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八條鐵索正是縛神索,當初用於鉤鎖鎮天棺,鎮壓荒古大巫刑天之物,有無上威力。

2020 年 11 月 10 日

就在白君麟驚怒交迸,身形剛退出還沒有三步遠的時刻,縛神索上面烙印的苻文形成一道道浩瀚莫測的神力,像是八道冥河倒傾,呼啦啦一聲響,將白君麟死死纏住,縛在了空中。

白君麟被八道縛神索勒的連胸腔都癟了下去,口中鮮血狂噴而出。

他伸出那條龍臂「轟轟」狂震,瞬間又變粗變大了數倍,單掌抓向縛神索,要生生將它拽斷!

「轟」

鎮龍杵已不知是什麼神器,與白君麟這條胳膊融合之後,讓他似乎有了開天闢地之力。

「咯嘣、咯嘣」

在一陣亂響中,三條鐵索從卡扣處竟然被白君麟掙的斷裂,鐵索上炫目的苻文光華,,霎時間也跟著黯然失色。

遠處的韓星目瞪口呆……

他沒有想到,白君麟的龍臂這麼生猛,連縛神索都能掙斷!

腹黑少爺吻上我 縛神索斷了三條,還有五條!

白君麟依舊逃脫不了!

「你憑著幾條爛鐵索就想留下我,有鎮龍杵化成的這條鐵臂在,即便是上古大帝出現,也未必能夠辦到,給我破!」白君麟冷哼,將手中之力催動到了極致。

天崩地裂,撼天動地,他要頓斷全部鐵索!

韓星眼中放出兩道寒光,喝道:「別費勁了,你走不了,當年你在戰神韓海雲手中成為漏網之魚,今日你在劫難逃!」

「白龍海,動手!」韓星大呼。

光華一閃,青銅天棺解開了裡面的封印。

驀地,從青銅鎮天棺漆黑如墨、煞氣翻湧的深處,凌厲無匹爆出了一道通天徹地的光箭!

這道光箭太耀眼了,箭簇發出尖銳的呼嘯聲,如同太陽爆裂了一般,射出千萬道神霞,讓整個蒼穹震顫!

這是連天地都難以承受的一箭!

「轟」的一聲,光箭射在了白君麟左胸前,洞開了一個透明的血窟窿,箭簇帶著肝臟的碎片投向了遠方。

「啊!……」白君麟發出了一聲極為凄厲的慘叫。

一箭未落,從鎮天棺中轟的又一聲箭響,一道更強勁的光箭,帶著毀滅性氣息沖了出來……

噗……

白君麟的右胸轟然爆開,疼的他幾乎將五官都扭曲到了一起,被光箭洞穿碗口大的血洞裡面,露出了尚在跳動的心臟。

「啊……」他忍不住嘶吼。

現在,白君麟左右胸全部炸開,只剩下一根粗大的血管吊著他那顆碗口大的心臟,一邊跳動,一邊往下滴血……

很顯然,射箭之人劍術高超,沒有將他一箭斃命!

這是要活活的折磨死他!

白君麟的眼神中流露出暴怒、恐懼、迷茫……

此人於自己有多大仇恨?

從這兩箭上他感到了這是驚天的報復!

只是在一剎那間,他突然醒悟,流露出怨毒的眼神:「這是射鵰斬龍弓射出的光箭!白龍海,你這個小雜種還沒有死?既然你都知道了,就給我個痛快!」

他嘴上要痛快,心中確實不甘心,那條龍臂霍然抬起,掌指化成的五條巨龍,龍口大張,凶怖至極,向青銅天棺深處抓去!

韓星一眼瞥見,白君麟的這條鎮龍杵化成的鋼鐵龍臂雖光芒閃耀,但在肩胛骨與手臂血肉交融的關節之處,卻並無神秘的力量運轉,與正常的戰神煉體修士無異!

這是白君麟的破綻! 韓星的神色露出無法置信……

顯然鎮龍杵的力量,能讓「天道」的壓制徹底削弱,所以白君麟才這麼強!

但,這種威能只限於這條鎮龍杵化成的手臂!

「你奶奶的,要說卸條狗腿,割個豬肘子,老子最是拿手!這條龍臂是我的了,但你的命卻是白龍海的!」韓星此刻再沒有絲毫遲疑,直接出手。

妖女亂國 他手中的屠天神戟落下,化成一道赤芒匹練,猛力向下洞穿而去。

白君麟駭然發現,屠天神戟的戟尖鋒利無比,直奔自己而來,可自己的身軀被五條縛神索所困,無法閃躲。

噗的一聲,先是無形刃氣進入了他的軀體,接著鋒利的戟尖,順著白君麟肩部的骨縫中插了進去。

鋒刃沿著他的骨關節,像庖丁解牛般的游刃了起來。

「砰」

白君麟右臂被割落了下來,韓星隔空探手,將斷臂拘拿到了手中。

「白龍海,白君麟的金剛不壞之臂,已經被我切了下來,你有仇報仇、有怨報怨,只是別讓這個人渣死的太痛快!」韓星冰冷而無情的話語,響徹高空上方。

韓星任憑白龍海怎樣處置白君麟都行……

自己卻要抓緊時間,先把降龍杵煉化了!

