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手臂和半個身子上的肌膚陡然被鬥氣的撞擊之下地力量爆裂開來!肌膚撕裂了無數傷口,標出了一道一道的鮮血!可是縱然這麼重的傷,俄狄浦斯依然沒有倒下,他只是幾個呼吸之後,聖光的作用下,很快就讓那傷勢就癒合了。

2020 年 11 月 12 日

而羅德里格斯,往後飛了出去,身子砸在了一顆大樹之上,將樹榦都砸穿了,人卻去勢不減。最後落在地上。將周圍的地面都砸得塌陷了下去。「咳咳,咳咳……」羅德里格斯猛烈的咳嗽,口中鮮血流淌。

「哼,哼哼哼……」羅德里格斯踉踉蹌蹌的爬起來,看著天使冷笑。「你笑什麼!」

「我笑你也不過如此。」羅德里格斯喝道:「天使!這就是天使?哼……你也不過如此!如果你不是擁有那個什麼不死之身的話,你在我手上根本走不上十招!」

對於羅德里格斯的話,俄狄浦斯毫無反應,他地槍尖點地,冷冷道:「不管如何。你的頭顱是我的。」說罷,天使舉起銀色戰槍。槍尖忽然在面前劃了一個十字!那十字地符號。立刻變成了兩道閃亮地划痕。面前地空間彷彿瞬間被撕裂了!

羅德里格斯眼神一變。陡然身子就朝後急速退去。

就在他身子剛動。面前地空間出現了一道裂縫。那十字地銀色聖光就已經突破了空間,瞬間出現在了他地面前!此刻羅德里格斯手裡沒有任何武器,憑藉血肉之軀去抵擋這種聖光根本就是自殘,因此他擰身往一邊躲閃開來。 躲過俄狄浦斯這一擊,羅德里格斯微微搖搖頭,不由得嘆氣道:「沒有想到,最終還是要用這些來對付你,難道是天意嗎?」原本要緊追的俄狄浦斯聽到這句話,不由得頓下了腳步。

聖槍指著羅德里格斯,俄狄浦斯冷冷問道:「你什麼意思?」

那冰冷的眼神再次掃過,羅德里格斯開口道:「你真的以為你能夠殺的了我?即使我不用那個!」聽著羅德里格斯的話,俄狄浦斯真的有些疑惑,他到底在說什麼。

看到俄狄浦斯不解的表情,羅德里格斯突然失笑道:「呵呵,一個天使而已,還不值得我說那麼多,好了,熱身結束了,我這就送你上路。」

聽到羅德里格斯毫無感情的話,俄狄浦斯有些生氣,有沒有搞錯,明明是自己佔據上風,他簡直是在找死!

不過就在俄狄浦斯再次攻擊的時候,異變發生了。

虛空之中的羅德里格斯,突然雙手在胸劃出一個又一個神符字語的圖樣,同時傳來了虔誠的祈禱聲,「我以奉神至信者的名義,祈求破除邪靈的力量,阿瑞斯!」

一道金色的光芒從黑空中重直落下,在金色光芒的照耀下,羅德里格斯先前的傷勢盡數恢復。

感受著那有些熟悉的光芒,俄狄浦斯臉色很不好看,因為他明白,出現的金光代表著什麼,俄狄浦斯冷冷開口道:「沒有想到,你竟然還是神眷者。」

神眷者可是一種讓所有魔法修鍊者眼紅的特殊人種,他們只是憑著天資擁有少量的魔力,終其一生不會增長魔法方面的能力,但這憑這一點點魔力,他們就可向特定的神借來固定的神威,不過幸好這種人並不多,而且神眷者的遺傳率又不高,再加之先天所限神眷者連續使用神威的次數終究不多,所以還有人去勤勤懇懇去修鍊魔法。

「不錯,我正是神眷者。」有著金色光芒環繞的羅德里格斯開口道。

「真是大意啊!竟然還有著阿瑞斯的神眷者,難道他的餘孽還沒有死光嗎?」俄狄浦斯並不急於進攻,冷笑一聲,嘲諷道。

不過,羅德里格斯並沒有生氣,他淡淡開口道:「哼,戰神的光輝終於一天會降臨的,不過,很可惜的是,你看不到那一天了。」

羅德里格斯眼中有著冰冷的寒意,凜人的殺意迸發開來!

