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心中感慨萬千。

2020 年 11 月 10 日

想著綱手提醒她的做好防護措施,櫻取出很久以前訂做的鉛盒,鄭重地打開捲軸,將星隕石小心地放進盒子里。

星隕石跟她想象中黑不溜秋的帶有氣孔的隕石不太一樣,它是亮晶晶的方晶體,橙黃色半透明,看著相當漂亮。

「應該是被二次處理過,不是本來的樣子了……用某種忍術將鈾提純了吧?」春野櫻腦海中回憶著關於隕石的知識,一邊自言自語地說道。地球上的隕石大部分情況下主要成分都是硅酸鹽或者鐵鎳合金,富含鈾這類放射性元素的隕石相當罕見,所以要麼是櫻運氣好,要麼是這個世界的天文環境跟前世不太一樣。

她沒有深究這個問題,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在隕石上,隔著一層鉛板,少女似乎能感覺到皮膚上微微的暖意;春野櫻小心地把手伸進去,貼近隕石,手上的查克拉頓時起了反應——

寧靜的查克拉一下子沸騰了,像是燒開的水一樣,變得極為活躍。

「這就是所謂的查克拉活化嗎?」

櫻黛眉輕蹙。

她敏銳地感覺到,這種查克拉太活躍了,甚至說有點躁動了,以她舉世無雙的查克拉控制力,居然都無法使它完全平靜下來!

或者說,即使強行將其表面平靜下來,內里的查克拉仍然在不斷地微小躍動著,隨時準備下一次的沸騰。

少女繼續感應著這股異常的查克拉,沉思著。

「興奮過頭了,有種非要發泄出去的衝動。還有……」

還有,被活化的查克拉不僅僅是變得更活躍而已,它蘊含的「能量」似乎變多了——很彆扭的一種說法,查克拉本身就是一種能量,應該說它吸收、融合了外來的能量,將自身的「質量」提升了。

就如同仙術查克拉是普通查克拉加上自然能量后形成的高階查克拉一樣,吸收了裂變能量之後的查克拉變得高活躍、能量更多,也形成了一種新的高階查克拉。

或許可以叫做星之查克拉?

總之,使用這種查克拉的話,忍術的威力會大幅提升吧?就像仙術一樣。理論上,星之查克拉的力量應該不比仙術查克拉差多少,甚至有所超越!

春野櫻默默地想著。

她的心情很好,似乎看到了未來自己開發出陽神模式的樣子,嘴角忍不住勾起來,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不過,我們的主角小姐很快剋制住了自己:「淡定,淡定,八字還沒一撇呢。」

——陽神模式作為她的最強底牌,理應完全超越此世一切忍術才對!

什麼星之查克拉、仙術查克拉,什麼輻射能量、裂變能量、自然能量,她都看不上眼;聚變的無限能量,才是陽神模式的目標!

更何況,星之查克拉暫時還是只存在於她腦里的名詞。被動地吸收輻射能量,恐怕還談不上星之查克拉這麼高端的名字;星忍們用的那種活化查克拉,威力固然強於普通查克拉,但也有操縱困難、對身體傷害極大的副作用,所以只能稱為不完全版、劣化版或者低等版的星之查克拉……

所以在陽神模式的正式開發之前,需要做的準備工作還很多……

路還遠著呢。

【話說回來,415章的章說里都是大神啊……感覺學到新姿勢了,慚愧慚愧!】 仙術查克拉的名頭很大,不過整個木葉也就自來也一個人懂仙術,據說還不是完美形態的仙術。

綱手當年也有機會跟蛞蝓仙人學習仙術,可惜沒學會,後來死了至親的弟弟和摯愛的戀人,心灰意冷至極,沒興趣學仙術,到現在當了火影,更加沒理由學習仙術了。

三忍的通靈獸都是掌握了仙術的強大通靈獸,然而綱手不想學,大蛇丸不敢或者不能學,到頭來只有最笨拙的自來也掌握了仙術,超越了大蛇丸和綱手,從吊車尾成為三忍中最強者,可見其毅力和意志之強大,簡直是火影世界的龜兔賽跑,令人感動。

學習仙術本身是有風險的,不管是蛙仙術、蛇仙術還是蛞蝓仙術。

自然能量灌體,一個控制不好就會被無窮無盡的自然能量吞噬,然後永久石化變成石頭。跟死了沒有任何區別。

強大的術必然會伴隨著高昂的風險或者巨大的難度,這是火影世界的鐵律。

星之查克拉也不會例外。

裂變的能量與自然能量相比,後者因為生物圈幾十億年的積累可能會更渾厚,但輻射能絕對是更粗暴更兇猛的能量。修鍊仙術時,好歹自然能量本身是無害的,只有吸收過量自然能量才會石化;而裂變能量本身就具有極高的破壞性,還沒主動吸收輻射就開始傷害肉體,星忍村的那個赤星,吸收的能量還不足以讓他突破到影級,就已經要死要活的了!

