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海無法溝通,就像普通的石像一樣,和一開始東嶽大帝的時候一模一樣,只是東嶽大帝石像不同,他的石像還能瘋狂蹭鍾馗的願力,這帝釋天的就是一潭死水,完全沒有任何波動可言。

2020 年 11 月 5 日

而一旁,作為地理老師的牛志偉對這裡的民俗十分的感興趣,以前來了那麼多次沒見過帝釋天的石像,這一次決定要好好的了解一下。

「我才知道咱們拜的神仙叫做帝釋天呢,以前哪裡有想那麼多,就想讓神仙多保佑保佑咱們的村子,讓咱們村子能夠好好的下雨…」

牛志偉猶豫了一下,搓搓手,有些委婉的說道。

「其實呢…這就像安慰劑一樣,這不你就算求神仙也沒下雨呢,還勞民傷財的,這大餅還不如自己吃了呢…」

對此老村長只是笑笑沒有多說什麼,有時候這些大道理都懂,可傳統習俗這種東西,遵守不遵守已經成為了習慣,這不是一言兩語能夠理解的事情。

「老村長,這石像上的降魔杵,是以前就在這裡的嗎?」李雲突然指著這上邊的降魔杵說道。

轉身看去,這同樣銹跡斑斑的降魔杵,在這帝釋天的石像上,彷彿是和這石像融為一體的,旁邊的牛志偉這才發現,這石像和降魔杵是分開來的。

「是啊,從以前就在這上邊了哩…」老村長說道。

「能否借予貧道看看呢…」李雲詢問道。

老村長有些猶豫,這降魔杵和石像對於村子來說就是神聖不可褻瀆的東西…

牛志偉也期待著老村長的回答,他也對這上邊的降魔杵感興趣,有利於研究當地的民俗信仰體系。

最後老村長猶豫了半響后說道:「借給你看看沒什麼關係,不過千萬不要弄壞哦,弄壞我可對不起我的列祖列宗…」

「多謝老村長了。」李雲微微一笑,走到了這帝釋天石像的面前。

距離遠的時候,看這石像還感覺有些粗糙,可湊近一看,發現這大道至簡,惟妙惟肖,臉上肅穆的表情中又有著屬於金剛的盆怒相。

怒目金剛,掌握雷罰的金剛之佛。

「救苦無量天尊,貧道冒犯了…」

李雲輕輕的摘下了這金剛降魔杵。

斑駁的銹跡,和普通上了年限的古董沒有任何區別…

手剛剛接觸,法相沒反應,系統卻發生了反應。

「叮,恭喜宿主獲得金剛降魔杵的殘骸(暫時)。」 金剛怒目,降魔金杵,一道莫名的靈力湧入了李雲的靈海中。

眼前的,不再是一尊石像,而是帝釋天本人,金光閃爍,被梵文佛光包圍,隱隱有威嚴閃爍,宛如真正的怒目佛陀。

神態肅穆的帝釋天依然保持著這姿勢,周圍的時間都好像靜止了下來,空間凝滯,這種感覺李雲熟悉,和真仙交談時的時候,都是這樣的情景。

眼前的石像,真的能夠溝通帝釋天,是真貨…

然而眼前的這帝釋天的影子卻一動不動,依舊保持著原來的動作,雙手高舉,想將降魔杵刺入大地的樣子,宛如被定格住了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李雲疑惑道,對於進入這種和真仙交流的靜止狀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可以說早就習慣如常,可現在進入了這種狀態后,什麼都沒有發生那可是第一次,不說話,不低語,沒有任何動作。

帝釋天一動不動的立於大地之上,李雲頓時有些大膽的想法,比如去搜搜這真仙的身,說不定能搜出個什麼天材地寶來,能讓人白日飛升的那種…

「請不要有那麼大膽的想法,你在他身上搜不出什麼東西的,或者說唯一有點價值的東西已經在你手裡了。」系統吐槽道。

李雲當然知道系統說的是什麼,手中這破爛的金剛降魔杵,破舊無比,看起來除了身為古董的價值外沒其他坐擁的玩意,愣了愣后說道。

「你說這降魔杵?」

「對,這是真貨,因陀羅天的【佛果】,相當於你手中月老的姻緣簿,這降魔杵凝聚了祂所有的體現,過去未來現在的精華全部凝聚其中,至於為什麼會出現在你手上…」系統沉默了片刻,說道:「那是因為,你眼前的石像,就是因陀羅天的遺骸…祂已經掛掉了,對手中的佛果失去了任何的掌握能力,才能被你輕鬆握住,不然你早就當場爆炸了。」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或者說在這靜止的狀態中,空氣本來就十分的安靜,李雲終於憋不住說道。

