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的獸肉,已補充你們所需的能量,這些獸肉必須完全燉熟,來填補你們腹中的飢餓,我說要三個小時沒有開玩笑,現在還有兩個小時。」庄有為平靜的說道。

2020 年 11 月 8 日

「庄大哥、楚叔叔,不知我們什麼時候能出去?現在吃不吃東西都無所謂,我只想快點離開這個鬼地方。」最先吃生肉的二級進化者,忍不住出聲說道。

「不知道!」庄有為冷聲回答,他看出這傢伙與小妹關係不一般,這時候可沒什麼好臉色。

「你們進來這裡,外面那石碑的內容,肯定都看過吧?想要離開這裡,必須要有人取走劉伯溫,所留在這裡的東西。」楚文峰解釋道。

「那我們豈不是要等有緣人出現?我們八人都已挑戰失敗,就不知兩位大哥,能不能成功,若不能的話……」他的話沒說完,但意思很清楚。

「所謂有緣人,不過是劉伯溫定的規則,只要實力足夠強大,就能打破規則!」庄有為出聲說道。

「你們不用著急,現在先將你們的身體狀態調整過來,否則會損傷你們的元氣,稍後再探查尋找離去之策。」楚文峰則耐心很多,說出庄有為的打算。

儘管庄有為不曾明言,那些學生看不出來,但楚文峰很清楚。

「楚叔叔,不知這次有多少人,找到這裡救援我們?難道不能強行破壞這裡,直接救我們出去嗎?」另一個二級進化者開口問道。

「還想等外面的人?強行破壞?」庄有為搖了搖頭,但沒有多說什麼。

「你們私自行動,留在社團管理處的信息,都有明顯的隱瞞,校方根本不知道你們失聯。這次還是庄先生,到學校看望庄小妹,才發現你們失聯的情況。」

「校方沒有尋找的線索,估計現在還一籌莫展,要不是庄先生學識淵博,找到劉伯溫衣冠墓這條線索,我們很難在半天時間內,就成功找到你們。」楚文峰耐心解釋道。

「什麼?學校今天才知道我們失蹤?」那位二級進化者,聞言大吃一驚。

他們被困在墓穴中,即便斷糧后都相互扶持,因為他們始終相信,只要學校得知他們失聯,肯定會出動大批力量尋找。

但現在得知實情,才知道學校根本沒在意,如果不是庄有為去找庄玉婷,學校還不會發現他們失蹤,恐怕到最後困死於墓中,外面都尚未展開救援。

見他這番表現,庄有為略顯失望,儘管這些學生比較優秀,可終究是建立在家庭實力的基礎上,決非自身足夠強大。

當他們感覺到,家庭實力不可靠的時候,難免會驚慌失措。

但庄有為沒多說什麼,畢竟他不知對方身份,更沒有什麼來往聯繫,這次見面只是一次意外。

不過這個時候,楚文峰出聲介紹起來:「這位是陸軍總司令,王老將軍的孫子王建龍,想來王老將軍得知消息后,必定會派出搜救部隊。」

「這位是漢唐集團,除國資外的第一董事,執行副總張振榮的兒子張霖。」楚文峰又指向旁邊那位,庄有為感覺與庄玉婷較為親近,第一個吃生肉的二級進化者。

漢唐集團,乃漢唐帝國實力最強的商業集團,業務橫跨幾十個領域。中樞國資、地方國資,接近十幾家國有資本,聯合占股百分之六十五,張振榮建立的振霖控股,佔據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其餘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由八大集團各佔百分之二點五。

漢唐集團表面的估值,就達到兩萬多億,振霖控股所佔股份,差不多三千多億。

更為關鍵的一點,在於漢唐集團的社會影響力,張振榮作為執行副總,話語權不用多說。

振霖控股不僅有漢唐集團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旗下其餘產業的估值,同樣達到近千億規模,由張振榮的夫人,張霖的母親唐秋雪負責打理。

