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首長對軍方的系統比較熟悉,我們破譯軍方的?」

2020 年 11 月 10 日

靳首長:「……」

傅芊芊:「……」

傅芊芊暗暗的扶了一下額,真想拿根針把裴燁的嘴巴給縫上。

匠心 在回來的路上,裴燁並沒有告訴她,他會知曉他們的任務地點,是從軍方系統處黑來的,如果她知道的話,絕對不會讓他們兩個的這種話題進行下去,感覺,倆人隨時能打起來。

她真是後悔,自己剛剛提到裴燁也到了任務地點,並且擒獲了拐賣犯的事。

失策。

傅芊芊適時的轉移話題:「靳首長,這次我們任務已經結束了,現在犯人怎麼辦?」

靳首長被轉移了視線,立馬回道:「犯人被押過來之後,直接送去監獄,等待審判。」

「好!」傅芊芊站起身:「靳首長,那沒什麼事,我們就先走了!」

還是趕緊把倆人分開,才能絕對的隔絕倆人之間的戰火。

靳首長:「不急!」

裴燁:「是呀,不急!」

傅芊芊:「……」

他們不急,她急呀。

她有預感,如果他們再繼續待下去,靳首長和裴燁兩個人可能會爭執到明天早上,必須要想點辦法,讓他們兩個人分開才行。

任務的事情,剛剛已經說過了,再用同樣的方法,恐怕是轉移不了話題的了。

想了一下,她的手摸上了自己的肚子。

「裴燁,我的肚子不大舒服。」傅芊芊淡定的對裴燁說。

裴燁:「……」

真的身體不舒服的時候,她的表情能別這麼淡定嗎?太假了!想要故意引開他的動機,也太明顯了點。

裴燁剛想說什麼,傅芊芊皺眉瞪著他,下巴朝外面努了努示意,讓他陪同自己離開。

甚至,那示意的眼神里,還透著一股警告。

倆人以眼神交流。

傅芊芊:我們走!

裴燁:靳首長不讓我走。

傅芊芊:我給你台階下了,走不走?

裴燁敗下陣來,扶著傅芊芊的手臂向靳首長告辭:「靳首長,芊芊肚子不舒服,我先帶芊芊離開,我們改天再敘。」

靳首長哼哼著:「好啊,我們改天再敘。」 傅芊芊現在的身份是黑鷹突擊隊隊長,在她現在的軍銜,只要黑鷹突擊隊里沒什麼事,也沒什麼緊急任務,她完全不用留在軍區里,可以直接回家。

所以,從靳首長那裡離開之後,裴燁直接帶著傅芊芊出了軍區大門,早有裴家的車子在門口等著。

傅芊芊是打算自己開車的,不過,裴燁以她現在有身孕不能開車為由,拒絕了她,讓她必須要自己坐車。

銷魂情人 本就是新手媽媽,沒什麼經驗,裴燁說她不能開車,那就不開吧,這也是為了下一代。

回程中,裴燁的心情方才緩和了些,並給家裡打了個電話,告訴家裡,傅芊芊已經平安接到,在回家的途中了。

所以,當裴燁的車子載著傅芊芊到了裴園之後,面對的場景就是,裴老夫人、裴原和寧可茹三個人都衣著整齊的站在別墅外面等著。

傅芊芊懷孕了,整個裴家上下都非常歡喜,家裡的傭人早早的就將家裡所有的地面都鋪上了柔軟的地毯,所有有菱角和尖銳的地方,全部包裹上了一層厚厚的防撞物,以免傅芊芊不小心摔倒或是撞到。

