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爲知名的是,本地人傳說,辰山是一處風水靈山,山中有古時王侯之墓,吸引來諸多目光。

2020 年 11 月 6 日

只不過後來被考古界的人闢謠,這才消停。

陳浩到來之後,聽說了辰山的情況,就決定停留下來,遊玩兩日。

畢竟一路做任務,傷了不少腦筋,也是時候勞逸結合一下了。

對於爬山,陳浩是很喜歡的,只是很少有機會。

如今行道天下,也沒有了生活的困擾,他心態平和,自然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沒啥顧慮。

第一天,陳浩瀏覽了開放的景點。

如縹緲峯,自古聞名也不是吹的,這山峯雖然不過數百米高,卻鶴立雞羣,登臨山頂,四方盡收眼中,可見羣山起伏,翠綠點綴,大地如棋盤,衆生如棋子。激盪胸懷,意念勃發。

琅嬛九曲洞也是曲徑幽深,明暗相連,有洞譚如鏡,波瀾不驚,也有古藤攀爬,層層疊嶂,最深處更是一處山澗溪流,千古未絕。

倒是漂流溪,陳浩不太喜歡,這溪流本也不錯,卻被人爲改造,成了一處供遊客漂流嬉戲的地方,許多溪流特有的奇石和走勢也被去除,沒有了自然之美。

瀏覽了景點,第二天陳浩又進山了。

只不過這一次陳浩卻沒來景點,而是從辰山的另外一處,直奔深山。

帶着黑貓和公雞,把十五個童娃娃和一些裝備用品一起裝進了揹包,陳浩這一次,打算體驗一下山水入道的修行是怎麼樣的。

一路翻山越嶺,幾個小時後,陳浩進入了辰山深處。

這裏山嶺起伏,懸崖峭壁,古樹蒼松,鳥語花香,已經是人跡罕至之地。

四處看了看,陳浩眼睛明亮。

深山之中,纔是真正的鬼斧神工。

雖然景點也很美,卻有人造痕跡,和這深山之中的自然景色比起來,卻少了一份清靈和諧。

那種和大自然融爲一體的感覺,令人着迷。

爬了這麼久,陳浩也餓了,來到一處山溪邊,取下揹包,拿出食物,和進入山林中,就變得特別興奮的黑貓公雞一起享用。

至於十五個小鬼,陳浩也尋了一處避陽之處,點燃了三根靈香,讓小鬼們慢慢吸收。

吃飽喝足,陳浩躺在一塊石頭上,伸展身體,一臉愜意。

這山水入道的修行,似乎也挺有趣的嘛!

此刻,陳浩美滋滋的想到。

他在休息,黑貓和公雞卻渾身是勁,十五個已經混的相當熟的小鬼不能出來陪它們玩,倆小就自己找樂子,在山溪邊到處撒瘋。

黑貓跑到了溪流邊,眼睛閃閃的看着溪水,用尾巴接觸,似乎感受到了涼意,連忙收回,不過很快,它又伸出去尾巴,在溪水中劃拉,眼睛眯起,一臉美滋滋。

公雞卻是在亂石之中到處巴拉。

現在的它被陳浩的美食養刁了胃口,早已經不自己覓食。不過雞的天性就是這樣,看到什麼就要巴拉一下,純當好玩。

突然,黑貓叫了一聲,嚇了陳浩一跳。

連忙起身看去。

女孩也能這樣酷 黑貓沒有驚慌失色,而是好奇的看着溪流,似乎對什麼好奇。

陳浩走過去一看,頓時無語。

溪流之中,一條條清晰可見的手指長小魚在水中游動。

這尼瑪,有什麼好驚訝的,你可是貓啊,大魚你都吃過,小魚怕什麼?

