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這地兒,陳浩直接意念覆蓋,探查實情。

2020 年 11 月 6 日

這一探查,陳浩驚疑一聲。

公雞也開口道:“哎我去,貓呢?這裏面就幾個人啊!哪有貓?”

喵嗚!

白貓叫了一聲,然後跳出靈車,直奔別墅。

黑貓跟在後面過去。

陳浩沒動,他覺得事情怕是有些麻煩了,這獎勵不好拿。

不多時,黑貓迴轉,喵嗚了幾聲,公雞解釋道:“浩哥,貓姐說別墅內沒有貓,只有一些氣息殘留,看起來好像是離開有一段時間了,目前氣息消散,不好定位。而且貓靈的那個主人也不在。”

陳浩略一沉吟,直接飛掠向別墅,進入其中一個房間,來到牀頭,打開了燈。

一個老頭正在睡覺,被燈光刺激,慢慢甦醒,然後看到了牀邊站着的陳浩。

一愣之後,老頭嚇得揚起身來。

陳浩道:“大爺,不要怕,我就問你幾個問題。”

老頭明顯膽子很小,不敢反駁。

陳浩道:“這裏的主人,是不是有一隻白貓寵物?”

老頭點頭。

陳浩繼續道:“之後那隻白貓跑了,然後房子的主人又抓了一隻懷孕的黃貓回來?對不對?”

老頭繼續點頭。

“那黃貓呢?”

老頭快速搖頭。

陳浩皺眉。

老頭急忙道:“我真不知道,前天晚上虹姐回來,第二天我醒來的時候,她早走了,然後貓也不見了,我一個下人,哪能知道那麼多啊。”

陳浩沉吟片刻,道:“那你知道,這個虹姐平時都去哪裏嗎?”

老頭乾笑道:“如果是市裏,我還知道幾個,但是虹姐這離開這麼久不回來,肯定是出遠門了,這樣的情況,少則半個月,多則一兩個月纔會回來。”

陳浩無語。

這特麼也太巧合了吧,我一來就走了?而且還把任務要求的黃貓也帶走了?這特麼讓我怎麼做任務?

眼看這一副老實巴交模樣的老人真的不像是知道什麼,陳浩只好道謝一聲,離開了房間。

走出別墅,陳浩就看到了貓靈。

貓靈這會兒站在別墅院子中,呆呆的蹲着,一副受了很大刺激,顯得很頹廢的模樣。

陳浩嘆息一聲,安慰道:“不要擔心了,不會有事的。”

貓靈依舊呆立不動。

陳浩繼續道:“其實你和你的主人接觸的最久,你也是有靈性的,想必對你的主人也有一些瞭解,你可以想一想,她會去哪裏?既然對黃貓不待見,爲什麼走了要帶着? 鳳儀中宮 要去幹什麼?你可以……”

陳浩還沒說完,貓靈突然跳了起來,急促的喵嗚一聲,然後看向陳浩。

陳浩一愣:“你想到了?”

貓靈點頭,然後來回走動,顯得很着急,最後它直接跑向了靈車所在。

陳浩眼神一動,跟在後面。

不多時,陳浩回到靈車上,這時候,貓靈似乎已經說了什麼,公雞開口道:“浩哥,貓靈說它死後在別墅內聽到主人說過,好像要帶黃貓去什麼地方取靈種。”

“靈種?”陳浩一愣,看了一眼貓靈,倒也不稀奇。

這白貓魂魄上纏繞了一股清靈之氣,這可不是一般動物能有的,而且白貓很有靈性,說是靈種,倒也沒錯。

不過這別墅內並沒有發現修煉的氣息,顯然主人就是個普通人,怎麼可能懂得什麼是靈種!

心中不解,陳浩道:“什麼地方,要說清楚啊,在那個城市也要說,否則怎麼找?”

白貓喵嗚幾聲,又低下頭。

公雞道:“它說它不知道,當時只是偶爾聽到幾句,根本沒有聽清楚。”

陳浩無語。

就憑這隻言片語,我特麼去哪幫你找妻兒?

正無奈呢,陳浩突然想起什麼,看向白貓,一臉嚴肅的道:“我記得一種祕術,好像是能夠血脈靈魂牽引,這樣的話,說不定能夠找到你的妻兒,不過這門祕術太殘忍,動用之後,你可能會魂飛魄散,所以我問你,願不願意。”

白貓連忙喵嗚有聲,目光灼熱的看着陳浩,一副我沒問題的表情。

陳浩認真道:“你確定嗎?這祕術需要你毫無反抗之心,否則只要有一絲不情願,就無法成功。”

白貓果斷的再次點頭。

陳浩道:“好,那你準備好了。”

