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際之上,渾天大王見李長生來了,這銅鼓便敲得更加賣力了。

2020 年 11 月 6 日

“李仙師……我未食言,今日前來,爲你敲鼓助威……”

渾天大王立於高空之上,一聲吶喊,直驚得所有人身子都微微一顫。

李長生淡淡一笑,朝着他看了過去,微微點了點頭。

“如今,李長生已到,不死神師何時來?”

人們都紛紛好奇。

就在衆人驚詫之間,只看見遙遠處,一陣旋風狂涌而起,直衝天際。

“你們看,那是什麼……”

有人用手朝那邊一指,驚呼一聲。

所有的人,朝着那個方向看去,隱隱約約,卻見在旋風之上,似是瀰漫着一股朦朦朧朧的霧氣,霧氣之中,彷彿漂浮着無數的白骨。

一時之間,詭異的氣息,瀰漫開來,烈日炎炎的天空,也似是在這股威勢面前,變得有些黯淡。

如此威勢,莫不是不死神師來了?

人們心中紛紛驚訝不已,只感覺這股騰騰的威勢,鋪天蓋地。

衆多到場的神靈,面色都紛紛一僵,心中也有所懷疑,直朝那股旋風之處看去。

穿書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肝 在一片驚呼聲之中,只看見旋風越來越近。

迷霧裏頭,景象越發變得清晰起來,似是有千萬惡鬼,呼天搶地,漫天屍骸似是堆砌成山,血流成河一般。

人們越看這迷霧裏頭的景象,越發覺得心驚,只感覺心頭像是有千鈞巨石沉沉壓着,讓人喘不過氣來。

猛然之間,突然旋風向裏頭收縮,那迷霧,也像是被東西牢牢吸住一般,不斷翻滾。

只看見滾滾的旋風與迷霧,不到片刻,驟然消失不見。

裏頭,一位氣勢滔天的男子,邁步而出,他身形枯瘦,面色悽白,整個人卻發散出無匹的威勢,震撼天地。

“陰神師……是陰神師……”

有人認出來者之人,頓時叫喊出來。

陰神師,不死神師的結義兄弟,降術一脈大成者。

據傳,他以屍骸練就己身,自身功力登峯造極,已入天人之境,被譽爲越南第一降頭師。

“李長生……”

陰神師嘴脣未動,去發出驚顫全場的一聲怒吼。

只看見他整個人面色一冷,凌厲的目光之中,閃着殺意,望向地面之上的李長生。

“李長生……就憑你……不配與我大哥一戰,今日……我要替我大哥出手,將你首級取下,掛於盧羅金頂之上……你可敢應戰?”

震徹天地的聲音響起,彷彿縈繞在天空之中一般。

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驚訝不已。

“什麼?怎麼回事?陰神師要替不死神師一戰?”

“陰神師一身實力,不弱於不死神師……今日前來與李長生一戰,有何不可?”

許多人開口說着,一時之間,目光都朝着李長生看了過去。

這半路殺出個程咬金的事情,竟然會發生在這樣盛大的比鬥之上,任誰都沒有想到。

也不知道李長生,敢不敢接陰神師這一戰?

李長生神情淡然,雙眼微微一眯,冷聲說道:“你練就一身降頭術祕術,看來殘害了不少人,這屍骸成山堆砌而成的陰氣,都聚集在了你的體內。”

陰神師冷冷一笑,面上露出猙獰的神情,說道:“那你可敢與我一戰?”

