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白纖桐往日里乖巧,怯弱的形象,又實在是太過深入人心了……,哪怕剛剛她自己已經承認了頗多,可那種玄幻手段下的承認,多少讓人感覺不太真實。而藍漾此刻的話,就顯得要真實得多。

2020 年 11 月 12 日

沉思了片刻,大夫人再次沉聲說道,「藍漾,污衊主子的後果你知道的吧,空口無憑,你有什麼證據來證明你說的話呢?」

此事干係極大,雖然大夫人此刻心中對藍漾的話已經信了八成,但是一來還有其他疑點未清;二來難道依著一個婢子無憑無據的說辭,就要給一個白家的小姐下定論,那未免也太可笑了!

「砰」,藍漾重重地磕了個頭,猛得抬起頭來,面上猶帶著服藥后的潮紅。

「婢子能證明的!」

「大夫人,雖然剛剛老太爺和老夫人,以及諸位夫人都對,那張字條以及字條上的內容,多有討論,但字條上的四個字,除了老太爺辨別出差異的一個『留』字,其他三個字,卻都沒有提及!

「但是婢子知道!」

藍漾深深吸了口氣……

「是【通歸柚留】!」

大夫人神色微動,還未言語之際,端坐高位的老太爺已經疾速聲開口。

「她說的不錯!」

一石激起千層浪!

當時那張紙條,大夫人拿給老太爺看的時候,也就老夫人側過身看了一下,其餘諸人都沒有看到。

字條上的內容,倒是在大夫人和四夫人爭執的時候,眾人都已經知曉了,一個「留」字也被老太爺指出,但其他三個字具體是哪三個字?同時這四個字又是如何排列的?是,「留柚放通」,還是「通歸留柚」,又或者是其他等等,都有可能,可以表達出這個意思的文字組合,實在是太多了!

而藍漾卻準確地,並且一次就說出來了!那還有什麼疑問,唯一的可能就是在此之前,她就已經見過這張字條了!

如此,最關鍵的部分就被證實了,仿了老太爺字跡的,就是白纖桐無疑了!

藍漾的自述,還在繼續,但包括大夫人在內,沒有人再打斷她,她怎麼說,眾人就怎麼信。

她說:「婢子也不知七小姐與十二小姐是結了什麼仇怨,昨日,六少爺一出發去別院,七小姐那就收到了消息,於是七小姐立刻就,故意設計讓十二小姐知道了六少爺的去向,好讓十二小姐也跟著去別院。」

「還有,那字條也並不是三雪帶去的別院,事實上,那字條,是昨日秦管家來的時候,婢子故意等在他來延鶴堂的路上,交給他的……秦管家其實在幾年之前,就開始聽命於七小姐了,這其中的緣由,婢子不知,只知道秦管家應該不是被藥物控制的;至於三雪,則是婢子吩咐藍夢偷來的,為的是造成,老太爺真的有給秦管家傳信的假象,好讓旁人信服。」

老太爺心頭愛鴿,帶去老太爺的親筆書信!

這個邏輯,在一般人看來,完全沒有問題,的確可以糊弄住一大片的人,畢竟並不是人人都能通曉「飛鴿傳書」當中的原理和奧秘的,特別是在這個時代背景下,「養鴿」、「訓鴿」還是一件非常神秘,不可思議的事情。

藍漾自認已經交代完了,昨日發生事情的種種,於是她又重重地對著大夫人連磕了兩個頭。

「婢子深知自己助紂為虐,但是大夫人還請看在婢子已經改過自新,棄暗投明的份上,再給婢子一個機會吧。」

「婢子一定會重新做人,好好侍奉您的!」

藍漾的話,讓在場的主子們,個個都心生怪異,如此果斷背主,還急切另投他人的奴才,也是活久見……

大夫人木然地看向藍漾,非常想說一句「痴心妄想」!

藍漾此刻所謂的「改過自新」,無非就是因為她手上有葯。誰能給她葯,誰就能得到她全部的忠誠!

