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跟過來的方青,學著林玄仲把凶禽用樹枝插住再放在火上烘烤,不停地轉動著。兩人的動作有些意思,引來不少關注的目光。

2020 年 11 月 11 日

周圍的人都在看著卻不去忙著處理凶禽,林玄仲的眉頭漸漸皺起。想想一時半會肉烤不熟,而且只烤兩個凶禽肯定不夠那麼多人吃,林玄仲不得不向其他人看去,想讓他們再去清理幾隻凶禽出來。

但從那些人的眼色中,林玄仲又看出來他們還不會,不由得難為起來。

「你們都在那看什麼,趕緊去忙自己的,」見林玄仲打量其他人,方青一想立刻明白是怎麼回事。

「我們不會啊,」結果那五六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還是不為所動。

眼睛一瞪,方青想說什麼,又沒有說,因為方青剛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卻發現藍楓在那五六人中,所以很識趣地把不該說的話憋在心中。

「方兄,你去幫幫他們,我來幫你烤肉。」在方青識趣地撇過目光時,藍楓卻主動走到方青旁邊,一臉笑容。雖然有些尷尬,但藍楓知道此刻自己出面最好。

本想和林玄仲多學點東西,沒想到藍楓會如此要求,方青不敢不給藍楓面子。

我這不是亂殺 「公子請,」說著方青就站起來把手中的木棍遞給藍楓。與此同時,藍楓則把其拿著的一隻凶禽遞給方青。

「林兄,這調料到底有什麼用,現在放嗎?」藍楓剛坐下,在火堆旁邊的李行道便把手中的瓷瓶打開看看,聞了聞,一臉疑惑的樣子。

「那是鹽,可以讓食物變咸,現在還不需要,等會我讓你加的時候再加,」李行道手中的瓷瓶不大,裡面裝不了多少鹽,林玄仲覺得要省著點用。

「我可不可以倒一點出來嘗嘗?」對林玄仲的解釋不太明白,李行道又換個方式。

「可以,」點點頭,林玄仲緩緩說道:「嘗一點即可。」現在他們沒有水,要是李行道無意多吃了些,那還真是麻煩,於是,林玄仲就好心提醒一下。

邪王追妻:王妃第99次闖江湖 不知道是不是林玄仲小氣,經林玄仲這一提醒,李行道反而對瓷瓶里的鹽更加好奇。當然李行道還是遵照林玄仲的意思,只是倒出來一點粉末在手指上,然後輕輕放入口中。

「好咸,」李行道眉頭一皺,一臉痛苦的對著地上呸了一下,十分感慨的說出感覺。與此同時,李行道明白了為什麼林玄仲只讓其嘗一點。

另一邊,李行道那略顯滑稽的舉止,引得林玄仲和藍楓的一陣好笑。

「這東西能吃嗎?」在好好地把鹹味清除乾淨后,李行道的臉色總算恢復正常,只不過其眼中明顯還有一絲疑惑。

「當然可以,」林玄仲笑著點了點頭,「調料的味道的確很重,等會加的時候少放一些就沒問題。」

簡單答覆一下,林玄仲的注意又回到手中的烤肉上。柴火的溫度很高,烘烤那麼長時間后,原本棍子上插的凶禽肉看起來已經有很大變化,隱隱約約還能聞到肉的香味。

一邊旋轉著木棍,一邊想著還要多長時間才能烤熟,林玄仲的注意越發的集中。不管怎樣,林玄仲都不想把凶禽肉烤焦。另外,已經烤了這麼長時間,手中的木棍發熱,有些燙手,燙的林玄仲不由得四處觀察起來,想找個東西緩解一下木棍上傳來的灼熱感。

「李兄,麻煩你一件事情,你能不能給我找點破布過來?」記得以前張奇他們烤肉的時候都會先搭個簡易的木架,然後把肉架在火堆上。現在沒法搭建那樣的架子直接拿著木棍,不僅累還熱,林玄仲不由暗暗感嘆有些事情的確不能圖懶省事。

「你要布幹嘛?」

「燙手,」說著林玄仲把右手拿著的木棍放到左手,這才感覺好過一些。

「也給我找一塊,」還沒等李行道說話,藍楓的聲音就從對面傳來。

想想藍楓的感覺應該不會比自己好到哪去,林玄仲又暗暗責怪自己考慮不周。

「我這就去,」本來已經看明白是怎麼回事的李行道見藍楓有同樣問題,當即答應一聲,結果忽然想到藍楓的身份,剛轉身又停下來,很利落從其身上衣服乾淨的地方撕下來兩塊布。先是給藍楓一塊,然後又給林玄仲一塊。