“也罷……我先斬你……”

李長生話音落下,整個人御空而起。

一時之間,磅礴的氣勁,如同江海翻滾一般,滔滔而出,大道之勢,攜清風而來,潤萬物而生。 衆人一片驚呼。

只看見李長生御空而上,寒光一閃。

銀白色短劍,已經出現在了他的手上,二話不說,揮劍便朝陰神師斬去。

一瞬之間,只感覺四方雷海涌動一般,在場神靈面色通通一變。

即便大部分神靈,身處在高空之中,也感覺到四周的空氣波動,禁不住身子微微一顫。

“轟隆”一聲巨響。

銀白色短劍劃出一道巨大的神龍,五彩的光芒璀璨耀眼閃出,無匹的威勢滾滾而落,直劈向陰神師。

“來得好……”

陰神師一聲大喝,整個人似是十分激動,不退反進。

剎那間,只看見從他枯瘦的身軀之上,像是有無盡的迷霧狂涌而出,虛空之中,飛出無數的屍骸,在半空之中發出了鬼狐狼嚎的叫喚聲,直朝着李長生的銀白色短劍迎了上去。

五彩光芒劈斬而下,數不盡的屍骸在凌厲的劍光之下,化作烏有,但層層的屍骸卻是遮擋住了李長生銀白色短劍的威勢,根本沒有傷到陰神師分毫。

陰神師似是早有準備,臉上露出了陰邪的笑意,虛影朝前一閃,猛然朝着李長生而來,拳勢頓時鋪天蓋地,八方雲動。

所有的人,禁不住大呼一聲。

陰神師整個人快如閃電一般,滾滾的威能爆發而出,已經到了李長生的身前,霸氣威猛的力量,仿似瞬息之間,就能夠將李長生當場滅殺。

“滾……”

李長生怒喝一聲,另一隻手拍掌而出,迎上了陰神師的拳勢。

兩股巨大的能量一碰撞,瞬間爆發出無匹的聲威,直朝四方波動而去,連綿不絕。

卻看見漫天迷霧之中,李長生和陰神師的身影直衝高空而上,朦朦朧朧之中,無數殺意縱橫,片刻鐘不到,兩人已經近距離交手數十次,竟然不分勝負。

所有的人驚駭不已,一個個目瞪口呆,只感覺兩個人恢宏的氣勢,仿似已經將這天地都籠罩一般。

陰神師不愧爲越南第一降頭師,自身以無數屍骸凝練,周身上下,陰氣沉沉,整個人就像是一個無盡的深淵一般。

任何人與他交手,都會猶如陷入深淵之中,看不見盡頭,一片恐慌。

但李長生周身上下,卻是泛起一道護體神光,道門真氣流離轉動,似是形成一個天然的屏障,將陰神師的所有陰邪之氣擋在外頭。

兩人一陰一陽,似是在天際之上輪迴滾動,綻放出滔天的殺意。

一時之間,兩股力量相互抗衡,竟然不分勝負。

李長生銀白色短劍的攻勢雖猛,但卻像是根本破不了陰神師身上那無數的屍骸陰氣一般。

陰神師越發有些得意,整個人越戰越勇,只感覺李長生也不過如此罷了,配不得與自己大哥不死神師一戰。

猛然之間,衆人只看見一道青光震天地而起。

一瞬之間,青光在遙遠的高空之上消失,無盡星零的光芒,似是從四面八方狂涌而來。

金黃色的光點,似是不斷彙集,仿似能攪動天上的雲海一樣。

不到片刻,一個巨大的金色手掌印,出現在了兩個人的身影上方,渾渾的威勢,如山嶽一般,震撼千里。

我待卿之以誠 “天師大手印?”

人羣裏頭,有人發出一陣驚呼。

所有的人,目光頓時一滯,都已經看傻了。

當初李長生於住所之外,擊殺阿爾曼神師,一擊“天師大手印”直看得圍觀人羣都已經呆愣了。

如今,這門絕學再次出現,一時之間,便將所有人都驚駭住。

雙子神師等衆多降頭師,臉上神情嚴肅,都禁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天婆門衆神靈,更是對這一門絕學,絲毫不陌生。

渾天大王想起自己昨日,被這一擊“天師大手印”打得氣血翻滾堵塞,整個人暈眩過去的感受,頓時也覺得周身上下毛孔驟然一皺,身子一顫。

“這便是你的絕學嗎?”

