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海仁太打斷櫻滿集施法。

2020 年 11 月 6 日

「請告訴我們……你隱藏的事情!……」

櫻滿集在停下施法之後心裡就是剎那思緒萬千……

他有一點恐懼,這一些小夥伴……他真的想和他們一起玩,一起成為好朋友……一起直到長大的好朋友!最好的夥伴與朋友……

心裡不由得有一些的埋怨,回憶清理師是怎麼搞的?雖然確實回憶有複發的風險,但是絕對……不會這麼容易複發的!……

「這個世界,真的有黑暗軍團!大壞蛋!和正義使者!英雄……我一直以為那是我做的一場夢!……」

一個少年看著櫻滿集,用非常嚴肅的表情說著。

櫻滿集無奈了,呼了一口氣。

「是的……」

宿海仁太認真的看著櫻滿集:「不要消除我們的記憶!我們能想起來一次,就能想起來兩次!不要讓我們害怕……」

櫻滿集感覺自己的心臟彷彿被一雙手緊緊握住,你們這樣……讓我害怕啊!……

「一邊吃一邊說吧……」

說著拍拍手:「開動吧……」

一眾點了點頭,然後開動……

櫻滿集把自己知道的告訴一眾小夥伴……

但是讓櫻滿集感覺到驚訝的是……

「這麼好玩的事你怎麼可以這麼自私自己一個人玩?!……」

看著居然笑的出來的小夥伴們,櫻滿集一臉懵逼:「好玩?!這可是會死的!……」

但是這個時候,櫻滿集才發現,周圍的小夥伴之中有一些開始抽泣。

「但是……集……我不希望……我莫名其妙的死掉……還沒有任何人記得!……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明明不怕死……但是一想到我曾經的那幾次與死亡擦肩而過,我感覺好害怕!……」

然後幾個小不點用期待的眼神看著櫻滿集:「隊長!無論如何!讓我們明白的更多!讓我們能夠掙扎吧!……」

看著周圍的這一些小夥伴,櫻滿集一時沒有說什麼,但是最後還是嘆了口氣……

開始述說,自己身邊所發生的,然後,非凡世界的事情……

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讓身為凡人的小不點們變強,可以學習修鍊一些的武學,當然,是類似不知火流派的這一種真實武術,不是那一些觀賞類的!

不過按照一般情況……好吧,說實話就是真實武術之類的一般都不會亂傳的,如果要傳給自己這一些小夥伴,必須要經過道館的同意!

就在櫻滿集感覺一籌莫展的時候,其實他的心裡已經在被良心譴責了。

其實……這一些小不點,如果不是自己在他們身邊的話,他們根本不會遇到呃……不會這麼頻繁的遇到虛無界!一般情況,人一生也不一定有一次遇到魔降!但是有自己的存在就如同夜燈!那一些魔鬼就如同飛蛾!瘋狂的想要完成他們之王給他們的任務!將櫻滿集抓回去,一些強者甚至在發現抓不回去之後就會選擇想要殺死櫻滿集!

所以,其實一直以來都是因為自己才頻繁的使這一些小夥伴陷入危險!

但是,他真的好想要有一次完美的人生!什麼是完美的人生?就是由完美的童年,夢幻的少年,得意的壯年,和滿足的老年組成!

其實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有這樣的……執念吧,似乎是他穿越前感覺整個人人生都是灰暗的,所以希望能夠點亮人生的色彩!現在要做的,就是想要編織一個完美的童年!

說真的,他被自己的良心所譴責,他不願意放開這一些好不容易成為夥伴的同學,但是這樣他也知道,自己會讓這一些小夥伴陷入危險和危機之中,他覺得自己太自私了!但是讓他放棄編織完美的童年,他絕對不願意!打死他也不願意!他覺得如果重蹈覆轍的像穿越前一樣,灰暗的童年,少年,壯年,他寧願去死!

而完美的童年!夥伴!必不可少!

但是櫻滿集也知道,通過欺騙得到的……最後一定也會變成悲劇,但是他……有一些不願意告訴小夥伴們實情!

害怕他們離開自己!因為自己簡直就是一個人形的災星!知道了之後,又有誰會願意和自己在一起呢?!

櫻滿集真的太害怕了!他怕重蹈覆轍!他要編織完美的童年!這是他的執念!

