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這一切面對離央摧枯拉朽的一拳,枯閻上人在最後的驚恐目光中,直接被離央一拳打爆。

2020 年 11 月 6 日

而將枯閻上人解決了后,離央又紅著眼走向了那幾個倖存的修士,不管不顧他們的驚恐求饒,將他們也都一拳打爆。

之後,竟是轉過身,朝著那道給予他力量的身影走去,身上的殺性絲毫不減,那泛著妖異紅芒的眸子似乎帶著一種瘋狂興奮之意。 離央,他竟然是要對那道身影出手。

然而,那道身影從始至終都沒有什麼動作,只是目光平靜地看著赤紅著眼,一步一步向自己走來的離央。

至於這時的離央,他的心神完全沉浸這股忽然得到的強大力量中,那種掌控一切的強大令他欲罷不能,他想永遠的得到這股力量。

所以,他想要連這給予他力量的人一起轟殺。

來到近前,仰頭看著半空中的身影,離央竟是騰空而起,虛立在他的對面,眸中的赤紅光芒更甚,從其身上一股狂暴的力量洶湧而出,就要舉拳轟殺向對面的身影時,一道悠悠鐘聲驀然響起。

這響起的鐘聲令離央的拳一頓,同時他的心神也恢復了一絲清明。

「我這是做什麼,竟然要對前輩出手……」

但這清明只是恢復一絲,而在來自於這強大力量的蠱惑下,這僅有的一絲清明也快要被淹沒。

「不行,我怎麼能為了這力量恩將仇報……」

離央僅剩的一絲清明苦苦支撐著,心神不斷地提示自己不能恩將仇報,然而來自那力量的佔有慾一次又一次地衝擊著他的心神。

對面,面容模糊的身影看著離央目中不停閃爍的赤紅光芒,以及他不斷地出拳和收拳,黑洞般的眸子出現了一絲審視的意味。

「不……這不是我的力量,我不要……」

隨著離央那絲清明地掙扎堅持,不斷衝擊著他心神的力量慾望也漸漸開始減弱,而離央的心神則是更加地強韌;終於,不知過去了多久,當離央發出一聲吶喊時,他身上強大的氣息迅速減弱,最終恢復了原來的他。

此刻的離央喘著粗氣,身上的衣衫皆被汗水浸濕,面上還殘留著后怕之色,若非是那聲鐘鳴,令自己恢復一絲清明,自己怕是要被那不屬於自己的力量吞噬心神。

「多謝前輩!」

稍微緩過了氣,離央仰頭對著半空中的身影恭敬地開口道謝,隨著那不屬於他的力量消散,離央也無法浮空,早已降落在地上。

「你還不錯!回村吧!」

半空中的身影對著離央點頭示意了下,身形驟然化作點點熒光飄散於虛空,於此同時,地上流轉著的陣圖也漸漸隱去,大江也重新恢復了波濤陣陣,少的,則是在此地逗留的修士,化為了維持保護村子陣法力量的一部分。

離央站在原地,看著周圍不變的景色,彷彿剛才的經歷只是一場夢幻。

「終有一天,我會靠著自己的修鍊,得到屬於自己的強大力量!」

抬頭看了眼無垠的高空,離央更加堅定自己修仙問道的心,他也要總有一天,能像洛逍子與那位不知名的前輩一樣,用屬於自己的力量庇護著村子。

「鍾大哥……」

離央目光又放到地上的一處空白處,不禁一黯,那裡的兩顆頭顱也早已在陣法中消失。

半晌,才重新踏上石橋,離央彎身輕手抱起熟睡著的小李子,走向了對面的村子中。

還未下橋,離央便看見在村口處,聚集了很多村民,其中在前面的便是李叔夫婦與村長几人,此刻看到離央抱著小李子回來,目光一瞬凝聚在他身上。

「我將小李子平安帶回來了!」

看到眾人,離央並沒有太過意外,畢竟這麼大的動靜,村子中的人察覺到也是正常,目光看向李叔夫婦二人,臉上終於露出了釋然的神色。

「央子……」

看著此刻一臉釋然之色的離央,李叔知道直到此刻,自己的親子才算真正的被救了回來。

雖然之前離央一番安慰,但過後李叔二人也察覺到不對勁,剛好村子的銅鐘又連響了九聲,再加上離央的匆匆離去,才意味到了什麼,連同其他被異象所吸引的村民來到橋頭,卻是一直無法上橋。

