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器對它不起作用,用法寶招呼它!」就在此刻,一個修為稍高些的修士豁然抬頭,眼中寒光一閃,伸手一拍儲物袋,三柄法劍祭出,寒芒閃動,直接向虎猊斬去。

2020 年 11 月 12 日

「轟!」法劍幻起三道劍芒斬在虎猊身上,發出三聲金鐵交鳴之聲。

虎猊身上爆發出璀璨的金光,將劍芒力道抵消了大部分。

但寶就是法寶,強如它這樣的蠻獸也被打的身軀一顫。

一聲悶吼傳來,虎猊身上威壓波動明顯弱了下來。

一見有隙可乘,眾弟子紛紛祭出法器。

剎那間,碧光暴舞,氣浪縱橫,狂飆而至,向虎猊奔掠而去。

虎猊怒極,身體浮現諸多黑色獸紋,這些獸紋暗合獸道天痕,形成一股凌厲的氣機。

「轟」

一股荒古的氣息破空呼嘯,附近的山石被掃中,霎時都紛紛開裂爆碎,各種古木更摧枯拉朽般的倒了下來。

這種景象甚是恐怖,讓眾人心生膽寒,頭皮發麻。

「天哪,早知如此,打死我也不進入此地尋那什麼靈藥。」

「這根本不是什麼蠻獸,這是有修為的妖獸,這下完了,非死在此地不可!」

虎猊暴怒,一雙虎目形同赤日,放射出讓人恐怖無比凶光,一爪子下去,直接拍碎了一塊百萬斤的巨岩,亂石紛崩,整個山林大地都顫抖,隨後閃電一抓,洞穿了一名修士的胸口,一顆血淋淋的心被掏了出來。

這場大戰充滿了腥風血雨,讓遠處的鄒虎與牟天罡陣陣心驚。

「哧哧哧……」

虎猊猛地張開黑洞般的血盆大口,一片片符文閃爍的熾盛血霧從中噴薄而出,化成了一方血海,要將眾人全部吞噬。 虎猊嘯聲震天,如驚雷般在眾人耳邊炸響。

它的軀體突然暴漲百倍,口中噴出的那道紅霧狂暴無比,形成一股巨大的衝擊波,雷霆萬鈞向眾人飛卷而來。

眾人被衝天飛卷,霎時間被拉起了十幾丈高,身子像是被束縛了一般,牢牢被定在了空中。

虎猊噴出的血霧將空間扭曲,染成了一片耀眼的紫紅。

「妖獸空間……」眾人心頭劇震,駭怒恐懼。

還沒等他們回過神來,整個空間彷彿傾倒過來了,血腥的紅霧如狂濤疊涌,突然朝他們鋪天蓋地的卷了過來。

影帝偏要住我家 凡是被赤紅的血光掃上,莫不血肉橫飛,斷肢飛揚,被虎猊吞入腹中。

一時間哀號不絕,凄聲震天,幾十個人轉眼間只剩下了三個修為稍高的修士。

所有人都肝膽俱裂,連躲在岩石後面的鄒虎與牟天罡心裡都在發毛。

這虎猊太兇殘了!

殊不知這種兇殘卻是人為激發的,人無獵物心,它又怎起傷人意!

