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有5個營2個連。我們團長現在可威風呢!”

2020 年 11 月 6 日

舒勇說這句話,有其它的含義。由於初次見面,我也不好仔細問。

車開到團部門口停下。

團部是棟灰色的三層樓,建造的年月很長了,但外表收拾的很清爽。比如,斑駁陸離的牆壁爬滿了爬山虎。如果是白天,看上去綠油油的,肯定很美。

燈火通明的團部大門口,站着一個老兵。年齡大約40出頭,矮個子,1米68左右,塊頭很健壯,看上去像鐵疙瘩一樣。

我們一行下車,舒勇指着遠處的那個兵說:“那就是團長。我的任務完成了,首長,我還要回去執行巡邏任務。不然,團長看見我,又會罵人!”

我問:“晚上也巡邏?”

舒勇點點頭說:“晚上比白天還緊。”

“那就去吧?”

舒勇走了後,我快步走向苗可善。

“苗團長你好!”

我朝他敬了個軍禮,然後兩雙大手握在一起。

苗可善的眼睛散發着寒光。他朝狐狸李大牛黃磊看了一眼,隨即指着團部機關樓說道:“走吧?我們上去吧?”

我對黃磊他們三個兵說道:“你們就在下面等我。”

我跟着苗可善上樓。

苗可善在前面帶路,我們上到二樓一間小會議室內。他問:“這麼晚,老鬼大隊長親自過來,有什麼重要事吧?還帶着兵。”

我坐下,喝了一口他倒的茶說道:“打擾苗團長了,這麼晚。

也沒什麼事,就是想問一件事情。帶兵是我的常態,我一直都這樣。”

“你的兵真槍實彈,我一眼看出來了!說吧?什麼事?”

苗可善單刀直入,也不來什麼前期鋪墊。

我笑着說:“那我真說了!”

“說吧說吧!只要我能幫助你,我是知無不答!”

“認識一個叫刀疤的人嗎?”我狠狠盯住苗團長的臉,想從他的臉上找出一絲破綻。

這是我的習慣,但凡調查重要的事情,我就怕別人不願意說實話。

苗團長回答的很果斷:“不認識。”

我又問:“一年前的9月份,有人從你的防區過境,是嗎?”

苗可善沉默了,臉上的肌肉抖動幾下。他說道:“有!而且不止一個!”

“是什麼人?”

苗可善擡起頭,兇巴巴地看着我,重重地說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答:“我想調查一個人!”

苗可善:“調查我?簡直是可笑!那次越境有六七個。我說老鬼,雖然我們不熟,但在一個軍區裏,也算認識,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們自己執行任務,越境到國,反過來調查我們,到底懷了何居心。”

我樂了。原來這傢伙忌憚這個。我解釋道:“不,我不是來找麻煩的。那次我們去地區,是一次集體行動,是軍區交給我們的任務。就那天晚上,還有另外一個人越境到對面的國,你知道嗎?”

苗可善陷入沉默之中,思索了好一會兒,才說出一席話。

“這麼說,後面越境的那個人,不是你們的人,而是有人鑽了空檔,摸過去了?”

我大吃一驚。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事情,居然有人尾隨在我們身後,來了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我緊張地問:“知道是什麼人嗎?有他的照片與資料嗎?他到底是什麼人?”

苗可善搖搖頭,實話實說:“你們那次越境,是一次高度保密的行動,還是老政委一語雙關透露的。我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沒有對其它人說。老政委的意思我很明白,是想讓我提供方便,如果被我的人攔住,立即放行。你們行動那麼詭異,速度也快,到境外跟奔旺的人接上火,我才知道。至於後面那個越境的人,動作也麻利,他是從我們防守的薄弱處滲透過去的。似乎瞭解邊防團的部署,我當時也以爲是自己人,未做任何調整,讓他過去了。過去了也沒調查。一直以爲是你們的人。這是我們的疏忽!”