「先回去吧……」

村長看著離央臉上難掩的疲憊,對著村民示意了聲,隨後李嬸過來接過小李子,離央隨同一眾村民回到了村中。

……

屋中,離央盤坐在自己的床上,雙目緊閉著,面容祥和,呼吸均勻,在他的身周縈繞著一層薄薄的靈霧。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縈繞在離央身周的靈霧緩緩散去,他的眸子倏地睜開,一抹精芒宛若閃電般劃過。

這是離央回到村子的第三天,這幾天,是他最近過得最安逸的幾天,而伴隨著他此刻修鍊的結束,他之前身體受的傷,以及損耗的靈力完全恢復到巔峰狀態。

「體內的靈力更加精鍊了!」

修鍊結束的離央,發現了他體內的靈力不僅有所增長,更是凝練了不少,這意味著他的實力又強大了幾分。

「看來,想要成長,變得更強,除了苦修,還要有生死歷練!」

靈力的增長凝練,同時也令離央明白了光是靠平時的苦修是遠不夠的,還要有那遊走在死亡邊緣的生死磨練,才能成為真正的強者。

細細感受了一番自己的變化后,離央沉吟了片刻,重新閉上了雙眼,來到自己的腦海中。

此際的他識海未開,腦海還是一片混沌,而在他的腦海中,正有一面鏡子靜靜地懸浮著,除此之外,還有兩枚閃動著光芒的符文。

這兩枚符文正是洛逍子贈與離央的,其中一枚被封印著,不知裡面究竟有什麼內容,但另外一枚離央卻是大致看過,但當時沒有看得多仔細,此刻離央正是為它所來,沒有猶豫,心神剎那與符文相融時,大量信息被離央獲得。

許久,當離央獲取了裡面的信息,心神退出腦海,睜開眼睛時,露出的是恍然之色。

這枚符文蘊含的信息,正是修鍊界的一些基本常識,通過這枚符文,離央對於修鍊終於不再那麼的迷茫了。

「練氣境才只是修鍊的第一個境界,而且更是有十層,不說之上的境界,單是這練氣境,就有人一輩子不得突破,止步於此!」

離央低語,此刻他才明白了修仙的艱難,光是修鍊要的資源便是一個大難題,因為光靠吸取煉化天地間的靈氣,根本很難一路支撐修鍊者突破,更別說一個境界比一個境界更難突破。

雖然隨著境界的突破,壽元亦會隨之增長,但有很多的修鍊者皆是止步在修為境界的無法突破上,導致壽元枯竭,最終遺憾坐化。

鞠躬感謝基地防護堤,含笑半步癲dx的打賞支持!以及朝歌dx,穆小王爺,謝家英雄,annly5202,大號呆板手,飄逸大俠的推薦票支持!謝謝大家! 離央盤坐在床上,對獲得的修鍊常識做了一個總結,又查探了一番腦海中的那面鏡子,發現除了能將它召喚出來,以及收回去外,也根本不知有什麼用處。