「遺骸?我了個去…這佛陀金剛都能掛掉?你不是說過這真仙應該是不死不滅,存在於過去現在未來的嗎,怎麼可能會死…」

因陀羅天作為三十三天,掌握雷罰的修羅,真身的遺體居然出現在這裡,這已經不是震驚不震驚能夠說明的事情了,這豈不是在說不僅僅人被殺會死,神仙被殺也回死。

「對,不死不滅存在於過去現在未來的祂已經隕落,身體化為毫無意義的石像,能被挖掘機一鏟子攥倒的那種石像,只有這降魔杵,能夠證明祂曾經存在過…你之所以會被拉進他的領域內,大概是因為祂話還沒有說完,最後的一口氣還沒有咽下去…祂想說,祂想等,終於在今天等到了能聽到祂低語的人。」

系統話剛說完,眼前的帝釋天遺骸就化作一道道藍色的光芒,朝著李雲的身邊涌去,身後的法相浮現,吸收著這一道藍色的波紋光芒。

沒有語言,沒有低語,這最後的波紋化作了一道意識朝著法相傾訴。

【助吾…完成未完的事…】



說完話后時間又開始流動,李雲還是剛剛手握降魔杵的狀態。

牛志偉湊過來看著這降魔杵嘖嘖道。

「這做工挺精緻的啊…真正的古董貨色啊,如果…咳咳。」

本來牛志偉想說把這降魔杵賣掉估計能改善村子的情況,不過話剛說到一半就知道不妥,這人家祖上傳承下來的東西哪裡那麼容易賣掉,真想要賣掉的話早就賣掉了,哪裡會等道現在。

一聽到牛志偉誇讚自家的東西好,老村長就滿滿的自豪感。

「以前那走進科學劇組還想說把咱這東西買走,最後我都沒有答應哩,這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可不能忘本賣掉…」

李雲笑了笑,將這降魔杵放回了這帝釋天石像的手上。

此時,用了接近半天多的時間,這一輛輛手扶拖拉機終於帶著一桶桶乾淨的水歸來。

「水來啦!」

這時候,在場的老弱婦孺都發出了振奮的笑聲,這一桶桶的水無疑就是最珍貴的寶物,孩子們歡快雀躍,婦女們繞著水桶跳舞。

十分淳樸簡單的願望,為了一杯水可以唱歌跳舞。

「大師…」

妖顏魅世 經過剛剛的事情后,謝衍方晴還有王澤靜對李雲的態度明顯好上不少,甚至能用恭敬異常的態度。

「救苦無量天尊,看來你們沒有什麼事…」李雲笑了笑。

「多虧大師的提醒,衛宮同學才能準確無誤的救下我們…過段時間我肯定去你道觀還願,你是真正的大師啊…」謝衍完全就是一副小迷弟的樣子。

旁邊的學生們十分的好奇,究竟是什麼事情讓鑒定的唯物主義戰士謝衍變成這樣的,丫在這半天里究竟經歷了什麼。

此時,謝衍開始在同學堆里對李雲大吹特吹,吹的天上有地上沒的,特別是吹到王衛宮一拳打爆大樹的時候,周圍的學生們都像看傻子一樣看著謝衍。

「一拳打爆大樹,你以為武俠小說呢,這麼牛逼…鬼才相信呢。」其中一個同學忍不住說道,這王衛宮一拳敲爆別人的腦袋他們信,敲爆大樹可真的不信。

「是真的啊,一拳打爆大樹,我一開始也不信,等看到了你不得不信,我就是親眼看到了,我信了,這人就是那麼牛逼,更別說他師祖了,那道士肯定更牛逼…說不定一拳打穿這裡,然後讓水湧出來也說不定。」謝衍誇張的說道,讓周圍的同學們,包括牛志偉在內都哭笑不得。