我繼續問:“這也不怪你們邊防團,如果是我,也會這麼認爲。那個人就是我要調查的刀疤,這個人至關重要。說說當時的細節,對他有沒有什麼清楚的判斷。”

苗可善想了一會兒,說道:“這個人的身手很好,是以長途奔襲的姿勢過去的,他沒有對我們的部隊造成任何威脅。也正是因爲如此,我們才誤認爲他的我們的人。這個人,一定是個特種兵,最不濟事也是個偵察兵,軍事素質十分好!是個軍人,接受過軍事訓練,沒錯,一定是這樣!” 525 一無所獲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隨時閱讀,手機用戶請訪問。

525:一無所獲

苗可善那裏,沒有得到有價值的東西。只是印證我的看法,刀疤是個軍人。苗可善在這方面,給了我很大的信心。讓我堅定了對刀疤的認識,這個刀疤,就是從部隊出來的兵!

不用說,我在苗可善那邊坐了一會兒就離開了。我得趕往新的地點春城。那是軍區機關所在地。我必須儘快趕到那裏,在軍區展開一系列的調查。

離開的時候,苗可善送我出辦公樓,他用歉意的語氣說道:“這個刀疤非法越境,是我們的人沒守好邊界,我馬上調查這件事,有什麼詳細結果第一時間通知你,我會整頓部隊重新部署,你就放心吧?”

我笑道:“苗團長,看你說的。我又不是領導。幹嘛對我說出這樣的話?”

苗團長嚴肅地答:“有問題就要承認,然後解決問題嘛!這沒有什麼可怕的,我們軍人就應該認識自己的不足,這樣才能打勝仗!”

離開邊防團後,我們驅車朝春城趕。

上了高速公路,往回走。

越野車在平坦的公路上嗡嗡嗡行駛。狐狸說:“頭兒,那個苗團長好像不開心。”

我說道:“我們這次來,給他們捅了一個窟窿。”

“什麼窟窿?我們沒幹什麼啊?”

“別問了,說了你也不懂。”黃磊奚落狐狸。

“有那麼高深莫測嗎?”狐狸回擊一句。

“行了行了,大家眯一會兒。

”我打斷他們的談話。

車內一片寂靜,只能聽見發動機的聲音。

其實大家都在假寐,都在想着各自的心思。我也一樣,在思考刀疤的問題。來邊防團一趟,也並非白來,起碼證實了刀疤是一名軍人。他順利逃到對面的國,還在原始森林中跟奔旺的軍隊鬥智鬥勇,就說明不是普通的老百姓。去國兩次,都收集到有關刀疤的情報,所有的證據都指明他是個軍人。

還有一個重要的提示:刀疤說黑蜂近期會在13號地區活動,說明刀疤瞭解阿拉古山地區。

瞭解阿拉古山,那麼說明刀疤是軍區的兵。只有這個身份才如此瞭解阿拉古山的地形地貌。包括13號地區的雷區。

如今的13號地區跟原來不一樣了。軍區邊防團派出部隊清除了我們這一側的地雷。現在有危險的地方都在國的土地上。一條公路順着13號地區向東延伸,中兩國的邊境線一目瞭然。阿拉古山邊防連,也就是現在的機步一連已經改變了原有的巡邏模式。改徒步巡邏爲戰車巡邏。這是一個質的飛躍,從原來的人力方式、原始方式改變爲現在的高科技手段,用偵察衛星車載雷達電訊偵搜戰場攝像的方式全方位覆蓋邊境線。

我們在路上整整度過了4個小時,到早上5點時分,才趕到軍區的機關大院。

由於天太早,我決定到司令員的辦公室去等。門口值班的上尉很擔心,說這樣會驚擾司令員。

我哈哈大笑。說道:“你們司令員沒這麼嬌氣。我還是去辦公室等吧?”

“我沒鑰匙。”

“放心吧,我有辦法!”

司令員的辦公室在5樓。我看了一下地形,辦公室的窗戶沒安裝防護欄,於是我攀上水管,像猴子一樣敏捷地爬上去。

沒費什麼力氣就打開了玻璃窗,然後成功進入孟鎮南司令員的辦公室。

狐狸黃磊李大牛仍然在車內呆着,進近了軍區大院,他們不敢出來瞎逛,怕引起誤會,都在車內睡大覺。

早上8點,孟鎮南司令員進了辦公室,看見我躺在沙發椅上呼呼大睡。用文件夾砸醒了我。

孟鎮南:“你小子就是用這樣的態度面對首長? 白色鬱金香 在軍區你敢這樣嗎?”

我搖搖頭,說道:“不敢!”

孟鎮南一聽,來氣了。“那在我這裏,你爲什麼敢?”

