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鳴沒怎麼想就說道:「這件事情自然沒問題。」

2020 年 11 月 10 日

「之前滄瀾境外,他們救過你們二人,況且你們與他們交好,既有機會讓他們突破,這事情自然不可能拒絕。」

姜雲卿點點頭,又將凌秦說要讓凌家老祖他們來與雷鳴商議的話說了一遍。

耿楚溺就忍不住笑道:「這凌家的小子倒是懂事,這是怕你們二人吃虧呢。」

雷鳴對於凌秦也極為滿意。

這件事情雖然是姜雲卿主動提及,可凌秦等人若是一口答應下來,哪怕沒什麼過錯,卻總不如他們如今這般叫人覺得舒坦,至少這樣能很清楚的感覺到。

他們是真的把姜雲卿和君璟墨當成了朋友,所以才會怕他們吃虧。

雷明說道:「這樣也好,白給的總不如求來的。」

「你們和那幾個小傢伙雖然是朋友,可這事不僅關乎他們,也關乎他們身後宗族,利益相關還是要分清楚。」

「若不然長此以往只會壞了彼此間的情分。」

姜雲卿自然也明白凌秦他們的想法,對著二人說道,「我也是這麼想的。」

他們和凌秦幾人交好,朋友間的饋贈可以選擇其他。

不在乎眼下這一點。

「師父,焱陽說,花錦突破時能有不超過二十人在場,除了凌秦他們以外,還有十個名額。」 宛如巨無霸一般的通靈塔,此時此刻卻只亮著兩道微弱的光芒。

「嗡!」

通靈塔最底層的石門前,一道亮光閃現,竟同時出現兩道人影。

蕭寒看著站在自己對面的嬌小身影,微微一愣,站在他對面的這麼人,不是沐小蝶又是何人?

沐小蝶竟然與他同時傳出通靈塔。

兩雙眼睛短暫的對視,都能看出對方眼中的驚訝,顯然,他們都沒有想到對方能夠在通靈塔中堅持這麼久。

不過很快兩人就將目光移開了,沐小蝶高傲著頭顱,連最基本的寒暄幾句都沒有,就一臉清高的走了出去。

顯然,沐小蝶認為,就算蕭寒能夠在通靈塔中堅持這麼久,但卻不可能取得像她那麼高的成績。

極品全能學生 沐小蝶蓮款蝶步,非常優雅的走出石門。

很快,一大群學員和導師就圍了上來。

幾個葉家子弟一擁而上,在擁擠的人潮中開闢出一條道路,葉少陽輕紗垂地,風度翩翩,也不緊不慢走了過來。

沐小蝶看著眼前的人山人海,全都向她迎了上來,一絲意外從她的臉上閃過,不過很快就被她掩飾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三分得意和七分冷傲。

幾個導師看著宛如花間蝴蝶般的沐小蝶,臉色變了又變!

「你……你……竟然沒有突破玄靈境!」

面對這樣無厘頭的問題,沐小蝶實在有些摸不著頭腦,輕輕地點了點頭,道:「我離玄靈境只有一層紙障礙,只要能夠靜下心,我完全可以在一周之內突破玄靈境!」

玄氣九重天巔峰和玄靈境,雖然兩者之間只有一層紙的障礙了,但兩者卻有著十萬八千里的距離。

玄氣九重天巔峰武者所擁有的玄氣不多,無法御風化足,這是事實。

一旦突破了玄靈境,整個人就發生了質變,體內玄氣液化,丹田能夠存儲的玄氣將會以數十上百倍的增加,更為重要的是,玄靈境強者可以御風化足。

「哈哈……我們滄州從今天開始,終於要走上大興之路了!」

湧上來的所有人都在向沐小蝶道喜。

這更讓沐小蝶感到摸不著頭腦,無所適從。

自己明明沒有突破玄靈境,為什麼這些人還是一個勁的道喜,更為離譜的,怎麼與滄州大興扯上了關係。

就在沐小蝶最為迷茫的時候,葉少陽風度翩翩走了上來,英俊的臉上帶著迷人的笑容,輕輕地道:「恭喜你啊,小蝶,以小小玄氣境的修為,闖上通靈塔第三層,如此天資,將來必定會成長為我們雲荒霸主!」