「這也太浮誇了吧。」

「你就當我是浮誇吧,誇張只因他太吊。」謝衍聳了聳肩,眼見為實,不管別人信不信,反正他信了。

這些學生們在閑聊的時候,李雲站出來,笑著說道。

「福生無量天尊,貧道有事情要說…」

「大師,什麼事兒?」謝衍自告奮勇站出來說道。

「讓同學們到有遮蔽的地方吧,屋檐下最好,直接進屋子裡在好不過…」李雲望著這一望無際的藍天,呢喃道:「等一下…」

「可是要下雨了…」

……

……

在謝衍的動員下,這些學生仔們都被聚集在了屋檐下的地方,包括老師都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都去了屋檐下,難道要躲雨?

老實說,就算是下雨,牛志偉不認為這裡的雨要到躲的程度,灑在身上連點動靜都不會有。

「你們幹嘛呢?」牛志偉問道。

「組織同學們躲雨啊…」謝衍理所當然道。

「這地方那麼多年來下的最大的雨就是今早的那場了,根本不需要躲吧,你們年輕人不是喜歡雨中漫步么,那種雨里漫步不美滋滋?」牛志偉調笑著說道。

這周圍絕大多數同學都是這麼覺得的,可謝衍這攛掇著也挺好玩的,再加上就連最固執的王澤靜和方晴都在說多少信一信,反正不要錢,倒不如說聚集起來這更好。

有人開始拿出書來學習,有人拿出手機來愉快的玩耍,甚至有些人打起了牌來,神色輕鬆釋然,絲毫沒有將謝衍的話放在心上,這破地方怎麼看都不像是會來大雨的樣子。

總裁我們隱婚吧 聚集在屋檐下的時候,王衛宮雙手抱胸,看著天空上逐漸聚集的雲彩,面色沒有波動,平靜異常。

「喂,你師祖該不會真的要跳大神求雨之類的吧…」

旁邊的謝衍和王澤靜都覺得這是要跳大神求雨,都挺好奇的,之前都沒有見過跳大神究竟是個什麼流程。

王衛宮沉默片刻,笑著說道:「如果師祖真的要求雨的話,肯定不會用跳大神的方式求雨,我的師叔祖…也就是那白老濕曾經說過師祖的行事方式…」

一提到白老師的時候這王澤靜是渾身難受,雖然表情不自然,可還勉強說道。

「白老師他怎麼說來著…把天捅一個窟窿么?」

「就是把天捅一個窟窿。」

……

李雲抬頭看著蔚藍的天空,萬里無雲藍天普照,感受著這一陣陣的風…然後吃了一嘴巴沙子,又又又裝逼失敗。

「這裡果然不是人待的地方。」李雲嘀咕道。

這風的確是不小,然而沒有草叢覆蓋這裡吹起風來就是風塵沙暴,絲毫沒有任何舒服的感覺,也是這裡的村民們,從小孩到大人,從男人到女人,皮膚都十分粗糙的原因,不過這一份粗糙也給這裡的人平添了一絲狂野的感覺。

此時,李雲對旁邊收拾東西的老村長說道。

「福生無量天尊,老先生你是否有想過,如果這裡的水源充足後會如何呢?比如說,在這裡突然發掘出大量的地下水來。」

「水源充足?這怎麼可能,我做夢都不敢想那麼美的事情哩。」老村長笑了笑,真的能有充足水源的話別說做夢笑醒了,讓他去死都可以,不過還是一臉憧憬展望道:「如果有充足水源的話,我們就不用活的那麼累了,想去外邊看看的孩子們可以沒有負擔的離開,想要留在家鄉的孩子能健康快樂的成長,和外邊的孩子一樣能想喝水就喝水,想洗澡就洗澡,每天乾乾淨淨的。」

