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在櫻滿集來到一個班級裡面救人的時候,一個個班級裡面的小孩開始受到攻擊。

2020 年 11 月 6 日

這個時候已經有驅魔師快要趕到了,不要覺得好像驅魔師太慢了,實際上人家也已經很著急了,緊趕慢趕的,隱身的從房子上面不斷跳躍奔跑過來,櫻滿集他們好像打的挺久的,實際上連一分鐘也,咳咳咳,超過一分鐘了,但是一分鐘人家能跑來,這特么還不算已經很著急了嗎?

城市裡面這麼大他們雖然感覺到有虛無界降臨,但是他們也是需要到高樓上面開真實之眼看一下的這次的降臨的怪物很弱小,離遠一點看根本看不清,雖然知道大概的方位,你特么看看遠處的場景,城市裡面車水馬龍的人家也不是千里眼,哪裡能瞬間確定是哪裡出問題?他們還是一邊跑一邊偵查到底是在哪裡,急的一批,但是再急他們也是人,感應可不像是雷達,一些大家族倒是有高科技感應,但是這麼弱小的直接就讓下人去了,誰會知道是在小學裡面降臨?

下人雖然知道準確的方位,但是大家族一般都不可能太遠離城市,櫻滿集他們的這個學校是處於城市和山間的交界處,就類似多啦A夢裡面大雄的學校,但是沒有那麼的靠近山。 所以說無論如何是不可能第一時間趕到,如果你實在是要在雞蛋裡面挑骨頭,那我也沒話說。

所以一般情況降臨的這一種不是超級明顯,而且還範圍不是那麼大,也不會出現特彆強的怪物的話,除非是有驅魔師正好在旁邊,比如正在學習的初中驅魔師高中驅魔師之類的,不然是不可能很快的到達戰場的。

不過很不幸,這附近今天沒有驅魔師,不是,驅魔師也是人,是要生活的,不可能天天固定的分佈子在城市裡面的各個地方,好像王者榮耀裡面的防禦塔一樣,他們也不是什麼警察,警察也不可能天天在整個城市裡面溜達。

總而言之,一個個的驅魔師到達戰場了。

櫻滿集有一點心累,看著小不點死亡的樣子,鬼童造成的傷害讓人體內的靈魂都脫離了肉體,被鬼童撕咬著,同時幾個死去的小學生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物理攻擊,身上鮮血淋漓,整個班級的人都在恐懼的慘叫,那恐懼的情緒波動讓幾個鬼童在班級里吃的飽飽的,同時不斷的攻擊一個個小孩子,讓櫻滿集在打一個鬼童的時候總是分心,那一個個小孩哭的真的是撕心裂肺,確實是鬼童給他們的攻擊太過於痛楚了。

正在殺戮小孩的鬼童一邊吃一邊還在渾身抖動,不斷的進化,不斷的變大起來。

櫻滿集不管了,手腳上面燃燒起大量的火焰,不知火把鞋子和衣角都給燒壞掉了,櫻滿集一拳頭打出去,正在吞噬小孩血肉和靈魂的鬼童完全沒想到有這一種無妄之災一樣,飛出去三四米,撞在三個小學生課桌上面,先是撞在一個課桌上面然後帶著課桌一起倒飛,然後又撞在一個課桌上面帶著兩個課桌一起飛,最後撞在第三個課桌上面了。

周圍的負面情緒很高,這個受傷不輕的鬼童完全沒有幾分鐘就能夠恢復,而且他的身體比起外面那一些剛剛降臨的鬼童已經豐滿了一些,顯然是吞噬負面情緒和孩子靈魂的原因。

看著小孩子的屍體,櫻滿集憤怒了,怒吼著,飛躍起來,一腳一腳的踢在鬼童的身上,一邊踢一邊吼叫,著急又憤怒的吼叫,驚怒交加的吼叫,連續踢了五六次,每一次都是落地又跳起來一腳飛踢出去。

