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極境強者的實力!

2020 年 11 月 11 日

屬於神話十重巔峰的實力!

這一剎那,爆發於這片天地,攪動了無數的風雲,震懾著四方的一切事務。

一道道轟鳴聲,似驚雷響起般。

隨著這些承天院的天驕出手,而震動。

此方天地靈氣混亂無比,形成各系術法。

那凌天峰的守一陣法,更是顫抖不停,一陣光華閃耀,但卻始終未曾破裂。

「怎麼回事?怎麼不見有絲毫裂縫?」

一名極境強者,不由得疑惑地說道。

「難道是長老新布置出來的陣法嗎?怎麼在我等如此多人狂攻之下,卻能夠堅守如此之久?」

「就是,我那座峰上的陣法,我親自試過,不到半刻鐘,就能將其擊破。」

「而現在,雖然沒有半刻鐘,但是也差不多了吧?為何不見絲毫動搖?一人就能撼動的陣法,更何況我們如此多人,真是奇怪了。」

「難道真的是長老特意給那季天政布置的新陣法?不然沒有道理啊。」

其餘人聞言,也是有人提出了疑惑,緊接著,不少人如此說道。

各自居所的陣法,都是統一的陣法,無一列外都是守一陣法,關於其陣法效果,都是心知肚明的。

而如今,凌天峰的陣法,卻是讓人出乎意料。

「難道那季天政怕死到這種程度?居然還請動長老特意來換了一套陣法?」

「真是可惡,那季天政還真是聰明,竟然提前作出了布置。」

一時之間,不由人埋怨了起來。 清穿之嬌養皇妃 雖然人多力量大,但是面對的是死物,而他們每揮出一道攻擊都是經過心念的。如此長的時間狂攻,如何還能夠堅持下去?不由得對林雲埋怨痛恨無比。

「該死的。」

此時,先前領頭攻擊的那名極境強者,此時面色難看之極,開口說道:「而且,這陣法怎麼會如此短時間內,就能凝聚出堪比極境強者一擊的力量?」

還有一句話他在心底礙於面子沒有說出來,那就是早知道就不當先出手了,如今每到攻擊,都讓他凝神以待。

因為守一陣法,每一次只能攻擊一次,所以它的攻擊,都是直接鎖定最先出手的那位。

此時,那位極境強者真是苦不堪言,一邊要全力狂攻陣法,但是陣法宛如絲毫損傷都沒有,還時不時的一兩分鐘就給它來上屬於極境強者的全力一擊,這讓他當真是有苦說不出啊。

隨著時間的推移,在眾多極境強者的狂攻之下,凌天峰的陣法完好無損。

但反觀過來,承天院那群天驕,此時已然露出了頹廢之勢。

畢竟,他們的靈力可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都是需要通過修鍊來凝聚,此時高強度的狂攻之下,已然露出頹廢之勢。

甚至不少人,想要放棄了般。

但是礙於局勢,眾人顯然是想要找林雲麻煩的,甚至還打算一齊攻破陣法,揪出躲藏在凌天峰的林雲。

但如今,卻是連門都進不了,連林雲的人都未曾見過,自身卻已耗費了大半的靈力耗在陣法上。

如今,想要退去?那日後他們怕是會成為承天院里的笑柄。

當真是有些騎虎難下的意味。

悄然躲藏在一旁的季天明,此時看到這一幕,尤其是看到那些天驕,先前還掛著高高在上,對他蔑視無比的神色,如今變為了陰沉、難看、苦不堪言的神色,實在是讓季天明心底暢快無比。