「身上空有著兩樣法寶,我卻是不能用,不會用!」

離央的心神又看向丹田中的太儀鼎,臉上滿是鬱悶的神色,關於法寶,離央現在也僅是知道它們乃是修鍊者所御使的非凡器物,多的那符文中的信息也沒提。

抬眼望了眼窗外,此際天已是蒙蒙亮,離央從床上起身,來到院子中,一如既往地打著拳。

這一個月來,經過了數次生死戰鬥,離央對於這拳法越發的嫻熟,如今即便沒有用上靈力,打出來也多了幾分莫名的韻味。

而離央隨著他修為一點點的精進,身上的氣息也是越發出塵,給人一種空靈的感覺。

驀地,正在打拳的離央目光忽一瞥向院門外,眉頭一挑,直接收拳,等在了院內。

果不其然,片刻后,一道身影來到離央的院門口,朝里一看,發現離央正站在院中,就好像是在等著他一樣。

「央子,村長在銅鐘那邊,說是找你有點事,讓我過來叫你,剛好我也想找你要點藥草!」

這人倒也不見外,看到了離央,直接就走了進來開口說道。

「好的,阿風哥!我這院子的藥草你隨便拿,我先過去找村長了!」

離央面上帶著笑意,開口示意院中曬的藥草隨便拿,因為再過些時間,他就要離開這村子了,說完,便直接出了門,直朝著銅鐘的所在地走去。

這銅鐘離央小的時候也沒少去那玩過,但經歷先前的事,離央才知道這不知放在村中幾多歲月的銅鐘的非凡。

「村長,您找我有什麼事?」

遠遠地,離央就看見腰背稍顯佝僂的村長正站在銅鐘前,似乎看著銅鐘在想著什麼。

「央子來了啊!陪我走走吧!」

聽到離央的聲音,村長目光從銅鐘上移開,看在離央身上時笑呵呵開口說道。

「好咧!」

離央一愣,也不知村長找自己到底啥事,但村長開口了,便一口應了下來。

「本村也不知起源於什麼時候,但卻一直流傳著村子曾經出過仙人,現在看來,卻是真的……」

村長走在前頭,離央稍微后些,隨同老村長一起走著,而老村長也開始講著一些關於村子流傳下來的傳說,一些離央聽過,但也有沒聽過的。

而村長一說起來,似乎也沒有要停下的意思,不緊不慢地邊走邊說,離央雖不解村長為何對自己說這些,但也是一直認真聽著。

二人漫步間,穿過了村中幾條小道,來到了一個小型廣場,最終村長帶著離央駐足在廣場邊上的一座閣樓前。

到了這裡,村長也停止了說話,示意離央打開閣樓的門后,率先走了進去,到了這裡,離央也明白,村長找自己來的真正目的應該也要說了。

「央子,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要離開村子了?」

進入閣樓中,裡面存放的多是一些書籍,以及一些村子慶典或祭祀時用的工具,村長隨意地抽出了一本書籍,看著跟在後面的離央,忽然開口問道。

離央聞言面色一驚,他還沒跟什麼人說過,村長又是怎麼知道的,但念頭一轉,想到那天的事,便有些恍然,不過隨即也沉默了下去。

「看來!我是猜對了!」

一看離央沉默不語的樣子,老村長就知道自己是猜對了! 冷宮裡的冷皇妃 自那天以後,他就知道離央應該是得了仙緣,再加上離央如今身上那出塵的氣息更甚,所以猜到離央他或許不久就要離開村子。

「央子,這個給你,也許對你有些幫助!」

原本還以為離央即便要走,也會再等個幾年,但現在看他的樣子,村長也看出他短時間內怕是就要走了,拍了拍他的肩膀后,從手上的書籍中抽了一張泛黃的紙張出來,遞給離央。

「村長……這是?」

接過泛黃的紙張,離央目光一瞥,發現上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小字,隨後目光疑惑地看向了老村長。

