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劉大爺你有什麼妙招麼?”宋陽好笑的說道,劉清揚這個傢伙性格跟猴子一樣,估計是耐不住了。

2020 年 11 月 6 日

“我喜歡你的幽默,不過更喜歡你的稱呼,劉大爺,嘖嘖……不錯不錯!”劉清揚臭屁的說道,結果被宋陽一腳踹翻在地,齜牙咧嘴的武者屁股。

咔嚓~~

忽然之間,一道輕微的破裂聲傳來,兩人錯愕的看着上方,一道拇指粗細的裂縫不知道何時出現,越來越大,最終佈滿了整個宮闕,猶如蜘蛛網一般!

轟~~

朝天闕爆碎開來,一道身影緩緩走出,一身道袍,仙風道骨,仿若融入了天地之間,渾然天成,正是天師!

“天師……”

兩人目光一凝,心中一震,天師不愧是宗師級別強者,深不可測,力壓雪陽宗和蒼臨宗的存在,輕易的便是破開了這個牢籠。

“你們不用說了,剛纔的一切我都看到了,仙道傳人出現,真武大世必然會再次降臨,就算將他攔住也不可能阻止一切的發生,命中早有定數,我們唯有等待。”

天師仙風道骨,目光平淡,開口說道,一揮衣袖從原地消失不見了,見狀二人便是點頭,跟隨着天師一起離去……

(本章完) “宋陽,跟我來,有事情要交代你。”

天師淡淡的留下一句話便是來到了後院的亭子裏面,微風吹過湖面帶起淡淡的漣漪,時不時幾隻色彩斑斕的魚兒探出頭來,池中蓮花開放,散發出一股幽香。

天師負手而立,仙風道骨,對什麼都十分的平靜,差距到宋陽的到來伸出手,指着亭子中的座位說道:“坐吧,你我不必拘謹,畢竟你我不是長輩關係,師兄弟之間不必太過拘束。”

聞言,宋陽點點頭,與天師坐了下來,雖然對方是宗師級別的強者,實力極端可怕,可以力壓雪陽宗和蒼臨宗,結界之中都無人敢小瞧他,但是並沒有太多的架子,十分的隨和。

“宋陽,我今天就打開天窗說亮話了,你對仙道和武道瞭解多少,或者說……一點都不瞭解麼?”

天師開口,聲音帶着一股磁性,很是隨和,身上沒有絲毫宗師的威壓,目光平淡的看着宋陽。

“當時龍青與我所說,仙道乃是以氣爲主,修煉仙法,而武道則是以氣淬鍊身體,達到金剛不壞的境界,兩者殊途同歸,最終都將觸摸到至高的領域。”

緋色豪門,老婆乖乖回家 宋陽回答道,他對這些並不算很是瞭解,甚至所謂的先天境界都是一無所知。

“不錯,但也只是大概,仙道我並不是很瞭解,但是武道……或許我有資格說一說,如今我已經邁入了先天中級,也算是達到了巔峯,這結界之中那些老怪物不出世,我足以橫推,就算老怪物出世我也絲毫不懼!”

“真武者之所以強勢,因爲氣海的緣故,達到先天境界可以御空而行,與其他的武者不同!”

說完,天師身形緩緩離開座位,懸浮在虛空之中,讓宋陽一驚,這是其他武者根本做不到的,哪怕是元尊也不可能做到,但是天師卻真真實實的懸浮起來,御空而行!

再次回到座位,天師淡淡一笑:“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這點你以後就是知道,既然你進去過界中界,應當知道這世間有一羣博弈者,那些人手段通天,與雪神一個境界,或許……他們就是仙!”

天師說完,宋陽心中頓時駭然,那便是仙,也就是說蒼山結界本就是仙人開立的,所以纔會更加龐大,底蘊深厚。

“但是如今已經無法成爲仙人了,或許與上一個真武大世有關,實力達到宗師境界便會發現有一股力量在壓制着自己,真武者更是如此,所以現在的宗師想要觸摸到真武者的門檻都是奢望!”