略壓下心中的嫌惡,大夫人問道。

「你交代完了?」

藍漾虔誠地磕了個頭,回道「絕無隱瞞!」

大夫人點了點頭,「那你告訴我,她這樣大費周章的,到底是想幹什麼。」

「凡事都有目的,柚兒就算被留在了別院里,那又能如何?於柚兒無害,於她也不見得有什麼益處啊?」

天道之子輔助系統

天道之子輔助系統 陳浩這邊猛踩下剎車,蘇墨雪坐在副駕駛上,就突然感覺身子往前一個慣性。

差一點兒,就沒碰到擋風玻璃。

「老公,發生什麼事情了?」

「沒,沒什麼。」陳浩扭頭看過來,「小雪你沒事吧,我剛才剎車太急了。」

「老公我沒事,王經理跟你說什麼了,接通電話就急剎車?」

「應該沒什麼,可能是我聽錯了,我先弄清楚再說。」

陳浩故意沖她笑了笑,又拿手摸摸蘇墨雪腦袋,怕小雪跟著自己擔心就沒有多說。

只是他剛才,還在後悔沒把賓士開過來,生怕司機開過來的時候給弄壞了。

畢竟那輛車,是小雪送給自己的,根本都不是一輛車的事。

可現在,王經理卻在電話里說,自己那輛賓士……

「王經理,你還在聽電話嗎?」陳浩坐直些身子,沖著電話道。

「在、在在在,老闆我在聽。」王經理的聲音有些顫抖。

「王經理,你別著急慢慢說,天塌下來有別人頂著呢,到底怎麼了。」

「嗯好,老闆事情是這樣的,我……哎呀,我想說什麼來著?」

「別著急,放輕鬆。」

陳浩嘴上雖這樣說,但心裡都跟著火似的,真擔心自己那輛賓士怎麼樣了。

時間不長,也就十幾秒鐘,電話裡頭總算傳來了王經理的聲音。

「老、老闆,您還在聽嗎?」

「我在聽,你說。」陳浩回答的很利索。

「那就好,老闆其實、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剛剛您住的那個酒店打來電話。」

「酒店工作人員說,您的那輛賓士,不知道怎麼的,就突然爆炸了,好像還傷到一個人。」

哎呦我的天,果然是這樣!

既然都炸了,那賓士車,就沒救了吧?

陳浩心疼著自己的賓士車,扭頭看蘇墨雪一眼,突然意識到些什麼,頓時就感覺後背一陣發涼。

「王經理,炸傷那人沒事吧,有沒有送去醫院?」

「嗯送去醫院了,老闆您放心,不是咱們的人,現在警方已經介入調查了,酒店那邊說……」

陳浩聽他說了一半,電話里就沒了聲音。

「王經理,你有話直接說,別吞吞吐吐的。」

「老闆,酒店那邊說,如果是因為咱們車上放了什麼違禁品,才造成的爆炸,那……」

「那受傷的人,就會讓您負責,老闆您可能要牽扯上官司了。」

牽扯個屁官司!

我可是個軍人,雖然已經退役了,也絕對不會私藏違禁品!

「放心吧沒事,我車上沒有違禁品,這事兒暫時別往外說。」

「嗯好,老闆我明白,只有我跟蕭總倆人知道,蕭總已經去警察那邊打聽了,有什麼消息隨時跟您彙報。」

「嗯好,哦對了還有,王經理你去我房間里,把小雪的行李收拾一下,回來的時候帶過來。」

「老闆,這個恐怕不行。」

天仙賜孕:皇上,快躺下! 「怎麼了?」

「酒店那邊,您住的房間,已經全給警察封鎖了,說要排除您蓄意製造恐慌的可能。」

「狗屁排除,他們就是懷疑我!」

「老闆別擔心,我已經聯繫律師了,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行了,王經理我沒事兒,你辛苦了,有消息再聯繫。」

陳浩快說完,就蹭的掛斷電話,隨手撂下電話往嘴裡塞了根香煙,猛揚胳膊拍在了方向盤上。

該死,真是該死!

這幾天光顧著瞎忙,差點兒弄丟小雪的性命!

