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吸涼氣。

2020 年 11 月 6 日

饒是在這一方面有著比較深刻的見聞,聽說這話,冬月觀雪依舊感覺有些凌亂,完全無法思考。

葉箐曲欣就更不用說了。

以她們的身份地位,根本接觸不到這麼高層次的秘聞,如此一來,少不得也被驚得半死。

回過神來,葉箐滿臉複雜問道:「如此珍貴的機會,你當真不好好考慮一下?」

言外之意,這麼珍貴的東西還是不要送人為好,自己用才是真的。

林昊有些不以為然,搖頭道:「沒什麼好考慮的。

這東西對你們來說或許珍貴,但在我眼裡,卻也不過如此。」

說罷又道:「我不管你們誰要,有一點必須事先聲明,那就是不論什麼時候,只要我需要,你們就必須把萬花神衣拿來讓我研究。」

該說的都說了,林昊準備走人。

冬月觀雪期期艾艾將他叫住,紅著臉問道:「林昊,你的意思是我也可以獲得競爭萬花神衣的資格么?」

動機不純啊!

是想搶東西么?

相視一眼,葉箐曲欣二人很快戒備起來。

林昊並不想摻合接下來的事,聞言點頭道:「可以,你們這裡所有人,包括綠蘿,都有資格。」

話音剛落,綠蘿便淚灑衣襟,當場跪下激動道:「多謝大人厚愛。

大人能看得起綠蘿,不把綠蘿當下人,綠蘿已經心滿意足,不敢奢望更多……」

話是沒什麼問題,就是當著南華清這位主子的面有些不太好。

而等她反應過來,能說的不能說的全都說了。

所幸南華清並不是那種斤斤計較之人,聽完只佯怒道:「意思是他對你好他看得起你,本宮便待你不好看不起你了是吧?」

說完又白了林昊一眼:「混蛋,你存的什麼心?要是看上了就直說,今晚本宮便命她去為你暖床。」

林昊皮糙肉厚,對於這些話基本免疫。

倒是綠蘿臉嫩,當場就紅了小臉。

所幸也知道是玩笑,很快她便在正色道:「多謝大人厚愛,但奴婢依然決定放棄。

成神雖好,但不是奴婢真正想要的。

可能在今天之前若有這樣的機會奴婢一定不會放棄,但是今天花神的遭遇讓奴婢明白,一步登天並不是好事。

奴婢覺得,空有神靈的力量,卻沒有神靈的靈魂與心境,終究會跟花神一樣,自取滅亡。」

很有想法。

我是寡婦我怕誰 今日之事,雖然她沒有多少戲份,但是感悟上,她並不輸另外幾人。

說完她便告罪離開。

緊跟著南華清站起身來,笑道:「我也不參與了。

對我來說,其實你們都是晚輩,長輩跟晚輩搶東西,不像話。

況且,我本人對於武道沒什麼興趣跟野心,還有最關鍵的一點,其實我是真的不能再拿了。」

什麼長輩晚輩,其實都是借口。

真正的意思是,北風若蘭已經在林昊這裡得了北風神衣,成為新一代的北風之神,這已經是天大的恩惠,不論如何她都不能再要更多。

說完也不管林昊是否認同,便跟著綠蘿的腳步去了。

剩下三人,葉箐,曲欣,以及冬月觀雪。

我真不是大魔王 正當都以為冬月觀雪會爭的時候,冬月觀雪忽然笑道:「給我這個資格我就已經很開心了。

雖然也很想要,但我清楚目前的我還不夠資格獲得這件萬花神衣。」

十分洒脫。

也不知想起什麼,說完就臉紅了,道:「林昊,多謝你,要不然的話,就算帝都幾位武神出面,我與姑姑的處境都會十分艱難。」

說完也迅速離去。

林昊還不知她為什麼臉紅,忽然旁邊葉箐輕笑一聲道:「笨蛋,清清白白的身子都被你看光了,換了哪個女兒家不臉紅?」

也走了。

不打招呼,更沒有借口。

心知她這是在讓,曲欣心裡一邊覺得感動,一邊又有些無奈…… 蝶湖上空新晉花神被一刀斬滅的場面許多人都看到了,可究竟是誰所為,眾說紛紜。

而在這件事情上面,帝都幾大武神家族紛紛保持緘默,學院裡面,幾位德高望重實力強大的院長亦諱莫如深。

如此一來,大的層面上,林昊的實力還是被掩蓋了,因為除了親眼所見那些武神強者,以及葉箐等有數的幾個人,沒人知道、也沒人相信那駭人之舉出自他的手筆。

