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行,聽你的,都聽你的!我發現我活了這麼大,好像啥事都聽你的。」

2020 年 11 月 11 日

「南,我真沒想到,咱們能混到這個程度。嘿嘿,以後渤原路的紅燈街就都歸我管了。」

「那可是[君和]!說實話,誰不怕。但是,南,只要你開口,我肯定照辦!」

每一句話,都是三寶曾經對江南說的。在外人面前,他會恭恭敬敬的叫上一聲「南哥」,這是規矩。在只有他們兩人的時候,他會叫「南」,這是友情。

五年多的時間,同甘共苦,只要江南一句話,三寶永遠是沖在最前面的。他懶得去想那些傷腦筋的事,他要做的只有一件事:聽江南的命令。

無論什麼時候,三寶永遠是最樂觀的那個,這正是因為江南在潛移默化中將他感染。他有很多缺點,不正經、素質差、小小年紀到處**、虛榮心強、喜歡耀武揚威…

就算有更多的缺點又能如何,三寶早已被人銘記。人們記住的不是他不正經、素質差,不是他**、虛榮心強,而是他作為[四方]一員,永不低頭的信念!

江南耳邊響起的最後一句話,可能也是三寶在這個世上說的最後一句話:「[四方]的人會被打倒,但決不會被打服。」

……

醫生又跟張北羽說了幾句,便急匆匆的離開。三寶的手術還沒有完成,因為顱內出血太多,有大量淤血壓在頭腔內,還需要開刀。

「南…」張北羽輕輕叫了一句。看著癱坐在地上的江南,他甚至不知該如何安慰。雖然自己與三寶的關係,不如江南跟三寶的關係那麼好,但他也是自己來到三高結識的第一批人。

張北羽自己心裡都承受不了這個結果,何況是江南。

江南聽到他的聲音,慢慢抬起頭。張北羽低頭看了一眼,這張俊美的臉上充滿了絕望,明眸中多了幾分渾濁。

「南,你先回去休息吧。 和大叔相親以後 我把張耀揚叫來,這邊的事我來處理。」

江南搖搖頭,從地上站起來,坐到了椅子上,整個人的精氣神彷彿一下全沒了。 穿越之農家大姐大 「不用,我得在這等著。」說著,又扶著椅子站起來,「我剛才聽醫生說要交費,我去吧。」

剛剛醫生的確跟張北羽說了費用的事,而且金額很大,小十萬。

「好吧,我跟你一起去。」張北羽說了一句,過去拉了江南一把。兩人轉身正想往樓下走,就看見暴徒他們幾個人趕過來。

暴徒看見兩人頓了一下,或許是發現這兩個人的狀態不太對勁,「小北,三寶怎麼樣了?」

張北羽神情嚴肅,臉上沒有一絲笑意,冷聲道:「癱瘓,植物人。」

「啊?」暴徒聽了這話,五官都有些扭曲,走上前幾步,「這…這麼嚴重?」

張北羽抬起眼睛,淡然的盯著他,沒有答話。

暴徒似乎沒有發現這一變化,但後面的芸姐卻看了出來,她趕緊走過來擋在了兩人中間,「小北,你別著急,現在醫學這麼發達,就算是植物人也有痊癒的機會啊。」

張北羽搖搖頭,轉頭看著芸姐,輕聲說:「我不著急…只是,我想不通…為什麼每次出事,都跟你們有關係。」

說完,猛然抬起頭,咬牙盯著暴徒。

到了這個時候暴徒才反應過來,他本能的向後退了一步,一臉不解的說道:「小北你這是什麼意思?」

「呵呵。」張北羽撇嘴冷笑一聲,「楊允師,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的吧?」

以前,張北羽一直是以晚輩的身份出現在暴徒面前,如今直呼其名,顯然有些不夠尊重。暴徒也拉下臉,與他對面而立,一言不發。

張北羽呼出一口氣,將剛剛瞬間迸發出的憤怒壓了下去,開口道:「既然你來了,那我們就說道說道。」

「老四帶人突襲我們宿舍那一次。前一天你才來過,除了你以外,再沒有外人知道藍馨在那,可他第二天就來了。我在招待所那一次。 女星嫁臨:情定腹黑boss 連江南都不知道我在哪,只有你知道,你晚上來過,崩牙狗凌晨就來了。」

張北羽的情緒也越來越激動,抬起手指著暴徒,「這一次!楊允師,計劃是你提出來的吧?情報是你給出來的吧?那麼多場子,一個人都他嗎沒有!我們撲了個空,童古卻直接堵到了三寶。這說明什麼?」

說明,童古在他們行動之前就知道了一切。

芸姐見識不對,上來勸解,「小北,這些都是巧合而已。你不要再胡思亂想了,最近多休息休息吧。」

張北羽滿不在意的哼笑了一聲,「巧合?我本來也是這麼想的,可現在…一次、兩次,現在已經是第三次了!我現在很怕,我怕等你們走了之後,童古會直接帶人殺過來。還是,他已經來了?」 相較於低級修士,那些處於食物鏈頂斷的聖人,站的更高,看的也更遠。

整個修真大陸,靈氣是有定數的,就那麼多靈氣,一個人分跟千萬人分,效果自然不一樣。

修士太多了。

每個人都如同饑渴的惡狼,瘋狂地吞噬著天地間的靈氣,瘋狂的消耗著各種資源。

結果就是,修士越來越多,靈氣也越來越稀薄,資源也越來越匱乏。

怎麼辦?

