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隊長,你不覺得……」

2020 年 11 月 12 日

「嗯?」

耀光抬手制住了啟路的話,隨即點了點耳朵,啟路頷首,退到耀光的身後。

慕君玥雖然已經離開,但是神識一直在觀察著這一隊人,耀光的這個舉動自然也是看在眼裡的。

「跟著走。」

「是!」

……

留下了啟路和自己在這裡看著周圍,這攻擊還真是五花八門的什麼都有。

這麼些年了,說來也是奇怪,別的主城多多少少的都會有晉陞的人,但就是他們朱雀主城一個人都沒有。

他們這次是接到了任務才來了這裡,正好就聽到了有人打鬥的聲音,可是從聽到到出現在這裡,中間不過十來分鐘,這樣的時間……

當時聽到的時候,應該正是激烈的時候,十分鐘,可能么?

別人不知道,慕君玥的速度這麼快,肯定是妥妥的可以的!

這裡的打鬥也是五花八門,耀光和啟路的攻擊都有各自的特點,饒是這兩個人一起看,也覺得現場的攻擊絲毫沒有缺點。

要真說是有缺點的話,大概就是他們沒有看到覺得遺憾吧!

而來了之後,只看到有兩個人,那個驛站的小老闆,可以直接忽略了,一看就不可能經歷過這一場的打鬥。

而那個少年,長的很是精緻,從骨子裡透露出來的矜貴和張揚的風采不是他自己淡然就能遮掩住的。

就算是那個青龍城的城主,都不一定有這樣的一份氣質。

耀光和啟路相視搖頭,緊接著也離開了。

……

慕君玥和小二黑不緊不慢,身後的那一群人自然也是不緊不慢的。

這朱雀主城這麼些年總算是有一個可以晉陞上來的人了,這怎麼不讓他們感到驚奇,驚奇之餘,又覺得不解。

再怎麼不緊不慢,半天的腳程也足夠到驛站了。

在門口坐著的灰衣男子依舊是帶著斗笠,倒是在櫃檯上的風娘看到小二黑跟在慕君玥的身後,真真的是被驚到了。

「公,公子?」

慕君玥淺笑的點點頭,這個笑是風娘沒有見過的,不由得看呆了,一時之間沒有回神,小二黑聳拉著腦袋,沒有說話。

又看到後面跟著一隊人,那穿著打扮,風娘也不是什麼沒有見過世面的婦人,很快就極其熱情的去打招呼了。

慕君玥是直接坐在了和灰衣男子一個桌子,那些人不知道兩個人是否熟識,但是也各自的找了座位,各自坐下了。 等耀光和啟路來了之後,這驛站本來就小,就已經沒有座位了。

不過,看到慕君玥那邊還有兩個位子,當下沒有扭捏,就做了過去,耀光對這個少年可是感興趣的很啊!

「小子,你叫什麼?」

「食不言寢不語,喝茶也一樣。」

耀光撇撇嘴,這破茶葉有什麼好喝的?還不如酒好喝,當下喊了,「店家,拿壺酒過來。」

「來啦!」

重生香江之1978 上酒的是風娘,小二黑估計是收到了打擊,從來了這裡就沒有露過面,慕君玥也不管,只不過,這些人在這裡,自己怎麼和風娘說話。

這麼想著,風娘端了酒上來,慕君玥的看著風娘的手出神,一個響指在自己面前響起,慕君玥皺著眉看著手的主人。

「怎麼?看上老闆娘了?」

耀光不懷好意的看著慕君玥,「沒追求的,我們朱雀主城的姑娘個個的年輕漂亮性子辣,這個你可是不地道了啊!」

這貨說的些什麼,風娘在櫃檯上聽到那邊的話,幽幽一笑,「這位爺,光是年輕漂亮有個什麼用,年輕人啊,還是沒經驗。」

「……」慕君玥不知道現在是怎麼個情況,這隨處可見的老司機是怎麼回事?

耀光挑眉,自己忍不住笑了出來,「老闆娘也真是個好性子。」

慕君玥偏過頭,慢慢起身,「老闆娘,給我弄點水,送到房裡來。」

無視了耀光的擠眉弄眼,慕君玥很是淡然的斜了他一眼,就上了二樓。

風娘的動作很快,慕君玥給風娘開門的時候還能聽到樓下的起鬨聲。

「啊,公子……」

樓下的人都是有修為在身上的,朱雀護衛的人的實力各個都在元嬰以上,這點動靜自然是沒有被忽略掉。

下一秒,慕君玥就在周圍設起了結界,下面的人嘻嘻哈哈。

慕君玥鬆開風娘,徑自的坐在一邊,示意風娘也坐下,倒了一杯茶。

風娘有些受寵若驚的看著慕君玥,「公子,這是?」

「你是個聰明人,自然是知道我避開他們下了一個套。」

「婦人知道。」

「你大概是想知道我出去之後發生了什麼吧?你先說說你的事情吧。」

風娘坐下,比起之前,現在明顯有些拘謹,「這家驛站確實是我當家的開的,只不過,那小二黑並不是我拿當家的,船老大才是!」

「之前你們也是故意的想嚇跑我?」

「是,只不過公子沒有離開,我和當家的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這裡的每一個晉陞的人都被小二黑帶走了?」

「是,沒有一個生還。」

「那你們為何這麼聽從小二黑的話?」

「我們……」風娘的聲音有些哽咽,「如果不是我家當家的性命在小二黑的手中,風娘絕不苟活!」

「船老大怎麼了?」

「公子慧眼,我家當家的神志不清,只聽從小二黑的話,我,我也是怕我家當家的……」

慕君玥眼神一暗,隨即一掌拍向了風娘。

「公子?」風娘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慕君玥。 「莫不是公子以為風娘就是貪生怕死,助紂為虐之人?若是如此,風娘怎麼會在上演一齣戲來讓公子離開!」