據傳唐秋雪,同樣出自政/治大族唐家,前任官方五長老,就出自於唐家。

從身份上來說,張霖表面看起來只是商二代,但背景絕不輸於王建龍那個軍三代。

其餘兩位男生,高個子叫吳浩,出自綜合性商業大族,族內總資產近萬億,其父掌握資產超過千億,在漢唐集團占股百分之二點五。

矮一點的叫許文安,漢唐帝國最大民航製造商,天宇重工許家的子弟,天宇重工的董事長,便是許文安的爺爺。

陸軍總司令之孫王建龍,自身達到二級進化。

漢唐集團副總之子張霖,自身達到二級進化。

商業大族許家嫡系,千億級家庭出身的吳浩,自身達到一級進化巔峰。

商業家族、民航製造巨頭,掌舵人的嫡孫許文安,自身達到一級進化巔峰。

清楚四人的身份后,庄有為都不得不承認,這四人確實算人中龍鳳,既有背景又有實力。

相比起四位男生,四位女孩子的身份,同樣不差分毫。

帝國總裝部,曹部長的親孫女曹穎,自身達到一級進化巔峰。

帝都副市長,姜海天的女兒姜欣悅,自身達到一級進化巔峰。

軍武世家,楚家的嫡系子弟楚歌,楚家年輕一輩代表人物,自身達到二級進化。

還有就是東盛集團大BOSS,庄有為的親妹妹庄玉婷,自身達到一級進化巔峰。

在四個女孩子裡面,可能就庄玉婷出身差一些,但就憑庄有為這個大哥,便沒有任何人敢輕視於他。

他們這八人的組合,在帝國軍政大學,那個卧虎藏龍、才俊齊聚的地方,同樣算一股頂尖的小勢力。

得知校方才知曉他們失聯,家中勢力不一定收到消息,他們對庄有為和楚文峰,都充滿感激。

但庄有為不喜客套,趁燉肉這段時間,開始詢問起墓葬的信息。

「你們這次,應該從一開始,就計劃探索這座墓葬,你們從何找到線索,可知這是劉伯溫自己建立的衣冠墓?」庄有為出聲問道。

「我們知道,原本我們成立考古社團,就為探索那些玄異之地。」

「得知劉伯溫的墓葬后,確定各項資料、策劃具體行動,準備近兩個月時間,我們才成功進入墓穴。」王建龍開口回答道。

「實力不足,準備多長時間都沒用,劉伯溫自己建立的衣冠墓,豈是那麼容易探索的?」庄有為搖頭說道。

「還有墓穴入口,離帝都防線近百公里,已深入荒野區域,你們沒遇到高層次進化獸,只能說你們運氣不錯。」

「老哥你小看人,我們在這次行動前,已多次進入荒野區域,斬殺十幾頭進化獸。」庄玉婷有些不滿的說道。 「斬殺十幾頭進化獸,就值得驕傲嗎?」

「說句不謙虛的話,你老哥我斬殺的進化獸,總量已不低於一千頭,且實力都在領先層次。」庄有為無意吹噓什麼,但他要打擊這些年輕人,那種驕傲自大的心思。

「誰能跟你相比!」庄玉婷無語的嘀咕道。

「庄大哥,還有二叔,這次你們進入這裡,可已解決八岐那頭大妖?」楚歌忍不住出聲詢問。

烙情:總裁的替身妻 「沒錯,在六天前,庄先生抵達東海,成功將八岐斬殺!」楚文峰點頭說道。

神之任性 「庄先生的意思,只希望你們明白,如今野外沒那麼安全。你們探險沒人反對,但你們必須要留出退路,更要量力而行。」

「比如這一次探索墓穴,你們在進入流沙坑后,前後進入的人不能聯繫,就該清楚這裡會隔絕信號,進入后完全沒有求救的機會。這種時候,若你們將消息傳出,隔幾天確認你們失聯,家裡肯定會進行搜救。」

「即便你們要保密,但你們能預先設定時間,定時將消息傳給有實力救援的人。」

「不過這一次,我確實要批評你們,劉伯溫的衣冠墓,你們都敢輕易探索,實在有些無知無畏!」楚文峰教育一番后,語氣同樣變得嚴厲起來。

若是愛,請等待 「所幸這一次,有庄先生在帝都,能夠找出劉伯溫墓葬這條線索。」

「在得知消息后,至少楚家動員的力量,毫無搜救的頭緒,你們都能分析一番,就憑你們登記的活動信息,如何確定你們的去向。」

「你們又乘直升機離開帝都,然後將直升機信號關閉,這簡直就是在找死!」

在楚文峰教育得差不多的時候,庄有為又出聲說道:「這次我能抓住劉伯溫衣冠墓這條線索,有很大巧合的因素,還向一位高人請教過,後續又讓楚家請風水大師,確定大致的區域,全程都很僥倖!」

「我很疑惑,你們如何找到劉伯溫的衣冠墓,進入墓穴后還能找准唯一的生路?」說到這裡,庄有為不僅詢問,明顯有求教的意思。

在搜尋過程中,他便懷疑這八位學生的組合,必定有比較專業的人才。

「老哥,意外吧?」

「我可告訴你,欣悅不僅考古知識紮實,對正史、野史都有涉獵,更通曉易經、八卦,擅長山勢地脈的勘察,比那些招搖撞騙的風水師,不知要厲害多少倍!」庄玉婷傲嬌的說道,好像說的是她自己一樣。

