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悲傷的故事。

2020 年 11 月 6 日

「啊…謝謝哦雲大哥。」趙子黑喝下這熱水后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身子都快癱軟下來了:「真好喝啊…就是這味道…是感冒靈顆粒不?」

「你可以這麼理解,等上個幾分鐘你的感冒應該就能好了吧。」李雲笑了笑,這女媧石浸泡的感冒靈效果相當拔群。

這還沒等多久呢,趙子黑的感冒就好了,身體倍兒棒。

「嘿嘿嘿,雲大哥這裡就是,什麼地方都好,東西好,人也好啊…」趙子黑一臉崇拜的看著李雲,活脫脫的小迷弟。

李雲看著趙子黑似笑非笑道:「那麼,讓你當道士的話,你原意嗎?」

「誒誒誒…那個…嘿嘿…」趙子黑扭扭捏捏的說道:「這個…我已經…當道士還是算了吧…」

李雲也只是開個小小的玩笑而已。

聊著聊著,李雲知道這貨想要去當邊防官兵來著,還是去比較危險的雲南邊界還有高原邊界。

這倆地方都屬於真正的,吃力不討好的兵種。

去那裡的人,都當之無愧,可以稱為【英雄】。

「你爹可能不會同意…」

「我知道,我已經了解過了,我考個好大學好專業畢業,到時候以部隊特招的形式去當專業性強的技術兵種,這樣我爹應該沒話說了。」趙子黑咧著嘴道:「畢竟技術兵種聽起來比較安全嘛。」

「人各有志,把握人生便好。」李雲笑了笑道:「怎麼今天有空來道觀里找我,你現在學習壓力應該挺大。」

「嘿嘿,我發現我比很多人都聰明,學習什麼的洒洒水啦…」趙子黑虎軀一震,終於得瑟驕傲了一陣,還把考試成績單拿出來。

不僅隨身攜帶可炫耀的肌肉,連成績單都帶上…

牛逼,牛逼——

別說,這成績單上的成績還真不錯,和以前那動輒50分的趙子黑完全不同,對理想的渴望真正改變了他。

「最近不是放假嗎,我媽為了獎勵咱的成績,打算帶我去串親戚,看看我姨還有表姐…我就來問問你跟著去不。」趙子黑的臉色突然神秘兮兮了起來:「我表姐超漂亮的,不過現在都快奔三了都沒有嫁人,說想讓你去給看看姻緣八字…嘿嘿嘿,你猜我爸說什麼來著,說肥水不流外人田,攛掇攛掇你得了。」

「攛掇貧道可是想太多了…」

「那是,我媽當場就反駁了,說你已經結婚了,對象看起來比我還小,怎麼可能會喜歡體貌正常的成年女性。」趙子黑一臉理所當然的說道。

李云:「……」

怎麼感覺自己被攛掇的跟個變態似的…

還沒辦法反駁…

這才是最氣的。

「你表姐我記得挺漂亮的,怎麼現在沒男朋友?」李雲聽著還挺意外,以前見過一次趙子黑的表姐,大致印象就是性格溫柔,行為人妻,長相漂亮,很完美的女性——至少看起來是這樣。

當然,那也是以前,到現在說不定是她自己不願意結婚呢,更說不定的是因為沒看對眼的呢…

大齡單身並不意外,李雲也不覺得她這樣生活別人有什麼可指責的…

「唉,果然是社會精英啊…我媽說我姐姐就是書讀太多,眼界太高了…」趙子黑感慨道:「不過我那表姐還真的挺厲害的…」

「她好像可以蒙著眼,只靠味道就能分辨出一百種草藥呢…」 「真厲害…」

「是吧。」

「跟神農似的。」李雲評價道。

「嘿嘿,我表姐她在村子里的外號就是【小神農】啊。」趙子黑一臉自豪的說道:「當年神農也是嘗試百草,小時候為村子里的人把葯,什麼頭疼腦熱風濕骨痛的一下子就好,老牛逼了…」

即視感太強了…

嘗百草的神農。

和神農鼎不是百分之百匹配么,幾乎可以肯定是神農鼎的轉世…

送上門來的線索,沒理由不要,李雲笑著說道:「那貧道倒是要見識見識了…」

趙子黑刻高興的下山去,和普通的弟弟一樣,知道喜歡的哥哥要一起去『旅遊』時,那表情叫一個興奮高興,走起路來都蹦蹦跳跳的。

….

