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凡現在每向上一個階梯,他的體內就會一陣沸騰,這是兩朵花的能量與那無形的壓力產生的。

2020 年 11 月 6 日

楚凡的動作還是那樣不快不慢的,而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三人也在這樣的不斷登梯中產生了一種全所未有的快感。

沒錯,就是一種快感,這種感覺有點奇怪,也有些不可思議。

的確,本來她們一直受制於這些階梯的巨大壓力,每上一個臺階都會使出渾身的力氣,而現在這些壓力都被楚凡一個人承受了。

如此一來,程素麗和李玲玲和葉靈三人的身上一點壓力都沒有,只有一股聖靈氣不斷貫穿她們的經脈,不斷地洗禮她們的靈魂,從而獲得一種特別的快感。

楚凡又看了看上面的階梯,還有二十多級,在他的旁邊還有好些人一邊往上爬,一邊跪下磕頭,有的頭上都磕出了鮮血,但還是十分虔誠地磕。

而這時候,又有一些穿着奇怪服裝的人上去了,這些人並沒有磕頭,也沒有下跪,不過他們的神情還是十分的肅穆。

這些人從楚凡他們的身邊經過的時候,還看了看楚凡,但並沒有說話,隨即就上去了。

楚凡也沒有理會,他和程素麗和李玲玲和葉靈還是手牽着手,一起向上登去。

又過了二十多分鐘的時候,楚凡他們一行四人都上到頂,也到了布達拉宮的大門口。

楚凡他們都同時鬆了一口氣,剛纔楚凡確實承受了很大的壓力,現在才感到一種全身輕鬆的感覺。

而這時候,也有許多人上來了,還是有人在地上不斷地下跪,不停的磕頭。

突然一陣極大的狂風吹來,吹得人連眼睛也睜不開。

楚凡看到這陣狂風,突然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只是他的感覺剛起,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這種狂風就突然旋轉了起來,一下子將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都捲進了一個黑洞,而且還有一些人也被捲了進去。

這個黑洞還在不斷地旋轉,而且速度極快,楚凡想要靠近根本就不能夠。

而那個黑洞還在繼續旋轉,一直轉了十多分鐘,接着突然消失不見了。

此刻,又是一陣平靜,既沒有風,也沒有雨,一切都很平靜,就象剛纔的大風並沒有出現過,所有人都感覺剛纔好象是眼花了一陣,又象是做了一個離奇的夢,現在醒來一切都歸於平靜。

不過,別人以爲是做了一個夢,而楚凡卻並不是,他是最真實的感覺,不說他的記憶力超乎常人,看過的東西一眼就會忘記,不管是夢境,還是現實,單說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三人眨眼之間不見了,這就是十分真實的存在。

儘管楚凡現在感覺到周圍的平靜很離奇,但他的心裏還是一陣起伏。

現在,他的心裏先是一陣緊張,畢竟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突然被一陣旋轉的狂風吹進了一個黑洞之中,這的確是夠嚇人的。

而後他的心裏又慢慢恢復了過來,而且他還有一種強烈的感覺,葉靈她們並沒有死,只是進到了一個未知的世界。

畢竟楚凡並不是常人,雖然他現在的功力還不到第四重,還不能開啓天機術法,還算不出葉靈她們現在真正的方位,處於一個什麼樣的世界,但他那種靈敏的感覺還是存在的。

因此,楚凡雖然有些擔心,但很快就平靜了下來。

既然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同時捲入一個黑洞,有她們三個人在一起,就算遇到多大的危險,想來也能應付得了。

畢竟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現在都已經修煉了靈異功法,而且都突破到了第一重,並且無限接近第二重了。

