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鵬聽到的時候,用那嘶啞的聲音道:“你們是誰?爲什麼會知道我?”這用的卻是疑問的語氣,畢竟他這個身份還沒有與他們見過面,要是一來就能把他們的名字叫出來,那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2020 年 11 月 5 日

還是由茅澤來說,現在的茅澤渾身是血,一點也沒有剛剛從容的樣子,有點疲憊的道:“我們是中國龍組,這次來就是因爲這裏的鬼魂。這裏的鬼魂要是跑出去的話,那對社會的危害將是難以想象的。我們知道以您的本事一定有辦法解決這裏的情況。希望您能把他們收掉。”他可是親眼看到他下封印的,以他的看法,既然能下封印,那肯定有辦法消滅這些厲鬼。所以纔開口想求。

而小雨卻看着黃鵬,心中想道:我也終於見到了死神,那全身隱藏在斗篷裏面的樣子好酷,只是不知道他裏面的樣子是什麼樣的。要是個帥哥就好了,那這就是傳說中的英雄救美。真是浪漫啊。

當然小雨心中的想法,黃鵬是不會知道的,就算知道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想法,在他的眼裏,小雨只不過是一個小孩子而已,現在也只是處在一個幻想的年齡,這並沒有什麼錯。誰都有這麼一個時候,畢竟大多數人都是這麼過來的。 黃鵬聽到他們的話,心中雖然早就知道他們會這麼說,但真的聽到的時候,還是有絲的怪異,依舊用那嘶啞的聲音道:“中國龍組?我不管什麼龍組不龍組,這裏不是你們能來的地方,等一下我就破開幻境,把你們送出去,不然你們都會死在這裏。嘎嘎”黃鵬怪異的道,畢竟要是他們還在這裏的話,不然都有危險,還會影響到他的計劃。

現在這裏的鬼王還沒有出來,就已經是如此的厲害,那要是鬼王出來的話,那他們還有命在。剛剛那些只不過是被厲鬼殺死在醫院的人,單單這樣,他們就已經抵擋不住,要是再呆下去的話,那就真的不用出去了。他們畢竟都是龍組的,黃鵬也沒有辦法看着他們去送死。那樣良心也難以心安。但如果他們不接受的話,那就不是他所能阻擋的了。剛剛已經提醒了他們,他們不接受,那就是他們的事情。

但茅澤他們對自己的力量也算是有一個瞭解,知道四人的力量確實有限,難以有什麼大的作爲,現在離開是最好的選擇,而且要不是有死神在,能不能離開還是一個問題。一瞬間已經下了決定,道:“好,那我們就多謝死神了,但我們還是希望你能加入龍組。”

黃鵬嘎嘎的聲音道:“我可不希望有人來限制我的自由,而且我們根本就不是一類的人,我永遠只是一個人。死神是不會被限制的。有罪惡的地方,那就有我死神。”說完也不管他們,手中的白色鈴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變成了一隻紅色的鈴鐺,那就是鎖魂鈴。

鎖魂鈴的攻擊力比攝魂鈴可是要強多了,畢竟它代表的是殺道。這次黃鵬搖動的時候不再是輕輕的,而是劇烈的搖動一下,霎時間整個空間充斥了攝魂勾魄的鈴聲,一時間就連茅澤他們也感覺到從靈魂深處傳來的拉扯力。

周圍無聲無息的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缺口,那缺口對着的真是外面,從那洞口還可以看到李凝冰還在外面緊張的看着裏面。黃鵬輕輕的搖動一下鎖魂鈴,道:“你們還不趕快出去,要是那鬼王出現的話,那我也沒有力量再送你們出去了。走”黃鵬連忙催促他們離開。

他那話也不是什麼嚇他們的,要是鬼王出來,他還真是沒什麼辦法,畢竟現在已他的力量也難以抗拒鬼王。他這次過來收厲鬼,根本就沒有把那些鬼王算在裏面。

茅澤他們看到已經出現在面前的通道,知道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只是對黃鵬點點頭,然後就帶着三人快速的從那洞口跑了出去。只見光芒一閃,茅澤他們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醫院外面,而面前正是李凝冰。李凝冰看到他們身上全是鮮血的樣子,不由一陣焦急,連忙叫道:“醫生,趕快過來一下。先幫他們把血給止住。”馬上就有一個軍醫跑了過來,隨後就是簡單的處理了一下他們身上的傷口。

李凝冰不由問道:“你們在裏面究竟碰到了什麼,怎麼會受這麼多的傷。”他們四個除了小雨沒有受到什麼傷外,其他三個都渾身是傷。雖然都沒有什麼危及生命的地方,但多了也是一個麻煩。

茅澤聽到不由苦笑道:“別提了,那裏面的厲鬼已經到了一個難以想象的地步,我們進去纔沒多久,就已經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要是不是死神突然出現的話,我們可能已經死在裏面了。如果是厲鬼的話,我們還可以多堅持一會,但沒想到那些厲鬼那麼聰明,竟然利用那些死屍來對付我們。”

李凝冰一皺眉“死神?他竟然出現了。那他怎麼還不出來?”按道理說,那裏面實在是太危險,黃鵬在裏面也難以有什麼作爲,出來是最好的打算,但他現在還留在裏面,這究竟是爲什麼呢?難道里面有什麼他想要的東西,但這也沒可能啊,這裏如果沒有看錯的話,那就應該是他封印的,既然是他封印的,這裏面有什麼他肯定是一清二楚。想來想去,她也不明白他究竟要在裏面做些什麼。

確實她怎麼也不會想到,那些厲鬼就是黃鵬最想要的東西,而且這次來也就是爲了那些厲鬼,不然誰願意冒着危險進去,而且裏面還有鬼王的存在。

破天看了看面前的醫院,大叫道:“要是我們人手再多一點的話,那就好了,我們神祕系才幾個人,怎麼來應對那些神祕事件,這次更是一點也沒辦法。”說完更是喪氣。

在這個世界上,神祕系的異能者本來就少的可憐,而且還有許多根本就不願意受到束縛的人,這就使得人手更加少。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異能者是自然產生,誰也強求不來。這也讓神祕系的異能者非常的珍貴。

不說他們,卻說黃鵬在把他們送出去後,淡淡一笑,手中的攝魂靈開始全力的吸收周圍的鬼氣,一道道肉眼可以看見的白色波紋飛速的向周圍散發,現在的攝魂鈴已經因爲黃鵬的實力大長,而威力大增,就算是這裏的厲鬼,只要不是太厲害的,那就不會有什麼反抗之力,直接就把那白色的攝魂波給慢慢的拉到了黃鵬的面前。直到有一千隻左右的厲鬼才停止,直接把那一千多隻厲鬼聚集在一起。

接着黃鵬的手中就不停的開始彈動,那些厲鬼的身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多出了一根紅色的細線,那細線的一頭在空中匯聚,直接變成一顆灰色的珠子,那另一頭的厲鬼就感覺到自己身上的力量在不停的順着那紅色的細線飛速的向那灰色珠子裏面涌了過去。