說着,陳浩手捏法決,唸唸有詞,慢慢的,指尖凝聚了一團法光。

白貓看看黑貓,又看看公雞,點了點頭,閉上了眼睛。

陳浩手指一抖,法光飛落白貓身上,下一刻,白貓化作一團魂光,浮動不休。

少時,它突然飛走,速度奇快的向一個方向飛去。

不用陳浩吩咐,無臉司機直接駕馭靈車,追在了後面。 第二百一十七節,無情,好殘忍

嘟~

集合哨音定時響起,沒有一絲的遲疑。

「集訓隊,集合。」

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事情,我們都知道了。

該準備的都準備好了。

等待的就是那個考核。

我們這麼長時間的訓練,只是為了能夠滿足訓練要求。

能夠不給這麼長時間的訓練留下遺憾。

也是為了自己的付出做一個測評。

「按照老規矩,考核還是像以前一樣。」

這話說的,我就納悶了。

我們都是新兵,這種場合都是第一次見識過。

今天第一天到這個地方,說實在的,這個地方,我們都不熟悉,更別說哪些傳統了。

但是這些並不是阻擋我們組織的問題。

大家似乎很默契的,自行展開了隊形。

我這個新兵,別的能力沒有,但是找到自己的位置的能力,絕對是有的。

所有人,都圍成了一個去圈。

中間是一個軍官,組織考核的軍官。

他們是有說有笑的,我只能是默默的,安靜的,嚴肅的準備著。

「所有人圍成一個圈,以這個盆為中心。」

「圈子再大一點,往後退。」

「再退,別捨不得,再往後退。」

大家都退到邊上的排水溝里了。。。

偌大的院子。

此刻似乎是剛剛好。

所有人都到了指定地點。

「聽說,你們都是各個單位的精英,你們也在之前訓練過了,不知道你們訓練的怎麼樣,今天是大家聚到一起的第一天,這次考核也是摸底考核,希望大家能夠展示好各個單位的作風,維持好各單位的形象。」

「另外,有一點要注意的是,計算好的題目,放到這個盆里,超過時間的就不要了。大家一定要看好時間啊。」

帶孕娘娘改嫁去 「好了,廢話不多說了,大家準備。」

屏氣凝神,等著題目的播報。

「正運算。磁方位角6-24,基線長457,觀察所坐標52142,32540。」

刷,刷,刷

迅速的計算著。

銷魂情人 「好。」一個新兵直接報了好。

我操,這也太快了吧。

這是誰啊,這麼牛逼?

「好什麼好,寫好了,放到這個盆里。」

這誰啊,我剛剛算出兩個數字,還沒有進行換算呢,這就有人報好了。

這也太變態了吧。

這人和人的差距咋就這麼大呢。。。

好!

放下一切,迅速向前跑去。

我的目標不是做出來,而是要把答案投入到盆里。

在碎石子的院子里奔跑。

不管時間還有沒有,先把答案扔進去。

這個世界很瘋狂的。

我們沒有時間檢查自己的答案。

真的沒有。

從頭到尾,我們真的沒有時間檢驗自己的答案是否正確。

我們的思路只有一條不會回頭的直道。

因為,我們沒有時間檢查。

不是我們不夠快,而是,我們真的沒有時間。

一套運算下來,時間都是卡死的。

我們只有成功,或者死亡。

沒有良好,沒有及格,只有兩個結果,一個正確,一個錯誤!

但是在有限的時間裡,能夠做出答案,我們已經很知足了。

「報告。」

「什麼事。」

「我還沒有寫名字。」

「你看你那點出息,連名字都不知道了嗎?你叫什麼?」

「我。。。」那個新兵愣住了。

卧槽,不是吧。

連自己的名字都能忘了?

「報告,我剛剛沒有寫名字。」

「沒有寫名字怪我啊,沒寫,就是沒有成績。」我們的隊長似乎很嚴格。

「只有這一次機會啊,你們都把名字寫上。」

「卧槽,你這個不用寫了,答案錯了。」

你嘛。。。

這是多麼悲催的一件事情啊。。。

好不容易爭取到的機會,能夠在答案紙上寫上自己的名字,然而答案卻是錯誤的。

這波操作,我都為那個新兵感到惋惜,感到悲傷。

出師不利啊。

首戰沒有告捷,反而有點心灰意冷了。。。

「記住寫名字啊。」

「好,準備開始。」

「正運算,磁方位角,基線長,觀察所坐標。」

每次報題,只播報一遍,根本就不會報兩遍。

不要問為什麼。

至尊狂鳳:神獸召喚師 只有一遍機會,聽不見,聽不清,那是受訓人員的事,和報題員沒有任何關係。

只是讓我意外的是。

「好」在我算到一半的時候,那個傢伙又報好了。

「不用報好,好了之後,直接放到盆里。」

為什麼這個世界總是有很多人比我優秀啊。

這沒有道理啊。

還好,這次考核,考的是真確率。不是比拼速度。

我還不錯,穩穩的,照樣能夠取得不錯的成績。

這幾天的訓練,我可不是吃素的。

嚓、嚓、嚓、嚓、嚓、嚓、

在石子的摩擦聲中,我把答案投進了盆里。

雖然比第一個人慢了有點,但是比後面的人快了不少。

我還有機會,我還不算太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