他怕綠金蒼龍肆虐,好用降龍杵去降服它!

「咄!」在韓星的低喝聲中,白君麟這條被切割下來的胳臂炸開,血肉橫飛,只剩下流光溢露的臂骨,被韓星抓在手中。

韓星雙手划動,以法力抹除白君麟溶合在骨頭上的血氣,打上自己的神識烙印。

但就在這時候,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這條臂骨本應變回了鎮龍杵,誰知此刻竟然變出了一條拙樸無華的烏黑大棍。

韓星大吃一驚,喃喃道:「怎麼會化成一根棒子?」

他仔細觀察,只見在距離棍兩端一尺處,各有兩個銹跡斑斑、似金非銅金的匝箍突起。

大棍表體的中央露出了不少玄妙的花紋,只是常年插在岩石之中,上面的圖案已經被岩漿淤泥覆蓋滿了,倒是在匝箍的下方,隱隱約約露出「如意」兩個字,剩下的字根本看不清。

我下邊有人 「如意……如意……怪不得此寶可以隨意變化形態,只是不知是這是哪位聖人留下的聖兵?可惜年代太久,除了一般的兵器很難打碎它外,聖兵之威已經消失……」韓星手摸著「如意」兩個字,很遺憾的自語道。

突然,從韓星摸索的棒體上,衝起一股慘烈的氣息,直接衝進了他的神識之中。

霎時間,韓星的腦海開始翻騰起來……浮現出戰火連天,到處都是喊殺聲的景象。

他清楚地看到,一根黑金色的大棍,粗大如山嶽,貫穿天域蒼穹,淹沒了天上地下,引發了整片仙域的崩塌和大地的淪陷。

饒是韓星的神識十分強大,在這驚天動地聲勢中,也承受不了,急忙從幻覺中醒來。

「這……」

韓星神色凝重,深深被震撼了……縱然過去無盡歲月,這根看似殘破的黑金色大棍還是這麼的可怕。

大棍如此,可想而知,它的主人必定是一位橫掃九天十地,難逢敵手的人物!

韓星試著用自己打上的神識烙印與大棍溝通,這才發覺,此棍與別的法寶不同……

自己的神識雖然烙印在其中,也只能讓大棍不反噬自己,要想催動它為已所用,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這太恐怖了,這是一件古聖的專屬武器!只能說明這位古聖還活著……」韓星十分駭然:「只怕自己打上的精神烙印,人家一口氣便會給抹了去……根本就是不屑一顧!」

韓星想看看黑金色大棍里是否還留下了什麼……

只是此棍上下由金箍匝封,很難打開。

他費了很大事,開啟了天覲神眼,神識才滲透了進去。

韓星仔細觀察大棍裡面,只見裡面青氣繚繞,散發出陣陣混沌氣息,竟然自成一方空間。

這根大棍也不知鎮壓過多少龍族和無數仙人與神魔,裡面封印的魂魄,發出了巨大的怒吼,不時從中傳遞出來。

在大棍空間的極深處,另有一道極強的元神精神潛伏在其中。

所有的仙人與神魔的魂魄都不敢靠近這道元神,就連那些龍魂,也只是在上方發出狂怒而低沉的嗚鳴,繞道而飛。

韓星心驚,是什麼東西的元神,具有這樣的至強神威?

他張開天覲神眼,透過汪洋般的滔天煞氣向裡面透視,只見在漆黑之中,竟有一塊風化石,一動不動的立在那裡。

那道極強至極的元神,正是從這石頭裡面發出的。

這塊風化石,它的石皮已經開始龜裂,萵倭在那裡不足五尺,活脫脫就像一尊億萬年來被大自然鬼斧神工,雕刻而成的石猿。

就這樣一塊不起眼的猿形石頭,卻像一座磅礴的大山立在那裡,裡面有光亮一閃一閃,無盡的威壓從中噴涌而出。

聚集在猿形石頭的周圍,有一座座灰白色的山丘,顯然鎮龍杵插在蒼龍大脈上,吸收進來了數以億計的靈石,這些靈石被吸幹了靈氣,變成廢石,堆集成山。

一座座大山一樣的靈髓,凝聚成了這一塊五尺猴石。

「咔嚓」

突然,從石像上龜裂出一道縫隙,射出二道霞光萬道的璀璨金光,垂落在了韓星身上。

這是二道目光,彷彿是從火眼金睛中射出來的,目光如炬,可照亮天地,洞察萬物!