到了出發的那一天,趙子黑的父親因為臨時工作的原因沒空,為此小黑還有趙大嬸都感覺挺可惜的,甚至還在抱怨為了工作不顧家人…

對此,李雲笑道:「如果不是你父親的辛苦工作,那麼他能刷那麼大的房子,能買那麼好的車么。」

趙大嬸的家可是重新建了一遍,變成了三棟的水泥房子,那叫一個氣派,車子除了那輛送貨的小麵包沒換,私車換成了二十萬的大眾車。

在村子里,趙大嬸一家可是生活的十分滋潤了…

「我就感覺有點點不爽而已,都說好了跟我們一起去的…」趙子黑嘟囔著嘴。

李雲可以看出來,趙大嬸也有點不高興,一臉的抱怨。

「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你父親作為家裡的頂樑柱,為了給你們更好的生活,必須要用更多的時間去工作。」李雲又說道:「換一句話來說,如果你父親的陪伴,會降低你們的生活質量,你們會願意嗎?」

「當然願意…」趙子黑理所當然道。

趙大嬸則是有些猶豫。

到底還是孩子——

孩子不會去思考現實的問題,但趙大嬸會。

如果要降低生活質量到以前的話,自己會願意嗎…

「不必回答,心中有數便好。」李雲笑了笑道:「不管如何,他都是為你們的生活好。」

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

而作為替代趙子黑父親的,是身經百戰見得多的趙強,和趙大嬸一家有一些沾親帶故的關係。

「大師。」趙強看到李雲后就熱情的打著招呼。

「你也來了。」李雲微笑的看著眼前的趙強。

「嗯,剛好我也要回去看看。」趙強說道:「是我姑姑的夫家,剛好有點事情要處理。」



路途其實並不算太遠,一路上,趙強可被趙大嬸問了個爽,從生辰八字到初戀時間,亂七八糟的問題…

作為公務員的趙強現在沒有女朋友,趙大嬸還覺得挺不可思議的,看樣子是想攛掇攛掇…

結果被趙強以三代以內嗆了回去…

真是個悲傷的故事。

「嬸,現在三十歲沒結婚的女強人多了去了,何必那麼擔心人家呢。」趙強一邊開著車一邊笑道:「男女都一樣,有事業何患無妻(夫)呢,您這老一輩的思想可要改改啦。」

趙大嬸才不管那麼多呢,一直在向趙強灌輸女人相夫教子的傳統思想…

對此趙強的雙眼閃過一絲絲蛋疼。

李云為此感同身受。

趙大嬸哪裡都好,就是思想太過於傳統,和現代有些脫節格格不入。

像這位能嘗百草的表姐一樣,假如換成呢男性身份的話,那麼肯定不會有那麼多逼事兒,三姑六婆們反而還會炫耀這位男性多麼搶手…

為此,李雲也不打算改變什麼,這是觀念問題,從小注入的【三觀】導致的。

如果三觀能夠一言兩語改變的話,那這人也太脆弱了一點兒。

而趙強也一樣,嘴上說著『是是是』『認同認同』,其實心裡可一點認同沒有。

很快,目的地就到了。

沒有太過於偏遠,望著來陌生的地方,趙子黑一下子就像脫韁的野馬,下車開始到處亂竄,什麼父親沒來的煩惱,什麼看漂亮表姐的野望統統都拋在了腦後。

這貨,就是野。

趙大嬸也沒有懷疑自家兒子的野外生存能力,也就讓他去自由飛翔了。

「哎喲,這位是趙強啊,長的可真是俊呢…」其中一個中年婦女出來迎接,看著趙強就是一陣陣的恭維:「聽說你還是公務員呢,哎喲,正好啊,過來過來…」

面對這樣的熱情,趙強還挺不習慣,趙大嬸見狀趕忙解圍:「人家小年輕害羞,就別纏著人家了,來,我給你介紹介紹,這是我們象頭山村的李大師,來給你家算算…」

「李大師?這麼年輕的大師…」這中年婦女滿臉不相信的看著李雲。

對此李雲只是面帶微笑而不語。

不過中年婦女不相信歸不相信,但對李雲也很熱情的。

遠來皆是客,很淳樸的感情…

「姐姐,最近日子過的怎麼樣啊…」趙大嬸嘿嘿道。

「還能怎麼樣,將就著過咯。」婦女眯著眼笑道:「哪像你啊,老公那麼有出息,又是建水泥房又是買車的,可嫉妒死姐姐咯…」

「哪裡哪裡,那貨本來打算今天載我們來的,可又因為什麼破事兒放了我們鴿子,唉…」

兩姐妹彷彿有著說不完的話題。

絮叨著就來到了這屋子。

同樣是水泥房,比起趙大嬸家來說可是要差勁了許多,門口停著一摩托車,一三輪車,上邊還有一些手工貨。

裡邊還挺熱鬧,還有幾個女孩兒在做手工活兒,都是村子里剛剛結婚的婦女,左手抱著孩子,右手忙活的停不下來。

趙大嬸姐姐的手上有很多類似的傷痕,她也在做著這些手工活兒。

「你也在做這個啊,你是哪家廠子的…」

「哎喲,福龍啊,他們給的價格可高了,一個三毛錢呢…」



「其實有時候我覺得待在小鄉村裡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愚昧,有很多觀點都很落後。」趙強看著正在討論貼補家用的兩人感慨道:「其實很多傳統的美德在她們身上閃爍,可比一些都市大女孩都漂亮的多了。」