「公子現在好些了吧?要是還燙就換我來烤肉,」在撕下布時李行道又想到可以幫藍楓烤肉,所以趕緊詢問一下。

「不用,現在已經沒問題了,」藍楓並不給李行道表現的機會,轉而笑笑說道:「能和林兄一起烤肉挺有意思。」

迎上藍楓的目光,林玄仲微笑示意,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皇子都像藍楓這樣沒什麼架子,與當初在不夜城裡看過的那些大家族子弟完全不同,不經意間,林玄仲倒是對藍楓更尊敬一些。

「不知還要多長時間才能烤熟?」烤肉之前,藍楓就已經非常的餓,現在聞著陣陣肉香,藍楓自然更加的餓。

「這個,」林玄仲思緒一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對方,因為沒法說過確切時間。好好打量一下手中的烤肉,林玄仲才慢慢說道:「等會嘗一下便知。」

目光回到面前的烤肉,那油膩膩的表皮不停地有油水滴落,顏色越來越黃。「李兄,可以放鹽了,」從色澤看差不多到了可以加調料的程度,林玄仲便招呼李行道一聲。

「好的,」一旁早已等待多時的李行道答應一聲,在林玄仲把烤肉從火堆上移過來后,李行道就拿著瓷瓶過來。

「少倒一點,」鹽不是別的東西,不能多加,所以在李行道動作之前,林玄仲又特意提醒一聲。

「我知道,」想想剛才嘗鹽的感覺,李行道完全明白林玄仲的意思。

接下來,林玄仲一邊轉著肉,李行道一邊灑鹽,凶禽的肉太厚,不知道能不能完全入味,反正條件是只允許這樣。

加好調料,林玄仲又把肉拿回到大火中烤,烤的油水直冒。

另一邊,李行道則忙著給藍楓的烤肉加鹽。沒多久,兩人手中的烤肉散發出更濃烈的香氣。

「好香,」遠處在忙著處理凶禽肉的那些人,聞到空氣中飄著的濃濃香味,一個個停下他們手中的動作,轉而向林玄仲和藍楓這邊看來。

在他們的視線中,火堆上的兩塊烤肉已經金黃一片,油亮亮的看上去就讓人垂涎欲滴,由於飢餓過度的關係,一個個流了一大口口水,倒是先解決了口渴問題。

「可以吃了嗎?」把手中的活計交給旁邊的同伴,一個公子徑直跑到火堆前,神色激動地向林玄仲詢問一句。

「很快就好,」現在烤肉的顏色的確很好看,但林玄仲知道還沒有完全熟,看了看走到面前的人,林玄仲當即笑笑說道:「你們先等一會。」

「李兄,把你的劍給我用一下?」回答那人的問題后,林玄仲又轉過來看向李行道。

「你要我的劍幹嘛?」李行道不知林玄仲要做什麼。

「割肉嘗嘗有沒有熟,」林玄仲乾脆地回答一聲,要不是沒有專門的刀具,林玄仲不會考慮到李行道的兵器。

「什麼?」李行道像是沒聽明白的反問一聲,然後又看了看自己的劍,有些不舍。

「還是用我的吧,」見李行道並不捨得借劍一用,正在烤肉的藍楓倒是很爽快地拔出佩劍。

「公子不可,還是用我的吧,」一看藍楓要借劍,李行道覺得不太合適,然後一臉不舍的拔出自己的劍交給林玄仲。

看著李行道那猶猶豫豫的樣子,林玄仲便覺得用寶劍割肉的確不太合適,不過李行道他們的劍品質都很好,只有自己的劍最差,但那上面都是血已經被扔到一邊不能用。想想無法找到別的東西代替,林玄仲只好接過李行道遞來的劍。

記得用劍的時候要先用火烤一下,林玄仲便一手拿著烤肉,一手把劍伸向火里。

「林兄你?」眼看著林玄仲把自己的劍放在火里來迴旋轉,如同烤肉般,李行道瞪大眼睛驚呼一聲,心疼萬分,只不過李行道最終沒有制止林玄仲。

把劍放在火里好好烤一下后,林玄仲小心地用劍尖從凶禽肉上割下一塊,慢慢送到嘴邊。聞著那一陣香氣,還沒品嘗就已經陶醉起來。剛才放的鹽不多,放入口中嚼起來味道剛好,但感覺似乎並沒有熟透,還需要再烤一會。