「吼!」

虎猊雙目怒火噴薄,嘯聲再起,以開天裂地的威勢朝三人再次撲來。

三人心中一沉,不約而同的發出了「我命休矣!」的呼喊聲。

電光火石之間,突然,一股強橫的勁氣從右側破空直射而來,如驚雷般的轟在了虎猊身上。

虎猊妖獸空間瞬間被炸碎,口中噴出的赤紅血光在空中化作碎片,崩散落了下來。

同時,左側又一道金光絢爆而出,轟然巨震,砸落在虎猊身上。

東北招陰人 虎猊驟不提防,被人偷襲,接連挨了二下重擊,讓它渾身是血,劇痛狂吼,喉中一腥,鮮血噴出十幾尺高。

霎時,三人被救走。

虎猊身上一道道血肉翻開,傷勢可怕,連骨骼都斷了,它向後退卻,目中露出忌憚之色,需要立刻療傷。

「虎猊退了……」人影晃動,現身而出的正是殷天祥與殷凌。

他二人之所以尋來,是聽這裡獸吼震天,才急忙趕來觀看。

殷天祥怕被困在妖獸空間的人是韓星,這才及時出手,誤打誤撞的在腥風血雨中救下了這三個人。

若非殷天祥被那滴太古凶獸螭吻的血珠加持在身上的法力尚未消失,只怕也沒有這麼容易得手。

「鄒虎、牟天罡!」當殷天祥看著左邊手提降魔杵襲擊虎猊之人時,頓時微微一怔,沒想到會在這碰到自己的二個徒弟。

鄒虎原本不打算出手,只因這虎猊太強大了,殷天祥暴起而擊,讓他看清了是誰,瞬間決斷與師尊共同擊殺虎猊。

因為不這樣做,沒有別的選擇,一但師傳陷入險境,以猊虎的神識之高,自己與牟天罡也斷然躲不過去。

「吼……」

殷天祥一轉頭,臉上突然布滿震撼之色……

猊虎強橫,遠遠出乎他的意料……

只見它身上神秘的獸文交織成密密麻麻的金光,覆蓋在傷口上,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復原。

「咚」的一聲,它後腿一蹬,足下的一塊摩天巨石斷裂,滾翻到了崖下,它跳躍百丈,挾著滔天的凶威,發狂的又撲了上來。

「小心!」殷天祥一眼瞥見那棵掛著神果的小樹,心中一動,驀然明白猊虎何以身負重傷,也要拚死相鬥的原因。

殷天祥連忙喝道:「牟天罡與我纏住猊虎,鄒虎你還不快些動作,等待何時!」

倏然間,一道雄渾的氣息突然瀰漫起來,殷天祥祭出了腰間一塊金色玉牌,發出了「隆隆」的風雷之聲,化成一片金色的星雨,將猊虎恐怖的一擊擋了出去。

剎時,牟天罡與另外被救的三人也加入了戰團。

只是在激斗中,這三名被解救的修士似乎是出工不出力,漸漸壓力都放在了殷天祥與牟天罡身上,他們邊打邊撤,目光竟又瞄上了小棵上的靈果。

鄒虎得到殷天祥提醒,身形一展竄了出去,突然間,那黑塔般的漢子將手中玄鐵棍一擺,猛然向他劈了過去。

鄒虎反映奇快,一聲暴喝,用手中的降魔杵盪開玄鐵棍。

「把神果留下!恆武學院看上的東西你也敢搶,去死!」那大漢大喝道。

他的修為比鄒虎高出了整整一個境界,棍勢瞬間橫擊,棍風帶著雷鳴聲,所向披靡直轟而下。

「咔嚓!」鄒虎手中的降魔杵被轟斷成了數截!

鄒虎當即變了顏色,罵道:「你奶奶的,恆武學院是什麼東西?剛救你們脫險就翻臉,今日定然讓爾等忘恩負義的東西付出足夠的代價!」

「驚神錘,祭!」

下一刻,鄒虎揮手打出了聖級法寶……一柄只有尺長的驚天錘,被拋向空中!

這驚神錘,乃是韓星特意為他在拍賣行所竟拍的。

驚神錘鑄錘的材質就十分稀有,就是道器磕上去,也會一沾粉碎。

鄒虎的孽龍錘在韓星剛上山時,為保護他不被董霸所傷,把孽龍錘打廢了,這件事一直是韓星的心思。

在天寶閣他一眼就看上了此錘,裡面封了一百零八條孽龍的神識在錘中,只可惜數萬年因缺少玄黃之氣的滋養,現在已步入沒落。

但玄黃之氣卻難不住韓星,百年不遇之物,在他那裡卻多的是!