天使身後的長翼震動了一下,一步就跨出了十幾米!銀色戰槍帶著呼嘯的聖光卷向了羅德里格斯!身為降臨天使,他自然明白作為戰神阿瑞斯的神眷者,羅德里格斯有著不弱於自己的恢復力,但是身為光明神忠實的奴僕,他又怎麼會退縮!

一槍轟出,槍尖之上彷彿帶著隱隱地雷鳴一般的動靜!聖光彷彿將兩人周圍地十幾米空間都籠罩住了!眼看羅德里格斯的身影就在眼前,卻沒有能躲閃開,俄狄浦斯的眼神里露出了猙獰。

叮!一聲清脆的聲音,槍尖彷彿重重的點在了什麼堅硬的東西之上,怎麼回事?難道是防禦的鎧甲嗎?j

俄狄浦斯冷哼一聲,瘋狂的催動著自己的聖光,銀色戰槍發出了一連串轟鳴的聲音,槍尖之上帶著震動,一口氣就往羅德里格斯的身上狠狠的扎了十幾下!

叮叮叮叮叮叮這一連串密集的轟擊之下,彷彿槍槍命中目標,可是俄狄浦斯心中卻陡然不安起來!只覺得手裡的銀色戰槍,每刺出一下,就彷彿刺進了一片虛空之中,沒錯!明明從聲音上判斷,那槍尖應該是點在了什麼堅硬的東西上,可是從力量感應來判斷,卻彷彿自己瘋狂灌輸過去的聖光,卻如同打在了一片虛空之中,毫無著力的感覺!

他立刻凝神看去,卻看見羅德里格斯就靜靜的站在眼前,這個傢伙,居然連臉色都不曾絲毫變化!自己一口氣十幾槍,每一槍都足以開山裂石的力量,扎在對方的身體上,卻分明沒有一槍真的刺中了對方地身體!彷彿就在距離對方身體大約只有那麼分毫距離的時候,槍尖就被什麼東西擋住了!

空氣之中,就彷彿變成了水面一樣,一口氣連續十幾槍,卻只在空氣之中點出了一個又一個的白點,隨著空氣的波紋散開了,天使立刻心中想到了一個極為可怕的可能性!他陡然退後了幾步,雙手緊握長槍,忽然身後長翼猛烈的振蕩起來,渾身的聖光熊熊燃燒起來!

陡然之間,天使的身體凌空飛高了數米,然後帶著一身轟鳴,戰槍之上地聖光形成了一股風暴一般,當頭砸了下來!轟!這一槍砸下,就看見落在羅德里格斯地頭頂之上,卻彷彿被什麼力量重重的托住了!天使俄狄浦斯的臉色凝重,口中發出了一聲怒吼之聲!

只看見他臉上的肌肉忽然隱隱的發出了一絲白色的光芒來,身後的長翼震動已經快得眼花繚亂,顯然已經出了極限的力量!終於!崩塌的聲音傳來!這一槍,帶著武聖巔峰境界的力量,終於將羅德里格斯所站立的這小塊空間擊崩了!

槍身終於穿越了空間之中的縫隙,落在了羅德里格斯的身上!咣!這一聲震動的聲音,彷彿猶如海嘯一般。

振蕩的音波四處蕩漾開來!以兩人所在的地方為中心,就連那音波都變成了一股強烈地衝擊波浪!

地面之上,延伸開了無數細微的裂縫,隨後片片碎裂地土屑石屑,也在這強烈的音波振蕩之中崩塌碎裂,從地面飄蕩飛舞了起來!天使嘹亮的長嘯聲卻越來越長,彷彿帶著一種震破人心肺的魔音!