(喜歡……) 第352章

把烤肉重新放在火上,林玄仲迫不及待地想把肉完全烤熟。而在剛才林玄仲品嘗那塊肉時,藍楓、李行道以及剛才跑過來的那個公子都在眼巴巴的看著,想知道有沒有烤好。

老婆太嬌蠻:冷情總裁請接招 「熟了沒?」沒時間心疼自己的劍,現在李行道餓的只想知道烤肉能不能吃。

「還要一小會,」已經把凶禽肉放在火堆上的林玄仲簡單回答一聲,轉而又想到要是換做張奇他們嘗一下,想必一定能知道需要多長時間就能烤熟,但自己沒有把握,還是得多觀察觀察。

「林俊,你趕快回去忙你的事,到這來湊什麼熱鬧?」得到林玄仲的否定回答,李行道很失望,不過一想到不必在乎多等那一小會功夫,李行道又瞬間覺得充滿希望。想想再過不久就能吃到烤肉了,李行道咽了下口水,直到目光停在那剛跑過的人身上。

「怎麼你能在這,我就不能在這?!」另一邊,那個被李行道稱呼為林俊的人,聽到肉快熟了就打算留下來,現在李行道卻讓自己走,林俊自然不樂意,皮笑肉不笑地回應李行道一句。

「我是在幫忙,」一想到要是林俊留下,等肉熟之後自己便會少吃一點,李行道不想讓步。

「嘿嘿,那我也過來幫忙,」林俊的腦袋非常靈活,笑著回應一聲后直接走到藍楓旁邊:「公子換我來吧。」

林俊的身份似乎很不簡單,藍楓看了林俊一眼並不推辭,笑著就把手中的烤肉遞給林俊,如此一來,李行道想說什麼都不好說。

「什麼東西?好香啊!」在幾人說話的時候,一直在睡覺的藍馨公主清脆的聲音突然傳來,幾人不由回頭一看,不知何時藍馨公主醒了,現在正向幾人走來。

「皇兄,你們在做什麼?」看了看正在烤肉的兩人,又看了看李行道,最後藍馨公主的目光才停在其兄長身上。

「我們在烤肉,」藍楓笑著回答一聲,「等烤熟了就能吃了」。

「喔,那現在還不能吃嗎?」聞著陣陣香氣,藍馨公主很期待地問了一句。

這一問才讓林玄仲注意到手中拿著的烤肉,「遭了,焦了。」聞著一股焦糊味,林玄仲一下子把烤肉從火堆里拿出來。再一看,原本金黃色的烤肉上多了一層黑色,剛才先是關注李行道和林俊說話,然後又只顧著看著睡眼朦朧的藍馨公主,倒是把手中的烤肉忘了,結果手中的烤肉就變成現在的樣子。

林玄仲的動作驚的林俊趕緊把其手中的烤肉拿出來,然後神色擔心的望著。

「怎麼了?不能吃了嗎?」見林玄仲有些慌張,李行道趕緊詢問一聲。「裡面的可以吃,不過外面烤焦的一層要用劍割掉,不能吃,」林玄仲無奈的搖搖頭,沒想到之前一切順利,最後卻出了這樣的差錯,好在影響不大。