打吧!

來上一場席捲整個修真界的戰爭,把那些個沒什麼用處、卻整天吞噬靈氣的渣渣全都滅殺掉,還修真大陸一個靈氣濃郁、資源富足的原始面貌!

於是。

低階修士求戰心切,高階修士又聽之任之,戰爭,就這麼打起來了。

先是天碭山、天雲城、青麓山脈這三個地方,緊隨其後,各地都爆發起了規模不等的戰鬥,照這個節奏下去,用不了多久,這場正道和魔門之間的戰爭,就會席捲整個修真界。

這一切,喬拉丹並不知情。

就算他知道了,估計也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試煉!

十里坡,人山人海。

有持著太宗學府頒發的請柬而來的,也有像喬拉丹這種自己尋上門來的。

全都是天資卓越之輩。

木靈之體。

土靈之體。

各種靈體。

八級准靈根的數不勝數。

最差的也得是七級靈根,六級的根本就沒資格來這裡。

十里坡上,五位老者一字排開。

「都排好隊,莫急,莫急!」

「這裡只是初始測試,真正的試煉並不在這裡,大家不要緊張。」

聽到這些老者的喊話,喬拉丹才明白過來,感情,這裡只是海選,剔除那些個根本就不夠格加入太宗學府的,而後,剩下的精英,才會去參加真正的試煉。

豪門重生之宋氏長媳 既然是海選,自然就不會那麼嚴格了。

這不。

一名修士走上前去,其中一老者打眼一瞧:「年齡二十四。」

另一名老者打眼一瞧:「結丹境後期。」

再一名老者接著說道:「八級水靈根。」

第四名老者點了點頭:「資質尚可,通過!」

最後一名老者一招手,將這名通過海選的修士喚到了身旁。

好傢夥,都不需要什麼陣法,也不需要什麼法器,全都是打眼一瞧,還瞧的特別准,甭管是年齡還是修為亦或是靈根,一眼就看出來了。

又一名修士走上前去。

「已過三十。」

「才剛剛結丹。」

「七級木靈根。」

「資質一般。」

這就是沒通過了。

不過。

第四名老者招了招手,將這名修士喚到身旁:「你可有什麼拿手絕活,施展一下讓老夫瞧瞧。」

這修士也不含糊,知道這是最後的機會了,三兩步走到一塊兒重逾千斤的大石前,彎腰,臉色一脹,蠻力一使,竟將這大石頭給舉了起來。

千斤之力。

在結丹境修士裡面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

可惜。

老者搖了搖頭:「太差。」

直接淘汰。

第三名。

第四名。

第五名……

進度非常快,那些個天賦卓越的,只是走上一圈,便直接通關,那些實力弱一些的,也只需展現一下絕學就可以了,能過則過,不過直接淘汰。

進度這麼快,再加上喬拉丹來的也比較早,沒多大會兒,就輪到喬拉丹那了。

「年齡二十二。」

「築基境後期。」

「八級土靈根。」

「資質一般。」

顯然,這樣的評價是沒辦法通關的。

喬拉丹也是沒辦法。

總不能當著這群老頭的面轉換靈根吧,那樣的話,進的就不是太宗學府了,說不定就進研究所了。

得藏拙。

好在,還有展現絕學的機會。

啥絕學?

搬石頭!

前面有不少修士,都已經展現過這種絕學了。

說是絕學,其實,但凡是個魔修,都有幾分蠻力,搬起個數百上千斤的重物沒任何壓力。

所以。

一瞅見喬拉丹也要搬石頭,眾人齊齊吐槽。

「擦,怎麼又來了個賣弄力氣的。」

「魔修都是一根筋,明明已經被淘汰那麼多了,還不自量力。」

「瞅著吧,估計也就是千斤之力。」

「鐵定被淘汰。」

「魔修就是不行!」

正議論著呢。

喬拉丹走到了石碓旁邊。

也是為了方便修士測試,巨石擺了好幾塊兒。

第一塊兒一千斤,喬拉丹瞅都不瞅一眼。

第二塊兒兩千斤,喬拉丹也是視若無睹。

第三塊兒……

……

這一走,竟走到了最後一塊兒。

圍觀的修士,全都傻眼了。

「卧槽,這小子想幹什麼?」

「這塊兒大石頭,少說也得上萬斤吧?」

「豈止,我看這樣子,估計得兩三萬斤了!」

「我勒個去,這小子想逆天啊!」

「嘚瑟,估計連掀都掀不動,這麼重的石頭,就算是魔修,也得培元境以上才行,還得是精英級的魔修,就他,才築基境,根本就搬不動!」

「對,肯……」

肯定不了了。

正說著呢。

「喝!」

給自己加持了好幾個土系增益術法的喬拉丹,雙手環抱大石,一聲大喝,那巨石,竟拔地而起。

而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