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頭見大家玩的挺高興的就非常欣喜的說道。

2020 年 11 月 6 日

老頭說完就轉了一下腦袋變成了一個披頭散髮滿嘴獠牙的青色怪人,小心翼翼的走到大虎身後,剛準備嚇唬大虎時,大虎突然的一甩手,一張符籙脫手而出,正中老頭眉心。

“啊……,”

老頭髮出一聲慘叫倒在地上開始抽搐起來。

大虎一擊得手後,絲毫的沒有猶豫,動作飛快的拿出符籙朝着其他幾個傢伙攻取。

“老頭子啊……”

老太太看到老頭竟然被大虎出其不意的給暗算了,當即悲怒交加的喊道。

“哼!今天怎麼看走了眼,原來你小子是個行家啊,不過就你那幾張低級的符籙就想拿下我們嗎,簡直癡心說夢。”

老太太咬牙切齒的說道。

其他的鬼鬼見大虎手拿符籙像他們襲來,一個個“砰砰”的化作了一縷青煙消失在了原地,而老太太卻依然的待在那裏,彷彿就是專門等大虎來一般似得。

大虎發現其它的幾個目標全部消失,還以爲是自己的符籙將他們給嚇走的呢!不過看到老太太還在那,於是大虎就將所有的符籙都一股腦的去不砸像了老太太。

老太太見狀露出了一個不消的笑容,只見她大手一揮,房間裏頓時出現了一陣狂風,直接將那些符籙吹的老遠。

大虎保持扔符籙的姿勢,呆呆的看着老太太露出驚訝之色。

不過大虎還沒有想到這是怎麼回事時,就看到老太太動作緩慢的像自己抓來。大虎拋去雜念集中精力朝着老太太的腦袋一拳砸了過去。

大虎的力度與道力幾乎全都用了上去,可惜的是這一拳竟然從老太太的腦袋上一穿而過,竟然沒有對老太太造成實質的傷害,哪怕是一點點的晃動都沒有。

“額……額!”

大虎不知怎麼回事只覺得自己的脖子被什麼東西給掐住一般,發不出半點的聲響。 “哼!小子你不是很能裝嗎?我看你現在怎麼裝。”

老太太掐住大虎的脖子後陰冷的說道,在說完後用力的往上一提,比老太要高出一頭的大虎竟然生生的被提了起來,而且越升越高直至腦袋頂到了房樑才停了下來。

而老太太看到自己的傑作冷哼了幾聲後看向了躺在地上依然抽搐的老頭。

“起來吧!區區一張低級符籙是不能把你這個百年老鬼怎麼樣的。”

在老太太說完時地上的老頭停止了抽搐,不一會“砰”的一聲老頭眉心處的那張符籙開始燃燒起來。

“嚇死我了,嚇死我了,我還以爲這輩子也見不到老太婆你呢!”

符籙燃燒完後,老頭猛的在地上站起,然後跑到老太太跟前哭腔的說到。

鳳鸞騰圖 “哼!沒用的東西。”

老太太撇了老頭一眼轉而看像大虎,掐着大虎脖子的那隻手不由得緊了幾分。

大虎本來就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了,老太太這麼一緊之下,大虎的兩眼開始泛白起來。

“行了,行了,老婆子!你真想把這小子掐死嗎!”

老頭看着大虎泛白眼的表情當即對老太太說道。

“是啊,婆婆!如若他死了我們就不能用他的身體了!”

小露不知何時出現在了老太太的身前,模樣有些焦急的說道。

“哼!暫且先饒了他,要是在不知好歹我非捏死他不可!”

老太太在兩鬼的勸說下,眼裏的厲氣消減了許多。緊接着老太太手一鬆大虎直接掉了下來。

“咳咳…”

大虎掉在地上不住的咳嗽起來。

“誒,小子,沒想到你竟然還有些本事,不盡能看到我們,而且還能將老鬼給耍了一下,我真的很是佩服你啊!不過同時我也很是對你接下來的命運感到悲哀,你知道接下來你會怎麼樣嗎?哈哈…,我告訴你…”

戴了一頂小圓帽瘦弱青年,見到大虎的慘狀不住的在一旁打擊着大虎。

大虎看着長相十分噁心的老太太,心說自己怎麼這麼倒黴,竟然碰到如此厲害的老鬼,不過眼下不是他考慮這些事的時候,看他們的架勢這是想要自己的身體,自己怎麼會輕易的讓給他們呢!

