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裝素裹她是不想欣賞,更不想吟一句「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古人真是閑的蛋疼~

2020 年 11 月 11 日

才下早朝,蘇眉就急忙回到裡屋,端著湯婆子坐著和瘟雞一樣一樣的。就連君玉恭也忍不住笑她:「夫君,怎的越來越像個孩子似的?」

蘇眉暗暗頂了一句「沒上朝的憋說話~」,臉上卻是謙和無比,「近來總覺得身子虛的很,尤是畏寒。」

君玉恭掩面而笑,「夫君這是……要補陽嗎?」

蘇眉:「……」你才腎虛!你全家都腎虛!咳咳……她奏是怕冷而已!而已!

「說起這般,子虛卻想著之亭那處該是有方子,這便去討要。」

走到門口,一陣寒風……

「罷了,明日下朝再順道吧。」

君玉恭:「……」微醺。「說那如妃被打入冷宮,錦妃恢復妃位,是宋御醫其中幫忙,可是真的?」

「也不盡然。」蘇眉搓了搓手,又坐回位子上,「之亭怕是被牽扯進來的。」

原劇里,如妃是陷害不成,反被女主聯合宋儒書倒打一耙才入了冷宮,可這幾個月來,她一有時間就去賭男主男配,如今的宋儒書對於程錦月的印象還僅僅停留在封妃大典的那一幕與宮中傳言。

如果不是宋儒書主動幫忙,這一次的宋儒書該是被拉入漩渦的。 想及此處,蘇眉又是一個激靈跳起來,把君玉恭嚇了一跳。

「怎麼了?」

「之亭若是被牽扯進去,多生事端。」若是由此和女主糾纏上,蘇眉才真的是要跪著哭!

為了男配她就豁出去了!這刺骨的寒風,都阻止不了她對男配的愛!

宋儒書,乾巴爹!

太醫院之中,宋儒書也是一陣厭煩,因為如妃一事,這幾日總是有人若有若無的試探,那種眼神和語氣都讓他很不喜歡。

只是宮中便是如此,也算他耐性尚好,就算心中如何不舒服,仍舊是那副春風拂面的模樣。

蘇眉來的時候,便看到宋儒書正在抄寫古文練字,這也算是宋儒書的一種發泄方式,原文也曾提過,只要宋儒書有心事,就會抄寫古文或醫書練字。

「之亭。」蘇眉看似隨意走去,坐在宋儒書對面,撐著下巴看他。

「你有心事。」

宋儒書的手一頓,抬眼看了看蘇眉的眼睛,抿著唇不說話。

「是如妃的事情。」蘇眉也沒有等宋儒書應答的意思,自顧自地就推測出來。

「你怎麼知道?」宋儒書總算是忍不住了,蘇眉所說的一切都正確,彷彿她就在現場一般……

「我想,之亭是不會做這種無聊的事情,那便是被那些女人的戰火波及。」蘇眉表示,電視劇看多了也是深有感觸!

「也談不上心事,只是近來心中鬱結。」搖了搖頭,宋儒書自嘲笑了笑,「本想不管閑事,沒想到閑事自來招惹。」

「聽聞過兩日是花燈會,不如就此去散散心?」原劇里的花燈會時,女主女扮男裝偷偷溜出宮,與楚熠勾搭。

這一次,蘇眉就打算讓宋儒書看到兩人不尋常的關係,以斷了對程錦月的念想。

宋儒書愣了一下,有些不確定,「花燈會?」

蘇眉不知他怎麼了,反應這般奇怪,理所當然地點頭,「是啊,花燈會,怎麼?之亭不喜歡嗎?」

宋儒書的表情更糾結了,「就……就我們兩個?」大男人?

蘇眉不明所以,「難道之亭要帶幾個丫鬟去?」

宋儒書:「……」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會不會認識了蘇蕭就是一種錯誤?

眼下也不知如何拒絕,宋儒書也只得點頭答應。不過……一想到只有他和長駙馬兩個大男人逛花燈會,心情就特別微妙。

誘拐王爺回現代 「差點忘記了正事!」寒風吹進裡屋,蘇眉忽然一抖,搓了搓手很是猥瑣的樣子,「之亭可有暖身的方子,這冰天雪地,子虛最是畏寒。」

宋儒書:「……」嘴角有些抽搐,不忍再看蘇眉自毀形象,「有。」

為何自從與長駙馬熟悉之後,他就再感受不到當初那種清風朗月翩翩如玉的氣質了?

辣寵女主播 看了看蘇眉單薄的身子披著厚重的錦裘,鼻子被凍的通紅,反倒有些可愛?

說罷,宋儒書在一旁配藥,蘇眉則是跟在他身邊觀看,像一個認真學醫的小徒弟。宋儒書早有說過可以教他,也就一邊耐心講解一邊抓藥,兩人之間甚是沉靜得美好,就連偶爾進來的小太監也是這樣的感覺。 於是宮中又有了一個奇怪的流言,長駙馬是俺們宋御醫的……呸!宋御醫是俺們長駙馬的!神馬讓宋御醫成婚的通通閃開!