陳浩沒好氣的轉身離開,來到另外一處溪流邊,看到水中的小魚,心中一動,連忙脫下鞋襪,然後坐在石頭上,把腳伸入水中,感受着清涼和一些小魚的輕咬,臉上露出的享受的表情。

這是天然魚療啊!一個字,爽歪歪。

黑貓這邊看主人自顧自享受不理它,就對公雞叫了一聲。

公**嗒吧嗒的跑過來,也看向溪流,倆小開始研究水中的小魚。

似乎有了什麼想法,黑貓又把尾巴伸到了水中,那些小魚也不怕生,看到尾巴,衝上來輕咬,然後黑貓啪的一下衝入水中,張牙舞爪,到處亂咬,可惜除了濺起的水花,小魚早就不見了蹤影。

受到影響,陳浩這邊的小魚自然也一鬨而散。

看着在水中撒瘋的黑貓,陳浩齜牙咧嘴。

這小混蛋,故意跟主人作對是吧!是不是屁股癢了,欠抽?

正打算呵斥一聲,陳浩卻是一愣,怔怔的看着溪流。

順着水流,一塊布流了下來。

等布流到了近前,陳浩面色一凝,連忙走過去把布撈了起來。

這布不大,不過書本大小,呈現三角形。但是這布不一般,陳浩也認識,那是電影中曾經看到過的清朝官員服裝,和這塊布一模一樣。

面色微動,陳浩仔細打量。

布應該是衣服的一部分,被撕扯下來的。

用力拉了拉,居然有些腐朽的樣子,輕易就被撕裂兩半。

這就驚奇了。

一片清朝官員的服裝,而且還不是現代的。這深山古林的,它是從哪裏冒出來?

