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宣點了點頭,正色道:“接下來反攻北海的戰事,先生是怎麼考慮的?”

2020 年 11 月 6 日

關於這件事,賈詡瞭解了情況後,也仔細的思考過。

賈詡不假思索的道:“依照郭主簿的計劃,一旦田昭中計,就必敗無疑。田昭兵敗後,主公就可以大舉的反攻,奪回北海國。郭主簿的計劃是正確的,但是老夫認爲漏了一件事。”

劉宣問道:“什麼事情?”

賈詡回答道:“主公在針對田昭時,不應該僅僅侷限於田昭,還應該派人前往北海國的各縣說服拉攏忠於主公的人,讓他們加入主公麾下,幫助主公把田昭趕出北海國。 爸爸駕到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主公以大義號令北海國,屆時一反攻,必定是八方相應,輕而易舉就會成功。”

劉宣說道:“先生妙計!”

賈詡的建議其實是輿論攻勢,對於賈詡的提法,劉宣之前沒有考慮到。

這件事,必須安排。

劉宣記下了這件事,話鋒一轉,就拿起了桌上的金絲軟甲,招手說道:“先生,來試一試這件金絲軟甲。”

“主公這是?

賈詡覺得古怪,劉宣給他金絲軟甲作甚。

劉宣拿起金絲軟甲,道:“這件金絲軟甲是給先生的。”

賈詡卻沒有上前,正色道:“老夫一把年紀了,整日也跟在主公的身邊,不會有安全危險。這件金絲軟甲能保護安全,主公應該穿上。主公安全,我們就安全。”

劉宣笑道:“我有合適的護身甲冑,不需要金絲軟甲。先生不要再推辭了,這件事就這麼定了。”

賈詡還要說話,卻被劉宣阻止了。

賈詡躬身道謝,心中一陣感激。

劉宣對他的器重,他也看在眼中。

劉宣目送賈詡離開了營帳後,派人把孔融喊到了營帳內,商談派人拉攏各縣官員和百姓的事情。孔融是北海相,在北海有極大的威望,他派人出面最合適。

……

四天時間,轉瞬即逝。

短短的四天,郭嘉的計劃已經如火如荼的進行。這幾日內,營地中出現了不一樣的聲音,甚至出現了逃兵。好在一切都在劉宣和郭嘉的掌控中,沒有出現動盪。

營地的情況,被幽州軍的探子傳了回去。

幽州軍,營地。

中軍大帳!

田昭和曹錚相對而坐。

曹錚臉上盡是歡喜的神色,道:“恭喜將軍,賀喜將軍。根據探子回報,劉宣的營地開始動盪了起來。這幾天內,每天都有士兵悄悄的逃走。”

“好,好啊!”

田昭聞言,神色大喜。

曹錚微笑道:“上次抓住了劉宣的糧商,把缺糧的事情徹底捅開了後,已經有作用了。雖說劉宣厲害,但巧婦難爲無米之炊,他也是迴天乏力,難以維持局面了。”

田昭道:“這麼說來,我們可以準備出兵了。”

曹錚道:“暫時仍然要拖延。”

“拖延!”田昭皺眉,表情很是不情願的道:“還要拖延嗎?”

曹錚回答道:“劉宣麾下逃走的士兵越來越多,這說明什麼呢?說明鬧饑荒的程度越來越重了。將軍現在去攻打,劉宣反而藉機廝殺,通過交戰損耗士兵,減輕糧食的壓力。反過來,將軍按兵不動,劉宣就沒辦法了。劉宣麾下的士兵都要填飽肚子,劉宣沒有糧食就只能焦頭爛額。”

田昭聽了後,也贊同曹錚的分析,點頭道:“你的分析也有道理,就這麼辦。”

曹錚繼續道:“將軍只需要厲兵秣馬,準備着出兵就是了。”

田昭道:“很好,密切關注劉宣的情況。”

“諾!”

曹錚拱手應下,便出了營帳。

……

到了第五天,一則消息傳到了曹錚的耳中,觀陽縣的軍隊撤了。

這一消息,立即引起了曹錚的注意。曹錚急匆匆的來到田昭面前,稟報道:“將軍,劉宣下令撤軍了,看來劉宣徹底的陷入了困境,無力再戰了。”

田昭道:“傳令,準備掩殺劉宣。”

曹錚連忙道:“將軍不可,現在還不適合出兵。”

“還不適合?”田昭表情很是不爽,說道:“劉宣都撤兵了,還不追擊嗎?”