當然,這些也只在宮婢之間流傳。往往聽到這消息的宮婢總是渾身充滿了悲傷的氣息,而後氣勢洶洶……鬼鬼祟祟地跑到太醫院觀望,看到二人宛若一對璧人……果然宋御醫和駙馬看起來很配啊!

咦?為何腐風如此猖狂?

等到程錦月無意之中聽到流言時,已經傳出了宋御醫已和長駙馬同床共枕過!

程錦月整個人都凌亂了,恍恍惚惚來到太醫院,正巧看到二人在道別,宋御醫溫柔地看著蘇蕭(其實那是人家的招牌式微笑),蘇蕭則是臉色微紅(其實那是被凍的),兩人之間彷彿有化不開的情愫……

程錦月:「……」內心千萬匹草泥馬狂奔而過。子虛不是和君焱有一腿,怎麼又跟宋御醫勾搭上了?

她得弄清楚!

糾結的女主是爾等所惹不起的!於是蘇眉就在快出宮時被女主堵了。

看到一臉義憤填膺的女主,蘇眉莫名其妙,還沒開口說話,就被女主拉到一旁拐角處。

角落裡什麼的……這是她要被女主胖揍的節奏?!

「你,你和宋儒書什麼關係?!」程錦月皺著秀眉,還算稚嫩的臉已經是絕色傾城,眼角處一顆朱紅的淚痣尤為嫵媚,一看就是禍國殃民的妖妃形象。

蘇眉正奇怪怎麼女主又找上她,一聽這問題,感情是女主已經對宋儒書有那心思了,所以才會如此緊張?

故此,蘇眉也冷了臉色,「錦妃是否管的太多?」

程錦月氣極,聲音也變大了不少,「你叫我錦妃?可我們不是朋友嗎?」

蘇眉:「……」什麼時候的事情?她怎麼不知道?

「算了,你不想承認也沒關係,我知道你是害怕君焱誤會,但……」說到這,程錦月有些糾結,猶豫了一會,她還是打算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

「我本無心內宮,來到這裡也只想看看晉宋國的繁華……」這點倒是程錦月的初衷,蘇眉認同地點點頭,至於後來嘛……初衷早已被宮斗泯滅。

「在公主府見到你,那時候的清朗,衷心為國,都讓我敬佩不已!尤其是看到你與君焱……你知道我有多震撼嗎!」

蘇眉:「……」你又知道我內心有多操蛋嗎?

「我想,為了你,我會努力留住君焱,保住他的清白……」

蘇眉:「……」

「現在你居然和宋儒書糾纏不休!君焱怎麼辦?你和宋儒書……兩個受怎麼可以在一起!」

蘇眉:「……」[email protected]*#%……什麼鬼!她是攻!是攻好嘛!!

意識到自己說了超前的辭彙,蘇蕭會有所懷疑,程錦月又清了清嗓子,「我是不會害了你的,我會給你爭取幸福的!」

蘇眉崩潰了,女主的戰鬥力果然比她還要強大!感情女主早已把她當成閨蜜然後給她搶男人?!

「那、那你自己……」蘇眉不敢相信,就連聲音也是顫抖的。 「你不用擔心我!」程錦月大義凜然,一把抓住蘇眉的雙手深情凝視,「你不知道我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蘇眉:「……」女主崩了,女主崩了,女主崩了……她的腦子裡全是被這四個字滿滿刷屏。

雖然她是很樂意看到劇情君離家出走的,然而崩到十萬八千里,讓蘇眉只想趕緊離開。

這糟心的世界!

「你們在幹什麼!」就在蘇眉要開口應答女主,君焱卻恍如鬼魅一般忽然出現,直接讓滿腔熱血的程錦月死機了。

激情的火焰,被無情的撲滅~

君焱看到這情況會不會是以為自己和蘇蕭有一腿?會不會因此與蘇蕭有隔閡?那她豈不是罪魁禍首!

「君、君焱……」程錦月偷偷瞄了瞄隱約有怒氣的君焱,吞了吞口水,趕忙放下蘇眉的手。

女主你宮斗時的智商呢!卧槽你這幅模樣不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嘛!踏馬好想去死一死有木有!

在君焱看來,這分明是二人的曖昧被他撞見的慌張。

蘇眉這才是真的發狂了啊!

踏馬這下誤會她和女主有一腿,君焱估計要把她的好感度降到負了!!!

她快控制不住自己體內的洪荒之力了!

狂暴的蘇眉直接就走到君焱面前,欺身上前一手強按在宮牆上,兩眼眯起就湊過去。

「安延……」青竹碧翠的蘇蕭約比君焱矮了半個頭,只是此時的蘇蕭頗有氣勢,看起來更給人以視覺衝擊。

君焱注意力本是在程錦月身上,被這麼一壁咚,心跳之餘居然也被如此的蘇蕭迷了眼。

咕嚕——君焱竟有些隱隱的不安和期待,他堂堂一個國君,竟然也會這般吞唾沫!