這個鬼童被驚怒交加的櫻滿集踢死了,櫻滿集的腿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傷害。

也是在這個時候,一個鬼童身上瀰漫出大量的黑色霧氣繚繞,進化了。

櫻滿集看著不斷啃食著的鬼童們,憤懣在胸口堆積,一腳飛踢向那個進化的鬼童,結果那個鬼童很突然的就伸出一隻手,抓住櫻滿集的腿,狠狠砸在地上。

櫻滿集的身體和地面來了一次親密接觸,瞬間感覺渾身都好像要散架了一樣,大腦有一瞬間的空白,然後鬼童把櫻滿集抓起來要咬櫻滿集,櫻滿集從大腦空白狀態恢復過來,結印,消失,出現在不遠處,甩了甩頭,憤怒的咆哮,抓起一個課桌狠狠扔了過去! 喝粥也不忘調戲一下

第二天睡得昏昏沉沉的小野寺律是被淺川千秋叫醒的,等他洗漱完看時間還早歡歡喜喜地坐上餐桌吃這頓久違的早餐的時候,差點感動得內流滿面。

自從進了粉紅滿滿卻也屍體滿滿的少女漫畫編輯部之後,他再也沒有好好地睡過一個好覺吃過一頓好飯啊QAQ

那好像28天就長成了的水靈靈的大白蘿蔔一樣,這每個月都有着像女生親戚一樣規律週期的少女漫畫編輯部……粉紅滿滿爲了職業忍忍也就算了,雖然他身爲大男人卻成爲了少女漫畫的編輯這本身就已經是一件夠殘忍的事情了。

但這至少還有編輯部其他男人陪着一起不是?在奇葩怪胎遍地的地方,他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問題了。

可,一旦極限入稿,整個編輯部的環境連帶着編輯們本身都散發着沒有打掃過的運動部儲物櫃的味道,那簡直不能更殘忍好嗎?

因爲剛從文學編輯轉成漫畫編輯什麼東西都需要重新學,既不想給別人添亂,也不想讓別人看扁,他經常熬夜幹活。自己家衣服亂丟東西亂放他也完全沒時間收拾,吃的是便利店買的東西,睡的是一進門就倒下的玄關,經常連衣服也來不及換洗。

偏偏還有一個職位壓在自己頭上,房子也在隔壁的說什麼要重新追求他的初戀學長。都十年了還能再遇上,你特麼的還能再殘忍一點嗎(╯‵□′)╯︵┻━┻

這麼一想,覺得這能睡個相對比較好的覺,吃到一餐正常飯菜的小野寺律差點都要給跪了!

他咬着肉包子喝着剛出鍋的粥,感動歸感動,細細地品着平時完全吃不到的小米粥,一邊卻是眨巴着眼睛看着餐桌另一邊的溫馨場景感覺異常有愛。

這絕對不是因爲他負責少女漫畫,所以內心也變得少女了,絕對不是!

淺川千秋跪在地板上,端着一碗小米粥笑眯眯地給兩腿叉開穩穩地坐在椅子上的小人兒喂粥,一勺一勺小小地喂,每喂一勺都沒有忘記先到自己嘴邊吹兩口用嘴脣試試溫度再遞過去。

她的面上看上去很是慈母相,但內心已經恨不得能把小人兒抱在懷裏好好地搓揉一番滿足自己怪阿姨的願望了。這麼萌的娃爲什麼就不是她自己生的啊豈可修!

