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光型牢籠閃耀著次元原初古樸恆定的意味。夏洛奇一看就知道無法破解,頓時眉頭暗皺,但也無計可施。

2020 年 11 月 11 日

蘇伯這一下偷襲成功,不禁又得意起來。

「折騰來折騰去,還是次元的能量源!哼,這次看誰能救你們。」 蘇伯的話音剛落,倒在地上的綺羅軒躍身而起,身劍合一的劈斬開那光型牢籠。

乘著這撕裂的瞬間,夏洛奇和酒桶他們連忙閃身而出。這一次,夏洛奇再也不會手下留情了。

綺羅以最後的能量燃燒了自己的生命內核,之後就化為粉塵,在光型牢籠破散處像是被凈化般的升騰而散。

「綺羅!」夏洛奇再次淚流滿面,轉身就是一擊,方天畫戟光芒暴漲,蘇伯再也沒能擋住夏洛奇這憤怒之極的殺招。頓時,胸口被刺穿,中樞按鈕也破碎。

接著整個次元空間開始了顫抖,在夏洛奇他們的頭頂竟然有大塊大塊的隕石掉落。

「咱們趕緊出去,這裡的空間似乎要崩塌了!」酒桶大聲喝道。

夏洛奇揮手切開裂隙,將酒桶幾人送出了這層空間。而自己卻愣愣的呆在原地,呆在綺羅灰飛煙滅的地方,不知在想些什麼。

每一次重逢就是生離死別,每一次都是。迷情空間的疑問依然存在,但夏洛奇根本不再懷疑綺羅,綺羅是不會傷害自己的,她寧願自己死去,也不會殺了自己。

這時,夏洛奇靈海中的雪兒開口說話了:「主人,咱們先離開這裡好嘛?我感覺能量不對了,呼吸越來越困難了。」

「哦,是啊,還有雪兒,還有大鵬、黛莉斯、歪毛、酒桶他們。」

夏洛奇終於還是戀戀不捨的出了這層空間。下一瞬,一顆耀眼的恆星就在那層空間中坍塌緊縮,然後迅速擴張爆炸!

那層空間就此坍塌無存了。

溢出的次元能量形成了暗流風暴,讓其他次元空間也變得十分不穩定。

這給夏洛奇他們穿越空間造成了很大的困難。空間膜壁變得不穩定,有時候應該隨時能夠撕裂過去的地方卻變厚,根本破裂不了。

而原本穩定的空間卻由於膜壁破碎而造成部分萎縮坍塌。這樣一來,危機四伏,幾人只好迂迴謹慎的穿行。

夏洛奇追著眾人往外層空間突圍,他的處境更加危險,因為前面幾個兄弟遇到危險還來得及反應,但等他穿越時,預留給他的時間已是非常少了。

幸虧夏洛奇有雪兒在,它對空間災難的預感甚至比夏洛奇還要靈敏。幾次坍塌的危機都是因為雪兒的及時發現讓夏洛奇躲過劫難。

七人已經穿行至次元的第三層,只要再突破三層空間,他們就可以順利離開次元了。而夏洛奇還停留在第五層。

預想不到的事情隨時發生,第三層空間由於離外層不遠,需要穩定的能量更加龐大,它的膜壁由於周長大而顯得脆弱。就在七人閃離時,第三層的膜壁提前垮了下來。

次元離子風暴一下子就包裹住了七人,酒桶疼得啊的一聲慘叫,其他幾個也是如此。紛紛展露本命宿尊,這才撐住離子湮滅的能量波。

夏洛奇還在第五層,不知道第三層空間已經塌毀,還在努力穿越第四層。但夏洛奇已經覺察出不對了。

「奇怪,宇宙的顏色怎麼變了?」

幽暗玄黃的顏色突然明亮起來了,緊接著,第四層那耀眼的恆星——離子能量團——爆炸了!

