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一第十塊木炭的幫手很強大,那也還能對付對付。

2020 年 11 月 10 日

據十三姨說第十塊木炭有幫手,羅陽也只能相信一半,畢竟還沒遇到過。

前幾次與不同的人交手,羅陽感覺那就是第十塊木炭,不是它的幫手。

「你不去十生宮總部?」第十塊木炭瞪眼道。

「木炭兄,實不相瞞,這場擂台賽我必須參加。要不然,我的聲譽就毀了。日苯武術界以為我以強欺弱,他們要派人來跟我正經打一場,我必須要應戰。」羅陽說道。

事實上也不算是羅陽要故意拖時間,只是巧合而已。

不過血煞子和第十塊木炭好像都等不及了。

「你就說還沒準備好,先去十生宮總部,回來再打擂台賽也還行!」血煞子說道。

「莫邪小姐,你說的輕鬆。我如果不按時去,那些日苯武者就會以為我心虛。等我打了擂台賽,再去十生宮總部,那還是一樣?」羅陽說道。

起先血煞子和第十塊木炭都不同意,禁不住羅陽堅持,只得依了。

說服了血煞子和第十塊木炭,羅陽才打電話給十三姨。

接通了電話,羅陽說道:「十三姨,我今日要回家,明日晚要跟日苯人打擂台賽,還去不了你那。」

十三姨說道:「隨你。」

單聽十三姨那輕鬆的口吻,便知她希望羅陽遲些去十生宮總部。

只有那樣,十生宮才有足夠的時間去做好準備應對第十塊木炭的衝擊。

就在講電話時,忽然聽見電話那頭傳來聲尖叫。

羅陽嚇了一跳,那不是十三姨的聲音,倒像是一道師太的徒弟花兒的話音。

「怎麼了?」羅陽好奇道。

「有人來了!你快來幫我們!」十三姨急促道。

說完,就掛了機。

昨晚沒有問第十塊木炭是否有幫手,畢竟這種問題,問了也不見得它會回答。

此時卻不同了,十三姨和花襲伊等人受到攻擊,羅陽不得不前往支援。

「木炭兄,你答應過我不會傷害我的朋友。我會幫你找九個兄弟,你現在卻叫人去對付我的朋友!」羅陽盯著第十塊木炭。

從第十塊木炭那疑惑的眼神,可以看它也很不解。

羅陽一邊往門口走去,一邊勾手指,說道:「你跟我來!你的人正在攻擊我的朋友!」

第十塊木炭冷道:「不知你在說什麼!你在含血噴人?!」

也不知是不是第十塊木炭的人,只有去到那兒才能清楚。

花心總裁冷血妻 從羅陽下榻的酒店前往十三姨等人藏身之所,不算遠,但也不近。

走路過去,那可能要十多分鐘。

十多分鐘時間內能發生很多事情。

幸好酒店門口比較多的士,打的去會快些許。

上了車,羅陽和第十塊木炭都坐在後座,方便說道。

盯著第十塊木炭瞅了一會子,見它也滿臉的好奇,羅陽也不知它是裝出來的無辜,抑或那些攻擊十三姨等人的神秘客果真跟它無關。

也只有去到那兒才知道是怎麼回事。

「不是你的人?」羅陽冷道。

第十塊木炭瞪了一眼羅陽,並沒有應聲。

「我就先當你不了解這件事。」羅陽說道。

若是第十塊木炭的人,那沒有它的命令,那些人不會攻擊十三姨等人。

轉眼間,便到了目的地。

那兒是一座小巧精緻的四合院,算是度假村一個延續出來的景點。

周圍比較多綠化,還有不少觀賞樹,不遠處就是海邊,當海風吹來,能聞到咸腥味。

掃視一眼,沒什麼可疑的人在街道上。

再仔細聽一聽,也聽不出任何打鬥的聲響。

就算來到四合院的大門口,裡面也靜悄悄的。

不過大門倒是虛掩著,羅陽推開門走進去,只見不少盆景打爛在地,一片狼藉。

單看不少房間的房門都被打破了,便知這兒發生了激烈的斗戰。

「十三姨,花姐,師太姐姐……」

隨即喚了幾個人的名字,可是沒人應聲。

各個房間查看過了,除了物品雜亂的灑落在地之外,找不到一個人。

從接到電話開始算,來到這兒也才幾分鐘時間而已。

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以花襲伊和十三姨等人的戰鬥力,不可能會一下子就被制服。 劉大鵬聽到這話,猛然一愣。

而就在他愣神的瞬間,就看到一道刀光閃過,他只覺得肩膀一涼,緊接著一股劇痛傳來。

左臂從肩膀拋飛而起,鮮血噴洒而下。

「啊!」

劉大鵬慘叫一聲,向後跌去。

其他人見狀,二話不說,舉刀就朝李沖砍來。

李沖嘴角挑起一抹蔑視的笑容,手起刀落,又是一聲慘叫,一名大漢的胳膊同樣拋飛,鮮血噴洒在了同伴的身上。

連斬兩人手臂,且李沖毫髮無損,劉大鵬等人已經完全傻逼了。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殺我們!」劉大鵬慘白的臉露出一抹瘋狂,但在瘋狂的背後,卻是布滿著恐懼。

