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里亞德依舊一臉茫然:“?”

2020 年 11 月 6 日

王九:“…你能變回去嗎?”還是大坨點好了,這尺度太大,太過羞恥,九哥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要不好了。

伊里亞德慢吞吞“哦”了一聲,許久後,他無辜地看向王九:“你剛纔那麼一下,我現在虛

弱過頭了,變不回去了。”

王九:“……”他轉頭看向王二滾“你問你家的桃花有沒有衣服、或者毯子。”

王二滾嘎嘎嘎怪笑幾聲,半晌後它的懷裏出現了一張白色的被單。

“桃花說,只有這個了。”

王九盯着它良久,在確定它應該不是故意後把被單塞給了伊利亞德。

王九:“你應該沒有那麼愚蠢吧,需要我告訴你應該怎麼做嗎?”

伊利亞德抿着嘴小羞澀地笑了笑:“我知道了,您別這樣。”

王九往前踏的腳步頓了頓,回頭看了他一眼然後加快了腳步往前方走去。

王二滾笑嘻嘻的跟了上去,一雙眼珠子還在轉個不停,那雙眼裏擺着明晃晃的“我在等着看好戲”的意思。

果然,兩人一獸出了魔界後就引起了巨大震動。在街上魔族們寂靜片刻後面面相覷,眼裏都不約而同的露出了“天惹,魔界終於迎來了女主人【劃掉】”這種意思。

伊利亞德一手拽着牀單,一手抓了抓銀髮:“大家的眼神都好炙熱,原來我上古魔龍威名還是很大的,哈哈哈。”

王二滾扭過頭:“甜心,不是你想的那樣,你未來的日子可能會很精彩。”它憐憫地看着

他,喃喃道“這可是人人都是王九腦殘粉的魔界啊。”

伊利亞德眨了眨眼:“我好像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王二滾像看個迷途中的孩子一樣看着他,心想這貨人形的時候長得不錯但是怎麼的蠢萌蠢萌的呢?!

王二滾:“你的智商似乎有點令人堪憂啊,你真的是上古的魔龍嗎?”它搖搖頭,大氣的把爪子一甩“算了,智商低也沒關係,二滾我罩你。”

伊利亞德露齒一笑:“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覺得我很強大,而且智商不低。”

王二滾擺擺手,語氣敷衍:“得得得,你實力強大,智商高。”它扯了一把他“走快點,九哥都走前面去了。”

伊利亞德猝不及防被它拉的一個趔趄,他鬱悶的抿起了脣,重新看了一眼這隻胖嘟嘟的奇怪魔獸,納悶的想着這東西什麼品種,力氣怎麼這麼大!

王二滾催促着他:“快點快點,還磨蹭個什麼勁兒。”

伊利亞德悶悶地“哦”了一聲,終究邁起了大步伐跟了上去。

王九先回到自己住處扔給了一件衣服給伊利亞德讓他穿上,隨後就帶着人來到了處理公事的魔殿,裏面有十幾人站或坐着,個個都肅着臉埋頭處理着事物。見到王九領着一個陌生男人進

來,衆人一愣,又埋下頭處理着事物。

王九掃了一圈殿內的人,發現奧斯蒙這些魔界的高層人員都在。 獨家祕戀 收回視線,他低垂着眼眸,召集了全部的魔族來到會議室。

魔界高層各自按照自己的位置坐下,皆擡起頭望向坐在前面的王九。

王九:“魔界在近期很可能會迎來一個很‘特殊’的客人。”

衆人齊齊把目光投向無比自然的坐在王九身邊的伊利亞德。

伊利亞德眨了一下眼,回望每一個人。

衆人整齊地收回了目光。

王九面無表情地看了伊利亞德一眼:“不是他。”他頓了頓,看向衆人“這個客人是個人類,她很特別。對於男人,她有一種極強的吸引力,在不知不覺中你會被她所吸引,美化她身上的一切。到某個程度,就算她的腳臭,你也會覺得那是迷人的體香。”

衆人:“……”臥槽,例子好生動,好想吐。

王九看着每個魔族幾欲作嘔的表情,繼續道:“近來她很可能會出現在魔界,希望你們能多加註意。”

奧斯蒙皺着眉:“按照你的說法,我們能抵禦這種吸引嗎?”

