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因為念菲的父親比較忙,所以呢今天就有念菲的乾爹皇甫朝歌作為念菲的見證人!」

2020 年 11 月 6 日

「什麼!皇甫朝歌!郭念菲的乾爹,這下以後一定要和楊家多親近!」

「那是,那是!楊家女兒真是會找對象啊!你說你這個臭妮子,怎麼就交不到呢?」有人已經開始埋怨起自己的閨女了。

「接下來呢就有我的親家,也是念菲的乾爹皇甫朝歌皇甫先生上來講兩句吧!」

——————————

今天剛開學和舍友喝了很多,小七完全是喝懵逼了,碼完這一章真的是很累了,但是也要給親們更出來!希望大家繼續支持小七!

小七也有個不情之請,希望大家再評論去下走走評論,當然送送紅包打賞一下更好了,評論可以走一波嗎!

謝謝親們了!

這些散花呢不會算在VIP字數里的,大家放心!小七絕對不會站大家便宜呢!哪怕是一分錢,網站規定不滿千字是不會算的!比如到了三千九百字不滿1000還是按照三千字算的!

帝霸 所以大家放心!

親們一定要走走評論,小七謝謝了! 職場人生路 有什麼不好的大家都可以所出來,小七做些改正,有什麼問題大家都可以問,建議意見隨便提,小七就怕大家不提!

親們可以的話走走紅包打賞一下哦!

謝謝親們的支持,明天見!

晚安親們! 皇甫朝歌走向他去,台下都是投出的都是羨慕的眼光。

「咳咳~」皇甫朝歌接過楊天下遞過來的麥克風,輕聲咳嗽了兩下試了試聲音然後說道:「首先呢?給大家說聲抱歉,因為念菲的父親很忙抽不開身,所以希望大家見諒~」

「也因此,作為念菲的乾爹我,有幸參加到了念菲的訂婚!我也很是榮幸,當然了我要再次歡迎前來參加訂婚禮的眾位來賓!」

「感謝!」

「啪啪啪~啪啪啪~」一陣熱烈的掌聲響起,皇甫朝歌便從台上走下去,自己只要出了面接下來的事情基本上都不需要自己了。皇甫朝歌便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但是人怕出名豬怕壯嗎,緊接著就是來賓過來找皇甫朝歌敬酒了!

皇甫朝歌無奈的喝了兩杯便帶著皇甫一辰出去了,郭念菲則是帶著安安到處敬酒認識一下來參見婚禮的各位來賓。

一晚上下來,郭念菲也是有點醉醺醺的感覺了,安安則是扶著他回到了房間里,讓后將郭念菲猛的一甩:

「沉的跟個死豬似的。」

「那不就是母豬了嗎?」郭念菲壞笑著反問道,安安則是沒說話,坐到了一旁也不說話了。郭念菲躺在床上看著安安,安安則是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郭念菲正想走過去,手機就想了。

「喂,怎麼了!」

「老大!不好了!嫂子失蹤了。」溫侯聲音有些著急,他除了負責郭念菲布置的任務,還要負責保護郭念菲,當然郭念菲的實力是可以的,所以就負責保護郭念菲身邊的幾個親友。

「你說什麼!」郭念菲噌的一下就從床上坐了起來,僅有的一點酒氣也這怒氣衝散了,「到底怎麼回事!」

「今天嫂子出去逛街,我就在遠處盯著嗎!然後就突然竄出來幾個人將嫂子啦上車擄走了!所以我當時根本就沒辦法······」

「我知道了!」郭念菲又問道:「你現在在什麼地方!

「在淺水灣這裡,現在還不太清楚動手的是什麼人!目的也不是很清楚!」

「我都知道了!」郭念菲掛斷了電話,現在極有可能就是XG的社團,三合會?不應該,他們應該不會做這麼多卑鄙的事情,和連勝?自己和他們也沒什麼恩怨吧!

「喂,乾爹!我女朋友在淺水灣給人綁架了,需要你幫幫忙!」現在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找到皇甫朝歌了,這裡是他的地方!

