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銘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隨即說道:「記住我的話,回去后把錢給我送過來,否則的話,我會親自去找你。不要以為我在開玩笑,我這個人非常認真。」

2020 年 11 月 6 日

顧銘要錢根本沒有用,他不需要,不代表天神國的普通百姓不需要。

而且,顧銘在那個富豪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煞氣,直覺告訴顧銘,這個富豪絕對不是來投資的,而是另有目的。

但是顧銘並沒有點破,隨即拉著駱玟離開。

「真是個傻子,一百億的診費,想錢想瘋了吧!馬上帶我去檢查身體,如果身體沒有問題,我們立即回國。想要錢,那是不可能的!」

那個富豪放聲大笑,他根本沒有將顧銘的話放在心上。 很快,檢查結果出來了。

看到自己的檢查結果后,富豪大笑,隨即帶著人便離開了。

「他還真走了,會給你錢嗎?」

駱玟看向顧銘。

顧銘微微一笑,「不會,但是我會親自去取。」

轉眼三天過去,顧銘直接來到了那個富豪的家中。

以顧銘的本事,想要找到那個富豪,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蛻變 此刻,那個富豪正在自己的別墅之中,他躺在躺椅上,面前的游泳池之中幾個外國美女在裡面玩耍著,在富豪的身邊,幾個穿著泳衣的美女在伺候著他,有的在喂水果,有的在跳著舞。

他很會享受,眼前的這些女人,一個個身材都非常的出眾,而且這些人有白人有黑人,還有黃種人。

雖然,他的愛好還是非常廣泛的,除了這些美女之外,他的身後還站著兩排保鏢,每個人的腰間都是鼓鼓的,顯然都隨身攜帶著武器。

吃著水果的富豪不由的大笑起來,「哈哈,真是笑死我了,那個天神國的人,竟然讓讓我支付一百億的診費,你們說好不好笑?」

「天呀,老闆,那個人是白痴嗎?竟然連這種話都敢說,真是不想活了。現在他一分錢都拿不到,看他能怎麼樣!」

「沒錯,他要是敢出現在我的面前,我會讓他後悔。敢管我要錢,那就是找死!」

那個富豪大笑。

就在這時,一個保鏢走了過來,「老闆,有人要見你!」

「什麼人?」富豪問道。

「一個天神國的人,就是那個救你命的人!」

富豪一聽,眼中露出一絲意外之色,「沒想到他真的來了,真是有膽量。既然來了,那就請進來吧,我會讓他知道後悔兩個字怎麼寫。」

「讓他進來吧!」

隨後,那個保鏢便走出去,然後帶著顧銘走了進來。

顧銘本想直接出現在富豪面前的,後來想了想,還是決定先看看對方的態度。

然而,剛才富豪的話,他全部都聽見了,心中不由的冷笑。

這個富豪別墅非常大,比天神國的皇宮還要大很多,可見他是多麼的有錢。

顧銘沒想到這個外國人竟然會如此享受,一路走來,見到了很多外國女人,而且都是身材極好的女人。

顧銘跟著一個保鏢,經過一段路后,兩人來到了富豪面前。

富豪躺在太陽椅上,旁邊有兩個美女給他捶背,還有一個女人在給他進行著特殊的服務,腦袋上下活動著,那個富豪很是享受。

顧銘來到富豪面前,然後直接在他附近的另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淡淡的說道:「你應該知道我這裡的目的!」

富豪聽后,微微一笑,「當然知道,你是為了診費來的!不過,你可真有膽量!」

「你是什麼意思?」顧銘淡淡的問道。

「什麼意思?別說一百億,就是一百塊,我也不會給你,你聽懂了嗎?」

那個富豪大笑,絲毫沒把顧銘放在眼裡。

顧銘聞言,搖了搖頭,「你所說的話,讓我很生氣!」

「你生氣又能如何,早知今日,你當初為什麼救我呢? 指染江山:攝政毒王妃 有本事,你讓我變回之前的樣子!」

富豪再次大笑,眼中滿是嘲諷之色。

而在這個時候,呆在附近的保鏢全部走了過來,直接掏出武器,對準了顧銘。

顧銘淡淡的瞥了一眼,輕聲說道:「你這是準備動手嗎?」

「呵呵,動手?你以為這裡是天神國嗎?來人,讓他知道知道厲害。」

隨後,一個保鏢直接朝著顧銘開了一槍。

當然了,富豪並沒有打算一下子打死顧銘,所以這一槍並沒有對準顧銘的要害,而是對準了顧銘的胳膊。

顧銘抬手輕輕一捏,就好像抓蒼蠅一樣,將那顆子彈抓在了手中。

富豪見了,頓時愣住了,而那些保鏢也愣住了。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

說著,剛才的那個保鏢又朝著顧銘連開幾槍。

然而,顧銘卻輕易的將子彈捏在了手中,然後道:「這些東西對我沒有用!」

隨後顧銘手一揮,只見一道白影出現在他的懷裡。

顧銘看著懷中的小白貓,輕聲說道:「小白,滅了他們。」

顧銘話音落下,小白幾乎瞬間出現在了一個保鏢的身側,然後一爪子下去,直接劃破那個保鏢的喉嚨,頓時鮮血噴出。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小白將那些保鏢全部都殺掉,那些個穿著女人們,一個個都是嚇得癱軟在了地上。

