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愛的兒子,我允許你生氣,但是這樣發火,我還是會生氣的。」

2020 年 11 月 11 日

上官悠嘲諷而尖銳的問道「你還有臉生氣?」

子不談父過什麼的,在上官悠這裡完全不存在,他只知道就是這個男人,在母親死的時候還在別的女人床上鬧出了那樣大的動靜!他的親生母親死的時候多難堪啊!她一生都深愛著這個男人,就連死之前抱著自己的兒子呼喚還是他的名字。

恨嗎?當然是恨的,可是更多的還是愛啊!

星球博物館 身為上官家的名正言順的夫人,被那樣欺辱,那些女人是不敢,可是這些欺辱都是這個不怎麼回家族,一回家族就帶著女人尋歡作樂的丈夫給的!

上官悠如果不是顧忌著母親在天之靈會傷心,早就親手了結他了!

——「小悠,答應媽媽,不要對你父親出手,當年……是我對不起他,還有那個孩子……」

就算是有什麼對不起的地方,這麼多年的折磨,這個男人還想怎樣?!

「看來你是同意來見我了。」上官夜的聲音裡帶著幾分笑意「這就好,我的乖兒子。」

上官悠狠狠地將手機摔了出去,就像是要將那個人的聲音甩出去。

深夜,上官悠開著車從上官家主宅出了門。

上官老夫人的窗子依舊亮著,她手上還拿著一個老式電話。

「別怪我,小悠,那個女人怎麼配得上你,只是奶奶管不住你了,只能讓你的父親……」

鍾離玖瞬間睜開眼,抬手直接召喚白玉琉璃傘,黑暗中照亮了她的四周。

四個專業殺手,居然在沒有驚動影衛的情況下到了她的房間,看來那幾個影衛里,是有內應的!

鍾離玖從容的神色,讓這些專業殺手都驚了一下,他們馬上就要得手了,可是這個女人居然立刻就睜開了眼召喚出了這樣一把怎麼都弄不破的傘擋在了致命部位。

鍾離玖抹了抹手臂上的鮮血,心說最近還真是多災多難。

「你們還真是膽大妄為。」

這些殺手沒有說話,只是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從床的四角包圍而去。

鍾離玖坐在床上,神色從容,眼神鎮定而冷靜,好像面對不是四個專業殺手的刺殺,只是一場尋常的辯論會一般,黑暗的房間中,只有白玉琉璃傘的光芒照亮著她的臉,那雙清澈堅定地眸在光線下,顯得十分美麗。

鍾離玖動了,居然只是瞬間,她就到了一個殺手的身後!

沒有任何的靈力波動,也不是古武,只是純粹的速度!

這個人……

「你不是鍾窈?!」

他們的情報中。鍾窈只是會一點拳腳功夫,比如跆拳道什麼的,但是對於他們這些職業殺手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可是眼前的這個人,渾身的冷寂與收斂氣息的能力,簡直是他們組織最高級的殺手才具備的!

這下換鍾離玖沒有說話了,那四個殺手根本就沒看清她怎麼動的,鍾離玖面前的殺手就倒在了床上,連血液都沒有留下。

這一切就發生在幾秒之內,他們連反映的時間都沒有,原本的包圍之勢就被打破了,取而代之的,是無窮的恐懼!

因為現在的鐘離玖看著他們的眼神,就像他們之前看鐘離玖的眼神!

那是殺手看到獵物之後的殺意!冷酷,冷血,但是比他們多了的,是冷靜與鎮定。

鍾離玖將白玉琉璃傘一收,這三個殺手剛想鬆一口氣,畢竟對於他們來說,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他們可以憑藉職業的敏銳判斷一切,對他們是最有利的!他們的一切行動這個女人都別想看見了!

可是他們忽略了,剛剛鍾離玖表現的,也是一個頂尖殺手的素養!

「喜歡黑夜嗎?」

第一個殺手忽然被扼住喉嚨,感覺到那冰涼的氣息以及清澈的聲音的時候,他隱藏在黑夜中的臉色瞬間慘白。

「她在我身後!」

見鬼!為什麼沒有一點聲響!她是怎麼直接到自己後面的!