「那熟了嗎?」現在李行道不太懂林玄仲的意思,只想知道能不能吃。

「熟了,」迎著藍楓和藍馨公主期待的目光,林玄仲有些尷尬地回答李行道一聲。

「拿來我先嘗嘗,」一聽烤肉熟了,李行道哪管什麼焦不焦,直接把那烤肉從林玄仲拿過來,然後徑直地向嘴邊遞去。

「那不能吃,」剛才才說過要把烤焦的部分割掉,結果現在李行道卻完全沒把自己的話當回事,不知道這李行道是不是餓糊塗了,心裡如此想著,林玄仲卻不得不提醒對方一聲。

「什麼?」一下子被林玄仲喊住,李行道不解的看向林玄仲,然後又看看手中的烤肉。

「公子、小姐,還是你們先吃吧,」結果當李行道看到藍楓和藍馨時,又把烤肉遞給藍楓。可惜藍楓並沒有接,反而看向林玄仲。

「外面那層黑色的東西不能吃,但裡面的肉都能吃,把那些黑色的東西去掉就行,」不得已,林玄仲只能把剛才說過的話再重複一遍。

「原來如此,」得到林玄仲提醒,藍楓點點頭已然明白是怎麼回事。接著,藍楓便想用手把黑色物體去掉。

「公子,不可,還是用我的劍吧,」在藍楓即將動手的時候,李行道反應過來,隨即抽出佩劍,學著林玄仲把劍鋒在火上翻烤一下,然後再遞給藍楓。

雖然烤的自己心疼,但要是能討好藍楓,在李行道看來倒也值得。

另一邊,藍楓沒有拒絕李行道的好意,把長劍拿在手中后,對著烤肉一劃,削去一片,果然露出裡面嫩嫩的熟肉。

「好香啊,」那看上去就讓人覺得美味的色澤讓一旁的藍馨公主立刻激動,忍不住評價一句。

「皇妹莫急,」看著削開的那一片熟肉,藍楓同樣是一陣觸動,不過繼續保持平靜,又連連用劍削去幾片黑色物質,緊接著露出來的熟肉越來越多。

原來能吃的東西都在裡面,現在才完全明白的林玄仲剛才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的李行道直吞口水,恨不得把肉奪過來先吃兩口再說,當然只能是想想。

沒多久,藍楓已經削出大片鮮肉出來,然後再用劍割下一塊。「皇妹,你先把這塊肉拿去給將軍嘗嘗,然後再回來。」藍楓是注重禮節的人,並沒有因為自己的身份先吃,想想一路上都是林將軍在保護他們,藍楓自然覺得讓林將軍先吃最好。

「我先吃一點不行嗎?」藍馨餓著肚子不願意去,只想趕快自己嘗嘗。

「皇妹,不能無禮。」

「公子,你不要為難公主,還是讓我去吧,」結果旁邊的林俊不知何時站了起來,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是像剛才那樣的心思活絡,一下子找到討好藍馨公主的機會。

在李行道完全沒想到可以向藍馨公主獻媚的情況下,林俊轉眼已經走到藍楓和藍馨面前,然後幾個人的目光自然而然地都停在林俊身上。

「那就有勞林俊幫忙。」

「謝謝林哥哥,」在藍楓點頭同意后,藍馨公主喜笑顏開,第一時間向林俊道謝。

「公主不必客氣,只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林俊似乎有意加重後面幾個字的讀音,說著還不忘看了李行道一眼,眼中隱隱約約有一些挑釁之意。

等李行道慢慢反應過來時,迎接自己的只有那一道挑釁的目光,現在對方故意挑釁無非是有意嘲笑自己,李行道不由覺得很沒面子,但可惜在藍楓兄妹面前不好發作,只好接過對方有意遞來的烤肉。

「等那林俊走後,」李行道才一臉不快地看向林玄仲問道:「我手裡的烤肉好了嗎?你快看看。」李行道的語氣不像剛才那樣著急,神色也沒有剛才那麼自然。

「可以吃了,」察覺到李行道有些異樣,林玄仲簡單想想就明白是怎麼回事。沒法向對方表示同情,只能多看看李行道手中的另一個烤肉。與此同時,林玄仲還在想著若是知道幫藍馨公主一個忙可以得到藍馨公主的感謝,那自己同樣很樂意去送肉給林將軍吃。

「那我吃了,」得到林玄仲的肯定,剛才被林俊挑釁卻無法回應的李行道心情不佳,還好食慾尚在,說完直接從那凶禽身上拽下一大塊肉,送入口中,眼神憤恨地盯著林俊的背影大咬起來。

嚼著嚼著,李行道就像吃到好吃到不可思議的食物一樣,眼前一亮,緊跟著一臉神采地沖林玄仲笑著贊道:「真好吃,林兄,你快嘗嘗。」說完李行道便把烤肉遞到林玄仲面前。

早就餓的心慌意亂的林玄仲此刻哪還有心情客套,學著李行道從那凶禽上拽下一塊大腿肉立刻大吃起來。

另一邊,藍馨公主在藍楓的幫助下同樣吃到烤肉,只不過吃相遠比李行道和林玄仲好看的多。

「好吃,真好吃!」簡單品嘗一下后,藍馨公主臉上同樣浮現一抹神采,神情異樣激動。

「皇兄,再給我割一點,」吃完手中的幾片熟肉,藍馨趕忙催促藍楓一聲。

「皇妹莫急,我這不是正忙著呢?」見藍馨稱讚烤肉的味道,一臉迫不及待的催促自己,藍楓一邊笑著一邊加快手中的速度。

「李行道,你怎麼吃東西不喊我們,快把肉遞給我們嘗嘗,」在林玄仲幾人忙著吃烤肉的時候,那邊幾個處理凶禽的人總算趕了過來。見李行道吃的盡興,完全不顧他們的存在,幾人有些不高興。