「不是吧!你們不是今天還在一塊呢嗎?」

「我是說另外一個!」

「哈哈哈哈~」皇甫朝歌立刻就笑了起來:「你呀,和你老爸有一拼!」皇甫朝歌了解了幾句便說道:

「一會給你回電話。」

「乾爹······」

「你放心好了。」皇甫一辰掛斷了電話,現在的郭念菲確實只能等著皇甫朝歌的電話了,安安看著郭念菲焦急的表情,走到郭念菲的身邊抓著郭念菲的手問道:

「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嗎?」

「嗯~」郭念菲點點頭說道:「雪兒被人綁架了,還不知道因為什麼,也不知道是誰!最好只是普通的綁架勒索!」

「什麼!雪兒被綁架了!」安安眼神中帶著怒火:「我去召集天地會的人,一定把雪兒給找回來!」

「這個就不用了,我已經通知乾爹了。而且天下會冒然進入XG必定會讓XG的幾大社團有所反應的,所以不僅救不了雪兒還會害了你自己的!」郭念菲握著安安的手講到:「

等電話吧!」

「叮叮叮~」

「喂?」郭念菲看著這個陌生的號,應該是綁架凌雪兒的人吧:「你是誰?」

「你是郭念菲吧!」男子的聲音似曾相識,應該是在哪裡聽見過。

「我是!你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女朋友在我手裡!」男子頓了頓不說話了,郭念菲確實沒有猜錯。

「別碰她,我什麼條件都答應!」

「你現在來淺水灣十七號的地下車庫吧,人在這,希望你可以快點!」說完男子就掛斷了電話!

「怎麼,是不是綁架的人!」安安問道。

「嗯~」郭念菲點點頭:「是的!不過他們他們並沒有向我提什麼條件,現在他就在淺水灣,我現在就過去!」說完郭念菲就向門外走,安安則是跟在了郭念菲的身後。郭念菲停下腳步,轉過身按住了安安的肩膀,

「在家等著我!」

接著郭念菲就吻在了安安的臉頰上!安安愣在原地,郭念菲則是直接開車去往淺水灣了,等到了地方溫侯已經在哪裡等著了。

「怎麼樣!」郭念菲沖著溫侯問道。

婚不勝防:獸性總裁別亂來 「嗯,已經查探過了,不過沒法有人!應該是在車庫裡面。」溫侯回應道。

「走吧!」郭念菲和溫侯走到車庫裡,郭念菲再次給那個陌生號碼撥了過去,「我已經到了,你人在哪裡了!」

「嘩~」地下車庫的捲簾門被拉開了,車庫裡有那麼四五個人,其中還有一個坐在凳子上被蒙著眼睛堵著嘴巴的女孩!

「雪兒!」

「嗯嗯~嗯~嗯~」凌雪兒極力回應著,現在的她終於安心了,她聽到了最熟悉和最想聽到的聲音。

郭念菲走了過去,便看到了為首的那個年輕人的模樣:「怎麼是你?」這個人就是在和記茶樓遇見的那個混混。

「我好想和你無仇無怨吧!」郭念菲的已經很生氣了,溫侯則是已經一個箭步沖了上去,老鷹看著郭念菲說道:

「當然了!不僅無仇無怨,而且你還對我有恩!」

「那你今天為什麼要這麼做?我看你也不像是那種恩將仇報的人~」郭念菲攔住了衝上去的溫侯。

「老大,別攔我!大嫂還在那兒呢!」

「先聽他說!」

「今天很巧,我們是去和連勝開戰的,畢竟紅星這是個小社團和XG三大社團之一的和連勝是沒法比的,所以老大就派我來探探風,就遇到了他們綁架的這一幕!」老鷹講著,郭念菲也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本來我是不該關的,但是剛才小濤提醒我了,那個女孩竟然是上次和你在一塊的那個女孩!所以我就決定將人救下來!也算是還你個人情!」老鷹所玩話便帶著身後的幾個人離開了,也沒回頭。