「闖上第三層?」沐小蝶臉上帶著震驚之色,道:我並沒有闖上通靈塔第三層啊!」

「我在通靈塔第二層第四關,躍出遠距兩百三十五米,高距三十一米,最終在『玄氣榜』上取得第十二名的成績。」

沐小蝶的話就像一顆炸彈,前來道賀的學員和導師臉色變了又變。

葉少陽更是有些氣急敗壞的道:「你沒有闖上第三層,但是剛才為什麼通靈塔第三層的塔燈亮會亮起?」

「什麼?剛才通靈塔第三層的塔燈亮了!」沐小蝶比在場所有人更加震驚。

沒有比她更了解,通靈塔第二層第四關有多難。

原本以為她取得玄氣榜十二名的成績就已經夠驚艷了。

走出通靈塔后,她已經做好迎接鮮花與掌聲的準備,然而現實卻給她鬧了這麼一場烏龍。

在通靈塔熄燈的同時,可是同時傳送出了兩名學員,既然沐小蝶沒有闖上第三層,那麼肯定就是以另一位年輕武者。

「蕭寒!」

直到此刻,眾人終於反應過來,不禁露出震撼之色。

要知道,在第一輪考核中,蕭寒檢測出來只有玄氣八重天巔峰的修為。

以玄氣八重天的修為,闖上通靈塔第三層!這未免也太不可思議!在整個雲荒史上,都沒有這個級數的怪物出現,真正的做到前無古人。

所有人都將目光移向沐小蝶身後,努力尋找蕭寒的身影。

但是他們卻發現,不知何時,蕭寒已經離開了人群。

太極廣場第十組,小萱看著眼前陽剛高大的身影,一臉意外,「你突破玄氣九重天了?」

玄氣蕭寒過度,蕭寒面色帶著一絲慘白,但依舊擠出一個笑容,道:「在通靈塔中,僥倖九脈貫通,突破了玄氣九重天。」

「況且,連你這個小妮子都突破到玄靈境,哥哥我也不了差得太遠,得努力跟上你的步伐才行。」

小萱拍了拍蕭寒的肩膀,一臉壞笑的道:「放心,就算你跟不上我的步伐,今後也還有小妹我罩著你。」

事實上,現在蕭寒的修為提升進度,已經達到了一個驚世駭俗的地步。

只不過,小萱是玄氣變質,清除變質玄氣后,很快就可以恢復到封印以前的修為。

一個只是恢復修為,而另一個卻是實實在在的重新修鍊,兩者之間本質就不一樣,短時間內,就算蕭寒追不上小萱的步伐,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就在蕭寒兄妹調侃之間,齊項天和刑風不知何時走到他們跟前。

「咳咳!」 吃心一片 刑風看著兩兄妹調侃,一個勁的咳嗽起來,齊項天也很不然的摸了摸鼻子。

蕭寒兄妹相視一笑,一起躬身行禮,道:「拜見齊長老,刑院長。」

「嗯!」 總裁的33日孕妻 刑風和齊項天一起輕輕地點了點頭。

刑風臉上露出幾分笑容,迫切問道:「蕭寒,剛才你真的闖到了通靈塔第三層?」

無論是刑風,還是齊項天,都有些不敢相信,一個區區玄氣八重天的武者,竟然可以走到那一步。

當然,以他們的眼力,自然也看出蕭寒現在已經突破了玄氣九重天,不過在他們看來,只要不是玄氣九重天巔峰突破到玄靈境那種質變,剛剛突破玄氣九重天,其實與玄氣八重天巔峰區別並不大。

蕭寒道:「僥倖而已,剛剛闖上第三層,連第三層第一關一個炎魔都沒有擊敗,就出來了。」

刑風和齊項天腦子不斷冒著黑線,蕭寒語氣非常平淡,就像是在一件很輕鬆的事情一樣。

齊項天真的很想破口大罵,你裝叉也要有一個度好不好,整個雲荒史上,又有幾個闖到了通靈塔第三層?你知道我當初在玄氣境闖到了第幾關嗎?第二層第四關!跟你比起來差遠了,你闖上通靈塔第三層都一臉痛惜,那我當年豈不是應該抹脖子自殺。

