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服用過九轉生死丹……並且……推動到了第九轉!」詹璇璣臉色凝重,「糟糕了,她可能會死!」

2020 年 11 月 12 日

而後,白玉涵那恐怖的氣息瞬間消散,戰甲崩碎,化為了一個嬌弱的白衣麗人。她無力的從星空中跌落,面帶慘笑。

嗤!汪洋一般的黑色火焰從她孔竅中噴薄而出,焚燒她全身的精氣神,還有元神!

她跌落的速度很快,轉眼間就來到了洪王地的上方。那裡雲層翻滾,雲霧奇厚,她穿梭在雲霧中,天靈蓋中衝出了光雨。那是元神在羽化!

她吐出一口鮮血,灑入到了雲霧中,將整個雲層都染成了紅色。

凄美,凄艷的紅色,就如同白玉涵的內心。

雲層翻滾,本是烏黑一片,但在那一剎那,變的一片血紅,籠罩洪王地。同時,悲傷,絕望的氣息釋放。

「我怎麼好想哭?」上官墨苔仰起臉,臉上卻是掛滿了晶瑩的淚水。

「我怎麼流淚了?」一些女修士說道。

白玉涵元神在羽化,氣息萎靡,一頭黑色長發飛舞,如瀑布一般。她不舍的俯視著天魔大裂谷,笑的很好看,但笑著笑著,卻是哭了出來。

「洪錚,多想與你看盡人間繁華,餘生多想請你指教,卻不能了。」她眼中流出淚珠,初始時晶瑩剔透,但瞬間救衍化成妖艷的紅!

五光十色,如同血鑽,釋放不朽奇異。

那是血淚!

她體內衝出了一道道飛仙,化為一縷縷仙道雲霞,遮籠洪王地。血淚滴入到雲霞中,讓雲霞同樣化為了血紅色!

君看天宇雲霞紅,儘是佳人眼中血!

白玉涵整個身軀隨後都是在羽化,她眸子黯淡無光,但卻浮光掠影,仔細看去,盡都是洪錚的身影。

「好後悔,沒有殺掉他。」她喃喃自語著,「臨死前,就讓我為你做最後一件事情,白帝額骨矛,去,守護洪家!」

她看了看手中的銀白色戰矛,對準雲海地的方向,用盡全身力氣,瘋狂的擲出!

白帝額骨矛綻放銀白寶光,璀璨無比,撕裂虛空,化為一道長虹,貫穿十萬大山,降臨在了龍城洪家上空。

轟!隨後,白帝額骨矛落入到了玉涵宮內,矗立在院落中,輕輕一震,釋放不朽神芒。

這桿白帝額骨矛的使命最後就剩一個,那就是保護洪家! 白玉涵終究還是無力回天,化為無盡碎光,羽化在虛空中。這一役,震驚了大半個東荒。詹璇璣嘆息一聲,轉身離去。而洪望天,同樣是仰天長嘆。

千秋無雙站立在原地許久,眸子絢爛斑斕:「我要去白帝宮一趟,此事解決不好,第五真宗會有大難。」

楊雄一臉陰沉:「此事,是我大意了。」

千秋無雙冷哼一聲:「你的性格一向如此,洪家祭天大典在即,管好你那三個兒子,別又在洪家惹出什麼事端。」

……

天魔大裂谷,第三道光門內。

符蚓看著洪錚埋葬之地,隨後轉身離去,化為一道金光消失在這片宇宙內。

洪錚的骨架躺在地底,沒有絲毫聲息,黯淡無光。就連符蚓,都認為洪錚已經徹底的死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洪錚的骨架猛然爆發出金光。耀眼無比,那扭曲的脊背大骨綻放出驚天光華!十塊脊背大骨,排列成了龍形,又如同北斗一般,玄奧無比。

虛空輕輕一震,露出了那孤寂的宇宙。一顆又一顆星體旋轉環繞,投射下了無盡星光,貫穿到洪錚體內!