高空之中,傳出了陰神師冷冷的聲音,如冰霜一般寒冷。

只看見他整個人身形猛然向後退去,似是“大鵬展翅”一般,一個巨大的黑影,從他的體內衝出,似是魔神一般強大,滾滾的屍骸之氣再次凝聚而起,將蒼穹之上的日光全部遮擋住。

世界,在這一刻,完全變得陰暗下來。

所有的人,都已經驚顫住,完全沒有料到,在李長生這門絕學面前,陰神師竟然絲毫沒有一點畏懼之意,似是要在千萬人面前,硬撼下這一記道門神技。

渾天大王臉色一僵,嘴脣抽搐,喃聲說道:“他要幹什麼?硬撼‘天師大手印’不成?”

昨日,他也如同陰神師這般豪氣沖天,結果……事實證明,“天師大手印”的威勢,超出了他的想象。

今朝,陰神師依舊要如此,卻不知道會不會重蹈渾天大王的覆轍。

這一刻,整個世界都是一片漆黑,唯獨天際之上的“天師大手印”綻放出耀眼璀璨的金光,直朝陰神師整個人拍去。

這一記“天師大手印”威勢全出,李長生心中勢斬陰神師,自然是不會留情。

此時此刻,煌煌之威,似是與天地同聲,光芒閃落而下。

陰神師仰天長嘯,整個人豪氣沖天,霸氣非凡。

“轟隆”一聲巨響。

在場千萬人,隨着這一聲巨響,同時內心一顫,只感覺心臟都要從自己的嗓子眼裏頭跳出來一般。

湛寂聖者目光如炬,緊緊地盯着陰神師。

金雲之上,天婆門所有神靈,都全神貫注,朝着同一個方向看去。

無盡的屍骸,似是在這記“天師大手印”之下,瞬間化作烏有,滾滾的威能,盪漾起一陣氣浪,朝着四面八方衝擊而出。

所有的人,身形都微微一顫。

漫天的威勢,在這一刻,緩緩褪去。

驟然之間,人羣裏頭,有人發出了一聲驚呼:“擋下來了……”

此時此刻,所有在場的神靈,臉上都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

“天師大手印”的威勢,已經超出了他們的預料,在這門絕學施展而出的那一刻,他們的心中都在暗想,如果是自己身處在戰局之中,自己能否擋住?

但是,無一例外,許多人都感受深深的驚駭,心裏禁不住搖了搖頭。

陰神師發出一聲尖銳的長嘯,猶如厲鬼的呻吟般,整個人一閃直上高空,震聲大笑起來:“李長生……你也不過如此……不過如此……” 衆人見狀,都震驚萬分。

“天師大手印”的威勢如此浩大,竟然被陰神師擋下來了。

“天啊!陰神師不愧爲越南第一降頭師……”

“這李長生如今絕學已出,絲毫奈何不了陰神師……再打下去……只怕是要血灑長空……”

所有的人,驚駭萬分,一時之間,許多信衆都紛紛跪倒在地,直呼“神靈”,對陰神師崇敬不已。

渾天大王整個人呆愣在了當場,心中震驚不已。

只有他才清楚,真正的“天師大手印”到底具有多大的威力。

這股力量,非尋常人所能夠抵擋得住,但是陰神師不僅抵擋下來了,而且還做到了毫髮無傷,這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情。

陰神師一臉傲然,似是得意萬分,整個人立於高空之上,仰天大笑,說道:“李長生,你如今還有什麼招數沒使出來?大可放馬過來……”

話音落下,他整個人仰天長嘯而起。

無盡的陰暗之中,只看見黑風騰騰向上狂涌,如直衝雲霄一般。

天際之上,滾滾雲海不斷翻涌,越發強大,震撼的氣勢威蕩千里。

所有的人,感受到陰神師如此強大的力量,都紛紛驚駭不已。

天婆門當中,縱然一百零六名神靈皆在此觀戰,但也暗暗心驚這陰神師的強大,不愧能夠成爲不死神師的結拜兄弟,果然非同小可。

李長生面色冷峻,卻是絲毫不爲所動。

即便“天師大手印”被陰神師擋下來了,又能如何?