上一個真武大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讓地球產生了一絲奇怪的壓制,似乎在壓制真武者的出現,同樣的仙道也受到了壓制,無法突破。

否則以元尊等人的天賦,自然發現了自己在修煉的道路上走入了歧途,可以重新摸索出正確的修煉道路。

“那既然如此爲何不將真武者的修煉方法通知所有結界之中的宗師強者,如是大家都成爲真武者,或許可以合力破開這個壓制也說不定。”宋陽說道,他想要結合所有宗師級強者的力量。

然而,天師搖頭,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幽幽道:“人心叵測,結界之中良莠不齊,如今真正信得過的也只有佛家和道家了,哪怕是雪神宮也不一定可以擔當大任,若

是告知,只會引來狼子野心,禍害蒼生!”

天師所擔心的便是這些人的實力一旦膨脹,很有可能會走出結界,這種事情曾經發生過,一名真武者心術不正,走出結界危害蒼生,造成了血禍。

他來自外界,以強大的實力威懾住了結界中人,所以那些人不敢造次,儘管他們認爲外界中人都是螻蟻,但是他們卻因爲天師和紫姬的存在止步。

“只可惜……如今天下再次大亂了,現在已經有結界不甘一輩子隱藏,要走出結界,而且他們宗師強者已經約定,這個約定到底是什麼我也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以後華夏出現的武者不會少!”

天師憂慮道,這不是一個好消息,武者的實力太過強大了,就算是一名警察用強也不一定可以射殺,而一旦到了大師級別,可以控制周身的空氣,內勁也會出體,更加難以對付。

聞言,宋陽渾身一震,眼中閃過一絲憂慮,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武者走出結界,這不是一個好消息。

“不過這絕不是一個華夏的問題,幾乎世界上所有武者和異能者都已經走出了結界和遺蹟,要參與到凡塵事情,所以說接下來的日子會非常混亂!”天師直視着宋陽,似乎有什麼使命即將託付。

“所以我今天將你叫來最重要的便是讓你去燕京一趟,燕京是華夏的心臟,關係甚大,必須要將那裏維持好,否則問題就大了!”

天師語重心長的說道這是他要說的重點,必須讓宋陽來完成。

“原本我倒是可以親自出馬,但是最終商量了一番,我和無戒聯繫了佛道結界、道家結界以及雪神宮,最終達成盟約,以古武結界最強的三家之力,壓制衆多結界,達成協議,唯有宗師級以下的強者纔可以出手,否則將視爲違約,將抹除整個結界!”

天師語氣忽然變得森寒起來,讓宋陽一顫,抹除整個結界,這必然要斬殺萬千生靈,實在是太過可怕了,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畢竟是關係到蒼生的大事,不心狠手辣一點終究要出麻煩。

那些結界中人雖然不少走出,但是依舊以結界爲中心,畢竟想要修煉的話還是結界的環境最適合,在外面難免沾染了俗氣,容易墮落,實力停滯不前。

所以若是抹除整個結界,那就意味着整個道統都將失去了,等同於滅族!

“放心吧,明日我便啓程,不過我還需要回西海一趟,有一個敵人可能已經回去了西海,我必須趕回去……”宋陽說道,眉宇間露出一絲憂慮之色,今日蒼山結界再次開啓了,也就是說死神很有可能已經離去,而一旦離去就會去找林萱萱等人的麻煩。

這是宋陽最擔心的,對於宋陽來說林萱萱等人太重要了,是他的愛人,這一次沒有將澹臺五月帶出去已經是遺憾了,他不想遺憾一輩子。

不過就算是死神想要立刻就找上林萱萱等人的麻煩也是癡心妄想的,總需要一些情報的搜索。

聽着宋陽所說的,天師卻是露出莫測的笑容:“你在擔心你的那些女人吧,呵呵,人不風流枉少年,看得出來你雖然風流卻是個戀家的人,很好,不過你倒是沒有必要擔心,你的那些女人不會出事。”

“恩……不過還是回去一趟比較好,西海的事情處理完畢就去燕京吧!”

聞言,宋陽一呆,目光怪異的看着天師,這個

傢伙怎麼就像是古藤一樣,料事如神,忽然他一愣,想起了一個可能性,古藤這個老傢伙不會隱藏了實力吧?