「謝了!」郭念菲沖著老鷹喊了一聲,老鷹擺擺手離開了!郭念菲趕緊將凌雪兒報到懷裡,摘下蒙著凌雪兒的黑布和堵著凌雪兒毛巾。

「念菲~」凌雪兒一頭扎進郭念菲的懷裡,哭了半天,也不說話就那麼僅僅的抱著他。郭念菲安撫著凌雪兒。 歡喜農門:王爺,種地啦 這時候電話突然就想了,是皇甫朝歌的電話:

「念菲事情查清楚了,和連勝社團里的一個大哥動的手!我給他們的話事人聯繫過了,不過他們似乎不承認這件事!」

「雪兒已經找到了!」

「找到了?」皇甫朝歌沒想到,「找到就好!沒事吧!」

「嗯~」郭念菲回應了一聲,皇甫朝歌繼續講到:「那你有什麼打算嗎~」

「當然是睚眥必報了!」郭念菲掛斷了電話,便帶著凌雪兒回到了維利斯酒店,讓安安陪著她。

「念菲,你打算怎麼做!」

「好好陪著雪兒!」郭念菲帶著溫侯走出了房間,溫侯看著老大一臉嚴肅的表情問道:「老大,你打算怎麼做?踏平和連勝!」

「嗯~」郭念菲點點頭,分別發簡訊聯繫浪西海,楊陽三霸來XG。「我已經聯繫他們已經過來了,另外我讓子龍帶著麒麟會的五百精英過來了!」

「但是大小姐(上杉惠子)說過,和連勝的勢力僅是比三合會小一點,動起手來似乎有些麻煩,而且在這他們的地盤!」溫侯有些擔心,但是他絕對不怕。

「所以,我已經安排七十六號組織的殺手去找他們的大哥了,所以為了完全將和連勝踏平還需要去找一個人!」

「誰?」

「蔣文!」

港島海灣別墅,郭念菲和溫侯已經開車到了。溫侯將車停在門口,郭念菲從車上下來兩人便走到向了別墅!

「你們找誰?」

「蔣文!~」

「蔣先生的大名也是可以喊的!」保鏢頓時大怒,立刻就掏出了藏在懷裡的手槍,別人怕是他們可不怕事!打死就打死了,而且死在自己手裡的已經很多了,不介意再多兩個白白送命的傻逼。

「動手!」郭念菲淡淡的講到,溫侯身子一動那名保鏢的手腕已經斷了,手槍也被溫侯搶了回來,另外一名保鏢發現不對勁也從懷裡掏搶,但是槍還沒掏出來就被溫侯一腳踹在了地上。

「媽的!現在什麼阿貓阿狗······」溫侯正說話呢!那個被溫侯扭斷手腕的保鏢眼睛一狠,從背後掏出一把片刀朝著溫侯看去。

「咔嚓~」郭念菲的手已經扭斷了他的脖子,這時候從別墅里已經衝出來了十多人,個個手裡都拿著傢伙事,溫侯從那另外一個人的懷裡掏出手槍扔到了郭念菲的手裡。

「怎麼樣,比比槍法!」 郭念菲沒回答,而是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手槍:「很久沒用過了,可能有些生疏了~」

「看誰打的多!」溫侯說話間已經扣動了扳機,每一槍都是都是命中敵人的眉心,郭念菲也動手了,子彈也是準確無誤的打在他們的眉心處。

「碰~碰~」一陣槍聲,對面十多人全部都躺在了地上,溫侯嬉笑著看郭念菲:「老大手生了啊!比我少了兩個!」

「這玩意用不習慣,還是喜歡用手殺人的感覺!」郭念菲將手槍甩在了地上,徑直走到了別墅里。

「誰?」一個濃妝艷抹的女孩從房間里走了出來,看著滿地的屍體沖著郭念菲吼了:「你是誰?來幹什麼的,這都是你乾的!」

郭念菲根本就沒把這個女孩放在眼裡,繼續想里走去然後坐到了沙發聲喊道:「蔣文,怎麼是沒臉見我了,還是不敢出來了!」

「我父親的名字也是你能喊的!」女孩怒氣沖沖的走到了郭念菲的身前,掐著腰大有股居高臨下的氣勢。女孩也是知道的,對於父親別人一般都是稱呼他為蔣先生,沒人會直呼他的姓名!而且剛才那些都是他倆殺的,肯定不是父親的朋友,自己也不用給面子了!