大虎怒視着老太太,飛快的想着辦法,突然大虎兩眼一凝,沒有任何的猶豫嘴裏喝道。

“斗轉星移”

大虎身形一陣模糊瞬間消失在了房間內。

“唉,人呢?”

老頭髮現大虎奇怪的消失納悶的問道。

“廢話,跑了,還不快追。”

老太太是個有見識的人,發現了大虎消失的那一刻就知道這小子使用了什麼術法逃走了,當即對着老頭呵斥道。

大虎所使用的斗轉星移也只能在三丈的範圍內自由的變換位置,這樣一來也就剛好能出房間,在院子了顯出了大虎的身形,剛剛穩住身形的大虎就看到從屋內追出來的幾鬼,大虎喘着粗氣不知如何是好。

眼下符籙起不到任何作用,只有佛法金剛咒一試。想到這裏大虎毫不猶豫的盤膝而坐,嘴裏開始默唸起金剛咒的法決。

在大虎默唸起法咒的那一刻,無數的卐字在大虎的口中飛出,朝着追出來的幾鬼轟了過去,奇怪的是卐字沒有轟在幾鬼的身上,而是鑽進的幾鬼的腦袋裏。

不過這樣一來,那些鬼雖然沒有大虎想象的直接爆開,但是也受到了不小的影響。

“啊……,老太婆,這小子在搞什麼,爲什麼我的頭這麼痛呢?”

老頭抱着腦袋看着老太太問道。

“是啊婆婆,爲什會這樣啊?”

小露忍着腦袋的劇痛也問道。

“是啊……”

戴帽子的瘦弱青年也想問幾句,不過話還沒說完就被老太太給打斷了。

“都別問啦!我老太婆不也是如此嗎!讓你們好好修煉,你們就直到玩,怎麼現在連佛門的金剛咒都認不來嗎!”

老太太模樣極爲痛苦的朝着其他鬼鬼大吼道。

“什麼……金剛咒!那你們玩吧!我回去睡了,再見!”

老頭一聽是金剛咒當即嚇得臉色鐵青,丟下一句話後轉身回了房間。

“呵呵……那個婆婆,冬梅也有些累了,就不多陪了,祝婆婆早些拿下這小子。”

先前手拿扇子的那個胖夫人勉強露出了幾絲微笑,對着老太太欠了欠身轉而也消失在了院內。

“我們也不玩了,走了。”

戴帽子的瘦弱青年與另一名男子見事不妙,也就跟着回到了屋內。

“婆婆……,”

小露有些猶豫的喊道。

“怎麼!你也要和他們一樣?”

老太太看着六鬼只剩下她們兩個的時候,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不,不,婆婆!我覺得我們沒有必要與他魚死相鬥,不如與他坐下來談談你看如何?”

小露看了一眼仍然還在不停念着咒文的大虎,對老太太建議道。

“你看眼下我們有說話的權利嗎?他能聽我們的嗎?”

老太太搖頭說道。

“這個讓我來試試吧!”

小露咬了咬嘴脣說道。

“嗯,好吧!不過要小心些,這小子會的可不少,還不知道他有沒有其它的手段。”

老太太點頭叮囑道。

“嗯,我知道了。”

小露點頭道。

“這位公子,剛纔是我們無理了,還望公子海涵!還請公子停了法咒,我們不如做下談談。”

小露忍着腦袋的劇痛,來到大虎身前不遠處,微微的施了一禮道。

大虎看着非常禮貌的小露想了想,不過法咒並沒有停,而是繼續的念着,片刻後大虎咬破手指,在手掌心處畫好了陰陽符,隨即停止了法決的默唸。

“我和你們鬼有什麼好談的,要不打就趕緊消失,要麼就繼續讓你們知道金剛咒的厲害。”

大虎是真的怕了那個老太太,她實在是太厲害了,要不是自己會斗轉星移的話,那自己接下來的下場可想而知。

“這……”

小露聽完大虎的話後有些猶豫起來,回頭看了一眼老太太,好像要徵求她的意思一般。

“呵呵……,這位小兄弟,恕剛纔老奴無理了,我們本來是想請小兄弟幫個忙的,不過爲了怕小兄弟不答應纔出此下策。不過眼下看來要和小兄弟合作一把了。”

老太太看到小露的眼神後,似乎明白了什麼,當即語氣溫和的對大虎道。

“奧!真的嗎?合作一把!那怎麼個合作法?”