因此,楚凡只是看了看黑洞消失的方向,又收回了目光。

如今之計,楚凡只有儘快修煉到第四重,纔可以啓動天機術法,才能找到葉靈她們三人的去向。

楚凡隨即走向布達拉宮,迎面走來幾個穿着紅色僧服的喇叭將他攔住了。

楚凡也不知道這些喇叭爲什麼要攔他,但他也沒有計較,於是他也沒有進去,而是轉身走向旁邊一條小路。

這條小路直達布達拉宮的側門。

楚凡到了側門的時候,發現還有幾個喇叭站在那裏,同樣不讓他進去。

楚凡也沒有和他們計較,突然感覺丹田中傳來一陣顫動。

楚凡感覺到丹田的顫動,隨即心裏一喜,看來是即將突破的徵兆。

楚凡隨即轉身走向一個沒有人的地方。

這裏離布達拉宮並不遠,還能感覺到一股聖靈氣。

這股聖靈氣息一直環繞在楚凡的身邊。

楚凡並沒有刻意修煉,現在他的修煉並不需要如此,有了兩朵花的能量支持,只要意境達到,只要陰陽氣息的能量達到一定的程度,就可以自動衝擊關口。

而現在,楚凡已經到了突破的邊緣,到了一個臨界點,而這股聖靈氣息又是一個引子,有了這樣的引子,楚凡現在保持內心的平靜就可以了。

楚凡又做了幾個深呼吸的動作,接着站起來走了走,又擡頭看向天上的白雲,天空一片晴朗,只見白雲悠悠飄過。 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三人被一陣狂風捲入一個黑洞後,差點失去了知覺。

這陣風太大,旋轉的速度太快,好在葉靈她們三人進入黑洞之後,隨即福至心靈地拉住了對方的手。

葉靈拉着程素麗手,程素麗又拉着李玲玲的手,三個人瞬間就抱成了一團。

隨即三個人的體內的功法又同時運轉。

如此一來,那種大風的旋轉將要使人撕裂的感覺,很快就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不過,她們還是被眼前的景象嚇住了。

剛纔被大風捲進來的可不止她們三人,還有別人,而且還有一些穿着古怪服裝的人。

那些人一剎那之間就被狂風撕碎了,衣服被撕成碎片,身上的血肉也被撕成碎片,那樣的場面真的慘不忍睹。

就是那些穿着古怪服裝的人也不例外,剛開始的時候,他們還能與那陣瘋狂的撕裂對抗一下,後來都被一一撕成了碎片。

那些衣服的碎片,還有血肉的碎片,還有骨頭的碎屑都在空間的旋轉下絞成了粉碎。

只有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三人一齊運轉靈異功法,並且將三人的功力匯成一團,這才堪堪抵住那陣瘋狂的撕裂。

而現在,她們三人都還在黑洞之中,那種瘋狂的撕裂漸漸地變得小了起來。

慢慢地那陣撕裂也消失不見了,但旋轉還在繼續,葉靈她們三人還是隨着那陣旋轉被拉扯向黑洞的深處。

這個黑洞非常的黑,黑得什麼也看不見,儘管葉靈的眼睛在黑暗中都已經可以視物,但還是看不到任何的東西,只有無邊無際的黑暗。

葉靈她們三人被那種旋轉的力量一直往黑洞的深處拉,一直拉了很久,彷彿沒有盡頭。

好在她們三人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只是衣服被撕開了一些口子,雖然有些衣不遮體,但人並沒有受傷,而且這個黑洞裏面也只有她們三人,並沒有其他的人,也不怕泄光。

而且這個黑洞又是如此黑暗,就算有人也看不見,現在她們三人就不能看到各自的身體,就連自己的身體都看不到,只是一種感覺。

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三人在這個深深的黑洞中一直被往前拉,拉了很久很久,還是被一種旋轉的力量拉扯着。