古藤與天師有交情,又是天眼的擁有者,十分強大,但是宋陽不會覺得這個老傢伙真的是一點修爲都沒有,那麼只有一種可能,此人擁有超越了自己的實力,所以無法察覺!

“你只需要放心就行了,西海這裏不會出問題,到時候清揚和小冷也會一起去西海,以他們的實力,就算是遇到了大師級大成甚至巔峯強者都不需要擔心!”天師肯定的說道,畢竟那種境界的強者也不是大白菜。

劉清揚與小七都快突破真武者了,到時候實力暴漲,一旦出去就算是死神也未必是對手,兩人合力足以鎮壓大師級大成強者,與巔峯強者一戰!

“好了,既然該說的都說了,那麼就這樣吧,你好自珍重!”天師淡淡說道,作勢就要離去,但是卻被宋陽叫住了。

宋陽目光閃爍,翻手取出兩個玉瓶,每一個玉瓶之中都有一滴鮮血,散發出神祕的光澤,正是太歲之血。

宋陽思前想後覺得還是將太歲之血取出來比較好,對於天師這個人他倒是沒有可懷疑的,畢竟對方是自己修煉的引路人,而且多次救了自己,值得信賴。

最主要的還是他從天師身上感受到了那種憂國憂民心懷天下的大善,這種人怎麼可能會因爲太歲之血而殺了自己?

“太歲之血?”

天師淡淡一笑,沒有伸手去拿,而是搖搖頭,笑道:“還是留着自己用吧,或許……你需要用到太歲之血的地方還有很多!”

說完,天師一步邁出消失不見,宋陽怔怔的呆在原地,一陣出神,他覺得天師不會殺人奪寶,但是沒想到這傢伙居然對太歲之血一點興趣都沒有,簡直不可思議!

這可是連宗師級強者都要心動的寶物啊,爲了太歲之血甚至圍殺一個宗師,滅了整個結界,這是何等的珍貴?但是天師卻是一點都不在乎!

“白癡,這個傢伙早就飲過太歲之血了……”

忽然間,宋陽心頭有一道聲音響起,罵了一句,讓他一愣,狐疑的看了看四周,發現沒人之後更是疑惑,自言自語:“奇怪了,難道是我幻聽了?”

宋陽咕噥一句,無奈的聳聳肩,可能是剛剛突破就經歷了大戰,所以纔會太累了出現幻聽吧,所以還是趕快去休息休息算了。

第二天,宋陽找來了自己當初進入結界之前換下來的衣服,收拾了一下就準備離去了,與他同行的還有劉清揚和小七,也都將外界的衣服穿在了裏面,一旦走出結界就會脫下長袍。

“混賬小子,別給你師父我丟人了,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血和尚拍了劉清揚的腦門,罵罵咧咧道。

劉清揚鬱悶的摸了摸腦袋,好歹自己也是大師級強者了,還是被這樣揍了一頓,頗爲鬱悶的自言自語:“奶奶的,你才丟人呢,佛道的臉都被你丟盡了……”

毫無疑問,這傢伙又是被血和尚無戒胖揍了一頓,這兩個傢伙一個大師一個宗師,毫無節操,哪裏像一對師徒。

“好了,時間不早了,現在離去正好可以趕上火車,晚上就可以到達家裏了……”

宋陽說道,跟天師二人道別,劉清揚和小七也是露出認真之色,道別之後,三人便是踏上了迴歸的旅途……

(本章完) “列車上的旅客請注意,六號車廂有一名旅客昏迷,請醫務人員到六號車廂……”

“列車上的旅客請注意,六號車廂有一名旅客昏迷,請醫務人員到六號車廂……”

正在宋陽三人坐上火車不久,廣播上列車員甜美的聲音傳出,語氣中透出一股焦急,頓時引發一陣喧譁,一個個面面相覷。

宋陽對面,一名看上去也才二十五六歲的青年一愣,飛快的起身朝着六號車廂飛奔而去,這是一名實習醫生,剛纔跟宋陽聊得挺歡的,名爲李偉。

見狀,宋陽露出淺笑,這個名爲李偉的小夥子倒是挺不錯的,一腔熱血,而不像大多數醫生那樣胡來,見錢眼開,沒有錢就是見死不救,早已沒有了醫德。

通過聊天,宋陽知道這個小傢伙居然有着遠大的理想和報復,想要開設公立醫院,救死扶傷,但是在這個社會似乎有點難度,首先經濟就是一個麻煩的事情,沒有足夠的資本怎麼可能做到。