「怎麼,你有意見?」郭念菲抬起頭看了她一眼,女孩猛的後退了一步!這眼神怎麼讓人有種害怕的感覺!

女孩穩住腳步瞪著郭念菲說道:

「有意見!你應該稱呼我父親為蔣先生!」

「蔣先生?」郭念菲帶著一股嘲諷的語氣說道:「如果是你爺爺的話,我可能會恭敬的稱呼你爺爺一聲蔣先生,至於蔣文嗎?在我郭氏眼裡,還配不上蔣先生這三個字,他不過是我家的一條狗而已!」

說完郭念菲又上下打量了一眼身前的女孩然後很不屑的說道:「你也不例外!」

「你說什麼!」女孩聽完這話立刻就忍不住了,巴掌已經扇過去了,但是她的速度不夠快!溫侯的槍口已經指在了女孩的額頭上了。

「你······」

「不過呢!蔣文這條狗似乎長大了,知道咬人了!很可氣啊!」郭念菲看著走過來的中年年男人再次說道:

「你說是不是呢~」接著就是一字語句的講到:「蔣······先·····生!」

「我說誰口氣這麼多大呢!原來是郭少來了!歡迎歡迎啊!」蔣文趕緊走過去,然後將溫侯手的手臂按了下去,然後沖著女孩使了兩個眼神,示意讓他趕緊離開,女孩也是很知趣立刻就走了。

蔣文坐到郭念菲的對面:「怎麼郭少,這是生的什麼氣啊!」蔣文看著別墅門口的一片屍體問道:

「有什麼能幫到郭少的,郭少儘管說!」

「你也別做假好人了!」郭念菲的話很直接,「蔣文啊!怎麼在黑手黨下幹活還行嗎?」

「湊活,湊活!」蔣文含糊的回答的,畢竟現在是和黑手黨共同聯手對付郭氏的,而且郭氏的少爺可就做了自己對面了,最重要的是隨時可以要自己的命!

「其實呢,我也理解你為什麼要這麼多做,誰又願意寄人籬下呢!對吧!不過你也不應該反過來對我家吧!這可不是蔣先生的宗旨啊!」

「哈哈哈~」蔣文哈哈哈的笑了幾聲:「畢竟年代和時代都不同了~郭少直說有什麼吩咐的,在XG這一畝三分地,我還是些許的話語權的!」

「既然這讓那我就直說了,我要踏平和連勝,需要你幫幫忙!」

「這個啊~」蔣文眼睛里打著轉:「那就恕難從命了!和連勝的實力比起我們三合會是小一些,但是氣勢也差不太多!我致力於在歐洲發展,這XG的夥伴不能得罪絕了啊!」

蔣文臉色難看,但是事實上全部都是裝的,郭念菲自然看的出來,正所謂無利不起早,沒利益雖會去幫你呢!

「郭少,和連勝似乎也沒惹到你把!你怎麼就······」

「他們綁架了我的未婚妻,你覺得呢?」郭念菲反問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這件事情,我暫時還告訴父親!」

「什麼!」蔣文立刻從位置上站了起來,這事情確實不是什麼小事!要是真的惹怒了郭凌飛,那麼XG可能會再次被血洗!而在歐洲那邊,三合會聯合著黑手黨也不只不過只是能牽扯住郭凌飛而已!