「我也很喜歡黑夜。」鍾離玖輕聲說道。「你們這些蠢貨。」

她很少這樣開口罵人,畢竟鍾離玖自己也是知道不能拿十二家的標準衡量普通人努不努力。

「可是你們非得自己來送死呢,如果是白天,我還真不敢暴露自己,你們還真就成功了。」

「你說什麼?!」

等了半天,他的同伴都沒有來支援的意思,他想到某種可能,整個人都僵硬了。

「他們都倒下了呢。」

那輕柔的聲音在這殺手聽來宛若鬼魂哭嚎般一般可怕。

「世界頂尖殺手只有十位,能達到這種速度和實力的,也只有十位,你是裡面的誰!你是誰!」

就算是死,他也要知道究竟敗在了誰的手裡!

鍾離玖沒有回答他,白玉琉璃傘亮起,她將這個人扔到了地上。 「把你的兄弟都帶走。」白玉琉璃傘的光芒下,鍾離玖的目光帶著些冷漠,她靜坐在床上,儀態從容而雅緻,好像剛剛經歷了一場生死謀殺的不是她一般。

殺手低頭看向另外三個,才發現其實他們並沒有死,只是倒了下去。

他這才想了起來,鍾離玖從來就沒有說過殺了他們這樣的話!

「你到底是誰?!」

鍾離玖冷眼看著他「下一次刺殺,告訴你的主子,不要挑在晚上,否則我不會保證還留你們的命。」

絕對不是因為這是自己的卧室,她不想留下什麼陰影才放過這幾個人的!真的是,比起那個幕後黑手來說,她真的是太仁慈了好嗎!

這個殺手皺了皺眉,很想說自己就算再有本事,但他一個人真的抗不走三個啊!

鍾離玖好像也意識到這個了,不過她才沒這麼爛好心幫想殺自己的人呢!

等到這個殺手哼哧哼哧花了兩個小時把人都弄走了以後,鍾離玖才打開房間的燈,她一開燈,影衛就察覺了。

「主母,有什麼事嗎?」

鍾離玖看著他們,知道剛剛一定有一個人封鎖了這個房間的聲音與光線,不過,會是誰呢?

目光隨意的掃了掃,她倒了杯水「能有什麼事?你們出去吧,我渴了而已。」

「是。」

等到影衛出去了,鍾離玖旋轉著手裡的水杯,道「出來。」

「殿下。」

「看得出來那幾個是那個組織的嗎?」

「殿下,不太清楚。」他們用的,都是最基礎的殺招。洛玖是真的沒看出來。

鍾離玖勾唇,直接劃破自己的手心,將血液滴在水杯里。

「把這個,喝下去。」

「屬下不敢!」

鍾離玖走到他跟前,捏住他的下巴,狠狠得灌了進去。

「現在你身上有了我的氣息。變作我的樣子,回家族知道嗎?」

「殿下……」

「還有。」鍾離玖眯起好看的眼「你們為什麼都叫我殿下?」

儒神 鍾離家雖然龐大,但鍾離玖不是皇室,就算十二家自己獨立的國度里,如今的皇室也只是首氏夏侯家。

樂正家倒是皇室,可是自己充其量只是一個郡主,而且這些人應該都是爺爺培養的,沒理由叫自己殿下的。

洛玖沒有隱瞞「這是陛下吩咐的。」

「陛下,不是我表哥,對嗎?」

「是的,陛下是我們這些人的皇。」

「爺爺,不只複製了我的克隆體?!」鍾離玖懷疑地問。反正根據上次聊天,她覺得現在她的爺爺做什麼瘋狂的事情出來她都不懷疑。

「不,老家主大人雖然有心那樣做,但是其他家族還不是吃素的。不會讓家主輕易拿到嫡系的完整基因,所以克隆體上,是真的只有殿下的。」

「我們這些人,指的是陛下培養出來的人。」

可是這個陛下,不是表哥,也不是爺爺,會是誰呢?

「你們既然是爺爺創造出來的,為什麼奉他人為皇?」

「殿下可能誤會了什麼,我們,老家主只是提供了初始基因。而我們效忠的是鍾離家。」

鍾離家……

鍾離玖微微垂著眸,自己還真是,越來越看不清自己的家族了。

從一開始擔心家族會出事,到現在的甚至有點恐懼家族,恐怕就連爺爺都不清楚鍾離家究竟有何等恐怖的底牌。

何況,看起來有些十二家不知道的事情,鍾離家未必不知道啊。

她一直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沒想到洛玖出來沒有任何意外之色,看起來是早就知道了。明明連爺爺都不知道她的殺手實力,可是這些人卻一清二楚。

洛笙可能是爺爺吩咐過來的,但是眼前這個人,絕對不是!

他說起爺爺的時候眼裡雖然有尊敬,但是沒有臣服!