藍楓兄妹他們自然不敢批評,不過李行道他們倒是敢得罪,至於林玄仲本來就是負責烤肉的人,吃些烤肉並沒什麼,只不過李行道的行為他們極不認同。

李行道才剛覺得吃的開心,然後就看到這麼多人過來問自己要烤肉吃,慌亂之下,一下子把烤肉護在胸前。

「這是我們烤的,要吃你們自己烤去,」來的人太多,儘管裡面有方青,李行道還是不想和他們分食。本來一整隻凶禽肉的量一個人吃充足有餘,兩個人吃略顯不夠,所以李行道是打算和林玄仲一起吃。 第353章

「李行道,大家都是熟人,你這樣說恐怕就不夠意思了吧?再說我們都看的清清楚楚,你拿著的那個烤肉明明是公子和林俊一起烤的,怎麼還有你的份?」對於李行道的公然拒絕,來的人中有人很不樂意。

在此人這麼說后,另外幾人全都逼視著李行道,讓李行道感到不小壓力,想想對方說的沒錯,李行道無奈地想到手中的烤肉恐怕是要交出去了。只不過要是自己向他們服輸太沒面子,無奈之下,李行道只好向林玄仲投去求助的眼神。

另一邊,林玄仲一直在關注李行道和來的幾人,直到李行道現在向自己求助。想想烤肉需要一定時間,如果讓那些人乾等著不太合適,林玄仲覺得李行道還是把烤肉交出去最好。

「李兄,你把烤肉和他們分了吧,我再給你烤一隻,」於是,林玄仲就想到這樣一個提議。

對於李行道來說,林玄仲的提議是一個台階,正好給他下台。

「既然林兄這麼說,那你們拿去出吧,」面對幾個身份不比自己差的同伴,李行道不得不勉為其難的選擇放手。

另一邊,因為是林玄仲給的台階,那些人不能不給林玄仲面子,畢竟說到底烤肉也算是林玄仲烤的。再說林玄仲對他們還有恩情,他們知道李行道和林玄仲走的比較近,所以此刻一個個也不再說什麼,直接從李行道手中接過烤肉。

一轉眼,那一大半隻烤肉就被幾人分食,在不斷稱讚烤肉好吃的同時,幾人又把林玄仲請到火堆前指導他們烤肉。

坐在兩個火堆之間,林玄仲不停地指導著其他人如何烤肉。有剛才烤肉的經驗,現在說起來不難。現在兩個火堆旁邊坐著五六個人,每個人都拿著一隻凶禽在火上烤著,其中自然有方青在。

基於方青與自己的關係更好,林玄仲還對方青特殊照顧,如果方青感到燙手就幫方青換換手。

在幫忙烤肉的時候,果然如方青之前所說,一干人都對昨天晚上林玄仲的行為向林玄仲表達謝意。

另一邊,在林玄仲幫忙其他烤肉時,藍馨和藍楓走到林將軍那裡,正同那林將軍說著話。

「將軍,現在肉烤的不多,所以只好請你先吃一點墊墊肚子。」

「無妨,倒是公子和公主應該多吃一點,那幾個渾小子太無禮!」

「將軍不必介意,大家現在都很餓,我和皇妹將就著一點沒什麼。再說我們帶了那麼多隻凶禽,每個人都能吃飽。」

「是啊,讓他們多烤一些,我要吃飽才能走路,」藍楓說完,藍馨很俏皮地接了一句。

報告老婆,總裁求轉正 「既然公子和公主都這樣想,那我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林將軍對兩人笑笑,又看看正圍在火堆前烤肉的那些人,心裡多出一些感慨,年輕人就應該多在外面磨鍊磨鍊!

「不知將軍覺得烤肉的味道如何?」見林將軍不再提林玄仲他們失禮,藍楓又笑著追問一句。

「外焦里嫩,別有一番風味,」或許是歪打正著,林玄仲把肉外面烤焦,反而用對了火候,這肉烤的的確不錯。儘管用的調料不太入味,但在林將軍看來完全稱的上是別有一番風味。

「我也覺得很好吃,」見林將軍在誇林玄仲,藍馨公主當即贊同的補充一句,說著還不忘看看那邊幾人中間的林玄仲。現在在藍馨眼中林玄仲倒是非常出色,至少要比其他人優秀,而究其原因,可能就是林玄仲會烤肉。

其實現在許多人對林玄仲的看法都大有改變,除了林玄仲的實力不入眼外,林玄仲的其他方面都比他們出色。至於身份,那並不是逃的需要考慮的問題,如此一來,林玄仲在他們眼中的形象比他們初次見到林玄仲時不知要好上多少倍,當然那個李仁除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