曹錚正色道:“現在追擊劉宣,可以取勝,但難以最大限度的削弱劉宣。將軍現在只需要帶兵吊在劉宣的後面,就能震懾劉宣,令劉宣膽戰心驚,自行崩潰。一旦劉宣的軍隊內訌崩潰,就是我們出兵的時間了。”

田昭不耐煩的道:“麻煩!”

曹錚說道:“將軍暫且忍耐,很快就會開戰了。”

“好!”

田昭壓下心中的浮躁,暫時沒有開戰。

隊伍拔營啓程,吊在了劉宣的後面。

追擊的第一天,探子傳回了消息,劉宣麾下大批量的出現了逃兵,地上出現了許多扔棄的甲冑。追擊的第二天,劉宣麾下的逃兵數量進一步加劇,四處都可以看見扔棄的武器和器械。

曹錚來到田昭的面前,道:“將軍,可以準備行動了。”

“哦,真的嗎?”

田昭追了兩天,早就厭倦了,恨不得馬上出兵掩殺。

曹錚正色道:“卑職出了查看掉落的甲冑和武器,還派人查看了埋鍋造飯的土竈數量。根據土竈數量來判斷,劉宣的士兵已經損失了三分之一。到了這個數量,士兵軍心全無,必定是無心戀戰。現在掩殺過去,必定能一鼓作氣,擊潰劉宣的軍隊。”

“好!”

田昭下令道:“傳令田盛,調集我們的三千精騎,本將要親自掩殺劉宣。”

“啊!”

曹錚驚訝道:“將軍不可,將軍是大軍的主帥,豈能親自帶兵掩殺。這件事,交給田盛將軍即可,將軍不用親自前往的。”

田昭搖頭道:“劉宣早就露出敗相,不堪一戰,本將不會有危險的。本將率兵掩殺,要親自拿下劉宣和孔融。曹錚,你主持軍隊。”

總裁的宅妻 曹錚道:“將軍不可啊!”

田昭執意說道:“不用在全,本將心中有數。”

命令下達後,田昭很快就帶着田盛一起,率領三千精騎去掩殺劉宣。 “噠!噠!”

馬蹄聲急促,地面震動不已。,

三千精騎快速的趕路,在官道上飛奔而過。

田昭的心中,已經迫不及待的想攻打劉宣,想斬殺劉宣。劉宣軍中缺糧撤退,已經沒有了再戰之力,這正是他誅殺劉宣的好機會。

田昭和田盛一道前進,同時派出了哨探打探消息,摸清楚前方劉宣撤退的情況。

雙方距離還有八十里。

田昭帶兵追趕,劉宣則帶兵撤退。一追一逃,就算田昭率兵全速前進,但這麼遠的距離,沒有兩三天是難以追上的。

隊伍急速的趕路,不斷拉近雙方的距離。

八十里!

六十里!

四十里!

第二天下午,雙方的距離拉近到了四十里。

這時,田昭心中激動興奮,已經是憧憬着追上劉宣後的場景。

至於後方的大軍,田昭早已不顧。

有曹錚主持,不會出現動亂的。

隊伍停下來休息的時候,田盛來到田昭的身旁,恭敬說道:“叔父,我們掩殺劉宣。侄兒知道他麾下的管亥、周倉也是賊將,這些人交給侄兒殺死吧。”

“可以!”

田昭想都不想,直接答應了。

田昭的目標是劉宣,劉宣麾下的將領他不感興趣,交給田盛也無妨。

肥水不流外人田!

畢竟,田盛是他的侄兒。

休息了半個時辰,田昭下令繼續趕路。

一路急趕,日頭西沉,天色漸晚。

田昭爲了追上劉宣,命令士兵繼續趕路。夜色下,一支支火把噼啪燃燒,驅散了黑暗。一行人,不斷拉近和劉宣的距離。 極品特工:很萌很潑辣 凌晨時分,冷風習習,已經是有些冷了。春寒料峭,雖然已經開春,但入夜後的天氣很冷。

一名哨探跑了過來,來到田昭的身前,稟報道:“將軍,我們距離劉宣的大軍還有十五里。劉宣的隊伍已經停下來紮營休息,不再繼續撤退。”

“好!”

田昭聞言,精神大振。

“原地休整!”

田昭也下達了命令,不再前進。

田盛問道:“叔父,我們距離劉宣已經不到十五里了,怎麼突然休整呢?”

田昭盯着田盛,語重心長的說道:“行軍打仗,不能只考慮距離,得考慮士兵的情況。我們一路長途跋涉,士兵必然疲憊。在發起攻擊之前,讓士兵稍作休息,讓他們吃點乾糧補充體力。養足了精神,再一鼓作氣掩殺劉宣。”

田盛道:“叔父英明!”