論危險性,絕對是全忍界一等一的忍術,練一個死一個。

但是威力呢?修成之後絕對比仙人模式強幾個檔次!

要她說,星忍村修鍊什麼孔雀妙法,那都是撿了芝麻丟西瓜的行為!把注意力放在星隕石上,認真學幾年核物理,完成傳說級任務「璀璨的放射」,那不就差不多能摸到五大流氓……呸,是五大忍村的邊了?

而至於陽神模式……

首先這個忍術必須要操縱巨量的能量,單純的肉體是無法承載那麼多查克拉的,會被撐爆,所以必須以陰封印為基礎,將它作為能量的儲存器和緩衝器。

其次,查克拉要怎麼吸收核聚變的能量,這是最需要解決的難題;所以春野櫻必須先學會仙術,了解查克拉是怎麼吸收自然能量升級成仙術查克拉的,然後以此類推,研究讓查克拉吸收比自然能量更兇猛的裂變能量,變成星之查克拉,最後才解決吸收太陽的力量——聚變能量,變成陽神查克拉的問題。

也就是說,先用仙人模式升級到中間的過渡模式——星神模式,最後再升級到陽神模式。

當然,中間還需要解決傳說級難度任務「璀璨的放射」、史詩級任務「太陽的距離」,這種小兒科的事情就不多說了……

很好,這裡面最簡單最基礎的任務,就是修鍊整個木葉都只有自來也修成的仙人模式。

絕色女尊:權傾武林 春野櫻把這些事情理順之後,突然感覺壓力好大。瞧瞧她給自己列出了多麼可怕的任務,普通忍者哪怕是學會仙人模式都足以自豪一輩子了吧!

「哼╭(╯^╰)╮。」

「如果不是這種難度的忍術,我還懶得挑戰呢。」

櫻小姐拍了拍胸口,給自己鼓勁道。

不過說實話,到了她如今這個層次,水遁和冰遁忍術已經是學無可學、練無可練,甚至連開發新忍術的餘地都沒有了。

一般的忍者,哪怕才華橫溢天資過人,想要達到她這種境界,至少也要二十來歲才有可能,十來歲就在某方面登峰造極的,這十幾年來可能也就四代火影和鼬了;而通常這也是普通忍者的實力天花板,再往上已經沒有路了,只能橫向發展,從專精變成通才,完善作戰手段,豐富經驗,磨礪技巧,日復一日,直到年老體衰,氣血遲滯,像三代那樣從巔峰掉下來,摔得慘不忍睹。

春野櫻才不會選擇這樣的道路。

要她整整幾十年看著自己實力停滯不前?不可能的。她有天分,有資源,有才華,還有……腦洞。

總會找到前進的道路的。

於是她選擇了陽神模式。這個忍術看起來難度極大,但是都是可以解決的困難,按部就班地修鍊,似乎也沒想象中困難。

「不過,今天可不是修行的日子啊。」

春野櫻收起星隕石和捲軸。

雖然恨不得今天就開始閉關,窩在修鍊基地幾年不出門,一口氣把陽神模式練成,天下無敵再出來,但是顯然這是不可能的——閉死關不與外界接觸就能修鍊成功那是仙俠小說或者童話故事。 1號鮮妻:宮少,別硬來 何況,既然已經回村了,她那三個可愛或不可愛的學生應該還在訓練場等待接受她的調……訓練呢!