其實蕭寒真的只是想要謙虛一點,卻沒有想到會給齊長老和刑院長留下這麼大的心理陰影。

不過好在齊項天也是一個非常有修養的人,陪笑道:「你能夠闖上通靈塔第三層已經很不錯,據我所知,在今年的闖塔比試中,還沒有玄氣境武者闖到第三層,你應該是第一個吧?」

蕭寒並不否認,輕輕地點了頭,道:「在我離開通靈塔的時候,確實是『玄氣榜』的第一名,不過長江後浪推前浪,誰也說不準,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會不會有人闖上第三層超越我。」

闖到第三層超越你?你真以為闖到第三層就像吃西瓜一樣容易,若真有那麼容易,雲荒幾千年來,也不可能只有屈指可數的幾個人做到。

刑風和齊項天忍了又忍,勉強擠出一個笑容,轉移話題道:「在第六組闖塔過程中,有人用三分鐘就闖上通靈塔第二層,那個人不會就是你吧?」 姜雲卿對著雷鳴說道,

「這名額咱們流明宗肯定要留下一部分,給宗門裡已至破虛巔峰,卻還未曾突破的師兄師姐,可是玄月宗、碧羽宗,還有凌家他們勢必也還會爭取剩下的名額。」

玄月宗和那幾個隱世大族不會放過這般機會,就連碧羽宗,哪怕跟他們交惡,可是羅彭一旦知道有這種好事,他定然不可能輕易放手。

眼下雲靈界的麻煩還在,那靈山結界也是個隨時都可能爆炸的隱患。

碧羽宗畢竟是上三宗之一,而羅彭和韋宿之又是破虛境巔峰,損壞力極強。

雷鳴和流明宗固然能夠不理會他們,甚至短時間內壓制住他們,可他總不能時時盯著碧羽宗那邊,萬一此事獨獨漏了碧羽宗,羅彭他們自覺被排斥甚至將自己劃歸到雲靈界「外」,到時候惱羞成怒闖了靈山結界,麻煩就大了。

所以在未曾撕破臉前,必須要讓碧羽宗和他們綁在一起,甚至讓羅彭他們以利益為前,願意跟他們共進退。

凌秦幾人代表隱世大族,蘭茜代表玄月宗,他們本就得到了名額。

碧羽宗那邊無人與他們交好,到最後至少要分出一個名額來給碧羽宗的人。

姜雲卿看著雷鳴說道:「這個名額我和璟墨沒辦法分配,而且那些隱世大族和宗門知曉后必會尋上門來。」

「利益之下人心太亂,我和璟墨未必能抵擋的扼住,所以還得麻煩師父和師叔幫忙分配,免得到時候生出亂子來,好事也變成了禍事。」

雷鳴聞言輕皺了皺眉。

這倒是個麻煩。

照他所想,剩下的名額自然是要全部留給他們流明宗的人的。

流明宗內的弟子雖然都是他們挑選過的,天賦、根骨、靈脈都遠超過旁人的,可是就算是如此,被困於半步破虛巔峰境無法領悟規則之力,難以突破的人也依舊比比皆是。

別說是區區十個名額,就算是一百個他們流明宗也未必夠分配。

可是雷鳴同樣也清楚,哪怕他再想將這名額全部截留,那也根本不可能做到,要是未曾出現雲靈界的事情前,不曾知曉靈山結界的危機。

他還能仗著修為強行壓下其他人。

可如今他若真的全部留下來,他倒是無所謂,可流明宗必定會成為眾矢之的,而姜雲卿和君璟墨二人也會因此吃罪一些人。

想要一起維護雲靈界,護持靈山結界,有好處的東西自然也要分給旁人,所以這個名額到時候肯定要分一些出去,至於怎麼分……

流明宗至少要留下五個,剩下的幾個…

雷鳴心中有了想法,抬頭對著姜雲卿說道:「我知道了,放心吧,這件事情我會處理。」

姜雲卿對於雷鳴的能力自然是不會懷疑,而且雷鳴向來護短,也從來不做拿著自己去貼補旁人的事情。

哪怕要將這名額分出去,他也定然不會叫他們和流明宗吃虧。

他既然說他會處理,這件事情她便全然放下。

「還有一件事情。」姜雲卿開口。

雷鳴挑眉,「還有?」 看著兩位前輩期待的眼神,蕭寒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不過卻並沒有透露過多細節。