符蚓被驚動了,出現在洪錚身前。他一掌切開洪錚身上的土壤,看到了洪錚此時的狀態,一臉驚容。

因為洪錚的脊背大骨在發光,接洽漫天星光入體。

同時,他也看到了那脊背大骨如同龍形,如同北斗。

「扭曲脊背大骨,與當年的青帝太無一樣!」符蚓瞳孔微微的收縮。

漫天星光灌入到洪錚體內,隨後有血肉在他脊背大骨上滋生,筋脈抽動。諸天星辰搖曳,一道又一道光柱交織,投射而下,浩蕩而又磅礴。這片星空的星辰之力,太過於浩瀚,難以想象蘊含了多麼龐大的力量。

洪錚的身軀,在自主的重塑!

一年,整整一年的時間,他身軀接洽星光從未停止。隨後可以見到,他脊背大骨,化為了黃金色。淳厚無比的黃金色,如同神金澆鑄而成,充滿厚重感。

這還沒有結束,他全身上下兩百多塊骨骼中,衝出了大片的符文,貼在了他的骨骼上。那些符文,是白玉涵的本命精元,是一個準帝級別高手的全身精華。

眉心中間,一滴又一滴帝道甘霖飄出,落入到骨體上,如同枯木逢春。

虛空更是被一道金光擊穿,成千上萬道龍形神力降臨,湧入到洪錚身軀上。他腹部本已經消失不見,但隨後卻是出現了燦爛至極的光芒,一枚星胎旋轉出現,漂浮在洪錚身軀上方,灌下浩蕩生機!

太無之力,龍力,帝道甘霖,准帝之力,星胎生機,五大極致力量,為洪錚重塑身軀!

洪錚所在的星辰被光芒與符文淹沒了。他所在的星辰,化為了一輪太陽一般,照亮了這片孤寂的宇宙。

符蚓的臉色從先前的震驚,到不解,再到興奮。

「大涅槃術,到底還是成功了!」符蚓喃喃自語。

這顆星辰,能量波動劇烈無匹,一縷縷奇異的力量在交織。同時還有無數漣漪波紋擴散,星辰周圍,不斷發生大爆炸。光芒淹沒宇宙,符文若海洋,讓此地空間不穩固,險些湮滅。

骨架漸漸懸浮到虛空中,接洽億萬光華入體。可以看到骨體上,出現了無數玄奧的紋路,如同花紋,糾纏交織,釋放神秘氣息。

這五道力量,任何一道都具有毀天滅地的能力。尤其是白玉涵之前施展大涅槃術,構架重生涅槃爐,本命精粹灌入到洪錚體內,讓洪錚全身蘊含生機。

時間飛快,洪錚接洽五大極致力量入體,已經有三年有餘。他骨體上流淌了一層血紅色的能量,如同水流,覆蓋全身。血色能量中,一縷縷鴻濛霧氣迸發,神性氣息濺射。

那是神血!

屬於洪錚體內的神血,此刻再造而出。而後,神血全面復甦,寶光億萬縷,籠罩孤寂天宇。

第五年,血液中有肉芽開始抽動,如仙藤一般蔓延,交織成全身經脈大網,遮籠全身。

那是筋脈再造。再造出的筋脈,極為的堅韌,每一條都像是天地神鏈,抽動間,虛空扭曲不已。

接下來,是血肉開始重生。

血肉的重塑極為複雜與玄奧,花費了近十年,才再造完畢。

當洪錚身軀重塑完畢的剎那,長空發生大爆炸,這片空間發生了大湮滅。他懸浮在虛空中,恢復了真身。閉著雙眸,全身肌膚光滑如玉。體表上布滿了紋路,驚天動地的氣息從他軀體上擴散而出。

這氣息太恐怖了,懸浮在那裡,就如同一盞能夠普照紅塵的神燈,腦後一道至尊琉璃光顫動。

符蚓激動的看著洪錚的身軀,激動的自言自語:「重塑身軀,居然成功了。現在我來傳你碎魂經。」

眉心中,洪錚元神正經歷大痛苦。

他身軀雖然已經重塑完畢,但元神裂開,化為兩半,軀體與頭顱分離,無論他如何凝聚,都難以靠近,讓元神無瑕。

「希望你的元神沒有完全碎裂,否則一切都還是白費。」符蚓說完,點在了洪錚的眉心中。碎魂經擊入到洪錚腦海內。

一瞬間,洪錚只感覺一股龐大的信息,以及無數的畫面閃現。

「《碎魂經》?」洪錚自言自語。

符蚓的神識探入到洪錚腦海內,他看到了洪錚此刻的狀態,隨後開口:「你現在元神裂體,若不是白玉涵耗費全身精華為你重塑身軀,穩定元神,你早就死去。你現在如果想全面復甦,只有修鍊碎魂經。」