可隨後,下一個瞬間,就看見那打在羅德里格斯身體上的銀色戰槍,那尖銳的槍尖之上,忽然,有那麼一個細點的東西,破碎了……隨後,俄狄浦斯驚訝的看著面前的羅德里格斯,這個「羅德里格斯」從頭頂開始,飛快地化作了碎片,而然隨後是他的肩膀,他地手臂,他的腰,他的腿……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了碎片,隨風消散。

可是,更加詭異的是,在這個「羅德里格斯」被自己一槍轟成碎片的同時,在原地,碎片之下,卻出現了一個新的羅德里格斯!光!首先落入俄狄浦斯眼中的第一感覺,就是耀眼的光芒!

那光芒彷彿有五中眼色:赤橙藍綠紫!五道奇異的光輝交相錯雜,交相輝映,繚繞在羅德里格斯的身體之上!而再看羅德里格斯,他依然站在那兒,可是全身,卻籠罩著一套讓人炫目的神奇的鎧甲!!

那鎧甲也不知道是什麼質地的金屬,卻每一片都散發著不同色澤地光芒!每一道流線,都彷彿是最精美的藝術,美麗到了顛好!就連那鎧甲上的每一條紋路,都彷彿已經美到了極致!!這密布全身的鎧甲。似乎每一個部位的接縫都是渾然天成,根本看不出絲毫的縫隙!看上去,天使的心中,居然莫名其妙的陡然冒出了一個古怪的念頭來:完美!

這彷彿是一副無法挑剔出絲毫瑕疵地,完美的鎧甲!流線地造型,充滿了力量和敏銳的融合。

自己的長槍的槍尖,就輕輕的點在羅德里格斯的胸前!銀色戰槍地槍尖,忽然就那麼無聲無息地破碎了!彷彿連一絲聲音都沒有,在這套華麗得近乎完美地鎧甲之上。連一絲一毫地痕迹都沒有能留下。

槍尖就已經碎裂了!隨後,俄狄浦斯茫然地心忽然被雙手的劇痛驚醒了! 」他低頭看去,卻看見自己原本完好地雙手,握著長矛地雙手,從指尖開始,所有地肌肉紛紛的剝落!露出了森森的骨尖!那肌肉剝落地速度,很快蔓延到了手腕和手臂之上!

俄狄浦斯這才瘋狂地驚呼了一聲,趕緊鬆開了手裡地長槍,就在他鬆開長矛的一瞬間,那原本鋒利無雙地銀色戰槍,陡然之間就化作了粉塵!天使痛苦地嚎叫聲之中,他身子踉踉蹌蹌地往後倒飛了出去。

羅德里格斯面含冷笑,在這套近乎完美地鎧甲地五色神光籠罩之下,他就恍若神靈降臨人間一般!天使地慘叫之中,他的雙臂已經只剩下了兩截白骨!

強烈地痛苦之下,他奮力的催動身體力的聖光。試圖修復破損地身體,可是之前百試百靈的「不死之身」。此刻身體里地聖光卻彷彿被什麼東西死死地鎖住了,任憑他如何努力,一絲聖光也再也無法發出!!慘叫地聲音。

凄厲尖銳,天使俄狄浦斯全身顫抖,似乎連站都站立不穩了!而且無法爆發聖光,更讓他的心中恐懼到了極點!

踉踉蹌蹌著,他朝著羅德里格斯狂吼,「不可能!你!你怎麼能鎖住我的聖光!」羅德里格斯微笑在,他就這麼面帶微笑,一步一步往前走去。五色的神光繚繞之下,羅德里格斯只是輕輕一抬手,似乎猶如神靈往人間灑落光輝一般地聖潔!

嬌寵甜妻:腹黑老公請節制 「有什麼不可能的?」羅德里格斯冷笑著,「我並沒有攻擊你!只不過,你剛才一連刺我的十八槍,加上最後你全力地那一擊,我只不過把這所有的力量,凝聚在了一起,然後還給了你而已,我自己,可沒有用一點力量攻擊你。」

俄狄浦斯在劇痛之下已經彷彿無法堅持,撲通一聲,雙膝跪了下去,嘶聲吼叫,「不可能的!你怎麼可能做到這點!你……你還鎖住了我的力量! 重生之金牌影后 同樣是武聖強者!你怎麼可能做到這點的!」