這就是黃鵬的反本歸元。這反本歸元一用出來,他全身的力量就已經全部用在了控制那珠子上面。眼中的眼火前所未有的亮,那本來把全身罩住的斗篷也開始不停的鼓動,骨頭上面的紅光不停的閃着。這一切都表明黃鵬就已經是用了全力。

別看那珠子並不起眼,要不是他在控制的話,他一炸開,那這醫院也不會有任何的東西存在,這裏面的能量足以與核彈相匹美。所以黃鵬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只要一大意,那就不單是鬼魂沒有收到,自己也要死在這裏面。

所以這也是他讓茅澤他們離開的一個原因,這種情況下要是他們隨便動他一下,那就要馬上失控,因爲他現在的力量使用這一招已經是非常的勉強。難以顧及周圍的情況。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而那些厲鬼的力量也一點點的被吸進那顆灰色的珠子,那珠子在大量的鬼力進去後開始慢慢的轉變成黑色。突然其中一隻被禁錮的厲鬼因爲鬼力被剝奪,痛苦的大叫了一聲,竟開始激烈的掙扎起來。一時間他頭頂的紅線竟拉的筆直。不停的抖動。一時間強大的壓力向黃鵬傳了過去。

黃鵬只覺得那反抗的力量讓自己體內魂珠裏面的魂力輸出的速度更快。這也使得他不得不在這個時候吸收起儲存在體內的鬼魂的力量,開始快速的轉化爲魂力。用來補充起那快速消耗的魂力。但這樣卻讓黃鵬感覺到一陣的肉痛,這樣沒有進過一段時間的鞏固,轉化,根本就沒有真正的化爲自己的魂力,這樣消耗了就真的是消耗了,以後也不會恢復了,這可都是力量啊,這怎麼能不讓黃鵬心痛呢。

畢竟這鬼魂可不是隨時都能遇到的,所以他纔會不顧一切的想要把這裏的鬼魂給收集起來,免的浪費。雖然肉痛,但還是不停的轉化。死命的把那掙扎的厲鬼給壓了下去。更是抽出力量伸手在那攝魂鈴上面彈了一下。再次加了一層禁錮,死死的把這些厲鬼給壓制住。

一隻兩隻,他可以不在乎,但一百隻,一千隻卻不是他能所能抗拒的,要不有攝魂鈴這件針對他們的法器在,他也不敢有如此舉動。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因爲有攝魂鈴的存在,旁邊更是有那散發着強烈殺氣的鎖魂鈴存在,旁邊那些厲鬼雖然想要對黃鵬發起進攻,但又不敢過來,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一千多的厲鬼快速的化爲一絲絲一屢屢的鬼力,飛速的進去那空中的黑色珠子裏面。

終於在半響過後,最後一隻厲鬼的最後一絲鬼力完全的進入了那黑色珠子裏面,那珠子瞬間發出一陣陣精純的鬼力,這鬼力不但是黃鵬有用,那些厲鬼照樣有用,要知道那珠子裏面可是聚集了一千隻厲鬼的鬼力,力量已經達到了一個難以想象的。如果要是被哪個鬼給吸收了,那他的力量將達到一個難以想象的境界。

到那時就算是鬼王也不一定能打的過他,這顆珠子裏面的力量也是周圍那些鬼魂沒有攻擊黃鵬的理由,畢竟力量誰不想要,但平時在鬼王的管理下,他們根本就不能隨便爭鬥,提升實力基本上就靠修煉。不停的吸收陰氣。 以前在鬼王的管理下,他們都是不允許相互比鬥,撕殺的,但現在卻不一樣了,這次出手的是黃鵬,黃鵬根本就不是鬼魂,要是是直接把他們毀滅的話,那他們肯定不會讓黃鵬安靜的把那一千隻厲鬼完全凝練成那鬼珠,他們能從那鬼珠裏面感覺到無盡的鬼力,只要把鬼珠給吸收了,那這世界上也是橫着走,誰能對付的了他們。

所以一個個看着黃鵬手中的鬼珠,眼中都出現了貪婪的神色,一個個都想要把它拘爲己有,但這些出現的厲鬼裏面卻沒有什麼太厲害的存在,都是一些還沒有什麼醫生那樣強大的厲鬼,而像醫生那樣的,一個也不見。這情況剎是詭祕。

但黃鵬現在可管不了那麼多,那黑色的鬼珠化做一道黑光進入了天靈蓋之中,並在那紅色魂珠旁邊不停的旋轉,一股股鬼力從鬼珠裏面散發出來,並快速的被煉化成精純的魂力進入魂珠裏面。那本來已經消耗了不少的魂力瞬間開始恢復,黃鵬精神不由一震。知道以那鬼珠裏面的力量足夠他修煉很長時間了。

這時周圍的一隻厲鬼看到葉孤心竟把鬼珠給收了起來,馬上兇狠的道:“小子,趕快把那珠子拿出來,要是你不想死無全屍的話,那就乖乖的聽話。嘿嘿,到那時我們還能給你一個痛快。不然,我要把你撕成一千塊。”他的話一出,馬上週圍就出現了一片的叫好聲,霎時間一陣詭祕的氣氛出現在周圍。

笑話,把鬼珠給他們,那自己不是白白的做了一場嗎,這種白費力氣的事情,他怎麼可能去做。不但是那鬼珠不能給他,他們也要被他凝練成鬼珠,哼,這麼來一趟,豈能就這樣回去,但現在的黃鵬也多留了一個心眼,畢竟以前看到的那個醫生那樣的厲鬼卻是一個也沒有出現。他們肯定不會看着自己吸收這些厲鬼,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在等他和下面這些修爲並不怎麼樣的厲鬼[拼個兩敗懼傷的時候,他們就正好下來殺人,然後再把鬼珠搶走。

這樣一來他們可謂是一舉兩得,黃鵬也不管是不是和他猜想的一樣,但卻一定是要防備這種情況發生的,其實他所說的也和那些厲鬼所遇見的一樣,醫生他們確實是想等黃鵬和那些沒有的厲鬼拼個兩敗俱傷的時候,迅速殺出,一舉把黃鵬給收拾掉,然後就把鬼珠裏面的力量給分掉。

黃鵬看了看周圍的厲鬼,他們聚集起來也有一千多,這醫院裏面的厲鬼也差不多有一萬的樣子,自己先收上幾千,然後在用最後的力量破開這裏出去,那時少了如此多的厲鬼,他們想要突破封印就更是不可能了。

想完,再次搖動攝魂鈴,和以前一樣,一道道白色的波紋佈滿整個空間,所有的厲鬼都發現自己也和以前那些厲鬼一樣完全動不了了。一個個神色不由大變,沒想到黃鵬在收取了一顆魂珠後還有力量在做一次。其實用攝魂鈴困住如此多的厲鬼對他自己也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一不小心就會讓他們脫離控制。