對這麼小的孩子來說,太熱的粥會燙到小舌頭,只有溫溫的纔好。可惜沒有照顧孩子經驗的淺川千秋爲怕萬一只能每一勺都試試溫度,不冷不熱才最好。

她做這些只是因爲她喜歡這個又可愛又萌的孩子,當然因爲是曾經的男神的兒子也有那麼一點成分在,可幸村精市卻是對她的熱情有些吃不消了。

身子變小之後,他已經不能像以前那樣一大口一大口地吃飯了,索性他剛開始沒有意識到的時候淺川千秋已經注意到了。現在每一口的量都很少,雖然每次吃飯的時間都會長很多,但他現在變小了也不能做什麼時間也多倒是沒有什麼關係。

可,淺川千秋這麼面面俱到彷彿真把他當成自己兒子對待的行爲,讓幸村精市真的是又好氣又好笑。

氣她這傻乎乎的完全替別人着想的傻樣子,卻也笑她這傻姑娘照顧的人是自己。

幸村精市沒有變小之前確實有很多人都對他各種殷勤,當然帶有目的的有,不帶目的純粹爲了他好的也有。可是因爲人數太多,一個個分辨也比較麻煩,所以他一個不漏全部拒絕了。

他沒想到,這次意外變小之後卻是發現了這麼一個不僅曾經喜歡過他,現在也不要求回報地對他好的人。這種只在母親身上體驗過的不計較回報的感覺,讓他的心裏異常複雜。母親可以說是母愛,但淺川千秋這個又該怎麼說呢?

可惜,他這目視前方想事情的樣子卻是讓一直觀察着給他喂粥的淺川千秋受不住了。一個熊抱在懷裏吧唧吧唧了好幾口,這兇猛地吃豆腐的架勢才讓小人兒回過神後無奈地用短小的胳膊推開她的臉。

淺川千秋繼續餵了幾口,瞥見小人兒搖頭不想再吃的樣子也沒有勉強,給他擦了擦嘴後就着那勺子把碗裏剩下的粥都給吃了。

她是坐回了自己的位子繼續吃的,卻也因着高度的問題而沒有看到小人兒低着頭那大眼睛裏的複雜神色。

同用一個勺子同吃一碗粥,對於淺川千秋來說只是覺得沒必要浪費,小孩子吃的也沒有什麼。然而對內心裏還是個成年男人的幸村精市而言,那卻是一種男女間的親密行爲,比間接親吻還更親密得多。

可惜如今兩個人,一個完全不當一回事地吃早飯,一個愣愣地小身子靠着椅背看着手裏的大鈴鐺出神。

“對了,律,有一件事我忘記告訴你了。”淺川千秋突然開口,等小野寺律轉頭疑惑地看她的時候才眯着眼笑了,“昨晚你洗澡的時候有人打電話過來了,我只說了一句你在浴室洗澡,那人就掛了。”

小野寺律被話裏的歧義給弄懵了,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磕磕巴巴地問道:“那人……是……是誰?”千萬千萬不要是他想的那個樣子!

好的不靈壞的靈!

淺川千秋滿足地咬了一口肉包子,確定自己沒記錯那個人的名字之後,愉快地眨了眨眼道:“高野政宗,就是你們家主編。”

轟隆隆!晴天霹靂!

小野寺律的腦海裏只盤旋着“被誤會了被誤會了被誤會了……”,筷子上夾着的咬了一口的肉包子已經掉在了碗裏,濺起一點點的粥在衣服上。只是這時候他根本顧不上這個了,他的清白啊QAQ

偏偏這時候淺川千秋還在一旁煽風點火地完全顧不上他被傷透了的幼小心靈:“律,你和你家主編關係這麼好嗎?大晚上的還打電話聊聊天?”

她語氣裏透露出的八卦氣息和眼裏閃爍着的綠光實在是太明顯了。

因爲她突然說話擡頭的幸村精市:“……”

你這麼完全不掩飾地八卦真的好麼?!