「你帶回去看吧!看完再還回來,也許後人會用的上!」

老村長並沒有多說什麼,將紙張遞給離央后,便將夾著紙張的書放回了原地,走出了閣樓中。

「村長……」

看著略有些佝僂的背影,離央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卻又不知該如何說。

走在前面的老村長,背對著離央擺了擺手,漸走漸遠,最終,離央也沒有再開口說什麼,走出了閣樓,關上了門,手中握著一張泛黃的紙張,情緒有些低沉地走向自己的家。

回到自己家中時,阿風哥已拿好藥草回去了,離央進入屋中,找了張椅子坐下,拿出手中的紙張,開始細看。

紙張上面的字極小,以普通人的目力怕是看不清,也不知究竟是何人所寫,但這對如今的離央的目力來說,看清上面的文字很簡單。

隨著看下去,離央發現上面大致講的是南荒山脈的一些情況,提及了山脈深處棲息了不少強悍的凶獸,妖獸之類的存在,以及裡面的存在的資源,更多的是講南荒山脈深處的兇險。

而在最後面,則是留下了一篇斂息的修鍊法門。

「山脈深處的兇險早已有體會,但沒想到竟還有更加兇險的!」

半晌,離央的目光從紙張上離開,目中猶有震撼的神色。

接著,離央又從身上取出一物,正是青府孫良的身份令牌,稍一出現,便通體蒙著淡青之芒,並且指著一個方向。

「南荒山脈深處如此兇險,這身份令牌卻是要我深入,難道他就以為得到身份令牌的人一定能做到么?」

此刻的離央早已不是一月前的自己,再加上又看到紙張上面的內容,離央也開始有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不過這也不能怪孫良,他當時留在身份令牌中的信息,已是意識彌留之際,只是本能地留下青府的大致位置,便身死了。

「也許,是我想太多了!這南荒的兇險,未嘗不是對我的一番歷練,再加上有這斂息術,應該不是問題;再者,若因這而退卻,這修鍊又有何意義!」

離央重新將孫良的身份令牌收起,將心中的雜念甩開。

通過這一月的經歷,離央也知道既然周武皇朝隱藏著這麼多的修仙者,也就應該有修仙門派存在,但離央卻是本能地排斥。

而在離央知道了修仙所需要的海量資源,他更加明白加入修仙門派是有必要的,所以,他的目標依舊不變。

將手中的紙張收起,離央回到自己的居室,開始修鍊斂息術。 「這斂息術,指的是修成之後隱匿自己的修為氣息……」

盤坐在床上,離央再次看了一遍泛黃的紙張,並且將修鍊斂息術的修鍊法門在腦海中再過了一遍,確認沒有什麼問題后,就開始修鍊這斂息之術。

……

時間匆匆,自離央重回村子已經過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這一個月的時間,離央白天依舊如從前一般上山採藥,準備離開之前,再為村子儲備些藥草,畢竟這對如今的自己不難做到,但對普通村民,一些特殊的藥草並非那麼好采。

而夜晚,離央則是修鍊著鍊氣訣以及斂息之術,到了現在,離央已經確切地感受到了僅憑吸收煉化遊離在周圍的靈氣,自己的修為進境緩慢了太多。

但令離央有一些安慰的是,一月來對這斂息訣的修鍊很是順利,到現在他基本已經能收斂自己散發出的修為氣息,而收斂了氣息后,他那給人出塵空靈的感覺也漸漸消失,重新給人一種很普通的感覺。