這倒讓庄有為比較意外,沒想到四位女孩子裡面,看起來最柔弱的姜欣悅,會有那樣厲害的能力。

不過想一下袁綃,看起來一樣柔弱的女孩子,但實力、能力都不差,庄有為肯定不會有輕視心。

但比起袁綃,僅從庄有為提供的些許信息,就鎖定劉伯溫的衣冠墓,姜欣悅準備很長一段時間,兩人在同樣擅長的方面,很容易分出能力高低。

倒是姜欣悅本人,被庄玉婷誇得臉紅,忍不住說道:「婷婷你不要瞎說,我沒有那麼厲害,只要慢慢查資料,肯定能找到這裡,我只是專業一點,排除無關的東西,節省一些時間而已。」

「欣悅妹子不要謙虛,外面的探查不用說,但在進入墓**,你們不受岔道所誤導,堅持走進這唯一的生路,這一點同樣很難得。」庄有為出聲說道。

儘管在他看來,姜欣悅比起袁綃,肯定還有一些差距,但他毫不懷疑姜欣悅的能力。

「你們進入這主墓空間,必定已多次探查過,不知這裡面有何玄機,現在不妨告訴我們,提前指點一下。」有姜欣悅這個,通曉易經、八卦,擅長地脈勘察的人在,庄有為自當請教一番。

「在庄先生面前,欣悅怎敢說指點?不過欣悅先進來十幾天,先前探查確有一些理解,現在就告訴庄先生!」姜欣悅出聲說道。

「欣悅妹子不用客氣,你們都是我小妹的朋友,都一起叫我大哥吧!」庄有為擺手說道。

「那行,認庄先生這個大BOSS為大哥,往後看誰敢欺負我?」姜欣悅顯出調皮的樣子。

不過她沒有扯太遠,緊跟著說道:「按我所學來看,這主墓室的大陣,乃一個錯位八卦大陣。」

「所謂八卦,乾、震、坎、艮、坤、巽、離、兌。」

「八卦對應八大方位,但又存在先天、後天之分,其中先天八卦:乾南、坤北、離東、坎西、兌東南、震東北、巽西南、艮西北。後天八卦:震東、兌西、離南、坎北、乾西北、坤西南、艮東北、巽東南。」