小野寺律是知道身爲耽美作家的淺川千秋有着一雙善於發現JQ的眼睛,要是被她知道了自己和高野政宗那些年的往事,他敢肯定下個月他們兩個的故事就會出現在丸川書店最新一版的小說裏了,說不定速度快的話漫畫都能一起出來。

就算淺川千秋和宇佐見秋彥不一樣,不會把身邊人的名字也寫進去,但是一起在編輯部工作神馬的真的線索太明顯了,很容易穿幫的。

一想到到時候整個書店都知道了他們兩個之間的事情,所有人都對他們指指點點不管是善意的還是惡意的,小野寺律一想到這個可能,整個人都不好了。

當即把剩下的粥一口氣喝完,嘴裏咬着一隻肉包子,拎着外套和公文包就急急忙忙地跑了,門關上的時候還遠遠地傳來了一聲:“千秋,我上班去了~”

淺川千秋癟了癟嘴,對於沒有八卦和姦/情可聽略有些遺憾,不過低頭一看到小人兒那歪着頭疑惑的模樣,登時什麼遺憾都沒有了。抱起小人兒蹭了蹭臉頰,高興地眯起了眼:“叔叔上班去了,不過媽咪一直都會陪着小幸的哦~”

“……”這種爸爸去上班,媽媽在家帶孩子的即視感是怎麼回事啊摔! 櫻滿集被巨力給甩打在了地上……

鬼童這一次進化是平均加點了,眼睛強化了一些,耳朵強化了一些,鼻子強化了一些,其實他這樣加點挺中庸的,如果有一個聽力加點的鬼童出來絕對比它要難纏!不過中庸也有中庸的好處,再說一下,一般情況下,如果加強眼睛的話,就大概是強化防禦,如果加耳朵的話,大概就是速度,如果加嗅覺的話,大概就是加攻擊。

不過也不一定,但是按照概率而言就是這樣了,對付這個中庸的鬼童,櫻滿集也很無奈,只能靠遠處的攻擊來打了。

那一些的小孩子和老師只看到櫻滿集在和空氣打來打去,雖然不知道櫻滿集在幹什麼,但是可以感覺到應該是櫻滿集在和什麼在戰鬥,這個時候櫻滿集也不怕他們看到了,反正最後的時候都會被驅魔師們清理記憶。

但是在這個時候,教學樓外面的虛無縫隙之中鑽出來了一個,史萊姆,其實在教學樓外面的那一些的虛無縫隙還好,裡面出現的那一些怪物要麼是跑向馬路和一個個房屋,當然,對於想要保護學校的小孩是比較好的,但是對於那一些還在馬路上車水馬龍的人類來說就有一些絕望了,瞬間街道上面的人群就怪異的慘叫起來,一些沒有被一擊致命的人捂住被打中的地方慘叫哀嚎,一些被一擊致命的傢伙直接噴吐著血液倒下。

恐懼,絕望,在蔓延著。

隨著絕望,恐懼,等等各種負面情緒波動,一個個降臨這個世界的怪物變得更加的強大了!

但是也是在它們並沒有囂張多久的時候,一個個御劍飛行的修士出現,從劍上跳下來,落在一個房屋上面,隨著操控,一把把仙劍(科幻加玄幻批量製造的便宜貨)立刻就快速的沖向那一個個怪物。

然後就是忍者群體在房屋之上跳躍著衝過來了,衝過來之後就開始加入戰場開始戰鬥。

一個個加速移動或者瞬步用的賊熟練,拳腳之間,一個個鬼童被打上空中,然後就是空中連打,虛無縫隙之中的怪物源源不斷的出現。

所以。

對於櫻滿集他們這裡還是沒有什麼幫助的,他們還在外圍快速清理怪物一路在戰場上面就直接開戰。

櫻滿集這邊。

連續的用課桌扔在進化之後的鬼童身上,鬼童發出憤怒的咆哮,拿著一個課桌用更加強大的力量扔回來,櫻滿集立刻就是一個躲避。

那個課桌撞在牆壁上直接就散架了,牆壁也發出巨大的一聲聲響,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坑洞和一片裂縫。

牆壁上面的窗戶的玻璃直接被巨力給震的出現一大片的裂痕。

櫻滿集結印,不知火,影殺術!