視線回歸蝶湖山莊。

冬月觀雪南華清幾人的退出,葉箐的謙讓,使得曲欣最終成為了新一代的花神。

大抵是因為看到了前任的悲慘遭遇,又或許是本性就純良許多,她的心態還不錯。

她還是從前的樣子,一沒有覺得自己多麼了不起,二沒有眼高於頂目中無人。

也就在她獲得萬花神衣承認真正成為新一代花神之後,林昊便帶著她進了密室。

神衣承載的是最直觀也最終極的天地法則,努力了這麼久,以他如今的層次,已經可以進行這方面的參悟研究了。

而一旦這個層面所有的規則都被領悟,那麼距離他的終極目標,創世神境與星辰神晶,便不會太遠。

對於曲欣來說,這也是個好消息。

重生美麗人生 畢竟以她自己的能力想要真正領悟掌控屬於花神的力量太難了,這樣的情況下,能跟在林昊身邊,看他解析花神之力的本質,對於她迅速掌握屬於花神的力量有極大幫助。

而就在二人於密室中暗暗努力之時,下午瀕臨黃昏的時刻,冬月凝霜在二樓一處房間醒來。

此後不久,山莊外奉命前來等候的冬月世家侍衛護送下,她與冬月觀雪一道返回冬月世家。

剛到,還來不及回房收拾一下狼狽的形容,二人便被一道請到了家族議事堂。

「什麼,要我放棄復仇?」

「不可能,這絕不可能!」

「夫君死於他之手,公公死於他之手,雲翔也死於他之手,我怎麼可能放手,我又怎敢放手?」

「……」

萬萬沒想到。

回到家族的第一時間,得到的不是安慰,而是讓她放棄復仇的命令。

這一刻冬月凝霜感覺整個世界都崩塌了,那種無法言語的絕望與悲涼,讓她感覺一切都變成了灰色。

她不想接受這一切!

她依舊固執的哀求著,希望父親,希望各位叔伯長老,希望在場族人們收回成命!

但是根本一點用沒有。

若不知林昊的實力也就罷了,既然已經知道,區區一個冬月世家,又如何敢於為敵?

誠然,冬月凝霜曾經在家族受盡寵愛,哪怕後來從北風王國狼狽而回,家族對她也一樣優待。

但這是有底線的!

對於冬月世家這種龐然大物來說,從來都是家族利益至上。

相比家族的利益與繁衍生息,個人榮辱根本算不了什麼。

便是因為深深的明白這一切,此刻冬月觀雪雖然對冬月凝霜這位姑姑充滿同情,卻也無話可說。

作為父親,對於女兒冬月凝霜的控訴冬月連城有些於心不忍。

然作為一族之長,作為整個冬月家族前進方向上的掌舵者,他又必須理智的將這一絲惻隱之心泯滅。

打斷了冬月凝霜的話,他隨手丟下一卷密報,沉聲道:「剛剛花重金得來的情報,若看完之後你還堅持要復仇,堅持要拉著整個冬月世家陪葬,那麼從今往後,你便不要再以冬月世家的女兒自居,我冬月世家也沒有如此不知輕重的女兒!」

這就是豪門大族。

外人只見其光鮮,卻永遠無法體會其中的冰冷絕情。

冬月凝霜亦不是傻子。

出自這種家族,從小她就知道,個人榮辱相比家族利益什麼都不是。

從前她也無比認同這一點,只是當這一切真正發生在她的身上,她卻覺得那麼苦澀,那麼難以接受。

「父親,您不能這樣做,我不知道那個林昊到底多麼可怕,可是,雲翔不但是女兒的兒子,也是您的親外孫。」

「您的親外孫就是被他殺死的,您難道真的就要眼睜睜看著,您難道真的就要讓雲翔死不瞑目?」

「……」

冬月凝霜還在堅持。

她沒有撿那份密報,更加沒想過要去看裡面的內容,因為她清楚,若果真看了,她極有可能失去最後一絲復仇的勇氣,她死去的親人將會徹底白死。

冬月連城面色嚴肅,淡然道:「不要再多說了,這不但是為父的意思,也是整個家族的意志。

為父理解你喪子之痛,但身為冬月世家的一員,你當明白,維護家族利益才是你最緊要的職責。

至於兒子,你還有雲飛。

若你覺得不夠,那麼你大可以再擇取青年才俊,成家立室,到時候想要多少孩子,便可以生多少孩子。

總而言之,忘記仇恨,忘記長風家族。

冬月世家從不缺一個外孫,只要家族可以世代延綿,別說外孫,便是親孫,一樣可以捨棄。」

豪門無親情!