這個在十二家矗立著的龐然大物,只是微微展現了自己的冰山一角,就讓自己這個接班人有些看不清了。

「殿下,對你出手的,雖然看不出來歷,但是能確定致使者是上官家主的父親。我們的人全面監控了上官家的通信,發現了上官老夫人與上官夜的電話,她要上官夜處理了你,將上官悠調出。」

鍾離玖倒是沒想到是這個老太太,看著慈祥,但是一出手就是要人死,對她的厭惡已經到了這種程度嗎?

「監控了上官家的通信,上官家沒察覺嗎?」鍾離玖問道。

洛玖聞言,眼神中不可抑制的浮上輕蔑「憑上官家還不配找到我們的紕漏,我們的監控技術就算是暫時掐斷S國的通信都不是問題。」

暫時掐斷一個強國的通信?鍾離玖已經不知道如何形容內心的震驚了。

「所以殿下,上官家怎麼配得上你?」他們的殿下,何等的尊貴?

別說上官老夫人還敢對他們殿下下死手,就算沒這點,他們想要弄死上官家也很容易!

「配不配得上,不是你說了算的。」

門被忽然推開,唇角帶著幾分笑意的上官悠站在門口,看著他們。

鍾離玖渾身一抖,有一種想躲起來的感覺。

嚶嚶嚶,如果生氣了直接罵她好不好,千萬別這樣似笑非笑的樣子啊,看著好可怕啊!鍾離玖瑟瑟發抖中……

上官悠走向洛玖,眸中的寒光幾乎是毫不掩飾的,洛玖也沒怕他,抬起胸膛目光淡淡的與上官悠對視。

就在鍾離玖感覺這兩個人都要打起來了的時候,一道冷喝傳來。

「吵死了!」

鷹眸銳利,薄唇緊抿,單手插在褲袋裡,另一隻手扶著自己的黑色軍服的軍帽,俊美而陽剛,身上一如既往的透著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與寒冷。他站在那裡,鋪天蓋地而來的皇者的氣勢就這樣席捲而來。

皇甫辰將軍帽正好「你們之間出了什麼事我懶得管,但是如果吵醒我夫人,你們承擔不起那個代價。」

鍾離玖這才想起來旁邊還住著尊大佛啊!

沒想到上官悠還沒發火呢,洛玖就首先開口了。

「皇甫家的家主,還是這樣囂張啊。」

皇甫辰插在褲袋裡的手微微的伸出,目光陰晴不定的看向鍾離玖。

鍾離玖無所謂的聳聳肩,那意思是你隨便。

皇甫辰直接揚手!

洛玖直接就被皇甫辰放出來的氣勢壓得跪到了地上!

「至少在你們鍾離家沒有完全恢復的時候,你還沒這個資格站著跟我說話。」

鍾離玖冷眼看著,沒有管。

事實上,上官悠有點意外為什麼她會允許皇甫辰直接這樣打壓她的手下的。

「看清了你的地位嗎?」鍾離玖的聲音透著股冷漠。

洛玖恍然大悟,雖然他知道殿下不是什麼軟糯的人,可是就這樣容許自己被皇甫家主打壓也實在是有失面子。原來殿下,是想借皇甫辰的手,讓自己認清自己的地位?

「既然是鍾離家的臣子,就沒有資格說家主的話,無論上官悠如何,都不是你能說的。」

「殿下就這樣在意上官家主?」洛玖還是不甘心的問,清澈的眸里滿是倔強與不甘。

鍾離玖莞爾「對啊。」她很在意上官悠,現在,是時候告訴她這些自視甚高的莫名其妙跑出來的克隆體了。 皇甫辰淡淡垂著眸,不過還是沒能掩飾他透露出來的羨慕。「上官,現在我得承認,你的選擇是正確的。」

數十年的等待,長久的付出,默默的守護,都是正確的。

而他?

他對夏侯念,好像除了強取豪奪就沒有別的辦法呢。

他和上官悠其實,他要比上官悠更早清楚自己的心意,只是那個時候自己太自信了,太自信了,實在是自信過頭了,成了自負。

不過他皇甫辰是誰,就算是自負,那又怎樣?

他是皇甫家不世出的天才,皇甫家本來就是代代都是血統純粹者的精英,而他皇甫辰,不僅限於精英的範疇,他是絕對的皇,領導者!所以就算是明白了自己的心意,知道了對方對自己沒那個意思,他也毫不在意,他有的是辦法把人留在自己身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