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紫霄,他到底是誰,他真的只是外界來的普通修士嗎?

2020 年 11 月 6 日

什麼時候外界有真正的修士了,而且還這般強大?」

「……」

震驚。

根本沒料到林昊實力強到如此地步,一動不動就能在青龍劍雨的狂暴攻擊中安然無恙。

尤其沒想到他居然還是一個極為少見的體修者,一時間,人群心中巨震,完全說不出話。

便是強如金劍真人,強如天魔門大長老,此時此刻,亦不免面露驚容,讚歎不知。

殊不知這個時候最感覺見了鬼的是劍如風!

「劍修!」

「體修!」

「煉丹!」

「制符!」

「每一樣都這樣出色,每一樣都讓人自慚形穢,日天兄,你到底是人是鬼,這天底下又到底有什麼是你不會的?」

越是了解得多,就越是覺得可怕。

越是了解得多,就越是發現自己無知,似乎從來不曾真正的了解過。

也就在這時,四象破魔陣中,常玉真人面色陰沉,殺機再起。

「沒想到你還是一個體修者!」

「沒想到緊緊憑藉護身血罡,你就能扛下如此之強的攻擊,不損分毫!」

「但是,一切都到此為止了,今天,你必死——」

「四象破魔,南方朱雀,聽吾號令,朱雀火羽,落!」

「四象破魔,西方白虎,聽吾號令,白虎之劍,落!」

「四象破魔,北方玄武,聽吾號令,玄武之槍,殺!」

「……」

殺心炙烈如火。

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為免夜長夢多,此時此刻,常玉真人已經不再留手。

不想再給林昊更多的機會,這一次,他直接發動了四象破魔陣的所有殺招。

便是這殺招一出,霎時間茫茫火羽覆蓋,又有金燦燦一柄巨劍散發著鎮魂攝魄虎嘯之音凌空刺來,更有一把數十米水桶粗細的藍色長矛破空而至。

崢嶸!

浩瀚!

匯聚數十金丹強者之力,又有上百天驕俊傑傾力助陣,此刻陣法發揮出來的威力,足以令元嬰尊者望而生畏,退避三舍。

林昊沒有逃!

他依然站在原地沒有動。

但是跟預料中差不多,他的身軀被那鋪天蓋地的瘋狂攻擊所湮沒。

安靜!

看著陣法四方聖獸瘋狂咆哮,看著陣法中央刀光劍影肆虐縱橫,一時間,場面無比安靜。

「結束了嗎?」

陣法外,看著林昊被湮沒的地方,劍如風心裡一陣惆悵,漸漸的,瞳孔不知不覺就充滿了血。

那是恨!

那是復仇的火焰!

與他不同,旁邊金劍真人只是有些惋惜,至於那天魔門大長老,惋惜之餘,還有慶幸。

便是這樣一種沉寂,很快,驟然打破…… 「萬歲!」

「誅魔聯盟萬歲!」

「盟主萬歲!」

「終於死了,林老魔終於死了!」

「犯我長生者,死!」

「今日得誅此獠,乃我等齊心協力之功,本家主提議,就在此處,我等慶祝三天三夜!」

「好提議,三天三夜,不醉不歸!」

「三天三夜,不醉不歸,哈哈哈哈!」

「……」

心情無比暢爽,天機坪上,人聲鼎沸,笑聲震天。

受這等氛圍影響,加上心裡著實出了口氣,這個時候,常玉真人面上也終於有了笑容。

抬了抬手,他和聲笑道:「理當如此,理當如此。

耗時上月,我等共商誅魔之事,今日又於此間共襄盛舉,成功將那魔頭誅滅,於情於理,都當大肆慶祝一翻。」

說完,聲音驟然拔高。

「青城所屬,傳本座諭令,即刻起,準備酒宴,青城山將於天機坪大宴賓客,三天三夜,不醉不歸。

另,著人速速將今日之盛舉昭告天下,以彰誅魔聯盟之功,以顯長生界不可觸犯之天威……」

煌煌乎,巍巍乎,雄壯的聲音傳徹,一股天道浩然之氣蕩漾在群峰之間。

便是這些話,霎時天機坪內外暴動,又一次,人群呼聲整天。

可偏偏就在這個無數人歡呼、無數人歌功頌德的當口,忽然一個平靜的聲音傳來。

「真有這樣值得慶祝么?」

「那是當然,若這等喜事都不值得慶祝,那什麼才值得慶祝?」

話音剛落,便有人下意識大笑著回應。

只是剛剛說完便覺得不對了,與此同時,四周也漸漸安靜下來。

氣氛突然就變得很詭異!

看著那依舊火羽籠罩,依舊刀光劍影肆虐的地方,不由自主,人群瞪大雙眼,滿目驚駭。

聲音是從裡面傳出來了!

那聲音,平靜得如同一口千年古井,聽不出狼狽,更挺不住氣短!

這意味著,裡面的人很好,非但沒有死,甚至連傷都極有可能沒有。

可那怎麼可能?

「不是真的!」

「絕對不是真的!」

「哪怕是元嬰尊者,硬受此等攻擊,也必定重傷,怎麼可能沒事?」

風裏狼行 「聽錯了,一定是聽錯了!」

「……」

人群心中掀起驚天巨浪。

沒人願意相信林昊還活著,更加沒人願意相信林昊沒有受傷。

權少求娶:天黑說晚安 可即便如此,現場還是風聲鶴唳,一個個滿臉震驚,滿心戒備。

劍如風卻高興了!