話說到這份上,最後一絲遮羞布已經扯開,冬月凝霜也徹底絕望。

冬月連城也不看她,對冬月觀雪道:「觀雪,你姑姑現在看不清形勢,現在你把密報撿起來,把上面的內容念給她聽,讓她明白為什麼家族要做出這樣的決定。」

……

這一夜很不太平。

對於帝國皇室以及諸多武神家族而言,神靈並不是那麼遙不可及,然而一尊念動間便能輕易屠神的存在,依舊讓人如坐針氈,睡不安寢。

冬月世家議事堂上,通過那份密報,冬月觀雪第一次知道,原來林昊行屠神之舉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也是因為獲悉了當日自己離開之後發生的一切,冬月凝霜才更加絕望。

她看不到復仇的希望在哪裡!

原本她寄希望於冬月世家,原本她期待著大兒子長風雲飛,甚至於她都不惜以身飼虎,想要讓花神滅殺林昊待她復仇,然而面對一個一而再再而三輕易屠神的存在,她發現一切都那麼可笑!

這個時候她知道家族的決定是對的!

這樣恐怖的一個殺神,哪怕有冬雪神殿撐腰,冬月世家也招惹不起!

可理解是一回事,內心能否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

年有今日歲有朝 而她不知道的是,對她來說,真正的噩夢其實才剛剛開始…… 如同冬月世家一樣,這天夜裡,帝都不少家族都商議到很晚。

便是連皇宮之中,皇帝陛下亦是召集心腹大臣們,徹夜未眠。

至翌日黎明,不約而同便出來許多決策。

皇室賜重寶,並緊急擇取宮中雲英未嫁花容月貌公主一名,秘密送往冬雪學院。

帝都各大武神家族亦是如此,一方面是重寶,一方面是適齡宗室女,皆在一定程度的掩飾過後悄悄送往冬雪學院。

對於普通人乃至一般的貴族而言,這些動作顯得十分隱秘,並不易被察覺。

然對於冬月世家這等世代盤踞的巨無霸而言,這一切洞若觀火,根本沒有絲毫隱秘性可言。

便也因此,原本沒打算這麼多的,當消息傳來,冬月世家不得不迅速做出同樣的反應。

而因為曾經有過節,又因為家族的武神老祖宗而今重傷未愈,為保萬無一失,這份禮又備得格外的重。

大佬寵妻不膩 除卻比之皇室亦不遑多讓的財物重寶之外,美人準備了兩個。

一個是冬月觀雪!

一個是冬月凝霜!

這是出於一種什麼樣的目的沒人清楚,或許是單純為了拉攏,又或許,是送去任憑處置,以消糜以往的過節與仇恨。

但不論出於一種什麼樣的目的,對於冬月凝霜而言,這是不論如何無法接受的恥辱。

滅門大仇未雪!

親人屍骨未寒!

她卻要以這樣一種恥辱的方式,去到那不共戴天的仇人面前,任他欺凌侮辱,於她而言,這比死還難受!

更痛苦的在於,分明不願承受這樣的屈辱,分明寧願一死了之,可背負著家族的興衰榮辱,她卻不得不選擇承受這一切。

相比之下,冬月觀雪就平靜多了。

為家族的利益隨時奉獻自己,這是她的本分,她也從未想過要違背。

最重要的是,對於那個男人,現在的她一點都不排斥。

而就在這美女與財富紛紛送往蝶湖山莊的當口,皇室、各大武神家族,亦在目光焦灼等待回應。

這事其實很簡單。

只要都收下,那麼首先就表明沒有敵意,其次可以結一份善緣,日後可以多多接觸。

而若是不收,那便讓人食不知味睡不安寢了,畢竟一個人能屠神的恐怖存在就在身邊,卻不知是敵是友,沒人能做到泰然處之。

而事情最終的結果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卻也讓人大大的鬆了口氣。

送去的珍寶財物照單全收!

至於那些大大小小環肥燕瘦的美女佳人,好好招呼吃了一頓飯,然後悉數退回!

這事是南華清出面辦理的,釋放出來的信號有兩個。

第一,蝶湖山莊對任何人都沒有敵意,所以不需要擔心。

第二,蝶湖山莊的主人不好美色,也無意與任何個人和勢力產生更進一步的瓜葛,是以以後不要來打攪。

大抵便是如此。

雖然沒有詢問過林昊的意思,但其實很合林昊的心意。

不過也出了點意外,那就是因為擔心林昊懷恨在心,冬月世家對這樣的做法並不滿意。

為了徹底消除隱患,退回去的冬月凝霜冬月觀雪二人,連冬月世家的門都沒進,便又一次被送了回來。

對於冬月觀雪來說,這只是有些讓人哭笑不得。

而對於冬月凝霜來說,這不但是二次羞辱,更是將地獄到天堂之間的最後一絲希望曙光掐滅,自此,她的人生徹底黑暗,再無點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