羅德里格斯臉上的笑意更濃,看著面前的俄狄浦斯,他緩緩地走了上去,來到了俄狄浦斯的身邊,忽然伸出雙手,一把就抓住了天使身後的長翼嗤!一聲凄厲之極的慘叫。暗金色的血液噴洒而出,甚至飛濺在了羅德里格斯的鎧甲之上,可是在五色光芒之下,立刻就被蒸發得一滴都不剩。

羅德里格斯親手撕下了天使的長翼,冷冷的看著全身染紅了暗金色鮮血的俄狄浦斯,冷冷道:「哼,果然不是人類,就連血液的眼色都這麼讓我噁心!」

「告,告訴我!你是怎麼做到的!你分明只是人類……你,難道你不是武聖?!」俄狄浦斯垂死掙扎一般的抬起頭來。

羅德里格斯彷彿笑了笑,眼神卻忽然飄到了遠方,他淡淡開口道:「武聖……我早已經不是了!」波地一聲!跪在那兒的天使俄狄浦斯,他的肉身陡然就碎裂了開來!

隨後,在那噴洒的血肉之中,有一個暗金色的細小的光影,破體而出,陡然竄到了天空,帶著一聲悲慘而絕望的的長鳴,朝著南邊瘋狂的飛奔而去。

羅德里格斯抬起頭來看著那光影遠去地樣子,臉上冷笑:「這才是天使的真面目吧!哼……想走嗎!」

說著,他輕輕地抬起右手,食指在虛空中一劃,一柄劍形的鬥氣凝固在空中,對著遠方天邊那個逃竄的暗金色的光影,羅德里格斯口中輕聲道:「你很幸運,天使,因為你是這個世界上第一個見識到我晉級之後的真正的力量。」

說著,他的手指輕輕點動,剎那間,一道流星呼嘯而出,奔騰上天空,將整片蒼穹瞬間照亮。

這道流星美的讓人近乎痴迷!而那天空的流星,彷彿輕易的穿越了時空,瞬間就已經追上了遠處逃竄的天使光影。

隨後,就聽見轟的一聲!遠處天空之中,一團什麼東西帶著絕望的慘叫,從天墜落下去!羅德里格斯垂下手指,嘆了口氣,天使?哼,光明神?哼!遠古神話時代的神器,第一次就用在了光明神降臨的天使身上,難道是天意嗎?難道,神話時代,將要再一次來臨?

想起自己的使命,羅德里格斯不由得嘆了口氣,距離神的語言越來越近,只是這場角逐究竟是怎麼樣的結局,即使是他,心裡也一點把握都沒有。

眼光閃爍,他身形閃動,向著法獁等人退去的方向而去。

一直走了好遠,法獁一行人才停下,撲通的聲音響起,包括火狐在內的倖存者大口喘著氣,今天發生的事情實在出乎他們的意料。

特別是火狐,在自己進入武鬥家境界之後,還以為自己實力已經不錯了,但是今天親眼見識到強者之間的戰鬥,他才發覺自己的渺小,不說帶頭的神聖騎士實力強過自己,而那兩名絕頂強者更是可以在一招之內要了自己的性命,在他們面前,自己如同螻蟻一般,是那麼渺小。

招呼眾人休息,法獁將情況向喬治王子簡單闡述了一番,微微皺著眉頭,喬治王子開口道:「只是法獁大師,您確定您的朋友能夠擊退光明神殿的高手嗎?」

出於考慮,法獁並沒有直接告訴喬治王子領頭的是降臨天使,只是模糊說是一名高手而已。臉上有著笑容,法獁果斷說道:「殿下放心,我有十足的把握,我們就安心在這裡等待吧!」猶豫了片刻,喬治王子最終還是點點頭,不再言語,他明白,現在自己最大的依仗便是法獁了,現在情況不明,還是等待一下的好。

雖然法獁口中說的很清楚,但是他心裡卻也有著焦慮之情,因為吉爾的關係,對於光明神殿內部的事情,法獁多少了解一些,雖然自己已經達到魔導師巔峰境界,但是面對那個天使的時候,他其實是很清楚的,自己並沒有什麼把握,降臨天使的實力簡直恐怖異常。