聳聳肩,宋陽起身也朝着六號車廂走去,他倒是對這個名爲李偉有點興趣,現在他需要開立公司,左思右想還是覺得開一家與醫藥有關的公司比較適合,畢竟他是一名古武修煉者,幾乎很少有疑難雜症解決不了的。

再者,現在擁有了一大隊的龍獸屍體,擁有強大的功效,不僅對古武修煉者有好處,對於普通人那也是療傷聖藥啊。

穿過幾節車廂,宋陽來到這裏,定睛看去,車廂已經人滿爲患了,一個個在竊竊私語,有的甚至是抱着看熱鬧的心態,這讓宋陽有點不舒服,畢竟這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情。

“麻煩讓一讓,讓一讓,我是醫務人員!”

李偉一臉焦急,擠開人羣,快速衝到患者的身旁,那是一個花甲老人,看上去很是虛弱,滿臉的汗水,眼睛微閉,露出一絲,已經有些翻白了,顯然有點撐不下去的樣子。

在老者的身邊,一名長相清純可愛的少女大眼閃爍着淚光,手足無措,帶着哀求看向周圍幾個醫務人員,都快哭出來了。

“求求你們,一定要救救我爺爺,無論什麼條件我都會盡力滿足的,多少錢都行!”

少女啜泣道,顯然這個女子來歷不小,至少也是富二代了,身上的衣服麼有一件實在五千以下的,受傷帶着的是浪琴一款女表,價值少說也有數十萬,脖子上帶着的藍色寶石項鍊更是珍貴。

宋陽神識探出,居然邪惡的“看”了一眼女孩的內衣,不過剛剛將神識探進去就收了回來,並沒有看到不該看的東西,但依舊默唸了幾句“罪過”。

神識再次探出,宋陽查看了一下老者的情況,原來老者是氣血不順,再加上車廂之內頗爲悶熱,這才導致老者的舊病復發,很明顯老者本身就有高血壓,而且不久前應該還做過手術。

聽着少女的哀求,在老者身邊一名中年男子眉頭微皺,無奈的道:“不行,這裏的條件太差了,除非找到一家醫院,否則根本無法開始手術,病人情況危急……”

“不錯,病人已經處於重度休克,現在就算是進行手術,成功率也不足兩成……”

另一名矮胖的醫生也是這麼說,這兩人一看就知道行醫多年了,面對病人即將死去,甚至可以做到面無表情,覺得既然已經這樣了,基本上不可能再出手,畢竟如果失敗了對自己影響不好。

看着兩人面無表情的樣子,女孩心裏便是陡然一沉,擦了擦淚水,俏臉之上滿是無助之色。

“讓一讓,我是醫務人員……”

這時,李偉終於擠了進去,滿臉都是汗水,圍堵在這裏的人太多了,他也是費了好大得勁才進來的,甚至連汗水都來不及擦就趴了下來,去查探病人的情況。

“是重度休克,還有的救……”李偉看了一遍,有聽了聽呼吸,面露難色,但還是說道,他知道這種情況想要救助下來實在太過困難了,不過哪怕有一絲希望都要幫助一下。

“啊? 我只是一個羊販子 真的?”

聞言,女孩頓時露出欣喜之色,滿臉希冀的看着李偉,一瞬間停止了哭泣,扯着李偉的手臂。

“小夥子,你也是醫生,我看不像吧?”這時,那名中年男醫生淡淡的說道,眼中閃過一絲輕蔑,在醫生這個行業,無疑是越老的醫生越吃香,畢竟資質也越是可靠。

“我……是實習醫生,但是……”

李偉說道,剛剛想要說話,便是被另一個矮胖的男醫生給打斷了,譏諷道:“我還以爲什麼呢,原來是實習的,能不能做醫生都是個問題,估計也就是個打雜的,能懂什麼?”