一個人影出現在鬼童的身後,一匕首刺入鬼童脖頸部位然後消散。

結印。

逆水行周 正在結印的身後,那個鬼童直接就是一個跳躍,那速度,嚇得櫻滿集直接就是就地一滾,剛剛脫離原地,那個鬼童的爪子就深深地抓入地面。

櫻滿集的內心是絕望的,而且這個班級還不止一個鬼童!

一個個鬼童跳起來,櫻滿集不斷的一拳一腳打飛這一個個小鬼童,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哥布林出現在了這個班級門口,發出憤怒的咆哮,哥布林是有肉體的,直接就把獃獃的看著櫻滿集戰鬥的一群大小人的注意吸引過去,然後就發現出更加恐懼的聲音和混亂的情緒波動,瞬間怪物們又瘋狂的吸收了一陣子,櫻滿集心裡一涼,看了看這一群大大小小的小孩,真的感覺幫不了。 淺川千秋是個自由工作者,她在家裏的時間很多,昨晚小野寺律來的時候把行李也給帶過來了,但是因爲他太累,只是把大包一扔拿出換洗衣物就倒在牀上睡大覺去了。

淺川千秋收拾好了餐桌,讓小人兒自己一個人在沙發上拿着鈴鐺玩之後就走進客房去收拾了,順便把小野寺律的衣物一件件收拾出來後都放到櫃子裏去。

她是制定了一個計劃,打算去買點好的,在小野寺律住在她家的這段時間內湯湯水水的該補的補把他養成一隻白白胖胖待宰的豬的。

可惜,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相原紅子拎着一個水果籃就衝進了家門,帶着她特徵明顯的風風火火,阻攔了等會兒要出門購物的人:“千秋,你趕緊把這個故事完結了吧!”

“……”你拎着去醫院看望病人的果籃是什麼意思啊魂淡!

眼看淺川千秋的眼直直地盯着那果籃恨不得把它毀屍滅跡再也看不見才舒服的架勢,相原紅子默默地反省了一下自己最近有沒有惹到自家的金牌作者。不過她思來想去都沒有想到任何有問題的地方,於是,一點心理障礙都沒有地笑了。

“千秋,趕緊的,別愣着啊。你這次的故事非常不錯,一羣熱血的少年們過五關斬六將,炮灰掉中途的所有美型敵人,連帶着什麼蟬聯前幾屆全國冠軍的王者也是勝利途中的墊腳石,主角們最終贏得全國大賽。”

相原紅子就像一個真正的少女一樣,兩眼紅心,捧着自己撲通撲通的小心臟,盡情地訴說着自己對這篇故事的喜愛之情:

“裏面學長對學弟的愛護,隊友之間的惺惺相惜,默默付出,還有爲了最後的勝利不惜犧牲手臂以日後的職網生涯爲代價,最終卻因爲手臂的傷痛而不得不去國外治療失去和隊友並肩作戰機會的部長大人。”

“人物幾乎個個都是美型,雖然沒有太過明顯的告白、kiss、牀戲,但是就因爲裏面隱隱的曖昧和無限可能的cp而更加基情四射、勾人心絃,這簡直就是一篇拋頭顱灑狗血讓所有少女們爲之落淚的煽情故事啊。”

默默發呆的幸村精市:“……”

總覺得這個故事這麼耳熟是什麼情況?!

幸村精市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總覺得淺川千秋聽到相原紅子說的這些話後,心虛地瞥了他好幾眼。

他暗暗地記了一筆,然後就聽到相原紅子拉着淺川千秋的手繼續說道:“千秋,你這個是以國三那年青春學園網球部那夥人爲原型的嗎?”

還不等她回答,又摸了摸下巴自問自答了:“沒錯。那個正好生病錯過了關東大賽,最後一出現就被主角開着外掛炮灰掉了的,那傳說中幾十戰全勝卻依舊是炮灰中的炮灰不就是幸村精市那渣渣嘛。”

幸村精市:“……”他就說怎麼這麼耳熟,果然是和他有關的事。

所以剛剛那根本不是他的錯覺,淺川千秋就是覺得在他面前說他那渣爹,並且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把別人當成小說和漫畫裏的炮灰而感到抱歉和心虛?