「《碎魂經》號稱三大巔峰經文之首,玄奧無匹。但殘缺不全,破損嚴重。你如果要修鍊的話,後續功法,必須要靠自己去推衍。」符蚓說道。

洪錚查閱了一下碎魂經所記載的綱要,發現果然如此。只剩下了基礎部分,後續的,全部出現了斷層。但僅僅是這一部分,也讓洪錚感受到了無比震驚。

因為這碎魂經,太過於玄奧恐怖。

要想修鍊碎魂經,必須要將元神裂體,如果元神完整的人修鍊,也需要自斬元神! 這簡直就是瘋子一般的行為,先不說這過程是怎樣的兇險,單單是自斬過程中的痛苦,就沒有人能夠承受。一個不好,就會灰飛煙滅。

「真是瘋子一般的經文。」洪錚評價。

但他還是發現,自己目前的狀態,是最適合修鍊碎魂經的。

碎魂經的終極奧義,就是元神裂體,或者說,分裂出一個第二元神!

「易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三才,三才生四象,四象生五行,五行生**,**生七星,七星生八卦,八卦生九宮,九宮之後,十方圓滿,天地不朽!」這是碎魂經中所記載的核心。

洪錚看后,語氣中滿是震驚:「也就是說,碎魂經是一個不斷分裂元神,鑄造分身的過程。太極分身,兩儀分身,三才分身……」

但以現在碎魂經的破損程度,自己最多能夠修鍊出三才身,後續只有靠自己推衍。

「我想好了,修鍊碎魂經。」洪錚開口。

「好,修鍊之後,你就再也沒有回頭路了。」符蚓很滿意,「我先讓你看看我領悟出的碎魂經。」

符蚓也修鍊了碎魂經,但並不成功,只修鍊出了兩儀身。但是他在此地參悟了無數年,早已經將兩儀身的奧義參悟的通透。

「你且看好。」符蚓說完,傳遞出了一幅畫面。

在孤寂的星空中,一尊黃金帝血神蚓耀動漫天星光,出現在那裡。他橫貫在星際間,巨大無比,全身金燦燦,晶瑩瑩。符蚓橫陳虛空中,將孤寂大宇宙填滿,魔軀龐大無比。

一顆又一顆星體在他周身劃過,更是有無數的符文烙印在它的魔軀上。

他盤踞在那裡,全身光滑無比。肌膚晶瑩,如同黃金鑄造。一朵又一朵火焰炸開,爆發出光雨,鴻蒙氣迸發。一雙眸子如同瑪瑙,居然是八面晶體的形狀。每個面,都是不同的視角,讓他的視線達到了三百六十度無死角。

驚天動地的氣息擴散,縱然他出了大問題,但是他依舊是符蚓,一尊黃金帝血蚓,度過三衰劫。

「看好。」符蚓說道,龐大的身軀如同,而後在洪錚驚愕的目光中,軀體裂開,斷為了兩截!

轟!另外一截身軀跌落在虛空中,掙扎幾下,隨後沒有了聲息。但時間不久,兩截身軀斷裂的地方,有白色霧氣擴散,血氣沖霄。碎魂經的奧義波動擴散,最後看到,他一截身軀化為了漆黑,魔氣滾滾,而另外一截,則是充斥大道仙光,正氣浩蕩,宛如仙道絕巔高手。