王九:“沒有過多的接觸就不會出現大問題。”

諾亞:“大人,她長什麼樣子?我們可以發下公示,以防萬一。”

王九點頭:“可以,等一下讓王二滾把圖像給你們。”

於是女主發現自己一降落到魔界就成了人人喊打的老鼠,一下子就被全副武裝的魔族們叉了出去。

女主表示這是怎麼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爲什麼叉我出去啊泥煤啊爲毛是全是女魔族沒有男的啊!

這是後話,回到這邊,奧斯蒙擡頭看向伊利亞德:“這個氣息……是龍族?”

王九微微頷首:“介紹一下,這是當年神魔大戰後被封印在幽冥深淵的上古魔龍伊利亞德。”

伊利亞德衝大家露出潔白的牙齒:“大家好。”

衆人:“……”傳說中很霸氣的龍族都是這麼傻兮兮的嗎?

王九:“作爲我們魔族的好夥伴,伊利亞德表示自己很願意加入我們,成爲魔族的一員併爲我們做一些事情,比如說守着魔界通道。”

被點名的伊利亞德:“啊?”

王九沒理會他,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散會,大家都去做自己的事情吧。”

魔族衆在這王九說完這句話後走的七零八落,半分鐘多後,就只剩下了諾亞一人留在了會議室。

諾亞淡淡地看了一眼伊利亞德,把手中的檔案遞給了王九:“伊西多大人,這是魔界高層最近討論出來了的一個活動。”

王九接過很快的掃過:“雪雕節?很不錯,冰寒之地那個地方確實很合適。”他把檔案還給了諾亞“你們放手去做吧。”

諾亞滿臉嚴肅的點了點頭:“我一定會辦好這件事情的,伊西多大人!”

他步履匆匆的出了會議室,正好碰上偷偷摸摸想溜進去的王二滾。

諾亞詫異的看着它:“二滾大人,你在做什麼?”

二滾挺直了肥腰:“沒事,我在做運動。”它仰頭看着諾亞“對了,你這麼匆忙要去做什麼?”

諾亞微笑着:“雪雕節要準備開始了,我需要和大家再商量一下,確保一切事情能順利進

行。”

二滾一臉囧:“那個以王……伊西多主題的雪雕大賽其實是你提出的吧。”

諾亞的臉詭異的紅了紅:“不、不是的,我其實提出了很多主題讓大家投票,但是大家很一致選取了伊西多大人作爲主題。”他笑了起來“大家都很感激伊西多大人爲魔界所做的一切

呢。”

二滾:“…那你去忙吧。”他看着諾亞離開的背影,嘆氣,這個是真王九腦殘粉啊!

冰寒之地、幽冥深淵、這兩個魔界之人很少踏足的地方,如今一個依沉寂被視爲禁地,另一個卻已慘遭魔族“毒手”。

魔族的強大能力在此次得到了淋漓盡致的體現,不過短短的時間,冰寒之地的層層積雪上便立起了一座座的雪雕。

大小皆有,有精美的無與倫比的,也有醜到不忍直視的。

魔界衆腦殘粉表示,這次活動是大大的好,我們終於可以充分的展示我們對伊西多大人深深的愛了!

幾個月後,魔界的雪雕節盛大拉開帷幕。

王九看着眼前一座座宏偉精美的雪雕抽了抽嘴角,王二滾倒在了地上拼命捶地。

“哇靠,九哥你看。”它指着一座多人雪雕,捂着肚子笑得歪了嘴“你看,臥槽,這誰做的真TM有才!你看看,個個保持戰鬥姿勢,絕對有革命雕塑的風範,誒?九哥你臉別黑啊,你瞧,

你拿着刀的姿勢多麼犀利多帥啊哈哈哈!”

王二滾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樂呵呵的指着另一座雪雕:“瞧瞧,你這個擁抱世界的姿勢,

那個擁有聖潔光輝的雪雕很眼熟有沒有!跟廣場那個簡直是一模一樣,這絕壁是你腦殘粉諾亞的傑作啊!”

王九:“……”

王二滾扭頭又看了一圈,眼睛一亮:“那裏,哪裏,快看!那個雪雕就很不錯,把我雕的帥

氣非常,嗯,九哥你就差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這是誰的作品!我給他打一百分!”

王九垂下眼眸當作沒聽見,最近魔界的生活已經開始變得無聊許多了呢。

他轉頭看着王二滾:“沒有新任務了嗎?”