夏洛奇只來得及切開一絲小裂縫,將將避開這第四層能量湮滅的末日。

可是他躲進去的空間夾層已經不是第四層與第三層的連接處。因為第三層已經不存在了,這第四層與第五層的連接由於第五層也湮滅無存。

導致這空間夾縫可能是第三層的一個零碎部分,或者是第五層的一個零碎部分,而這零碎空間夾縫則可能吸附與次元核心——最裡面那層空間。

這就壞了!

雖然核心處最穩定,但要是湮滅起來肯定是無法逃離的。夏洛奇的思路電轉,不久之後,他就決定應該繼續破開空間膜壁前往另一層。

留在這夾縫處應該是最危險的!

他的判斷是正確的,這一次他來到的空間是次元最里側的核心區——次元內核!

只見這層空間草木茂盛,河流清澈,山川青翠,鳥語花香,絲毫沒有外層湮滅時末日的景象。但是,夏洛奇發現自己在這裡就是一個最普通的人。

什麼元力也調動不了,本命宿尊也無法釋放出來,甚至連方天畫戟也無法浮現。哪怕是行走也是極其艱難,呼吸也是同樣困難。

這裡的地心引力大得驚人,應該有外面引力的十倍左右。

還好,離湮滅到來應該還有百年,在此應該還能有所作為,大不了,重新修鍊,等適應了這裡的重力后,應該能夠使用元力與本尊天賦能力。

倒是雪兒,跳出夏洛奇的靈海,探出腦袋,覺得這裡真心不錯啊!雪兒變成一個長著翅膀的小魚,飛出來離夏洛奇不遠,她看見河流就激動了。

「主人,讓我到那河流里去游個泳吧,剛才熱也熱死我了。」

「好吧,儘快回來。」夏洛奇吩咐道。

這裡的重力似乎對雪兒沒有影響,或許人家雪兒的道行比自己深得多也說不定啊,夏洛奇暗自嘀咕。

夏洛奇拖著沉重的雙腿,找了一塊比較平整的石塊坐了下來。現在他也無法顧及其他兄弟了,但願他們能夠化險為夷吧。

正想到這裡,就看見七個,不是十個火球般的如隕石一樣的物體刷地射破天穹,向自己墜落而來。

這是?

無疑,蘇伯胸口的次元能量操控中樞破碎后,整個次元空間陷入了極其不穩定的狀態。

畢竟,主控工程師在操縱次元中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因此,夏洛奇等人在次元能量狂暴中如一粒塵埃一樣被席捲而去。

最核心的次元是最穩定的,越是外層越容易崩塌。所以,酒桶他們幾個也找到了躲避能量風暴的辦法。因此,全部進入了這最核心的次元空間。

眼看著這幾個如流星火球般墜落的戰友,夏洛奇心中一陣慶幸,隊友的實力讓他心安了。 大鵬帶著黛莉斯與歪毛降落後,大鵬還好,幾個翻滾卸掉了那引力。

黛莉斯與歪毛可就沒那麼幸運了。黛莉斯是直接驫在一塊草地上,歪毛則飛到樹梢上掛在上面。黛莉斯直接就暈死了過去。

酒桶、二棍幾個自然是輕鬆,但落地后都對這裡的重力狀況感到吃驚。

「我了個去,這怕有十幾倍的重力吧?」酒桶開口就說。

「嗯,應該有,我腿都邁不動了。」二棍接話說。

「看,隊長在那裡!」青藤向前方凸起的岩石出一指,夏洛奇正坐在那裡觀看著幾位隊友的著陸表演。

「過來吧,這裡應該暫時不會波及」夏洛奇大聲喊道。

大鵬扶起黛莉斯,將歪毛弄下樹梢,大鵬這下可累慘了。十幾倍的重力啊,饒是大鵬臂有千斤,也扛不住這體力耗費啊。

黛莉斯醒過來,剛要站起來走,撲通一下就跪那裡了。她無法適應這裡的重力。大鵬一看皺眉了,看來將這二人帶進次元失算了。

誰會想到這樣呢?誰會想到蘇伯竟然敢在次元里動手殺害他們幾個?

