就能夠聽到他的聲音。

青木眉頭微皺,看向來人,一個穿著一身土黃色的軍裝,除此之外身上並未有其餘的代表著身份的標誌。

這裡畢竟是人家的底盤,青木還是停下了腳步。

看見青木停下,來人臉上的笑容更甚,快步走到青木的面前說道,「青木天王來臨,沒有任何準備,也沒有歡迎實在是抱歉。」

俗話說得好,伸手不打笑臉人,而且來人說的話,雖然有些誇張,但也並未有什麼問題,「抱歉打擾了,我只是突然想去白銀山內部。」

「當然當然,作為四天王,進入白銀山肯定是沒有什麼問題,但你也知道,因為上次的事情后,聯盟對於白銀山看管得更嚴了,但凡是有人要進入,都需要稍微詢問一下,所以…」這個人說話的語氣倒是一點也沒有一個軍隊負責人的樣子。

話中綿里藏針,雖然聽起來沒有太多問題,但其實話中卻是帶著一些不中聽的意思。

所謂的上次的事情,不就是因為青木擊敗了黑使者那件事么?

陰陽怪氣。

雖然沒有明說,但卻也是勾起了別人不好的想法,沒看見他身後的那些士兵們的眼神出現了一些細微的變化嗎?

周圍還有幾個好事者,紛紛拿出了各種拍攝裝置,對準兩人就是拍起了錄像。

——————————————

第二更!求月票! 說話陰陽怪氣,青木對這個人的感官一下子就變得不是很好。

作為一個軍團負責人,卻要用這樣的語氣說話,哪怕他直來直往地說看青木不順眼,想要找他單挑,這樣青木反而會更欣賞他。

但現在的他卻是這麼一副樣子,讓青木對於總盟的所有軍團都有了非常不好的印象。

黑使者再加上面前的這個人,將青木對於聯盟這些軍團有了一個全新的看法。

「要打一架嗎?」青木直截了當地說道。

聽到青木的話,不只是這個負責人,就連在一旁圍觀的人都愣住了,而那些正拿著工具拍攝的人卻是興奮了起來。

打起來了!打起來了!

「什麼?」軍團負責人愣很久才回過神來。

「要打一架么?

你不是質疑我有沒有資格進去嗎?還找各種借口,作為一個軍團成員,作為一個軍人,不知道你現在這樣的做法只會讓人對你們軍團有更多的看法嗎?

直接點,要不打一架,贏了我你就能發泄心中的鬱悶,輸了就乖乖讓我過去。」青木的處理方式非常簡單,把所有事情都挑明了,放到桌子上來書,如果把我惹急了,就把關於黑使者的事情全部公布出來。

掀桌子,老子不玩了,看你們怎麼收場。

周圍圍觀的人雖然不明所以,但卻對看熱鬧這件事非常熱衷。

只歡不愛:億萬新娘要改嫁 「倒是我有些失了本分,讓你見笑了,青木天王,我叫田納西,聯盟第七軍團軍團長,現在正式向你發起挑戰!」這個軍團負責人一改之前的說話方式,朝著青木敬了個禮后說道。

青木看著這個完全換了一副樣子的人,頓時覺得他只是做一個軍團長,還真是有些屈才,以他的這種變臉方式,就應該去做政客才對。

而且那些政客們也喜歡用這種陰陽怪氣、拐彎抹角的說話方式。

現在的這種直截了當的方式才是有脾氣的軍人所應該有的表達方式。

他因為黑使者事件,雖然不至於仇恨青木,但肯定是會對青木感到有些不爽,讓他們各大軍團蒙羞,讓他們的資金撥款被消減。

而青木也因為黑使者事件,不只是對聯盟的各大軍團,是對整個聯盟,對這件事的處理方式感到不爽。

他不說,但不代表他心裡不這麼想。

「好!」青木點點頭,手中出現了一枚精靈球。

田納西的臉上呈現出一個笑容,手掌一翻一枚精靈球隨手丟出。

既然是挑戰,那就不用進行什麼全員對戰,也不用規定精靈的數量,只要打到任何一方感動服氣為止。

隨著田納西的精靈球丟出,青木也不願意佔他的便宜,同時將手中的精靈球丟出。

兩隻精靈同時出現在場地中。

「班!!!」

「汪!!!」

青木直接召喚出班吉拉,看來是想一下子就將對手打服,而田納西召喚出的精靈則是一隻時常會被君莎一族貼上標籤的風速狗!

一隻無論是外表還是內在,都非常精神的巨大犬類精靈。

蓬鬆的亞麻色毛髮,覆蓋面部,眼睛為褐色,身體有像老虎般的黑橙條紋,腳上有毛髮圍繞著,長長的尾巴,在奔跑時身體猶如與風融合,所以才被冠以風速狗的名稱!