不過,最後,櫻滿集還是把自己是災星的情況告訴這一些小夥伴,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傻,在說的時候和說完之後都覺得無比後悔……

場面也一下子安靜了,那一些小夥伴都不敢置信的看著櫻滿集……

原來……導致他們會遭到這樣災難的……是櫻滿集?!……

小鳥游六花也不敢相信的看著櫻滿集……

櫻滿集瞬間臉上充血,整個人又後悔又害怕,又……有一種解脫的感覺……

這一些天,和小夥伴們在一起其實他一直在被良心譴責,他自己也在瘋狂的罵自己,現在……自己的心倒是安心了一些,但是隨即也來了恐懼和害怕!…… [綜]崩壞 30又見一簾幽夢

上海比兩年前更加繁華,人們忙忙碌碌,疲憊地穿梭在這座世界都市。坐在出租車裏,默默地注視着以極快的速度後退的風景,青藍露出笑容。無論這座城市賦予了她什麼,她始終如一地愛着這個城市,以身爲這個城市的女兒而驕傲。

下了車,她拎着行李箱,跨進久違的家門。沒有了舞蹈的汪綠萍,依然是那個成功美麗自信的汪綠萍。

按響大門的門鈴,如往常一樣是阿秀來開門。

“大小姐!”阿秀的聲音帶着驚奇。

青藍趕緊“噓”了一聲,示意她別說話。見阿秀捂着嘴點頭,她笑道:“阿秀,爸爸媽媽還好嗎?”

阿秀道:“嗯,先生和太太都很好。”

青藍點點頭:“那就好,走,你先進去吧,我在你後面。”

跟在阿秀的後面來到門口,便聽到一陣歡聲笑語,裏面無疑有紫菱和汪展鵬的父慈女孝,還夾雜着楚廉的聲音。如今紫菱和楚廉已經得到了兩家人的認可,正式交往了。

青藍不用想也知道舜娟現在肯定在爲他們準備豐盛的晚餐,想到這裏,她也有些饞了。

“阿秀,誰來了?”汪展鵬問道。

青藍將行李箱輕輕放下,走出來道:“爸,是我,綠萍。”

裏面的笑聲戛然而止。汪展鵬看見是她,有些驚喜:“綠萍,你回來了?舜娟,綠萍回來了!”

青藍優雅地走過去,每一步都帶着優雅,她面帶笑容,看着楚廉和紫菱道:“親愛的妹妹,親愛的妹夫,你們怎麼了?不歡迎我嗎?”

楚廉的眼中全是驚豔,他回過神來,眼神一閃,溫文爾雅地笑道:“綠萍,歡迎回家。”

青藍朝他點點頭:“楚廉,你如今可是事業愛情雙豐收了。”

紫菱看着眼前的綠萍,身上有着她永遠也沒有的自信,卻也更讓她覺得恐怖,心裏瑟縮一下,她小聲道:“姐姐,歡迎回家。”

青藍眼中閃過滿意:“我們紫菱真是越來越漂亮了,每次打電話回家你都不接,害我傷心了好久。”

這時,舜娟衝了過來,一把將青藍抱住,哽咽道:“你這熊孩子,兩年都不回家一趟,你心裏還有沒有這個家!”

青藍感受到久違的溫暖,眼眶有些溼潤,她抱着舜娟道:“媽,我回來了。”

舜娟抱了好久才鬆開她,擦擦眼角的淚水,她忙道:“快坐着,坐飛機累了吧,阿秀,快給大小姐拿她最喜歡喝的茶來,我去炒幾個你喜歡吃的菜,今天正好你爸紫菱都在,我們好好慶祝。”

幾年過去,舜娟眼角的細紋已經很明顯,這讓青藍看了心裏有些發酸,但好在她依然是那個成熟風韻的婦人,看如今一家人的樣子就知道了。

這一頓飯,如果忽略紫菱那強裝出來的笑臉,應該算得上是完美的。如今提起汪綠萍,誰不誇獎一聲,最年輕的的國際律師,前途不可限量,因此汪綠萍依然是汪家的驕傲。

晚上母女倆同睡一張牀,舜娟一直喋喋不休地問她這幾年是怎麼過的,青藍也毫不隱瞞地回答。自從她去美國後,每年回來的時間不過短短几天,而且都是春節最忙的時候,舜娟根本不瞭解她到底過得怎麼樣。

“媽,我這次準備在這邊自己開一家律師事務所,暫時不離開上海。”

她的話無疑給舜娟吃了一粒定心丸,讓她臉上的笑意更深了。她轉而又問道:“對了,你有沒有交男朋友?”

青藍眼波微微轉動,笑道:“沒有,正等着媽你給我物色呢。你女兒的眼光可是很高的……”

舜娟語重心長道:“我知道我的綠萍是最優秀的,你放心,媽一定找來着全上海的青年才俊,好好選出能配得上你的。”

青藍握着她的手:“那就拜託媽媽了。對了,下個月就是你和爸爸的二十五週年了,有沒有想好怎麼慶祝?”