王二滾毫不在意撓撓下巴:“有是有,但是,魔界多有趣啊,多待一陣子唄。”

王九平靜的注視着它

王二滾輕咳了一聲:“哎呀,好吧。”它抓着腦袋進入了狀態“發佈主線任務【人界的領導

者】,統一大陸,同時改變皇權弱於神權局面。任務獎勵:各位面聲望增加30000,獲得稱號‘人皇’(霸氣加成)以及位麪點數三千。”

王九:“願意的話,你可以先呆在這裏。”

王二滾露出爲難的表情:“這樣不好吧。”它看着王九迅速補上一句“既然是九哥你的意思,那麼我還是呆在魔界就好了。”

王九挑起嘴角,看着它笑而不語。

作者有話要說:不會過多的描寫女主,很無聊也很厭惡。雪雕什麼的,九哥表示整個人都不好了。

接下來九哥到人界了哇哈哈哈,凡人們顫抖吧!九哥的身份是伊諾克帝國繼承人大皇子伊西多·海德維希。【懶得再取另一個了,就這樣作數吧】

今天大姨媽來訪,腰很酸,所以在碼字碼一下就休息一下,很慢,但是終於發出來了!點贊!酷愛爲勤勞的窩鼓個掌XD

謝謝淡化_簡寧的地雷,破費了~=3=

插入書籤 王二滾把王九的新殼子安排好貨,身影一閃就回了魔界,王九對着它的殘影默然無語。沒良心的王二滾走了,偌大的房間裏只留下王九一個人,躺在華麗精緻的綿軟大牀上,看着佈滿繁重層層蕾絲的牀幃沉思。

他也沒有特意的去思考些什麼,然後慢慢地舉起自己那雙潔白如玉,擁有細長指節的雙手認真的看了一會兒。他的思緒就如同天空上的翱翔的飛鳥一樣不停的翻飛,王九合攏自己的雙手,再張開,一條條細如銀絲的線出現在他的手中。

隨着他的動作而動作,如同再乖順不過的嬰兒一樣,王九攥緊了手掌,那些銀絲就這樣隨着他的意念消失了,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元道帝尊 ——這是王九最新發現的一種神奇的力量,似乎在王九的魔王身份被承認後就自動出現了。

王二滾聽見他說起這個的時候顯得很驚喜,一臉愉悅的跟他說這就是這個位面法則的力量。對此王二滾所給的解釋說這個位面的神祗隕落的隕落、沉睡的沉睡沉睡,沒有主神的存在使三界混亂不堪,恰好王九在魔界所做的事情符合了法則,所以法則承認了他的魔王身份,並且自動分配給了他一些法則力量。

這些話這讓王九覺得非常有趣,他經歷過那麼多的位面也沒有得到王二滾口中的所謂法則力量。

對於新事物,王九一顆探索的心開始蠢蠢欲動起來,這也是他來到人界的主要原因之一,想想掌握人界後也會不會得到這些法則力量呢?擁有法則力量後要做些什麼有趣的事情呢?王九想到這些,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他閉着眼,腦子略過一個個有趣的主意,直到有人進入這個房間,急促的腳步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端着水的侍女看見清醒的王九顯得十分驚喜,在嘴裏發出小小的咿呀聲後就急急地靠了過來,像只點跳的小麻雀一樣,王九聽到她語調歡快的聲音

“二殿下,太好了,您終於醒了!”

王九點點頭,看着她手裏捧着的杯子,抿了抿因乾燥而泛白略微起皮的薄脣,示意她把水靠

近。

侍女把他輕輕地從牀上扶起,在他的背後又墊了一個枕頭後,這才把水杯送到他的嘴邊。

略顯囫圇的吞嚥的幾口,王九看向面容秀麗的侍女,露出一個清淡如微風的笑容表示感謝。侍女臉紅了紅,接過他手中的杯子,彎腰行了一個禮退了出去。只見她退到門口時停了下來,弓着腰似乎在朝誰行禮。

王九將視線繞過門前那根佇立着的象牙白柱子,看到一男一女正往這邊快步走來。

從這個身體的記憶來看,那個穿着華貴的男子就是伊西多的父親,伊諾克帝國的國王魯伯特了。而那個白衣飄飄面容聖潔的女人,應該是光明聖教的聖女碧翠絲了。

魯伯特坐在了牀邊的椅子上,帶了一些血絲了雙眼正疲憊地看着王九,但聲音卻是喜悅而精神的:“太好了,伊西多,睡了兩個星期的你終於醒來了。”