而這是在遠處就有幾個身影站在那裏,看着黃鵬的方向,其中一個就是醫生,醫生看到黃鵬竟然還有力量再一次的凝聚鬼珠,心中對黃鵬的力量也不由有了一些忌憚,道:“沒想到那個人竟然如此厲害,本來我還想用那些沒有的東西去消耗他的力量,然後我們就殺出去,把那鬼珠給搶過來,趁鬼王還沒有甦醒的時候,快速增長修爲。不過看樣子,這次我們的戰利品要多上一顆了。”

反正那些沒用的厲鬼他們也不在乎,死多少關他們什麼事情,而且這樣以來還能多少一顆鬼珠,這樣分到的力量也更大,這種事情他們可不會去阻擋,還巴不得多一點鬼珠,這樣他們得到的力量就更多。所以他們也就站在旁邊樂見其成。

只見以前出現的一條條紅色的細線又再次在空中形成了一顆灰色的珠子,一股股力量從下面的厲鬼體內被快速的抽離,飛速的進入那鬼珠裏面,有了上一次的經驗,這次除了消耗大一點,也沒有出什麼意外,當最後一隻厲鬼被吸收掉後,一顆黝黑色的鬼珠出現在黃鵬的手中。黃鵬也沒有多想,直接就讓它也進入了天靈蓋之中,也圍繞着自己的本命魂珠不停的旋轉。

那快速轉化而來的精純魂力使得他心神一陣,體內的力量在快速的恢復,有這鬼珠的存在他恢復起來,也比以前不知道要快了多少。黃鵬感覺到後,精神一震。看看周圍又圍過來了不少的厲鬼,嘶啞的叫道:“今天你們來多少,我就收多少。我看你們來的快還是我收的快。”說完又再次用出了反本歸元。

片刻又再次凝聚出了一顆鬼珠。之後那些厲鬼好象還是不死心,又衝上來,但最後還是被化成了鬼珠。這也使得黃鵬的功力一消耗,就馬上被恢復,體內也有了五顆鬼珠,醫生看到黃鵬竟然凝聚了五顆鬼珠還好象是身有餘力的樣子,不由皺了皺眉道:“看來我們要出手了,他也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而且要是讓他把所有的厲鬼全部化成鬼珠的話,鬼王清醒過來我們也沒辦法交代。”

要是死上一兩千還好說,但這五顆鬼珠已經是他們所有厲鬼的一半了,要是再讓他吸下去,那鬼王清醒過來,要是發怒的話,他們可承受不起,也不再讓厲鬼前進,而是把他們限制住,畢竟這種層次的戰鬥已經不是他們能夠參與的了,進入再多也是給他送菜的。

聽到醫生的話,旁邊一個手中拿着一把殺豬刀,挺着一個圓肚子的人道:“還能怎麼樣,直接上去把他給殺了,那鬼珠大家也看到了,有五顆,現在我們這剛好也有五人,一人拿一顆那剛剛好。到那時我們憑藉裏面的力量達到鬼王的境界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這還有什麼好商量的。”這人在厲鬼裏面被稱爲屠夫。一柄殺豬刀那是所向披靡。

接着屠夫的話,醫生也道:“好,我們現在出手,那人就算是再厲害,那也要栽在我們手上,現在他應該是還沒有恢復最佳的實力,這個時候過去是最好的。”說着手中寒光一閃,一柄小巧的手術刀出現在他的手中。他們五人都是已經快要突破到鬼王境界的人,體內早就已經結有鬼丹。只要得到那鬼珠再加以煉化,突破到鬼王境界那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所以這次他們是不可能放黃鵬離開,但卻不知道黃鵬也沒打算就這樣離開,怎麼也要和這裏面的厲害角色鬥上一鬥。知道一下他們的實力。右手中的死神鐮刀發出紅色的光華,印的周圍出現淡淡的紅色。眼中眼火發出陣陣紅光。緊緊的盯着前面。

他在看到沒有厲鬼出來後,就已經知道那些大傢伙要出來了,馬上就把自身的情況調節到了最佳,果然,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大肚便便的胖子,那胖子的手中拿着一把殺豬刀。一股血腥氣從那刀身上傳了出來。

這幾是屠夫,醫生他們商量了一下,決定讓屠夫來試一下黃鵬的斤兩,看看他究竟有什麼實力。屠夫也沒有說什麼,就直接走了出來,看着面前隱藏在斗篷裏面的黃鵬不由大叫道:“哼,你是誰?竟然敢來我這裏殺我如此多的手下,今天不把你碎屍萬段,你不知道你屠爺爺的厲害。”

黃鵬聽到他的叫喊,用那嘶啞的聲音,道:“如果你要叫的話,那你可以叫我死神。你們本來就不應該存在於這個世界上,我只不過是送你們一程而已。對於你說說的要把我碎屍萬段,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麼本事了。”那聲音襯托周圍的氣氛,一種詭祕的氣息從黃鵬的身上傳了出來。

“死神?我屠夫管你是什麼死神?在我的殺豬刀之下,你就算死神也要給我切成千萬塊。”屠夫那語氣中對自己的屠刀那是有絕對的信心。畢竟就算是在這裏,除了鬼王外,他還沒真正的怕過誰,自然也不會怕這個從沒有出手的死神。

黃鵬手中的鐮刀突然一橫,冷道:“我的死神鐮刀今天就要拿你來祭刀,我到要看看你究竟有什麼本事,能說出如此大話。”他對自己的死神鐮刀刀法可是非常的自信,以前就是隻出了半招,就把那一百來個厲鬼給收拾掉了,現在他的修爲已經大增,刀法更是厲害了好幾倍,對付屠夫這種人來說,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屠夫突然嗜血的舔了一下嘴脣,他以前就是一個殺豬的,後來不知道怎麼回事,把他一個村裏面所有人給殺了個一干二盡,後來更是自殺,來到醫院卻被困在裏面,一直拼殺也有了不弱的修爲。 黃鵬一眼就知道面的屠夫絕對沒有鬼王的境界修爲,只要是這樣,那他還是有一拼之力的,而且他還有幾件寶貝,難道還會怕了他不成,死神鐮刀上面突然發出紅光,那紅色光芒就在上面流轉。

“你們不應該存在在這個世界上,就讓我送你們離去吧。”說完非常平常的一刀向屠夫揮了下去,那招式雖然非常平常,但那速度卻是快的難以想象,就連屠夫也只看到一道紅光閃過,鐮刀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自己的面前。

雖然屠夫沒有辦法撲捉到如此快速的軌跡,但自己拼殺了無數年的經驗,手中的殺豬刀在毫髮之間橫在了鐮刀前面。“叮”的一聲脆響瞬間劃破着已經算是很寂靜的空間。而屠夫卻是驚的心神震動。心中對黃鵬再也沒有一絲一毫的輕視,手中的殺豬刀化做一到光影向黃鵬斬了下去。刀氣在表面流轉。