然而老村長最後還是將這些美夢忘掉,這實在太美,想多了都感覺是罪過,根本不敢對水有過多的期望。

「現在的話我最大的夢想就是讓這裡下一場大雨,讓孩子們有那麼幾天能不用冒著生命危險去做這些事情就足夠了。」

這夢想其實說出來還挺卑微的,然而李雲卻覺得這夢想平凡而偉大。

僅僅只是想要讓這天下一場雨而已,然而因為降魔杵的影響這裡變得赤地十里。

「救苦無量天尊,你的緣,貧道…哦不對,早就有人應了啊。」

……

在附近的山坡坡上,黃土伴隨著微風拂過臉龐,即使不開口說話,這黃沙還是能鑽入嘴角鼻子耳朵里,李雲自己都覺得渾身難受,更別說常年生活在這裡的人了,能忍常人所不能忍,僅僅只是為了留在家鄉…

白沉被李雲使喚去聚雲,不得不說在降魔杵的影響下,這一片大地真的能用『萬里無雲』來形容。

「即便是已經殘破的降魔杵,也能對人間產生極大的影響和危害,改變這裡的『規則』。」系統淡然道:「如果是完整形態的降魔杵的話,恐怕會將這周圍變成赤地十里的雷域,黃沙十里寸草不生,所過之處皆是死亡。」

「也許不是因為殘破,而是因為被壓制了也說不定呢…」

李雲說完,系統沒有反駁,也許真的可能是被這裡莫名的規則給壓制住,讓這降魔杵沒有發揮出原本的坐擁。

一片片薄薄的雲覆蓋在天空上,李雲雙手高舉,召喚出了自己的法相,法相做著和李雲相同的動作。

【降魔杵,如果你能聽到貧道的呼喚的話,請來到我的身邊…這是你主人最後的願望。】

在廟裡,帝釋天的石像沒有任何動作,包括降魔杵也沒有任何反應,依舊是破敗的模樣,然而很快,這破敗模樣的降魔杵中,一道藍色的虛影奔涌而出,朝著李雲那邊的方向飛去。

降魔杵的形已經破碎殆盡,只有祂的魂還曾經記得,自己主人曾經的願望。

一支藍色的降魔杵從天而降,直直落入了法相的手中,伴隨著逐漸變黑的烏雲,細小的雷電在天空中咆哮。

和那支破敗的降魔杵不同,眼前法相手中握著的降魔杵,威嚴,盆怒,是真正的金剛法器,宛如可以凈化世間一切的邪惡。

李雲的雙眼逐漸變得模糊起來,雙眼的眼白也逐漸消失逐漸被染成黑色,然而這一片黑色過後,湧現出的是無盡的光芒,充斥著雷電的力量包裹著身軀,狂暴的力量讓李雲覺得優勢很大。

雙手高舉降魔杵,和帝釋天石像的動作一模一樣,將降魔杵刺入大地。

單手一揮,終於完成他沒有完成的動作,伴隨著狂暴的雷電,化為一道長矛直刺天空。

烏雲蔽日,雷電咆哮。

「今時,吾為雷神…」 …

「雨神!是雨神!雨神顯靈了!」

老村長已經顧不得跪地祈禱感謝神仙了,趕緊吩咐村民們,拿出能裝的東西來,把這水都保存起來,不能浪費一分一毫,在水的帶領下,眾人們趕緊從自家拿出鍋碗瓢盆來,反正能夠用來裝水的東西都被拿了出來,覺得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從以前到現在都沒見過的大雨在今天降臨。

屬於旱村的狂歡,屬於這裡的狂歡,在暴雨的傾襲下,幾乎所有容器都裝滿了水,裡邊的水直接滿溢了出來,讓村長覺得自己是不是活在夢裡,這麼大的雨,是旱村從未有過的場景。

大雨大風呼嘯不停,天空的雷霆還在凝聚,天空之中隱隱有雷蛇浮現,朝著其中的一個點閃去…

「我們…肯定是我們求佛求出雨來了,趕緊的,去供奉咱們的神仙啊。」其中一個老頭很興奮的提醒著老村長:「這是雨神顯靈啊…讓咱們這裡下雨啊。」

老村長話不多說,在暴雨下站了一會兒后,帶著人們去到了祠堂里,一個個都頂著狂風暴雨,沒有用雨具…或者說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雨具這個概念,在這裡根本用不著那玩意。