兩種截然不同的氣勢出現,釋放不朽而玄奧的波動。

兩截身軀斷裂處,出現了一圈圈光環,延伸進入了無盡虛空中,彷彿至尊琉璃光,溝通一個神秘真界。

讓洪錚瞳孔收縮的一幕出現了。

兩截身軀上,各自長出了殘缺的部分,化為了兩個完整的符蚓。

身軀一模一樣,就連波動都是相似。但一黑一白,一個魔氣滾滾,魔軀強大,頂天立地。一個仙氣浩蕩,正氣驚天,撐開宇宙蒼穹。

「這就是我的兩儀身!」符蚓開口。

「另外一個,是你自己,還是獨立的生命?」洪錚緩緩開口。

「是我自己,但也是獨立的生命,這就是碎魂經的強大之處。只要我願意,我的魔儀身,隨時可以融合。」兩尊符蚓同時開口,仙儀身與魔儀身開始融合,化為丰神俊朗的符蚓,風度翩翩。

「可是我元神裂體后,另外一截元神,需要一個宿主與載體,怎麼解決?」洪錚開始參悟碎魂經,提出了這個疑問。

「我早已有準備,你另外一截元神,可以進入他體內。」符蚓手指向八荒火龍埋骨地,「按照外界的時間來算,他還有三個月就要完全消散。」

他臉上出現了悲憫之色,滿眼都是溺愛與悲傷。這是他唯一的子嗣,一尊還未成年的八荒火龍。

「八荒火龍。」洪錚看向那龍屍,喃喃開口。他對天下龍族有奇特的感應,一眼認出了這具龍屍。

八荒火龍,還不是真正的龍族,不算真龍。應該算是一種蛟類,但離真龍境界,也不遠。

「他是你子嗣。」洪錚開口。

符蚓點點頭:「是的,我親眼看著他死去,卻無能為力。」

「你將他化為你的魔儀身吧。」符蚓說道,「他的目標很簡單,就是有一天能夠成為真龍,希望你能夠幫他實現這個目的。」

「好。」洪錚答應。

接下來的日子,洪錚開始全力參悟碎魂經。

碎魂經又成為碎魂**,洪錚所學只是殘篇。但即使是殘篇,也無比浩大。以洪錚的資質,參悟了一年,才領悟了一點皮毛。

但只是皮毛,也足夠驚人。

「好強的資質,這種領悟力,當世罕見!」符蚓震驚,要知道,他也算驚采絕艷之人。但領悟碎魂經皮毛,也耗費了幾十年。

洪錚全力參悟碎魂經,進度驚人。可以看到他兩截元神都開始發光,迸發無數符文。

「易生太極,太極生兩儀……」

洪錚睜開眸子,眼中盡都是茫然之色:「易是什麼?太極又是什麼?」

隨後他想起了在隕星地帶,遭遇澈丹的地方,那裡有一處光幕,一邊是黑暗無比的隕星地帶,一邊又是極度燦爛的人間仙境。兩種極端,就代表了太極。

他又想起了自己兩度身死,跨越陰陽歸來。

「原來,生與死,也算太極。」

「天與地,也算太極……」

「缺字元與補字元,也是太極。」

「原來,天下無處不太極……」

他閉上眼睛:「如此說來,我完整的元神,就是易,易與一同音,我元神狀態是龍,龍拉直身軀,就是一字的形狀。」

「那我元神裂變,就是太極!」

他猛然醒悟,心中一片清明,兩截斷裂的龍體開始發光,而後化為了一黑一白兩顆球體。

無數的光芒在球體上交織,宛若化為了兩尊神胎。神胎不斷跳動,無限生機出現。

砰砰,砰砰!

兩尊神胎衝出了洪錚頭頂,懸浮在虛空中,一黑一白,開始旋轉。

同時,缺字元與補字元,也被他分割。補字元落入到了他白色元神內,那是他的仙儀身。而缺字元,則是落入到他魔儀身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兩個球體炸開。從白色球體中,伸出了一雙白皙的手臂,撕裂了光幕,沖了出來。那是洪錚的仙儀身,元神與洪錚面貌一般無二。

而黑球中,則是衝出了一尊黑龍,咆哮間,沖入到了那尊八荒火龍體內!

吼!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八荒火龍全面復甦! 八荒火龍全面復甦,氣勢驚天而起,搖動日月星辰。一縷縷火焰跳動到虛空中,散發迷幻碎光。

「吼!」沉寂在此地無數年的八荒火龍抬起了那碩大的頭顱,龍角繁複蒼勁,呈火紅色,上面有雷霆在遊走。

那一雙龍瞳冰冷無比,沒有任何感情,天生就是如此。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