只見他冷冷“哼”了一聲,開聲說道:“你莫非認定,‘天師大手印’乃是我李長生最強絕學不成?”

“噢?”陰神師的臉上露出了譏笑之意,說道:“你們道門術法神通,我倒也見過不少,這‘天師大手印’確實非同凡響,你難不成,還有其他更厲害的不成?”

他嘴上雖然是這樣說着,心裏卻是不以爲然。

在他看來,如今的李長生,不過是逞口舌之快罷了,哪裏還能使出什麼更厲害的術法神通。

人羣之中,降頭師一脈,此時此刻,也跟着譏笑起來。

雙子神師,更是面色一震,開聲說道:“陰神師……今日你若斬他,我兄弟二人,願做你座下僕從,伺候你十年。”

“好……”陰神師越發得意,說道:“如此甚好。”

所有的人,見陰神師這般姿態,都斷定李長生恐怕已經末路。

金雲之上,天婆門門主禁不住臉色一滯,低聲自語道:“難不成這一回,這李長生真的要栽在陰神師手上不成?”

昨日,李長生在天婆門當中大發神威,確實讓天婆門門主心中欽佩,只可惜……他心中再欽佩也無用,這場李長生與降術門的比鬥,他作爲觀戰人,根本不能出手去強行改變戰局。

“可惜……可惜……”渾天大王此時也已經渾然忘了擊鼓,心裏頭禁不住對李長生產生一股悲意。

還以爲,今日李長生能夠斬殺不死神師,成爲震撼南洋的當世第一人,沒曾想,不死神師還未出手,陰神師就要將李長生所殺了。

盧羅金頂正前方。

迦葉尊者的臉上,也顯露出一絲悽迷,開聲對一旁的湛寂聖者說道:“李長生這一回,當真要身死於此?”

湛寂聖者一怔,雙眼微微一眯,望向高空之中那單薄的身影,隨後眼神之中綻放出堅定的光芒,說道:“不可能……”

“不可能?”迦葉尊者似是有些不敢相信,說道:“連‘天師大手印’這門道門絕學,都傷不到陰神師分毫,他李長生,還能憑什麼來逆轉局勢?”

湛寂聖者卻是沒有回答他,只是靜立在那裏,目光一直看着高空。

就在所有的人,都認定這場比鬥,即將就要結束之時,猛然之間,只看見蒼穹之上,似是有萬道光華飛濺而出,剎那之間,驅除了所有的陰暗。

朦朦朧朧的天宇之中,似是有無數的光芒,凝成了一座瓊樓玉宇,磅礴的威勢,如太陽光照大地。

“天生人道,皇天萬物生。朝行三天上,龍神分路行。雷神通天起,風伯吹布雲。雨師灑甘露,霹靂震天庭。五龍來降雨,九江奔雨行。五湖行大霧,八風倒海行……摧山倒嶽,萬物齊生。上清有救,不可久停。急急如律令。”

咒語聲,響徹天地。

只看見李長生整個人,掐動法訣,萬物光輝似是在此時此刻,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

高空之上,那瓊樓玉宇,似是閃耀出七彩的光華,無盡的威勢滾滾而至,撼動天地,一時之間,衆生萬物,被光彩所照耀,被聖光所渲染。

無數的能量,彙集八方之勢,穿林過境,遙遠處的江海之上,似是有長風巨浪席捲而起,如鷹擊長空,勢不可擋。

“這……這……這是什麼?”

陰神師臉色驟然一變。

在場所有的人,此時此刻,原本失望的臉上,神情都驟然僵立住。

這股突然出現的威勢,已經強大到令所有的人,都感覺到震驚,已經完全超出了“天師大手印”的力量,甚至強大數倍不止。

“怎麼可能?這人世之間……還有如此強大的術法神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