在場的所有人都滿懷著虔誠感恩的心情去祠堂,準備好好的拜一拜這神仙。

然而打開祠堂的大門一看,這老村長的眼神就愣住了,滿臉不可置信,如果不是有拐杖的話直接就會摔到的地面。

「咋了老村長…」有人看著老村長呆愣在原地,疑惑的探出頭去看看,然而眼前的場景依舊讓人驚呆了,抹了抹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場景。

幾乎所有看到祠堂內部景象的人都震驚異常。

這石像…

這帝釋天的石像,正在緩緩化作一縷縷的煙塵逐漸消散,塵沙隨著風飄散,從四肢開始消散,沒有任何徵兆。

村長勉強平復心情,看著眼前的石像抹了抹眼睛。

「是我老眼昏花了嗎…為什麼我感覺…他在笑。」

帝釋天臉上原本怒目肅然的表情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一臉平靜的微笑,給大家的感覺就好像…

就好像完成了許多年的夙願一樣——

不再金剛怒目,不再威嚴滿布。

祂不是金剛,是佛。

……

五分鐘前——

末日雷電,天威難違,一些膽小的女同學們看著天空中瀰漫著的雷電就差直接就縮了起來,牛志偉獃獃的看著烏雲遮蔽的天空還有瀰漫著的雷蛇,呢喃道:「這是世界末日嗎…2012早過了好不…」

眼前的場景的確和世界末日似的,狂躁的雷電伴隨著無盡的力量,隱隱有金剛怒目咆哮,狂風呼嘯,好像要將一切都卷跑一樣。

「老師,怎麼和你說的不一樣啊,你不是說這裡根本不會下大雨的嗎…怎麼看這好像突然要下暴雨似的…卧槽!」 萌,是那一雙獸耳的心動 旁邊的眼鏡少年一臉好奇的問道地理老師。

剛剛問完,一道閃爍的雷電從天邊劃過,害得在場的女生們嚇得那叫一個花枝亂顫,直接撲到了旁邊的男生懷裡…男生們爽了個天。

牛志偉這哪裡能回答啊,被光速打臉的感覺簡直渾身難受,以往的經驗到現在完全失去了意義,說好的這裡不會下雨的呢。

「說不定只是打下雷而已…」

這話還沒說完呢…

天,開始下雨了,從鵝毛細雨開始,再到現在的傾盆大雨,毫無徵兆,下的那叫一個大。

雷霆和暴雨一同降臨在這早就已經乾枯的大地上,沒有聽謝衍話的學生們一個個都被淋成了落湯雞,簡直防不勝防,再加上是最後一天,沒有換洗的衣服,一個個只能欲哭無淚,頂著這一身濕衣服,或者等一陣回去找舊衣服穿。

不過現在他們也是直接感受大自然的力量,這雷電和暴風雨的中心距離自己是那麼近,絕大多數人還沒有直接見過雷霆在自己眼前的場景,可現在看的到,雷蛇在聚集,雲中的白色閃電流竄,給人的震撼那是十分的大。

「這難道真的是你那師祖喚來的雨嗎,要不要那麼神奇…他是神仙嗎?不然怎麼都解釋不了這神奇的自然現象啊…」王澤靜呢喃道,還真的說中了,這常年乾旱的地方下起了雨來,還不是一般的雨,是跟世界末日沒有什麼區別的雨。

「這個地方本來就很不科學了。」聽到這裡,王衛宮一臉認真的看著天空說道:「只是,現在還沒有結束,一場雨是遠遠不夠的,還遠遠不能讓這村子獲救。」

王衛宮話音剛落,天空中的雷電開始凝聚,朝著中間涌去,形成了一道超大型的漩渦雲,將所有的雷電聚集在一起,逐漸的形成了一個虛影,虛影為佛陀金剛,乘騎著金象,手持降魔杵,意欲將它刺入大地,和廟堂里的帝釋天石像如出一轍。

這佛陀虛影在場所有人都能看到,大多數學生腦子裡都是一片空白,不知道用什麼表情去面對。

「這是海市蜃樓?還是空氣撞擊讓我產生幻覺了…難道我活在夢裡么…」謝衍下意識的拿出手機來想把這一幕拍下來,然而因為電磁的影響,手機直接自動關機,想將這神奇的一幕拍下來都沒有辦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