“我和爸爸商量後決定舉辦一個宴會,請我們相熟的朋友至交過來。”

“那費叔叔一家是不是也要來?”

舜娟卻是眼睛一亮:“當然了,他們可是我們家的老朋友了。說起來你費叔叔他們有一個兒子,和你同齡,我打電話讓他們記得帶他過來。”

青藍哭笑不得,不過也沒有反對。“我是說那個傳說中的小費叔叔是不是也要來?”

舜娟想了想道:“我到時候問問,這也不一定。”

青藍又問道:“媽,紫菱這幾年還好吧?”

舜娟臉上露出欣慰的表情:“也不知道爲什麼,從你去美國後,紫菱便開始發憤圖強,雖說成績算不上多好,但也夠看了,好歹也考上了一個二流大學。”說到這裏,舜娟疑惑:“對了,你走之前是不是跟紫菱說什麼了?”

青藍道:“當初我走之前和紫菱談了談,我問她是想做一個楚廉的賢內助呢還是想做一個只會依靠父母的小鴨子?既然她心裏喜歡楚廉,那她自然會努力的。事實證明我是對的,紫菱並不笨,只是不想開竅而已。”

舜娟憐惜地拍拍她的手:“難爲你了。原來你當年就看出紫菱喜歡楚廉了,如果不是這樣,那你們現在的關係得多尷尬啊。”自己的準未婚夫和自己的親妹妹在一起,這樣的事情將會給綠萍什麼樣的打擊啊。

青藍傲然道:“媽,你不用爲我擔心。說實話,當年我和楚廉的事情也不過是你們亂點鴛鴦譜罷了。而且你認爲楚廉配得上你這麼聰明的女兒嗎?”她調皮的笑着。

舜娟一下子笑開了:“當然,這天下的男人沒幾個配得上我舜娟的女兒的。”語氣極爲驕傲自豪。

這一晚,母女倆敞開心扉,一直聊到很晚才睡。

第二天自然兩人都起晚了,好在也沒人說什麼。除了紫菱覺得綠萍回來後爸媽的重心就不在她身上了,其他人都很自然。

紫菱是個敏感的人,當年綠萍對她的威脅她一直忘不了,更是常常在夢中看到綠萍猙獰的面孔,每次醒來都嚇出一身冷汗。可是她無法對人說起,因爲綠萍一直以來都是汪家的驕傲,她那麼完美……

“紫菱,這是給你的禮物,看看喜歡嗎?”青藍微笑着將一個禮盒遞給紫菱。

“謝謝姐姐。”紫菱拘束地說着。接着她拆開禮盒,一瞬間她有些驚喜,連帶這眼前這張笑臉也順眼多了。

“這條藍寶石項鍊是限量級的,全世界只有三十條,我就知道你一定喜歡。”青藍的話無疑讓紫菱更加開心。女人中很少能有人抗拒得了珠寶的誘惑,更何況這條項鍊更是她心儀已久的。

紫菱難得真心道:“姐姐,我太喜歡了。”

青藍搖搖頭,心機再重也只是個小女孩兒而已。

———————————————————————————————

30又見一簾幽夢 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看著沉默的小夥伴們,櫻滿集的恐懼達到了頂點,他不由得有一些想哭……這麼突然……自己想要編織完美童年的執念就要崩潰了嗎?……

有一些痛苦,慢慢的站起來,強忍著淚水,咬著嘴唇,低頭,鞠躬著道歉:「對不起……」鞠躬著,不敢抬頭,害怕看到憤怒的小夥伴們!

所有小不點心裡都彷彿被堵住一樣,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小鳥游六花長長嘆了口氣,走過來,走到鞠躬的櫻滿集身邊。

櫻滿集感覺心臟宛如被一隻巨大的手掌握緊,這是……緊張嗎?……

不知道六花會怎麼做?