這麼多的鮮血和屍體,讓她們甚至失去了逃跑的膽量,只是獃獃的看著這一幕,而躺在那裡,享受著美女按摩的富豪同樣呆住了。

顧銘走到富豪的面前,然後伸手拍了拍富豪的臉蛋,道:「富豪先生,我說過,我生氣了,你怎麼就不聽呢?」

「顧……顧先生,我錯了。」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游戲 富豪磕磕巴巴的說道。

「你錯了嗎?」顧銘淡淡的問道。

「我不該說話不算話,我願意給你一百億。」

「一百億?那只是你的救命錢而已,你害得我白白跑一趟你們的國家,這筆賬怎麼算?」

「我願意付錢。」

「好,那就再加上一千億,一共一千一百億,你能拿出這筆錢嗎?」

「顧先生,這也太多了吧?我沒有那麼多現錢,而且其中大部分都是公司股份,沒法在短時間內變現的。」

「你擁有這麼大的企業,我相信你會給我錢的,實在不行,你可以向銀行借錢,可以向朋友借錢,把我相信你能借到不少錢。」

「不可能!」

富豪直接說道。

如果他真的要這麼搞的話,那他就徹底破產了。

他的全部資產只有一千億,怎麼會全部送給顧銘呢?

「不,很有可能。」

顧銘說著,直接一指點在了富豪的眉心位置,然後道:「動用你一切的手段,用最安全的方式,將所有的資產變成現金轉移給我。」

富豪聽后,獃獃的說道:「明白了。」

顧銘滿意的點了點頭,扭頭看了一眼那些女人,對著小白說道:「將她們全部都處理掉吧!」

憨老闆戀愛記 接下來,小白出手,直接將富豪身邊的那些的美女都給料理掉了,隨後,顧銘則是清理了一下現場。

這裡是富豪的地盤,他手下死了,恐怕很長時間內,都不會有人找到富豪。 所以富豪暫時也不用為這幾條人命的事兒忙碌,可以迅速的進入狀態,開始替顧銘湊錢。

當然,這筆錢湊齊之後,富豪自己會是什麼下場,就不是顧銘所關心的了。

腹黑總裁的失憶嬌妻 隨後兩天的時間,顧銘就呆在了富豪的這個別墅內,享受了一番富豪的生活。

而那個富豪這些天忙碌著給顧銘搞現金並且進行資金的轉移,忙不過來,所以他平時享受的那些東西,只能夠讓顧銘來享受了。

三天之後,富豪拿著一張不記名的銀行卡遞給了顧銘,道:「顧先生,這裡是一千五百億,已經是我能搞到的全部資金了,如今我所有的財產都被當做了抵押。

再有四個小時的時間,我四處貸款的事情就會在圈中公開,八個小時之後,我就要被警方帶走接受審查,最終我將會一無所有,不過這筆資金是絕對乾淨的。」

顧銘接過了那張銀行卡,道:「我離開之後,你會忘記有關我的一切,再見了,富豪先生。」

顧銘說著,直接便離開了富豪的別墅,而他離開之後,富豪也自行將和顧銘有關的記憶抹除掉了。

當然了,雖然忘記了顧銘,他卻隱約記得,自己好像做了什麼很了不得的事情。

這讓富豪很是心慌,但是他卻偏偏想不起來。

兩個小時后,富豪四處貸款的事情已經在圈子裡傳開了。

而後,富豪被警方帶走,協助調查了。

因為被顧銘催眠,富豪失去了關鍵的記憶,所以面對警方的詢問,他的回答也是牛頭不對馬嘴,根本答不上來。

對於警方所說的他四處貸款的事兒,他也直接否認。

當然了,在警方看來,富豪只是在那裡裝傻充愣罷了,富豪是一隻狡猾的老狐狸,他們得好好審訊一番,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訊息。