陳浩順着溪流往上看去,啥情況也沒有,陰陽眼中,看到的只有辰山的地脈之氣,還有一些山林之中正常的陰氣,瘴氣。

若有所思,陳浩也不打算戲水了,起來穿好了鞋襪,一邊收拾揹包,一邊招呼黑貓和公雞離開。

這一次,陳浩卻是順着山溪往上走。

他想看看,這清朝官員服碎片,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山溪曲折,悠長不見盡頭。

陳浩一路漫走,又是一個多小時。

這時候,陳浩終於停下了腳步,驚訝的看向了前方。

前面不遠處,幾座山峯,各據一方,環繞一圈,看起來就好像一個五角星。

而在陳浩眼中,這山峯卻匯聚了辰山的地脈之氣,形成了一個詭異的平衡,沒有其他地方的波動起伏,猶如被定住了一樣。

陳浩雖然不懂風水,卻也看得出來,這種鎖住地氣的情況,如果不是天然形成的奇妙之地,就是被人動了手腳。

……

第三更奉上,推薦。

PS:快要放假了,可以存稿了,到時候上架一次放出去,保證你們大吃一驚,哦哈哈哈哈。 陳浩在觀察。

黑貓和公雞也停止了嬉戲,全部安靜的看向了五座山峯,似乎感知到了什麼,變得很是嚴肅。

倒是陳浩揹包中的十五個小鬼變得活躍了起來,說出各種陳浩聽不懂的話。

陳浩正打算繼續前行,黑貓突然叫了一聲。

陳浩看向黑貓,黑貓搖了搖頭,似乎是讓陳浩別過去。

陳浩頓時皺眉。

黑貓自從跟了他之後,這還是第一次阻止陳浩。顯然,就算是黑貓,對那五座山峯也頗爲忌憚。

公雞原本傻乎乎的,看到黑貓阻止,連忙也雞頭猛點,一副死貓說得對的模樣。

這下陳浩不猶豫了。

倆靈寵都怕了,自己那能繼續去作死。

管特麼什麼鬼東西,跟哥無關。

美利堅縱享人生 當即,陳浩一轉身,向五座山峯相反的方向離開。

驕陽西落,天色轉變,很快就星光漫天。

夜色中的山林,萬物俱寂,昏暗幽靜。

原本對山中玩耍感覺不錯的陳浩,頓時感受到了來自山林的惡意。

陰氣暴漲,瘴氣流動,又冷又安靜,這對已經小有修爲的陳浩而言,倒不算什麼。

關鍵是……蚊子真特麼多,只要停留一下,立馬就蜂擁過來,恨不得把陳浩吸ChéngRén乾的樣子。

媽了個蛋,老子還是作死了,這山水入道,根本就不是凡人能夠承受的住的。

好在陳浩也是農村出身,在夜色臨近之時,就開始收集乾柴,用生火術點燃之後,火光亮起,蚊子就少了許多。

不過沒了蚊子的侵擾,陳浩發現,手機信號也不好了,4G都連不上,什麼QQ,微信,網頁,統統都在轉圈圈。

我去,這大晚上的,哥能幹啥?

看着漫天小星星,陳浩傻眼了,先前那種美滋滋,蕩然無存,算是體會到了山水入道的艱辛。

不過黑貓和公雞卻是很興奮,和晚上之後可以出來的十五個小鬼玩的很開心,環繞着火堆,各種玩耍嬉戲。

至於主人?那是什麼?愚蠢的東西,自己愛幹啥幹啥去。

陳浩無奈,只好起身,打算用修煉來混時間,到點就睡,明天一早就出山,以後再也不來山林中鬼混了。

夜色中,山林內,陳浩施展天罡步,身影移動,如同鬼魅,時而如脫弓之箭,飛掠十幾米,時而騰空而起,藉助大樹在空中移動,一時間,陳浩倒也歡喜起來。

這感覺,就好像電影中的輕功啊,別有滋味。

正修煉的入神,突然黑貓一聲尖叫傳來。

陳浩當即停止了修行,轉身看去,隨後眉頭一皺。

陰陽眼下,他看到了幾個陰魂從不遠處的山林中出現。

咦,這辰山之中,也有鬼?

連忙從樹上飛掠下來,陳浩快速回轉,安撫了黑貓和公雞,然後讓十五個小鬼躲了起來。

少時,三個陰魂終於出現在陳浩眼中。

看到的一瞬間,陳浩嘴角一抽。

特麼的……又是外國鬼!

這年頭,外國鬼都喜歡來華夏了嗎?

嗯,不對,外國鬼一般不會出現在華夏,如果有,那肯定是死在華夏了。而且還是死在這山林內?

外國人,死在中國?耐人尋味啊?

陳浩眼神閃動,若有所思。

“你好,冒昧打擾,請華夏兄弟不要介意,我們是迷路的遊客,能不能幫幫我們?”一箇中年白人先一步開口,用那很蹩腳的華夏語詢問。

陳浩眼睛一眯。

喲,這幾個鬼還把自己僞裝成活人呢?而且還把哥當成了普通人。

遊客?逗我呢,誰家遊客會往深山鑽,還特麼把自己整死在山中,呵呵,想玩是吧,哥陪你們玩。

陳浩連忙笑道:“沒關係,國際友人嘛,我懂,你們都是我們的貴客,好吃好喝的,都有,來,快來坐。”

三個外國鬼頓時大喜,連忙靠近過來,偶爾看向陳浩的眼神,也閃爍着異樣的光芒。

陳浩一副淳樸山民模樣,笑眯眯的問道:“三位外國朋友,你們餓不餓?渴不渴?要不要吃點?”