小鳥游六花輕輕的附身在櫻滿集耳邊:「不需要感到自責,畢竟這不是你的錯,雖然我確實感覺有一點……嗯,后怕?……但是你拚命救我,還有你現在的道歉,已經贏得了我的原諒!」

就在小鳥游六花輕輕的說著的同時,宿海仁太他們的表情也慢慢的變了。

「那……不是很酷嗎?!……」

一個小不點興奮的叫起來。

場面的安靜一下子崩潰,一個個小不點都興奮的看著櫻滿集。

然後櫻滿集詫異的抬頭,發現小鳥游六花居然是一副很好笑的表情在看他,讓他有一些不好意思。

小隊長笑著對櫻滿集說道:「隊長,我們……不是一個戰隊的人嗎?!我們從一開始不就是說要打倒邪惡的大壞蛋嗎?!雖然有一點害怕!但是不是很有意思的嗎?!以後不要再消除我們的記憶了!我們不會害怕的!好了,我們原諒你了!你可是我們的隊長啊!……」

一個個小不點都點頭:「是啊是啊……」

櫻滿集看著大家,有一些好笑:「謝謝大家……」這個時候心裡有一些放鬆,他覺得……其實可能這一些小不點也不知道和虛無界對上到底代表了什麼,但是……真的不知道嗎?……

很多時候,這一些小不點也是很聰明的,就比如這一次的情況,居然這麼統一,顯然之前商量了很久。

在了解了櫻滿集和虛無界之後,這一些小不點顯得都有一些興奮,開始瘋狂的查找各種資料,想要了解非凡世界!好吧,實際上也只是委託櫻滿集去找一些資料來告訴他們,然後也好像一個個小偵探一樣的查看各種地方……

櫻滿集想了一下,決定交這一些小夥伴們練習劍術,大家特意籌錢買了一些的木劍,然後開始練習,只不過因為各種原因,大家的激情也就燃燒了幾天……

在發生了今天的這一些事情之後,小夥伴們有了共同的秘密,反而顯得更加的親密了。

櫻滿集倒是各種不好意思,不過他能夠感覺到,其實這一些小不點心裡也是有很複雜的想法的。

其實仔細想想,這一些小夥伴們也是想要維持和櫻滿集的關係吧,畢竟櫻滿集對他們怎麼樣他們也看得出來。

櫻滿集可不敢帶著這一切小傢伙去不知火道館或者烈羽家裡說想要和虛無界對抗然後怎麼樣怎麼樣的,恐怕烈羽他們抬手就是一個一忘皆空,所以櫻滿集只能帶著小夥伴們練習劍術,一個個小不點揮舞著比他們還高的木劍對砍著,櫻滿集做了一些措施,加上櫻滿集有心想事成能量,完全不怕這一些小傢伙鬧出什麼事情來,結果還是太累了,這一切小傢伙可不像櫻滿集這個穿越者,一個個都是小不點,才七歲,哪裡吃的了苦?練習了幾天,就有打退堂鼓的了。

櫻滿集也不知道自己告訴他們非凡世界的事情到底對不對,不過宿海仁太誠心誠意的和自己說他們不想要被蒙在鼓裡,那櫻滿集也就只能成全他們的想法了。

只不過櫻滿集沒有發現,在得知了這個世界的真實面之後,其中有幾個小夥伴身上瘋狂的依附了以人的惡為食並且瘋狂的滋生人惡的鬼魅魍魎!

為什麼這個世界只有一些有心人和非凡之人才知道非凡世界?!因為知道的越多,對於人的打擊和各種負面情緒滋生就越多也越快!

不過雖然他並沒有在第一時間發現這一些小夥伴身上寄生並且瘋狂吞噬惡念成長的鬼魅魍魎,但是在隨著時間的蔓延,他也不是一直保持著物質界的肉眼狀態,所以櫻滿集也在一些時間之後發現了自己小夥伴身上那一些瘋狂吞噬惡念成長,並且想要鑽入他們體內的鬼魅魍魎。

總裁的祕密前妻 立刻嚇得笑容失色,連忙穩定一下自己現在的心神回憶起,為什麼鬼魅魍魎會開始瘋狂的吞噬惡劣並且蔓延增加。

要知道,鬼魅魍魎成長起來就是惡魔,依附在人的身體上面,會導致人心裡產生越來越多的惡念和情緒失控之類的情況,最後被完全成長起來的惡魔給吞噬,成為一個自己成長起來的魔降之人!……

立刻的,櫻滿集再把自己冷靜下來之後,就找上他們細細的盤問他們的心裡為什麼會如此多的惡念,當然不可能太過於暴露的,直接問他們為什麼心裡會有惡念,只是用一些的問題慢慢的套,將他們的話套出來。

這一次小朋友無論怎麼聰明,他們也只是一個才不過七歲的小朋友。

很快有一個比較激動的小孩子就忍不住情緒,有些失控的說出了事情的真相。

恐懼!虛無界!