我環顧一下辦公室,空間真大。足足有120平方米。辦公室外面有小客廳,還有衛生間和廚房。看來,孟司令員有時候不回家吃飯,就在這裏做飯吃。

“在軍區不敢,在我這裏敢,真有你的,艾隊長。”

“實話跟你說吧?首長,這裏算我半個家。”我嬉皮笑臉說道。

“哦爲什麼?”孟鎮南詫異道。

我說:“您想想,我爸是軍區的吧?他又死在阿拉古山,埋在阿拉古山,是軍區的地方,我是我爸的兒子,算不算得上是軍區的人?”

孟鎮南本來挺生氣的,一聽我這麼說。臉色立即和藹下來。他指着我說:“這個看法好,我喜歡,要不你乾脆調到軍區,我把軍區特種兵大隊也交給你帶?怎麼樣?”

我大笑。不說話。

我這一笑,把孟鎮南笑的極不自然。

跟孟鎮南司令員打過幾次交道,他是一個很好相處的領導。特別是對真正的軍人,他都是另眼相看。

正是如此,我纔敢這麼大膽先進入他的辦公室等他。因爲我知道他不會真生氣。

看見我在這裏,孟鎮南又想起兩場演習的事情。他問:“好你個老鬼,紅方藍方演習中,林達那小子幾乎把你們包了餃子,說說你們是怎麼發現他的指揮部的?給軍區添麻煩的事,你是一點都沒含糊,現在你到像沒事的來到我這裏,就不怕我給你小鞋穿?”

我撓撓頭,說道:“首長,冤枉,那次演習我沒參加!”

“不會吧?你可是藍軍的指揮員!”孟鎮南驚得眼睛珠子都快掉下來。

我如實相告。把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完完整整告訴給他。

孟鎮南聽後,半天不說話。

我站起身,在飲水機前倒一杯開水,遞給司令員,又給自己倒上一杯。

孟鎮南打破沉默,說道:“鄭重太不像話,這不是給人添堵嗎?如果是我,我想都想不出來這樣的主意!太損了!”

我的臉不自然抖動幾下,苦笑道:“算不錯了。沒讓我剮下這身軍裝算謝天謝地了!”

“他敢”孟鎮南情不自禁地喊道。

“哈哈哈哈!”我指着他大笑。

“呵呵!”孟鎮南也跟着笑了。

“說吧?找我有什麼事?這日夜兼程的,看來你也趕了不少路!” 526 調查刀疤

一無所獲

苗可善那裏,沒有得到有價值的東西。只是印證我的看法,刀疤是個軍人。苗可善在這方面,給了我很大的信心。讓我堅定了對刀疤的認識,這個刀疤,就是從部隊出來的兵!

不用說,我在苗可善那邊坐了一會兒就離開了。我得趕往新的地點春城。那是軍區機關所在地。我必須儘快趕到那裏,在軍區展開一系列的調查。

離開的時候,苗可善送我出辦公樓,他用歉意的語氣說道:“這個刀疤非法越境,是我們的人沒守好邊界,我馬上調查這件事,有什麼詳細結果第一時間通知你,我會整頓部隊重新部署,你就放心吧?”

我笑道:“苗團長,看你說的。我又不是領導。幹嘛對我說出這樣的話?”

苗團長嚴肅地答:“有問題就要承認,然後解決問題嘛!這沒有什麼可怕的,我們軍人就應該認識自己的不足,這樣才能打勝仗!”

離開邊防團後,我們驅車朝春城趕。

婚婚欲睡男神老公 上了高速公路,往回走。

越野車在平坦的公路上嗡嗡嗡行駛。狐狸說:“頭兒,那個苗團長好像不開心。”

我說道:“我們這次來,給他們捅了一個窟窿。”

“什麼窟窿?我們沒幹什麼啊?”