陳浩在心裡后怕著,猛抽一口香煙,含著嘴裡嗆人的煙草味兒,再想想王經理剛才說的那番話。

他就算用腳趾頭,也能想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前幾天,在他過來分公司之前,老高曾經找過自己一趟,還給了自己一個檔案袋。

當時,老高說想害小雪性命那幫混蛋,現在已經把矛頭指向了自己,想著先除掉自己,然後再設法傷害小雪。

而那個檔案袋裡頭,就是被炸的賓士照片。

所以說,所謂的賓士爆炸,根本就是沖著自己來的,說白了就是想要自己的小命。

如果。

如果剛才,不是自己太著急回家,開了現在這輛車過來,那現在自己跟小雪就已經……

已經隨著那輛賓士,給炸的粉身碎骨,跑去閻王爺那邊辦身份證去了!

陳浩坐在車裡,一邊抽煙一邊胡思亂想。

他是越想越生氣,越想越后怕,差一點兒,真的就差一點兒……

「老公,你煙抽完了,再抽就該燒到手指頭了。」蘇墨雪的聲音,聲音還很輕。

陳浩猛的一愣,恍然長哦的聲,隨手扔掉煙頭,看蘇墨雪臉色蠟黃就故意沖她笑了笑。

「小雪,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

「老公,你那輛賓士車,爆炸了?」

「嗯,王經理是這麼說的。」陳浩摸上她腦袋,又一次故意笑了笑。

「老公,車好好的,怎麼會爆炸呢?」

「這個……」陳浩頓了下,隨口胡編道,「可能是天太熱,把車給曬爆炸了吧。」

豪門閃婚:賀少寵妻上癮 「太陽曬的?老公這種理由,你自己相信嗎。」

「不相信能有什麼辦法,只是可惜了那輛車,當初還是你送給我的。」

「老公!你別打岔,我跟你說正經的呢!」蘇墨雪猛坐直些身子,就看他眼睛道。

「老公,車沒有了,明天就可以再送你一輛更好的,但我怎麼總感覺車爆炸……是沖你來的。」

「老公,你是不是在外面做了不好的事情,有人想報復你。」

「或者說,今天那車爆炸是假,想要炸你才是真的?」

小雪語速很快,聲音還有點高,連眼睛里都是說不出的擔心。

陳浩沒有說話,光是拿手捧上她臉頰,頓時給蘇墨雪的這番猜測,弄的想哭還想笑……

小雪,你還真就挺聰明的!

這車爆炸,是沖我來的不假,但他們最終的目標是你,不是我明白嗎。

陳浩在心裡苦笑著,猶豫了好一會兒,還是沒有跟蘇墨雪說出實情。

一個男人,如果讓自己的女人擔心,那還算個什麼男人?

「小雪,咱倆就別胡亂猜了,先回家再說。」

「老公,我……」

「小雪!相信我,我絕對沒有做犯法的事情,終將有一天你會明白的。」

陳浩沖她笑了笑,鬆開蘇墨雪臉頰坐直身子,攥上方向盤重新開動了車子。

蘇墨雪沒有說話,也沒有再追問。

眼下,她光是端坐在副駕駛上,看老公臉色心事重重的,她心裡也是亂七八糟的要命。

之前,跟老公聊天的時候,還在說每次一想傳宗接代,就總會發生各種意外。

誰成想,這次也不例外,還沒等回到家,就先發生了這種事情……

老公,我這個月,就這幾天最容易懷孕!

現在這種情況,你回到家,肯定也沒心思碰我了,對嗎?

陳浩也不知道,蘇墨雪正在想這些。

眼下,他光是兩手攥著方向盤,拿眼睛虛看著擋風玻璃,想著打今天起一定,一定不能再大意了。

一定要隨時隨地,都要跟在小雪身邊,鬼知道那群畜生會不會狗急跳牆,直接對小雪下手。

還有就是,回到家第一件事,把老高給約出來見一面,或許老高會有更為詳細的信息。

陳浩這一邊開車,一邊胡思亂想著,時間也在一點點的流逝。

等天徹底暗下來,他才一腳剎車踩下來,把本田停在了家門口。

「小雪,你先回家,我出去有點兒事兒。」

「老公,可能不行,你往右邊看一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