大虎聽聞老太所言,眼珠一轉隨即問道。他倒要想看看這老太太葫蘆裏到底是買的什麼藥。

“嗯,沒錯,你幫我們辦一件事,我們送你樣寶貝,這個寶貝的名字你或許聽過,陰陽珠。”

老太太見大虎所使用的手段,她就直到這小子一定是道家之人,那麼陰陽珠他必然聽過,所以她就拿出陰陽珠爲誘惑,要大虎幫自己的忙。

“什麼?陰陽珠!”

果真當大虎聽到陰陽珠的名字後,神色變得激動起來。 陰陽珠大虎並不陌生,在莊老道的魂憶裏,這東西可是件寶貝啊!就是莊老道也不曾有過,只是在一本奇書中看到過而已,如今自己竟然有緣得到它,那真是自己的造化。

只不過這老太太所說是否屬實,要是騙自己的話那自己還真沒辦法拿下她,要不是剛纔自己大意,沒有將這幾個鬼放在眼裏的話,老太太也不一定能掐住自己,不過這老太太的實力可非一般,看來她應該懂得什麼鬼修之法,如若不然憑自己的實力不可能拿其沒有辦法。想通這期間的利弊後大虎覺得可以一試,畢竟這陰陽珠可不是什麼常物,到哪都能買的到的,它可是一件傳說中的寶貝,別說見過它的人了,就聽過它的在這個世界上也是少之又少。

“嗯,沒錯就是陰陽珠,要不是我們鬼不能接觸此物,你覺得會有你的份嗎?”

老太太看到了大虎的疑惑與一絲貪婪之色,當下點頭解釋道。

“好,先說說你要辦的事情吧!如果在我的能力內,我也許會幫這個忙,要是超出了我的能力範疇的話,那就不好意思了…”

大虎不是傻子,能拿出這樣的寶貝作爲酬勞,那這個忙肯定不好幫的。

“呵呵…這位小兄弟果真是不一般啊!沒錯,老奴讓你幫的這個忙的確是有些困難,不過你也想想,這陰陽珠可非凡寶,豈是那麼容易得到的。哼,我就明說了,我們因爲某些緣故不能離開這裏,而這件事情必須要白天才可去辦,否則我們也沒有必要在這與你囉嗦!”

老太說完看了一眼有些猶豫的大虎,轉而繼續說道。

“事情呢雖說有些困難,但對你來說也並非太難,也可以說在你的能力範疇之內,這一點你也不必多慮。”

“好,那你先說說看,如果真是你說的那樣,我就幫你這個忙了。”

大虎見老太太繞來繞去,就是不望正事上說,當即點頭答應道。

“嗯,事情是這樣的,自此往南數十里有座墳岡,坆岡之下就是通過地府的通道,不知這地府通道究竟發生了何事,到如今還沒有鬼差過來接我去輪迴,使我們在此這麼多年來都無法離開此地,所以我想讓你去看看那裏到底出了什麼事,然後回來告訴我,我在想辦法解決,畢竟長期做鬼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老太太點了點頭,神情有些沮喪的道。

“自此向南數十里難道是……”

大虎聽完老太太的話後不由的自語道。

“好,這個沒有問題,就這件事情嗎?”

大虎想了想,老太的這個忙好像與自己幫助老陸的那件事,可能是同一件事情,於是就點頭同意到。

“呵呵!小兄弟真會開玩笑,如果就這麼簡單老奴也不會把陰陽珠送給閣下了,我們的主要目的是要離開這裏,去望地府之門,只要小兄弟發誓幫我們離開這裏,老奴不介意先把陰陽珠給你,不知小兄弟意下如何?”

老太太彎着腰看着大虎說出了最終的目的與要求。

“嗯?這老太太有這麼好心,先把寶貝給我,然後在給她們辦事!”大虎有些疑惑的考慮道。

“嗯……小兄弟不必多疑,老奴所說句句爲真,你是不是在想如果你拿了寶貝跑了,我們豈不是要虧啦!這個你不必擔心,我不是說了嗎,要你發誓的,嘿嘿……,這種誓言對於道家與佛家之人有很大的作用,如果不能兌現的話,那你死後的魂魄將會得到擁有的懲罰。”

老太太彷彿看出了大虎的疑惑,在一旁點頭像大虎解釋到。

“好好好,要是這樣的話我就沒有意見了,東西拿來吧!”

大虎經過一番考慮終於做出了決定。

“嗯?”

老太太聞言一愣。

“你先發個誓吧,發完誓後我就給你。”

老太太愣了一下後心說這小子還是真是雷利風行啊。

就這樣大虎發了誓言後一臉期待的等着老太太的陰陽珠,可是老太太的回答差點讓他吐血!