既然在木葉接受了庇護和知識的傳承,那就理所當然地要承擔她的義務。

既然不喜歡二五仔,那麼叛逃這個選項也從來不會出現在她的腦海里。

春野櫻的想法其實很簡單。

……

……

上午的時間交給了師徒間久違的實戰訓練。

雛田的臨時教導卓有成效,三個學生的戰鬥力有明顯的提升。這主要是因為在低級忍者的階段,無論那種類型的忍者,體術都是重要的輸出手段之一。

等到中忍開始,忍術、體術型忍者的分野才會變得明顯。

雛田立竿見影的訓練效果甚至差點動搖了春野櫻的權威地位,不過在怪力術一拳轟爛訓練場后,一切又重回了正軌。

「誰還覺得我的體術水平不行不懂得教你們的?」

粉發少女一邊拍去手上的灰塵,一邊淡淡地說道。

腳下是一個巨大的深坑,與少女纖細白皙的手臂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還有誰?」

最淘氣的木葉丸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娛樂的訓練時間很快過去,中午她還請學生們吃了一頓。

下午,木葉一個氣派的行政大樓里某間會議室中。

春野櫻提前五分鐘到場,五代火影、三代火影、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兩位火影顧問,以及奈良鹿久、日向螢等上忍班長、暗部大隊長也陸續就坐。櫻跟認識的人都點頭小聲打了招呼。

兩點三十分一到,綱手也不管人來齊沒有,直接站了起來:「好了,諸位,時間到了,會議開始吧。開場白我就不說了,大家都知道今天的會議內容是什麼。現在請春野櫻上忍給我們講解一下最近一次任務中發生的戰鬥的具體情況吧!」

「是,五代火影大人!」

春野櫻也站起來,朗聲答道。 奈良鹿久,臉上有兩道傷疤的男人,是木葉上忍班班長,火影高級參謀。實力不算特別突出,但智商高達200以上,擅長謀略和判斷,與他的兒子鹿丸很像……雖然這句話應該反著說才是。

智商高的人物,普通人是很難想象他們平時開動腦筋時在想些什麼的。

春野櫻的智商154,在人群中屬於頂層那千分之三的存在,平時思考同一個問題時佐助和鳴人根本跟不上她的速度,但是她跟鹿丸、鹿久相比起來,又瞬間被秒成渣了。

鹿久習慣性地來早一些,提前了十來分鐘就到場坐下,默默地不動聲色地觀察著進來的每一個人。春野櫻跟他打招呼時,鹿久也淡淡一笑,點頭回應;腦海裡面卻是瞬間浮現了關於她的一切資料。

春野櫻,女,15歲,忍者編號012601。五代火影弟子,擅長水遁、冰遁和醫療忍術,實力已達『影』級,木葉的未來之星。性格較為平和溫柔,但也有粗糙暴力的一面……

雖然同為上忍,但鹿久平時來往的多是上忍圈子裡的人物,跟一直混在暗部圈子的春野櫻沒什麼交際,能在她面前混個臉熟,還是多得他有一個跟自己如出一轍的兒子……

「不過鹿丸那小子好像跟她關係挺不錯的。」

鹿久尋思著。

能夠跟未來的火影一脈的大佬人物打好關係,那當然是好的。但是鹿久還不至於LOW到眼巴巴地跑到櫻旁邊湊近乎。根據春野櫻的性格分析,鹿丸跟她的朋友關係很牢固,作為紐帶已經很足夠了,怎麼說奈良家在火影系裡也算是嫡系家族、御用參謀,地位相當高,並不需要跑去報一個十五歲女孩的大腿。

但他還是有點感概。

瞧瞧人家。再瞧瞧鹿丸。

春野一家算是根正苗紅木葉家族,但是這麼多年來沒出過一個優秀的忍者,是沒什麼底蘊的小家族。這種普普通通的家族在木葉有千千萬,偏偏雞窩裡就飛出個金鳳凰來了。

鹿丸呢?智商這麼高,家族傳承也很不弱,鹿茸秘葯也吃了不少,結果偏偏是個踢一腳走一步的性子,每天最喜歡乾的事情就是摸魚曬太陽。這兩年還好一些,稍微勤奮了那麼一點,但是比起其他人還是太懶散。人家春野櫻早就上忍了,鹿丸還在磨磨蹭蹭不想升特上,嫌麻煩。