「我觀這裡的八卦大陣,採用後天八卦的陣位,其中坤在西南位,實際錯位到正西。」

「八卦有八門:休門、生門、傷門、杜門、景門、死門、驚門、開門,對應為:坎休、艮生、坤死、震傷、離景、兌驚、乾開、巽杜。」

「我判斷西南的坤位,錯位到正西,便是因為正西現在處於死門,即我們進來那一條,有進無出,雞肋通道、不藏寶,可確定為死門。」

在外墓穴一路向東,通過石碑那處光門,進入到內墓室之中,由於參照方位出現對調,原本向東轉變成向西。

正西兌位實為驚門,但如今已錯位成西南的坤位死門。

「據我觀察其餘陣位,可確定生門在正東,同樣將原本處於東北艮位的生門,轉移到正東的震位。」

「從生門、死門的位置來看,這個錯位不算複雜,只不過將方位順時針旋轉,錯開那麼一個陣位而已。」

「但這不能說明,八個陣位都按這樣的規律旋轉錯位,我認為肯定不會那麼簡單。」

「至於其它六個陣位,所相對應的六門,欣悅才學不夠,實在無力推算出來。」姜欣悅講解一番后,無奈的搖頭嘆息。

「能夠判斷出生門、死門,欣悅妹子已尤為難得,畢竟這是劉伯溫所設大陣,即便當世那些頂尖風水陣師前來,恐怕都很難看透大陣。」庄有為出聲說道。

儘管姜欣悅所言,基於很多理論推算,實際內容只有生、死兩門,但庄有為深知其中難度,能推出這番結果,便可證明她的能力,堪比這一行的大師。

「如今判斷出生門、死門,其餘六門當為藏寶之位,只要我們依次破解,取出其中所留寶物,封閉的生門自會開啟,我們就能離開這個墓穴。」

墨玉本佳人 「破解其餘六門,尤其在排除死門后,我們不在意使用暴力手段,想來不會太難破除。」庄有為說出他的想法。

「真的嗎?」曹穎忍不住問道,現在就她沒什麼存在感,最想趕快離開墓穴。

在她問出后,其餘小夥伴都提起精神,滿臉期待的看向庄有為。沒有誰想在墓穴里多呆,不是她們恐懼什麼,僅被困十多天這一點,就讓她們渴望『重見天日』。

先前姜欣悅所言,那些什麼位、什麼門,她們都完全聽不太懂,聽到庄有為近乎結論的言語后,頓時都眼前一亮。

「沒那麼簡單!我剛才說過,這裡是一個錯位八卦陣,不排除我們暴力破關,陣位與陣門轉換的可能。」姜欣悅又搖頭說道。

「我先探查一番,再確定能否暴力破除,你們都先休息一陣,將肚子填飽吧!」庄有為出聲說道,然後站起身來,開始探查墓室大陣。

至於姜欣悅,現在吃東西更重要,沒有跟他一起探查。

燉肉那麼長時間,在飢餓中煎熬那麼久,即便現在就能出去,他們都要先吃完獸肉。

庄有為探查大陣,但只會觀察表面的方位布局,他對八卦學說沒什麼研究,僅限於表面的判斷。

按姜欣悅所言,庄有為最先查看,他們進來的那一條狹窄通道。

那裡看起來很安全,什麼東西都沒有,卻是有進無出的死路。

在死門相對的方位,庄有為看到生門,同樣是一條安全的通道,盡頭同樣完全堵死,只有一個門戶圖案存在。

在這個門戶旁邊,有散落一地的子彈殼,可見姜欣悅等人,同樣嘗試過暴力破關。

混雜在子彈殼裡,還有一些金屬彈片,庄有為在觀察后,確定為高爆手雷,爆炸后殘留的碎片。

220式突擊步槍,射齣子彈的穿透力不用懷疑,高爆手雷的爆破威力,庄有為同樣很清楚,但在石壁門戶上,沒有留下任何痕迹。

「暴力破關,水磨的功夫肯定沒用,破壞力必須集中爆發,超出大陣的防禦力。」

「生門、死門都很明顯,如果這不是劉伯溫,故意誤導後來人,那就確實在放水,沒有太過為難的意思!」庄有為暗自思索起來。

儘管他比較外行,但同樣能看出死門與生門,確實比較符合一進一出的布局。

至於兩種假設,故意誤導與放鬆考驗,庄有為更傾向於後者。

畢竟按外面石碑所記載,大陣建成六百六十二年後,外墓穴開啟唯一的生路,這一點已證實無誤。

從而可見劉伯溫,不存在坑害後來人的心思,確實算準六百年後的天下大變,願意將幾件異寶留給後來人。 看完生門、死門后,庄有為又來到其餘六門。

這六門,同樣按八卦方位延伸出去,各佔一條狹長的通道。

生門、死門的通道,都有九十九米長度,但其餘六門的通道,只有三十三米長度,可見這通道並不完整,後面定有玄機隱藏。

不過具體有什麼玄機,庄有為完全看不出來,要待姜欣悅提供專業支援,再讓其餘人集思廣益,才有一點破解的希望。

回到大陣邊緣,八位學生都在大口吃肉,只有楚文峰在旁邊,不時出聲提醒他們,要注意身體的吸收與承受力。

三級進化獸心臟,能量堪比四級獸肉,且密度比較濃縮,乃庄有為儲備的最低層次,純肉食至少都達到五級。

儘管在燉肉的時候,庄有為沒有控制能量逸散,但殘留在肉食中的能量,依舊相當充足。

相比起來,三位二級進化者,還能多承受一些能量,五位一級進化者,根本不敢吃太多。

這種情況,其實不用楚文峰提醒,八位學生心裡都清楚。

但腹中排空的飢餓感,讓他們在不撐爆身體的前提下,都希望更多的吃一些。

不過這個多,同樣多得有限,三位二級進化者,大致吃進一千毫升體積的肉食,五位一級進化者,只吃進五六百毫升體積的肉食。

「老楚,還有一大半鍋肉,我們不要浪費,現在可不確定,要在這裡面待多久呢!」庄有為招呼楚文峰,兩人直接端起燉鍋,用短刀將肉塊挑起,大口大口吃進嘴裡。

「老哥!」見庄有為與楚文峰,兩人吃得那麼歡快,庄玉婷充滿怨氣的喊叫起來。

「這可不怪我們,你們自己吃不下去,我和老楚肯定不能浪費。若是我和老楚先吃,就這一鍋的肉食,還有你們的份兒?」庄有為毫不在意的說道。

「老哥,我看你是故意的!」

「不錯,二叔你們肯定是故意的,我們只能細嚼慢咽吃那麼一點,你們直接大口狼吞虎咽!」在庄玉婷抱怨后,楚歌同樣抗議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