誰也不會想到綺羅軒竟然會命喪於此……等等,所有想不到的,全部發生的,次元簡直就是一個無法掌控的時空。

夏洛奇走過來,將一些元力輸給黛莉斯和歪毛,勉強讓他們先適應這裡的重力。

歪毛要好些,他努力站立,儘管身體如灌了鉛,但他比較瘦,加上夏洛奇輸給的元力,走動起來沒什麼問題了。

問題在於要不斷的給他們兩人輸入元力,不然,千斤的力量壓誰身上都是要命的事情。

夏洛奇看見黛莉斯居然還活了下來,眼神中露出了不可思議。

這丫頭,素質還真好!

這十倍重力對於普通人就是秒殺,她居然能撐過來,不得不佩服了。黛莉斯與歪毛應該沒有覺醒自己的本命宿尊,所以夏洛奇的佩服就在於此。

若是本命宿尊覺醒,十倍重力儘管也難,但只要適應了就沒問題。

夏洛奇知道接下來該如何辦了——必須在此趕緊覺醒二人的本命宿尊!

他抬頭看向隊友們,他們已經從他的眼神中知道了他的想法,自然是默契啊!

袍澤心通,宛如兄弟!

大家圍成圈,將黛莉斯與歪毛擱中間,形成一個封閉的元力場。

夏洛奇要做的是,強行覺醒黛莉斯與歪毛的本命宿尊。

元力流轉,青紅紫藍間,黛莉斯第一個開始了覺醒的過程,只見她的胸脯一下鼓脹了起來,宛如一個吹了氣的氣球一般。半個時辰后,大家聽到了「哞」的叫聲。

從她的胸脯中鑽出了一頭黑白相間可愛之極的奶牛!夏洛奇幾個一看都無語了,居然是標準的奶牛啊!

就是不知道這黛莉斯的本命宿尊會有什麼天賦技能了。

歪毛的本命宿尊是一頭山羊,岩山羊!應該天賦偏向于敏捷了。

大家忙碌了一上午,可這裡的太陽居然是恆定不動的,也就是說,這裡只有白天,而沒有黑夜。

靠,真費能量啊!

你想啊,維持一個空間的太陽恆星燃燒,需要多少核爆才能完成?

夏洛奇想到這裡,就明白了老梁在電話里說的必須阻止這次元空間的運轉了。

一旦次元空間坍塌爆炸,首都肯定是就此完蛋了。

水滸英豪傳 這他媽的蘇伯與綺羅軒真是吃了豹子膽,敢在京城天子腳下干這等驚天動地的事情。

想到綺羅軒,夏洛奇還是有些難受了。哎,命啊!

「主人,快去河邊吧,那裡好多魚啊!」雪兒飛回來傳音給夏洛奇道。

「哦,你發現了魚群?」夏洛奇一陣欣喜。吃飯問題有著落了。

黛莉斯與歪毛覺醒了本命,要休息半天穩固一下宿尊。讓他們兩人在岩石旁盤腿靜坐,調息養元了。

酒桶、二棍、擼力早已按捺不住好奇心了,畢竟大家躲進來,還沒來得及四處查看一番。

果然,山坡下大河滾滾,流著水銀。走進細看,魚群真多,還有一些居然長著翅膀,時不時的從裡面飛出來。

但由於十倍重力,這些魚兒也只能躍出水面而已。

夏洛奇他們心想,若是只有一倍重力,這些魚怕都成了鳥了。

幾人手沒停,下河撈魚。

炮臺法師 再然後,就是烤魚擼串了。隨身攜帶的調料與火器,大鵬是最擅長的。

夏洛奇看著大鵬忙碌著張羅烤魚的樣子,不禁想起了他們在非洲的那次徒步橫穿剛果雨林的事情了。

歲月啊,真是往事依然生動。夏洛奇走過去,幫著大鵬一起張羅,大鵬呵呵笑了,自然,他肯定也想起了那非洲的往事了。

酒桶從儲存空間中拿出美酒,名曰酒桶,自然是酒不離手。青藤拿出各種水果,擼力拿出一箱肉串,大鵬一看,好傢夥,都是經驗豐富的吃貨嘛!