奈良鹿久偷偷嘆了一口氣。智商216的男人也降服不了老婆,治不了兒子,這就是命啊。

春野櫻進來不久之後,各位大佬級人物也相繼到來。

鹿久把感慨的心思收回來,目光敏銳地察覺到會場氣氛的微妙。

「奇怪。」他微微眯起眼睛,「一個普通的任務報告會而已,雖然是涉及到曉的重要情報,但也不是這樣的……」

他的眼神不動聲色地從火影顧問和火影們臉上掠過。大佬們都板著臉沒有表情,只有極難控制的微表情在微妙地暗示著什麼。

這次會議……似乎是有丶東西的。

鹿久一邊分心聽著春野櫻的任務報告,一邊在腦海里浮現出無數猜測。

這次春野櫻的任務報告也很有意思。以鹿久的智商和經驗,很快就聽出了少女的話語中掩飾之處。

「有貓膩。」鹿久並不知道鼬的間諜身份,不過他能敏銳地感覺出春野櫻跟鼬戰鬥這一段有問題,再聯想到宇智波滅族之夜,以及鼬曾經的性格,「可能性之一是鼬與木葉還有聯繫,難道他只是偽裝成叛忍?那麼……當年的宇智波事件……算了,沒有證據的東西不要瞎想。」

奈良鹿久不知道,自己憑著一些蛛絲馬跡進行的猜測已經相當接近真相了。

鹿久的同僚們顯然沒他那麼敏感,聽出了不和諧的地方;他們把注意力放到曉的實力分析上,有序討論著如何應對鼬的幻術,以及那些詭異而數量龐大的半植物半人要怎麼偵察和應對。

會議進程一切如常。

「白眼是偵察力最強的瞳術……它可以瞬間看清其他人的查克拉是否出現混亂,從而第一時間喚醒中了幻術的同伴,在對抗寫輪眼的幻術時頗有奇效。同時也能高效地搜尋地底,找出那些隱藏在地下的老鼠們……」日向螢款款道來,「綱手大人,我有個想法——」

「我明白你的意思。」綱手擺擺手打斷了日向螢的話語。

日向螢想把更多的分家拉出宗家這個坑,進入火影直屬的暗部,讓日向家鞭長莫及,綱手當然明白她的心思。但當下並不是討論這個問題的好時機。

「此事我會再跟日向日足談的。那麼,各位還要什麼要說的嗎?如果沒有——」

「——五代火影大人,」轉寢小春突然舉手說道,「老身有一個問題。」

「戲肉,果然來了。」奈良鹿久暗想。他耷拉著眼皮望著身前空無一物的會議桌,正襟危坐,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了最低。

綱手望向舉手發言的老人,臉上的微笑似乎變得更燦爛:「您說。」

「老身這裡有一份屍檢報告……」老婦人緩緩掏出一份文件,放到桌子上,「死亡時間是三天前,死亡地點是在瀧之國,距離當時的戰場不遠的地方,死亡人物是……」

「——木葉忍者。八名。因戰鬥死亡。」

先婚後愛:霸道總裁別太壞 水戶門炎一邊摘下眼睛揉了揉,一邊接過了轉寢小春的話語。

會議場上微微嘩然。

轉寢小春用力敲了敲桌子,示意安靜,接著望向春野櫻:「我們並不是在懷疑什麼,我相信每一位木葉忍者的忠誠與信念……只不過,因為他們戰死的時間和地點正好與春野櫻上忍的任務重合,我想請問一下,春野櫻上忍……」

「他們的死亡與你當時的任務是否有關聯?殺死他們的兇手是曉的人嗎?」

綱手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

如果僅僅是詰問春野櫻與團藏的衝突,他們是不會這樣提問。這很明顯是故意設套的提問……

而兩位顧問會這樣說,也就表面他們掌握了某些證據……是了,既然有屍檢報告,那麼就表明他們掌握了屍體,也就是說……為了抗衡權勢越來越大的綱手,他們選擇了與團藏合流!

「本來以為你們只是喜歡搞平衡而已,沒想到會愚蠢到這種程度。早就看你們不順眼了……」綱手心中冷冷地說著。

這時眾人把目光投向綱手身邊的粉發少女身上,後者剛才還不苟言笑的,這時反而笑了起來。

毫無感情的笑容。

春野櫻也反應了過來。

呵,政客。

居然和下三濫的團藏搞到一起了,不愧是比婊子還沒節操的政客。

三代大人,兩位火影顧問這可不是在詰問,而是想耍花樣啊!

春野櫻望著轉寢小春,眼神中沒有絲毫的面對木葉高層的恭敬之意,嘴角緩緩勾起。

「轉寢小春大人,」她眯起眼睛,臉上的假笑甜美得發膩,眸子里的精光卻暗藏在眼皮底下,「這個問題,在下可以回答。」

這會兒,連最遲鈍的人,都感覺出氣氛的不對勁了。

「完了,果然是神仙打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