不過羅德里格斯的實力他也是知道的,雖說自己不確定他是不是突破了武聖的桎梏,但是比自己絕對要強上許多,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

在眾人休息的時候,先前投入戰鬥的雪無痕更是感觸頗多,原來自己一直低估了師父的實力,在鐵山之上,師父並沒有刻意展露過實力,因此雪無痕也只是將師父作為一般的武聖強者看待,但是今天他徹底明白了,恐怕滄瀾大陸之上沒有幾個人是師父的對手,這就是強者啊!雪無痕感慨道。

不管他們心中有什麼想法,半個時辰之後,先是法獁感應到了,之後眾人都站起了身子,因為羅德里格斯已經回來了。

輕輕落下身形,羅德里格斯對著法獁笑了笑,示意一切都已經搞定。而喬治王子早已經迎上來了,恭敬說道:「想必您便是法獁大師的朋友了,喬治拜見大師。」有著不弱於法獁魔導師實力的人,喬治自然知道如何應對。

淡淡笑了笑,羅德里格斯開口道:「殿下不必多禮,舉手之勞而已,我還有事,馬上就要啟程,殿下可隨意,不用管老夫。」說著,絲毫不理會有些驚愕的喬治王子,向雪無痕走去。

看著走向雪無痕的羅德里格斯,喬治王子心中暗嘆,他怎麼知道接下來我要說什麼,此人委實不簡單啊!看來想要招攬他,實在不容易。 看到羅德里格斯,雪無痕滿心歡喜,畢竟已經一年沒有見到過師父了,沒有想到在這裡遇到了他。

「師父!」雪無痕連忙喊道。

看著雪無痕,羅德里格斯打量了一番,然後點點頭,開口道:「不錯,已經達到武師的境界了,法獁也和我說起過你的情況,做的不錯。」聽到師父的讚賞,雪無痕撓撓頭,不好意思笑了笑。

拍著雪無痕的肩膀,羅德里格斯繼續說道:「無痕,在法獁叔叔身邊謙虛學習,這次我還有事,就不多留了,不要讓我失望。」

「啊!師父這麼快就要走了啊!」有些失望,不過雪無痕明白,師父決定的事情是不會改變的,因此只能點點頭,答應道:「我知道了,師父。」

再次看了雪無痕一眼,羅德里格斯轉身,對著法獁點點頭,之後身形一閃,已經向著不遠處漂浮而去。明白羅德里格斯的意思,法獁魔力涌動,下一刻已經消失在原地,作為時空系的魔導師,在速度的造詣上,法獁絲毫不比武聖強者弱。靜靜漂浮在空中,羅德里格斯負手而立。

沒有回頭,他淡淡開口道:「巴伐利亞公國有著光明神殿一直想要的東西,你知道嗎?」

像是在虛空中行走一般,法獁的時空魔法簡直到了極致,他來到羅德里格斯的跟前,回應道:「不錯,我也聽說了這件事。」

「那就不會錯了,想必光明神殿打的就是這個算盤,不過可惜的是,我已經不適合在出現了,畢竟引得保羅教宗出手,那事情就嚴重了。」想了想,羅德里格斯還是決定放棄。

似乎明白羅德里格斯的苦衷,法獁點頭說道:「不錯,你確實不適合再參合進來,不過,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對於羅德里格斯的出現,法獁顯然很意外。

羅德里格斯並沒有開口,他只是從懷中掏出一塊有著手掌大小的精細的類似於鎧甲的一角,在鬥氣作用下,鎧甲慢慢復原,顯現在法獁眼前。

那全身式的鎧甲包裹嚴密,精緻華麗之極!威武之中更顯得幾分輕盈和細膩!這一尊小巧的鎧甲,不過只有拳頭大小,甚至都可以捧在手心裡,每一道線條看上去都是那麼美到了極點!而且上面布滿了一種流線型的花紋,猶如全身雕滿了鮮花一樣!