王九:“抱歉父王,讓您擔心了。”他儘量的減少自己的語句長度,推文每說一個字還未痊癒的傷口就泛起一陣陣的疼痛,他捂着胸口露出一個在魯伯特眼中顯得十分蒼白的微笑。

魯伯特:“好了,你別再說話了,我讓聖女幫你看看。”魯伯特站起來退到了一邊,做了個“請”的手勢,面對着碧翠絲“聖女,麻煩你了。”

碧翠絲的步子小幅度的移動到王九的牀邊,她美麗乾淨的眼睛裏含着一絲抱歉、一絲哀傷:“二殿下,大殿下不是有意的,請您不要有意的怪罪他。”

王九的嘴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他現在這幅身體的糟糕狀態就是他的親兄弟,大哥羅德尼的騎士一箭造成的,狩獵中的失手?

王九想起伊西多最後記憶裏他大哥那抹奇怪的笑容,輕輕的笑了一下,誰會相信他騎士的“失手”沒有羅德尼的一份意思在裏面呢?雖然後來這個騎士被攬下罪責,斬首示衆了,可這又有什麼用呢?真正的伊西多·海德維希已經死了。

王九脣角帶着笑意,仰頭不動聲色的打量着聖女,他沒記錯的話,身爲聖女需要的是保持終身的純潔,也就是說,碧翠絲需要當一輩子的老處女。這個碧翠絲有點意思……

在這個神權大於王權的世界,聖女從某種程度來講,身份可是不輸給一個皇子的。而一個身份高貴的聖女,竟然會來替羅德尼道歉?又是因爲愛嗎?王九收回了自己在她身上的視線,搜尋着王二滾所給予的“原著劇情”,不知道是不是該嘆息纔好。眼前這個聖女的結局,可不算是太好。

因爲礙了女主的眼,最後被深愛着女主的男主們派下手下蹂、躪,凌、虐致死。

聖女看着他的笑容,以爲他是不在意原諒了自己的哥哥,於是緩緩吐出口氣,露出一個輕鬆的笑容:“二殿下,我幫您療傷吧。”

王九頷首,雖然他也可以治療自己的傷,但是力量這種東西,浪費一點是一點,何況自己忽然痊癒,惹來其他人懷疑的可能性很大,現在碧翠絲提出要治療他,他自然是樂意至極。

碧翠絲緩緩地舉起手,寬大的衣袖滑落至下,顯露出她白皙纖細的手腕。 尋人啓事 她櫻色的脣瓣一開一閉,流泄出令人心神安定的吟唱。

她將雙手舉到王九的胸口,在一片白色的、溫暖的光芒包裹下,王九胸口的傷口慢慢癒合,直至光潔如初。

碧翠絲收回了手,朝王九點點頭,退到了魯伯特的身邊:“陛下,二皇子已經沒有大礙了,接下來只要休息幾天就行了。”

魯伯特憔悴的臉上終於有了幾絲隱隱的笑意:“麻煩聖女了。”

碧翠絲輕輕搖頭:“這是我應該做的。”

王九聽到這句話險些笑出來,身爲男主之一的羅德尼可是不會感謝你,因爲在女主出現後,你在他眼裏只是道貌岸然的聖女而已。甚至在你被受辱的時候他也不會加以制止,只會陪着女主冷眼看着,注視着你在絕望中死去。

這邊被魯伯特招來的侍女送出宮殿的碧翠絲當然不會知道王九在想些什麼,她只是覺得身上忽然多了些冷意,打了個寒噤,侍女立馬爲了她送來了一件厚重的外衣。感激的衝侍女笑了笑,碧翠絲披着外衣,加快了步伐走向早早就在宮殿外等候的馬車。

魯伯特注視着自己面色蒼白的二兒子,腦中卻出現了另一張面孔,那是他的大兒子羅德尼的臉。一雙筆直的劍眉,略顯的凌厲的雙眼,還有那鼻子、那雙嘴脣,沒有一樣同他有相像的地方。