“兩位醫生,還請讓他試一試吧!”周圍有人說道,似乎有點看不過去這兩個醫生的所作所爲了,自己不做事還在一旁冷嘲熱諷。

“你們這是在懷疑正規醫生的診斷,區區一個打雜的也敢冒充醫生,真是可笑!”

兩人冷笑,不屑一顧,雖然他們也很想出手,但是可能性太低了,畢竟一旦醫不好那就是毀壞自己的名聲了,所以選擇不出手。

“誰說他不是醫生的?我現在就正式聘請他稱爲西海軍區總院的醫生,正職醫生!”

忽然間,一道聲音陡然傳來,所有人都是一愣,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頓時一愣,只見一名身着西裝的青年緩緩走來,嘴角還掛着一絲邪笑,冰冷的看了一眼那兩名男醫生,兩人頓時感到渾身一緊,身體都僵硬了一瞬間。

“你算什麼東西?西海軍區總院豈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進的?”那名矮胖的男醫生冷笑道,他曾經去過西海軍區總院,但是沒有資格進入其中,對他來說是一種打擊,行醫十多年都不夠資格進去。

至於那名中年男子更是露出不屑之色,冷冷道:“吹牛誰不會,可惜牛皮吹的再大也要有真才實學,一個打雜的也敢自稱是醫生,簡直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話!”

衆人沉默,這個的確是的,李偉看起來太年輕了,根本不像是懂醫術的醫生,只能在醫院當一個打雜的工人。

“宋大哥!”

見到宋陽,李偉臉上露出喜色,沒想到宋陽居然也會來到這裏,而且說出這種話,讓他心裏感動。

宋陽淡淡的走了過去,瞥了一眼這兩人,隨即笑道:“放心吧,你只管治病,如果你能救人,我想軍區總院沒有人會拒絕你的到來!”

他說這話是有底氣的,畢竟那可是軍區總院,以宋陽的身份要將李偉弄進去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韓麒麟只要讓副手打個招呼就行了,一切順理成章。

再者,李偉此人心懷熱血,絕不是眼前這兩個勢力的醫生可以相提並論的,他很是看重這種人,覺得如果有一個平臺他必然可以崛起,爲人類造福,華夏最需要

的就是這種人才,而不是妒賢嫉能的小人。

看着宋陽的眼神,李偉不知爲何感到心頭一股熱血衝上去,一瞬間變得自信起來,點點頭,趴下來開始診斷,又是人工呼吸又是掐人中,各種都使出了。

“切,就這種水平也敢託大,真是笑掉大牙!”矮胖一聲冷嘲熱諷道,另一人也跟着附和,表示不屑,讓不少人皺眉,更多的人則覺得說的很對,李偉不具備這個實力。

對此,宋陽目光平靜,沒有人注意到的是,一縷只有髮絲般細小的真氣從宋陽腳底鑽出,進入了老人的體內……

“咳、咳~~”

忽然之間,老者發出兩聲咳嗽,面色一下子變得潮紅起來,那是氣順之後的表現,宋陽以真氣爲他療傷,輕鬆的便搞定了。

眼皮微顫,老人緩緩睜開眼,當看到自己周圍圍了一羣人頓時知道發生了什麼,而自己心愛的孫女也是梨花帶雨,惹人憐愛。

“爺爺!”

女孩激動的撲了上去,淚水直流,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而李偉則是頗爲鬱悶,自己似乎還沒做什麼怎麼就解決了?

“這……”

那兩個之前冷嘲熱諷的醫生也是一瞬間傻眼了,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臉上火辣辣的,周圍響起一陣譁然,都在驚歎,這個年輕人居然真的治好了老人,真是厲害!

反觀這兩個之前冷嘲熱諷的醫生就有點不自然了,臉上火辣辣的,感到十分羞愧,剛纔還在囂張,冷眼旁觀,結果是大跌眼鏡,感到這裏實在是沒法再待下去了,灰溜溜的跑了。

“謝謝你救了我爺爺,我叫藍蝶,這位先生怎麼稱呼?”漂亮女孩露出甜美的笑容,讓周圍不少人都是驚歎,實在是太美了。

“啊……哦,我叫李偉……那個,其實我……”李偉有點支支吾吾的說道,他想說自己根本沒有做什麼,也搞不明白怎麼回事,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噗嗤~~

女孩嫣然一笑,十分甜美,覺得這個青年好像十分的可愛,太羞澀了,隨即眼珠一轉,取出一張名片遞給李偉,笑道:“如果遇上什麼麻煩可以來找我,恩,對了,你這次救了我爺爺,爲了好好感謝你,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以去燕京發展,我可以爲你在那裏安排工作!”