呵呵,他從來都不知道原來他在淺川千秋心目中,就是那個傳說中爲了主角的勝利再強大都必須成爲墊腳石的炮灰中的炮灰呢o(n_n)o~

淺川千秋看着小人兒彷彿聽到她們在說他爹地壞話而垂頭喪氣【誤,的樣子,一顆心都快化了,趕緊把他抱緊懷裏蹭了蹭,趕緊道歉:“小幸,媽咪很抱歉把你爹地寫成了炮灰。”

“可是沒辦法啊,國三那年青學就像是開了外掛一樣不僅炮灰掉了那麼有實力的冰帝、四天寶寺,就連蟬聯兩屆全國大賽冠軍的立海大也輸給了他們。你爹地還好巧不巧地得了那該死的病,痊癒沒多久好不容易出場卻輸給了他們。”

“……”所以他們輸了就成了炮灰?

“這樣的立海大,不是傳說中的炮灰是什麼啊。”淺川千秋揉了揉他的小腦袋,繼續道,“別擔心,除了立海大,冰帝也是那華麗的炮灰,他們也輸了兩次的。四天寶寺不是也輸了嗎?他們部長都沒有出場呢。”

“……”所以他還應該爲自己的出場感到欣慰是嗎?

可是那骨子裏想要黑人的衝動又冒出來怎麼辦?一點都剋制不住怎麼辦?幸村精市捏了捏拳頭,嫌棄地扔掉了手裏一直握着的鈴鐺。

相原紅子在一旁看了很久,看到這裏都已經快不忍直視了,捂着臉語調悲慼:“千秋,你是被幸村黑習慣了是吧?現在就連在他兒子面前都不敢太放肆,居然就這麼乖乖地解釋了。小幸還這麼點大,不說他還不知道他爹當年的事,他根本就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好嗎?!”

“……”被太上皇的餘威影響,一點都不敢放肆的淺川千秋僵硬了身子。

淺川千秋咬着脣角可憐兮兮地回頭看了看相原紅子,見自家編輯看着她那一臉“你已經沒救了”的表情,低頭想在小人兒的身上尋求一點安慰。

可惜知道自己被人寫進了小說畫進了漫畫當原型的幸村精市可是一點都不準備給她面子了,扯出了以往讓衆部員聞風喪膽一看到就主動無怨無悔地跑圈加訓的笑容。

然而某人又忘記了自己如今這圓嘟嘟的小肉臉的模樣,眯着眼的微笑萌萌噠,瞬間治癒了淺川千秋。

“小幸最好了,果然是媽咪的貼心小棉襖啊嚶嚶嚶。我都不捨得把你還給你爹地了,小幸以後就跟着媽咪好不好?媽咪會對你很好很好的……”

無語的幸村精市:“……”

所以說你又腦補了什麼?明明他扯出了略帶威脅性的笑容好麼,你都理解成了什麼啊!

黑線的相原紅子:“……”

這父母離異,孩子在母親家裏暫住幾天,可惜母愛氾濫的母親不肯把萌萌的寶貝還給父親的即視感是怎麼回事啊!

相原紅子剛想開口,卻是想起了一個悲催的事實:這孩子根本不是淺川千秋自己和幸村精市生的,既沒名又沒分,她根本搶不過腹黑boss。

這妹子,還能更慘一點嗎_(:3∠)_ 也是在這個時候櫻滿集感覺自己心神不寧,一個直覺告訴櫻滿集,櫻滿真名他們有危險了!瞬間心裡一緊,對於自己的直覺櫻滿集是很有自信的!心裡告罪一聲,閉上眼睛,一躍,從窗戶之中跳出去,在教學樓裡面奔跑著,根據直覺沖向自己小夥伴們所在的位置。