三千精騎停下來休整,約莫半個時辰後,士兵們已經吃了乾糧肉餅,恢復了些體力和精神,全部上馬繼續趕路。

士兵們都已經打起精神,要掩殺劉宣一行人。

“噠!噠!”

馬蹄聲,打破了黑夜的寂靜。

戰馬所過之處,地面都彷彿在震動。

雙方距離,不斷拉近。

三青峯是田昭追趕劉宣的必經之路,這是一片由三座大山連綿而成的山林。因爲山上大多數都是四季常青的青松,故而稱之爲三青峯。

這一片區域地勢不險峻,也並不陡峭難行,道路還算寬闊。只是要追趕劉宣,就得穿過三青峯山中的道路。

這樣的地點,田昭沒有放在心上。

逢林莫入的道理,田昭是明白的,可現在的情況不同。劉宣麾下的士兵早已經是缺糧了,士兵軍心渙散,沒有了戰鬥力。在這樣的情況下,田昭只需要率軍追上去,劉宣麾下的士兵立即就會潰散。逢林莫入這樣的古話,不適合現在的情況,田昭也沒有放在心上。

“噠!噠!”

馬蹄聲,響徹山林。

一匹匹戰馬進入了山林,山中棲息的鳥兒受到驚嚇,紛紛張開翅膀飛了起來,在空中盤旋撲騰着,不敢落下。

三千精騎的速度很快,時間不長,就全部進入了三青峯裏面。

走了約莫小半刻鐘,前方的隊伍忽然停了下來,後續的騎兵也相繼停下。

田昭眉頭皺起,這還沒到劉宣紮營的地點,怎麼突然停了下來。

“報!”

忽然,一名士兵策馬跑了回來。

田昭看到士兵,問道:“前方發生了什麼情況?”

士兵表情中有着一抹驚恐,吃吃說道:“將軍,前方,前方,前方……”士兵連說了三次,都沒有說出前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

“廢物!”

田昭手中的馬鞭一揮,抽在了士兵身上。

“駕!”

田昭瞪了士兵一眼,就策馬前進,來到了最前方。

藉助火光照耀,田昭看到了官道前方的情況。

在前方的官道上,竟然立着一口口棺材。這些密密麻麻立着擺放的棺材,足有十多口。大晚上的看到這樣的一幕,相當滲人。而所有的棺材當中,最前方的一口棺材最大,高達一丈有餘。棺材上貼着一張紙,上書四個大字——田昭之棺。

看到這一幕,田昭勃然大怒。

豈有此理!

劉宣真是找死,竟然還敢挑釁。

田昭握緊了拳頭,面帶怒色,下令道:“不過是劉宣玩的把戲而已,不值一提。來人,把棺材都搬走。等本將斬殺劉宣,最大的一口棺材就用來裝劉宣的屍體。”

“田昭,棺材是送給你的,本官無福享受。”

忽然,山林中傳來了劉宣的聲音。

“劉宣,是你?”

田昭神色大驚,他竟然在這裏聽到了劉宣的聲音。

因爲樹林裏面有回聲,劉宣的聲音迴盪,無法判斷位置。 錦繡盛婚 尤其是周圍也沒有火把照耀,更是兩眼一抹黑。 總裁的女人 田昭猛地後退,在士兵的保護下,左右打量着。

“咻!”

忽然,一支帶着火光的響箭從林中升起,在空中點亮。

這一火光,無比的耀眼。

“咻!咻!”

剎那間,黑漆漆的樹林兩側,射出一支支羽箭。密集的羽箭猶如收割亡魂的死神鐮刀,射入了一個個幽州兵的身體中,奪走了一個個士兵的性命。

田昭慌了神,麾下的三千精騎不知所措。

“中計了,我們中計了!”

田盛來到田昭的身旁,面色驚恐:“叔父,我們中計了,快撤。”

“撤,立即撤退。”

田昭驚慌不已,不敢戀戰,連忙策馬後退。此刻的田昭忽然後悔了,他原以爲是必勝的局面,可這一轉眼,他竟然中了劉宣的埋伏。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劉宣明明都缺糧了,軍心渙散了,怎麼還有膽量佈下埋伏? (3更,收工。)

田昭在護衛的保護下撤退,快速撤退。可是他麾下的騎兵後撤時,兩側的道路上有弓箭手伏擊,根本無法撤走。

“咻!咻!”

弓箭破空聲,不斷傳出。

箭如雨下,仍在不斷的收割着幽州兵的性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