“額……這個東西呢!我們是不方便碰觸的,不過我把它的位置告訴你,你自己取去吧!它的位置就在正房的中心處,你只要拋開地面,往下挖三尺就可以挖出來了。好了天色依然不早,我們明天晚上見。”

老太太說完就對小露使了個眼色,當即兩鬼一陣模糊消失在了院內。

大虎聽完老太太的話後,有一種上當的感覺的,剛要與老太太說些什麼,就見老太太與另一個鬼已經消失了。

“哎!唉……被刷了!”

大虎發現老太太消失後鬱悶的嘆了口氣。

其實就是不幫老太太的忙,大虎也能發現了那陰陽珠的所在,從而獲得它,現在可好,竟然被鬼耍了,反而多了些繁瑣,繁瑣就繁瑣吧,畢竟這陰陽珠乃是可遇不可求的寶貝,就這樣大虎也認了。

天色一亮大虎就準備好的工具,開始在正房挖掘起來。經過半小時的功夫,大虎終於挖出了一個小木盒,大虎小心翼翼的取出木盒輕輕的放在了房間的一張桌子上,大虎看着盒子心裏有些激動,使勁的搓了搓了手上的泥土,慢慢的打開了盒子。

沒有想象的寶光外泄,只有一枚黑白參半的珠子靜靜的躺在小木盒裏,此珠與鵪鶉蛋的體積差不多,只不過要比它光滑了許多,圓潤了許多。

大虎看到珠子後使勁的甩了甩頭,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夢,然後用手輕輕的拿過了珠子,在接觸到珠子的那一刻有一股涼絲絲的寒意傳到了大虎的體內,大虎知覺到那寒意寧靜無比,使自己心裏平靜如水,彷彿任何事情都不會影響到他的內心。

“啊……”

大虎舒服的呻吟了一下,然後用左手拿過珠子看了起來,只不過一不小心左手上的血跡沾染到了珠子上,當珠子沾染血跡後,突然的爆發出一道光芒,隨即一閃而逝。

此時大虎的腦海多了一行小子,陰陽在手乾坤擁有,道無邊,法無限,乾坤世界手中看。 大虎感受着腦海裏的一行小字,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而他手中的那顆陰陽珠在大虎不知不覺間,竟然開始吸收他手指上的血跡,而他咬破的那個手指,原本已經癒合的小傷口竟然慢慢的再次破裂,鮮血蜂蛹的流向了陰陽珠。

一刻鐘後陰陽珠幾乎完全成爲了血紅色,而大虎對此毫無察覺,仍然是呆立的站在原地,直到陰陽珠徹底的變爲了血色以後,大虎的手指才止住了血液的流出,並且迅速的癒合直到完全看不出任何傷口直至恢復如初,這一切就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一般。

而大虎此刻只覺得腦袋暈暈乎乎的,兩眼也開始模糊起來,突然間大虎像是失去了知覺般,倒在了地上不醒人事。

就在大虎倒地的那一瞬,陰陽珠光芒一閃隨即沒入了大虎的體內。

與此同時外界的天地開始變色,原本是東陽斜照晴空萬里的天氣,霎那間出現了一朵烏雲形成了一條碩大的黑狗,黑狗形成的那一瞬直接朝着東陽奔去,到了東陽的近前,大嘴一張東陽徹底的沒入了黑狗的口中,緊接着天色暗了下來,大地彷彿又回到了黎明前的那一刻。

無數的人都奇怪的仰望着天空,看着這奇異的景象,在所有人的心中都認爲這是天狗食月時,然而狂風四起,又有無數的黑雲出現在天空之上,恰在此時黑狗的脖頸之處突然的出現了一個小洞,一縷陽光直射而出,不過這一縷陽光只是出現一瞬,那黑狗的脖頸小洞有恢復如初。

雖然小洞沒有了,但是那縷陽光仍然存在,它照射在一多黑雲之上,黑雲瞬間變成了金色,金色黑雲被風一吹形成了一條金色長龍。

“吼……”長龍一形成發出一聲長吼,吼聲震動天地。

“轟轟……”無數座山峯隨着吼聲開始震動起來。

“啊!不好了要地震了,大家趕快到寬闊的安全地方去。”

隨着一個粗豪的聲音響起,還在觀看這一奇異景象的衆人終於回過神來,紛紛的跑到了自認爲安全的地方躲了起來。

……

“嗯?”

在一座高峯的道觀裏,一名白髮滄桑的老道看着天空的異象眉頭緊張起來。

“師傅,你看這天地異象是怎麼回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