「大約,再多半刻鐘,估計才能攻破吧?」

林雲思量著陣法的效果,幾乎一名先天強者強攻之下,也不是輕易能夠突破進來,這可以讓林雲有著反應的時間。

林雲看了這麼久,也覺得有些無趣,搞明白改進后的守一陣法之效果后,林雲便一步踏出,慢慢地朝著下方而去。

「不知諸位,來我凌天峰這般放肆,是不把我承天宗的規矩放在眼裡了么?」

隨之,便是一股無法言喻的氣勢,緩緩從天而降,猶如君臨天下。

林雲的身姿,一步一步踏空而行,向著下方緩緩走去,面色冷漠無比地掃視一周,冷然質問道。

(本章完) 凌天峰下在場的道道氣息縱橫四方,乃達先天之極致。

極境強者不在少數,神話十重巔峰者,更是大多。

這些一道道氣息散發出來的恐怖氣勢,讓人心底震撼,甚至是讓人生不出抵抗之心。

凌天峰之下,比林雲散發出來的氣勢更強者不在少數,甚至那些極境者更強的氣勢,看起來欲要壓林雲一頭似的。

林雲的氣勢,並不出眾,在承天院這些天驕們展現出來的氣息來講,甚至是稀鬆平常。

但,在林雲展開氣勢的一剎那。

全場的目光,剎那間都被驚動了般,看著半空之上的林雲,慢慢踏空而下。

「這就是首席大弟子季天政?」

「雖然實力不算了得,但是展現的氣質來說,確實不凡。」

「沒想到這麼年輕啊,看起來又是一位葉星河的樣子,不對,應該是比葉星河更強,畢竟他可是擊殺了葉星河的存在,怪不得能夠獲得首席之名。」

周圍,一些看戲的承天院天驕,大多都是沒什麼派系,以及在承天院之中天賦並不算出眾的天驕弟子,實力遠遠比不上前來尋找林雲麻煩的那些天驕。

此時看到林雲的面目,眾人不由得一陣訝異,甚至把他比作葉星河般。

雖然葉星河實力在承天院,面對這些極境的存在,不算多強,但是在神話十重巔峰,也算得上是無敵手了。

更何況,葉星河的年紀小,天賦又出眾,已經被認定為下一代首席的人選,領導承天院對抗其餘宗門的精英弟子。

如今,林雲卻擊敗了葉星河,並一舉被掌教收為弟子,欽定其為傳承弟子,也就是承天宗首席大弟子。

自然引起了無數人的好奇,羨慕以及妒忌。

來尋事的,自然是妒忌。

來圍觀的,自然是好奇。

隨著林雲的現身,無數道目光注視而來。

就連那正在轟擊凌天峰陣法的眾天驕,此時也不禁抬頭回望而來。

看著林雲一步一步走來,氣勢在他們看來,不算強大,甚至不少人的氣勢,比之林雲更強。

但是,林雲的氣勢不強,卻散發著一股獨有的氣質,讓所有人都無法忽略。

慢著,你是教主!!! 猶如一顆星辰,即使如今並不閃耀,暗淡了下來,但他仍然屹立在天上,高高地俯視著他們,令他們仰望。

猶如天地間的君主,降臨到了這片天地之間。

讓所有人都無法忽視之。!

讓所有人都無法輕視之!

林雲的目光掃視一圈,目光淡然,帶著冰冷無情,散發著一股不容冒犯的氣質。

雖然是掃視,但每個人卻感覺林雲銳利的目光,已經將自身看了個通透般,有些冷意從心底泛起。

「見過大師兄。」

「見過大師兄,終於能夠一睹風采。」

「見過大師兄,幸會幸會。」

在看熱鬧的人,被林雲的目光掃視到,紛紛低下了頭說道。

這是門規,首席者,乃一門之臉面,權不大,但地位卻等同於長老,超脫了弟子的範疇,因此,門中弟子,見面者,必須行禮。

緊接著。

林雲目光之中的淡然慢慢隱去,升起一分銳利,充斥著冰冷無情,掃向那些攻擊凌天峰陣法的天驕們。

「見過……大師兄。」

「見過大師兄。」

「承天院極境安擎天,見過大師兄。」

「承天院極境陳自珍見過大師兄。」

「承天院極境……」

那些普通一些的天驕,則是頂受不住這道目光,門規在前,紛紛當先開口說道。

隨後,那些極境強者,臉色難看,礙於門規,也是紛紛緊隨其後地向著林雲行禮。

此時,自然也是停下了攻擊凌天峰守一陣法。雖然眾人臉色難看,但是心底也是有著僥倖。面對著凌天峰的陣法,他們都是無可奈何,但是又礙於面子,不願意撤下攻擊,沒想到卻是一個烏龜殼般,打都打不破,還會反擊,如今也是有些感到了解脫般的意味。

「怎麼,爾等也知道本尊乃首席大師兄?不過,就是不知道你們有沒有將本尊放在眼裡,還有將門規放在眼裡呢?」

林雲看著這些尋事得天驕紛紛低下頭行禮,嘴角不由得露出一絲玩味之意,冷冷地說道。

共五名極境強者,七八名神話十重巔峰,余者也皆是神話九重的跟班。

看來道清子不愧是承天宗的第二把手啊,掌握的勢力,門下師生也如此強大。

估摸著是上次風余天三人的鎩羽而歸,眼前這一批人來還想給自己一個下馬威?

不過,一群土雞瓦狗罷了。

不足為慮!