韓星只覺得在這一瞬間,被二道能探查天地的目光將全身透視,全身上下彷彿己無半點秘密可言。

驀然間,韓星體內的《道經》衝起金光,向這二道目光緩緩壓去。

二道目光閃退,這片空間又重新陷入了黑暗。

韓星暗叫一聲僥倖,在敵我不分的情況下,若非丹田中有《道經》鎮守,只怕連三十三天寶塔裡面諸般仙器都會暴露。

一聲神靈般的嘆息,從黑暗深處傳入韓星的神識之中:「這個世畀已經倒塌,你卻要把它從新壘起來,也罷,這根九轉如意金箍棒為大逆之道的產物,是我本心,天上地上,都有名聲,與我心猿一體二面,它既出世,便是應劫……我也該出去活動活動筋骨,助你將這『天道』掀翻了也罷!」

驀地,韓星蹬蹬向後快速倒退,他只感覺一股不亞於天帝級的氣機,撲天蓋地而來……

這是屬於那塊猴石特殊才有的……仙念!

這一刻,韓星被駭的幾乎窒息,差點喘不過氣來……

他口中喃喃道:「九轉如意金箍棒……如意棒……用於鎮龍,為鎮龍杵,若定海,則為定海神珍,難道是這件神兵……!

大荒寶鑒錄中記載,封神大戰中,有以袁為姓的太古妖族大聖參與,掌中一條九轉如意金箍棒,所向披靡,強橫無比,幾乎沒有人可以對抗,連清源妙道真君也斗他不過。

最後還是請創始元靈座下的鴻蒙聖人出手,用斬仙飛刀才將其鎮壓。

那聖猿一絲真靈不滅,被九轉如意棒裹起,滾滾投入到了下界。

億萬年來,多少上古修士按大荒寶鑒錄索驥,冀望得到九轉如意棒這件仙兵。

又有誰能想像到,這九轉如意棒竟化為鎮龍杵插在了蒼龍大脈上!

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九轉如意棒吸收大脈靈髓精華,包裹那一絲不滅的執念,在無盡歲月後,竟誕生出了一個天地齊壽的靈石猿猴來……

太古聖猿!

靈石猿猴眸光熾烈,金光一閃:「好好好……你的丹田自成一方世界,乃紫微星石所化,怪不得你能掌天經地緯,原來竟是天帝轉世!就連當初與我一起化道,歸於天地間的那些熟悉的故人氣息,也在裡面……看來,選擇你並沒辱沒於我……九轉如意金箍棒你先掌控,降服蒼龍后,我再收回也不遲!」

韓星長出了一口氣……

這是一個不死不滅、大有來頭的聖靈,自己剛才若是有半分惡念,只怕現在已經死無葬身之地!

這根九轉如意金箍棒只要用完了,就還給他,誰愛要誰要,不然與一個無敵的仙靈每天同在,連覺都睡不安穩!

這種壓力實在太大了,讓韓星滅了爭奪九轉如意金箍棒之心。

便在這一刻,仙靈的神念似乎查覺到秦洲天碑中有異,剎那間化於虛無,只剩下一塊瓊脂般的靈石,立在漆黑的空間深處。

韓星也將神念退出,將目光投向了青銅鎮天棺上……

刷!

一道白夜勝雪的身影,洞穿了青銅天棺浩蕩的魔氣,出現在了白君麟的眼中。

白龍海身上閃著濃烈殺機,眼神冷冽,鎖定在己被重傷的白君麟身上。

這一刻,白龍海恨不能生吃了他。

「小畜生,來啊,有種來殺了我,給我個痛快……」白君麟痛罵著,慘叫著,極盡全力抵禦著胸前那兩個血洞和斷臂之痛……

白龍海並沒有靠前,依然站立在遠處。

這是他開弓射箭的最佳距離!

他要將白君麟如同分屍一般,萬箭穿心,方解心頭之恨! 看著從青銅鼎中一步踏出的白龍海,白君麟驚訝的神色像是見鬼一般。

他臉上露出震驚到了極點的表情:「你……真的是你……你不能殺我,殺了我,對你只有壞處沒有好處……只要你肯放過我,我便讓你成為天璇聖地的人上人!」

白龍海從眼中流出了兩行血淚,睚眥欲裂的道:「你這個無恥的王八蛋,你還想靠虛情假意矇混過關,呸!我與你仇深似海,天可憐見,讓你今日落在我的手中,我恨不能啖你肉,飲你血,方解我心頭之恨,我父母的仇,我會一箭一箭的替他們討還……」

白君麟深知「射鵰斬龍弓」這件神弓的威力!

剛才的兩箭已經要了他的半條命,而且還是白龍海故意留手……似乎是想要活活折磨死他。

這要一箭一箭再射下去,那他的身體,四肢,五官……會被箭鏃像鷹喙一樣一塊塊啄撕出去……

這比亂刃分屍、萬箭穿身,還要痛苦千百倍!

一想到這,白君麟不寒而慄,陷入無限恐懼與絕望……

他恐慌的尖叫,拚命的哀求:「饒命……饒了我……我以心魔起誓……依舊立你為天璇聖地的聖子,只要你放過我,這聖主之位,明日我就傳與你!」

白龍海仰頭怒斥:「你以為你那聖主之位很大?能大得過我父母的血海深仇?就算你把整個世界都給我,今日你也必死!」

「你若非要報仇不可,也希望你給我個痛快……」白君麟自知罪孽深重,連最後一絲的鬥志也蕩然無存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