鑒寶金瞳 「也到了我該離開的時候了!」

當離央結束了一夜的修鍊,周身的靈力波動盡數收斂於體內時,感受著朝陽帶來的暖意,眼中閃過一抹要離別的愁緒,但很快就又被他隱藏了起來。

從床上下來,來到院子中,離央並沒有如往常那般練拳,而是走了出去,走遍了村中的每一條小道,同早起的村民熱情地打著招呼,看過一個個熟悉的臉龐,最終來到了李叔的家裡。

「李叔!」

來到李叔的家門口,離央看見身體已經恢復了的李叔,正在自家的小院中劈著柴火,笑著打了聲招呼,也不見外,直接走了過去。

「是央子啊!今天不上山採藥了?」

李叔剛將一塊木頭劈成兩半,就聽到離央的聲音,抬頭看去時,離央已是笑著走到了近前,遂開口問了句。

「今天就不上山了!來,我來幫您劈柴吧!您去歇會兒!」

離央搖了搖頭,一把順過了李叔手中的柴刀,開口言讓李叔去歇著,他自己則是拿過旁邊還未劈的柴火,舉起手中的柴刀,劈起了柴火。

李叔也沒有推脫,走到了邊上休息著,一邊看著離央正行雲流水般將柴火一一劈好放到一邊。

看著認真劈著柴火的李叔,似乎也意味到了什麼,今天的離央雖然看起來如常,但作為算是一直看著他長大的李叔,還是看出了什麼。

「李叔,柴火已經幫您劈好了!」

離央的速度很快,不到一炷香的時間,便將一堆的木頭劈成小段的柴火,並且放得整整齊齊,將手中的柴刀放下,離央轉頭看了一眼裡屋笑問:

「小李子還在睡懶覺吧!這小子!」

「央子,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對我說?」

看著滿面笑容的離央,李叔的神色反而一副肅然的樣子,目光直視著離央。

「嗯!我今天是來跟您道別的!」

離央臉上的笑意消失,點了點頭,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本來就是要來道別的。

「這一天終於到了,既然這是你的夢想與選擇,就去吧!」

重生星際公略 早在月前,李叔就從村長那知曉了離央近段時間就會離開的消息,知道了他如今也是成為凡人口中的仙師了,這村子已是容不下他,他的路應該在更加廣闊未知的世界里。

「你什麼時候走,要去看看小波嗎?」

看著沉默不語的離央,李叔知道他的性格本就如此,也不再多說什麼,只是目光看向了屋內,開口詢問了句。

「還是不了,等下就出發了!」

離央目光也望向屋內,似乎能看到裡面,腦海中的回憶畫面般閃過,最終還是拒絕了。

「雖然我不知道仙師的世界和我們凡人是否相似,但也聽小波講過你救他回來時的兇險,你,自己小心……」

最後,離央陪著李叔聊了會兒,便正式跟他告別,也沒有去和其他的村民告別,他不想自己的離開打擾了村子的寧靜。

回到自己的家中,最後一次為他的養父上了三炷香,來到自己的房間,僅準備了一些衣物,就打算就此悄悄離開村子。

丹師劍宗 但,就在他要出院門之際,臉上閃過一抹詫異的神色,延遲了出門的時間!

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間,離央心念一動,眼前有光華一閃,太儀鼎出現在了他的身前,而與此前相比,離央感到此刻的太儀鼎似乎有了些不同。

此次忽然召喚出太儀鼎,並非是他臨時起意,而是剛才太儀鼎竟然向他傳達了一個要出來的意念,這不由得他不詫異,一個器物,竟然也有自己的意識?

果然,他的想法沒錯,下一刻眼前的太儀鼎又向他傳達了一個模糊的意念,接著,就看到鼎口混沌光芒一卷,一塊拳頭大小的,表面蒙著一層迷霧的物體出現在了離央的眼中。

「這是那塊被你吞了的礦石?」

太儀鼎再次傳來的意念是要將它那塊吞了的礦石還給離央,而離央看著眼前通體包裹著迷霧的物體,有些不大相信那麼大塊的礦石竟然變成了這模樣。

離央的話音剛落,太儀鼎又傳給了離央一道意念,大意是它雖然借離央度過了天劫,但也是受損嚴重,而它吞的這塊礦石乃是一樣好東西,不僅幫它完全恢復了過來,還令它發生了好的變化。

至於它重新吐出來的事物,是包裹在礦石裡面的東西,更加珍貴,只是它消化不了,所以吐出來還給離央。

「所以說,你消化不了的東西就重新還給我?

感受到它的意思,離央有些哭笑不得,指著那塊包裹著迷霧的東西開口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