富豪的事情,顧銘並不關注了,不管他憑藉自己得人脈和能力脫身也好,還是下半輩子都在監獄里度過也罷,顧銘和富豪之間的事情,就此結束了。

顧銘對此並沒有太多的感覺,在那個富豪的記憶中,他看到了很多東西,可以說是血債累累。

顧銘沒有殺了他也算是對他最大的恩惠了。

回到京城后,顧銘直接將那張銀行卡給了駱玟,讓她交給她的父皇。

隨後返回了大康市。

駱玟並沒有跟著回來,因為公司的事情,她要在京城呆一段時間。

「喂,是顧銘嗎?我是刑晴嵐!」

回到大康市的第三天,顧銘接到了刑晴嵐的電話。

「是你呀,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顧銘問道。

「不是我想起給你打電話了,而是我給你打了兩年的電話,你都沒有接過!我在警局等你,你來一趟!」

刑晴嵐對著電話怒吼著。

顧銘一怔,隨即搖了搖頭,「行,一會過去!」

掛掉電話后,顧銘苦笑,兩年前答應給刑晴嵐治病的,然而只治了一半,他就離開了。

他沒想到刑晴嵐竟然這麼堅持,竟然給他找了兩年的電話。

換了身衣服后,顧銘開著車去了刑晴嵐的單位。

來到單位后,刑晴嵐依然在忙著,顧銘又等了一個多小時后,刑晴嵐終於結束了工作。

隨後,刑晴嵐便和顧銘一起離開了警局,來到了附近的一家餐廳!

「我想請你幫個忙,我們遇到了一件非常奇怪的案子!」

等待餐廳上菜的時間,刑晴嵐突然說道。

顧銘一聽,有些好奇的問道:「奇怪?怎麼個奇怪法?」

隨即,刑晴嵐給顧銘講起了這件案子。

就在半個月前,有個男人意外的出了車禍。

這個男人叫田松,四十歲,是一名高中老師,妻子和他是同事,有個十歲的孩子。

田松死後,他的家人給他舉辦了葬禮。

天神國沒有火葬,只有土葬,所以田松直接下葬,他的所有物品全部都一起埋在了地下,包括他的手機。

然而,就在田松下葬后的第一天,田松的妻子跑來報案,說田松在某個軟體上的步數竟然發生了變化,竟然走了幾千步。

要知道田松已經死了,他的手機也隨他一起埋在了地下,人都死了,怎麼可能還走幾千步呢,難道是詐屍了?

當然了,田松妻子報警之後,警方也做出了判斷,一定是有人盜竊了田松的手機。

可是問題又來了,田松的手機可是埋到了地下,而且還不是什麼好手機,最多值個幾百塊錢,就算是扔到大街上,都沒有人願意去撿。

但是人家既然已經報了警,他們就要查明真相。

然而,當警員和田松妻子來到墳地后,頓時發現,田松的墳,竟然被人給刨了。

不僅是田松的手機不見了,就連屍體也不見。

田松的妻子當場就昏了過去。

手機丟了是小事,可是現在竟然連屍體也沒了,在場的警員立即將這件事上報,這種事情可是非常嚴重的。

顧銘聽到這裡,不由的問道:「難道你們沒有通過手機定位嗎?只有找到這個偷手機的人,就應該知道大概的事情吧!」

「你說的對,但是事情遠遠沒有這麼簡單。通過技術人員的現場調查,發現了一件不可思議的情況!」

「什麼情況?」

「田松的墳,是從內向外挖開的。」

「你的意思是說田松死而復生,自己從棺材里爬出來的?或者說他是詐屍?」顧銘有些意外的看著刑晴嵐。

對於這種事情,顧銘還是相信的。

「我們也不相信,但是通過技術查看,確實如此,除了這一點能夠說的通之外,根本沒有別的理由!」

刑晴嵐點了點頭,非常鄭重的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現在田松的屍體並沒有找到,就連手機定位也沒有用,而且這麼長時間過去,他的手機可能早就已經沒有電了。」顧銘說道。

聽了顧銘的話,刑晴嵐點了點頭,「你說的沒有錯,正是如此。但是我們不相信田松是詐屍,因為他當時確實已經死了,就連身體都是重新縫合在一起的!」

「所以還是詐屍的可能性最大了!」顧銘問道。

刑晴嵐點了點頭,「是的!」 「如果真的是詐屍的話,那麼田松的家人就有危險了,我們馬上去田松家!」

顧銘臉色一變,急忙說道。

「好,我們立刻過去!」

刑晴嵐急忙說道。

她是一個非常負責任的警察,這次叫顧銘出來,本想問問顧銘這兩年都去了哪裡。

當然,她已經知道顧銘是駱玟的老公,是天神國的駙馬,但是她就是有些不甘。

一是因為顧銘當年的不辭而別,二是因為她的病。

本來想要出言訓斥顧銘的,可卻又不知道從哪裡開口,最後只能把這個案子講了出來。

她知道顧銘是不是一般人,更加知道方家的事情,所以,她還是希望顧銘能夠幫她。

刑晴嵐沒想到,當她把事情說完之後,顧銘的反應竟然如此之大。

隨後,兩人站了起來,接著刑晴嵐對著餐廳老闆說道:「老闆,我有事情要走,你將飯菜打包,我晚一些時間來取!」

「刑隊放心吧,菜還沒做呢,你先去忙,等你忙完了,想吃再過來,我們再給做!」

餐廳老闆認識刑晴嵐,自然也知道她的工作性質,所以並沒有在意這些事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