黑袍劍仙 葉靈三人還是一直保持着清醒,並沒有昏過去,而且還是一直感覺到那種瘋狂的旋轉,因此她們三人也是一直運轉靈異功法,並沒有絲毫的停頓。

不知道過去了多少時間,突然看到了前面傳來一點光亮。

這點光亮並不是十分的亮,但即便是如此,葉靈她們三人看到這陣光亮都是一陣十分的喜歡,十分的歡喜。

шшш▪тt kan▪C〇

當然了,這也不奇怪,畢竟任何一個人處在黑暗的空間久了,突然看到一陣光,哪怕這光是如此微小,但還是控制不住喜悅的。

她們看到這陣光後,馬上感覺到全身一顫,突然這個黑洞又顫抖了一下。

葉靈她們三人還是覺得有些緊張,畢竟她們還從來沒有遇到過如此情況,雖然葉靈也在鬼洞中經歷過黑暗,但這樣的旋轉,這樣的黑洞,還是第一次看到。

好在她們三人都不是普通的人,且不說前世都是妖精,就是今生也修煉了靈異功法,雖然她們還沒有象楚凡一樣上天入地,但她們的心境還是相當好的。

因此,儘管這裏有無邊的黑暗,但還是適應了下來。

而且現在又看到了前面的一絲光亮,相信要不了多久這樣的黑暗就會完全消失了。

葉靈的感覺並沒有錯,隨着這種拉扯的力量一直向前,那種光亮也越來越亮了。

又過去了一個時辰左右,突然看到前面有一陣很強的光,就象太陽光一樣。

而事實上正是如此,這個黑暗的空間也到了盡頭,黑暗只是存在於黑洞之中,出了黑洞又是一片光明,又是另外一番天地。

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三人很快就從黑暗的黑洞中拉扯而出,一齊摔倒在地。

葉靈她們三人頃刻間倒在地上,只感覺到全身一陣酥軟的感覺。

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三人都感覺到十分的柔軟,覺得挺奇怪。

這種感覺讓她們都有一種十分冰涼的感覺。

就在這時候,李玲玲突然尖叫了起來,接着程素麗也尖叫了一聲。

葉靈也差點叫出了聲,原來在她們的身下竟是一條大蟒蛇,這條蛇太大了,比水桶還要粗大。

葉靈她們三人剛纔從黑洞中出來,就落到了這條大蛇的身上,怪不得她們都覺得很軟的感覺,怪不得一陣冰涼的感覺。

現在這條蛇突然昂起了頭,伸出長長的蛇信子,還吐出一團黑乎乎的液體,又腥又嗅。

“快跑。”葉靈隨即大聲說道。

程素麗和李玲玲也驚慌失措地跳了起來。

很快地她們三人就跑開了,不過那條蛇並沒有罷休,還是追了過來。

雖然葉靈她們三人都不是普通人,但這條大蛇也不普通,一看就是相當厲害的傢伙,而且看樣子象要成精了。

葉靈三人只得拼命向前狂跑,好在她們的速度還是不算慢,雖然剛從黑洞出來,有些暈的感覺,但在這樣的生死關頭,還是發揮出了最大的潛力。

葉靈三人一陣狂奔,一直跑出幾十公里才甩開這條大蛇。

葉靈三人現在全身都出了汗,更重要的是她們身上的衣服都破了,本來在黑洞中就被撕成了一條條,而現在情急之中一陣狂奔亂跑,早已將衣服吹亂了,三人本就衣不遮體,現在幾乎一絲不掛,露出三具十分誘人的軀體。

好在這裏除了她們三個並沒有其他的人,但饒是如此,她們三人都覺得臉上一陣發燙,接着又相互打量着對方,葉靈突然從靈儲戒指中拿出一套衣服。

程素麗和李玲玲見狀,也趕緊拿出了一套衣服,各自穿上了,這些衣服還是她們在B市的時候買的,現在剛好派上用場,要不然三個美女赤身裸體的就有好看了。 楚凡看了看天上的白雲,突然心裏來了感覺,他的丹田中越發跳動得厲害,而且那股聖靈氣息也越來越濃郁了。

楚凡於是走向布達拉宮的後面的一條街道,然後又上了一個小土包。

這個小土包並不高大,只有幾十丈高,只是這個小土包卻和別的地方完全不一樣。

在這個小土包的頂上有一大片空地,空地上還有一間小房子。

而這個小房子裏面卻是空的,裏面什麼沒有。

楚凡遠遠地就看到了這個小房子,他現在就是要找一個安靜的地方修煉,因爲突破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十分強烈。