蔣文確實不明白他們郭家到底打的是什麼打算。

「這個常樂是不是不想活了,他這個話事人是做膩歪了不想做了是吧!!」蔣文抓起茶几的杯子一把就摔在了地上,從他說常樂的語氣上,郭念菲就看的出來和連勝也不過是他們蔣家的一個分支而已!

「郭少,你不用擔心!這件事就不用麻煩家父了,我就能給你解決!我馬上讓常樂過來親自確認!」蔣文掏出手機便打起了電話!

「喂誰啊!老子正忙著呢!」

「常樂你是不是真的想死了,媽的!趕緊給老子過來,還有將郭少的女朋友放了,一分鐘內解決不了,話事人你就讓給大老二好了!」蔣文對著電話一頓怒吼,常樂則是不知所措。

「蔣······蔣先生!我沒沒綁架什麼郭少的女朋友啊,郭少是誰我都不知道,而且我也不會綁架人啊!我還沒那麼閑的慌!」常樂解釋道,他確實沒做,但是他手底下的人做了!

「老子不管,郭少說了那就是你們做了!趕緊的!」

「嘟嘟嘟嘟~」電話已經掛斷了,常樂拿著電話,莫名其妙的被蔣先生說了一頓心裡也是一肚子的火,啪的一下就將手機摔在了地上!

「媽的!蔣文這條老狗,真是他媽的是吃了槍葯了!老子怎麼可能閑著沒事去綁架什麼什麼郭少的女朋友!媽的!」

「老大,您這麼稱呼蔣先生不好吧!」旁邊的一個大哥說道,常樂生氣的看著他,拿起桌子上的麻將就向他砸了過去!

「大老二,平時給你面子!今天老子誰的面子也不給!」

「操!阿樂,老子怎麼你了!媽的!」大二老也忍不住了,噌就從桌子上站了起來,畢竟額頭上已經被他砸出血來了!

「給老子按住他!」常樂也發話了,則是常樂身後的兩人上去就將大老二按住了,「媽的!老子是和連勝的話事人,還是你是啊!沒打沒小!」

說著話,常樂就拿起麻將朝著他嘴裡塞,知道塞的慢慢的!

「敢惹老子!把他給老子從樓上扔下去!」常樂擦了擦手就再次做在了位置上,麻將桌的兩外人也是一句話不敢說,因為有可大老二就是自己將來的下場,何必呢!

「蔣文啊!蔣文,你給我胡攪蠻纏那就別怪我常樂狠心,給你當狗老子早就不相當了,這是你逼的!」

「阿明,把你手機給我!」

玄幻之葬天神帝 「是老大!」阿明恭敬的將手機遞了過去,常樂接過手機撥起了號碼,等電話接通了以後常樂就沖著電話說道:

「蔣文,你的狗老子不做了!以後老子單幹,從此和連勝我就是老大!你要是想來挑場子,那你就放馬過來吧!」

「嘟嘟嘟嘟~」這次輪到常樂掛點話了,常樂掛完電話猛的將手機摔在了地上大喊道:「真TM的爽!老子要的就是這麼種感覺!」

「什麼蔣先生,以後我才是老大!」

「老大,我······我手機!」

「媽的,一部破手機而已!」常樂從麻將做上拿出一沓港元:「哪去買的!媽的!哈哈哈~」

郭念菲看著被掛了電話的蔣文笑道:

「怎麼樣,被自己家的狗咬一口不好受吧!」

「哈哈哈~」

「哈哈哈~」蔣文則是笑的很尷尬,笑了一會也笑不出來!想想那個該死的常樂心裡能爽了!「既然郭少給面子,那麼我就同意了!掃平和連勝,讓他在XG社團的名單的清楚!」以前蔣文不這麼做,是因為產品和連勝對自己百害而無一利,而現在卻是截然相反了。

「可是······」郭念菲站起身笑著說道:「現在······我似乎不打算這麼做了!」

「什麼!」蔣文不可思議看著郭念菲,這總不能是他下的套吧!「哈哈哈~郭少你忘了,你未婚妻可還在常樂的手裡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