櫻滿真名這邊,確實,小不點們遇到危險了。

一開始看到櫻滿集居然變成了兩個,一群小不點都顯得無比的驚訝,然後,看到櫻滿集和一些從窗戶跳下教學樓或者是逃跑著跳出教學樓那一些人他們和空氣打來打去,立刻就有一些奇怪。

就算是知道櫻滿集是非凡人的那一些小不點也有一些的不知所以然。

櫻滿真名淡淡的說道:「是鬼,你們是看不到的。」然後就看到了櫻滿集不敵,自己解除影分身,化為一團不知火造成了一些的傷害,然後戰場平靜了一下。

那一些在戰場上面的小孩之中一些告訴一些不知道的小孩這個鬼童的信息,然後他們就都不敢出聲了。

一些小孩快速的奔跑著,發出的聲音不大,靜靜地離開學校,在脫離虛無縫隙所在所籠罩的區域之後就大膽的快速奔跑,一邊跑一邊大喊救命,如果有驅魔師聽到只要看他們一眼就能夠知道他們不是普通的小孩,但是很可惜的是他們跑了一路,楞是沒有一個驅魔師在這一片區域,或者是沒有注意到,一個個分散開的小不點顯得焦急又絕望。

而櫻滿真名他們則是在櫻滿集本體出現,跳下陽台,打了一會就聽到慘叫,然後就看到櫻滿集又直接很不科學的跳上了二樓,額,前面的一棵樹,然後爬上樹,在樹枝上一跳,跳上了二樓,然後衝進發出慘叫的班級裡面就是一片的東西碰撞的聲音。

在那個班級發出慘叫聲音之後一個個班級之中都有一些混亂起來了,都想要知道發生了什麼,探出頭來看了看,然後一個個鬼童也不斷的分散開來進入一個個班級進行殺戮和破壞!

櫻滿真名顯得有一些皺眉,想要去幫忙,但是這一些小不點是需要自己保護的,但是很快她就不糾結了,因為一個鬼童移動向了這邊,就是毫無目的的移動。

立刻就釋放自己的能力打向了鬼童,鬼童被打中,只不過櫻滿真名可不是櫻滿集,不可能幾下打死鬼童,而且櫻滿真名也是第一次參加戰鬥(前面的時候都是有櫻滿集頂在前面),加上這個鬼童長得真心磕磣,心裡一害怕就出了一些問題,鬼童怒吼了一聲,然後一下子跳起來,手抓向櫻滿真名的臉,要是櫻滿真名繼續楞在那裡就要遭殃了。

但是,一個人影飛過去,奧村雪男一個飛腳踢過去,正好踢中了飛撲向櫻滿真名的鬼童,然後鬼童就飛出去幾米,奧村雪男顯得很緊張,櫻滿真名反應了過來,跳起來一腳飛踢在鬼童的身上,這下鬼童終於死掉了。

然後,櫻滿真名顯得有一些后怕,如果沒有奧村雪男怕是自己就遭殃了,然後,又遇到一些的怪物,奧村雪男雖然看上去非常的緊張害怕,但是還是參加了戰鬥,很難想象,他平時在班級裡面都是一個乖寶寶,聽說在原來的學校還經常受到欺負。

可是好景不長,兩個小不點聯手不斷的打鬼童,從一開始的一個鬼童遇到櫻滿真名他們變成兩個鬼童遇到櫻滿真名他們,然後被費力的殺死,再然後在櫻滿真名有一些疲憊的狀態下又遇到了五個鬼童,還有一個在半空中游移著的噁心怪物,在遇到櫻滿真名的第一時間就撲了過來,櫻滿真名雖然疲憊但是一拳頭打了出去,但是沒想到沒有打飛這個鬼魂,而是被這個鬼魂抓住了潔白的小手,然後一下子就鑽入櫻滿真名的手中。

櫻滿真名和奧村雪男都被嚇傻了。

「怎,怎麼辦?(哆,多西喲?)」

櫻滿真名有一些恐懼的看著唯一的非凡之人,奧村雪男。

奧村雪男也很崩潰:「我不知道(哇咖喱耐)。」說著恐懼的抱著頭,顯得無比的激動,是負面的激動,緊張害怕的那一種。 等淺川千秋抽風完,相原紅子就把小人兒抱到了自己的懷裏,握着他肉肉的小胳膊笑着揮揮手。

“千秋,你真的不考慮偷偷地和幸村生一個?”