在蕭寒闖塔之前,目標就非常明確,在通靈塔中獲得一個不錯的成績,證明自己是一個具有潛力的學員,值得滄州分院花費資源培養。

而玄氣榜第一名,已經足以讓他達成目的,如果透露過多成績,反而還會給自己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在通靈塔第一層中獲得第七名,直接引起總院長老的關注,而且還送了他一塊紫金令牌,這樣的成就,未必就比玄氣榜第一名低。

蕭寒很清楚,如今不再像一萬年前有父皇庇護,在一個陌生的世界,沒有成長起來之前,必須要學會藏拙。

與兩位長輩寒暄幾句之後,蕭寒以自己闖塔消耗過度,需要儘快恢復為由,才將這兩個麻煩的支開。

……

第六組闖塔的成績,在學院中引起了軒然大波,久久不能平息。

以沐雲峰為代表的幾個沐家子弟,望著蕭寒的背影,咬牙切齒的道:「可惡,這個低賤的賤奴,利用我們沐家的全力栽培,竟然走到了這一步,難怪他敢反噬其主。」

另一邊,紀家子弟的陣營中,紀乾得到消息后,愣愣的發獃,「闖上通靈塔第三層的竟然是他,他怎麼可能這麼強!」

紀乾怎麼也沒有想到,那個他誓要打敗的人,竟然已經強到這麼地步,從古至今,以玄氣境闖上通靈塔第三層的武者,沒有一個庸才,重要中途不夭折,全都成長為雲荒的霸主級人物。

紀乾漸漸地有些迷茫,他開始懷疑自己,那個級數的妖孽,自己是否還有信心擊敗。

軍部調過來的五名少年,此刻也忍不住驚嘆,「難怪三王爺對此人讚不絕口,玄氣境就可以闖上通靈塔第三層,確實是一個妖孽級天才。」

葉少陽盯著蕭寒,無論旁人怎麼說,他都相信這是真的,「一個手下敗將,連我都沒有闖上通靈塔第三層,他何德何能闖到第三層去。」

而與蕭寒糾纏最深,感情糾葛最大的沐小蝶,此刻反而鎮靜得嚇人。

她只是輕輕地看了蕭寒一眼,旁人從她的眼神之中竟看不出絲毫感情。

不少人都暗暗驚嘆,被自己的僕人超越,沐小蝶竟然還能如此平靜,光是這份無喜無悲的心理素質,就不是一般能夠擁有。

沐小蝶獲得玄氣榜第十二名,這樣的成績確實非常驚艷了,但是比起蕭寒的玄氣榜第一名來,就顯得暗淡了許多。

很多人看沐家子弟眼神,也變得另類起來。

其實所有人都知道,以前蕭寒是被沐小蝶所拋棄,而並非如同沐家所說的反出沐家。

一些與蕭寒有過交集的學員,甚至還知道他曾經非常仰慕沐小蝶,心甘情願的給沐小蝶做牛做馬,而且還因此得罪過不少人。

以前大家之所以不點破,那是礙於沐家的權勢。

而現在,以蕭寒的潛力,楓翎學院必定會大力栽培,元祐郡國王室肯定也會拋出橄欖枝。

相對而言,沐家的那點權勢就顯得不值一提。

不少人都感嘆,沐家明明握有一手天牌,但卻打得稀爛。

之前沐家處處針對蕭寒,想將他置於死地,現在蕭寒不但不可能重新回到沐家,能夠不針對沐家,沐家就要謝天謝地了。

……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