黃鵬也沒有什麼放鬆,就與屠夫戰在了一起,殺豬刀和死神鐮刀不知道相擊在一起多少次。但這裏面的差距也體現了出來,黃鵬頭骨裏面的眼火依舊炯炯有神,有了鬼珠的存在,就是他隨便散發出來的鬼氣,也能使他快速的把自身的消耗給補充起來。也就沒有什麼消耗可言。但屠夫就不一樣了,他現在已經是感覺到自己難以再抵擋黃鵬的新一輪的攻勢,體內的力量已經消耗的差不多,可卻沒有對面前的人產生一點點的傷害。

反而自己時常被他神出鬼沒的鐮刀給傷到,庖丁解牛。這就是他作爲屠夫時候的絕招,一刀而下,瞬間就能把那些豬的肉和骨頭個分離開來,可謂了厲害無比,這一刀已經是被他練到了一個難以想象的境界。

就連是黃鵬也只是看到他手中的殺豬刀化做一道亮光,自己竟然生出一種避無可避,躲無可躲的感覺。就這一剎那,屠夫的刀就從他的身上化過,但奇怪的是這一劃,竟是順着骨頭,一點都沒有傷到他。反而是發出了一陣刺耳的摩擦聲。

庖丁解牛,那也要有血有肉才行,屠夫根本就沒有想到自己面前的竟是一個完全沒有血肉的骷髏,在感覺到後,黃鵬的死神鐮刀已經在瞬間把屠夫給劈成了兩半。接着黃鵬就收刀後退了一步。他已經知道屠夫是不可能再活下去,剛剛那一下,他就算是鬼也要消散掉。

果然屠夫一手拿着殺豬刀,那刀的位置就是黃鵬剛剛站立的地方,以那刀來看,剛剛應該是劃到了下半shen的位置,可惜的是,黃鵬只是一個骷髏。不是有血有肉的人。屠夫看着黃鵬道:“爲什麼?”雖然只是三個字,但卻用盡了他全身的力氣。

黃鵬嘶啞的道:“這就不是你需要知道的了,安心的去吧。”隨着他的話說完,屠夫就裂成了兩半,唯一剩下的就是一顆灰色的珠子,那就是屠夫的鬼珠,但那鬼珠裏面的力量卻比他收到的鬼珠的力量不在一個層次。可這也比的上幾百只厲鬼的鬼力,黃鵬可不想浪費,直接就把那鬼珠給收了起來。這時他已經是得到了六顆鬼珠。

雖然最後一顆的力量比不上前面幾顆,但蚊子再小那也是肉啊。怎麼能浪費。而在一邊的醫生在看到屠夫竟然就這樣死了,眼中不由有點意外,沒想到這個人竟是這麼的難纏。看來也不是一個好對付的,但他身上的鬼珠卻實在是太動人,只到得到,那在世界上能傷害到他的還真是沒有多少。

一想到鬼珠,醫生眼中寒光一閃。對身邊的三人道:“媚娘,這人可不怎麼好對付,你去試試色誘怎麼樣?到是隻要他一被你誘惑住,那我們就可以一起把他給殺了。”

那個媚娘就是這裏面唯一一個女人,她身上穿的只是古代的那種薄紗,那小小的薄紗根本就不能把她那美妙的身材完全的掩蓋住,充滿誘惑力的肉體在衆人面前若隱若現,這更是給她添加了無窮的誘惑力。簡直就可以稱之爲天使的面容,魔鬼的身材。

這要是走到外面去,那腳下還不知道要潛伏多少人。要有多少人拜倒在她的薄紗之下。媚娘對自己的誘惑力也非常的自信,對引誘黃鵬更是絕對簡單非常,但在這個關頭爭奪利益纔是最好。連忙嬌笑道:“要我出手也行,但是成功之後我要兩顆鬼珠,不然我可不想出手,那人心狠手辣,這一去還不知道能不能回來呢。”抓住時間講條件。時機把握的可謂是非常的恰當。

醫生他們知道要是正面去對付黃鵬的話,說不定就算是拿下來了,那也要死上幾個,這死的人有可能是你,也有可能是我,這個危險他們怎麼可能輕易去冒。雖然知道想要讓媚娘出手,那肯定會有所要求,沒想到她竟然獅子大開口,而且這獅子有可能還是河東的。這不由讓他們有所猶豫。

醫生一皺眉道:“媚娘,你這也太狠了吧,你這不是趁火打劫嗎?要是給了你兩顆,那我們這些人不是吃了一個大虧了嗎?”確實,誰不想多得一點,多一點,那就代表着多一分實力。在這個世界,多一分實力那也是很重要的。

但媚娘可是已經抓到了他們的馬腳,媚笑了一下道:“醫生,現在他手中一共有六顆鬼珠,而屠夫已經死了,我們這裏只有四人,我出那麼大的力,多的一顆,那不是很合理的事情嗎?你說不是嗎?”說着笑嘻嘻的看着他們。

醫生一皺眉,想道:要是給媚娘兩顆,那就只剩下四顆,四顆要三個人來分,那就有點麻煩了,對了屠夫的那一顆根本就比不上另外的幾顆,要是把那顆給她,她也沒什麼話說。確實媚娘只是說要兩顆,給他兩個就是了,只是那另外一顆也只能抵的上半顆而已。

眼中趕忙一閃,點點頭道:“好,只要成功,你的那兩顆絕對不會少的。我醫生這點信譽還是有的。”這裏醫生的修爲最高,也就算是他說了算,另外兩人聽到也沒有說什麼,醫生都同意了,那他們還能說什麼。也都點點頭。

媚娘看到輕笑了一下道:“你們早答應不就好了,也省了不少時間,現在就看我出去試試他。你們等一下可要準備好。”其實在他們幾人之間,媚孃的戰鬥力是最差的,但她的媚術實在是厲害。也能生存在現在。

媚娘對面前的黃鵬可是比較重視,畢竟這次關係實在是太大,要是成功了,說不定自己能一舉達到鬼王的境界,到那時要什麼還不是自己說一句的事情,她也知道面前的黃鵬很危險,畢竟剛剛的戰鬥她也已經看到了。確實是恐怖無比,他們幾人之中,除了醫生可能有一拼之力外,其餘人單打獨鬥都不會是他的對手。

黃鵬在殺死屠夫之後,也全身戒備的看着周圍,這裏面還不知道有多少的鬼,剛剛屠夫那樣的也應該有不少,要不是自己是一個骷髏,說不定已經吃了大虧。突然一個身影從黑暗中顯現出來,只見那人全身上下只有一件根本就不能遮體的薄紗。充滿誘惑力的身體在把薄紗下面若隱若現,顯得更加的誘人。