「離開?」

慕君玥冷笑,「你是真覺得自己聰明,還是說覺得我傻的可以?」

風娘一副震驚,無辜的樣子。

「你說你家當家的神志不清,被小二黑控制了,那又怎麼會和你上演一齣戲來讓我離開?那不是破壞了小二黑的計劃?我還沒聽說過什麼傀儡會做出傷害主人的事情!」

「我,我也說了我家當家的神志不清,有的時候……」

「還在狡辯!」慕君玥的手心一塊黑色的東西,風娘在看到這個,沒有明顯的表情,「知道這是什麼么?怎麼不說了?」

「公子有話直說就好,不用拐彎抹角的!」

「這是當歸,之前的那個當歸。」

「公子這是什麼意思?當歸就算是入了粥,也是吃不死人的,工資是不是誤會了?」

「當歸會發黑么?我說這是當歸,就真的是當歸了?我也太好糊弄了吧?」

「我……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行,我不跟你說了,反正,殺了你一了百了。」

「下面的人可是朱雀護衛隊的!我要是一直不下去,你覺得你可以離開么?!」

「喲,你不說我還真是忘了!」

慕君玥將外面的結界撤了,打開了大門,「朱雀隊長上來一下吧?」

風娘看到慕君玥這個舉動,試探性的想要起身,可是卻發現渾身都動彈不了。

在一樓坐的好好的耀光正詫異這是什麼情況啊,對面的灰衣男子突然動了手,可惜還沒有碰到耀光,就被啟路擋住。

當場服毒死了。

耀光收了神色,看著啟路,「收拾乾淨,回去自己領罰。」

「是。」

……

看到房間里的風娘,胸前已經被鮮血浸濕,耀光詢問的眼光看著慕君玥。

「怎麼,還需要我幫你審訊不成?」

耀光很是無辜啊,他這只是趕了尾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他怎麼知道?

「你不是來查朱雀主城為什麼一直沒有晉陞的人的?」

「是啊!」

「那還不讓人把她帶走?」

耀光被慕君玥的理所當然氣笑了,但是人家說的,耀光還真沒本事不壓人,畢竟上面那一位的脾氣是越來越大了。

「哎,小兄弟,你知道什麼?說出來我們一起聽聽怎麼樣?」

「什麼時候走?」

「誒?」

慕君玥自己下了樓梯,朝著後面掃了過去,小二黑竟然被綁了起來,仍在柴房了。

「喲,我還忘了,這裡還有一個呢,來人那!」

「這個不是。」

「嗯?正常手續,小兄弟還是不要阻撓了吧?」

慕君玥內心吐槽,一開始還狂妄的不知東南西北喊小子,現在就改口小兄弟了,節操呢?

還有,智商呢?

「這個明眼人一看就是被蒙在鼓裡的,這位恐怕是弄錯了吧?」

得,耀光要是執意的要抓小二黑的話,那不就不是明眼人,睜眼瞎了么?

耀光發現,這個少年話里話外的…… 還真的是處處給人下套啊?

弄的他自己是左右為難,處處被這個小子牽著走,還真是莫名的不爽,但是又不是真的生氣的那種,匪夷所思!

「得,不管你說什麼,這個人的程序還是要走的,反正也要捎帶著你去主城,害怕我們濫用私刑不成?」

「隨便你們好了,但是我有權知道一些事情。」

耀光不可置否,「比如呢?」

「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我都有權知道。」

耀光被這一串知道搞的有些混亂,慕君玥嫌棄這裡的氣味不好聞,已經出去了,耀光撇撇嘴,還真是娘們唧唧的。

身板也小,有一米七么?恐怕只有一米六五吧?

耀光不由得停止了腰板,本隊可是有一米八的個子,嘖嘖。

不過,別人看慕君玥,都只是覺得慕君玥瘦小,年齡小,並沒有覺得慕君玥娘氣,或者不像個爺們。

在耀光甚至這一隊的朱雀護衛里,慕君玥除了瘦小,還是挺像個小爺們的,誰讓慕君玥本身的氣質太出眾了,而這種有和帝君霖越來越像的感覺算是混淆視聽了。

慕君玥在外面坐著,心思卻早就已經回到了空間,焰女剛剛轉醒,現在還有些懵,看著慕君玥,「玥玥?」

巨星老公,輕點寵 「感覺怎麼樣?」

「沒什麼感覺呀……」

一開始慕君玥就已經把脈焰女只是物理攻擊撞暈了而已,現在焰女也沒什麼感覺,但是慕君玥還是不放心,又塞給了焰女一株珍奇草藥。

誰知道焰女卻有些嫌棄了,「玥玥,我已經長大了!」

怎麼?

難道草藥在冰列焰女那裡是相當於嬰兒的奶粉的存在?

「那吃點丹藥?」

「玥玥!」焰女一本正經的看著慕君玥,「我這麼大了怎麼能再抱著草藥啃呢?!你烤一下好不好?」

慕君玥無奈的看著焰女,草藥怎麼能烤呢?這個小笨蛋!

慕君玥把草藥放在一邊,「你還是先休息一會吧,我現在還有些事情,有空了再進來給你做湯喝。」

「行吧,那你先去吧。」

……

慕君玥從空間里出來,朱雀護衛已經收拾好了,他們來的時候是騎了沒有翅膀的月溪馬,勻一下也是可以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