當裴燁他們所乘坐的車子進裴園,看到有些陌生的景物,傅芊芊有些詫異。

「這些是……」傅芊芊看著被裹得有些滑稽的樹木。

裴燁輕咳了一聲:「淡定,你慢慢就習慣了。」

等在別墅建築門口的三人,一看到裴燁和傅芊芊乘坐的車子到了,三人都非常激動的圍到了車邊。

現在是晚上,從車子外面並看不到車子內的人,也看不到傅芊芊坐在哪邊。

左側的後車門打開了,首先從上面走下來的人是裴燁。

大家看到裴燁下來了,一個個露出失望的神情,下一秒,三個人齊齊的朝車門的另一邊跑去。

我愛過一場,你還要怎樣 難得裴老夫人這麼大年紀了,兩條腿跑的比裴原和寧可茹兩個人還要快,到了車子另一邊,裴老夫人一把將車子打開。

「芊芊,快下來,小心一些啊。」

一口氣能輕鬆爬上數十層大樓的傅芊芊,愣是被裴老夫人當成易碎品,仔細的保護著她從車上走了下來。

在傅芊芊下來之後,寧可茹扶著傅芊芊的另一條胳膊,輕輕的把傅芊芊從車邊移開,站在寧可茹身後的裴原,伸手把車門關上。

大約是關車門的聲音大了點,寧可茹厲目朝身後一瞪,提高了音量斥責:「都說動作要輕了,你關門的聲音這麼大,是要嚇著芊芊肚子里的孩子嗎?」

裴原趕緊點頭答應:「我下次注意,下次注意,你的聲音也太大了,也能嚇到孩子!」

寧可茹趕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煞有其事的向裴原點了下頭。

傅芊芊:「……」

裴燁:「……」

大約是受傅芊芊情緒的影響,裴燁覺得爸媽和奶奶三個人都太小題大作了。

「爸,媽,奶奶,芊芊她沒有那麼嬌氣,你們不用這麼小心翼翼,醫生都說了,她現在的身體很好,就算爬十層樓,也不會有什麼問題!」裴燁如實說道。

不過,他的話音剛落,立刻遭到了三個長輩的嚴詞批評。

裴老夫人:「怎麼說話呢?什麼叫不嬌氣?現在哪個女孩兒不嬌氣,再說了,芊芊這是頭一胎,嬌氣怎麼了?」

寧可茹:「爬十層樓,呵呵,要爬還是你去爬吧,不能讓我兒媳婦和我未來孫子或孫女爬。」

裴原:「你現在不要說話,有多遠走多遠。」

傅芊芊:「……」

裴燁:「……」

裴燁輕撫額。

他的地位下降,這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了。

「奶奶,爸、媽,我是你們的親孫子,親兒子,你們是不是太區別對待了?」

裴老夫人:「去去去,現在眼裡只有我孫媳婦,還有我的小曾孫。」

寧可茹:「兒子沒了可以再生,可是,這麼好的兒媳婦要是沒了,到哪找去?」

裴原附和:「可茹,你要是想再要一個,我可以全力配合!」

裴燁:「……」

好吧,他現在確定,自己的地位不僅僅是降低這麼簡單了,根本就是沒地位。

他轉頭看向傅芊芊,委屈的輕嘆了口氣:「芊芊啊,現在家裡已經沒有我的位置了,以後你可千萬不能拋棄我。」

傅芊芊被逗樂了。

不得不說,裴家人對她確實好,現在,他們也是她最重要的家人。

晚上了,裴家人對傅芊芊噓寒問暖之後,在裴燁表示傅芊芊剛出完任務回家,需要早些休息后,裴家人才放過了傅芊芊,不等大家又交待什麼,裴燁飛快的帶著傅芊芊上了樓。

他們關心傅芊芊他心裡自然是高興,可是,他們的關心阻止了他和傅芊芊的二人世界啊喂。

傅芊芊留在家裡的時間本來就少,將來孩子出生之後,有人與他一起分擔傅芊芊的關注,他想和傅芊芊過二人世界的機會,那就更少了,現在能把握的機會,他必須要好好把扭。

仙醫帝妃 在任務地忙了半天,傅芊芊也確實累了,到了她和裴燁倆人的房間,傅芊芊直接去了浴室里洗了澡,換了衣服。

剛換完衣服出來,門外一直等著的裴燁,就一把將傅芊芊抓了過去,按在牆上。

隨著倆人的氣息逼近,傅芊芊聽到了裴燁呼吸中的急促,她不禁眉頭輕挑。

「我們又好幾天沒見了,你得好好補償我!」裴燁暗啞著聲音說。

傅芊芊挑眉:「怎麼補償?」

說話時,傅芊芊的眸中亦閃過一絲火焰。

裴燁的理智瞬間瓦解,呼吸更急促了。

芊芊這是在邀請他嗎?