看到媚孃的身體,黃鵬也不由心神搖動了一下,但還是馬上恢復過來,暗自叫了一聲厲害,知道他們是武力不行,竟然又來了一招色誘。媚娘一出現後,馬上就叫道:“這位前輩救救我,我被這裏的鬼王給抓過來,強自納爲妾氏,更是經常打罵。妾身實在是難以忍受這種生活,還望前輩能救我脫離苦海。小女子一定做牛做馬來報答您。”

媚娘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媚惑得了面前的人,就算是能,那幾率也是小的可憐,她根本就不抱任何的可能她希望的只是能小小的轉移一下他的注意力,然後以醫生他們的能力,絕對能一擊必中。到那時他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

黃鵬卻沒有那麼容易動搖,用那古怪的聲音道:“嘿嘿,你這一招對我是沒有用的,我從來就不認爲在這裏還會有什麼好鬼,你自己看看你自己的衣着,這讓我憑什麼去相信你。”他那裏會去相信這裏還有好鬼,她剛剛說的話,只不過是屁話而已。以黃鵬的心境,怎麼會有動搖。而且她身上的修爲並不比屠夫要差。要是一不小心,那不是萬劫不復了嗎。這種傻事,他可不會做。

媚娘心中對面前的人心志也不由有點心驚,沒想到自己這樣子,他還是沒有一絲動容的姿態,可見他的心志更是有如鋼鐵。不由對面前的人更是多了一個小心。要是他突然要殺自己的話,自己沒有準備,那不是找死嗎。現在她也就期待面前的人趕快露出破綻,然後醫生他們一舉把他給殺了。這樣就什麼都解決了。 媚娘對於黃鵬的說法也不生氣,也沒有惱羞成怒,而是更加的楚楚可憐,嬌豔欲滴,聲悽然的道:“前輩,我真的不是他們一夥的,您一定要相信我啊,要是我現在回去的話,那一定會被他們給打死的,要是就這樣死了的話,那還好,但那生不如死的日子我真的不願意再回去了,您一定要救救我。”說完身體往地上一撲。就要去抱黃鵬的腳。

但黃鵬又豈能讓她近身,在這裏那裏會有什麼好人,一不小心自己就要萬劫不復,直接後退了一步,但想想,她這樣不可能是沒有所圖,一定有什麼陰謀,不如我就假裝中記,在看看他們究竟在搞些什麼。這裏待的也差不多了,鬼王還不是現在的自己能夠對付的,只能把他們留在這裏,等以後自己有實力了,再來把他們給除掉。

想着突然裝做要去扶媚孃的樣子,身軀一彎,後背已經完全暴露在了外面。那死神鐮刀也是直直下垂,一點防備也沒有,醫生在後面看到,心中一喜,但眉頭一皺,以黃鵬的心性應該不會出現如此錯誤啊,難道這是一個陷阱。可看了看,如此好的機會又不忍心放過,眼睛一轉。直接對身邊的兩人道:“好,沒有現在就使出致命一擊,直接把他給殺了。”說完搶先揮着手術刀向黃鵬劃了過去。

那身邊兩人,看到醫生都已經衝上去了,那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一個個有如是離鉉的箭一般。一個拿的是一把斧頭,一個卻是揮舞着自己的爪子,那爪子竟有三四尺長,上面更是寒光閃閃,一定也不比別人的兵器要差。

但那醫生卻是多了一層心思,根本就沒有用盡全力,所以他雖然是搶先出手,但落的卻在他們兩人之後。身上更是留有餘力,不停的注意着周圍的景象,如果那人確實沒有什麼厲害的話,那就衝上去,把他給殺了,要是這是個陷阱的話,那就讓前面那兩個去觸觸黴頭。自己也好趕緊躲開。

醫生這主義卻是打的確實是好,本來以爲黃鵬如果有準備的話,那在他們兩人這個時候一定會有所動作,但沒想到的是,一斧一爪,直接抓進了黃鵬的胸膛,而媚娘也在這個時候爆發,本來還在地上的身體,猛的向他的胸膛抓了下去。這一抓竟是想要把黃鵬的心給挖出來,這女人竟是如此的歹毒。

一瞬間三人同時得手,,但他們的身形,臉色卻在瞬間變的難看無比,因爲他們根本就沒有感覺到應有的肉感,而是手直接從他的胸膛上面穿了過去,連一絲的停頓也沒有。他們這個時候才知道,屠夫在死的時候爲什麼會有如此表情。在這一刻,他們的第一個反映就是退,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向後退。可以說,他們的速度在這一刻已經是突破了極限。

他們平時根本就不會想到自己的速度還能達到如此程度。但他們快,黃鵬手中的死神鐮刀卻更快,一道紅光閃過,死神鐮刀就被收了回來,而媚娘他們卻保持着後退的姿勢,但卻再也動不了。唯一逃出去的就是那早就已經有了戒備的醫生。

他在看到媚娘他們臉上的神色就已經知道不好,雖然不知道是爲什麼,但他還是選擇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消失。隱沒在黑暗中。媚娘三鬼就慢慢的化成了一顆顆鬼珠,竟有三顆。突然一到白光從眼前一閃。黃鵬沒有任何猶豫的擡起了鐮刀。接着就是一陣鬼風吹過。“叮”的一聲脆響。一秉手術刀掉落在了地上。

那就是醫生手中的手術刀,要讓醫生在這麼多人犧牲,卻什麼也得不到,這可不可能,於是他在退的時候,直接把自己的武器當作暗器給扔了出去,身體更是化做一道清風把一顆鬼珠給捲了過去。

黃鵬看了看只剩下兩顆的鬼珠,心中閃過一絲怒氣,但還是沒有說什麼,直接把那鬼珠給收了起來,快速的離開了這裏。身體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醫院外面。看了看醫院,只見那籠罩在醫院外面的鬼氣已經明顯的減弱了不少,要知道他可是守了五千的厲鬼,基本上是這裏面的一半了。其餘的他也不敢做的太過,畢竟這裏的鬼王還沒有出現。要是出現的話,那自己說不定也要交代在裏面。想想要是自己不是骷髏的話,自己也不一定能在他們的攻勢中平安無恙。

哼,那個醫生還真是狡猾,竟然在最後讓他給捲走了一顆鬼珠,這次算你好運,要不是我忌憚那沒有露面的鬼王,這次上天入地也要把你找出來。不過現在有這麼多的鬼珠,也足夠我修煉到一個很高的境界了。

想想以前幾位修煉種玉煉魂訣的人,因爲那個時候修煉者到處都是,根本就不敢大規模的尋找鬼魂,要不然在古代戰場到處都是,隨便一個就不止有萬鬼。那樣修煉起來不知道要快多少。