魯伯特不可抑止的想起了那個雷雨夜,自己咆哮着質問自己的王后,那個該死的姦夫是誰。她沒有回答,一邊抱着剛生下來的羅德尼溫柔似水,一邊卻用那雙他平日的最愛的雙眼像注視陌生人一樣注視着他,然後冷冷的拋出一句,你不需要知道,因爲你永遠都比不上他。

霸道王爺極品妃 你永遠都比不上他

你永遠都比不上他

你永遠都比不上他……

這句話像是魔咒一般在魯伯特腦中不斷的回放,失去理智的魯伯特用匕首殺死了自己的王后,然後僞裝成她難產血崩的假象。而那個孩子,卻被他留了下來,成爲了伊諾克帝國的大皇子。

魯伯特自己的想不明白,爲何要留下羅德尼…也許是仍帶着一絲絲的希望吧,希望那個孩子是自己和她的血脈。可是羅德尼日漸張開的眉眼無一不再提醒着,他最愛的人的的確確、真真正正的背叛了他。

魯伯特覺得憤怒,噁心,以及痛恨,他對羅德尼的厭惡與日俱增。不是沒有想讓這個礙眼的存在消失的想法,但是可怕的是他每次設置的危險派去暗殺的任務這些都會奇怪的失敗。羅德尼似乎被上天眷顧了一般,總是能化險爲夷。這讓魯伯特不得不警惕,特別是在他傷害了自己的真正的血脈伊西多之後,這種警惕性上升到了一個極點。

魯伯特努力抑制着自己心中的鬱氣,擠出一個自認爲慈愛但在他人眼中扭曲無比的笑容看向王九:“伊西多,接下去好好休息,那樣就可以進入你期盼已久的帝國學院學習魔法了。”

帝國學院,這是大陸上的最具名氣,最富實力的優秀人才聚集地。這裏分設魔法,鬥氣等等的科目,在這個學院裏的學生無一不是天子驕子,哥哥資質優秀,屬於同齡人中的佼佼者。就算資質稍差,那麼這個學院一出來也會褪變成精英。

所以這樣一個學校,是學習和拉攏人脈的最好地方。

伊西多的魔法資質是非常之高,是羅德尼拍馬也及不上的,這點讓深愛魔法卻止步於自己體質的魯伯特覺得欣喜萬分。他寵愛着小兒子,厭惡着大兒子。但卻很精明的不會在外人面前表露出來,在別人看來,國王陛下對於自己的兩個兒子總是一視同仁,而這很好的在平常的一些事情中體現出來,外人對此深信不疑。

羅德尼大伊西多兩歲,只比伊西多進去帝國學院早了一年而已。但是就是這樣國王陛下也仍是擔心羅德尼發展的勢力過大,於是暗中打壓着,並在這次後悄悄放出了一些輿論,這些輿論在百姓中流傳甚廣,甚至都深入了一些貴族的耳裏。這些輿論的傳播度,王九在進入學院的那一刻就體會到了,這讓他不得不感慨,八卦的流傳速度總是飛快的,特別是皇家的八卦。

寵妻攻略:狼性首席夜夜歡 王九點點頭,帶動耳邊細碎的髮絲隨之搖擺,他的表情在魯伯特看來顯得很是輕鬆,這讓他的心鬆了不少。

王九用着些許安慰的語氣:“父王,我知道了,請您放心。”

魯伯特畢竟是國王,身上還壓着許多事務需要處理,所以在見到自己已經安然無恙後的兒子放心的離開了。

聽着厚重的門被帶起的聲音,王九看向牀尾,語氣淡淡:“諾亞,出來吧。”

在話音剛落的時刻,空氣中被帶起一陣波紋後,諾亞的身影出現在了這個略顯寂靜的房間。

諾亞低下頭不看直視王九,聲音低低道:“伊西多大人。”

看着擅自離開魔界的諾亞,王九並沒有怪罪的意思,猜也猜得到是王二滾告訴給諾亞的,這樣一來也正好,也不用再培養一個副手了。

王九看向這個忠心耿耿的魔族,這恐怕是他唯一一次的自作主張。

嘆息一聲,王九緩緩叫出魔族的名字:“諾亞……”

諾亞擡起頭,看着被子上精美細緻的花紋,頗有些手足無措:“大、大人,我錯了……我不應該擅自離開魔界。”

王九搖搖頭:“我沒有責罵你的意思,你來的恰恰好,能幫上我不少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