楚凡幾步跨到小土包上,接着又打開了那個小房子的小門。

這個小房子確實很小,小土包也很小,楚凡隨即推門走了進雲,這裏面果然什麼東西也沒有。

這個小房子只有一大片空地,還有一個小小的竈臺。

楚凡看了看,又感覺了一下,發現這個小房子還是充滿了聖靈氣息,這讓他覺得有些喜出望外了起來。

本來他現在就到了即將突破的邊緣,而這些聖靈氣息又是如此濃郁,在這裏修煉顯然是一個蠻不錯的選擇。

楚凡又笑了笑,如果順利的話,他在這個小房子修煉突破到第三重根本沒有問題,甚至都有可能連續突破到靈異功第四重。

楚凡在小房子裏面走了走,又看了看,最後決定在那張竈臺上坐下煉功,這裏還真的是很不錯,這個竈臺雖然有點小,但正好可以放一個屁股上去。

楚凡看了看,覺得還算滿意,也不需要多大的地方,只要能夠放一個屁股上去就可以了。

楚凡又在竈臺左邊看了看,發現這個竈臺只有一個竈眼,還真有些特別,也不知道這個廢棄的小房子是何人蓋的,也不知道這個小小的竈臺是幹什麼用的。

這個竈臺顯然並不適合生火,連一竈眼都那麼小,生火顯然不好弄。

楚凡又笑了笑,接着又到竈臺的右邊看了看,又笑了笑。

竈臺的右邊也是什麼也沒有,連一個竈眼也沒有看見。

楚凡隨即一腳跨上竈臺,伸出屁股在小小的竈臺上比了一比,覺得剛剛好,剛剛可以放一個屁股上去,於是就一屁股坐在竈臺上。

楚凡一屁股坐在竈臺上立馬感覺到一股純淨的聖靈氣息,這股聖靈氣息十分的純淨,比在那些階梯的聖靈氣還要濃一點。

楚凡又是一陣驚喜,看來這個小房子還不錯,看來這個竈臺也不錯,看來這個竈臺能放下一個屁股也很不錯。

楚凡坐在竈臺上又看了看小房子,並沒有急於修煉,他還是決定看一看這個小房子再說,還是決定看一看這個竈臺再說。

的確,楚凡雖然一屁股坐在竈臺上了,但他的心裏還是有一點點疑問,覺得這個竈臺有些名堂,或者說這個小小的竈臺有些不簡單。

是呀,這麼一個小小的竈臺,怎麼就出現在這個小房子裏面呢?

這麼小小的一個竈臺怎麼就剛好放下一個屁股呢?

楚凡想了想,沒有想到什麼確切的原因,或者這個竈臺就是天然形成的,並不是人打造,或者是有人發現了這麼一個小小的竈臺後,就在這裏蓋了這麼一個小小的房子。

或者是這樣,或者不是這樣。

楚凡想了一想,也沒有再繼續想,覺得還是先修煉一下,於是楚凡又看了看竈臺的前面,發現前面還有一個小小的東西,這個東西很小很小的樣子,就象一枚繡花的針。

雖然這枚針很小很小,但楚凡還是一眼就看到了,這就是他的眼力太好,眼神太好吧。

的確,這麼小的一枚針在地上,要是一般人不可能隨便看得見,一般人也不會看見。

但楚凡還是看見了,而且看得很真切,接着他又仔細看了看,發現這就是一枚繡花針,僅僅是一枚針而已。

楚凡又笑了笑,於是也沒有急於修煉,於是又從那個小小的竈臺上下來了,一步跨到那枚小小的鏽花針那裏,隨手撿起了這枚針。

只是情況突然發生了變化,楚凡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那枚針就突然從他的手指進入他的身體,悄無聲息,一點徵兆也沒有。