“別問了,說了你也不懂。”黃磊奚落狐狸。

“有那麼高深莫測嗎?”狐狸回擊一句。

“行了行了,大家眯一會兒。

”我打斷他們的談話。

車內一片寂靜,只能聽見發動機的聲音。

其實大家都在假寐,都在想着各自的心思。我也一樣,在思考刀疤的問題。來邊防團一趟,也並非白來,起碼證實了刀疤是一名軍人。他順利逃到對面的國,還在原始森林中跟奔旺的軍隊鬥智鬥勇,就說明不是普通的老百姓。去國兩次,都收集到有關刀疤的情報,所有的證據都指明他是個軍人。

還有一個重要的提示:刀疤說黑蜂近期會在13號地區活動,說明刀疤瞭解阿拉古山地區。

瞭解阿拉古山,那麼說明刀疤是軍區的兵。只有這個身份才如此瞭解阿拉古山的地形地貌。包括13號地區的雷區。

如今的13號地區跟原來不一樣了。軍區邊防團派出部隊清除了我們這一側的地雷。現在有危險的地方都在國的土地上。一條公路順着13號地區向東延伸,中兩國的邊境線一目瞭然。阿拉古山邊防連,也就是現在的機步一連已經改變了原有的巡邏模式。改徒步巡邏爲戰車巡邏。這是一個質的飛躍,從原來的人力方式、原始方式改變爲現在的高科技手段,用偵察衛星車載雷達電訊偵搜戰場攝像的方式全方位覆蓋邊境線。

我們在路上整整度過了4個小時,到早上5點時分,才趕到軍區的機關大院。

由於天太早,我決定到司令員的辦公室去等。門口值班的上尉很擔心,說這樣會驚擾司令員。

我哈哈大笑。說道:“你們司令員沒這麼嬌氣。我還是去辦公室等吧?”

“我沒鑰匙。”

“放心吧,我有辦法!”

司令員的辦公室在5樓。我看了一下地形,辦公室的窗戶沒安裝防護欄,於是我攀上水管,像猴子一樣敏捷地爬上去。

沒費什麼力氣就打開了玻璃窗,然後成功進入孟鎮南司令員的辦公室。

狐狸黃磊李大牛仍然在車內呆着,進近了軍區大院,他們不敢出來瞎逛,怕引起誤會,都在車內睡大覺。

早上8點,孟鎮南司令員進了辦公室,看見我躺在沙發椅上呼呼大睡。用文件夾砸醒了我。

孟鎮南:“你小子就是用這樣的態度面對首長?在軍區你敢這樣嗎?”

我搖搖頭,說道:“不敢!”

孟鎮南一聽,來氣了。“那在我這裏,你爲什麼敢?”

我環顧一下辦公室,空間真大。足足有120平方米。辦公室外面有小客廳,還有衛生間和廚房。看來,孟司令員有時候不回家吃飯,就在這裏做飯吃。

“在軍區不敢,在我這裏敢,真有你的,艾隊長。”

“實話跟你說吧?首長,這裏算我半個家。”我嬉皮笑臉說道。

“哦爲什麼?”孟鎮南詫異道。

我說:“您想想,我爸是軍區的吧?他又死在阿拉古山,埋在阿拉古山,是軍區的地方,我是我爸的兒子,算不算得上是軍區的人?”

孟鎮南本來挺生氣的,一聽我這麼說。臉色立即和藹下來。他指着我說:“這個看法好,我喜歡,要不你乾脆調到軍區,我把軍區特種兵大隊也交給你帶?怎麼樣?”

我大笑。不說話。

我這一笑,把孟鎮南笑的極不自然。

跟孟鎮南司令員打過幾次交道,他是一個很好相處的領導。特別是對真正的軍人,他都是另眼相看。

正是如此,我纔敢這麼大膽先進入他的辦公室等他。

因爲我知道他不會真生氣。

看見我在這裏,孟鎮南又想起兩場演習的事情。他問:“好你個老鬼,紅方藍方演習中,林達那小子幾乎把你們包了餃子,說說你們是怎麼發現他的指揮部的?給軍區添麻煩的事,你是一點都沒含糊,現在你到像沒事的來到我這裏,就不怕我給你小鞋穿?”

我撓撓頭,說道:“首長,冤枉,那次演習我沒參加!”

“不會吧?你可是藍軍的指揮員!”孟鎮南驚得眼睛珠子都快掉下來。

我如實相告。把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完完整整告訴給他。

孟鎮南聽後,半天不說話。

我站起身,在飲水機前倒一杯開水,遞給司令員,又給自己倒上一杯。

孟鎮南打破沉默,說道:“鄭重太不像話,這不是給人添堵嗎?如果是我,我想都想不出來這樣的主意!太損了!”

我的臉不自然抖動幾下,苦笑道:“算不錯了。沒讓我剮下這身軍裝算謝天謝地了!”

“他敢”孟鎮南情不自禁地喊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