在吼叫中,非但沒有落入下風,反而看起來十分的威嚴。

青木看到這隻風速狗,眼睛微微一亮。

培養得相當出色,作為一個培育家,無論是從體型上還是從毛髮上,幾乎都挑不出太多的毛病。

小精靈:風速狗(淺藍色)

性別:雄性

等級:79級

屬性:火系

特性:引火

攜帶道具:無

遺傳技能:火焰旋渦、泰山壓頂、捨身衝撞、鐵尾

基礎技能:咬住、吼叫、火花、瞪眼、氣味偵測、幫助、火焰輪、起死回生、火焰牙、猛撞、烈焰濺射、高速移動、報仇、噴射火焰、咬碎、熱風、逆鱗、閃焰衝鋒、雷電牙、神速

傳授技能:打鼾、磨礪、鐵頭、龍之波動

技能學習器:守住、影子分身、大字爆炎、燕返、蓄能焰襲、鬼火

從這隻風速狗的數據來看,也是沒有多大的問題,淺藍色的資質,想必這隻風速狗在進化之前,卡蒂狗的時候就擁有了比較出色的天賦,在用火之石進化時,也是屬於品質比較高的存在。

79級,准冠軍的巔峰,距離冠軍也只差臨門一腳。

有一說一,雖然青木對於聯盟的這些軍團長們,暫時都帶有不太好的看法,但是他們這些人的實力是真的不錯。

並不遜色於一般的四天王,這些人就屬於聯盟的一部分底牌。

雖然別人對於他們的了解要比四天王少得多,但不可否認的,他們的存在對於聯盟管理整個精靈世界,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不過在青木看來比較可惜的是,他的風速狗雖然強,但卻遇到了比她更強的班吉拉。

沙暴天王的班吉拉,可不是普通的班吉拉。

雖然不是青木此時手中最強的精靈,但可卻是能給予確定天王名號的精靈。

「班吉拉,尖石攻擊!」青木率先下達了命令。

「跑起來,風速狗,神速!」田納西也幾乎是在同時,對風速狗下達了指令。

班吉拉墨綠色的身體周圍瞬間出現上百枚的碎石塊,對準了正在跑動中的風速狗。

風速狗健壯的四肢在地面上用力地蹬出,留下了四個腳印,閃躲過來第一輪衝過來的尖石攻擊。

正如他的名字一般,身體與風結合,朝著班吉拉竄去。

可是班吉拉所能夠製造出來的尖石攻擊實在是太多了,攔在了風速狗前進的路上,只要他想攻擊到班吉拉,就必須先承受他的尖石攻擊。

妻色不可欺 「衝過去風速狗!,火焰輪!」

何以笙簫默(顧漫七週年精裝珍藏版) 熾熱的火焰從風速狗四肢的絨毛上騰起,隨後很快就將他完全包裹了起來。

一團火焰所形成的圓球就這麼出現,沖向班吉拉的速度非但沒有下降,反而速度更快。

嘭——嘭——嘭——

尖石攻擊就彷彿是跟蹤導彈,一個個接二連三連綿不絕地攻擊在這團火球上。

雖然火焰給風速狗起到了一定的保護作用,但尖石攻擊也依舊給他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但風速狗努力的成果終於出現了,他衝到了班吉拉的面前,神速與火焰輪的結合攻擊降臨!

——————————————

第三更!求月票! 嘭!!!

班吉拉雙臂交叉,硬是吃下風速狗的這次組合攻擊。

但班吉拉卻並未表現出承受傷的樣子,僅僅只是退後三四步,甩甩手臂后,就和沒事一樣。

看到這個樣子的班吉拉,不只是田納西愣住了,就連在旁邊圍觀的人也都愣住了。

雖然現在關於青木戰鬥的視頻網上並不少,但說實話,這還是青木第一次將班吉拉的防禦能力這麼展現在眾人的眼前。

之前的全面對戰,班吉拉更多的也是作為陣容核心,坐鎮後方,很少有衝到最前面戰鬥的時候,那種情況往往都是波士可多拉沖在最前面。

班吉拉的防禦能力雖然不如波士可多拉,但其實並不遜色多少。

兩隻精靈都是吃著鑽石長大的,可想而知他們從鑽石中吸收了多少的能量以及微量元素。

他們更是在後期開始以蒂安希的粉鑽為食,試問這個世界上,有多少精靈能夠如他們這樣進食的?

所以別人震驚於班吉拉的防禦能力,青木卻是沒有任何的意外,這才是他應該有的防禦力!

在他後退的同時,風速狗也因為衝擊的慣性反彈力落在了地上。

「看到對手的水準,該我們反擊了班吉拉,地震!」青木看著同樣是滿臉驚訝的風速狗說道。

班吉拉的尾巴在地上狠狠的抽打一下,在劇烈的轟鳴聲后,以他為中心地埋出現了地震。

整個地面都呈現出不同程度的皸裂,大量的石塊在地面下翻滾,讓整個地面都變得凹凸不平。

風速狗顯然是對於地震這個技能非常的熟悉,四肢一蹬,輕快的跳起,超強的滯空能力能夠讓他很好地規避開地震所帶來的傷害。

但他這麼做,卻是中了青木的圈套,試問他在空中,沒有借力的地方,如果規避接下來的攻擊?

斷崖之劍!

轟隆!!

從地面的裂縫中,一根帶著燒紅了岩石的巨大石柱竄天而起,目標正是躍到空中的風速狗。

看到這根石柱才反應過來,但卻沒有辦法再閃躲。

這是班吉拉在面對對手的時候,一種對方就算是知道了班吉拉接下來想要做什麼,也沒有辦法的事情,難道讓風速狗強行吃下地震這個技能嗎?

地面系的技能對於火系精靈的傷害可是非常大的。

而且如果對方真的做出了這個選擇,班吉拉肯定是更加樂意不停地使用地震。

以風速狗的能力,想要躲避地震,只有兩種方式,要麼第一時間逃出地震的範圍,要麼就只能躍到空中。

所以說這就是一個沒有辦法的死局,在他衝到班吉拉面前開始就已經確定下來的。

轟!!!

斷崖之劍成功命中,並且帶來的爆炸將風速狗炸到了更高的高空,讓其更加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

那麼接下來就簡單了,不斷的尖石攻擊加上岩崩以及斷崖之劍,沒有經過專門訓練的風速狗是不可能能夠閃躲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