他將這對錘拍過來,給大師兄鄒虎,只注入了一縷玄黃之氣,還未將它的神性徹底恢復,今日便被用上了!

饒是如此,此錘持在任何人手中,都能平添戰力,橫掃同階一群人,更為越階斬殺之利器。

驚天錘霎時間放大如山嶽,挾卷著狂暴無比的氣浪,碧光炸舞朝下轟去。

「轟!」

那大漢橫棍,力托天地,錘棍相交,轟的一聲,能有井口粗的玄鐵棍被一錘打的寸寸斷裂。

黑塔大漢在一陣頭骨碎裂的聲中發出了一聲淒厲的慘叫聲,頭顱轟然炸開,連胸膛都震裂了,一顆心臟帶著一蓬熱血飛濺而出。

「不……」另外二名恆武學院的修士同時大叫,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以至都沒太看清,人就被砸死了一個。

這太讓人震撼和不敢相信,一位戰王竟一錘滅掉了一位戰尊!

「大膽,你可知我等是誰?居然敢殺我恆武學院的人,不論你是誰,都必死無疑!」其中一名藍袍修士面沉如水,眼眸內殺機密布,露出咄咄逼人之意,似乎下一刻便會瘋狂爆發!

「你自裁吧,免得我二人祭出法寶,讓你多受皮肉之苦!」另一名紅袍修士氣勢更囂張,根本未將鄒虎放在眼中!

「不就恆武學院嗎?有什麼了不起?是你們先招惹我的,死了也是咎由自取!」鄒虎也確實不知恆武學院是什麼來頭,輕蔑的冷笑一聲,轉身又向神果奔去。

「好一個不知天高地厚之輩,你既找死,我二人就成全了你!」話音剛落,紅袍修士便與藍袍修士同時一聲怒吼,向鄒虎撲來。

藍袍修士伸手一拍腰間,便將一把青銅九環鬼頭刀祭了出去。

「給我毀滅!」九環鬼頭刀在滾滾的黑煙中,劃過一道炫目的弧光,陡然向下斬來,要將鄒虎從腰間斬為二段。

「轟」又是一陣驚天動地的劇震,紅袍修士祭出一把亢龍鐧,發出隱隱約約的紅光,如一條張牙舞爪的紅龍,攜帶著毀滅萬物的氣息,朝著鄒虎當頭劈了下來。

然而,這樣強大的法寶在驚神錘物面前根本無用。

它快速放大,眨眼間便如一顆山嶽大小的流星,蓋壓天地。 愛如初夏 錘中那一縷玄黃之氣更是發出了五色神光。

驚神錘次第與那二件法寶相撞,頓時讓九環鬼而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響,當場碎裂!