「是挺漂亮。」李雲點頭笑道。

此時趙大嬸好像發現什麼不對的地方,左看右看,最後疑惑道。

「姐,你老公呢。」

趙大嬸的姐姐臉色變得有些不好看,最後說道。

「不在。」

……

……

在距離鄉村不遠的工地上,一個瘦弱的中年漢子正扛著水泥袋子。

走沒幾米路,就氣喘吁吁的趴了下來。

爬下來還帶咳嗽兩聲的。

一旁的工頭見狀,一臉的無奈。

「馬本強,你這身體情況還是別跟咱一起做了吧,你做不來的。」工頭從兜里掏出一百塊錢來:「不用找了,多的算請你喝酒,你走了吧…」

「我…我還能…咳咳…」馬本強拉扯著工頭的手,很想留下來。

「你看你,走吧走吧,我們自己可以乾的。」工頭有些不耐煩的甩了甩手:「行了行了,你趕緊走吧,我們這裡留不了你這樣的大神…」

馬本強還想哀求,但工頭已經離開。

最後,馬本強鞠了一躬,頹然的離開了工地。

諾大的工地還在施工,工人們像機器零件一樣,完成著自己的工作。

工頭也加入到了零件之中。

「老大,你讓馬本強走了?」其中一個大工休息一下,擦掉臉上的汗水,喝了一大口礦泉水后說道:「他還挺慘的…」

「挺慘?挺慘有什麼用,他幹活效率只有別人的三分之一,我又不是做慈善的,養不起他。」工頭白了一眼這大工。

大工倒沒什麼,只是聳聳肩而已,反正被炒掉了也是馬本強而不是他。

「大家都有大家的難處,我小作為他以前的同學,收留他一個月已經仁至義盡了。」工頭嘆氣道:「這人啊,以前就和村子里的小混混們混在一起…」

「他是小混混?」

「不,是被小混混揍的那一方,因為長相懦弱身體孱弱,所以混混特別喜歡欺負他。」工頭說道:「性格懦弱吧,最後還討了個要強的老婆,本來女兒都那麼大了,也應該相安無事才對,只可惜的是,這貨太弱了,女兒還厲害,家裡沒地位,外邊也沒地位,簡直凄慘的不行…」

「他還有家?」大工意外的說道。

「你不知道?」工頭皺眉:「你什麼意思。」

鑽石契約:黑帝的二手新娘 「沒,可能..是我看錯了吧。」

……

寧靜的鄉村。

孩童的喧鬧聲。

一切都是那麼的和諧,那麼的自然,彷彿最完美的世界。

和諧,與自然。

清澈的小溪讓人忍不住想喝兩口…趙強就沒忍住。

「比咱村子的水質好多了…」

「其實喝開水比較好。」

「嘿嘿,要什麼開水啊,煮開的話這泉水不就沒有清甜的味道了。」趙強又喝了兩口,一臉的愉悅:「好久都沒來過啦,感覺好懷念…對了,我現在要去我姑姑那兒看看,你跟著來不。」

李雲點點頭,去見見這位鬼差的母親。

路過小道的時候,李雲看到了一間『房子』。

與眾不同的房子。

一般再窮的人吧,都會弄上個瓦房竹樓什麼的。

這房子與眾不同在於,它就是在一條小巷子中間搭個紙皮而已,旁邊就是豬圈。

裡邊還傳來一陣陣的香味,和豬圈的臭味交雜在一起,更加的銷魂。

是一個瘦弱不堪的男人,在紙皮里泡著泡麵,隱約看到破舊的床墊,還有薄薄的床單。

「大師?」

「你先過去吧,貧道稍後就來。」李雲笑了笑。

趙強看著小巷子里的男人,隱隱知道了點什麼,隨即就轉身離開了。

李雲則取出拂塵,使用呼風術將周圍的惡味吹散。

這男人原本迷茫的雙眼有了一點點的光芒。

這雙眼的光芒,來自於泡麵的香味。

沒有臭味伴隨的泡麵,對他來說就已經是小小的幸福了。

李雲沒有過多的停留,驅散完這裡的臭味后就離開。

贈人玫瑰,手有餘香——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