顯然這個女孩身份不低,要幫助李偉發展,這讓周圍不少人都是露出羨慕嫉妒的神色,這個機會太難的了,得到貴人相助可以少奮鬥好幾十年啊!

然而,李偉卻是搖搖頭,拒絕道:“不了,醫者濟世救人本就是應該的,這點不需要多說,舉手之勞罷了!”

聞言,宋陽不禁點頭,露出讚賞之色,自己到底是沒有看錯,他有神識,李偉是真是假他自然知道,覺得此人心地不錯。

“老先生剛剛甦醒,需要好好恢復,剩下來也沒什麼事了,我就先走了。”

說完,李偉頭也不回的離去,根本沒有提任何的要求,讓周圍人都是一陣錯愕,暗自惋惜,如果是自己的話一定會說一大堆的要求吧。

見到李偉直接離去,藍蝶也是一愣,撇撇嘴,露出可愛之色,道:“這個傢伙真是的,天底下還有這種人……很難得!”

聞言,一旁那虛弱的老者微微張開眼,喘了一口氣,輕聲道:“這個小傢伙以後的成就肯定不簡單……”

(本章完) 李偉心情頗好的往回走,但是一路上都沒有看到宋陽,心裏頗爲納悶,走到位子上發現宋陽早就等在這裏了,跟夥伴在聊天。

“宋大哥,你咋這麼快。”李偉笑着說道,畢竟他是第一次“救人”,心裏很開心。

“來,過來坐,對了,你應該也是西海本地人吧?”宋陽問道,對於這個小夥子映象不錯,可以重用。

“我家就住在北市區那裏,靠着不遠。”

聞言,宋陽點頭,他當初還在北市區那裏擺攤賣絲襪,當然是整天蓋着一本書看美女了,那時候還真是一種享受,大街上到處都是黑絲,晃的眼睛都發花。

“嗯,既然這樣……回去的時候就去鳳凰城大酒店,我有事情給你安排。”宋陽交代道,他想要用這個人,雖然年輕了一點但不是問題,一個人的心術最是重要。

“鳳凰城大酒店?”李偉內心頗爲震動,這家大酒店現在可是名氣遠播啊,在整個西海都是數一數二的,宋陽居然讓他去這裏,顯然與大酒店的高層有關。

原本宋陽是打算介紹李偉去軍區總院的,但是想來想去還是決定讓他爲自己所用,否則浪費這麼一個人纔有點可惜了。

從火車上下來,宋陽帶着小七和劉清揚向着夜殤酒吧走去,打了個的到了那裏,好在距離不是很遠。

腹黑總裁請接招 到了夜殤酒吧已經是傍晚了,天色漸暗,夜殤酒吧一片燈紅酒綠,美女俊男在裏面狂歡,即使少了小七這個鎮店之寶酒吧的生意依舊紅火,現在的夜殤酒吧已經成爲了西海市第一酒吧了,每天的利潤高的嚇人。

“哈哈,要是李逍遙這個傢伙見到我估計得鬱悶死,他還是高級武者,我都快成爲真武者了,而且以我大師級的實力可以吊打他了!”

小七美滋滋的說道,以前若是兩人交手的話,小七恐怕還不是李逍遙的對手,主要是李逍遙這個傢伙智商太高了,甚至可以計算出如何擊敗小七,但是現在不同了,就算小七讓李逍遙一隻手都足以碾壓他。

走進酒吧,宋陽神識一掃就發現了李逍遙,這個傢伙正在酒吧的角落裏跟兩個美女喝酒,其中一個正是“器大活好”,另一個明顯是她的親姐妹了,李逍遙這個傢伙豔福無邊,直接將一對姐妹花給弄上了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