中年白人連忙道:“我們都吃過了,就是找不到出去的路。華夏兄弟,謝謝你的熱情。”

“沒事,我們華夏別的沒有,就是吃得多,保證都是上好的食物,吃不死人的。”陳浩一臉憨厚,十分好客的模樣。

說完之後,陳浩敏銳的發現,一個白人臉上浮現一絲難看,似乎經歷過什麼的樣子。

陳浩暗暗好笑,然後繼續道:“三位外國朋友,我們本地有一個傳統,就是客人來了,要掃除晦氣,你們在山林迷路,肯定沾染了山裏的瘴氣,這對身體不好的,來來來,我這有幾道我們華夏道教最牛逼門派六道門的靈符,聽說去除瘴氣,十分好用,我給你們試試。”

說完,陳浩不等三個外國佬反應過來,手中一道驅邪符就飛了出去。

驅邪符呼的一聲爆裂,化作一團靈光,擊打在一個外國鬼身上,這外國鬼就好像被什麼撞擊了一樣,直接爆飛出去,砸在一棵樹上,發出尖銳的慘叫,靈體都變得透明瞭許多,一副要崩潰的樣子。

另外兩個外國鬼傻眼了。

這什麼符,這麼厲害?直接把我們一個兄弟打這熊樣?

“哎呀,外國友人身上的瘴氣真多啊,幸虧你們遇到我了,來來,我這還有符,雖然東西挺貴的,不過我們華夏人嘛,最重視情義,不在乎金錢,你們不用感激。”

眼看着陳浩又拿出了一道驅邪符,另外兩個外國鬼反應過來。

謝特,這哪是普通人啊,這是華夏驅魔師,這下踢到鐵板了。

啪的一下,兩個外國鬼就跪了下來,中年白人急忙道:“法師大人饒命,不要驅散我們。”

陳浩似笑非笑的道:“兩位國際友人說笑了,我們是好客,怎麼會驅散,來,繼續嘛。”

中年白人連忙擺手:“NONONO,法師大人,我們知錯了,求師大人開恩,寬恕我們這些罪惡的靈魂。”

陳浩撇嘴,一邊收起驅邪符,一邊嘆息道:“真是遺憾,你們無法體會來自我們華夏的熱情了。”

兩個外國鬼鬆了一口氣,暗暗憋屈。

這種熱情,鬼才願意體……不對,是鬼才不願意體會。

……

推薦。發現今天收藏好慢,一個小時才幾十個,看的我心酸。

PS:意外發現自己的唱歌天賦,羣裏的親們都超愛聽,還想要地址,給我寄禮物,想聽的親們,可以加羣哦。

羣號來了:581501849 “說吧,怎麼死的?”

陳浩雙手一背,微笑問道。

兩個外國鬼相互看了一眼,正要開口。

陳浩就打斷道:“千萬別騙我,要知道我可是驅魔師啊,能通靈的,如果你們的回答不讓我滿意,我就控制你們的靈魂,搜刮你們的記憶,把你們變成白癡鬼。”

陳浩說的很隨意。但是聽在兩個外國鬼耳中,卻是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沒死之前,他們是天不怕地不怕。

但是死了之後,兩人才知道,這世界上是有鬼的,而陳浩的出現,也讓他們肯定了傳說中的驅魔師是真的存在。

驅魔師有什麼手段,他們小時候就聽過不少相關的故事,這種搜刮記憶的邪惡手段,更像故事中惡魔才擁有的。

這個華夏驅魔師,不是好人啊!

中年白人連忙道:“法師大人,我們不敢隱瞞,我們會實話實說。”

陳浩抿嘴一笑:“那就說吧。”

中年白人當即用磕磕巴巴的蹩腳中文,把自身來歷和死亡的原因說了出來。

三個外國人,分別叫安德魯,普魯斯,傑克。 趙公子 三個人原本是境外的某個大型盜竊古墓犯罪集團的員工,常年奔波在世界各地,盜取各個國家的古代墓穴。

因爲三個人技術一般,盜墓基本靠破壞,總會鬧出巨大的動靜。這種無腦行爲,破壞了集團好幾次的盜竊,就被集團首領開除了。

沒啥技術的三人,也做不好別的工作,也不知道是聽誰說了,華夏古墓多,可以盜取華麗的瓷器,精美的字畫,還有黃金古董,成功一次,幾輩子都吃不完。

三個人心動了,準備妥當後,來到了華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