看著幾個大老爺們蜷縮在一起,瑟瑟發抖,李沖冷笑道:「我是誰?難道你忘記了?我可是記得我們見過面。」

劉大鵬先是愣了一下,隨後臉色猛然巨變。

「不,不可能!你只是個窮小子,怎麼會……」

沒等他的話說完,李沖淡淡道:「你是想說,我一個剛進社會的窮小子,為什麼殺了人還能如此淡定,而且還這麼厲害對嗎?」

劉大鵬恐懼的點頭。

李沖淡淡道:「沒有人能一眼看到底,兩個月前,我還在為填飽肚子發愁,可兩個月後,我已經擁有普通人幾輩子都賺不到的錢,所以,命運這東西,很玄妙。」

「甚至說,我殺了人,也不會有人追究,因為他們不敢。」

這句話,李沖說的很霸氣。

在當今社會,殺人必然會遭受法律的嚴懲,可對他來說,只要不濫殺無辜,就絲毫不會受到法律制裁,畢竟,他的實力已然凌駕於法律之上。

果不其然,當劉大鵬聽到這些話后,整個人都懵逼了。

他怎麼也沒想到,一個剛剛大學畢業沒多久的窮小子,會變成如今這般殺人狂魔。

李沖提著刀,緩緩走向劉大鵬。

每一步逼近,劉大鵬的臉色就更加蒼白一分,而他身旁的幾名大漢,則手持著棍棒砍刀,瑟瑟發抖,不斷的退後。

「你不能殺我!」劉大鵬突然大喊。

李沖眉頭一挑:「為什麼不能?」

劉大鵬臉色猙獰,道:「你如果殺我,你也會死!你是鬥不過他們的。」

李沖皺起了眉頭,他們?

虎魄刀指向劉大鵬,他聲音冰冷道:「說,你口中的他們是誰?」

劉大鵬仰天長嘯,笑的有些癲狂。

「哈哈哈……他們簡直太恐怖了,你雖然有些本事,但和他們比,你就是個垃圾!」

李沖嘴角上挑,虎魄刀用力一劃。

「噗嗤!」

劉大鵬慘叫一聲,鮮血如注,他的另一條胳膊也飛了起來。

他的慘嚎如同殺豬般慘烈,李沖有些驚訝,對方兩條胳膊都被自己斬下,卻沒有陷入昏迷,不得不說,這傢伙也夠硬氣的。

「哈哈哈,你是殺不死我的,我已經被神賜予了重生!」劉大鵬虛弱嘶吼。

「是嗎?」李沖哼道:「真正的神我都殺過,也沒看他們重生!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說出背後的人是誰,興許看在玫瑰姐的面子上,可以給你一條生路,否則的話……」

說著,李沖釋放出殺氣,瞬間將劉大鵬籠罩。

劉大鵬只覺得周圍空氣都凝結了,恐怖的情緒充滿內心。

「他……他們帶著斗笠和面具,我只是想藉助他們力量,多弄些錢而已。」

聞言,李沖臉色微變。

斗笠?面具?

難道是鬼修派的高手?

心念至此,李沖將余倩倩放了出來,先前他將余倩倩一直關在系統監獄中。

「主人。」 茅山遺孤 余倩倩出現在李沖身前,恭敬道。

李沖點頭:「你可知頭戴斗笠和面具的人是誰?是否是鬼修派的?」

余倩倩道:「沒錯,我成為柳青的鬼奴后,見過鬼修派的長老,他們的裝扮,如主人所說一樣,都戴著斗笠和面具。」

「果然是鬼修派。」

李沖的臉色冰冷許多,對著劉大鵬道:「你們是如何聯繫的?」

劉大鵬苦笑道:「都是他們主動聯繫我,讓我做一些事情,我只知道他們很恐怖,其餘的就不知道了。」

「做什麼事?」

聽到李沖的逼問,劉大鵬頓時猶豫起來,目光下意識的看向一個柜子。

李沖眉頭一皺,他猛然發現,那柜子中似乎有著細微的動靜,給余倩倩使了個眼色,示意她看住劉大鵬等人,而他,則走向柜子。

「吱嘎~」

柜子門被李沖打開,他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柜子中,有著三名一絲不掛的妙齡少女,全身被繩子綁著,非常的虛弱,不光如此,全身上下都是淤青傷痕。

更讓李沖憤怒的是,其中兩人已經氣絕,只有一個十五六歲的女孩子,虛弱的張著眼睛,恐懼的望著他。

至高神王 一時間,李沖的眼睛紅了。

連忙脫下衣服,將少女的身體蓋住,而這時,玫瑰姐也跑了過來,將那少女從柜子中扶了出來。

殺氣,強橫無比的殺氣從李沖的身體迸發而出。

此刻的他,彷彿是一頭兇猛的野獸,目光死死的盯著劉大鵬。

「玫瑰姐,我殺了他你不介意吧。」

玫瑰咬牙道:「我恨不得親手殺了他,怎麼會介意。」

李沖笑著點頭:「好,那最後一下,留給你。」

「四鬼將,出來。」

李沖大吼一聲,三位老師和喬峰出現在身旁。

「主人。」

「天師。」

四鬼將恭敬道。

李沖道:「附他們的身,讓他們自相殘殺,記住,我要讓他們的肉一條一條的割下來,除了他之外,其餘人折磨完就可以死了。」

說著,他指了指劉大鵬。

「是。」四鬼將及余倩倩得令,朝著劉大鵬等人飄去。

劉大鵬和幾個手下已經嚇的屎尿直流。

「不,不要!」

然而,他們只來得及喊出這兩個字,下一刻便失去了意識。

緊接著,一副殘忍的割肉畫面出現了。

只見幾人兩兩而立,彼此手中都拿著棒子和刀,你割我一下,我打你一棒子,沒有慘叫,反而有著森然的大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