而周圍那一團柔和的光芒,就猶如夜晚之上那皎潔的月光一般柔和迷人!尤其是這鎧甲的造型,就猶如一個武士跪坐在那兒,雙手張開,而身後,還有兩片薄如蟬翼的銀白色雙翅!雙翅之上,布滿了一圈一圈的紋路,遠遠看去,流光溢彩!

「這是……」

「它的名字,叫做月華五光鎧。」

羅德里格斯輕輕笑道:「這副鎧甲,就是柔和了有精靈族的美麗和敏銳還有魔法加持!還加上了獸人族的力量!還有矮人神特有的強大精湛的鍛造技藝,打造出來的一副神器鎧甲!可以說,如果說這個世界上一定要找出一個能勉強抵抗阿努比斯之劍鋒利的武器,那麼這個缺月五光鎧,就絕對是算一個的!」

羅德里格斯的聲音之中帶著嘆息:「它本身就是用最上等的材料打造,精靈族大神用精靈族的魔法天賦,在上面加持了精靈族最強大的魔法,使得這件鎧甲本身甚至擁有了一定的恢復屬性!還注入了神力!也就是說,如果只是一般性質的傷害的話,那麼只要這副鎧甲沒有完全被毀掉,那麼它就可以自行慢慢的癒合!而且,打造它的時候,使用的材料,是和阿努比斯之劍的材質是一樣的!此外,也加持了獸神的神力,使得穿上這副鎧甲的人,可以擁有強大的獸人力量加持!有了精靈的敏銳,有獸人的力量,還有一些高深複雜的魔法,還有自我癒合的功能,最後,它身後的那一對雙翼,更是使得它的速度得到了極大的提高!當你穿上它的時候,只要你願意,你可以飛得比這世界上任何的生物都快!甚至你的速度可以超過一條神龍!」

「月華五光鎧!」法獁的聲音中明顯有著不可思議。

他不是沒有聽說過這件神器,只是這件神器不是被光明神收走了嗎?又怎麼會出現在羅德里格斯的手中。

像是明白法獁的疑問,羅德里格斯笑了笑開口道:「神話時代中,精靈神落敗於光明神的事情你知道吧?」不明白為什麼羅德里格斯要提起這件事,不過法獁還是點了點頭。

「精靈神所受到的致命一擊便是在胸口之處,而月華五光鎧也因此缺失了一片,遺落在了人間,雖然光明神殿一直在尋找,但是始終沒有結果。」羅德里格斯解釋道。

「哦,原來是這樣!」法獁終於明白過來,很顯然,羅德里格斯找到了月華五光鎧的一角,不過僅僅一角,其價值也確實不菲,從羅德里格斯和那個名為俄狄浦斯的降臨天使之間的戰鬥便可以看出。

向南方望了一眼,羅德里格斯嘆口氣,開口道:「我不能和你們一起向前走了,我們現在還不是光明神殿的對手,無痕還需要成長。」雖然有些不甘,但是法獁明白羅德里格斯說的沒錯,他們現在還沒有向光明神殿叫板的實力,因此只能隱忍。

臉上又有著笑容,羅德里格斯開口道:「好了,我們還是有很大希望的,好好教導無痕,只有不斷的經歷才能夠真正成長,這也是我讓他下鐵山的原因。」

「恩,我知道了。」法獁點點頭,回應道,對著法獁點點頭,羅德里格斯身形閃動,下一刻已經消失在原地,向著遠方而去。

魔力涌動,法獁魔導師回到了喬治王子一行人附近,看到法獁回來了,雪無痕連忙迎了上去,開口道:「法獁叔叔,我師父呢?」

像是早就料到雪無痕會有著這樣的反應,法獁笑著說道:「你師父他還有事,因此先走了,來不及跟你道別,不過下一個假期我想我們還會見到他的。」

應了一聲,雪無痕不再言語,從小跟著羅德里格斯,在雪無痕的心中,羅德里格斯已經是一個亦師亦父的角色,羅德里格斯的突然出現,給了雪無痕很大驚喜,只是匆匆離別,心中不由得有些失落。