但戰場上的鬼也有另外一個說話,那就是難以吸收的鬼。他們有另外一個稱呼,那就是軍魂。那強烈的殺氣,讓那些修煉種玉煉魂訣的人根本就沒有辦法,也沒有能力吸收。境界太低了。就算是現在的黃鵬也是沒有這個能力吸收那種鬼魂的。除非魂珠的顏色要達到藍色的境界,纔能有實力吸收那種軍魂,那軍魂裏面所蘊涵的力量比普通的不知道要強大多少。那種軍魂就算是鬼王也是不會願意去招惹的。

先在看看這次的戰利品也不少,有八顆鬼珠,其中三顆是隻有差不多五百鬼魂的鬼珠,但也算是不少。現在黃鵬的魂珠處在紅色的境界。以他的吸收速度,一個小時能吸收一個鬼魂的力量,要是二十四小時不停的話,那也夠他吸收好久了,現在這裏面是不能再進去了,要是鬼王突然出現,自己可不一定能逃脫。惟有把他們給封印起來纔是正理。

可現在這個情況,就是想封印也封印不了。他也沒有辦法。嘆了口氣道:“唉,雖然不能徹底的把他們封印,但有這兩重封印,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可惜啊,要是我的實力再強一點,那也不會怕了那鬼王。看來只有等以後再提升境界之後再來了,有如此龐大的力量在,也不怕不能提升境界。”

想到自己體內有那麼多的鬼魂力量在,根本就不用擔心以後沒有鬼魂修煉。這下也可以安心一段日子了。想想,嘴角上不由出現一絲淡淡的笑意。這次的目的也算是達到了。想着,一個土遁消失在原地,然後恢復肉身,在一個旅店裏面休息了一晚上。

白天醒來,想想還是要到醫院那裏去一下,畢竟自己還是龍組的成員,這個時候雖然沒有什麼事情,但去看看也沒事。把自身身上的衣服整理一下,解決一下自身的生理問題,精神抖擻的來到了醫院外面,只見李凝冰現在的樣子卻是有說不出的憔悴。眼睛緊緊的看着醫院裏面。

昨天晚上茅澤他們進去後,雖然被死神所救,但也都在醫院裏面養傷,這次是龍組的治療人員沒有來的情況,要是有治療人員的話,那茅澤他們身上的傷,轉眼就能治癒。可惜,她在外面有事情,沒能趕的回來。所以茅澤他們只能慢慢的養傷了。

可茅澤他們是出來了,但死神在裏面卻沒有消息,也不知道他是在裏面還是已經走了,黃鵬輕輕的走到李凝冰的身後,淡淡的道:“凝冰,怎麼沒有看到茅澤他們啊,還有小雨不是喜歡和你在一起嗎?難道他們還沒有起來。”

李凝冰聽到黃鵬的話,點點頭道:“黃大哥,你來了,茅大哥他們昨天晚上強行進入了醫院,但那裏面的厲鬼實在是太厲害了。不知道那封印能不能把他們給封印住。”

黃鵬看了看,道:“怎麼今天那裏面的鬼氣比昨天要少上一倍多,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那裏面的厲鬼少了不成。”在話中隱晦的點明裏面少了不少鬼。李凝冰一聽,眼睛一跳,猛的看着黃鵬問道:“黃大哥,你說什麼。”臉上滿是震驚。

黃鵬一本正經的道:“我說裏面的鬼少了差不多有一半,昨天的鬼氣可不止有這麼一點點,你有沒有看到,那上面的兩個字已經往下降了許多,那應該是鬼氣被封印給壓了下去的狀況。這種種情況已經說明,裏面的鬼氣已經減弱。”

李凝冰聽到,也不由仔細看了一眼那上面的封印,發現果然降下來許多。但想想既然鬼氣降下來了,那裏面的厲鬼難道跑出來了,一想到這個想法,李凝冰的心不由一涼。這些鬼要是出去了的話,那後果不堪設想。連忙拉出旁邊的一個士兵道:“你趕快去醫院把茅澤他們找過來。就說有重要的事情找他。” 卻說李凝冰叫人通知醫院裏面的幾人,茅澤聽到,知道是有重要的事情,不然她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叫他們,難道是裏面出了什麼大問題。想着可不敢有什麼停留,直接就和喬嚴他們迅速的來到了醫院外面。

只見李凝冰和以前的那個黃鵬站在那裏等着他們,連忙走了過去道:“凝冰,這麼急叫我有什麼事,我還以爲這裏出什麼大事了嗎?”看到李凝冰他們也知道這裏應該沒有出什麼大事,不然她也不會在這裏如此的悠閒。不,不能說是悠閒,只能說她雖然焦急,但卻並不慌亂,可見這事情並不是非常的重要。如此那心也慢慢的放了下來。

李凝冰在看到茅澤後,連忙道:“茅大哥,你看看這裏面的厲鬼是不是少了,剛剛黃大哥說這裏面的厲鬼最少少了一半。我沒有陰陽眼,根本就看不出來,這要是那些厲鬼找到了離開的辦法,那就糟糕了。”連忙把事情的原因說了出來。

茅澤一聽,心中也是一驚,連忙仔細的看了一眼面前的醫院,發現這裏面的鬼氣相對於昨天來說,下降了不是一點兩點。從鬼氣上面看,裏面的厲鬼確實是少了許多,而且封印的位置也下降了不少。難道他們真的找到了出口。

如果真的有鬼出來的話,那後果就真的不是他們能夠承受的了。連忙道:“凝冰,這裏面確實少了許多厲鬼,我記得我們在出來的時候還沒有這樣,難道是死神在裏面做了什麼,把他們給滅的一半了?”但想到這卻是搖搖頭,開什麼玩笑,那裏面有多少的厲鬼,死神就算是再厲害,那也不可能解決得了這麼多吧。

事實確實是這樣,要是沒有法器的作用的話,黃鵬確實不可能有這樣的實力,但有了法器,而且那法器還是專門剋制那些鬼魂的,這就有了可能。直接把他們化成了一顆顆的鬼珠,那鬼珠現在就在黃鵬的天靈蓋裏面。不停的被他吸收。現在黃鵬已經感覺到,只要再給他幾個月的時間,他就可以依靠鬼珠裏面不盡的鬼力,迅速的提升到黃色的境界。到那時,吸收起鬼力的速度肯定又會有所提高。

所以現在的黃鵬根本就是不放過每一秒時間,不停的轉化着鬼珠裏面的力量。要是自己的實力能夠再強一點的話,那也不用聽到鬼王就要逃開。想想那鬼王自己最少要到藍色的境界纔有可能對付。這就不由讓他充滿了動力。

突然幾人手腕上面的龍眼突然一陣振動,幾人對望一眼,連忙打開,只見張正國的身影出現在上面。張正國也看到了他們幾個,點點頭道:“你們幾個那裏怎麼樣?”