楚凡不由得大驚,他也是沒有想到這枚針竟然一下子鑽進了他的身體,而且還在他的血管中流動。

楚凡畢竟不同於常人,他對這枚鏽花針也是瞭如指掌,鏽花針雖然在他的血管中游動,但楚凡卻是看得很清楚,看到鏽花針向手臂上一直往上。

楚凡並沒有感到疼痛的感覺,但他也知道這枚針有些古怪,如果不能將他取出,要是讓這枚鏽花針亂動亂竄的話,要是讓這枚針順着血管流到他的心臟,那也是相當危險的。

因此,楚凡現在並沒有去那竈臺上修煉,雖然那個竈臺很是吸引他的屁股上去。

但楚凡還是在站在原地沒有動,他就是要想辦法將這枚繡花針逼出體外,必須逼出體外。

只是楚凡接連運轉靈異功法,接連威逼那枚繡花針,但還是一點效果也沒有,這枚繡花針還是沒有停止向上運動。

楚凡不由得又是一愣,又是一陣緊張。

他也不知道,這枚繡花針爲什麼就不聽使喚呢?爲什麼他用靈異功法還不能逼出一枚繡花針呢?

楚凡不由得又是一陣懵逼,這特麼的真是沒有想到呀。

本來他一屁股坐在那個小小的竈臺上都要準備修煉了,卻又看到一枚鏽花針,本來吧,看到一枚繡花針也沒有什麼奇怪,但他卻鬼使神差地去撿那針,而現在竟讓這針進入了他的體內,還在他的身體內不停的遊動,現在都快游到肩頭了。

楚凡不由得又是一陣懵逼,這個他真的是沒有想到,這枚針竟然會這麼厲害,這一切都有點詭異的感覺。

楚凡一下子覺得這個小小的房間都很詭異,這個小小的竈臺也是相當的詭異。

楚凡感覺到這種詭異後,心裏又是一陣突突的亂跳,他現在整個心神都在那枚小小的針上,這枚針的確很小,而且還很滑,一下子就在他的血管中滑出好幾釐米。 這枚鏽花針很小很小,而又很滑很滑,不多大一會工夫就到了楚凡的肩頭,而且又向他的頸部滑了過去,楚凡又是一陣莽逼,他也是沒有想到,這枚鏽花針會這麼難搞。

這枚鏽花針雖然很小,但楚凡卻是看得清楚。

楚凡的眼力很好,眼神也很不錯,看到鏽花針其實不稀奇,而現在鏽花針到了他的肉裏,到了他的血管中,到了他的體內,還在不停地遊動,還能看得這麼清楚,這就有點厲害了。

是的,楚凡現在並不是用肉眼去觀察鏽花針的存在,他也不是用感覺,也不是胡亂猜測,而是看到了鏽花針的確在他的血管中流動,流到哪裏都看得很清楚。

沒錯,楚凡就是用神識看到了,這讓他覺得很神奇,就在鏽花針進入他的體內的一剎那,他的神識就可以看到小房子的所有東西,可以看到小房子外面的東西,還包括小土包外面的一些東西,他都看得很清楚,比用眼睛看的還要清楚。

楚凡不由得一陣驚喜,他也是沒有想到,現在鏽花針進入了體內,卻發生了這樣的情況,對於神識楚凡並不陌生,在前世的時候就修煉過,那還是前世在突破到靈異功第九重的時候修煉過的。

只是現在來到地球,他的神識一直都無法使用,或者是因爲功力不到的原因,或者是其它的什麼原因,不管是什麼原因,他的神識一直無法使用。

而現在一枚鏽花針就讓他的神識可以用了,雖然現在還不能觀察到多大的地方,但總歸是可以使用了呀,這就相當不錯。

但是楚凡高興了一會,又有些憂愁了起來。

是呀,現在神識是可以用了,可是這枚鏽花針卻在體內遊走,而且看架勢是要直奔他的心臟而去。

這下子楚凡不禁有些着急了起來。

的確,要是這枚鏽花針游到了心臟,刺破了他的心臟的話,那是有生命危險的。

而且現在最要命的是,無論他如何使出全力逼向那枚鏽花針,但是這針就是不聽使喚,依然在向他的體內遊走。

現在鏽花針就已經到了他的脖子下面,正在順着他的身體往下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