心中暗嘆一聲,法獁對著詢問的喬治王子略微解釋了一番,然後開口道:「這次光明神殿失敗了,想必他們不會再次採取行動,接下來我們只需要小心嗜血公爵便可以了。」

眾人心中一思忖,也贊同了法獁的想法,畢竟光明神殿已經違反了滄瀾大陸的潛規則,而且損失不小,想必他們是不會再趟這趟渾水了。

喬治王子也是微微鬆了口氣,他一直擔心的便是光明神殿橫插一腳,不過現在好了,雖然驚險萬分,不過還好,有驚無險,接下來的事情便容易多了,對付嗜血公爵,喬治王子還是有些把握的。因此,喬治王子高聲道:「好了,大家也都辛苦了,好好休息,明天我們就進入巴伐利亞公國。」

聽了喬治王子的話,眾人紛紛散去,開始休息。

今天晚上的戰鬥可謂生死之戰,倖存下來的眾人全都疲憊不堪,因此很快聲響便停止了。

坐在帳篷之中,喬治王子卻沒有睡意,雖然是巴伐利亞公國二王子,但是相比他的哥哥,喬治無論是才能還是武技,都比哥哥優秀,這麼多年的人質生活,喬治王子不僅遠離了王宮是非之地,而且在巴洛帝國學到了許多在巴伐利亞公國不會學到的東西,可以說,現在的喬治完全有做一國之主的資格。 明天就要進入巴伐利亞公國了,喬治王子在心中已經做了精密的計劃,只要進入巴伐利亞公國,他相信,雖然現在嗜血公爵控制了巴伐利亞公國大部分地區,但是忠於王族的勢力不可小覷只要自己出現,絕對能夠一呼百應,重新取得公國的控制權。

在喬治王子腦中,他甚至已經浮現出接下來會遇到的種種可能場景,並制定了相應的應對措施,如今剩下的只有實行罷了,或許喬治現在只是落魄的王子,但是沒有人知道,喬治心中的抱負,是的,沒有人知道,喬治心中那個夢想,那個一直堅持的夢想!

漆黑的夜空唯有點點的星星閃著微弱的光芒,四周一片寂靜,偶爾有著幾聲狗吠聲,打破黑夜的寧靜。

葉城,一座位於巴伐利亞公國東北部的一座小城,正陷入沉寂,高達數十米的城牆之上,有著一隊值班的士兵,他們無精打采聊著天,不時將目光移向北方,似乎警戒著什麼。

咒罵一聲,一名年輕的士兵抱怨道:「真晦氣,這麼晚的天還要值班。」

身旁一名年長的士兵開口道:「你就別抱怨了,現在是什麼世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好好看著吧!再有半個時辰就換班了。」

聽著老士兵的話語,年輕的士兵還是不滿道:「我說老伯,這好好的,幹嘛要如此警備啊?」

嘆氣一聲,老士兵說道:「唉,如今的王上剛剛坐穩王位,不過聽說喬治王子已經回來了,集結了不少軍隊,正要和王上開戰呢!咱們葉城雖然是個小地方,但是卻在邊境附近,若是打起來我們葉城可要遭殃了。」

老士兵嘆氣一聲,葉城是他的家鄉,自然不忍看著它陷入戰火之中,可是又有什麼辦法呢?他只能祈禱這些高層不要連累百姓,那就再好不過了。

寂靜的夜空中,城牆之上只有著三三兩兩的士兵值守著,雖說喬治王子回來了,外面傳的風風雨雨的,但如今任何一方勢力都不敢輕舉妄動,這幾天葉城也沒有什麼異常,因此葉城的警戒倒也算不上太嚴峻。

一名值班的士兵正無聊打著哈欠,突然感到眼前一陣黑影閃過,還沒有回過神來,便感到脖子一涼,眼前一黑,什麼也不知道了。

僅僅幾個呼吸的功夫,城牆之上的巡邏士兵已經被一條條黑影收割了性命,之後他們分成兩部分,有著四五人向著城門而去,其餘的黑影悄無聲息向著箭樓摸去,消除著對軍隊前鋒最大的威脅。