「轟!」

驚神錘無堅不摧,「當」的一聲劇震,亢龍鐧也被砸的光華全無。

紅袍修士被震飛,身軀像瓷器一樣碎裂,頭顱直接化成飛灰,屍體瞬間落地。

鄒虎不容另外一人有半點喘息的機會,錘式如流星閃電,「撲哧」一聲響,鮮血四濺,慘叫聲起,藍袍修士的整個身子被打飛成了碎肉塊,從空中紛揚摔落。

鄒虎瞳孔一陣收縮,免強催動驚神錘讓他面色蒼白。心暗叫一聲僥倖,沒想到韓星送給自己的法寶竟然堪比神器,若非此寶,自己今日定然在劫難逃。

「刷」鄒虎如靈猿一般,以極快的速度瞬間撲到了小樹的上空,一伸手,在小樹上面劃了個圈,五顆流光異彩的靈果順勢就到了掌中。

他一聲長笑,身形再次驟起,朝著殷凌站立的方向急速跑去。

「師付、師弟,得手了,快跑吧!」鄒虎喊完后,竟沒有絲毫猶豫,也不管殷凌願不願意,強拉硬拽的,拉著她一溜煙跑了。

殷天祥與牟天罡二人正與猊虎殺的難解難分,耳邊聽的鄒虎「得手了,快跑!」的呼喊聲,再一看倆人撒丫子般的跑的飛快,頓時停止了爭鬥。

二人沒料到靈果這麼快就搶到手,身形激射,也追趕了下去。

猊虎不解二人為何突然放棄了與自己搏殺,它掉轉虎軀向小樹望去,豁然發現靈果己然不見,虎目欲裂,仰天一聲怒嘯,整片山脈的天都要被震塌了。

它徹底暴怒了!

從發現這株小樹到它開花結果,五百年就寸步不離的守著,每日吸收靈果釋放的精華異香,以藥力煉化自已的獸核丹魂,再有幾年就能進階到妖王化形期,成為真正的大妖!

可眼前這一切,都被這群該死的人族給毀了。 這株小樹所結的神果,馬上就要成熟,對妖族而言,是罕見的可以進階的聖葯,吞噬后便可問鼎獸界化成大妖,連天劫都可以安然度過。

所以猊虎不能失去神果,不能讓自己五百年的心血白費。

它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找回神果!

「嗷吼……」

猊虎咆哮,龐大的身影像一股黑色的旋風沖了出去,直追四人而去……

在狹長的山谷折彎處,殷天祥與牟天罡終於追上了鄒虎。

鄒虎跑的滿頭大汗,一張臉漲的通紅,手裡握著五個像瑪瑙一樣流光異彩的果子,兀自大口喘息,顯然是驚魂未定。

見殷天祥與牟天罡安然無恙,鄒虎快步迎了上去,張開大嘴剛要又要嚷嚷,卻猛聽殷天祥低聲說道:「別出聲,伏下身來!」

殷天祥的眼神緊緊盯著前方一處枯樹密布的開闊地帶,還時不時的望向空中。

他面色有些蒼白,變得冷峻,周身靈力已形成了防護,額頭上冒出層層汗珠,告誡道:「收斂氣息,往前方看,千萬不要發出任何聲音來。」

眾人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心神驀然一震,呼吸再次急促……

只見前方萬丈開外處,隆起一個白色園丘山峰,上面長滿了樹木,侍仔細去看,卻是一個巨大的骷髏頭骨,身軀巨大的骸骨一直順延到了幾個人的藏身處……

眾人站立的地方正是他的腳骨部分!

這骸骨上半身是人形,背後則長有一對萬丈長的翼骨翅膀,下半身卻是獸體!

山谷的兩側,更是布滿了數量龐大的巨人枯骨,每具骨骼都有千丈!

前方更有一條龍骨,像崇山峻岭橫在前方,蜿蜒起伏,足足百萬丈之長。

他們甚至還看到……

一片片閣樓坍塌埋在歲月的風沙之中,無數的人骨、獸骨的殘骸數之不盡……

顯然,此地曾經有過生機,只是現在己變成為了廢墟!

從地下最深處,湧出滔天魔氣,帶著可怕的死亡氣息,讓人心悸。

彷彿整個這條大峽谷,就是一個天大的墳墓!

所有的人都深吸口氣……只見前方的懸崖峭壁上,刻著三個彷彿被鮮血染紅的大字,極具視覺衝擊力:「龍之禁」!

龍族的禁忌之地!

殷天祥憑著記憶中的傳說,快速將眼前看到的一幕幕景像,進行組合、勾勒……

漸漸地,在他腦海中對此處無盡的滄桑變化有了清晰的輪廓……

傳說,神龍窟乃是古老的修仙宗門所在地,后被一位有無上神通的外族宗師佔據,看來此宗最後被滅門,竟是自己腳下這具枯骨所為。

這具長翅膀的枯骨,顯然便是荒古世家——靈鷲家族中那位強悍的老祖坐化后留下的!

這裡的妖獸,也是他生前馴化與龍族爭鬥的工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