李凝冰一臉的嚴肅道:“局長,這醫院的厲鬼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之間少了一半多,而且我以前說過的死神,他也出現了,已經能確定,這醫院上面的封印是他下的。後來他也進了醫院,至今還沒有任何人看見他出來過。”

“死神?裏面的厲鬼少了一半,那你看這兩者之間有沒有一定的聯繫?”張正國不愧是局長,一句話就直接指到了關鍵。

李凝冰冷道:“這個不清楚,我們的人根本就不敢進入裏面,那裏的厲鬼實在是太厲害了,主要是數量太多,而且他們利用的是裏面死去的屍體,這樣直接對他們進行消耗,最後只能無功而返。”現在根本就沒有知道里面是不是還有死神的存在。

張正國聽到不由皺了皺眉,但還是道:“你們先死死的盯住醫院,千萬不能讓厲鬼走出來,不然後果就不是我們能夠預測的了。還有,我已經叫人去把莫道長請過來,但這時間可能還要等上兩天。只要等到莫道長來了,那就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了。現在我給你們下命令,一定要守到莫道長來。知道嗎?”

“是”所有人同時道。接着那屏幕上面的圖象也就消失不見了,茅澤輕輕的吐了一口氣道:“這些好了,莫前輩可是修道界的前輩,他的陣法可是厲害無比,到那時就算是沒有辦法消滅這些厲鬼,但要封印起來,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那言語中對莫道長非常的尊崇。黃鵬聽到,搖搖頭,直接對李凝冰道:“凝冰,我去盯着那些厲鬼。你們慢慢聊,要是有什麼事情的話,我會叫你們的。”

李凝冰也點點頭,畢竟他在這裏也幫不上什麼忙,道:“黃大哥,那你去吧,要是有什麼異常情況的話,一定要馬上告訴我們,要是被那些厲鬼衝出去了,那就真的是麻煩了。等一下,我就和茅大哥去看看這周圍,是不是有什麼出口。”雖然知道有上面的封印,裏面的厲鬼很難跑出來,但事有萬一,要是真的有什麼意外的話,那就不是她能想象的了。

黃鵬淡淡的笑了笑。又回到昨天的那棵柳樹下面,邊靠着,邊看着裏面,可別人不知道的事,他現在全部的心神都已經沉浸在體內,不停的運轉種玉煉魂訣,快速的吸收着一顆能量比較低的鬼珠。他在吸收,別人也因爲血肉的原因,根本就不會想到他竟是一個高手。更不會想到他就是傳說中的死神。

黃鵬邊修煉邊想到那莫道長究竟是什麼人,爲什麼他們一聽到就有一種那樣的表情,不過不管怎麼樣,那人肯定非常厲害,就不知道他能不能解決這裏的問題。要是能的話,雖然自己少了一個提升實力的辦法,但最少也少了一個後患。畢竟這醫院留在這裏實在是太危險了。要是被別人的敵對國家知道了的話,說不定會派人過來破壞也說不定。到那時就真的是麻煩大了。

依照以前突然放出去的消息,現在別的國家也肯定知道了這個消息,他們當然不會相信這裏會像是電視裏面聲明的在做實驗,實驗哪裏可能在這裏做,而且還出動了龍組。一個個紛紛想到一定有什麼魔物出現。

他們的情報部門雖然厲害,但也不可能知道這裏面的情況,一個個都只能在那裏胡亂的猜測,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那些敵對國家還是有派人過來,特別是那國家的世仇RB更是祕密的派了不少人過來。他們得到的命令就是如果是魔物的話,那就把封印打破,如果不是的話,那也要知道這裏面究竟是什麼。

當然這些是李凝冰他們不知道的,就算是知道,那已現在的實力,也難以抵擋,要知道他們幾個都已經受了傷,那些普通的士兵根本就沒可能對他們產生什麼傷害。唯一能阻擋的就是李凝冰和黃鵬了,可黃鵬要是想要阻擋的話,那肯定要暴露實力,那樣就得不償失了。

黃鵬靜靜的修煉,突然發現自己腳下的土地竟然動了一下,那一動非常的輕微,輕微的常人根本就察覺不出來,只會以爲是自己的錯覺,但黃鵬卻不一樣。眼睛好象不經意似的掃視了一下腳下。那一掃就已經發現了那地下竟然還有一個人在快速的移動。

他那移動根本就瞞不過他的陰陽煉魂眼,只見那人穿着黑色的衣服,背上還揹着一把忍者刀。一看就知道是日本的忍者,這就一定是小日本從自己國家偷過去的五行遁術,只是可惜的是,那幫小日本只偷到了簡單的部分而且還不完全,那土遁竟然只能在地底的表面沒多深的地方行走。 都市奇門醫聖 還要不時的出來換氣。真是垃圾。

看到忍者,黃鵬也知道日本人一定知道了這裏的情況,說不定過來就是有什麼目的的。想想,那忍者就已經躲到了旁邊的一堆草叢裏面去了。肯定是因爲在地下行走了太久,要出來換氣了。要是現在叫的話,那這忍者雖然會被發現,但自己也絕對會被暴露,到那時自己就難以脫身。這樣也就有違自己的本意。

但要是不說,那也不可能,看來只能找一個好一點的方法了,看看,那忍者所在的位置非常的隱蔽,淡淡的笑了笑想道:忍者,忍者,關鍵就是一個忍字,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那麼能忍。

想着,就突然裝做很急的樣子,突然捂住下面,擡頭向四周看了一下,看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在這裏後,馬上就找了一個角落,直接把拉鍊給拉了下來,竟是要解手,而那個角落剛剛好就是那忍者的位置,而那忍者也剛剛好把口給探了出來,想要吸上一兩口氣,他在下面實在是憋的太久了。

那忍者本來就已經是準備要呼吸一下,沒想到這個時候突然有人走了過來,霎時間全身都一動也不敢動,雖然他可以在一瞬間把這個人給殺了,但還是會發出聲響,到那時自己肯定是跑不了了。大日本帝國的目的也一定會被他們給知道。所以他一動也不動,反正自己露在外面的也就只有一張口。而且是這麼的隱蔽,應該不會有人發現纔對。 卻說那忍者一動也不敢動,只留下一張大嘴在外面,這個樣子要是被人看到,那不嚇一跳纔怪,而且那忍者還以爲自己隱藏的很隱蔽,根本就沒有發現自己其實早就已經被發現了。還傻忽忽的不敢動彈。

黃鵬看到這種情況,在心中那是笑翻了天,這種用尿臨小RB的機會可不是那麼多的,自己竟然就有一次,而且這還是那小RB自己送上來的,這世界上還有比這更加值得高興的事情嗎。黃鵬冷笑的掏出碩大的小弟弟。直直的對着那一張大嘴放射出了一條長長的水線,一分不差的直接進了那小RB的大嘴裏面。

那在地下的小RB也確實能忍,不愧是忍者,死命的不發出聲音,竟以一種常人沒有的忍性,把那尿給吞了下去。但那忍者已經在心裏罵道:八嘎,這該死的支那人,等我完成任務,一定要把你殺死一萬遍。