「呵呵,大師兄說笑了,我們怎麼會沒有將門規放在眼裡呢。」

那名陳自珍的極境強者,顯然是道清子一脈的人,此時站了出來說道。

他言語之中雖然帶著敬意,但話語卻透著譏諷,回答者林雲的話語,回答了後者,卻忽略了前者,言下之意顯然是指沒有將林雲放在眼裡的意思。

緊接著,陳自珍話鋒一轉,帶著戲虐的意味說道:「再說了,大師兄啊,可不是我們妄自動手的,可是你那位皇兄,示意我們這樣做的。」

「此次前來,主要目睹一下首席大師兄的風采,順便請求指教一下嘛,對吧,結果你那位看門的皇兄,卻沒有陣法的陣紋,也說聯繫不上你,所以就示意我們如此做咯。」

陳自珍目光一掃,攤手冷笑地說道。

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樣子,一番言語之中,把責任推卸了個乾乾淨淨,顯然是如先前所想,把季天明推出來當替罪羊,這樣即使林雲要拿門規說事,那麼要懲罰的,也是季天明而已,而不會牽扯到他們。

反之,林雲不拿門規說事也沒事,因為實力卻不能壓住他們,自然要吃一個啞巴虧了。不過他們卻沒有想到,凌天峰的陣法如此難破。

蜜寵嬌妻:王牌影后 不過,也沒事,陳自珍得意地想到,一群人來他這個首席大弟子面前耀武揚威,足以落他面子了,那麼此舉的目的也算事達到了一半。

如此一番舉動,雖然看似觸犯了門規,一群人攻擊一宗之首席的居所,犯下了大忌。

但是如此手段出來,卻是推卸個乾乾淨淨,打定要林雲吃這個啞巴虧,可謂是算計的完美啊。

由此也可見,道清子算是下定了主意針對林雲。

(本章完) 陳自珍等人此舉,雖然看似並沒有冒犯門規,就算拿起門規說事,也無可奈何,眾人這一點無法被揪住。

但是,只要細查,肯定能夠查不來一些蛛絲馬跡,從而用門規懲罰陳自珍等人。

但是誰敢查?

誰敢細查?

道清子可是道字輩的人物,在承天宗之內,輩分幾近最老,手握得權勢也是相當的大,自身實力更是等同於宿老般,幾乎相當於承天宗的第二把交椅,不然早年也不會擁有和道玄子競爭掌教的資格。

有這麼一座大山在,誰敢細查陳自珍的所作所為?

那幾乎不是要掀起一場門派內鬥么?

即使道玄子,也不會就此事輕舉妄動,生出什麼事端,畢竟道玄子身為一門掌教,門派中和之策,不可亂。

陳自珍等人鬧出的動靜如此之大,若是道玄子採用門規,早就已經出手了,林雲回來,早就沒他什麼事了。

如此這般,一切都只能由弟子之間解決,就是看林雲的能量的時候了。

對於這一切,林雲自然知道。

不過,道玄子畢竟是一門掌教,所屬系別的勢力還是很強大的,自然不會任由林雲一人孤軍奮戰。

此時!

陳修遠的身影緩緩從遠方漫步而來,身後還跟隨著幾人,雖不如陳修遠等人的人數眾多,但是散發出來的氣勢絲毫不差,四位極境強者,雖然少之一位,但氣勢上,卻是要壓之一籌。

陳修遠帶著玩味的神色看了林雲一眼,嘴角不由得輕勾,露出一絲冷笑的意味,假如不是同屬一脈,林雲的身份不可輕怠慢,不然他還真像好好看看林雲到底有什麼本事,能夠獨自收拾這個局面。

對於那日林雲的高傲話語,陳修遠心底還是有些心生芥蒂,雖然他的言語之中可能也略顯高傲,但他有這個資格,作為一個老牌的極境強者,就算是承天院之中,也難尋對手。

陳秀遠自然有底氣以一個長輩的身份去對林雲說話,或許是妒忌,或許是芥蒂,雖然他言語之中的長輩身份可能濃厚了許多,但是他也是有這個資格。

正是因為林雲的高傲,他先前才任由陳自秀等人大肆攻擊凌雲峰的陣法,甚至打算在其等人攻破陣法,殺上凌天峰時才出手。

只是,陳修遠也萬萬沒想到,一大群承天院的天驕,在五位極境強者的帶領下,居然連凌天峰的陣法居然都未能將其打破?

「有勞挂念了,不過……小小極境強者,本尊還無需過多的擔心。」

那一瞬間,陳修遠忽然想起在密林之中,林雲遠去的背影同時回蕩著這麼一句話。

不過後來,顯然也是與陳自秀等人想到了一起去了,顯然是想著是林雲請動某位長老出手布置了陣法,陳修遠心中的驚駭之意才慢慢散去。

任誰也沒有想到,這道陣法居然會是來自於林雲的手筆,任誰也不會想到這一點上面去。

不過,饒是現在如此,陳修遠也沒有打算即刻出手,第一時間制止陳自秀等人尋找林雲的麻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