相原紅子也只是這麼想想,看着淺川千秋這麼喜歡孩子又喜歡孩子他爹的份兒上出了這麼餿主意。之前也說過一次,只是考慮到姑娘那渣渣的戰鬥力後就放棄了。

可是現在看淺川千秋這喜歡孩子都不肯把孩子還給他爹的勁頭,她就覺得偷偷生一個自己養的主意也挺不錯的,至少對於淺川千秋如今一個人孤獨的生活來說是很好的。

她不止一次地勸過淺川千秋交男朋友,可是姑娘只是微笑着用一句“這個世界男男纔是真愛,女人太多餘了”的如此中二又腐女氣息十足的話來搪塞,然後依然自我地單身着。

偶爾換了個“我有喜歡的人只是人家不喜歡我而已”的藉口。只是這話說得多了,又沒有見到任何姑娘喜歡的人的照片,這自然就成了相原紅子和仁王雅治懷疑她喜歡幸村精市的原因了。

淺川千秋半蹲在地板上,把自己的食指塞到小人兒的手裏讓他鬆鬆地握住,慢慢地搖來搖去,一手拿着那顆大鈴鐺在他眼前不停地晃悠。

見他明明不困,但那鳶紫色的大眼睛死死地閉着就是不肯睜開看她手裏鈴鐺的傲嬌模樣她也不氣餒,繼續晃悠。

“我也想生一個這麼可愛的孩子啊。可是我根本鬥不過幸村,沒有辦法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生下孩子還能自己好好地帶啊。”

淺川千秋是個很有自知之明的女孩子,就算在國中中二時期喜歡上了幸村精市,她都沒有在深夜深思熟慮之後給他寫過告白信。因爲她知道那樣的信,他每天都能收到很多很多,而且她相信已經習慣了的他並不會有想要拆開看的想法。

她更沒有頭腦發熱地在什麼小樹林、櫻花林、湖邊這樣氣氛正好的地方衝上去和他告白,然後換來對方微笑着的一聲“抱歉,我現在只想把精力放在學習/網球上,所以很抱歉,我不能答應你。”的拒絕。

幸村精市看上去很溫柔,但其實也只是對自己在意的人溫柔而已,他會笑着和告白的女生說出那樣的理由只不過是顧忌着女孩子的面子不想傷害她們罷了。

淺川千秋瞭解,明白,所以她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就連她喜歡幸村精市也是仁王雅治自己發現的。發現不久後,仁王雅治在淺川千秋面前一有時間就開始“幸村精市其實不是你看到的那麼簡單”“幸村精市是渣男”“幸村精市很腹黑”……之類孜孜不倦的科普。

當然仁王雅治從來不敢當着幸村精市的面說這些,雖然淺川千秋知道並不能聽信一面之言,即使說話的那個人是自家竹馬大人,但她在後來和幸村精市同桌之後也慢慢地發現了某些掩藏在事實之下的真相。

不管幸村精市是不是把網球和網球部部員當成了他的戀人,但當年他和校花伊集院久美之間的那場戀情確實是令淺川千秋印象深刻。

和長相好、脾氣好、學習好、家世好,簡直是瑪麗蘇再世的伊集院久美相比,淺川千秋只是一隻永遠不會變成白天鵝的醜小鴨,所以她早就放棄了那一點點的心動,掐滅了永遠不可能有迴應的源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