開心了。

對夏洛奇說,「就喜歡你這些朋友,真對脾氣!」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嘛!」夏洛奇打著哈哈。

「你說,咱們在這裡胡吃海喝那次元外面的傢伙們知道么?」一顧傾城笑道。

「知道個屁!」二棍接話說。

「他們肯定正在應付外層空間崩塌的事情呢,肯定以為我們早就完蛋了,次元崩塌一般不會有人從裡面活著出來,但我們是什麼人啊?對吧?哈哈!」

「你就吹吧,二棍,沒看見你剛才那熊樣!本命宿尊都露出來了,難看之極!」擼力必須打擊一下這輕狂的二棍。二棍天性好色,他的本命居然是他的那個。

一般二棍從不露出他的本命,這一次,他在第三層崩塌空間中,被能量潮汐快要吹走的瞬間,露出了他那昂然一物。大家那時都無暇自保,也不會細看二棍的窘態。

此時已然安全,擼力就開始揭短了。

無敵掃碼系統 「該死擼力,我跟你拼了!」二棍臉騰的就紅了。跳起來就撲向擼力。可是這裡的十倍重力讓二棍的這一撲變成了站起來然後倒下。

擼力哈哈大笑,「兄弟開個玩笑,不過你那本錢也真夠大的哈!哈哈哈!」

「該死的擼力,別叫我逮住你,讓你吃我一棍!」

「不敢不敢,你還是自己留著吧!」擼力平時不鬧,此時劫後餘生,居然第一個開鬧。

夏洛奇對擼力說:

「好了好了,都是兄弟,二棍那秘密就咱們幾個知道,這裡還有女同胞,開玩笑注意點!」

青藤和牽牛花早走了開去到河邊洗魚洗串去了。

二棍見夏洛奇調解,暫時就先饒了擼力,紅著臉坐了下去。擼力見二棍就此不鬧,連忙過去摟住二棍:

「兄弟嘛,開心開心啊!你看剛才多危險啊!是不是,誰也沒笑你,我只是佩服你是一位漢子,咱們以後沒得說,需要哥哥的,儘管言聲。」

「言聲個屁!別讓我出你的丑!」二棍悻悻道。

這時,青藤、牽牛花慢慢走了回來。二棍和擼力就不再鬧了。

「黛莉斯的奶牛來了!」擼力回頭看著山岩兩人休息的地方對夏洛奇說。

「哦,她們這麼快就醒了?」夏洛奇有些不可思議。

按道理,怎麼也要休息個半天才好。

只見黛莉斯釋放著可愛超萌的奶牛漂浮在頭頂,自己穩穩的朝這邊走過來。

我的皮膚強無敵 「看來是餓了。」大鵬有點懂得樣子說道。

「可能呢,這小妮子是衝動的傢伙,聞到好吃的香味肯定受不了。」夏洛奇喃喃自語。

他是知道黛莉斯的,遊戲婊的衝動他早已瞭然於胸。

「什麼好吃的啊?」這個神經大條的傢伙睜著動人迷情的大眼睛看著火堆上的食物,接著咽了一大口口水問。

「哎哎,還沒熟呢!」二棍攔住黛莉斯伸向燒烤的手。

「誰說要熟才吃啊?你根本就不懂半熟的烤串才是最香的!」黛莉斯邊說邊繼續拿起一串羊肉串,滋滋冒油的擱在嘴邊,橫著一咬一抹,大嚼起來。

「哎,看來是真餓了!」大鵬憐惜的說道。從懷裡又掏出一塊巧克力派、一個漢堡、一袋香酥炸雞遞給黛莉斯。

「謝謝大哥,就知道大哥最疼我了!」黛莉斯臉上堆著諂笑。

「趕緊吃吧,那串就再烤會吧。逼出本命宿尊耗費了大量體力與心力,的確是會很餓的。」大鵬真心將黛莉斯當親妹子呢。 本命宿尊相當於元神,凡人境覺醒本命宿尊意味著能夠有機會突破凡人世界的時空束縛與壓力,汲取天地元力化為自己的雲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