「你可知,我喜歡你?」

唇瓣相貼的瞬間,君焱腦子裡一直回蕩著這句話。

我喜歡你……

我喜歡你……

我喜歡你……

子虛、子虛竟然喜歡他!

腦子裡轟地一聲,君焱只覺得自己內心百感交集!

程錦月如痴如醉地看著這絕美的畫面,就差沒激動得掏出手機拍下來了!等等,她哪裡來的手機!

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過 短暫不過幾秒鐘的事情,蘇眉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又瘋了,咳……最近也不知怎麼回事,老是被霸道總裁附身,剛剛那個如此奔放的貨絕逼不是她!

臉紅了紅,抿著唇,蘇眉又故作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樣子,「臣家中有事,先行一步。」

因為腦子混亂,君焱也沒有在意蘇眉言辭的不妥,呆愣愣點了點頭,他也沒再看程錦月,「朕、朕奏摺還沒批……」

兩人頗有默契般,一個向北,一個向南。

程錦月:「……」就……這樣?

她褲子都脫了你們就給她看這個?!說好霸道總裁范「你這個磨人的小妖精~」呢?說好羞憤或反攻「看誰才是男人!」呢?結果一個兩個都走了是什麼意思?走了就算了還對著她說「白白」又是什麼鬼情況?

等等……

剛剛子虛是跟君焱告白了吧?是告白了吧!果然她早就看出兩個人之間不正常的關係!

若是蘇眉知曉程錦月此時的心理活動,一定會45°望天:女主你的節操呢?

【昨天註冊了一個唱吧號,然後唱歌唱嗨了……咳咳,我才不告訴你們這奏是我斷更的原因!蓋好鍋蓋抱住頭部,好了你們可以砸雞蛋了】 蘇眉回到公主府,整個人像是布滿了陰雲,就連君玉恭也看出她的不對勁。

「駙馬,你怎麼了?」君玉恭小心翼翼靠過來,如今駙馬好似變了一個人,又似從前一般溫潤謙和,只是……她總感覺有些不對勁。

「我無事,棠兒不必擔心。」蘇眉笑的有些僵硬,她此時只在糾結明天到底還要不要上朝?該怎麼見君焱?

要不她明天就請病假吧!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於是……而後的連續三天,長駙馬都請了病假,而每每上朝,君焱總是要瞟兩眼蘇蕭所在的位置。

各大臣:「……」國君果真同長駙馬情同手足!

……

就算蘇眉不怎麼動,劇情君還是頑強地爬起來了!年下,宮中總是有晚宴,而……蘇眉作為長駙馬總是要去的!

這半年來,君玉恭都不曾與蘇蕭行過周公之禮,二人也甚少一同出門。雖是感覺蘇蕭事事體貼,對她也不曾變心,君玉恭總是有些害怕。想到如今宮宴總算能和蘇蕭一同出門,君玉恭就是止不住的高興。

看著窗外飄下的鵝毛大雪,蘇眉眨了眨眼,不知不覺中,她也在這裡呆了半年。

筆紙入墨,提筆寫道:

宮城團回凜嚴光,白天碎碎墮瓊芳。

在男主出現后,每過幾天,蘇眉總是寫下一句莫名的詩句,吩咐信得過的下人以匿名散發帝都各處。

數個月來,蘇眉已經寫了不少的詩。

「駙馬,我們什麼時候出發?」君玉恭一襲淺青描鳳宮裝,上有白絨圍頸,金釵幾支,步搖斜插,點嫣紅唇瓣,挑青黛柳眉,看著高貴且優雅。

襯上蘇眉的翠竹紋綉長袍,玉釵插發,二者似是璧人一對……

等會?!君玉恭居然要跟她穿情、侶、裝!

蘇眉:「……」這個古代為神馬會有如此前衛的思想,這不科學!

思緒偏到一邊,蘇眉此時並沒有注意到君玉恭已經瞄到她在紙上寫的那句詩,櫻唇輕啟:「宮城團回凜嚴光,白天碎碎墮瓊芳。」

「這詩……」君玉恭眼前一亮,「莫不是駙馬正是帝都傳著的神秘詩人?」

蘇眉這才回過神來,輕咳一聲,面色不改:「我並不是,只是在院子里撿到這張紙罷了。」

校園全能王牌少女 君玉恭鼻子一皺,湊近了使著小性子,「駙馬莫要欺我,這字跡可是你的。」

「我不……」

「駙馬不承認也便罷,本宮離開就是。」說罷,君玉恭抬腳就要離去。

蘇眉:「……」有一個妹紙老是向她耍小性子好糟心!「棠兒,子虛並無此意,適才是我不對。」

「此詩,確是子虛所寫……」

「駙馬果真是這神秘詩人!」君玉恭這才又笑靨如花,「只是能否為棠兒也作一首?」

「這……子虛不才,望棠兒莫怪。」蘇眉抿著唇,內心卻是仰天狼笑:吾有大天朝上下五千年歷史精華,爾等架空古代還不趕緊跪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