轟隆的聲音響起,寬厚的城門應聲而開,急促的馬蹄聲響起,那有規律的馬蹄聲盪起陣陣塵土,噔噔的聲音如同地震一般,地面都有些晃動,城門剛剛開啟,模糊的人影便出現在城門不遠處,幾個呼吸間如潮流一般的騎兵簇擁著駛進了梅城之中,從警戒的士兵被殺到數以千計的騎兵來到葉城不過片刻的功夫,當城牆其餘的士兵反應過來的時候,大批的軍隊已經進入了葉城之中,短促的警笛聲響起,在漆黑的夜空特別刺耳。

在訓練有素的騎兵前方,一名身著黑衣的中年將領冷哼道:「區區一個葉城,也值得我玄水騎兵團出馬,能夠敗在我的手上,你們也應該滿足了。」

面色一變,這名中年將領厲聲道:「將葉城內的軍隊屠殺殆盡,一個不留!」

「是!」整齊肅然的聲音響起,那股凌厲的殺氣令人心寒不已,很明顯,這支全身黑甲的騎兵部隊是一隻真正的精銳之師,是經過殺伐之後建立起來的,這樣的軍隊才有資格稱為鐵血軍團。

葉城留守的軍隊反應並不是很慢,警笛聲過後,從城中匆匆趕來一支千人的部隊,在其身後還有著零散的部隊斷斷續續趕來,看著向他們衝過來的守備軍隊,這支全身散發著陰冷氣息的騎兵團臉上露出凶厲之色,那種殺人的衝動早已抑制不住,中年將領一揮手,其身後的鐵騎便快速朝著步伐有些凌亂的守備軍隊殺去。

一陣慘叫聲響起,面對著精銳騎兵的衝鋒,嗜血公爵在葉城的守備軍隊竟一觸即潰,戰場成了單方面的屠殺,在葉城其他區域,不斷有著慘叫聲響起在漆黑的夜空中,顯得如此可怕,看著不堪一擊的守備軍隊,中年將領臉上並沒有什麼喜悅之情,以他這支王牌中的王牌如果連一個小小的葉城都拿不下來的話,他們玄水騎兵團都可以抹脖子自殺了,因此對於單方面的屠殺,他並不感到意外。

短短兩個時辰的時間,葉城又恢復了平靜,除了抵抗的數百軍隊被屠殺外,其餘的守備軍隊全部都繳械投降了,畢竟他們都是巴伐利亞公國的軍隊,為誰賣命不是一樣?犯不著和自己的性命過不去。

一直靜靜立於馬上的中年將領漠然道:「發信號給殿下,葉城已經順利拿下,玄水騎兵團開始第二階段作戰計劃。」

傳令兵應聲而出,看著夜空中升起的信號彈,中年將領臉上有著一絲冷笑,「殿下,您到底是怎麼想的呢?」

玄水軍團自破葉城以後,馬不停蹄,快速朝著下一個重要城鎮撲去,短短數天的時間,玄水騎兵團連破數十城,前鋒直指嗜血公爵勢力中心,也就是巴伐利亞公國國都,秭歸,一時間巴伐利亞公國局勢急劇變幻,形勢緊張起來。

時間倒退回去,當喬治王子一行人進入巴伐利亞公國之後,喬治王子派人聯絡忠於王族的軍隊,所幸在喬治父王的經營之下,還是有著不少軍隊誓死效忠王室,只不過之前一直被嗜血公爵打壓,因此一直隱忍不發。玄水騎兵團便是其中最顯著的一支軍隊,也歷來是巴伐利亞公國鋒芒所在。前期準備工作完成之後,喬治王子便日夜和將領們商議著軍事行動,法獁等人的事務很簡單,跟隨在喬治王子身邊就行了。什麼事都不用做。

秭歸城之內,一臉鐵青的嗜血公爵冷冷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數十名將領,氣不打一處來。狠狠將桌上的杯子摔在地上,他怒聲道:「七天的時間,僅僅七天,你們就丟了十二座城池,我養你們有什麼用?你們說啊!」若隱若現的殺氣環繞在其身邊,誠惶誠恐跪在地上的將領冷汗一點點落在地上,一句話也不敢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