有了這樣子的答案,他只能忍心,將一些身上有著大量鬼魅魍魎寄生的小不點控制住,為他們驅魔,將鬼魅魍魎燙死,念動魔咒,一忘皆空。

對於那一些眼神,複雜的看著自己的小夥伴無奈,這一些鬼魅魍魎是真的煩,如果不認真的挺少的話,就算是他們這一些非凡之人也有可能被入侵,在華夏,在一些入侵到身體裡面,並且成長起來變成魔鬼的鬼魅魍魎,被稱之為……心魔!……

在類似日本的一些世界意識化為的存在,就是類似夜一這一種存在的話,這一些鬼魅魍魎覆蓋在身上是會對他們產生傷害,最後會變成虛無界的怪物,這一些傢伙稱這一些存在為『恙』,但是一般情況下,這一些意識是不會產生恙的……

這個世界一般是不可能會出現靈魂的,所有的人死去的一瞬間靈魂就會離開這個世界,而有一些靈魂可能會留下來,可能是因為執念,可能是因為意外,反正有各種各樣的情況,而這一些傢伙沒有了人類的軀體,所以如果心魔產生,他們就不會有任何的保護,人類的軀體是隔絕心魔對靈魂產生痛苦的最好屏障,一般良心被譴責就是鬼魅魍魎想要鑽入人體…… 32一簾幽夢完

費雲帆也知道汪綠萍,年輕的國際律師,記得去年在法國的一個案子就是她做的原告的辯護人,當時被告的辯護人是法國最有名的律師,而汪綠萍這個名字卻很少有人知道,只知道她的老師是美國的知名教授,而那一次,也讓世界見識到了這個東方女孩的厲害,那一次原告可謂是完勝,讓被告方几乎傾家蕩產。

一直以來,費雲帆都是知道汪綠萍的,她是汪家的驕傲,但在他看來不過就是一個漂亮的花瓶而已,但是那一次,汪綠萍的概念早已不是花瓶了,而是一個有思想有內涵的知性女子。如今他聽到紫菱這樣說,心裏難免有些怪異。

“紫菱,你在這兒啊。”楚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紫菱賭氣道:“哼,你不去找綠萍來找我幹嘛?”

楚廉不明所以:“紫菱,你說什麼呢?什麼叫我去找綠萍,你不要無理取鬧好嗎?”

紫菱眼眶立馬一紅:“誰無理取鬧了,楚廉,你跟我說清楚,到底是誰無理取鬧了?你敢說你沒有盯着綠萍看個不停嗎?你敢說你現在已經完全忘記綠萍了嗎?”

楚廉覺得簡直莫名其妙:“紫菱,你別耍脾氣了,走,我們去跳舞吧。”

紫菱依舊紅着眼道:“不去,要去你去。”轉而又對費雲帆道:“費麻煩,走,我們去外面玩,你上次不是說你要給我彈吉他嗎?”說着拉着費雲帆就往外走。

費雲帆無法,只能任由她拉着自己走,卻是轉身對楚廉道:“放心吧,我會照顧好他的。”

楚廉點點頭,卻是一陣頭疼,紫菱怎麼變成這樣了?

好在這一幕發生的地方比較隱祕,且紫菱和費雲帆出去的門也是後門,因此無人發現這一幕。

時間慢慢過去,賓客也散盡,青藍和死皮賴臉留下來的師諾幫着指揮打掃屋子。舜娟的臉上帶着紅暈,更顯年輕美麗。看見綠萍身邊的師諾,一雙眼睛亮了,她拉着汪展鵬道:“展鵬,你看那個年輕人和我們綠萍怎麼樣?”

汪展鵬看了那邊一眼,淡淡地道:“你覺得好就好。”環視一週,奇怪道:“對了,你有看見紫菱嗎?今晚好像很少看見她。”

舜娟搖頭:“不知道,大概和楚廉一起出去玩了吧。”如今的紫菱她是越來越管不住了。

結果紫菱直到十二點的時候才被費雲帆帶了回來,整個人喝得爛醉如泥,嘴裏不停地說着胡話。

“小費叔叔,辛苦你了,我們紫菱給你添麻煩了。”青藍客氣地說着。

費雲帆也沾了一身的酒氣,雖然有點狼狽,但依然是風度翩翩的美男子,他笑道:“沒事,今天紫菱好像和楚廉吵架了,所以心情不好,希望你們不要怪她。”

“放心吧,不會的,小費叔叔,你先坐一會兒,我將紫菱送回房間。”青藍接着去扶紫菱。“紫菱,醒醒,我是姐姐,咱們先回房間好不好?”

紫菱迷迷糊糊地睜開眼:“姐姐? 悠閑小農女 你是綠萍?”

青藍沒有一點不耐煩:“是啊,我是姐姐,走,回房間了。”說着就要扶着她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