一時間那忍者已經把黃鵬給詛咒了無數次,要是這些詛咒能應驗的話,那黃鵬就真的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當然黃鵬可不會去管忍者心中在想些什麼,反正他這一次是覺得自己小便小的最舒服的一次,不單是身體,就算是心靈那也是痛快無比。(如果有這種機遇的朋友,可以去試試,嘎嘎。)

這一尿卻是持續了一兩分鐘。那小RB也喝了一兩分鐘,只把那忍者給弄的苦不堪言,要不是要任務在身的話,他真想跳上去,把那人給垛了。黃鵬看到那忍者還真不錯,竟然能忍的下去,淡淡一笑,心道:你能忍是吧,我就再和你玩玩。

接着又不知道爲什麼突然捂住了肚子,低聲道:“唉,屎尿,屎尿,這尿一來,屎也憋不住了。唉,忍不住了,反正這個地方這麼隱蔽,應該不會有人發現纔對。”說完就直接來到那忍者的上面。就想要解開皮帶。

這時下面的忍者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程度,但想想如果自己動一下的話,那肯定要被暴露,到那時,不但是自己,就是這一次來的人,肯定也難以逃脫。自己死沒什麼,但我還沒有見到我的女神,沒有向她表白,怎麼能這麼死呢。哼,我大日本帝國的忍者是不會因爲區區屎尿就屈服的。我們忍者是世界上最能忍的人。想到這裏他不由想起在訓練的時候,教官所說的話:我們忍者就是要忍常人所不能忍。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成爲世界上最厲害的人。只有這樣才能讓別人一聽到忍者就惶恐不能度日。所以我們忍者的宗旨就是——忍、忍、忍。

想到那忍者眼神馬上就堅定起來道:“我忍。”而上面的黃鵬看到還真是服了他,但心中卻冷笑道:“你忍是吧,我讓你忍。”猛的蹲在了忍者的那張嘴上面,因爲怕那忍者不知道自己的實力,而以爲自己是個普通人,想不知不覺的把身體縮進土中,黃鵬好象是不經意的直接一彈指。面前的一團雜草無聲無息的斷成了兩節。

他骨頭那麼強大,帶動着自身的力量也大增,什麼力大如牛,天生神力,現在的他就可以這麼說。這一下還不是小意思,他現在要是拿到古代那就是一代大蝦。

那忍者感覺到,不由嚇了一跳,他是想在黃鵬不注意的時候,縮到地下去,沒想到這人還是個高手。馬上就一動也不敢動。他不動,黃鵬可不會對他客氣,直接就是一陀大便。砸在了那忍者的臭嘴上面。這時黃鵬那可是笑翻了天。

而在外面李凝冰一擡眼,發現黃鵬竟然不見了,不由一皺眉,不知道他究竟到哪裏去了,黃鵬雖然沒有什麼厲害的異能,但他的陰陽眼對現在的情況可是再適合不過了。他要是離開了,那不是少了一隻眼睛嗎。連忙高聲叫道:“黃大哥,你在哪裏。”

黃鵬瞬間就聽到了李凝冰的叫聲,不由在心中叫了一聲可惜,本來還想在虐待一下小RB,現在既然李凝冰來叫,那就讓你舒服一點算了。馬上擦了一下屁股。然後站了起來道:“凝冰,我在這裏。”說着心神卻是緊緊的放在了那忍者的身上,可不能讓那忍者給跑了。

李凝冰一聽,連忙走了過來道:“黃大哥,你在這裏幹什麼。”臉上滿是疑惑,畢竟這個地方實在是太偏僻了。

黃鵬淡淡的笑了笑道:“剛剛我看見一個人在這裏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做什麼,就跑過來看看,但卻只發現一堆大便。太噁心了,你還是不要去看了。”直接把自己的所謂推給了一個不知道名字的人。

突然茅澤快速的向這邊跑了過來道:“凝冰,不好了,我剛剛在周圍走了一圈,發現有五行法術的氣息,從那氣息上面看,應該是土遁,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應該是小日本的忍者。那氣息就是從這裏一路過來的。”說完直接把背上的桃木劍拿在了手中。

茅澤可是茅山術的傳人,對這五行遁術還是能夠感覺的到的,他就是一路追尋那遁術的氣息來到這裏,看到李凝冰站在這裏,連忙提醒,那忍者可不是那麼好找的,他們的忍術確實也算是一陣比較厲害的武術。

李凝冰一聽,也知道茅澤不可能說空話,連忙全身戒備,一陣冰冷的氣息從她的身上散發出來。周圍的溫度都跟着下降了好幾度。而茅澤的眼睛卻盯在了那草叢裏面,那氣息就是這裏停下來的,看看,這個地方也確實隱蔽。那忍者說不定就隱藏在裏面。

突然從他的身上飛出了一張符咒,那符一出現後,就變成了一團巨大的火焰,那火焰瞬間就把那雜草給燒了起來。那忍者也知道自己已經暴露,身體猛的一動,就要從地下遁走,但小日本當年從我國盜過去的,只不過是一點小小的皮毛。茅澤一看到地下有動靜,馬上手就是一指那地道:“點石成金”

霎時間那地面上就發出了一陣金屬的光澤。並猛的一陣,一個黑色的身影就從地下給震了出來,這就是那忍者,之間現在的忍者頭頂頂着一大馱的大便。口中還不停的嘔吐着一些屎尿,看樣子,這次黃鵬是整的他不輕。李凝冰看到那忍者的造型,心中也不由有了一絲笑意。但搞笑歸搞笑。忍者既然來了,那就不要想離開。

還不等茅澤動手,李凝冰對着那忍者一指,冷道:“冰封”霎時間那忍者沒有任何反應的被冰成了一塊巨大的冰塊。

李凝冰的異能就是冰系。而且她因爲一出生就具有異能,修煉到現在已經有A級的能力,那忍者又是主修暗殺,剛剛又被黃鵬搞的不成樣子。一照面就被李凝冰給冰封了起來。這下子可就好看了,只見一個頭頂頂着大便的忍者站在空地上。整個身體被一塊冰塊給冰凍着。這要是拿出去給小日本看到,那還不得吐血而亡。

茅澤嘴角露出笑意的看着那忍者道:“凝冰,要是你的這個戰利品拿出去拍賣的話,我想中國一定有無數人會出高價來購買的。這是絕品啊。忍者別人可能見過,但頭上頂着大便的忍者,我敢保證,這絕對是任何人都沒有見過的。”說着更是呵呵的笑了起來。

無良夫郎太腹黑 李凝冰看到,也是嘴角微微的露出笑意。畢竟那樣子確實是搞笑。而遠處的小雨他們看到這邊的異常,也跑了過來,小雨最爲積極,第一個跑過來,看到面前的忍者,不由叫道:“哇,沒想到這就是小日本的忍者,怎麼造型這麼古怪。那頭頂還在冒着熱氣的是什麼?”小雨指着那忍者頭上的大便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