「哈哈哈哈!」

「沒事,日天兄你沒事!」

「太好了,日天兄果然不凡,日天兄果然不是這麼輕易就會被打倒的!」

「得意啊,繼續得意啊,你們不是要大肆慶祝,三天三夜不醉不歸么?

慶祝,快快的,酒肉趕緊上上來,本瘋子都忍不住要痛飲三百杯了!」

「……」

格外張狂。

也格外刺耳。

身為正道弟子,按理說,他不應該在這個時候幸災樂禍,大放厥詞。

可實在是太激動了!

這個時候,他完全就顧不了那麼多,他完全無法壓制那股直衝胸臆的揚眉之氣!

聞聽這些話,金劍真人下意識皺了皺眉,可想想,他又笑了,並未喝止。

修真狂少 長生之道,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而劍修之道,首重一個誠字。

誠於本心,誠於手中之劍,無懼,無畏,唯有如此,方有可能一路高歌猛進。

相反,若是心中有了畏懼,若是連自己的本心都不能尊崇,那麼劍之鋒芒必然不能一往無前,劍修之道也終究成就有限。

是以,哪怕劍如風此刻說這些話不合適,會給蜀山招來非議,但是從他身為師尊的角度來講,他是樂於見到的。

事實也正如所料!

劍如風這些話,在場許多人都被激怒了,便是常玉真人,此時此刻臉色也極不好看。

只是這個時候無人有暇理會!

這個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還是緊緊盯著那火焰肆虐之處。

待到火羽散盡,刀光劍影消失,待到林昊的身影再次出現在陽光之下,瞬間又是一股無形寒流涌過,場面一片冰冷死寂。

目光凝重,常玉真人冷冷道:「你還沒死?」

林昊神色淡然:「如你所見,讓你失望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別說什麼來自外界華夏,那根本不可能,我們也不信!」常玉真人神色憤慨。

如他一般,這個時候無數人心中生疑。

此刻所有人,包括劍如風在內,皆不由自主認為林昊是隱居多年的老怪物。

林昊也不屑解釋,淡淡道:「本帝從不說謊,信不信,那是你們的事,與本帝無關。」

說罷,雙目睜開,問道:「可還有其它手段?若沒有,那麼便該本帝動手了!」

張狂。

言語間所有人都被無視。

那神態,那語氣,彷彿在他眼裡,所有人都是待宰羔羊一般,沒有絲毫構成威脅的可能。

然在場都是一方豪雄,都是心高氣傲之輩,如何受得了這種漠視?

是以,平靜很快被打破!

林昊也不理這些無聊的憤怒。

方才之所以讓這些人歡騰那麼久,無非還是不想浪費。

儘管那些攻擊傷不到他,但其中蘊含的真元還是很濃郁的。

如今的情況,一時半會他也吸納煉化不了那麼多,是以才花了些時間,慢慢將那些真元凝練成丹。

而今那些丹藥都躺在他儲物戒中,各屬性都有,量也不少。

現在卻是不用理會那麼多了!

一次四象破魔陣,各自拼盡全力,看似此刻這一個個都還精神,實際上體內真元至少耗去大半。

這樣的情況下,陣勢一時半刻是重組不起來了,即便勉強組起來,效果也大不如前。

而看樣子,常玉真人也沒有打算重新組四象破魔陣禦敵的意思。

甚至於這些人嘴上凶,實際上連出手的打算都沒有。

這樣一來,他不覺得還有什麼等下去的必要!

眼下,天機坪上罵聲一片,威脅不斷,但是他已經打算動手了。

雙目睜開,眼瞳瞬間呈銀色,如同利劍一樣泛著無情冷光!

那一刻,狂風乍起,野鳥驚飛,天機坪上飛沙走石遮天蔽日。

也不見什麼動作,便只心念一動,就見一抹紫光沖霄而起…… 紫虹沖霄!

隨著那凌厲而尊貴的紫色劍波盪開,瀲灧四方,那一刻,宛如神靈降世,諸天雷動。

「轟隆——」

蒼天震怒,神雷驚世。

撼世雷音傳開的瞬間,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變色,風雲聚會,陰雷滾滾。

聲勢極為可怖!

越來越大的雷雲漩渦,彷彿蒼天要懲戒世人,將一切湮滅成粉。

蒼穹之下,人群驚駭仰望,那宛如末日般的天象,直讓人雙腿發軟,幾乎跪下。

強!

超乎想象的強!

這種強並非強在境界,而強在天道領悟,強在宛如神靈般的手段。

此刻,金劍真人心悅誠服,師天勝心悅誠服,劍如風劍如雨等人,亦心悅誠服,心嚮往之。

在這樣一群人之外,剩下的人,皆惶恐絕望!

「怎麼會這樣?」

「如此之強,這不可能!」

「動彈不得,本家主居然動彈不得,這魔頭的實力,果真已經強悍至斯了嗎?」

「我不信,我絕對不相信!」

「蒼天何其不公,魔道出此妖孽,日後長生界,正道將何去何從?」

「……」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