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傅芊芊的撩撥。

他咬牙切齒:「芊芊,這可是你招惹我的。」

說罷,裴燁低頭便想吻住傅芊芊的唇。

可惜的是,他的唇還沒有接觸到傅芊芊的,他們房間的房門被人急促的叩響。

裴燁喉間逸出一聲不悅的低呼,準備不管那陣聲音,唇繼續貼向傅芊芊的。

但門外的人非常有耐性,敲門的頻率一點兒也沒有減少。

末了,裴燁快速的在傅芊芊唇上啄了一下:「芊芊,等我!」

他轉身立刻去開門。 在門外等著的不是別人,正是裴老夫人。

裴老夫人在裴家有著絕對的地位,雖然裴燁此刻內心對裴老夫人的敲門打擾是非常不滿,臉上依然掛著優雅的笑容。

「奶奶,這麼晚了,您不回房去休息,敲我的房門做什麼?」

裴老夫人仔細的打量了一眼裴燁,將裴燁不滿的表情全部看在眼裡,再加上此刻,傅芊芊還輕靠邊牆壁上,她很快就腦補出裴燁和傅芊芊兩個人剛剛在做什麼。

咳咳,年輕人嘛,兩個人又是夫妻,感情又那麼好,久別重逢。

若是平時,她自然不會管什麼,隨他們兩個鬧去,就算第二天早上他們不起來吃早餐,她也絕對不會來他們小倆口的房門口來敲他們的門。

但現在不一樣。

裴老夫人:「阿燁啊,我過來,是有事情要提醒你。」

「奶奶,有什麼事等明天再說吧,我們現在困了,想休息了。」裴燁想趕人。

裴老夫人哼哼著。

既然裴燁不想控制的話,她也豁出去這張老臉了。

「阿燁,今天晚上,你到我房間去睡!」

裴燁:「……為什麼呀?」

他這媳婦兒剛接回來,才剛剛抱上一下,身上的衣服都沒暖熱呢,就要把傅芊芊給搶走?

「什麼為什麼,哪有為什麼,反正,今天晚上,你到我房間去睡!」

「不是啊,奶奶,我為什麼要到您房間去睡啊?」他明明有自己房間,而且,他媳婦兒也在這裡,夫妻倆,晚上難道不要在一起嗎?這樣才能好好的培養感情,不是嗎?哪有逼著自己孫子和孫媳婦分房睡的?

裴老夫人抬手拍在裴燁的頭頂:「你瞧瞧你自己,如果不是我來了的話,你跟芊芊你們倆打算幹什麼?」

裴燁:「……」

裴老夫人紅著臉說:「要不是我來的巧,恐怕大錯就已經釀成了!」

裴燁:「……」

破壞了他的好事,還說來的巧。

「奶奶啊,我和芊芊總得有點正常的生活吧?」不能因為他們現在更寵愛傅芊芊,不把他放在眼裡,就開始對他歧視啊。

裴老夫人:「你……這麼說吧,芊芊現在懷著孕,在懷孕期間,你們倆不能那啥,醫生說了,特別是關三個月用后三個月,非常關鍵,否則的話容易流產。」

裴燁:「……」

這樣說的話,那就明白了,也就是說……在傅芊芊懷孕期間的話,他需要自控,這對他來說,完全是一個晴天霹靂。

他和傅芊芊倆人本來就聚少離多,能在一起的機會也不多,現在因為他懷孕,他享受福利的機會也一起被剝奪了,可現在傅芊芊懷孕了,還是他的孩子,為了傅芊芊和下一代著想,就算忍,他也必須得忍到傅芊芊生孩子之後。

「好吧,奶奶,我知道了,我不再碰芊芊了就是。」

「那也不行,誰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能忍得住,為了保險起見,你還是到我的房間去,我和芊芊睡在一起。」

裴燁:「……」

這好說歹說的,還是要把他和傅芊芊分開哪。

裴燁舉手發誓:「奶奶,我發誓,我一定不會碰芊芊的,如果我要是碰了,就……」

「去去去,別發什麼誓,沒什麼比你睡在我房間更安全的。」

裴燁:「……」

噩耗,這完全是噩耗,一想到要跟傅芊芊分房睡,裴燁頓時感覺要跟傅芊芊生離死別似的。

在裴燁即將被趕出去的時候,傅芊芊走了過來。

「奶奶,讓他留下吧!」

裴燁驚喜的向傅芊芊看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